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private

9540浏览    621参与
琪莉🔮

  画完后才发现枪画歪了,又一次污染了tag

  P2原图

  

  画完后才发现枪画歪了,又一次污染了tag

  P2原图

  

薇安

  一个剧情量凑一凑甚至可以作为pom的一集的脑洞

  一个剧情量凑一凑甚至可以作为pom的一集的脑洞

琪莉🔮
  是小P   莫名感觉小P好...

  是小P

  莫名感觉小P好画

  是小P

  莫名感觉小P好画

薇安

【S中心无CP】Skipper the Keeper

突然诈尸x

全文无CP或CP自由,有微量Kowalski×Doris要素,私设众多,注意避雷。


1.

Skipper是个合格的守密者。

他接受过正统的训练,经历过艰难的考验,当邪恶的反派降临到他身边,试图通过沙丁鱼罐头和老虎钳问出点什么东西来的时候,他的嘴就像是反派手里的罐头一样牢靠,油盐不进、刀枪不入。

所以直到现在,反派们都不知道Buck Rockgut粉丝俱乐部的申请答案是什么。提示:反正和袜子没什么关系。


2.

Kowalski是个情种。

让他来自我介绍的话,他多半不会用这个词。当然,具体内容除了他自己没人能记得请,...

突然诈尸x

全文无CP或CP自由,有微量Kowalski×Doris要素,私设众多,注意避雷。

 

1.

Skipper是个合格的守密者。

他接受过正统的训练,经历过艰难的考验,当邪恶的反派降临到他身边,试图通过沙丁鱼罐头和老虎钳问出点什么东西来的时候,他的嘴就像是反派手里的罐头一样牢靠,油盐不进、刀枪不入。

所以直到现在,反派们都不知道Buck Rockgut粉丝俱乐部的申请答案是什么。提示:反正和袜子没什么关系。

 

2.

Kowalski是个情种。

让他来自我介绍的话,他多半不会用这个词。当然,具体内容除了他自己没人能记得请,大体上总是以“多巴胺和内啡肽”开头,中途夹杂着几个长难从句用来限制内涵,最后以一个谁也不知道怎么拼的单词作为结尾。

“多巴胺和内啡肽在特定情况下由于基因本能和性吸引大量分泌,同时排除了酒精药物等外在因素——会对大脑造成永久性损伤的那些——并且出于生理而影响到生物体的行动逻辑和行为习惯”。

“行动……籍贯……whatever。”Skipper嘟囔着骑上Kowalski的肚子,左手草率地赏给他两个巴掌,“清醒点,士兵,我希望你已经恢复意识了。”

“Skipper……”在他身下的瘦高企鹅呻吟着开口,声音微不可闻。

“我在听。”Skipper仔细观察着Kowalski的右侧脸,判断着如果再来一巴掌会不会造成什么喜闻乐见的永久性伤害。

“我……我失败了,是吗?”

这听上去不太妙。考虑到当前的姿势和刚刚受到的对待,正常的Kowalski应该是一副敢怒不敢言地用一串很难听得懂的书面语请求Skipper从他的肚子上下来,并且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两人一起离开。可是Kowalski只是紧闭着眼睛,任凭暮秋纽约港的海风刮过他们的侧脸,把羽毛上的眼泪降温几乎冻结。他啜泣着,脸上扭曲成了一个难看的表情,然后无声的流泪逐渐变成了大哭。而Kowalski似乎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不像往常一样难为情地用翅膀捂住眼睛,而只是放声哭嚎,好像是得不到喂养的婴儿的破罐子破摔,又好像是连尊严都不愿直面的自暴自弃。

Skipper没去问诸如“你没事吧”“这有什么”之类的问题。他只是轻轻地从Kowalski的肚子上下来,将那张被海风肆虐的年轻的脸搂到自己肩膀旁边,半是无奈半是体贴地感受着那上面传来的潮气。

“我只能说这没什么。”Skipper注意到他的哭声正在随着时间减弱,“谁都会经历过这种事的,Kowalski。我也是。”

“可你又不是个天才,你连伽利略的实验都听不明白。”

不错,现在我觉得你没事了,但凡再关心你一句都是多余。Skipper对着夜空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她也不是。”

Kowalski果然哭得更厉害了:“可她不一样,Skipper……我一直觉得她……她不一样。为什么……我不明白,为什么……”
“听好了?”Skipper拍拍他的后背,尽管他内心无比想让这个动作变成一个巴掌落在Kowalski的脸上,但最后他的手还是背叛了自己,“你的那些什么科学小玩意儿可能总要追求个‘为什么’,但世界不是靠为什么运转的。你为什么要向Doris表白?在此之前你甚至没有给出个计算结果和什么……可能性报告之类的东西。Doris为什么拒绝你……好吧这个问题有理由,我们暂且跳过。你为什么要搞发明?为什么要当兵?为什么是一只企鹅?虽然我并不是知道所有事的答案,但我知道,这么问下去,你总会找不到真正的答案。”

“怎么会呢?”Kowalski埋在他肩膀里的声音闷闷的。

是啊,怎么会呢……Skipper也想这么问,可是一路走来他的直觉就是这么告诉他的。为什么要在大好的夜晚抱着一个哭得昏天黑地失恋的自恋青年?为什么当年就那样忘了留下完美女孩的电话号码?为什么在北欧蹉跎了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为什么在青少年时期要当一个沉迷素食主义的嬉皮士?

“因为事情就是这样。”Skipper轻声说,“很多时候做事不需要理由,这听上去很嬉皮,但事实如此。所以即使是你我,也不可能每次都能赢,总有一些东西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比如我在丹麦的通缉令,反正现在我不可能打个出租杀到北欧单枪匹马地把那些档案都销毁了。

“你吃瘪的次数确实还挺多的。”他听到Kowalski笑了一下。

很好,这是你自找的。

“所以男孩,想不想跟我去做一点没有理由的事?今天一晚上,你想哭个痛快喝个痛快,就算是打架打个痛快我也奉陪——没有理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顾及姑娘,不用顾及美国,也不用顾及地球。反正明天醒来地球照转马路照堵,至于你明天想顶着个红眼睛还是黑眼圈随便你,总之不需要理由。”

Kowalski沉默了,他把脑袋从Skipper的怀里拔出来,泪眼朦胧地看着Skipper,试图在他脸上找出玩笑或者欺骗的痕迹,但他失败了。于是他断定Skipper是真心地想这么做——他思考了一会但没有掏出惯用的纸笔,然后轻声问:“我可以纹个纹身吗?”

凌晨两点在纽约纹身。听上去简直是十分钟后就会让人后悔终身的决定:“当然,走吧,我知道这个点还有谁家开门。”

 

“所以你也有纹身吗?”

“翅膀上。很久以前,后来洗掉了。”Skipper找了把门口的椅子,努力让自己的目光不去落在Kowalski撅着的屁股上,“本来想纹个怪兽卡车,我人都到那了气氛也到位了甚至纹身师都下针了,纹了两个车轮之后跟我说之前说好的是自行车的价钱,想纹汽车得加钱。”

Kowalski好像被逗乐了:“然后呢?”

