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om

28604浏览    1043参与
薇安
HS/SH无差,性转GL 注意...

HS/SH无差,性转GL

注意避雷!!!

有点那啥,乖孩子注意那啥

她俩真的太香了我写不出来万分之一香1551

HS/SH无差,性转GL

注意避雷!!!

有点那啥,乖孩子注意那啥

她俩真的太香了我写不出来万分之一香1551

王过不留行

【ks】异样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了(இωஇ )

Skipper发现最近Kowalski老是走神。

具体表现在某些生活上的细枝末节上,当然是对他们来说的。比如Skipper让Kowalski给自己打杯热水泡咖啡,虽然他更爱冰咖啡,但是偶尔也有想要换换口味的时候。

Skipper眯着眼惬意的半靠在太妃椅上等着睡前最后一杯热饮,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Kowalski微微欠身将他钟爱的马克杯递给他,入手一片冰凉,Skipper挑了挑眉,当熟悉的微苦,裹挟着的浓郁醇香浸润味蕾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副官有点心不在焉了。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种小插曲不过是他们生活中的调味品,没必要深究。

他起初是这...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了(இωஇ )

Skipper发现最近Kowalski老是走神。

具体表现在某些生活上的细枝末节上,当然是对他们来说的。比如Skipper让Kowalski给自己打杯热水泡咖啡,虽然他更爱冰咖啡,但是偶尔也有想要换换口味的时候。

Skipper眯着眼惬意的半靠在太妃椅上等着睡前最后一杯热饮,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Kowalski微微欠身将他钟爱的马克杯递给他,入手一片冰凉,Skipper挑了挑眉,当熟悉的微苦,裹挟着的浓郁醇香浸润味蕾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副官有点心不在焉了。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种小插曲不过是他们生活中的调味品,没必要深究。

他起初是这么想的。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他根本不会把它放在心上。 

平静安宁的一天,没有任务。

Private凑在Skipper身边兴高采烈地讲着,时不时拿手比划,男孩眉飞色舞地样子真的可爱极了。

Skipper注意到Kowalski拿着一个装着诡异颜色液体的试管,光是看着就令人毛骨悚然。他把它放在了实验室门口,像是忘记什么重要事情似的跑了出去,直到回来都没再顾及那个奇怪的小东西。

“Skipper!”

他听见Private喊他的名字,带着些许的不满。

“嗯嗯,我有在听。”不想让小男孩知道自己全程没听,伤到他幼小稚嫩的心灵,他安慰着。

“你不知道那家伙满地找球的样子有多好笑。”

Kowalski在门口转了好几圈,终于发现了那个被遗忘的可怜家伙。

“是挺好笑的。”Skipper点头应着。

Private委屈得耸了耸鼻子,他的长官的注意力早就不知道飞哪去了,以往他是最喜欢听他讲这个的,每每都会捧腹大笑

“Skipper,我发现最近您……不太对劲……”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或许我能帮上忙,如果您愿意告诉我的话。”

不太对劲?他?难道不是Kowalski吗?

这个自诩超过爱因斯坦的疯狂科学家,如今却像失了魂一般,浑浑噩噩的。至少在此之前Skipper从没见过会在他的巨怪大脑热爱的科学研究方面松懈的Kowalski。

Skipper做出总结,Kowalski可能在某次实验中不小心炸坏了脑子。

“真希望你那被门夹过的大脑能快点康复啊!”

Skipper对浑身打着绷带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的Kowalski如是说。

那是一个平常的午后,一次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任务,一次不算平常的炮弹袭击,然而在Skipper看来没什么区别。

Kowalski把他紧紧护在怀里,挡住了炮弹轰炸的冲击波。

本来不需要被绑的跟个木乃伊似的躺在床上养伤。

“我有无数个办法不被那呆头玩意儿弄伤,你知道的,Kowalski。”

月台上吹风

除了p1剩下全是可可爱爱狐猴组
p1画的是军师组的擦肩而过
(((有粮快乐吃,没粮割自己
一个人怎会有这么多烂画风,害

除了p1剩下全是可可爱爱狐猴组
p1画的是军师组的擦肩而过
(((有粮快乐吃,没粮割自己
一个人怎会有这么多烂画风,害

★南极沙雕养殖基地★

🌸新年快乐🌸

——是时候来一波新的群宣了!

