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ptsd

22007浏览    373参与
Menschliche Gestalt.

心魔

其实也不是很怕死,我只是怕我抗拒的事情终会降临在我头上,到了那时我被迫接受的场面。那些好像离我们很远的事,在某天措不及防就到了面前。


似乎是一个鬼魂站在你的面前,你要装作看不见他它,它慢悠悠穿过你的身体。

其实也不是很怕死,我只是怕我抗拒的事情终会降临在我头上,到了那时我被迫接受的场面。那些好像离我们很远的事,在某天措不及防就到了面前。


似乎是一个鬼魂站在你的面前,你要装作看不见他它,它慢悠悠穿过你的身体。

Menschliche Gestalt.

次子

我弟对我的影响包括但不限于:升学失利 家道中落 患精神疾病 自杀未遂 

我知道这不可能 但是万一他一开始就没生下来 现在该有多好 其实他现在死也不晚

我弟对我的影响包括但不限于:升学失利 家道中落 患精神疾病 自杀未遂 

我知道这不可能 但是万一他一开始就没生下来 现在该有多好 其实他现在死也不晚

Menschliche Gestalt.

我的评价是,我不想死,原生家庭去死好了

我的评价是,我不想死,原生家庭去死好了

Menschliche Gestalt.

撒娇的孩子有糖吃,不过是人各有各的不幸。

撒娇的孩子有糖吃,不过是人各有各的不幸。

Menschliche Gestalt.
伤心的时候喜欢听自己的歌。 算...

伤心的时候喜欢听自己的歌。

算是爱自己的一种方式吧

伤心的时候喜欢听自己的歌。

算是爱自己的一种方式吧

Menschliche Gestalt.

用餐刀也好 叉子也罢

送我一程

用餐刀也好 叉子也罢

送我一程

Menschliche Gestalt.

バイオリン/violin

如果我用我手腕沁出的血把斷了的E弦包裹,能夠算是贖罪嗎。

就這樣拉出來的音符,能夠與那爭執的嘈雜相抗衡嗎。

剣になる、この心臓を刺す。

如果我用我手腕沁出的血把斷了的E弦包裹,能夠算是贖罪嗎。

就這樣拉出來的音符,能夠與那爭執的嘈雜相抗衡嗎。

剣になる、この心臓を刺す。

三尺琴

舟渡——要星星要月亮

是甜的!!!!都进来看!!!!

小虐怡情,是两个互相救赎的温情糖糖

已经尽量不ooc了,但如果有ooc还是归我。


近日燕城不幸发生了一起刑事案件,罪犯嫌疑人精神大常,当街乱砍,造成3死6伤的惨状。而我们的费总,十分不幸地目睹了全程。


“费渡!”骆闻舟正办案呢,却一眼瞄到了本案的受害者中那个扎眼的骚包总裁。这可是给他吓得不轻。


“郎大眼!肖海洋!”


“在呢,父皇。”


“在!”


“闺女,那些受害者你去例行问询,肖海洋调监控, 打个电话给交警那边的兄弟,嫌疑人查到了让他们帮忙看着点逃跑路线,陶然在来的路...

是甜的!!!!都进来看!!!!

小虐怡情,是两个互相救赎的温情糖糖

已经尽量不ooc了,但如果有ooc还是归我。



近日燕城不幸发生了一起刑事案件,罪犯嫌疑人精神大常,当街乱砍,造成3死6伤的惨状。而我们的费总,十分不幸地目睹了全程。


 


“费渡!”骆闻舟正办案呢,却一眼瞄到了本案的受害者中那个扎眼的骚包总裁。这可是给他吓得不轻。




“郎大眼!肖海洋!”




“在呢,父皇。”


“在!”