“我揍了他一顿把钱拿回来就走了,但你知道,纹身都剃毛嘛,在那片皮上的毛长回来之前,所有人都问我是不是改行当卖报郎或者送奶工了。”

Kowalski的笑声淹没在剃刀的声音里。

“凡是沾了‘永久’字样的都挺麻烦,你知道的比如纹身啊、防腐剂啊,还有爱情之类的。”Skipper在内心给自己比了个拇指——自己的忍笑功力实在是越发高深了,竟然能看着 Kowalski撅着屁股让别人剃掉他尾巴上的毛并且在上面纹一个海豚和企鹅接着吻组成的爱心都面不改色甚至还能传递某些人生哲理,很好Skipper,你距离传奇特工又更近了一步。

“实际上,我好多了,Skipper。”Skipper惊讶地发现作为纹身新手,Kowalski居然没有哭爹喊娘地叫出声,可能这就是泪水的力量?“我只是想……记住这一天,谢谢你。”

“你会的。”Skipper回以一个过于友善的微笑。

 

“放轻松,你比我更知道一只企鹅多长时间就能让毛全都长回来。”Skipper笑着啜了一口清晨的第一杯咖啡,“如果你想洗掉的话也不难,不过五个小时可能创下了他们家反悔的最短记……”

“我不管!我不在乎!”Kowalski歇斯底里地像个15岁少女一样尖叫着,“这太羞耻了!太夸张了!一个具有理性思考能力的、智力高于平均水平的成年雄性企鹅,竟然、居然、竟能……”

“听好了?Kowalski。你想洗掉的话我不会反对的。”Skipper说,“但是洗纹身的人总会看到纹身的图案,你懂的……哇哦,那人纹了一次又要洗一次,这可真是不得不让他印象深刻。”

“Skipper!”Kowalski向他所在的位置扑来。Skipper一个晃身就让Kowalski一个脸着地屁股朝天。

“好啦,等毛长回来你就可以当一切无事发生了。”Skipper又享用了一口咖啡,啊,苦中作乐的感觉,“我也会替你保密的,这事也就你、我,还有纹身店的那三号亚洲佬知道而已。”

“你会的吗?”Kowalski仍然维持着那个姿势恳求道。

“我给你讲过我在莫斯科时的事吗?”

“你还去过莫斯科?”

“这就是了。”Skipper回以一个过于友善的微笑。

 

3.

Rico的秘密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多。Skipper表面上并不想着刨根问底,但实际上,在丹麦之后,几乎所有和Skipper有一定交集可能性的人物都被他以各种方式调查了个底儿掉。尽管如此,Rico身上还是带有无限的谜团:他是疯还是清醒?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他又怎么能通过Skipper的各项测试?他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构造?

不过有谜团也不影响他们成为队友。强者永远都是有秘密的——嗯,虽然Kowalski那个纹身也属于秘密不过显然还够不上强者级别——可一定的秘密也能够让Skipper乐于对他敞开怀抱。

而实际上,Rico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聪明很多。

他在打架的时候的确不怎么喜欢用脑子,但那也是限于一些相对轻松的训练和实力较弱的敌人而言。Skipper能感觉到在团队的磨合当中,Rico比Kowalski更快地找到了适合Skipper的配合方式。对于Skipper来说,配合所有人都很简单,因为他的战斗经验能够让他快速反应过来每个人的习惯和模式,从而调整自己符合其他人的节奏;可Rico能快速做到这一点,就说明不只是单纯的力量和武力方面,战斗经验也同样不逊于Skipper太多。

这很耐人寻味。Skipper也想象过掏出个手电筒把Rico逼到墙角然后问出他想问的一切。可这些也只停留在他脑海的想法中。谁都有过去,虽然这些他所不知道的“过去”也许意味着他手下的队员有他完全不知道的一面,但Skipper相信在自己的领导力下,这些小障碍都是浮云。

所以,当他们在化工厂爆炸之前拆掉了厂房内所有的定时炸弹后,Skipper在用电线捆住歹徒时用余光看到Rico向着厂房深处的几个集装箱背后走去。但他没有出声拦下,也没有摘掉通讯器提醒Kowalski。他只是示意Kowalski继续注意警戒,然后顺着Rico的路径向厂房的内部走去。

这里看上去就像是个普通的厂房,正如Rico的外表看上去也是只可爱憨厚的企鹅。Skipper轻轻地缀在Rico后面,看着他的身影穿过一个又一个集装箱,来到一个箱子旁边,努力地伸出翅膀从夹缝中掏出了一沓纸,然后……

“Rico。”Skipper用平时的声调呼唤他,“原来你在这里。”

Rico手里还拿着那沓纸,显然Skipper的出现让他措手不及。他像个打碎花瓶的孩子一样,只是把那沓纸藏在背后,甚至忘了他可以直接把那沓纸塞到自己的喉咙里毁尸灭迹。但Skipper和往常叫他去训练时没有任何变化。他平静而轻松地走过来,和Rico保持了一个队友之间常见的距离:“Kowalski说从那些炸弹上拆下来的一些东西要带回去,他一个拎不了那么多。”这样说着,Skipper靠近他,从他身后抢来那堆资料,然后翅膀用力了几下——

——那些纸质文件就像雪花一样落在地面上,拼不起来也看不清上面写了什么。

“走吧,回去帮他一把。”Skipper拍了拍他的肩,两只脚把那些碎屑踢得分散了一些,远离那些木质的集装箱。他听到Rico的脚步声迟疑了一下,然后是一阵很轻微的火烧的声音,然后Rico快走几步跟上他,停在在他身后半步的位置。

Skipper全程没有回头,也没有去问任何问题。

反正这条路很短,Rico耽搁再久都跟得上的。

 

4.

“还有其他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吗?”回去的路上,Private一边走一边偷看海面上两个缠绵着的身影。

“那恐怕……很多。”Skipper头都没回,“别忘了那些保密条例,soldier。你的权限仍然限于一等兵级别。”

“你知道我不是问这个。”

所以说坦诚总是会有这种麻烦……原本以为Kowalski这档子事能让这孩子直接忘了呢。Skipper转过身,给Rico使了个眼色。Rico相当默契地放慢脚步,低下头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Skipper直视Private的眼睛——他是认真地这么问的。

“你知道我不会为监视你们的事道歉。”

“不,你不会,我也不是想问这个。”Private说,“只是还有什么是你不会道歉,但是我可以知道的吗?”