🌸你好,这里是南极沙雕养殖基地,一个POM同好聚集快乐玩耍的地方!想要跟太太和小可爱们一起玩耍吗?那就快来加入我们吧!✨

2020年新年新群宣——南极沙雕养殖基地欢迎您!


🌸p1-p8

由以下天使提供:

@白熊维生素 

@锦瑟。 

@至善至美 

@空白是天空的空 

@辄咕咕 

@海某人 


🌸p9是群里大家的新年祝福,新的一年一起振兴南极圈吧!


★★★以及★★★

🌸p10是南极劳模薇安为各位新入圈或想要入圈却没有好的动画补齐途径的朋友整理的剧...

🌸新年快乐🌸

——是时候来一波新的群宣了!

🌸你好,这里是南极沙雕养殖基地,一个POM同好聚集快乐玩耍的地方!想要跟太太和小可爱们一起玩耍吗?那就快来加入我们吧!✨

2020年新年新群宣——南极沙雕养殖基地欢迎您!


🌸p1-p8

由以下天使提供:

@白熊维生素 

@锦瑟。 

@至善至美 

@空白是天空的空 

@辄咕咕 

@海某人 


🌸p9是群里大家的新年祝福,新的一年一起振兴南极圈吧!


★★★以及★★★

🌸p10是南极劳模薇安为各位新入圈或想要入圈却没有好的动画补齐途径的朋友整理的剧集汇总!让我们由衷的感谢劳模薇哥@薇安 的辛勤努力!

★点这里收获企鹅★ 

*lof客户端打不开可以用浏览器打开噢!


🌸加群方式:

①群号:631199236

②扫描本账号置顶的群二维码添加



还在等什么!快来啦!!

睡觉也是草稿流
给合集除个草(。) 我流ooc...

给合集除个草(。)

我流ooc拟人

给合集除个草(。)

我流ooc拟人

月台上吹风
我自产自销有Maurice同担...

我自产自销
有Maurice同担吗,有狐猴组同担吗
没有我就....我就隔段时间再来问问....
磕上王臣组和军师组的我流下了冰冷的泪

我自产自销
有Maurice同担吗,有狐猴组同担吗
没有我就....我就隔段时间再来问问....
磕上王臣组和军师组的我流下了冰冷的泪

薇安

为了抨击Skipper大渣男见一个撩一个的令人发指的行径,我特地用两天时间剪了这个视频抨击他
让我们一起认清Skipper渣男的真面目!(bushi)
多CP,请注意避雷


依顺序依次是(不分左右):
① Skipper×Kowalski 

② Skipper×Dr. Blowhole 

③ Skipper×Hans

④ Skipper×Marlene 

⑤ Skipper×Julien 

⑥ Skipper×...

为了抨击Skipper大渣男见一个撩一个的令人发指的行径,我特地用两天时间剪了这个视频抨击他
让我们一起认清Skipper渣男的真面目!(bushi)
多CP,请注意避雷


依顺序依次是(不分左右):
① Skipper×Kowalski 

② Skipper×Dr. Blowhole 

③ Skipper×Hans

④ Skipper×Marlene 

⑤ Skipper×Julien 

⑥ Skipper×Kitka 

⑦ Skipper×perfect day女孩


祝大家新年快乐!

WhitePencil◇
过年了,师姐的颜色可真喜庆啊…...

过年了,师姐的颜色可真喜庆啊……

过年了,师姐的颜色可真喜庆啊……

薇安
是走私犯(女装)K和Dr的波多...