“闺女,那些受害者你去例行问询,肖海洋调监控, 打个电话给交警那边的兄弟,嫌疑人查到了让他们帮忙看着点逃跑路线,陶然在来的路上。指挥权暂时全权转交给陶然。”骆闻舟飞快地交代完。




“好嘞父皇。”郎乔打了个响指。




“行,我去看看费渡。”骆闻舟欣慰极了,慈祥地胡了胡郎乔的脑袋。




“发型!老大!我的发型。”




对于郎乔的嚎叫,骆队自然是置若罔闻的。他大步迈进费渡所在的病房。平日里精致又娇气的花花公子。现在看着……很不好。




他说不出来哪里不好,他看了报告。明明费渡只有手臂轻微划伤,不深。大概是慌乱中被什么利器划到了。送来医院和理由也是晕血吐得厉害。可……费渡现在给人感觉很不对。




“费渡,费渡?”




费渡像是被吓到一样身体微微一颤。猛地抬眸。看清来人后却微不可见地松了口气。




“师兄?”




骆闻舟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你怎么了?被吓到了?”




“啊……可能有点吧,一下子没缓过来。”费渡拽着骆闻舟的手示意他坐下。




“师兄,别老板着个脸。我真没事儿。”费渡将下巴搁在骆闻舟肩上,窝在他怀里。“师兄不信,你抱抱我,抱抱我就好了。”




爱人温热的气息在颈边吞吐。骆闻舟妥协般地轻叹了一口气道:“小兔崽子,没个正形儿。”随即又轻将费渡搂进怀里,手掌托着他的后颈,在爱人眉心落下一吻。




“行,没事儿我就放心了,你乖乖回家。等着师兄下班给你做酱猪蹄。好好给我们费总补补。”




“好。”费渡乖乖地应着。




骆闻舟离开后费渡几乎是泄力一般靠在椅背上,好一会儿才拿出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苗苗,帮我送辆车来。嗯,就停医院门口。”




吩咐完后费渡就去找郎乔做了问询,简单告别后便离开了医院。




车上——




费渡关车门,上锁,一套动作一气呵成。深吸一口气后,打开了广播。




还是先回家吧……费渡这样想。




温柔的女声在车内回荡。“听完陈先生和他不太幸运的婚姻故事之后呢,让我来为大家分享一段话,稍事休息,随后来接听下一个来电。”




“只有摒弃名利,摒弃世俗的世俗情怀,污秽和贪婪。我们才能实现上帝的自由。独占世俗的潇洒让我们自己的生活成为自由的莲花,让自由的莲花呼吸新鲜空气沐浴在...…”




————费渡猛地一踩刹车。轮胎与地面强大的摩擦力使其发出刺耳又尖锐的声音。费渡也被惯性作用狠狠地向前砸去。




“自由……自由……”费渡呢喃着。




广播中温柔的女声,上午杀人犯口中大叫着的“不自由毋宁死”和幼时母亲坚定又疯狂的声音几乎在他脑海里重叠在一起,费渡颤抖着关掉了广播。




“不自由……毋宁死……”费渡仿佛被扼住咽喉般拼命大口呼吸。




血……那么多血……上午的画面再次浮现在费度眼前。大笑着的的狂徒拼命叫着“不自由!毋宁死!”那样凄厉,那样尖说,手中的刀却肆意挥舞,死神般收割着生命。




正午的阳光本应是暖得人发烫,可费渡却觉得好冷,冷得他骨头都疼。




恍惚之间,他好像又回到了费承宇那个不见天日的地下室。罪犯的脸在他眼前晦暗不明,一会儿变成挥刀的费承宇,一会儿又变成发狂的母亲……




“滴——”后面的车辆极其不耐烦的喇叭声此起彼伏。


“前面干嘛呢?”


“快点儿啊行不行。”


“不会开车能不能别上路啊……”


…………




费渡渐渐回过神来,强压下不适,驱车前行。控制方向盘的手紧紧捏住皮质的方向盘套,指尖发白。路边的绿化带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少。




别墅……怎么开到这儿来了……费渡有些懊恼地捏了捏眉心。




另一边——




“老大!监控调出来了!嫌疑人目测175左右,47岁,寸头,体型偏胖。身穿黑色T恤,深色中裤,凶器目测是菜刀。伤人后沿金沙路向北逃逸,但是老大……”肖海洋顿了一下。




“怎么了?”




