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pot

10.1万浏览    7242参与
瘋言瘋羽

2022切原赤也生日快樂❤

[图片]

赤也生日快樂❤

這是2013暑假入坑的我最愛的白切圖

我最喜歡的切原赤也是U-17超進化後的小天使~

時間一晃9年過去了, 2022了我還在這喔!!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對你的愛百毒不解

赤也生日賀文

2013/9/25 赤色光芒

2014/9/25 曖昧赤情MyLover

2018/9/25 切原君!和我一起過生日吧!

2019/9/25 將無限大的愛獻給切原赤也

(日本語)切原赤也に無限大な愛を捧げます

2020【all切】925生賀♥看!愛滿出來了唷!




赤也生日快樂❤

這是2013暑假入坑的我最愛的白切圖

我最喜歡的切原赤也是U-17超進化後的小天使~

時間一晃9年過去了, 2022了我還在這喔!!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對你的愛百毒不解

赤也生日賀文

2013/9/25 赤色光芒

2014/9/25 曖昧赤情MyLover

2018/9/25 切原君!和我一起過生日吧!

2019/9/25 將無限大的愛獻給切原赤也

(日本語)切原赤也に無限大な愛を捧げます

2020【all切】925生賀♥看!愛滿出來了唷!




L-网球月刊汉化组

From:pair puri vol.7


Page:2-7


——目录&漫画 胡狼的烦恼

From:pair puri vol.7


Page:2-7


——目录&漫画 胡狼的烦恼

九万里,十二楼

sleep no more

cp:忍迹

1.标题来来自浸没式戏剧《sleep no more》(不眠之夜)

2.“鬼压床”、“梦魇”在医学上被称为睡眠瘫痪症。

有资料显示超过百分之五十的人体验过“睡眠瘫痪症”,科学家已经确定此种症状与生活压力有关,多发于青少年以及年轻人。此类人群通常生活压力过大,作息时间不规律,经常有熬夜,失眠以及焦虑,这些因素都是可能造成睡眠瘫痪症的原因。

睡眠瘫痪症通常发生在刚入睡或是将醒未醒时,患者觉得自己已醒过来,可以听见周遭的声音及看到周遭的影像,但是身体却动弹不得,也发不出声音来,有时还会合并有幻觉。多数人在这个时候会觉得恐慌,所幸这种情形多半在几分钟内会自己慢慢地或突然地恢复肢体的......

cp:忍迹

1.标题来来自浸没式戏剧《sleep no more》(不眠之夜)

2.“鬼压床”、“梦魇”在医学上被称为睡眠瘫痪症。

有资料显示超过百分之五十的人体验过“睡眠瘫痪症”,科学家已经确定此种症状与生活压力有关,多发于青少年以及年轻人。此类人群通常生活压力过大,作息时间不规律,经常有熬夜,失眠以及焦虑,这些因素都是可能造成睡眠瘫痪症的原因。

睡眠瘫痪症通常发生在刚入睡或是将醒未醒时,患者觉得自己已醒过来,可以听见周遭的声音及看到周遭的影像,但是身体却动弹不得,也发不出声音来,有时还会合并有幻觉。多数人在这个时候会觉得恐慌,所幸这种情形多半在几分钟内会自己慢慢地或突然地恢复肢体的动作。因为在发作当时的恐慌感觉,很多人在醒来之后会觉得害怕,而直觉得认为是被什么不明物体压制所造成,所以才会有“鬼压床”的说法。

(以上资料摘自百度百科)


“哥,你这是被鬼压床了。”

忍足个子那么高一大男孩,长手长脚直挺挺地瘫在床上,他满头的汗,刚刚从梦魇中醒来。

过了一会儿,他摸到床头柜的眼镜,给自己戴上,弟弟的脸庞和房间的景象瞬间就隔上了一层。看到他一副好像自己是真的近视不浅的样子,谦也恨不得把他的眼镜给摔了。

“又没有别人,大半夜的。”

“我刚才喊你了,你怎么没来叫醒我?”

忍足没回反问。

“大哥我服了,你什么时候喊我的,你真的是在梦里喊的吧。”

忍足谦也看了他哥一会儿,态度又放缓了一些。

“你要不要紧啊。”

忍足摸了摸脸,汗已经干了,手脚轻微发软。

他记得自己喊谦也了,他平常说话低声细语,刚才在动弹不得的睡眠深处却用尽力气在喊家人的名字,他喊得很大声很大声,呼唤他们过来为自己解开束缚。

不是在梦境中喊,是在发现自己不能动后,试图脱离这个状态而发出的现实中的求救。

然而谦也却说,他没听到。

难道这也是梦的一部分?