是走私犯(女装)K和Dr的波多黎各某次接头

有点那啥怕被那啥,所以发图了

K的女装设定源于Fit to Print里S为他安排的新身份

K的装扮和他俩的姿势参考小黑的美丽图画!指路→点❤我❤看❤Francisco❤和❤Asmaranda

不要因为这篇文辣鸡就没兴趣,图片有辣——么美丽!据说看到图的所有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想搞Asmaranda Ramelia小姐!

是走私犯(女装)K和Dr的波多黎各某次接头

有点那啥怕被那啥,所以发图了

K的女装设定源于Fit to Print里S为他安排的新身份

K的装扮和他俩的姿势参考小黑的美丽图画!指路→点❤我❤看❤Francisco❤和❤Asmaranda

不要因为这篇文辣鸡就没兴趣,图片有辣——么美丽!据说看到图的所有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想搞Asmaranda Ramelia小姐!

HÖY

菜狗的挣扎.jpg

攒了最近杂七杂八的图一起发 因为太菜了所以在质量上不行咱就拼数量ヽ(  ̄д ̄;)ノ

p1是官方提及的K的女性假身份 和发展业务到南美的Francisco(薇安酱补充道)

编辑一下 有个神仙薇安酱写了个p1的扩展指路走私交易现场 

p2-4是pom宝可梦梗!

p5以后是一些pom无关的东西哈哈哈哈 p5是187的成年川川儿子和矮个老母亲;p6是Beastars画风的Political Animal私设

菜狗的挣扎.jpg

攒了最近杂七杂八的图一起发 因为太菜了所以在质量上不行咱就拼数量ヽ(  ̄д ̄;)ノ

p1是官方提及的K的女性假身份 和发展业务到南美的Francisco(薇安酱补充道)

编辑一下 有个神仙薇安酱写了个p1的扩展指路走私交易现场 

p2-4是pom宝可梦梗!

p5以后是一些pom无关的东西哈哈哈哈 p5是187的成年川川儿子和矮个老母亲;p6是Beastars画风的Political Animal私设

Lindy@寒假作业为什么会这么多

POM

写出来让自己爽一下


拟人设定有,私设颇多


大概无cp(?)


小学生文笔


///


  Skipper正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着无聊的电视剧,天知道这种烂片是怎么在网上引起热议的


  前后毫无逻辑关系的台词,演员们生硬的表演以及片中虚假的战斗,它们除了有让人发笑的功能之外似乎没有任何意义


  他叹了口气,随后拿起茶几上的咖啡


  咖啡已经冷了,是临行前Kowalski给他倒的,原本Private已经拿好杯子打算先给他们的这位上司献个殷勤,但不知为何从不干这种事的Kowalski今天如同心血来潮般从他手中夺走了杯子


  “今天...

写出来让自己爽一下


拟人设定有,私设颇多


大概无cp(?)


小学生文笔





///




  Skipper正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着无聊的电视剧,天知道这种烂片是怎么在网上引起热议的


  前后毫无逻辑关系的台词,演员们生硬的表演以及片中虚假的战斗,它们除了有让人发笑的功能之外似乎没有任何意义


  他叹了口气,随后拿起茶几上的咖啡


  咖啡已经冷了,是临行前Kowalski给他倒的,原本Private已经拿好杯子打算先给他们的这位上司献个殷勤,但不知为何从不干这种事的Kowalski今天如同心血来潮般从他手中夺走了杯子


  “今天就请交给我吧。”他垂下眼睛,目光落在另一只手中的笔记本,“按照我的计算,特定水温下泡开的咖啡会更加醇香,我确信Skipper会更爱这种感觉的。”他的语气很平常但又带着些不易察觉的温柔


  “呃...既然你这么说了的话。”Private对于他的计算一直都十分信赖,但他同时忘了Skipper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Private,有时候你得学会去怀疑别人。”