“你没有这个资格问。”

“Well,你大可以现在给我一巴掌然后让我闭嘴。”这个语气让Skipper想起了无数个被Kowalski顶嘴顶到高血压的日夜,“但是你没有。所以我猜,要么是Kowalski和Doris的事让你心情很好,要么……”婴儿肥的小脸一旦挂上坏笑就完全……有一点没那么可爱了,“……你觉得内疚,所以你会给我一个答案,不然你也不会把Rico支走了。”

“随你怎么想吧。”Skipper叹气,把Private拉到自己身边并肩而行,但仍然直视前方,“Rico都知道这时候需要回避。”

“你知道怎么能让我闭嘴。别误会,Skipper,相处了这么久,我们都知道你的性格。所以虽然我确实因为你监视我们不舒服,而且内心深处确实在责怪你,但我不会再用一些月神马的道理来给你讲友谊的重要性了。毕竟我们是朋友,即使你做了让朋友不开心的事,朋友也应该理解你的行动。”

“哦,我真感动……Nice try,Private。这是你最接近用‘月神马’来造句还能差点说服我的一次了。答案是,如果你足够强大,你完全会有能力避开所有的监控摄像头,但你们所有人在这方面都不及格。结案。”

“真让人沮丧……等等,我最一开始不是想问这个!”

“是啊,你想知道我会不会半夜起来给你们盖被子、有个笔记本专门记下了某些出场只有几集角色的手机号、往最近的垃圾桶里扔Rico的收藏里刚好缺的那一张邮票。”

远方传来翻垃圾桶的声音和Rico欢呼的声音。

“所以你会吗?”

“就像我说的,只要你足够强大,你就可以自己得出答案。”

可疑的沉默。

“好吧好吧,看在Kowalski从此之后总算能少了个烦我的理由的份上,我可以告诉你一件其他人都不知道的事。但是不能涉及任何机密,你懂的。”

“你也不可以用‘这是机密’搪塞我。”

“成交。”

“那么……”Private还真的为这个一眼鉴定为不靠谱的说法沉思了起来,也许这是他们家遗传的刨根问底?

“你为姑娘做过什么傻事吗?”

“真的?你就想问这个?”

“我原本想问Rico的危地马拉和Kowalski的纹身……不过现在看来已经不重要了。”Private看向他们邻近的那片海域,眼神温柔,“所以你呢?即使是Kitka那次最后也证明你是对的……我想象不出来你真的为了爱情上头的时候会是什么样,毕竟那次已经足够,你懂。”

也许我应该让Private离Kowalski和他那些时不时的挖苦远一点。Skipper的脑子忙于想着下次的分组对抗要怎么分队,结果就是嘴就像没有把门一样第一句话直接说出来:“有啊,还闹得挺大。”

“真的有?”Private压低声音,兴奋地瞪大眼睛。

“哦,young Private,当然,毕竟我也年轻气盛过啊。”Skipper笑起来,“没什么好难为情的。很久以前的事了……”

 

5.

当时的我总想做点什么证明自己,但是Buck Rockgut早在我那个年纪就已经抓到了红松鼠,而Blowhole那个时间还没出道。我们这一代都说那是企鹅历史上一个罕见的‘空窗期’。没有像样的反派、没有重大的灾难,什么都没有。虽说是好事,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就等于没有证明自己的机会、没有上升途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卡在了一等兵军衔没法晋升,所以,我想要去做一件大事。

我在地图上扔了个飞镖,决定扎到哪里就去哪里进行期限不定的单人训练。结果飞镖停在了中美洲。我几乎没收拾什么行李,一个人单枪匹马地闯到了异国他乡,语言不通,对当地完全没有了解,甚至没有傍身的财产,从最底层做起,在第三世界国家的郊野和贫民窟生存。

在那里我遇见了她……一只危险的、美丽的凤尾绿咬鹊。我几乎无法向你形容她在捕食昆虫和青蛙时的姿态,她几乎是完美的,唯一一个问题就是我绝对不在她的食谱上——算是一点遗憾,但瑕不掩瑜。

我们在无人区的丛林里陷入了热恋。我跟着她学会了乐器,和用乐器战斗。她从我身上得到了什么……我们不提这个。总之,我逐渐感到只要有她在,这个国家就没有那么糟糕。

但我们都不是稳定的类型。有一天晚上,我们透过浓密的树叶看向天空,我向着她拨弦给她唱我从当地村民那里学来的民谣,她忽然站在树枝上,说:“我们不能这样。”

“别担心,即使我们吵醒了谁,他们也不敢轻易放肆的。”

“不。”她迅捷地飞到更高一点的树枝上说,“其实我一直没能告诉你……我是说,我是一只凤尾绿咬鹊。”

“我知道啊,Pharomachrus mocinno,这个名字很衬你。”

“不!不!我是‘格查尔鸟’,我生来就是为这个国家服务的……美国人,你们早晚会为我的国家带来灭顶之灾,在那之前,我应该先下手为强!”

然后她掏出自己的吉他,开始和我用吉他战斗。我完全不敢相信,明明前一分钟还是我爱的女孩,后一秒就随时都能取我的性命。可即使这样,我也不想真正地伤到她。她的体术和我比还是差得远,所以最后,我一吉他就把她打晕在地。可是太迟了,她实际上只是吸引我注意力的诱饵,在我们打斗的时候,当地特工已经把我团团围住。于是我只好在雨林里奔波,用尽浑身解数让他们没有任何机会抓到我。我最终还是成功了,我登上了小船,永远地离开了那里。

……但我不甘心。回到美国后,我还是更愿意相信她只是为形势所迫,而不是真的对我毫无情意。我们甚至畅想过未来——是啊,一只热带鸟和一只企鹅也能畅想未来。我们总想要一间在丛林中朴素的小木屋,有两个孩子也许会很好。在第二个蛋出生前,我可以帮她孵第一个。

于是那天晚上我喝了个烂醉,而且完全没有合过眼。凌晨三点的时候,我闯进一家纹身店,说我想要在我的翅膀上来一个纹身:两个圆圈加一个横杠,是我给自己想的纹身图案,象征我和她被毁灭的爱情。我要变得狠毒,冷血。那是我彼时所想的。我害怕自己失去她,即使已‌‌‌‌‌‌‌‌‌经失去。绝望地戴上了面具……

 

6.

“然后呢?”Private哽咽着问。

“哦,然后啊。”Skipper顿了一下,“第二天我在自己的呕吐物里醒过来,脸上全是没干的口水印,看见自己翅膀一边的毛被人剃了,胳膊上还纹了个自行车。然后我发现我甚至从来没留过她的电话号码。当时挺后悔而且回想起来也蛮尴尬的,不过人生嘛,总会遇到这种事的,不是吗?”

Private揉揉发红的眼眶,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却始终没能说什么。Skipper给他一个安抚的笑,只是继续向前走。

Private愣在原地,在晶莹的泪光中,看见那肥胖的、并不算高大的背影。唉!不知何时……

 

7.

“等等……”Private忽然快步追上,“这说不通!危地马拉、纹身……还有忽然的背叛、用本不该是武器的东西决斗,还有忘了电话号码。这一切听上去都太熟悉了!你明明说过在丛林里独自……”

Skipper回以一个过于友善的微笑:“只要你足够强大,你总会知道什么才是真的。”

 

也许不是今天,也许就是今天。谁知道呢?

