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punz

92429浏览    1053参与
小跳(随缘更新)
Punz到底遇见了啥事 自行想...

Punz到底遇见了啥事

自行想象吧( =•ω•= )

想到的话请打在评论区里

Please(•̀•́)و

Punz到底遇见了啥事

自行想象吧( =•ω•= )

想到的话请打在评论区里

Please(•̀•́)و

伊兰-Tomi

 哎呀昨天没摸到手机(害)

  那…就晚一点祝主播生日快乐吧!

  在开学前尽量把呼神护卫赶出来吧…

  (叹气)

  孩子前传就写了靠近2000字啊--------

  快死啦------

 哎呀昨天没摸到手机(害)

  那…就晚一点祝主播生日快乐吧!

  在开学前尽量把呼神护卫赶出来吧…

  (叹气)

  孩子前传就写了靠近2000字啊--------

  快死啦------

羽落早西
  可恶没赶上…虽然已经过了但...

  可恶没赶上…虽然已经过了但还是祝Punz生日快乐( '▿ ' )

  可恶没赶上…虽然已经过了但还是祝Punz生日快乐( '▿ ' )

南极吃冰沙

感谢赫酒老师约稿!也祝punz生日快乐!

感谢赫酒老师约稿!也祝punz生日快乐!

秋寂寥
朋友给画的生贺 她真的真的特别...

朋友给画的生贺 她真的真的特别好!

朋友给画的生贺 她真的真的特别好!

猪肉包子bot
总之这是没过审的第26h()

总之这是没过审的第26h()

总之这是没过审的第26h()

猪肉包子bot
明年我打死也不再画这个了.jp...

明年我打死也不再画这个了.jpg

明年我打死也不再画这个了.jpg

Larvivora cyane

【sbi+mercenary bros】 捡错了兄弟捡错了你家的不是这个(下)

23:00
前文 


0.

计划正在顺利进行,或者换一种解释,只要你完全没开始你就不可能失败。

没有人会对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带着和自己同个色卡出品的十几岁学生来看大学展会起疑,Punz和Tommy如愿以偿成功混入室内,并在前后台的衔接区域分开。Tommy抱着一叠一路走来收到的招生简章,正和几分钟前偶遇的初中同学咬耳朵。

“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你说实话,这么久了你难道不想这么做吗?”
“有点想。”
在简短的交流后他们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Tommy做出一个在电影里经常看到的特种部队专用手势,并拢五指往下一切示意行动开始,与他共用一个脑细胞的Eryn会意,闪电般窜了出去。他化...

23:00
前文 



0.

计划正在顺利进行,或者换一种解释,只要你完全没开始你就不可能失败。

没有人会对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带着和自己同个色卡出品的十几岁学生来看大学展会起疑,Punz和Tommy如愿以偿成功混入室内,并在前后台的衔接区域分开。Tommy抱着一叠一路走来收到的招生简章,正和几分钟前偶遇的初中同学咬耳朵。