  因为他比Kowalski矮了一个头的原因所以没有注意到对方手中的笔记本翻到的那一面完全就是一片空白,所谓的计算自然也就不存在


  一杯冰冷的咖啡下肚,Skipper原本因为电视剧麻痹的思考也开始活跃起来,他抬眼看了下时间


  11:53


  今天花的功夫比以往要久


  希望不是Rico不在的原因。他想道。东区来了几个新面孔,几天以来都对他们定下的规矩视若未睹,他可不管他们在原来的地方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到了这里就得守他们的规矩


  他挺起腰,手指不自觉的摩挲着杯子


  再等一会,再等一会......如果到了十二点他们还没有回来,那他就会出去给那些叛乱者一点颜色看看


  至于在房间里睡得正香的Rico?前几日的任务已经让他精疲力尽,偶尔就给他放个假吧


  门外终于传来了脚步声,但几乎就是同一时刻,Skipper意识到了不对劲


  这不是属于Private或是Kowalski的脚步声,Private总是欢快的,即使他刚从不同的区域回来,他的心地依然善良,笑容纯真,是这里少见的风景


  “老大,我们回来啦。”在开门前,他往往会说上这么一句,就像是在回来的路上吃到了自己最喜欢的冰激凌一样让人听了都会为他感到由衷地高兴


  而Kowalski则恰恰相反。他的步伐之间的时间几乎相等,待他打开门之后过了三秒确定Skipper还没睡着后才会道一句“一切顺利”


  而这一串急促的,参差不齐的脚步声并不属于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


  他从茶几上拿起匕首,平日总是随身携带的枪借给了Rico,现在天知道被他放在哪里,其余的枪也都还没装上消音器


  脚步声在门口停住了,根据猜测,他的敌人大概有十来个。Skipper倒是不怕自己没有办法解决他们,他只在意怎么可以悄无声息的解决他们,最好是他们都还没来得及尖叫就已死亡,毕竟,Rico还在安睡呢


  不过现实中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对面终于下定决心般踹开了门,光是这一声音量就足以震撼全场了


  他扶了扶额,突然有些庆幸他们没有邻居


  不过为了防止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还是趁早把他们都解决了然后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吧


  “先生们你们闹的有些大啊。”


  “你就是Skipper?这里的老大?”


  “不知你们有何贵干。”他把玩着手里的匕首,有些漫不经心


  “你的两位手下刚才来我们那做客了,所以我就想,作为回礼,我也要来一趟才是。”对方打了个手势,身后的人便缓缓靠近Skipper


  但就像Skipper心里想的那样,解决他们根本花不了多长时间。手中的枪械,人数的优势以及过度自信弱化了他们的危机意识


  随手拿起一根尼龙绳,Skipper趁着他们都晕过去的空隙将他们捆在一起。他并不喜欢痛下杀手,调教完的新人往往比虚以委蛇的老手安分得多,更别说之后还要花时间清理血迹和尸体,他为什么要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呢?


  “Private和Kowalski现在在哪里?”突然想起来自己还忘了问这件事,他选了个人直接一巴掌上去扯住了对方的领子问道


  “我们...我们也不知道......教训完我们之后他们就走了......”


  “为什么这么吵!?”在Skipper还想开口的同时,他身后的一间房门被用力打开,随后狠狠地撞上了背面的墙壁发出“嘭”的一声


  “...呃......如你所见。”


  被吵醒的Rico脸色看上去显然是不太高兴的,事实上,那个眼神凶狠的就像是要在这里引发一场大爆炸一般。他快步走到被捆起来的入侵者面前,“来找茬?”,而在得到了Skipper的默认后他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狰狞的笑容,所有人不约同时的感觉到一股寒气


  “Rico,他们还有用。”


  Skipper挡在了Rico和那些人中间。Rico的笑容逐渐消失,随后烦躁的咂了咂嘴,“我知道了。”


  “Good boy.”

Lava·F·Odriver
是我流草稿流拟人 这么多年了都...

是我流草稿流拟人

这么多年了都没有进步的原因:只想画头不想描线

是我流草稿流拟人

这么多年了都没有进步的原因:只想画头不想描线

梓凝。陪我跑一圈吧!