毕竟Skipper是个合格的守密者。


-END-

有一些neta产物,但相信即使我不标注大家也都看得出来XD

羽默焉然☯

《我  的  企  鹅》

用的网易模组,有很多企鹅,所以为了玩这个模组我还专门建立了一个秘密基地( 略微潦草 )

正在找指令看看能不能给四只企鹅加个buff哈哈哈  

《我  的  企  鹅》

用的网易模组,有很多企鹅,所以为了玩这个模组我还专门建立了一个秘密基地( 略微潦草 )

正在找指令看看能不能给四只企鹅加个buff哈哈哈  

🐧三生有幸✶
The Gayest Comi...

The Gayest Comic Kowalski篇 96

 全篇 135


更新了!!

作者大人说“抱歉久等了,但两页之内事态就会失控,所以希望接下来的内容会值得期待”!

注:“开始行动”原文dive in,直译为潜入水下,对应Private冒出水面

The Gayest Comic Kowalski篇 96

 全篇 135


更新了!!

作者大人说“抱歉久等了,但两页之内事态就会失控,所以希望接下来的内容会值得期待”!

注:“开始行动”原文dive in,直译为潜入水下,对应Private冒出水面

琪莉🔮
  是小P   画风丑,勿喷

  是小P

  画风丑,勿喷

  是小P

  画风丑,勿喷

羽默焉然☯

关于BBC前来纽约动物园给企鹅身边安插间谍这档子事

  


  (不是很能分清楚不同国家人的说话方式,只是凭感觉写的。)


  今天依旧是平常的一天,Skipper带着几只企鹅一起在阳台上(姑且这么说)做早操,围了不少游客前来观看。


  “好了伙计们,正常发挥。”Skipper说,“Private,控制好你的可爱神功,大概三分之一吧。”


  “呃......Skipper,我没法控制啊。”


  “那好吧,那就一起来一个可爱的企鹅谢幕。”


  正当Skipper四人正在卖力摇尾巴的时候,Alice将那些游客都驱赶开来。


  “嘿!那些人类还没给我们美味的鱼呢!”Skipper抗议道。


  只见一些英...

  


  (不是很能分清楚不同国家人的说话方式,只是凭感觉写的。)



  今天依旧是平常的一天,Skipper带着几只企鹅一起在阳台上(姑且这么说)做早操,围了不少游客前来观看。


  “好了伙计们,正常发挥。”Skipper说,“Private,控制好你的可爱神功,大概三分之一吧。”


  “呃......Skipper,我没法控制啊。”


  “那好吧,那就一起来一个可爱的企鹅谢幕。”


  正当Skipper四人正在卖力摇尾巴的时候,Alice将那些游客都驱赶开来。


  “嘿!那些人类还没给我们美味的鱼呢!”Skipper抗议道。


  只见一些英国人举着一只呆呆的企鹅跟Alice说着什么,然后打开了栅栏,望着四只小企鹅,将那只呆呆企鹅放到Private身边。


  “哦Skipper.........”那只企鹅张相有些骇人,将Private吓到了,躲在Skipper身后,Skipper张开翅膀,将Private护在身后。


  “哦别怕小家伙们.......这只是只间谍企鹅。”那个英国人说,随即他又看向Alice,“管理员女士,我代表BBC感谢贵园方同意观察这四只企鹅供我们的纪录片拍摄。”


  “管他呢,没什么事别来烦我。”


  听到这一切的企鹅们,纷纷望向那只间谍企鹅,等到那些人走后,Skipper第一个怒瞪着双眼向间谍企鹅踹了一脚。


  “听到了吗?!我的士兵们!我们的敌人!当着我们的面!给我们安插了一个间谍!要观察我们的一举一动!观察!我们的!一举一动!!!”Skipper吼道,Kowalski上前拦住他。


  “别拦我!这不仅是对我,Skipper,的侮辱.......更是对叛徒的纵容!”


  Kowalski和Rico一起拦住他,连忙道,“冷静点长官,艾利斯说了这只企鹅是来监视我们行动的,你看,这只企鹅的眼睛里面有摄像头,他不是真企鹅。”Kowalski指着那只间谍企鹅的眼睛,“所以.......”他正准备拿算盘,被Private一把拍下,“等等!Kowalski!”


  “Private?别打乱我的科学灵光......”


  “如果那真是个摄像头的话,那你在他面前,就不能表现出异于企鹅的一面。”Private说。


  “嗯哼!”Rico点头道。


  “哦....呃......这该死的假企鹅!”


  四只企鹅的一举一动,全被间谍企鹅捕获,突然那只企鹅站起来,走向Kowalski,摄像头对准着他的眼睛,细细打量。Kowalski被吓出了高音,随即压着声音道,“看来我们不能做反常的动作,否则就会被这只机械企鹅捕捉到。”


  “那这么说.....”Private皱眉,“我们要像个真正的企鹅那样,Skipper也不能再做什么高难度格斗动作,Rico也不能随意吐东西,而我.......不能再抱月神马........”


  “嗯....what?!”(R)


  “Skipper!”(K)


  “批准!”


  Kowalski当头给了Private一翅膀,“哦谢谢Kowalski,我好多了。”


  “好的很好,我们正在被一个傻乎乎的假企鹅监视了,并且还不能有任何行动.......Kowalski!方案!”


  “我们需要一个伪装,瞒过这只机器企鹅的眼睛......基地里有我的新发明,用我们的通讯器改造的,我把他叫做‘隐藏便携式单向通讯器’,他可以帮助我们偷听那些英国佬但是又不会让他们知道。”Kowalski说。


  “Kowalski?那不叫窃听器吗?”Private问。


  “我知道!!”Kowalski对他说,“这个商标注册地比我早了几十年!”


  “OK,就按Kowalski说的办吧,Rico!Private!你们去吸引那只间谍的注意,Kowalski!你把窃听器从基地里面拿出来!而我......必须去通风报信!”


  “Skipper!随时待命!”Private向他敬军礼,却被间谍企鹅看过来围住,Private吓得赶忙逃走,只留下Rico在那里看戏。


  “嗯Skipper老实说,”Kowalski没有了画板,只是用翅膀演示,“Rico和Private可以做些出格的动作将那只机械企鹅吸引走,根据那只机械企鹅的速度,灵敏度和发热情况,算上风力和空气阻力的影响,而我就有......9.45s的时间拿到窃听器,窃听器不能被那只机械企鹅发现,Skipper也要在他视野之内离开园区并随机交给一只动物的话,你只有......4.26s.......Skipper这个任务......”


  “比我想象的多了0.1s....good!”Skipper说。


  “可...可是....如果算上不可控因素的话,你的时间微乎其微.......若是被发现了的话,我们的秘密可能就会公之于众.......”


  “Kowalski,难道你甘愿在这只间谍的眼皮子底下做一辈子平庸的企鹅?24h都被他和他背后那些英国佬监视着,我们不能出任务,不能与那些邪恶势力格斗,不能试用武器,......更不能做科学实验.........”  


  “......科学.......实验.....?!”Kowalski瞪大双眼,“Skipper!我去拿窃听器!”


