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punzdream

37614浏览    141参与
小跳(随缘更新)
Punz到底遇见了啥事 自行想...

Punz到底遇见了啥事

自行想象吧( =•ω•= )

想到的话请打在评论区里

Please(•̀•́)و

Punz到底遇见了啥事

自行想象吧( =•ω•= )

想到的话请打在评论区里

Please(•̀•́)و

小跳(随缘更新)

快说谢谢摄影师!

感谢摄影师自掏腰包让他们公主抱!( ̄︶ ̄)


两个体型差不多的人公主抱真的很难,因为完全抱不动!

快说谢谢摄影师!

感谢摄影师自掏腰包让他们公主抱!( ̄︶ ̄)


两个体型差不多的人公主抱真的很难,因为完全抱不动!

小跳(随缘更新)

Punzdream【情感】 来到

punz的头很痛,像玻璃罐里装着鹅卵石。


他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或者是说,这个“世界”。他稀里糊涂地掉进陷阱,崴伤了右脚又磕到头。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枯叶堆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自己的不谨慎会使他从此掉入这个世界的怪坑。


他在枯叶堆上想象自己是湖水里的一只小船,悠悠地摆荡,泛起一圈圈的波纹,而周围是浓浓的白雾,流转、上下翻腾着,水汽凝在眉毛间,又互相吸引聚成了水滴,啪嗒一声掉在硬木板上。等他醒来的时候,雾气跟着他走出了梦,但是变得稀薄。太阳的辐射直直地打下,跟着三个人一起闯进了他的世界。


他在一开始并没有向他们介绍自己,他窘迫地站在人群之间,第一次慌张地试图从打...

punz的头很痛,像玻璃罐里装着鹅卵石。


他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或者是说,这个“世界”。他稀里糊涂地掉进陷阱,崴伤了右脚又磕到头。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枯叶堆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自己的不谨慎会使他从此掉入这个世界的怪坑。


他在枯叶堆上想象自己是湖水里的一只小船,悠悠地摆荡,泛起一圈圈的波纹,而周围是浓浓的白雾,流转、上下翻腾着,水汽凝在眉毛间,又互相吸引聚成了水滴,啪嗒一声掉在硬木板上。等他醒来的时候,雾气跟着他走出了梦,但是变得稀薄。太阳的辐射直直地打下,跟着三个人一起闯进了他的世界。


他在一开始并没有向他们介绍自己,他窘迫地站在人群之间,第一次慌张地试图从打结的思绪中找到自己的名字,第一次吃力地思考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办。他被拉上来后,才发觉右脚踝上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刺激他的神经,他只好把重心都放在左脚,然后去摸索携带的证据。手在黑暗中像小偷那样小心,但在尚未触碰到时,突然的,障碍消失了,金表、武器和名字组成的蛛丝一般的线重新把他从虚无中绑到半空,轻飘飘的,却让他觉得自己还存在着。





他听到自己说:“我叫punz。”






他一瘸一拐地跟着他们去了他们的“家”,路上他们也许称呼了彼此的名字,但punz没有听清。他们的声音像箭一样飞过,转瞬即逝。对了,他忘说了,“他们”中有三个人,punz很高兴他们的衣服颜色不一样。至少颜色比名字和脸要不容易忘记。 他专注地盯着前面人移动的脚步,思绪像烟一样往周围飘散。


punz觉得他们的房子称不上好看,甚至有些别扭,淡红色的砖头堆在一起,中间夹着有些斜掉的木门和玻璃,整座房子挤在湖中央的小岛上。

他甚至能想象绿色的湖水往上涌着,慢慢啃食着立在水里的基柱,还有水里烂掉的木头发出的一股霉味。


但是能住就行,他甚至有些羡慕他们拥有着对方。他现在应该记住了“他们”的名字,虽然明天也许他们的名字就会像烟那样散掉,只留下一点点烟味留给自己。


他那时静静地看着壁炉里的跳跃的火焰,树木多年孕育出来的结晶在火里分解、崩塌,毁灭的同时又给予了火苗短暂却华丽的生命。结晶又碎成了泛红光的木炭,最后伴着那一点点火星燃成灰烬。热量扑上他的脸,他觉得暖烘烘的。他缩在离他们远一些的地方,把他们的名字记在了自己的本子上。他很用力地写着,他觉得自己像一只堵塞的圆珠笔,不用力的话,就什么字迹都不会留下。