【Rico/Skipper】Cheer To Us(部分见外链

是稿子,按金主要求发布
拟人车车

Cheer To Us

在脑海里跃动的光点就是那支投在猫咪面前墙壁上的激光笔。这个形容听起来诡异又离谱,但是很难找到比这更加恰当的词汇来描绘Rico的脑内思想,或许Dr.Blowhole会喜欢这个总是疯狂嘶吼的大脑——打住,这绝对不是个好主意。Skipper在眼前挥了挥手,把这个不着边的念头抛出脑海。

可是显然的,这样的动作只是让Rico注意到了他。本来正和自己的棒球棍相处融洽的小疯子迅速捕捉到了老大心不在焉的蓝眼睛,身材高大的特工扔开他刚亲昵了三分钟不到的球棍、以助跑冲刺加上一个跪滑完美地停在了Skipper锃亮皮鞋的鞋尖前两厘米。

“Private...

是稿子,按金主要求发布
拟人车车

Cheer To Us

在脑海里跃动的光点就是那支投在猫咪面前墙壁上的激光笔。这个形容听起来诡异又离谱,但是很难找到比这更加恰当的词汇来描绘Rico的脑内思想,或许Dr.Blowhole会喜欢这个总是疯狂嘶吼的大脑——打住,这绝对不是个好主意。Skipper在眼前挥了挥手,把这个不着边的念头抛出脑海。

可是显然的,这样的动作只是让Rico注意到了他。本来正和自己的棒球棍相处融洽的小疯子迅速捕捉到了老大心不在焉的蓝眼睛,身材高大的特工扔开他刚亲昵了三分钟不到的球棍、以助跑冲刺加上一个跪滑完美地停在了Skipper锃亮皮鞋的鞋尖前两厘米。

“Private!”

见着被喊到名字的青年以同样的姿势冲了过来。Skipper平静地扯出一个笑容,紧接着,Private再熟悉不过的“充满情绪的”巴掌就落到了他漂亮的小脸蛋上。

小孩子不要随便误导别人。

哭丧着脸的青年去找他的花生软糖缓解情绪了,而Rico还在等待着。Rico,单从外表来看他就像只恶犬……或许吧,Skipper放下了他的咖啡杯和鱼尾小勺,身子微微前倾,凝视着面前的Rico。唇上一道疤痕的男人茫然地挠乱了他头顶那簇标志性的乱翘头发,深蓝色的眼眸中映出他的领袖逐渐靠近的、比轻飘飘的水彩更加蓝的双眼。寡言少语、总是通过吼叫和短促的词句来表达自己感情的男人捕捉到一些不同寻常的因子,就像是即将点燃的炸药一般嘶嘶冒着火星,跳跃的光亮飞溅入他的心脏,又随着搏动推入他的每一条血管,助燃了他瞳孔中的恒星。他在等待着Skipper开口,他的领袖一定是要说些什么,还会有更多,他敏感地预测着,除了爆破之外其他时刻都是懒惰地转动着的大脑在此刻倏地提高到了最大火力全速运转,Rico相信他的大脑,也相信Skipper蓝色的眼睛。

属于Skipper的手盖上了Rico的脸颊。Rico发出一声模糊的咕噜,他移开眼睛,目光转移到垂在面前的那条亮黄色领带上,亮黄色在雪白上生长,雪白又被黑色覆盖,黑与白的界限以肉色为分界,随着喉头翻滚而移动的喉结,永远都挂着稳重笑容的唇角……

“行了,Rico,别在我面前翻白眼,你是在看我吗?再抬点头就行了,我的手又不是是固定器——往后点,别碰着桌子了。”Skipper耷拉着眼皮,拍了拍比起恶犬更像是大号军犬的男人的脸颊又摸了摸头。

Rico挺直了脊背,双手按在膝盖上表现出一副乖巧的模样。哦,被表扬时会闭眼睛也像是可爱狗狗。Skipper舒心地又捋了把Rico的乱发——保持着领导威信的Skipper不太想乱了自己的背头发型,那就祸害一下别人的吧——下移的手掌拇指停在了Rico唇边那道疤痕上,轻轻地扫过:“谁是我的好狗狗?”