  “这就对了。Rico!Private!”


  “是!”Private鼓起勇气,跑到水池边摇起了臀部,顺便在那里释放可爱神功,间谍企鹅楞了楞,立马追上他。


  而Rico又站出来手舞足蹈,嘴里面发出呼噜噜的声音,摇晃着脑袋,那个间谍企鹅看了看两只企鹅,突然冲了过去。


  Private和Rico跳入水中,间谍企鹅也跟着跳入水中。


  Private看着两道靓影以迅雷不及掩耳地将窃听器丢到了对面,瘫在地上,“这可比给游客装可爱难多了.........”


  “哇哇.....哇........”Rico也不容乐观。


  “任务圆满完成。”Skipper昂着头走来。


  “呃....Skipper,你把...窃听器给了谁?”Kowalski问。


  “我也不知道,如你所说,时间太短了。”


  “哦天哪....”


  “不过我可以相信帮助我们完成任务的是位可靠的朋友,我就是相信!”Skipper说。


  四只企鹅静静地坐在台上等待,跟着那只间谍企鹅一起,Kowalski瞧瞧将伪装型的接收器分发给了三只企鹅,并贴在耳边,“很巧妙又隐蔽的发明Kowalski。”


  “谢谢,长官。”


  不久,随着一声滋滋的电流声,企鹅们听到了那边的对话。


  “是.....是的............这些企鹅的习性很有意思,他们会相互拍打同伴来表示友好,这足矣证明.......博士的论文是成功的,而我们BBC,只需要将他们的交流方式破译出来.........”


  “成功了!”Kowalski喊道,“这朋友确实可靠!”


  .


  而另一边,Maurice背着Julian和Mort夺命狂奔,Maurice对Julian说,“拜托陛下,在那些人类发现我们将屋子搞得一团糟时,我们必须回去!”


  “哦行了Maurice,收起你那无聊的语气,那些英国人只知道观察那些笨企鹅,”Julian不耐烦地说,“那些愚蠢的英国人居然给那些腥腥的企鹅那么好玩的机器人,而没有给我?我才不想帮那只平头企鹅,我只是想借企鹅的手铲除那些碍眼的人类和那个丑丑的机器人.......嗯.......希望那只平头企鹅给我小费。”


  “Mort喜欢窃听器~耶~”


  .


  “很疯狂的结论......”Kowalski皱着眉,“那些生物学家的脑袋还没有我的一半大......”


  “哦哇呜。”Rico听见那些英国人说的话,立马用翅膀拍了下Kowalski的脑袋。


  “哇!Rico!你知道这不是我们表达友好的方式!”Kowalski喊道。


  “so↑rry↓”Rico抱歉地笑了笑。


  “这只间谍让我越看越不爽。”Skipper起身,绕着这只间谍企鹅转,而间谍企鹅的镜头也跟着他转,“嘿!你们看!他在监视我!”Skipper说。


  “呃........”


  这时,窃听器里面传来回音,“嘿!快看!那只矮冬瓜企鹅又开始攻击我们的间谍企鹅了。”


  “哦是的,看样子企鹅并不喜欢外来企鹅融入一个熟识群体即使......他们都是企鹅。”


  “我们跟他完全是两种划分的.....物种。一个是有机类,一个是无机类,天哪这件事是对科学的亵渎。”Kowalski不喜道。


  “矮.....冬....瓜?”Skipper红着眼,皱着眉,翅膀握成拳,被Rico和Kowalski拦住,“Skipper!冷静!Skipper!”


  “别拦我!这是命令!”


  “对不起Skipper,我们驳回你的命令。”


  “哇哇。”


  “嘿嘿,看啊那只矮企鹅看起来很生气,好像是被另外两只企鹅拦住了。”


  “这就像不像那些企鹅听得懂我们说的话然后为了避免暴露做的伪装哈哈哈哈......”


  “得了吧杰克森,他们只是企鹅,pen~guins。”


  Skipper,Kowalski和Rico听到这里,几乎是在一瞬间停了下来,“呃....Kowalski,方案!”


  “摘下你的接收器去睡一觉。”


  “what?”


  “这是最适合你的方案Skipper。”Kowalski说。


  “这算什么方案?我要摆脱这个可恶的间谍!”


  “我看Skipper是被这个间谍企鹅逼疯了。”Private对Rico说。


  “啊哈。”


  “Rico!”Skipper喊道。


  “哇哇!”Rico听到Skipper的话,随即给了Private和Kowalski扇了两翅膀,然后看向Skipper。


  “很好......我们还是....”


  “嘿嘿杰克森,快看!原来企鹅有领队意识,那只矮企鹅是其他三只企鹅的队长!”【skipper:队长,船长】


  “......他们已经套出我的名字了.......”Skipper一脸惊恐地说。


  “Skipper!我们必须控制我们的行动,要像一只真正的企鹅那样....”Private说。


  “卖萌?潜水?给游客摇我们可爱又憨厚的身子?”


  “呃.......”Private躲在Rico的身后,轻声说道,“是的....”Rico把Private推出来。


  “哦天....我刚刚准备说我们可以用三只企鹅来吸引这个间谍的注意然后让我,哈,嘿!打倒这个间谍。”Skipper在空中出拳,作出一副打败了间谍企鹅的样子。


  “呃.....Skipper?”


  

  Skipper回头,看见间谍企鹅的摄像头正正对自己,耳边随即传来了一阵欣喜若狂的声音,“嘿看啊,这动物园居然还训练企鹅跆拳道。”


  “哈哈也许那个之前传的沸沸扬扬的x警官也是个被企鹅的花拳绣腿吓到的草包。”


  “花拳....绣腿?”Skipper咬牙切齿道。


  Kowalski看不下去,轻轻剥下Skipper的伪装接收器,“Skipper,你还是冷静一下吧。”


  “我没法冷静!”Skipper上前拍打那只毛茸茸的间谍企鹅,用脚踹,用拳头砸,都无济于事,谁知那间谍企鹅突然起身,迅速贴近Skipper。


  “哈?”Skipper连忙逃跑,用肚皮划走,然后翻过栏杆跑了。


  三只企鹅面面相觑,纷纷扔了接收器,权衡利弊一下,Kowalski决定追上Skipper,Rico和Private去找别人帮忙。


  “发生了什么事?”窃听器那边传来,“那只企鹅跑出了园区?”


  ...


  “Skipper!他们来了!”Kowalski大声向前喊道,可Skipper看起来并没有听到。


  另一边,Rico和Private跟所有动物园的动物交谈后,只有Julian......“哦,你是说,那只平头企鹅被.....噗....被那只蠢蠢的机器人给追杀了?”