“他看着很疯,攻击无目的性。伤人时一直在说话,精神应该不太正常。但我看不懂唇语,万一这是什么重要线索会不会……”




“慢点儿慢点儿,年轻人别这么浮躁。知道了,视频放那儿,先派人沿金沙路疏散群众,通知他们呆家里别出来。我一会儿去看。”骆闻舟拍了指肖海洋的肩以示安抚。




郎大眼,你这边……”




“来了来了,这边受害人的描述与小肖说的基本一致,没什么问题。至于那个畜牲嘴里说的,好像是什么死不死的,他们也没太听清。”




"老大!嫌疑人身份查到了。男,45岁,燕城本地人,曾任C集团高管,后因突发精神类病病被辞退,随即送入医院治疗,今天医院看管不严,早一个小时就已经发布通知开始找了。他是逃跑出来的。”




“好,了解。陶然过来跟我看视频。你们收拾一下准备出警,我向上级申请配枪。嫌疑人已经确定患有精神类疾病,状态极其不稳定,请大家务必多保重。”骆闻舟敬了一个礼,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是!”




并不算清晰的视频画面中,骆闻舟还是一眼望见了单薄的费渡。遇到事儿也不知道跑,回家非得好好教训他不可。




“闻舟,他说话了。”陶然出声提醒。




“放大看他说了什么。”


…………


不,自,由,毋,宁,死……不自由,毋宁死,不自由毋宁死!




骆闻舟看着那张嘴一张一合,只觉得浑身发冷。费渡……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砰”地一声,骆闻舟狠狠对着桌子来了一拳。




“闻舟!”




骆闻舟狠狠搓了把脸,“陶陶,我……”




“我知道,你去吧,我也很担心费渡。这边交给我。”




“拜托了。”




“放心。”陶然安慰道,“去吧。”




………………


费渡……费渡……骆闻舟的车速几乎要飞起来,一路上连着闯了好几个红灯。很快到了家,冲上楼推开门。




“费渡?费事儿?”骆闻舟喘着粗气。可回应他的只有骆一锅的喵喵声。




操,家里没有,那会在哪儿。他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




别墅门口——


骆闻舟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打开了门。


“费事儿?”他喊着,空荡的房子里响起了回音。骆闻舟目不斜视地向地下室走去。一回生二回熟,他畅通无阻地进入了地下室。




“费事儿……”




“呃……师兄?”费总显而易见地有些心虚。




“你……?”他赶来的路上想过无数种场景,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




他想过会看到意识模糊的费渡,痛苦的费渡,甚至是奄奄一息的费渡,可唯独没想过会看到偷酒喝的费渡……




“我刚刚,看了上午嫌疑人伤人的视频。”




“那师兄抓住他了吗?”费渡放下酒,环住了骆闻舟,笑问。




“费渡,”骆闻舟声音沉下来,“少给我嬉皮笑脸的。”




“我……”




“别跟我扯什么你没事儿,你没事儿来这儿干什么?”骆闻舟将费渡的手从身上抓下来。




“我看到他说话了,费渡,我很害怕,我当时吓得手脚都发凉。我闯了好几个红灯回家,我发现家里没有你。于是我就来了这儿,客厅里也没有你,楼上的房门是开着的,我喊了好几声,没有人理我。费渡,你知道我打开地下室之前在想什么吗?”




骆闻舟并没有等回答,“我在想我怎么这么没用,明明说过要保护好你,却一次一次地让你受伤,我甚至没能很好地注意到你情绪的变化……又或许我做的还不够好,不足以让你完全信任我,所以你甚至不愿意告诉我你不舒服。”




费渡听着他师兄快要带上哭腔的倾吐,有些发愣。他从没想过能牵动骆闻舟的情绪到如此地步。




“不是的。”费渡轻轻推开了他的师兄,“你已经做得够多了,师兄。并不是你的问题。”




他的目光坚定又真诚,直直望向骆闻舟。




费渡犹豫了一会儿,拉着骆闻舟走出去坐在了沙发上。




“我确实非常难受,我喘不过气,我忍不住颤抖。也想过把自己绑上去用身体上的疼痛转移注意力,但我知道你看了会心疼,而我瞒不过你。我认为并没有发展到完全不可控的地步才没有说,不是不信任你,师兄。”