“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你说实话,这么久了你难道不想这么做吗?”
“有点想。”
在简短的交流后他们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Tommy做出一个在电影里经常看到的特种部队专用手势,并拢五指往下一切示意行动开始,与他共用一个脑细胞的Eryn会意,闪电般窜了出去。他化作一道黑光,扑上去抱住了他认识很久以至于做起恶作剧毫无愧疚之心——同时因为他和Tommy在网上说起过所以Tommy也单方面认识的某个人的大腿。
“爸爸!!!”
一般路过群众Punz差一点脚下一个踉跄。
“Eryn!我从认识你一开始就很惊讶于我们的相似度,”若非亲眼所见,恐怕很难想象世间竟有人遭遇此情此景仍能保持住往日的温和态度。但总有些人的存在就是为了打破常态。Bad依旧在试图安抚给自己带来困扰和麻烦的源头,如同一位圣人——尽管语气中不乏崩溃和绝望,“我这个年纪不可能有你这么大的孩子,你清醒一点,我们认识很久了吧。”
Eryn不肯撒手,指着自己的红眼睛又扯扯自己的黑短发。二人的面孔轮廓细看之下都能看出些许混血的迹象:“我悟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你一定是我失散多年的亲人。”
“天底下就是……Skeppy!你做点什么啊!别只是这么看着——别后退和露出那种眼神!我不是那种人!”
Bad那位钻石好友的第一声爆笑让场面彻底失控,Tommy则乘机悄无声息地远离了这场与自己无关的混乱,像一个电影里不回头看爆炸的真男人一样插兜离去。他不忍心去看无辜者被围观群众指责始乱终弃的画面,只能在心里默默比了个o7:抱歉了Bad,你是个好人,但这是必要的牺牲。大不了之后再帮你解释吧,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将视角转换到另一边,Tommy的小把戏很好地给Punz制造了潜入的空隙和时间,在惊天大戏面前没有人再在乎他这个一般路过路人甲,但问题依旧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后台办公室的门口依然有几个胸口挂着牌子的学生站在那儿玩手机,工作人员摸鱼晒网的意图溢于言表。
按照原计划,不管那个搭档弄出什么戏码(事实上按照Punz的设想那应当是枪击或者失火,机械爆燃之类的事故),这里都应该处于一个门户大开的状态,但实际情况的混乱程度只涵盖到前展区,更残忍的现实是他什么工具都没有,而这群小王八蛋中的任何一个发出的一声尖叫都足够让一切以失败告终。但凡手头有颗催眠瓦斯或者来瓶迷药他都有信心能让这帮子不稳定因素不发出任何声音就靠在角落一觉安睡到天黑,但手边空荡荡的悲惨现实就像Punz的内心。甚至就在他下意识双手插兜想要用这样的小动作让自己镇定下来时,口袋里的硬物都不合时宜地硌得……慌?
“我把这张闪光喷火龙送给你们,”Punz扯下兜帽,立起衣领遮住自己的脸,冲着那帮自由的小精灵招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闪闪发亮的镭射卡面之上是某世界知名IP生物耀武扬威的身影,“你们能去其他地方玩一个小时,然后再回来这里吗?”
这样的交易对于幼儿园来说过于幼稚但对于大学生来说恰到好处,那几双眼睛在这一瞬间变得比卡片的镭射光还要亮。