“没事,别担心。”

他又摘下眼镜,闷闷地朝里躺下了。


如果忍足侑士不是第一次被鬼压床,那他会知道,在从梦魇中醒来之后,是不能继续睡的,至少要过一会儿。

因为厉鬼会再次缠身。

醒来,压住,醒来,压住,昏昏沉沉的梦境,没有触感的意识,黑与白的交界,无法挣脱的折磨。

然而他不知道,于是他闭上眼睛,慢慢地睡着了。


忍足侑士在黑暗中醒来,发现自己被看不见的绳索牢牢地捆在床上。

抬手,抬不起来。

伸腿,伸不起来。

他略微地转动脖子,发现连这个动作也做不到。他没有办法挺胸,没有办法舒张自己的肩膀,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摆脱被巨石压迫般的窒息感。

除了指尖仍有知觉。

忍足轻轻地、轻轻地,动了一下手指。

又动了一下。

食指载负了全身的力气,蜷缩,又展开。

这个发现让他感到欣喜。忍足咬住牙,试图把手指的动力传递到手掌、手腕。他慢慢慢、慢慢地顶住那沉重的壁障,往上抬……

痛苦笼罩全身。

绳子把他往回扯,扯得太用力,绑得太紧,以至于手臂仅仅是想要抬起,就被语言描述不出来的痛苦和酸楚打败了身心。

举不起来又不肯服输,因为口鼻似乎也被封住,进入的新鲜空气有限,给人一种假使装作无事发生、接着睡下去就会窒息的错觉。

忍足用的力气太大,和他对抗的力量也太过强大,整个手臂都在剧烈地颤抖。

就在这时有人进入了房间。

“谦也!”忍足喊道。

忍足想说救救我,喊醒我,是爸妈吗,还是谦也。他们肯定是听到了我的动静过来的。

让我醒过来!但这句话太复杂了,他的舌头和口腔肌肉做不了这么复杂的变化,但他能听到自己清晰地说:谦也!

这是个简单的词,只有两个音节,所以他说得很顺利。谦也朝他走过来。

不是谦也。

忍足瞬间拼命挣扎起来。他害怕到血液逆流,家中的陌生人一步一步走向他的床边,他眼睁睁看着他走过来,却连逃都无法逃!

黑暗中的人形有一张灰色的脸庞,他的五官仅有一点边界模糊的轮廓,他高举起手。

刀猛地劈在了金属床架上,发出了尖锐的碰撞声。

举起,又往同一个地方砍下。

一下又一下,快速地,疯狂地,在这个本应该沉寂的暗夜中,恐怖到意味不明地。

忍足近乎绝望了,他想,既然不让我动,为什么要让我的意识保持清醒让我看到这种景象!

凶徒刺激着他的心智,恐惧赋予了他勇气,忍足猛地翻身坐起。

他挣破了束缚。


第一件事就是大口呼吸。

忍足打开台灯,暖光之下,房间里一片平静祥和。

不是梦境。

忍足想,梦不是没做过,这不是梦,梦没有这么真实,噩梦是可以感知到并且可以醒来的。

这是实打实的幻觉。


进入中三之后,忍足对待比赛并没有比以前更着紧一些,即使这是他在网球部的最后一年。

他仍旧散漫地玩着,收获了一个搭档,几个兄弟,一些爱慕者,以及一个天才的美名。

大家都喜欢忍足侑士,他聪明而低调,才高而不显,冷静而自持。他话不太多,在一个话唠的部长身边显得更加珍贵。

他受到粉丝的迷恋,得到后辈的崇拜,收获同伴的尊重。

他很少输,把把赢,学科成绩优越,面容帅气惊人。

他来到冰帝后,睡眠瘫痪症再也没发作过。

早晨的天气很舒适,忍足做完拉伸运动,正好迹部到了操场。

迹部景吾简洁又充满信心地传达了意思,这是冰帝网球部三年级的最后一年,这一次他们务必要打败立海大,捧回全国大赛的冠军。解散!