  “呃....是的。”


  “哦好的,好的,我一直都很想干掉那只机器人和那些英国人,我会提供给你们战略性的帮助。”


  “真的?!”Private惊喜道。


  “嗯,”Julian给了他们俩一人一个坐垫,“我今天心情好,你们陪着国王一起看机器人追杀平头企鹅大戏吧!”他叫Mort拿来了水果,一边吃一边看着间谍企鹅追赶着Skipper,而Kowalski就在后面狂奔。


  “哦天哪.....Skipper.......”Private坐着,不忍心看,捂住了眼睛,Rico看得津津有味,顺便还偷吃了Julian的水果。


  “Skipper!撑住!”Kowalski在他们后面追赶,在间谍企鹅死角,他掏出了算盘,用翅膀比好距离后,用力投了出去。


  他自言自语道,“刚刚才看见...那个机械企鹅的后颈隐秘处有一个按钮.....是开关,如果.......”算盘被弹飞,砸飞了Kowalski,Kowalski一头栽进了Julian的水果堆里。


  “老天!我忘记计算空气阻力了.........”


  “Kowalski,你为什么扔算盘?”


  “那个机械企鹅的后颈有一个红色按钮,只要按下去,也许机械就会停止,Skipper就有救了。”


  “哇哇哇!”Rico听到这里,连忙看向旁边的Mort,举起他,用力的扔下去。


  “哇......Mort会飞.......耶~”


  Mort被扔到间谍企鹅头上,乱蹦乱跳之下,按到了那个按钮,整个间谍企鹅都一动不动。


  Skipper见状,华丽地转了个身,骄傲着看着间谍企鹅,“怎么不跑了?是累了吗你这个没用的叛徒!”三只企鹅悄悄回到了Skipper,一起看着这只间谍企鹅。


  谁知,间谍企鹅再次运作起来,“启动极速模式。”一声机械的电子音传来,Skipper问,“是谁想的主意?”


  “Kowalski。”(P and R)


  “回去执行鱼尾惩罚,现在分开跑!”Skipper下达命令,四只企鹅正准备匍匐前进时,被一张大网网了起来。


  Alice正一脸怒向地看着四只企鹅,怒道,“我说过别烦我!”


  迎面走来的两位英国人抱歉道,“很抱歉管理员小姐,我们也不知道这些企鹅会被惊吓到跑出来,希望这没给你们造成损失。”


  “不用了,你们快拿走你们的假企鹅。”


  “当然!因为我们已经收集了足够多的镜头了!”


  ..........


  一个月后,Skipper坐在电视机前面吃着芝士条,津津有味地看着BBC上演的纪录片。


  “这是纽约中央公园的企鹅,很显然他们是一种纪律性意识极强,十分排外的企鹅........专家表示说.........”


  “没想到我还挺上镜。”Skipper望着自己在电视上的飒爽风姿,“哈!愚蠢的高级哺乳动物!”


  “现在我终于可以安心做我的科学实验而不是对着摄像头卖萌了。”Kowalski一手举着算盘,一手捣鼓着不知名的机器说。


  “噢~我的月神马!你就是远离尘世的高岭之花,你就是美好人间的四月天~”Private抱着自尊自爱公主,陶醉的吟诵道。


  一旁的Rico实在是忍不住,吐出了一组炸弹...........


(↑自己画的,不是很像哈哈哈.....)

(没有黑英国人的意思,换成我看见企鹅用翅膀扇人去可能也会笑)

羽默焉然☯

看完马达加斯加的企鹅的读后感..........这帮企鹅生活地好快乐,好想当一只无忧无虑的企鹅(笑哭)

正在努力学会画企鹅!!!!!

p2是我描改的原图,是动画片原片。

看完马达加斯加的企鹅的读后感..........这帮企鹅生活地好快乐,好想当一只无忧无虑的企鹅(笑哭)

正在努力学会画企鹅!!!!!

p2是我描改的原图,是动画片原片。

ica

另一半还在绘制中 敬请期待🥰🥰

拟人造型有参考一些圈里的老师们!

另一半还在绘制中 敬请期待🥰🥰

拟人造型有参考一些圈里的老师们!

五Ling

洗钢笔洗出来的墨水🤔感觉刷阴影比画画好玩,但是我没有那么多可以让我刷阴影的(草稿本好久不碰,一点存货都没有)


洗钢笔洗出来的墨水🤔感觉刷阴影比画画好玩,但是我没有那么多可以让我刷阴影的(草稿本好久不碰,一点存货都没有)


五Ling

看表情的草图😌

p2是盗版(?)机械s🤔之前也没画过随便摸一下

看表情的草图😌

p2是盗版(?)机械s🤔之前也没画过随便摸一下

五Ling

浅浅的做一点粗糙的饭

一起贴

浅浅的做一点粗糙的饭

一起贴

羽默焉然☯

关于Kowalski时光机被销毁后用冰激凌机毁灭世界这档子事

  (模仿一下tv版的欢快剧情和蛇精病语录)


  (事情要从Rico毁掉了Kowalski的时光机开始说起)


  随着Rico将时光机砸向黑洞,狂风般的时间暴乱在刹那停止。


  “什......what?!”Kowalski喊道。


  “麻烦迎刃而解。”Skipper挺起胸,对着一脸不可思议的Kowalski说道,“去倒腾点不会毁灭世界的东西去吧。”


  Kowalski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撼中清醒过来,Private在旁边问,“比如冰激凌机?”


  “冰激凌!!”Rico喊到。


  “.......但....但是..长官.......”


  “......

  (模仿一下tv版的欢快剧情和蛇精病语录)


  (事情要从Rico毁掉了Kowalski的时光机开始说起)


  随着Rico将时光机砸向黑洞,狂风般的时间暴乱在刹那停止。


  “什......what?!”Kowalski喊道。



  “麻烦迎刃而解。”Skipper挺起胸,对着一脸不可思议的Kowalski说道,“去倒腾点不会毁灭世界的东西去吧。”


  Kowalski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撼中清醒过来,Private在旁边问,“比如冰激凌机?”


  “冰激凌!!”Rico喊到。


  “.......但....但是..长官.......”


  “冰冰凉的,无害的冰激凌,批准!”Skipper揉了揉Private的脑袋,并走到Kowalski身旁用翅膀拍了拍他的肩,“听着,科学的目的是带给大家便利,放下那些弯弯绕的科学理论吧,我并不介意带你们再去抢一次冰激凌车。”


  “Skipper,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想我明白了。”Kowalski一扫刚刚的郁闷和疑惑,脸上带着有些疯狂的笑容,“如果你们不介意我需要一些关于冰激凌口味的数据这样我就会做出不同口味的冰激凌也许可以将这些冰激凌分享给整个动物园!”说着,拿着算盘飞进了秘密实验室。


  “呃,我有种不祥的预感。”Skipper说,说着清了清嗓子,“好了,现在我们的任务是,收集冰激凌的......口味?任务代号:To Ice-cream!Private,你去打听动物园里面动物的喜好!Rico!跟我去收集原料!立刻执行!”



  “是!(哇哇)”


  ............


  “所以.....Kowalski准备做一个够整个动物园吃的冰激凌机?”Marlene问。


  “哦是的。”Private拿着Kowalski的笔记本,写下了两个单词,“我想吃香草和草莓味的冰激凌,你呢?”