1.
Wilbur想帮忙把Purpled的行李箱搬到他的房间去。
他在今天的新手保护期里为弟弟展现出热情好客的友好一面,却没注意到在进门的时候行李箱拉链上的UFO挂件绳悄无声息和拉杆缠到了一起。简而言之,这二者一起被提溜起来。箱子门户大开,Wilbur在里面的东西掉出来的时候没有一点点防备。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些姑且还算正常的绷带药水之类的杂物,而作为不正常的开端现明真身的是通体黝黑线条诠释着机械美学的狙击枪。伴随着更加清脆的碰撞声响,两把匕首从拉链的缝隙里掉落,然后是咕噜咕噜滚出来的几颗催泪瓦斯和闪光弹,腾出空间暴露出藏得更深的几根雷管。就在他认为这已经是离谱的极限的时候,伴随着细碎的呜呜声,一只毛发灰白紫色项圈的狗从行李箱的夹层里艰难地挤了出来。
听到响动探出头来的Purpled倒吸一口凉气:“Dogchamp!”
Wilbur看着地板上的爆炸品同样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太酷了吧!你父母允许你带这些的吗?”
“我都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混进去的,”Purpled抱着Dogchamp坐回到沙发上,两只手揉搓它的脸颊。宠物狗在主人的宠爱中逐渐迷失自我,“后勤的人居然没发现,让它在里边待了那么久。”
尽管Wilbur看起来完全没意识到那堆武器够判几年,但至少Technoblade和Philza今天出门回来时候没把脑子丢在外面。他们赶在Wilbur给什么不妙的东西点上火之前抢救下这栋房子。经过支离破碎磕磕绊绊的沟通,Purpled逐渐理解一切并开始帮忙寻找他们丢失的远方亲戚家的金发小孩。
“所以……你们家的那位在几个小时之前被接走了,等下让他送回来就好。”
爱宠的出现让Purpled面色不自觉柔和下来,这股凭空多出的人情味让气氛陷入某种平缓的沉静,但理清了来龙去脉之后,Philza的心情有些微妙。
“他看起来还是个孩子,”Technoblade晃了晃神,只觉得有某种耀眼的光环从Philza身上辐射出去,如同一道温暖的光芒般接纳并笼罩了那个只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少年,像是母鸡愿意把并非自己亲生的小鸡庇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年长者喃喃自语着切午餐肉,“我不知道——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会混迹在那样的地方,他可能永远都无法享受正常小孩该有的青春,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和同学共度时光和完成学业才对。”
Technoblade知道Philza就是这种类型的人,相处这么久下来他已经过了会对对方的思维评头论足的阶段。他将一切看在眼里,所做的一切也仅仅是往那只碗里倒了点水——狗吃得太咸要掉毛的。
他说:“但那是把不错的枪,就算我不专精热兵器也看得出来。他也有个不错的伙计,这句话我得还回去。”
“我一直对这些很感兴趣,但他们一直不让我碰,”客厅里的Wilbur神采飞扬,从行李箱里滚出来的高危武器非但没让这家伙害怕,反而在摆弄了那些雷管炸药之后变得亢奋起来。或者说,这三个人对着一切的接受能力都高得有些离谱了,但Purpled没空怀疑,“这次之后你有什么计划吗?”
即便是经历了一系列乌龙和堪称恐怖事件的转折之后他们依然对Purpled非常友好,这让后者生出一些微妙的违和感,但他依然认为自己应当还以同等的友好:“嗯......我拿了这里北边那所学校的预录取,我对那边的计算机专业有一点兴趣。”
Philza在脑子里快速过了一下这个城市的地形图,问有着人肉GPS之称的Technoblade:“他说的是我们这里最好的那所大学,你们读书那会儿我压根不往那边想,但凡有谁家的小孩考上了整个小区连路边的野猫都会在半天内被分到糖的学校是吗?”
Technoblade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良久的沉默之后Philza默默低头去看碗里被捣碎的午餐肉,考虑是否要把自己刚才多余的情感也一起切碎了拌一拌喂狗。
Dogchamp蹲到两位衣食父母的脚边,目光期待而虔诚。


1-0-1
“就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当作一场梦就好,”黄昏时分橙红色调的光,衬得驾驶员平静的脸愈发柔和让Punz此时看起来像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邻家哥哥,小男孩不会抗拒成为的那种可靠的人,“你在以后的一生中都不会再遇到这种事了。”
他核对着地址在下一个街区停车,座驾的阴影停滞之时无形撕扯开光与影的交界线。Tommy带着Punz在便利店买给他的礼物和自己的行李全副武装地下车,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无来由的这么好心,但这并不妨碍他像是浣熊颤颤巍巍地接过人类给的食物一样,用激动的手颤抖的心接过那些宝可梦卡包。此刻他正盘算着要献祭多少阳寿才能让自己的镭射闪卡库存+1——这漫长一天爆炸性的信息量让Tommy的大脑选择性清除了部分缓存,他忘了自己的重要之物早早落到了不该落到的人手里,并且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牺牲在先前的任务之中。
单纯出于良心给了一点补偿(并且按照超低的出货概率这些补偿完全和损失不等价)的Punz有点心不在焉,他向外张望了下。那所房子门口有个提着行李箱的陌生金发少年,一只宠物狗正绕着他来回打转。但比起那种美国街上一抓一大把的生物,对方身边的另外一人显得更加夺人眼球,事实上在这里可以用非常详尽的辞藻来形容那个人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社恐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和初次见面的对象建立了初步联系之后被告知那并不是目标人物你还得重新社交一次时候会露出的绝望表情。
他以一种慎重的心态远远打量那个绝望的粉毛,只觉得怎么看怎么眼熟,对方闲适的居家服饰和画了佩奇的可笑拖鞋组成的伪装在记忆潮水面前轰然倒塌。得出的答案与鲜红挂钩,这个认知让Punz骤然一僵,只觉得血液在一瞬间翻涌后急降至死亡的冰点。打破冰层的是Tommy关上车门的那一声响,雇佣兵曾依靠直觉渡过无数场生死危机,若是次次都三思而后行他或许早已死在哪片废墟中。Punz拥有赶在大脑前更快做出回应的敏锐反应速度,他依赖并信任着自己的本能,这次同样如此。
所以他什么都没想,直接一脚油门。
“告诉我你到底在整哪一出,”开出两个红绿灯之后Punz才有闲心让语音助手呼出一个电话,质问的语气里没有对待上级应有的尊重,“是我这双眼睛不能要了,还是我真的看到了业界鼎鼎大名的血神--他不是铸剑为犁早早退休了吗?”
电话另一头的Dream用与开水壶无二的激烈笑声嘲笑他并且告知这是巧合,Punz绕着社区飙了两圈之后在他的声音中逐渐冷静下来,决定重新拐回去接Purpled。