忍足没有走,他站在迹部的身边,以一个公认的非官方副部长的身份。

迹部大多数时候让他烦,因为他太聒噪。

不说话的时候,站在他身边感觉很好。因为他比他高一点,这个身高差在近距离比较明显,给忍足带来了一点膨胀的优越感。

他在想,迹部知不知道自己的小心思。毕竟那个人观察入微。

迹部回过头,看他在看自己。

两个人默默无言了一下。

“你在想什么,你在看什么?”迹部问道。

忍足说:“我在想,慈郎今年能不能行。”

迹部扫了忍足一眼。

“比你行。”


忍足一直在想,迹部那句比他行是什么意思。慈郎在之前从来没有参加过正式比赛,训练也很少完成,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然后在不久后,他知道了,慈郎不仅比他行,比宍户行,比好多人都行。他站在和桃城对立的赛场上,一边想着这句话,一边为自己的轻慢自大付出了代价。

慈郎算什么,桃城算什么。

迹部……又算什么。他都可以和迹部打成平手,和岳人的默契组合又怎么会……输给对面那种临时组成的草包双打。

然而事实是他们输了,在之前监督把他们降格为双打二,宍户和凤升到双打一的时候他就应该有预感,这场比赛他们不会轻松,应该严正以待的。

他们不仅输了自己的比赛,也要为冰帝在关东大赛的第一回就出局,而背负沉重的责任。

冰帝在起点就被淘汰,无缘最后一次的全国大赛。

忍足想,虽然很对不起迹部,但想开一点,也挺好的。至少不用训练了,乐得轻松,也不用听到他说自己不行。

他在大阪的时候什么都是第一,来到冰帝,处处被迹部压下一头,临了还要被他说,自己不行,不如别人。

他那一阵子反反复复地想着,天才的头脑里全是迹部,桃城,网球,关东,输,输,输,不行,迹部,输,不行。

忍足想,不用打网球,我该好好为毕业考试准备了。夏日的微风卷着树叶吹进了古文课的课堂,忍足一手撑着脑袋,修长手指在立花北枝的俳句上戳戳点点。

『流萤断续光,一明一灭一尺间,寂寞何以堪。』

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忍足被按在桌子上,抬不起头,多年未感受过的惊惶与痛苦卷土重来。

他此时的心智已比当时成熟了一点,然而窒息感和重压感带来的恐惧,无论哪个年龄都无法化解。

他试图引起旁边人的注意。

透过手缝,能看到光;曲起指关节,在桌子上轻轻地敲击,是他的感知的极限。

一下又一下,叩着桌面,等着别人来发现自己的异样。在他自己看来是激烈的动作,在外人看来悄无声息。

忍足想,我可以试着从椅子上摔下来,就能醒了。

他用力一歪身子,滑了下去。在狂喜中睁开眼。


仍在梦中。

发现自己好好地趴在桌子上,忍足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绝望。


“侑士睡着了啊。”

岳人。

“嘘,别吵醒他。”

岳人,推醒我。

岳人在他的身边坐下,晃着腿。

岳人开始哼歌。

他的搭档一向是粗枝大叶的,但忍足仅仅希望这一回,岳人能仔细地看向自己,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平静的安眠。

迹部走近的时候,发现忍足躺在教练椅上睡着了,岳人坐在他旁边发呆。

“训练去。”他对着岳人歪了歪头。

岳人走后,他靠近了些,双手抱胸,俯视着天才的睡颜。

似乎睡得不太好,忍足的眼皮在轻轻地颤抖,但却始终睁不开。

迹部想,他在做噩梦吗?

他走上前去,蹲了下来,伸出手想要抚摸他的脸庞,停住了。

他觉得,忍足最近挺讨厌他的。关东结束后,三年级参加部活的次数没几天了,他却从来都是看到自己就阴沉个脸,一副连好聚好散都不想的样子。

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纤细的指尖轻触在少年的脸上,像羽毛一样扫过。

你在想什么?你在看什么?你在做什么情绪激动的梦,梦里见到了什么?

他一直想问他这些问题,或许毕业那天可以问。

又看了一会儿,迹部转身走了。

手被拉住。

忍足很慢很慢地睁开眼,轻轻地说:“你先拉我起来。”

迹部借力给他让他自己坐起来,忍足的手上全是冷汗,他的发尾都湿了,眼神一副没有聚焦的昏沉的样子。

迹部在他身边坐下。

“下次再看到我这样,弄醒我。叫是叫不醒的,你一定要把我拉起来。”忍足说。

“好。”迹部答应了,答应完才想起来问,“忍足侑士,你到底怎么了?”

“我醒不过来。”忍足说。


忍足没有跟迹部多说别的,他只是说,我经常这样,很痛苦,动不了,还会看到各种幻觉,你要及时弄醒我。

迹部问:“那你有意识吗?”