Skipper的摩挲动作可能是无意识的,但对于Rico而言这绝对是比炸弹更能点燃他的举动,深蓝在他半眯的眼中凝聚成更浓重的颜色,不自觉地上扬的唇角却是灿烂。

“我。”

如果说刚才Skipper放轻的声音就像一团轻飘飘的晴云,那毋庸置疑的是Rico沙哑的声音就是铺天盖地的暗沉雨云,强烈的情绪汇集在这一个简单音节里,重重地砸向Skipper。不是无意义的声音而是明确表达自己思想的文字,Rico从低哑中生长出一株热烈,他期待着他的老大更多的回应——疯狂偏爱着爆破的男人对爆破自己的心脏也表现出强烈的热情。

“嗯?你在等什么吗,Rico。”Skipper的指腹陷进Rico唇角那个小小的笑窝里,机智而理性的领袖当然是看穿了自己的部下正怀揣着期待。他会满足他的期待,当然会了。

Rico像野兽那样迫切地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的嘴唇向下撇去——他失望了,情绪波动很是明显的男人忍不了多于五秒钟的忍耐,看起来活像只在大冬天离了暖炉的企鹅。

Skipper翻了个小小的白眼,一把抓起Rico的手腕试图把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男人从地上拽起来。只不过结果正相反,跪久了腿麻的Rico身子抖了两下,往旁边歪过去的同时极其顺手地一把抓住了Skipper的领带。

被牵连倒地还掀翻了桌子的领袖看了看自己洒了一地的咖啡又看了看正被自己当成人肉气垫的Rico。

“我告诉过你了。”Skipper似乎打算也赠送一个“充满感情”的巴掌给Rico,但是那手指并拢的手掌没有落在Rico脸上,它贴着Rico的脸颊,就像一个小型屏风。紧接着,Skipper的鼻尖抵上Rico的,随着嘴唇的相贴,温热的呼吸似乎加快了一些。Skipper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颤抖,但刚刚那个亲吻已经足够他给自己找个理由清除记忆了。

Rico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傻乎乎又甜蜜得冒泡的笑容:“Skipper。”

“你想表达什么,想笑吗,可以,尽管笑吧,我现在看起来是不是很傻,以后特工执行队就当没有我这个人吧……我刚刚真的亲了你吗,我是不是被诅咒了?”被叫到名字的那位则完全是处于面部温度过高而造成的当机状态中。

“没有,你清醒得很,咖啡里没人下毒,你刚刚亲了Rico并且现在还趴在他身上,老大。谢天谢地,我是唯一一个还清醒的人。”Kowalski慢吞吞地拎着水桶往卫生间走,Private的房间内传出青年好奇的哀嚎,大概内容是“外面发生了什么虫子要来毁灭我们的秘密基地了吗”——但是所有人都装着没听见。

“别用上帝视角描述一切。”Skipper试图从Rico身上爬起来,但是爆破兵用双臂紧紧箍住了他的腰,“也别告诉Private!”

“当然不会。”Kowalski理了理他的逗号刘海,“我只是出来拖地而已。碎了的不是我的杯子。”

在Kowalski消失在转角之前,Skipper终于记得喊出一句“等会你也给我锁门!”