  “蓝莓,谢谢。”


  “嗯......蓝....莓.........”Private写下蓝莓,随即按了下耳边的通讯器,“skipper,Rico,我们需要蓝莓。”

  


  Marlene疑惑地看着这一幕,随即从Private的通讯器中听到了skipper的声音,“蓝莓,解决!Private!执行下一个!”


  “是!”


  “所以......skipper和Rico一直都在另一边收集....原料?那你们为什么还要记下来?”


  “Kowalski不在,总得走个形式吧。”Private说。


  Private绕了纽约中央动物园一大半,“大象的花生.......猩猩们的香蕉.......还有..袋鼠的稻草,犀牛的水草.....火焰鸟的火焰.....等等,火焰?”


  “Private!这东西可没法加到冰激凌里面!”通讯器中传来了skipper的声音。


  “呃.......”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Rico在通讯器那边喊道。


  “哦是的Rico,还剩最后两只动物了,Julian和Mort。”Private正说着,一只毛茸茸的尾巴从天而降,Julian带着皇冠出现在Private面前,一脸贱贱地看着他们。


  “乌拉瞧瞧企鹅又开始做秘密任务了,小菜鸟,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们的长官呢?Ski~~p.......”


  “哦天哪我真不想记这个卷尾巴的清单!”通讯器里,skipper的抱怨声传来。


  “什么?什么清单?”Julian皱眉,旁边的Maurice上前提醒到,“企鹅们想要做出给整个动物园吃的冰激凌机,现在正在收集我们喜欢的口味,我点了芒果,柠檬和其他一些水果。”


  “哦是的,为了这些我还专门跑去了东南亚。”skipper自豪地说道。


  “呜啦啦~”Rico喊道。


  “skipper?你和Rico跑了半个地球?”Private问道。


  “不然呢?....热带雨林的水果比纽约好吃的多。不多说了Private,我们现在正在被一只眼镜蛇追杀。有情况立刻汇报!”


  “是!长官!”


  Private望向Julian,“所以Julian,你有什么想要吃的冰激凌口味吗?”


  “让我想想,香蕉,西瓜,葡萄,芒果,柠檬,哈密瓜,苹果,橘子,菠萝蜜,椰子,百香果橄榄木瓜枇杷火龙果释迦果木瓜芭蕉牛油果樱桃柚子金心果尖蜜拉椰子绿橙大叶枣榴莲莲雾龙心果龙眼石榴夏威夷果蛋黄果油梨红毛丹番荔枝西番莲莲雾人心果金心果尖蜜拉蛋黄果油梨红毛丹番荔枝......哦这只是我国王菜单里面的一小小部分,我相信伟大的企鹅特工一定......”


  “哦...哇呜。”Private有些记不过来,“呃......Skipper?”


  “不要担心卷尾巴,我会一个、不剩、给你、运回来.........”


  “哇啦哇!”Rico附和道。


  skipper这边,他将眼镜蛇往地上一扔,用爪子踩住眼镜蛇,对Rico说道,“看样子我们还得去趟非洲,好了Rico,是时候拿出我们的真本事了!”


  “呜啦啦~”Rico从嘴里吐出一个火箭筒,“哇哇哇!哇哇啊哇!”


  ..........


  Private关了通讯器,揉了揉并不存在但是被火箭筒炸地发疼的耳朵,来到了秘密基地,Kowalski正在里面忘情地研究,时不时传来电焊的刺耳声。


  “哦.....Kowalski?skipper他们应该马上就要回来了。”


  “稍等,我的机器已经完成了,我的老天,我都忘了最重要的部分,我们需要冰,来制作冰激凌的冰。”Kowalski打开耳边的通讯录,“skipper?”


  “我已经听到了,我们这就来一趟——北极之旅!”


  望着一望无际的冰原,Private丢掉了背上的苏打可乐发动机和塑料翅膀,浑身发抖地对skipper说,“skipper,你确定我们一定要在这里收集冰吗?......这里太冷了.......会感冒的.......”


  “当然!这里的冰是全球最好、最天然、最.......阿嚏!冷的.......”


  “从地理上来说,北极的冰已经存在了几十亿年,用来做冰激凌确实会非常美味。”Kowalski敲着算盘。


  “阿嚏!”Private打了个喷嚏。


  “Kowalski!太冷了!给个方案!”skipper喊道。


  “虽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企鹅会怕冷,不过你可以穿一件羽绒服,像那些人类一样。”


  “哇!”Rico立马吐出四套蓝色羽绒服给每只企鹅一人一件。


  “这样好多了,现在我们只需要把冰激凌机找一个合适的位点插进去然后......将冰储存起来带回去,再加上不同的原料,就可以做成不同口味的冰激凌。”Kowalski指着他做的这个机器,形态像榨汁机,不过不同的是,上面有许多花花绿绿的按钮,底下多了两个插管,“这两根管子分别收集冰还有........”


  “哦哦哦,北极之旅......还有冰激凌!你们这些企鹅到北极旅游居然没有叫上伟大的Julian国王!”Julian不知从何处冒出来,身旁还有被冻得发抖的Maurice和一脸崇拜相的Mort。


  “卷尾巴!你是怎么跟过来的?!”skipper问,“你偷听我们的高级机密?!”


  “是啊,毕竟我可不认为找到菠萝蜜和火龙果需要在.....北极,我,Julian国王,怀疑我的企鹅特工们消极怠工,耽误了冰激凌时间,所以.....便来微服私访,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来北极旅游。”Julian正了正王冠,“Maurice,给我好好监督企鹅做冰激凌,我要去看美丽的北极光~”


  “.....Kowalski?”


  “skipper,是这样的,太阳的内部和表面进行着各种化学元素的核反应,产生了强大的带电微粒流,并从太阳发射出来,用极大的速度射向周围的空间。当这种带电微粒流射入地球外围那稀薄的高空大气层时,被地球磁场吸引到两极,就与稀薄气体的分子猛烈地冲击起来,于是产生了发光现象,这种现象叫做极光。”  


  “我的意思是,远离!狐猴!我们去收集北极冰!”skipper背对着Julian,气冲冲地走了。临走前,Rico给Maurice吐了一套羽绒服。


  “谢谢,..呃....我想我可以摸鱼。”


  “随你的便,先生。”Skipper说。说完Maurice带着Mort去找地方睡觉去了。


  Kowalski将冰激凌机的接收口插在冰原上,调整功率,Rico将一条鳕鱼吐出来,放到另一处管道。


  不一会儿,一只冰激凌从机器里滚了出来,Kowalski递给他,“是的,一只...鳕鱼味儿冰激凌。”


  “鳕鱼!”