END


MR.殺
  本來想說有點久沒更新沒畫圖...

  本來想說有點久沒更新沒畫圖,就給一張Punz 

  殊不知今天他生日啊(錯愕

  生日快樂喔我們家傭兵男神--🎂

  本來想說有點久沒更新沒畫圖,就給一張Punz 

  殊不知今天他生日啊(錯愕

  生日快樂喔我們家傭兵男神--🎂

深海少年♔

punz生贺24h|22点


第三年的生贺!一如既往画了白鸟雇佣兵,顺便把月初摸的三张雇佣兵组一并发啦

punz生贺24h|22点


第三年的生贺!一如既往画了白鸟雇佣兵,顺便把月初摸的三张雇佣兵组一并发啦

moist

dsmp//寂静腐败/

  绝对乱写,和亲友为爱发电(悲(是日常风格,一点都不刀,各位放心看,绝对绝对一点都不刀,除了skephalo和爹妈爱情,其余无CP向(虽然但是可以脑补,请不要乱舞哦/


  

  

  

  最后,enjoy~ 


  

  

  

  

  wilbur的精神状态一直是个谜,据说他有三种人格,类似精神分裂,所以这孩子一直都处于一种自我怀疑的状况。

不过有时候,这也会成为他捉弄别人的好帮手。


  

  

  Tommy每次都会上当。


  

  

  Tommy走出房间,准备找东西吃,转眼就看见守在房间门口的wilbur,他从口袋里拿出蓝色染料,笑眯......

  绝对乱写,和亲友为爱发电(悲(是日常风格,一点都不刀,各位放心看,绝对绝对一点都不刀,除了skephalo和爹妈爱情,其余无CP向(虽然但是可以脑补,请不要乱舞哦/


  

  

  

  最后,enjoy~ 


  

  

  

  

  wilbur的精神状态一直是个谜,据说他有三种人格,类似精神分裂,所以这孩子一直都处于一种自我怀疑的状况。

不过有时候,这也会成为他捉弄别人的好帮手。


  

  

  Tommy每次都会上当。


  

  

  Tommy走出房间,准备找东西吃,转眼就看见守在房间门口的wilbur,他从口袋里拿出蓝色染料,笑眯眯的递给Tommy。


  

  真是个好哥哥,如果忽略他红色的眼睛,这种神情让Tommy冒出一身冷汗。


  

  或许那个疯子wilbur确实有机会假装自己是ghostbur,然后在燃料里悄悄准备一点火药。


  

  只要再来一点点火星子。


  

  我保证这是个凶杀案现场。


  

  wilbur看着Tommy的惊恐,笑了几声就开始强塞染料。


  

  Tommy刚想要挣扎就听见wilbur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Tommy,实际上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亲人,也许phil也没有……你太没用了,只是个…浪费粮食,但不出力的可怜的孩子……你甚至学不会飞行…”


  恶魔低语让Tommy的眼里失去了高光,他嘴里被塞满染料,看着wilbur眼里的吓人的红色,他偷到了phil的打火机!