“根据我的精确计算,你和Rico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与我是否要关门的联系是百分百。这次没算错,晚安。”发明家刚刚完成了他今天早晨唯一的一次出门,并且认定直到晚上他都没有出门的必要了。

他才不想知道他的队友和他的老大要在哪里搞。

——————

↓车见评论区链接

几百海里外的茫茫大雾中闪着一颗恒星

【PS】庆生宴

【大概是为了给小p庆生而喝醉的s以及很早就有想法的小p】

【新队不逆,我流队厨p注意】

【ooc有的】

【以上。】

————————————————————————


难得安宁的庆生宴过去一半,几个队友都已经分别用行动证明,企鹅帮除了摆弄枪支弹药之外不适合过简单的快乐日子。


private把已经被灌醉的kowalski抬上他的床位,又拿了一圈胶带把rico的嘴封好。做好这些工作的他跑到餐嘴边把skipper扶正,邀功一般地报告一切都收拾妥当了。有些醉意的长官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蓝眼睛中含着笑意。


“private,你只能喝果酒。”


小兵叹了口气,他并不介意喝果酒...

【大概是为了给小p庆生而喝醉的s以及很早就有想法的小p】

【新队不逆,我流队厨p注意】

【ooc有的】

【以上。】

————————————————————————


难得安宁的庆生宴过去一半,几个队友都已经分别用行动证明,企鹅帮除了摆弄枪支弹药之外不适合过简单的快乐日子。


private把已经被灌醉的kowalski抬上他的床位,又拿了一圈胶带把rico的嘴封好。做好这些工作的他跑到餐嘴边把skipper扶正,邀功一般地报告一切都收拾妥当了。有些醉意的长官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蓝眼睛中含着笑意。


“private,你只能喝果酒。”


小兵叹了口气,他并不介意喝果酒,它们的味道的确比高酒精含量的酒类好,但是这样他就无法和skipper站在同一位置,像kowalski,rico那样喝冰镇的威士忌,一起做些成年企鹅做的事。


自己的长官可是看着自己破壳而出的。


skipper和自己之间有一道名为年龄的鸿沟,虽然像月神马说的那样,他俩就像“忘年之交”,平日好到没边,但是skipper总是用长辈的眼光看待自己,说真的,他有什么资格?整个队伍除了自己就是他被身高碾压,而且他也不过比自己长了那么几岁……


“有时候,我真觉得你已经长大了。”skipper轻笑一声,从闪烁的杯酒光辉中抬起脸,这下轮到private低下头了,他不敢看醉中的他,带着酒劲的男人有着一股平日绝不会示人的妩媚动人,新人咽下喉中的果酒,盯着在威士忌倒影中的长官。


“……什么意思,skipper?”


“啊,字面意思,你知道的,越来越赶上我的身高啊,还有……”skipper挥挥翅膀,打量了一下明明离自己近到可以亲嘴还假装不看自己的队员,“以下犯上的行为。”


新兵差点摔了酒杯。“嗯?!什么以下犯上,我从来……”


“冷静,private,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保持理智才能占领上峰,”skipper敲了一下突然叫起来的队员,“咱们队里的确没什么上下,我可以换个词——你开始有强烈的独立意识了。”


“啊?”


“没事,新兵,这很正常,我小时候也这样。打个比方吧,逃出南极曾经是我小时候唯一的目标。”


skipper身上的绒毛微微翻起,冰蓝色的眼眸又泛起了private常见的“母性光辉”,他开始说起还没有private的时候,他,kowalski,rico三个人就组织起了一个颇为像样的队伍。虽然那个时候kowalski总是说一些赤裸裸伤人的分析,rico也没有像现在这样什么好东西都吐,有一次他吐出的电钻钻透了冰面……


private耸了耸肩,幸好kowalski和rico都睡着了,不然skipper才不能肆无忌惮地这么抖他俩的黑历史。不过平日队员们也说不少skipper的秘事给他听,所以收益方也算是自己。


收益方?是的,虽然他不喜欢掌握别人的隐私导致有罪恶感,但是他特别喜欢听skipper的隐私,那些远在自己出生前,skipper绝不会亲口告诉他的事,private从那些故事里听到一个不那么成熟的长官,一只有着飞天梦想,老想逃出南极大陆周游世界的幼鸟,一个,他可以轻易拥抱、亲吻的存在。


有一次他亲了skipper,就在skipper从太空把自己救走那天晚上,趁skipper还在嘲笑kowalski定错了火箭轨道的时候,他鼓足了勇气,在长官的喙边轻啄了一下。啪啦,skipper第一次呆住,手里的整杯鲜鱼咖啡泼了一地。


这也算“以下犯上”吗?skipper不知有没有察觉到呢?