费渡轻轻笑了,“你得对自己自信点儿。我的本意是不想让你分心,以至于影响到人民警察保护广大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早知道你会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怎么。”




“我说什么也不瞒你,师兄,我心都要碎了……”费渡压低了声音,贴近了骆闻舟,用指尖轻轻解开他紧皱的眉。




“滚蛋。”骆闻舟哑着嗓子低低骂了一句,轻捏了一把费渡的腰。




“唔……”费渡吃痛地轻呼。




“弄疼你了?腰上怎么了?”骆闻舟瞬间紧张起来。




“开车路上刹车踩猛了扭到了。”费渡如实回答。




“你个小兔崽子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啊?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晕,师兄……”费渡闭上眼睛瘫在了骆闻舟怀里,“又晕又疼,要吃师兄做的酱猪蹄才能好。”




骆闻舟哪儿受得了这个,大手一挥将费渡抱起,心疼地用满是胡茬的下巴蹭了蹭爱人略显苍白的脸颊,凑到他耳边低声道:“行,宝贝儿,跟师兄回家,要什么师兄都给好不好?”




“要星星要月亮呢?”




“给,都给,只要你别老吓唬你师兄,什么都好说。”















Menschliche Gestalt.

我也曾經被別人看做成高大的榜樣,也有人曾把我當做神明。

我也曾經被別人看做成高大的榜樣,也有人曾把我當做神明。只不過這世界上沒有神,人也不是堅不可摧的。如今的我也無法拯救任何人,成為任何人的神明罷了。

我也曾經被別人看做成高大的榜樣,也有人曾把我當做神明。只不過這世界上沒有神,人也不是堅不可摧的。如今的我也無法拯救任何人,成為任何人的神明罷了。

Menschliche Gestalt.

那我就是在三次元的阴暗沟渠里透过次元壁缝隙仰望着你然后用手敲出臆想的文字的臭虫吧

你他吗的非要我写内容干甚么

你他吗的非要我写内容干甚么

Menschliche Gestalt.

非要在疼痛中感受人生的存在吗

胃疼 溃疡 头晕 咽痛

胃疼 溃疡 头晕 咽痛

Menschliche Gestalt.

死吧 都去死吧

幸福也好,不幸也罢。

我们都是在演着人生的剧本,边演边写,逢场作戏。

此刻的苦难都会过去,我们也终将沉眠。

无人会记得我们。户口注销,平庸的人最终会被社会筛掉。

就算是伟大的人,人类灭亡后也无人记得。

命运、宇宙之大,不是我等个体能窥探的。

幸福也好,不幸也罢。

我们都是在演着人生的剧本,边演边写,逢场作戏。

此刻的苦难都会过去,我们也终将沉眠。

无人会记得我们。户口注销,平庸的人最终会被社会筛掉。

就算是伟大的人,人类灭亡后也无人记得。

命运、宇宙之大,不是我等个体能窥探的。

Menschliche Gestalt.

夏天的病

我得了夏天的病。一闻到夏天的味道就会回忆起无数个从前的夏日。每个夏天都痛的各有各的刻骨铭心。可我却仍然在夏日里添加越来越多、一定会成为回忆或是遗憾的东西,停不下来啊、一直在伤害自己的事。

我得了夏天的病。一闻到夏天的味道就会回忆起无数个从前的夏日。每个夏天都痛的各有各的刻骨铭心。可我却仍然在夏日里添加越来越多、一定会成为回忆或是遗憾的东西,停不下来啊、一直在伤害自己的事。

Menschliche Gestalt.

哥们撑不住了

我是疯子。疯子有疯子全胜的底牌,疯子的底牌便是自己,最终之时只要不停伤害自己,那我就赢了啊。

我是疯子。疯子有疯子全胜的底牌,疯子的底牌便是自己,最终之时只要不停伤害自己,那我就赢了啊。

Menschliche Gestalt.

坐下来听听我的曾经吧

已经做不到委屈地呐喊了,就这样当做茶室闲话说出来吧,我的曾经。由噩梦,死亡,褪黑色素片,心脏神经组成的,我已经不敢祈求同情的故事。

已经做不到委屈地呐喊了,就这样当做茶室闲话说出来吧,我的曾经。由噩梦,死亡,褪黑色素片,心脏神经组成的,我已经不敢祈求同情的故事。

花海
Endless dream f...