"George   蓝色衣服的人,带墨镜,黑头发,和善       蓝眼睛

Sapnap   白色衣服,上面有火焰,眼睛是红色的,头上系了白色的发带,黑头发,声音很大

Dream    绿色衣服,头上有微笑面具,棕色头发,绿眼睛       在其他两个人之间爱笑

友好(?)◼️◼️◼️✖️"



雨噼里啪啦地往湖面上跳,还在平滑的石头台阶上砸出一个个凹陷的坑。潮湿的的泥土味弥漫着,散进了砖房。punz觉得很舒服。火炉里燃烧的噼啪声和密集的雨声交织在耳中,难以分辨,难以剥离,好像它们本就是一体的,落在了水和火中才有了不同的处境,有了不同的归宿。



"所在地为Dream SMP,不清楚是怎么来的。三个人说这里没有别人。(?)

不逃是因为脚崴了      , 好笑

三个人很融洽,应该是朋友(不确定)

绿衣服的笑得最开心,不理解,听不懂笑话

他们说自己可以在这儿生活,但怎么做?

做:建房子

◼️◼️◼️️✖️◼️✖️"





如果再过一段时间,他会发现自己很乐意待在这儿。他暂时远离了永不停歇的斗争与杀戳,从喧嚣的、到处无节制地炸溅色彩与灯光的城市里逃了出来,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钻进了寂静、热闹,慢慢绽放着生命的森林。


呆久了这儿,他渐渐地发现自己记住了别人的名字。三个人并没有过多的打扰自己,他们的名字随着漫长的时间悄悄的显露。


虽然还是很困难,但名字不再是沙滩上的沙子,它们在内心宁静的贝壳滋养下,一点点的被它所代表的人包裹、丰富,变成了柔和璀璨的珍珠。


punz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他甚至没有意识到所谓内心宁静的贝壳,是由他一开始所陌生的三个人,是由他们所付出的、给予的友情和自然的疗愈所构成的海孕育出来的。然后,贝壳才能不被打扰地、继续地孕育名为爱的珍珠。


受损的大脑长期处于无形的焦虑中而不自知,就像贝壳在受污染和掠夺的海里丧失了结出珍珠的能力。他晓幸有这样的机会,从醉生梦死的现状中脱离出来。


一头孤狼在充斥着人类的城市里生存多年后回到草原,也能在狼群中学会兽性的生存之道。但后来的他常常这样想,当狼适应了兽性的草原、当贝壳适应了无污染的海,他们还能去与恶化的环境搏斗吗?他们还能在愈加混乱的情况下生存吗?当环境变化时,他们是不是仅有三个选择:适应,逃离,或者死去?

































Dream终于出现了 ≡ω≡ 

我会慢慢写的

punz和dream的情感肯定不是突然就出现的,所以敬请期待


Please,评论一下′Д`)让我知道你们有在看

       Please!

小跳(随缘更新)

Punzdream【情感】前史

没有dream的【punzdream】,

希望你们能耐心看一看( =•ω•= )


Punz其实并不清楚自己的情绪是怎么样的,从小时候起就是这样。


他曾经可能也有过朋友,但现在也忘了。punz总是想不起自己成为雇佣兵之前,或者是与任务没有太大联系的事情,包括家人。但他也不在乎,于是这些本就模糊不清的,称之为“记忆”的东西就如同老房子里的书,不仅蒙了厚厚的灰,连内里都快被虫蛀成一堆废纸。


他在钱和任务中游走,就像鱼在水中,不断地被水冲刷,不断地向前。也许,最后他也会在水中像鱼那样窒息。所谓以金钱为原则这件事,只是因为他不擅长处理感情和人情......