“有,我能看得到,也能听得到,但我动不了,也说不出话。”

迹部愣了一下,忍足笑了,他抓起迹部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迹部刚想发火,看到忍足望向自己,神情中有很多他曾经期许过的含义。

迹部头一回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说:“那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梦魇没有再来打扰忍足,他又睡了一个月的安稳觉。

又过了一段时间,冰帝拿到了全国大赛的开后门上场券,这一回他作为单打出阵。临比赛前的一个晚上,他留下来训练到了很晚。

“我在隔壁写部活日志。”迹部说。

忍足靠在部活室的沙发上,把关冰的比赛视频打开。

他看着自己和队友输球的每一刻,在这之前已经看过了千百遍,每看一次,失败的耻辱就在心上多刻了一道痕,多了一条茧。

“我不会再输了,赢的是冰帝。”他反反复复地对自己说着。

说了太多遍后,训练的疲惫把他拽入了睡眠。


这是个美梦。

忍足站在森林中的小溪里,阳光洒满梦境,溪水清澈透明,浸没在水里的台阶是一块块琉璃,在光线下透过水面折射出了华丽的光彩。

他踩着台阶走,走到前面有一堵琉璃的高墙,然后就没路了。

脚下的水升高了。

忍足心里咯噔一下,想,他马上要醒来了。

这种时候醒来他肯定会发作,他感受到水没过了脚脖子,感受到自己的意识一点点苏醒,眼睁睁地感受着自己从一段梦境掉入了一个梦魇。

黑与白无缝连接。

他的思维回到现实,身体却没有跟着醒来。


不过是又一次。

梦和幻觉轮番上演,忍足咬着牙,让自己分清要在哪一段景象中醒过来。他的脸枕着真皮沙发冰凉昂贵的触感,想,我要在有迹部的那个现实中醒来。

并没有比哪一次更好,也没有比哪一次更糟糕,上一次迹部在他眼前,他眼睁睁地看着他的部长蹲在他面前,在心中狂呼了一百遍,看看我,叫醒我,不要走,下颚和口腔的肌肉用力到了极致却发不出一点点呐喊,任由他转身走掉,终于在迹部离开的一瞬间凭一己之力醒来。

这种情形都能熬过去,这一次也可以。他放松身体,往外一晃,从沙发下掉了下来。

忍足躺在地上,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轻,掉落下来的惯性使他轻飘飘地滑向了门口,像冰面上的一只冰壶。

到了门口,迹部应该就能看到自己了。

那人在埋头写着日志,一丝不苟,专心致志,忍足头朝外地躺在房间门口,想,你看看我啊。

迹部就是不看他。

有人敲门了,大概是回来拿东西,迹部去开门。忍足的脖子没法动,只能看到迹部坐的桌椅的角度,他等着看迹部何时发现自己。

“你是谁?”

迹部没有回来。

“迹部?”

忍足发现自己能开口说话了。

时钟分分秒秒地走着,走过了漫长的煎熬。

“嘭”的一声巨响。

他看到迹部往回跑,跑了没两步,被身后跟进来的人举了起来往前一扔。

迹部重重地摔在了办公桌上,连带着砸翻的桌椅一起被压在了下面,巨大的响声和动静和无声息地陷落在家具里的迹部的画面给忍足造成了振聋发聩般的刺激,他愣了一秒,复而理解了现在的情况。

他突然奋起挣扎,拼命地,拼命地,想要挣脱那块屏障,那段绳子,那段束缚住了自己多年,现在还要令得他眼睁睁看着他人死在眼前却无能为力的绳子!

他脑子里全是迹部那时对他的提问,他在看什么,他在想什么,他的梦里有什么。这些都不重要,想要回答的话,多少话都能编出来。但是他唯一想回答的就是,他多么希望迹部在他的梦中,多么希望,现在的图景只是又一场梦!

那人的金发在眼前的图景中变得黯淡,看不清楚,他的一只手臂以奇怪的角度折着,以后可能都打不了网球了。闯入者无视过了忍足,一步一步地走向他,就像在他的第一次幻觉中走向忍足一样,他拨开重物,握着迹部的喉咙把他再度举起。

他两只手同时发力,迹部瞬间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忍足死死地盯着,视线却无法转移那人的注意力到自己身上。

迹部的喉咙里已经传出了咯拉咯拉的奇怪声音,血沫子涌上了嘴角,忍足的心被巨大的悲怆和绝望填满,他想要看清迹部垂死时的每一个表情,他强迫自己记住!

是自己的错!

“忍足,醒醒!”

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猛地传来。

“醒醒!”