  

  还是说,phil也默认wilbur想要除掉他的行为?


  

  反正论战斗力,他不如dream和technoblade…他也没学会飞行。


  

  我一定是个很让人失望的孩子吧…


  

  

  

  

  

  

  

  Tommy突如其来的emo让wilbur慌了阵脚,因为脚步声越来越近!


  

  “well,我以为你们是兄弟。”


  

  

  punz提着刀,走过来,只是看见这幅兄友弟恭的场面,他抱着看乐子的想法走过来。


  

  wilbur一下子放开了拽着Tommy的手,任由小屁孩摔在地上,双手抬起来,示意手上啥也没有,如果忽略掉滑落的蓝色染料的话。


  

  “hey…”


  

  小屁孩爬起来吐出染料,那玩意的味道太可怕了,他看了一眼punz,以及现在看着他偷笑的wilbur,他聪明的脑袋一时间忽然短路了,或许wilbur也不是没救,他会害怕不是吗…


  

  墙角的绿色走进来,带着面具,以及不带有感情的声音。


  

  “或许你们现在应该去整理一下,phil要开会。”


  

  看了看punz,dream拍了拍他的肩,哦对了,这两位还有战约呢。


  

  Tommy还没反应过来那么多的事情,大脑都要烧干了,这才被wilbur拖着去了厕所,摁在水池里洗脸漱口。


  

  Tommy看到wilbur笑着把隐形眼镜摘下来,哪能不明白他在干什么……


  

  “W!I!LB!U!R!”


  

  wilbursoot笑着摸了摸Tommy的脑袋。


  

  “还没洗干净。”


  

  

  

  

  

  于是,wil·温柔大哥哥·bur·通情达理·soot又把他的好弟弟按进水里了。


  

  当两个人赶到的时候,很难不让人脑补什么…因为打闹,wilbursoot的衬衫又皱又湿,上面还染着蓝色,Tommy更惨,头发都湿透了,衬衫胸口湿透了,连带着翅膀都是湿的。

如果不是知道这两位几乎是两看相厌的“好兄弟”估计还真会误会。


  

  “好吧,现在人齐了。”


  

  badboyhalo把名单交给philza,表示人齐了。


  

  好吧,这次的会议似乎又有什么意外,不过好在顺利的开了个头……或许会很顺利吧。


  

  额…希望会顺利……


  

  所以为什么Tommy每次都会上当呢?


  

  

  这个问题,可爱的wilbursoot百思不得其解呢~

咕咕筱
主播收到的奇怪礼物 以及:链子...

主播收到的奇怪礼物

以及:链子是巧克力做的

主播收到的奇怪礼物

以及:链子是巧克力做的

猪肉包子bot
主播生日快乐! 是庆生的第三年...

主播生日快乐!

是庆生的第三年,感觉每年都得怀疑一下自己会不会再撑到下一年就是了

主播你就给点力吧(叹气)

主播生日快乐!

是庆生的第三年,感觉每年都得怀疑一下自己会不会再撑到下一年就是了

主播你就给点力吧(叹气)

青犬
有一种死线战士的美!蜜蜂抱枕!

有一种死线战士的美!蜜蜂抱枕!

有一种死线战士的美!蜜蜂抱枕!

本土时尚救星

人生大事 上

17:00
逆序雇佣兵,purp哥和punz弟斗智斗勇 
——
0.星期一


  雇佣兵purpled清晨六点拖着包踢开家门,晚上不睡白天不起的小崽子并没有团起被子哼唧出一声二比,或者身体一抖翻下床猛啃一口地板。恰恰相反,喜欢赖床的小崽子punz今天衣着整齐地端坐在沙发上,看向他的水蓝色眼睛闪着不怀好意的光彩。
   彻夜未眠的雇佣兵上下眼皮打着架,仍本能地意识到有事不对劲。但初中生已经缓缓开口,语气真挚而坚决:“我要做雇佣兵。” 
   这六个字像是砸到雇佣兵头上的墙皮,换来雇佣兵一句喃喃自语般的疑问。...