Endless dream 

for Julia

Endless dream 

for Julia

沈雾年(快乐到爆炸继续RPS;

【VP】溺落(三)

●重逢+向死+PTSD情感解离.

(考虑到后续情感发展原因,剧情走向与人物设定已变。)


你是我的创伤人。


窗帘被人拉开,久违的阳光晒在Pete的脸上,显得他脸色更为苍白,脸上的泪痕也早已蒸发,但眼睛还是红红的。


“你还好吗?”Pol担心的问,递给他一瓶水。


“嗯。”Pete此时已经套上了白衬衫,正在那里别扭的打着领带。


“哎对了!”Pol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你晕过去时并不是Prosche把你带到医务室的,是Vegas少爷……”


Pol后面说的话Pete已经听不见了,他的世界里似乎只有那一缕阳光和那窗外随着风轻轻摇曳的树叶。


Vegas...

●重逢+向死+PTSD情感解离.

(考虑到后续情感发展原因,剧情走向与人物设定已变。)



你是我的创伤人。



窗帘被人拉开,久违的阳光晒在Pete的脸上,显得他脸色更为苍白,脸上的泪痕也早已蒸发,但眼睛还是红红的。


“你还好吗?”Pol担心的问,递给他一瓶水。


“嗯。”Pete此时已经套上了白衬衫,正在那里别扭的打着领带。


“哎对了!”Pol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你晕过去时并不是Prosche把你带到医务室的,是Vegas少爷……”


Pol后面说的话Pete已经听不见了,他的世界里似乎只有那一缕阳光和那窗外随着风轻轻摇曳的树叶。


Vegas这是什么意思?

Pete皱着眉看向自己的双手,手腕上红痕显得尤为突出,泛着隐隐的血丝。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Pete感觉到心里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行为就像一个木偶,所有行动都是出于理智。


那种感觉很是压抑,他似乎丧失了所有的情感。


“Pete?”Prosche和Arm对视一眼,忧心忡忡的看向对面明显神游天外的人,这已经说不清楚是多少次了,Pete老是走神,而且频率越来越频繁。


“怎么了?”Pete从自我的世界中脱离出来,抬头看向对面的两人。


“你这是怎么了?”Prosche皱着眉问他。


“我能怎么?”Pete扯出一个既苍白又苦涩的微笑,看得出他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从回来我都没见你笑过。”Arm接话,显然他必须要问出来原因。


“有吗……?“Pete伸出手,抚摸上自己的脸颊,却无意间露出了手腕上的伤。


“这是什么?!“Prosche眼尖手快的拽住Pete的手腕,拉到自己跟前。


Pete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看到两人怒视着他才慌忙将手撤回。


“Pete你究竟怎么了!”Arm怒吼。


似乎不知道触碰到了什么,Pete猛地朝后倒退一步,脸变得煞白。


“别……问我……求求你……你……别问……我!”Pete的瞳孔已经变得涣散,口齿不清的蹲在地上,双手努力的环住自己。


他脸色苍白,嘴角抽搐,全身蜷缩在墙角,身体抖得厉害,眼前一片模糊,手紧紧的抓住胸前的衣服,强忍着痛苦。


Arm和Prosche意识到Pete的情况估计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他们慌忙的靠近Pete,却发现他们每靠近一步,Pete都会往后退不让他们触碰。


此时的Pete不是他们认识的那个Pete,那个爱笑的总能带给别人欢乐的小天使。


“这是怎么了?”他们身后传来Vegas的声音。


Prosche和Arm背影一僵,随即挡在Pete面前,尴尬的应付。


“你们后面是什么?”Vegas歪了歪头。


Prosche和Arm见隐瞒不过去,让开了身形。


Pete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Vegas。


看到那熟悉的面庞时Pete的瞳孔骤然放大。


他周围似乎冒出了许许多多的碎片,有代表爱的,有代表恨的。


他们钻入Pete的身体,不断撕扯着他。


“Pete?”Arm叫了一声,此时的Pete明显不对劲。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