  Rico高兴地带着冰激凌离开,而Julian根本没有去看北极光,而是一直偷窥企鹅,当他看见Rico拿到了一只冰激凌,又忍不住跑过去。


  “Ri~~co,请问你们收集的水果在哪呢?”Julian问。


  “啊哈。”Rico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哦,有点恶心,不过没关系。”Julian说,“能不能请你待会也帮我做一个热带水果冰激凌?我拿Mort跟你换。”


  “嗯哼。”Rico答应道。


  Kowalski这边,正在观察冰激凌机收集北极冰的情况,顺便记录下数据,“嗯,果然还是有缺陷,不过用来收集冰块也是......勉强能用的,我果然不应该做得太快,应该再测试2387次不同功率才行,回去改进。”


  “Kowalski!!”Skipper喊道。


  “什么事,长官?”


  “我看见了........邪恶的北极熊..........”Skipper的颜色凌冽起来,他看向远处一群凶神恶煞的北极熊,看上去像是几天没有找到吃的了。


  “Rico和Private在哪?我们需要.....作战!”


  “呃......Rico刚刚还在这儿,不过Skipper,我还.........哦我的老天爷啊!!Private在那些北极熊堆里!!”Kowalski指着前面被北极熊团团围住的Private。


  “Private!!没时间找Rico了,Kowalski!给个方案!!”


  “我建议用反物质离子射线对北极熊进行视觉干扰然后趁乱救出Private而且我正好带了...哦不在Rico的肚子里!!Skipper等我10秒钟我们的武器全在Rico那里我要推翻我之前想的627种方案想几个新的供........”


  “我们没时间想了!Private还在被那群饥肠辘辘的北极熊围着!”Skipper用翅膀扇了Kowalski随即自己匍匐用肚皮滑了过去,“Private坚持住!”


  在北极熊要吞掉Private的瞬间,Skipper立马出翅膀把Private揽下来,让他们扑了个空,恶狠狠地看了过来。


  “哦Skipper,我很抱歉,我刚刚只是跑出来小解........”


  “什么都别说了,Private!准备战斗!”


  Skipper摆出战斗姿态,随着北极熊越来越近,Skipper看着好几只北极熊——这么大只不知道算不算天敌,恐怕也有点应付不过来。Kowalski跑去找Rico去了,而Rico........


  “哦哈哈哈,我Julian国王要最大的冰激凌,把你们的水果全部塞进去。”


  “哇!”Rico将香蕉西瓜葡萄芒果柠檬哈密瓜苹果橘子菠萝蜜椰子百香果橄榄木瓜枇杷火龙果释迦果木瓜芭蕉牛油果樱桃柚子金心果尖蜜拉椰子绿橙大叶枣榴莲莲雾龙心果龙眼石榴夏威夷果蛋黄果油梨红毛丹番荔枝西番莲莲雾人心果金心果尖蜜拉蛋黄果油梨红毛丹番荔枝全部吐出来,装到接受器里面。


  Julian微微有些皱眉,他看着慢悠悠收集北极冰的冰激凌机,对Rico说,“这样国王什么时候能够吃上冰激凌,要不我们稍微调一下速度。”


  “哇哇哇!哇哇哇哇Kowa....哇哇啊啊啊哇啊啊不要乱......哇哇哇哇哇碰........”Rico手舞足蹈,想要说什么。


  “哦得了,我一定比你们那个Skipper....长官,更加英明神武,也更美,你说服不了我。”


  “哦....god......”Rico失落地看着Julian捣鼓那台机器。


  “应该是......这个键.....全部把速度给我开到最大!”Julian将红色的键全部按下去。


  Kowalski正巧赶到,看见Rico,“哦Rico你在这里你快......我的老天爷啊!!!!!”


  “你对本国王英明的操作有什么意见吗?”


  “这是我用核反应堆充当的能源那些高倍功率收集器我还没有控制和调试如果全部开启会.........”


  “会怎么样?”


  “会.....失控。”


  冰激凌机突然狂暴起来,接收器产生的巨大吸力将方圆内的冰原全部吸收进去,因为强大的吸力,Kowalski和Julian都失去了重力而漂浮起来。


  北极熊的突然升空让Skipper有些不解,但是随着自己和Private被一阵吸力吸引,Skipper立马意识到了什么事,“Ko——wals——ki!!!”


  听见Skipper幽怨又洪亮的咆哮,Kowalski用翅膀捂住了脸。


  北极熊因为太重被扔到了海里面跑了,四只企鹅和三只狐猴被吹到空中,Rico情急之下给6只动物苏打飞行器,“哇哇哇!”


  “他又在说什么?!”Julian说。


  “我们要去解决这个不听话的机器,卷尾巴,你们快走!”Skipper说。


  “可是........”


  “给我走!”skipper抓住Julian,用力一脚把他朝纽约的方向踹去,“S——ki——pper——!!你——竟敢——踹——国王——的...........”


  “Kowalski!给我个方案!”


  “我们得毁了这机器,否则北极会被它整个吞掉的!!”


  “执行!任务代号:Save the Arctic。”


  “哇哇哇!”Rico率先出动,抓住了正在疯狂吸收北极冰原的冰激凌机。


  “干得好Rico,快毁掉它!”


  “哇!”Rico从鸟嘴中吐出一团火焰,将机器烧毁。


  冰激凌机停止了运行。


  “哦干得好Rico!”


  “....天哪......那是....火焰鸟的火焰........”Private说。


  “是的,还好我没有把它给扔了。”


  四只企鹅望向北极洲,残破的冰原冰川一望无际,犹如被野兽啃掉了一部分。


  “目测北极的冰川体积被这冰激凌机减少了三分之一,大概是1773.3亿吨的冰,融化之后可以使全球海平面上升23米。”


  “现在我们需要回去,把这个机器彻底销毁掉。”


  四只企鹅操控可乐瓶飞向纽约,在上空,Skipper对Kowalski挑眉,“Kowalski,万幸你这次没有毁灭世界。”


  “这只是个意外,等我完成了测试,这个冰激凌机就会.........”


  “哇哇哇?”正说着,Rico手中的毁坏的冰激凌机开始剧烈颤动。


  “这是神马情况?!”Skipper吼道。


  “我的老天爷大概是机器吸收了太多的冰然后超负荷了它要爆炸了快闪!!!”


    .........


  Skipper望着纽约一望无际的,如同彩虹一样的冰激凌海,整个纽约被冰激凌包围,就连自由女神像什么都是一层糖霜,他跪在地上,“Kowalski!!!”


  “你个科学狂人!!你赢了........既然真的造出来了......”


  “是啊,但是你不得不承认,这冰激凌多好吃啊。”Kowalski递给了Skipper一支有着各种水果口味的冰激凌。


  “哦,那是当然,欢乐美味,尽在冰激凌。”Skipper舔了舔冰激凌,“哦还有鳕鱼......good!”


  


Siptebur Colander(寒玖)

  第一次摸摸企鹅

  P1~3:第一次被我画女装的是企鹅,我第一次画企鹅就给他们套女装。。我有罪,阿们

  p4:某名场面:“Kowalski吐的像条狗,Rico尝试着吃掉他”

  第一次摸摸企鹅

  P1~3:第一次被我画女装的是企鹅,我第一次画企鹅就给他们套女装。。我有罪,阿们

  p4:某名场面:“Kowalski吐的像条狗,Rico尝试着吃掉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