没有dream的【punzdream】,

希望你们能耐心看一看( =•ω•= )







Punz其实并不清楚自己的情绪是怎么样的,从小时候起就是这样。


他曾经可能也有过朋友,但现在也忘了。punz总是想不起自己成为雇佣兵之前,或者是与任务没有太大联系的事情,包括家人。但他也不在乎,于是这些本就模糊不清的,称之为“记忆”的东西就如同老房子里的书,不仅蒙了厚厚的灰,连内里都快被虫蛀成一堆废纸。


他在钱和任务中游走,就像鱼在水中,不断地被水冲刷,不断地向前。也许,最后他也会在水中像鱼那样窒息。所谓以金钱为原则这件事,只是因为他不擅长处理感情和人情。就好像一个怕水者将自己害怕游泳的原因归结于人会溺水那样,看似是谨慎,实际只是对自己内心恐惧的掩饰。


他对钱不这么在乎,至少不会像他的有些雇主那样爱财如命。“爱财如命”这个字眼是他碰巧听来的,但他不记得是在哪里,又是哪个人说的。他仅仅是从模糊的记忆里搜出跟这个词有些相像的行为,那些片段一闪而过,跟这个词重叠在一起,随后又消散、揉杂在其他记忆中。像水滴在了水里,泛起了一丝涟漪,随即不见其踪影。


“服从命令”,punz很喜欢这个词。他至少不用去思考其他东西。他常常在做任务时碰到某些人在朝他大吼大叫,或者是露出令人费解的表情。吼叫声中常伴有“背叛”或者“狗东西”以及其他自己并不记得的语句。


他也曾试图去辨别那些人的脸,但常常是失败的。寻找这些记忆对punz来说就像在沙滩上寻找一粒沙子,困难且没有必要。


雇主换了一个又一个,punz也仅限于在做任务或者收钱的时候能记住他们的脸和名字。如果碰巧,哪个雇主给他留下比较深的印象,他或是她的名字和脸就是小石子,在一堆沙子里露出来,但也很快就会被其他沙子掩埋,抑或是被海浪冲走。


他经常在浅眠的梦里遇见海滩,呼啸的海风,永远在向滩上涌来的海水,还有挤在脚趾间令人发痒的沙子、小小的贝壳、永远在掘沙的螃蟹……梦里的海滩总是在夜晚,薄纱似的月光倾泻下来,把他包围了,让他沉浸在无人的自然。


梦总是会醒的,他从无人的梦中醒来,然后一头扑进了纷乱的现实和永无休止的争斗。


他用钱来衡量自己的行为,如同其他醉生梦死的人那样。


他戴在脖子上的金表会提醒他自己的名字。其实名字是什么并不重要,他现在叫punz,明天也可以换成别的名字。但世人总是把名字和人紧紧地绑在一起,如此普遍,不动声色的,就像空气中轻而晶莹的尘埃。他用久了这个名字。慢慢地,名字像他戴在脖子上的金表,摘下了就总觉得身体缺了些什么,心里不舒服。


金表、武器、任务、钱和名字至少把他系在世界上,至少证明了他还存在着。


punz不在进行任务时,会出去走走,或者随便干一些事情。没有目的。有时候走着走着,他发现自己迷路了。不仅仅是地理上的迷路,他甚至忘了自己为什么来这儿,之前发生了什么。有时甚至忘了自己的名字。他感觉自己浮在虚空中,周围是陌生的椅子、凳子、店面,风铃丁零当啷地响着,上面挂着奇怪的毛绒绒的东西。小巷里垃圾堆的气味弥漫着,钻进他的大脑。手摸索着去拿口袋里的东西时,常会有攻击落在身旁,是刀还是剑?还是其他的◼️◼️?


他忘了。


他忘记了。唯一的任务就是活下去,把刀剑背后的东西杀了。“记忆”遗失了,但身体还记着,他把那些人的心脏捅穿,他还活着。


punz失望地看着自己的手,身体一直记着,脑子却忘记了。他去医院看过,医生说的病症他也没有印象。病的名字和雇主的名字一样,变成一粒沙子丢在了沙滩上,再也找不到了。于是他常这样想,如果身体能替他的脑子记一点东西的话,他就不会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像一个无知的婴儿那样游逛,只剩下自卫和杀人的本事。


可笑的是,他在别人看来是个记忆极佳的人。

他忘记了别人而在任务中将其杀死,被人误解成冷血;他忘记了雇主对他的刁难,被误解成见钱眼开;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被误解成冷漠和无所谓。 但他连自己是谁都会忘记,他又怎么去辨别真假呢?他的冷血、爱财到底是由于自己的失忆造成的误解,还是真是如此?