他被一只有力的手一把拽出了修罗地狱。


“我……总觉得你有些异样,就过来看看你。”迹部说。他坐在沙发边上,脖子上没有伤痕,手臂完好无损,金发像太阳一样明亮。

忍足抬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嘿,嘿,你怎么了……”迹部去扒他的手,想把他的眼镜拿下来,对方却怎么也不撒手。

迹部用了蛮力,他摘下那副没有度数的遮挡物,远远地扔在了地上。

忍足复又挡住脸,他哭的时候没有任何动静,只有胸膛在微微地起伏着。迹部掰开他的手,用手帕去擦他的眼泪。

他不知道为什么忍足这么伤心、这么难过,忍足也不想让他知道。他的眼睛再也没有遮挡,那双眼尾修长、犹自多情的桃花眼呈现出来,被深藏的内心、被隐瞒的情绪、未说出口的话语,全部一览无遗。

迹部的手穿过忍足的腋下,轻轻地环抱住他,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他坐在隔壁,听到了忍足的呼喊,很轻很轻,仅仅是“啊”了一声,就像平常说话时的一个普通的语气词,再没有后续。

但他还是……决定去看看。他答应过忍足,他会发现他的异样,他会回应他的呼救,他会把他从他的梦境也好幻觉也好一切乱七八糟怪力乱神中救出来。

他答应过他。

忍足的脸贴在迹部洁白温热的颈侧,像天鹅一样修长纤细,埋在其中的血管充满了生命力。他的怀抱像太阳一样温暖有力,他的眼泪从他的肌肤上划过。


不二こんばんは

不二周助新商品情报

罗森新周边~

立牌、文件夹set、拍立得风卡片、亚克力立镜、挂毯、亚克力手机支架

不二周助新商品情报

罗森新周边~

立牌、文件夹set、拍立得风卡片、亚克力立镜、挂毯、亚克力手机支架

日光下澈

画了不纯真(?)靓丽大狗狗(或者卷毛猫?我不知道(

P2跟P1没差是个刚学的光影练习

画了不纯真(?)靓丽大狗狗(或者卷毛猫?我不知道(

P2跟P1没差是个刚学的光影练习

素久

【真幸】在我心中

3.8w,预计阅读时间1h。

OE,又一个世俗的故事。

内含很多原著梗和私设,请注意分辨。

如果有兴趣可以听听痴情司和追梦人,不听也不打紧。

[图片]


3.8w,预计阅读时间1h。

OE,又一个世俗的故事。

内含很多原著梗和私设,请注意分辨。

如果有兴趣可以听听痴情司和追梦人,不听也不打紧。




L-网球月刊汉化组

From:pair puri vol.6


Page:48-50


——败组member的特训预测!!

      &关于Tenipuri角色~幸运物占卜 结果篇


PS:46-47发不出去,需要看请移步wb。

From:pair puri vol.6


Page:48-50


——败组member的特训预测!!

      &关于Tenipuri角色~幸运物占卜 结果篇


PS:46-47发不出去,需要看请移步wb。

不二こんばんは
动画新周边 550日元含税56...

动画新周边 550日元含税56mm随机吧唧

动画新周边 550日元含税56mm随机吧唧

不二こんばんは

稍微休息会也是必要的。来杯下午茶吧?

稍微休息会也是必要的。来杯下午茶吧?

不二こんばんは

橡胶挂件抱盒 682日元含税 65×60mm

吧唧抱盒 385日元含税 56mm

橡胶挂件抱盒 682日元含税 65×60mm

吧唧抱盒 385日元含税 56mm

不二こんばんは

COCO’S×新网球王子U-17 WORLD CUP联动周边、餐品等

  

COCO’S×新网球王子U-17 WORLD CUP联动周边、餐品等

  

不二こんばんは

罗森打印相卡第一弹

发售时间:2022年9月13日~2022年12月26日

价格:L判300日元含税、2L判500日元含税


罗森打印相卡第一弹

发售时间:2022年9月13日~2022年12月26日

价格:L判300日元含税、2L判500日元含税


白夫人

Secret 关系

群: 903105244


幸村精市

——

“一定让你舒服满意”


不二周助

——

“再帮帮我~”


越前龙马

——

“要不要我进来?”


群: 903105244


幸村精市

——

“一定让你舒服满意”

 

 

不二周助

——

“再帮帮我~”

 

 

 

越前龙马

——

“要不要我进来?”


日光下澈

改了meme(

ooc的同时感觉很合适(。

P2画不动了就看个乐呵(

改了meme(

ooc的同时感觉很合适(。

P2画不动了就看个乐呵(

不二こんばんは
【昭和笔记】黑白西服系列流沙麻...

【昭和笔记】黑白西服系列流沙麻将~1210日元含税

【昭和笔记】黑白西服系列流沙麻将~1210日元含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