17:00
逆序雇佣兵,purp哥和punz弟斗智斗勇 
——
0.星期一


  雇佣兵purpled清晨六点拖着包踢开家门,晚上不睡白天不起的小崽子并没有团起被子哼唧出一声二比,或者身体一抖翻下床猛啃一口地板。恰恰相反,喜欢赖床的小崽子punz今天衣着整齐地端坐在沙发上,看向他的水蓝色眼睛闪着不怀好意的光彩。
   彻夜未眠的雇佣兵上下眼皮打着架,仍本能地意识到有事不对劲。但初中生已经缓缓开口,语气真挚而坚决:“我要做雇佣兵。” 
   这六个字像是砸到雇佣兵头上的墙皮,换来雇佣兵一句喃喃自语般的疑问。purpled用力瞪大眼睛,不知为何突然觉得一切如此陌生可怖,世界似乎在他把把刀子捅进别人脑袋时发生了改变。
  他困成一团浆糊的脑袋努力转圈,勉强成功接收了现实:punz,他捡回来的麻烦小崽子,上了一年初中然后告诉他,他要做雇佣兵。
  原来如此。punz终于意识到除了吃他的白食、毁掉他的生活和窝在电脑桌前大骂开不到好种子外人生还有其他可做的事情。好吧,作为他的唯一监护人,而他又如此真诚,怎么能拿出其他的反应呢。
  在这么个再普通不过的早晨,逆光站在门前的Purpled露齿微笑,他同样缓缓开口:“你他妈又得什么病了?”


1.purpled


  天外来客做雇佣兵并非一时兴起。他对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了解不深,做事单纯又固执。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一门手艺走天下的道理他深以为然(再说了,送别人见上帝还用学吗?),加之披萨外卖员gamerboy80大有放他饿死在家里的架势而做雇佣兵给的又实在太多。总之,能够稳定维持人形后他在饭桌上宣布,他会做一个雇佣兵。
   收养他的披萨外卖员的表情如同亚洲家长听见孩子以后的理想是当老师一样喜悦,当即为他自立门户的决心鼓掌,晚上他送上一张行内人的名片,第二天身着黄色西装的男人推来几张资料。purpled两分钟过完劳动合同:全年无休随叫随到。抽两成。
  人生从不会急转直下,在一脚被踢下悬崖是总有什么东西会明里暗里地提醒你,免得你后来抱怨世事无常。起身向他伸出手的男人垂眼笑笑,犹豫再三后轻声问道,“你确定吗?世上省心的工作还有很多。”
  这就是purpled人生的警钟,而他把它当成了耳旁风。他签了字。
  干了两个月后他发现就算是杀人这行也得跟别人说话,收养他的男人教会他各种杀人技巧却没有在人际交往上为他指点迷津,单纯的外星人应对人们虚与委蛇的能力几乎为零。需要保护的委托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给的钱和委托的任务根本对不上标,他怒气冲冲地踹开门对方却笑吟吟指着委托合同。一行有一行的规矩,他还能做什么呢?最多不付修门的钱。
  半年后purpled对这个委托人忍无可忍,他走入交易现场,四座皆惊时他冷静乖张,冲委托人抛了个眼神,“你们吃晚饭了吗?”
  委托人压下眼底的惊疑不定和怒火,摇摇头,然后purpled喂在场他和在场的所有人吃了六毫米子弹。
  我还没吃饭呢,去你妈的职业道德。purpled蹲下拎起他进门时仍在沙发后的包,发现他的包在抖。
  他往包后面看,被绑得和粽子没两样的金发小孩与他大眼瞪小眼。他头发乱翘,嘴上贴着胶布,但实际上已经弄开了绑在身上的的绳子,手上的玻璃碎片如同眼前这一双紧盯着他的眼,脆弱之下危险暗流涌动。
  他冲他吐吐舌头。
  purpled下意识向右挪步,下一秒这道影子与他擦身而过,他明显蓄谋已久而不能收力,直直冲向大开的窗户,半个身子已经折出窗外。
  purpled思考了一下就这么让他跳下去的议案,但一群人悄无声息地死在一个房间是一码事,一个未成年跳楼被公众发现那可是另一码事。他很穷,穷得换不起一个好的挎包,不能再赔钱了。
  他跨出一大步,将手伸进浓厚的夜色与眼花缭乱的灯彩之中。 