请给一些评论,please′Д`




呼伦贝尔好空气制成的馒头
  但是因为太沙雕了所以不想删...

  但是因为太沙雕了所以不想删,放在文中又太出戏了,所以就发出来了⊙▽⊙。果然我不适合去写正剧

  但是因为太沙雕了所以不想删,放在文中又太出戏了,所以就发出来了⊙▽⊙。果然我不适合去写正剧

小跳(随缘更新)

关于Dream第一次给Punz讲解复活书


我的电容笔落在好远好远的地方

(இωஇ ),所以要暂时跟板绘说再见,等笔被寄回来了才能画(ಥ皿ಥ)


关于Dream第一次给Punz讲解复活书


我的电容笔落在好远好远的地方

(இωஇ ),所以要暂时跟板绘说再见,等笔被寄回来了才能画(ಥ皿ಥ)



emo蜂

来点伪游戏punzdream

来点伪游戏punzdream

小跳(随缘更新)

关于Dream跟别人组了不知道多少CP碰见过不知道多少奇奇怪怪的xp所以毫无波澜

关于Punz有粮就已经不错了哪里会知道有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因此反应挺大这回事儿


( =•ω•= )

关于Dream跟别人组了不知道多少CP碰见过不知道多少奇奇怪怪的xp所以毫无波澜

关于Punz有粮就已经不错了哪里会知道有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因此反应挺大这回事儿


( =•ω•= )

小跳(随缘更新)
Punz已经被整无语了 ≡ω≡

Punz已经被整无语了


≡ω≡

Punz已经被整无语了


≡ω≡

HO.忘年.PE
  真实事件改编      B...

  真实事件改编

  

  B站有熟肉,原视频没有cp向,一切都是我的cp滤镜

  

  无差向,可以当做CB

  uwu


  真实事件改编

  

  B站有熟肉,原视频没有cp向,一切都是我的cp滤镜

  

  无差向,可以当做CB

  uwu


小跳(随缘更新)

他们俩好屑啊  ≡ω≡

嘿嘿嘿嘿带恶人好香


今天在作业中苦苦挣扎所以才弄这么一张 (ーー゛)之后我的更新就是在夹缝中生存喽

他们俩好屑啊  ≡ω≡

嘿嘿嘿嘿带恶人好香


今天在作业中苦苦挣扎所以才弄这么一张 (ーー゛)之后我的更新就是在夹缝中生存喽

小跳(随缘更新)

要相信你的雇佣兵绝对会做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比如永远站在你这一边,比如会为了你的实验自愿去死)


awwwwww他们两个真的好好

(*/ω*)保护主人什么的

要相信你的雇佣兵绝对会做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比如永远站在你这一边,比如会为了你的实验自愿去死)


awwwwww他们两个真的好好

(*/ω*)保护主人什么的

亿万类【give me more inspiration】

【梦右直播体】达拉崩吧,但是没有公主⑤

  • 架空西幻虚拟现实游戏世界观

  • 后期可能会给这个世界观配文

    「目前可知情报」

【D&L婚礼官方直播间】

[Dream:……]

*捏妈,wil绝对是最成功的政治家

*好家伙,TNT下的民主

*哈哈,Dream一心想控制李男人堡但人国王只想联姻

*Fundy太惨了,被未婚妻背叛还要被父王当面扎心

[Dream:所以Fundy没用是吗。

Dream把Fundy扔到一边,被国王亲卫迅速接住、押至后方。这让本想趁机杀了Fundy的George和Sapnap有些不爽。

但Dream是国王,在这场政治战争中,臣子没...