——————————————————————————

skipper嘴中还在弹出一些单词,但是它们听起来已经不太分明了。private为自己的庆生宴小小地欢呼了一下,然后他钻到skipper的一只翅膀下,另一边扶住了队长的腰,准备把对方送上床。


“……我说,你真准备就这样?”


过了片刻,在private扶着队长走到床铺的路程中,skipper像是突然清醒过来,没头没尾地问了他一句。


语气里满是戏弄。


private就像被一道闪电劈中,整只企鹅微微僵硬,继而全身因为紧张而毛发竖起。“skipper?你还清醒着吗?”


“啊神志还有……51%吧,我不知道private,你以为你的长官是什么,医学家吗?”


“我……”


privtae觉得自己有被skipper的酒精气息影响到,他身上烫的很,喝醉了一样,反而离开了酒席的skipper却是冰凉的。他抬眼瞥了一眼长官,对方冰蓝色的眼半眯着,好听的苏德口音像是被焦糖粘在了一起,听起来心中有糖丝在瘙痒,skipper继续无自觉地说着在private心中带有暗示意味的话,直到他发现他们并没有真的走向床铺,而自己被private不知不觉中压向他们背后有武器库那面墙壁。


“……private?解释。”


“skipper,你说得对,我的的确确有独立意识了。”


“有独立意识是好事,但是你——”


private怼上来的喙尖打断了长官的话,skipper吃了一惊,当温热的舌头伸进自己口腔里时,skipper发誓他觉得自己被耍了。


private捂着被扇得发痛的脸,恋恋不舍地离开长官,而对方则靠在墙上喘息。


“你,我,我们,马戏团的火箭啊!你在干什么?”skipper急得忘了下达命令,只是盯着private看他什么时候出的毛病。


“skipper,这是你告诉我的,或者说感谢你的启发,我才感到自己在为这个日子庆贺什么。”


“……你有在说企鹅语吗?因为你的话我只听懂了一开始你叫我名字那部分。而你,呃,你在舔我,你准备吃了自己的长官吗?这就是你的成年礼?”


“嘘,skipper,”private觉得自己无法和醉醺醺的长官解释,因为他看起来比平时还要妩媚动人,他的双翼按住了skipper的,羽毛和长官紧紧相靠,用全身将队长压在了身下,“保持理智,你才能占上风,不是吗?”


skipper被固定在墙壁上,双手因为酒精失去了反抗能力,下一秒嘴巴就被小兵牢牢堵住不放。


现在年轻的士兵更喜欢喝果酒了。

薇安

今日迫害Hans

“我不敢许你以未来,亲爱的。没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也许下一秒我就会暴毙而亡,也许下一秒我们就被迫分开再也不能相见。但我承诺,在此时此刻,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未来将要面对什么,这时的我永远爱你。”

“哇哦听上去好浪漫!”

“说这话的是Hans。”

“我不敢许你以未来,亲爱的。没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也许下一秒我就会暴毙而亡,也许下一秒我们就被迫分开再也不能相见。但我承诺,在此时此刻,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未来将要面对什么,这时的我永远爱你。”

“哇哦听上去好浪漫!”

“说这话的是Hans。”

HÖY

还是沙雕表情包 不过这个有剧情的

还是沙雕表情包 不过这个有剧情的

HÖY

¡前方大量沙雕表情包!

梗是那个:“群xxx,时不时来xxxx”的梗

¡前方大量沙雕表情包!

梗是那个:“群xxx,时不时来xxxx”的梗

玮砸

【pom拟人注意】

叔叔杀我,老绅士特工我可以!!!

p2叔侄王男设,土味

【pom拟人注意】

叔叔杀我,老绅士特工我可以!!!

p2叔侄王男设,土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