2.星期一


  punz这几年身体素质转好,体能与灵活程度有所进步,但一个一米六的网瘾初中生打赢一米八几的专业雇佣兵的可能性基本等于坐在家里被旱天雷劈死。抢占先机踹了purpled几脚后他就没讨到一点甜头。
  他躲过purpled一拳,打算回身给二比大人一肘却没注意到purpled已经伸出来的脚,头上脚下跟着沙发一起翻了过去,又被purpled拎了起来。
  两个人打架气势为先,正有被从窗口扔出去的危险的punz嘴上并不服软,“你害怕我抢你饭碗?”
  “我怕你抢我饭碗?”拎着他脚踝的雇佣兵冷笑一声,“我怕麻烦,不想给你收尸。”
  “是谁被我踹了一脚坐在地板上了?”他在空中扭来扭去,活像条上了岸的鱼。
  purpled甩包一样把他甩到了沙发上。他挣扎着抬起上半身,“讲点道理purp,动手之前是要让别人说几句的。”
  purpled抱住肩膀不说话,似笑非笑的表情告诉他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你太穷了。”punz指了指墙皮掉的差不多的天花板,言简意赅。“吃你的白食我不好意思,我要打工。雇佣兵给的多。”
  “你要不要自己听听你在说什么。”
  “我有自由选择职业的权利啊!做雇佣兵太适合我了!”初中生从沙发上跳下来,脸上挂着真挚的假笑,“这是为了你我后二十年能住的起房子考虑啊?”
   短短的解释中只有“给的多”听着靠谱,purpled沉吟半晌,“……所以世上这么多省心工作你不去做,你就想做这?”
  “也可以吧,我觉得做雇佣兵就挺省心的。带我一个吧,给我介绍一个中间人?”
  punz油嘴滑舌的最终目的终于浮出水面。二人站在乱七八糟的房间内相顾无言。
  对他人来说真诚和不要脸是永远的必杀技,但并不适用于天外来客,他严肃的外表下尖锐的疑惑正叫嚣着想要冲出胸膛。
  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做哪门子雇佣兵,还要我给你拉皮条?
  最后purpled扶起沙发和沙发上的初中生,把书包塞给他,指了指门,“快滚。上学迟到我要你好看。”
  意思就是没得商量。
  punz与他对视,眼底晃荡着的那点情绪明显是想给他一拳,他瞪了回去。
  最后初中生抱着包悻悻出了家门。雇佣兵倒在家里的沙发上,觉得人心如此难以揣摩,他闭上眼。脸重重埋在沙发里。


3.星期五


  purpled一脚踢开家门,今天滚到地板上的家伙太重了点也太大了点。ponk揉脑袋哀嚎,“你不知道世界上有敲门这一说吗?!”
  雇佣兵敏锐的眼扫过房间的每个角落,“看到punz了吗?”
  “你一副阎王爷样,回来了也得被你吓走。”
  purpled没接话,他心里正在思考punz可能的去处,以及诉说着自己的疑惑:我让你滚你就滚,你平时也没这么听话啊?


TBC


下就是明年生贺的事情咯,睡了
全文省流:
Purp:你小子当你妈雇佣兵呢
Punz:你小子才当你妈雇佣兵
Ponk:6,在你们讨论之前能不能别再用踢门当闹钟了,一个闹钟你还买不起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