  • 架空西幻虚拟现实游戏世界观

  • 后期可能会给这个世界观配文

    「目前可知情报」

【D&L婚礼官方直播间】

[Dream:……]

*捏妈,wil绝对是最成功的政治家

*好家伙,TNT下的民主

*哈哈,Dream一心想控制李男人堡但人国王只想联姻

*Fundy太惨了,被未婚妻背叛还要被父王当面扎心

[Dream:所以Fundy没用是吗。

Dream把Fundy扔到一边,被国王亲卫迅速接住、押至后方。这让本想趁机杀了Fundy的George和Sapnap有些不爽。

但Dream是国王,在这场政治战争中,臣子没有质疑或反抗君主的权力。

Dream接过Sapnap递来的钻石斧。

他先把盘起的长发解下,一手握住,另一手将及腰长发一斧头、砍成及肩发。再把拖地的婚纱捡起,划下累赘的部分。

最后,他将钻石斧指向Wilbur。

Dream:那你呢?你够不够当L’manburg的威胁?

他的笑容肆意狂妄,眼中是毫无遮掩的恶意,仿佛手中的斧已经架在国王的脖颈之上。]

*老婆!!!F**K ME!!!

*那个男人,涩爆

*谢谢老婆,我已经放裤子上街打人了

*愿作梦梦斧下色鬼

*你好爱他,甚至没让G和S碰他

*c 本来无感,但砍发真的涩爆了

*这才是Dsmp的王!!!

*嘿嘿嘿李男人堡等着受死吧

*Dream钻斧所指,我等臣民誓死跟随!!!

*靠 真当我们李男人堡没人了?!

*Dsmp的等着你们公主风光大嫁吧!!

*我们的国王可是从战火中诞生的

*等等?怎么刚才亲家好现在马上就开吵??

*来自小国的吃瓜国民大受震撼

*啊这...习惯就好

*D&L两国为敌已是常态,反而这段时间又是联姻又是贸易的我还不太习惯

*D的在任雇佣兵表示 最焦灼的那段时间我们赏金目标只有L

*也就前段时间L本国内战 我们才有空闲

[Wilbur:我想我们可以用更和平的方式谈判,甜心。

现场氛围凝重起来。

就在大家都以为Dream要暴怒时,他反而把钻石斧放下了。

碎发给他的面孔掩下一片阴霾。

Dream:Techno。

这一声很细小,但被现场高档的直播设备收录到了。]

*???????

*c 我老婆在叫谁??

*我去,难道是那个techno??

*前面的没上论坛吗?Techno是寂静森林的魔龙!!

*c 梦梦怎么会喊他??

*你们还记得屠龙小队直播帖吗?

*Dream以blob形态去见过Techno!!

*不会吧……

[魔龙Techno突然出现在Wilbur身后,稿子制住了国王的脖颈。

Wilbur瞳孔巨震,不可置信地大吼。

Wilbur:TECHNO!!!WHAT ARE YOU DOING!!!

由于动作太大,他的脖子上被划出一道血线,染红了血神的钻石镐。

Techno:抱歉,bro,但他给得太多了。

Techno:而且我还欠他一个人情。]

*草 血神!!!!

*Technoblade Never Dies!!!

*血祭血神!!!

*Technoblade Never Dies!!!

*血祭血神!!!

*血祭血神!!!

*wil怎么这么惊怒?被背刺了吗?

*Dream居然能请到血神帮忙

*Techno:他给得实在太多惹

*人情?什么人情??

*好像是刚开荒那会发生过什么事?

*逛论坛的老人稍微有点印象

*很合理,不然就算是blob形态的dream闯寂静森林也会被轰出去的

[Wilbur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控制器。]

*Wait!Wilbur要干嘛?!

*!!!

[Wilbur:Dreamie,你最好让这头他妈的蠢龙离我远点,不然这一按下去,Dsmp可能会局部地震。

Wilbur冲Dream微笑示意手里的控制器。

Wilbur:然后,答应我的条件。]

*这男人该死的帅

*这就是掌权者的魅力吗

*爱了爱了

*难道Dream就要这么答应吗?

*不可能!!!

*别!

*想都别想!!!

*感觉在啃一口大瓜 期待反转

*李男人堡的 同样期待

*可能因为都是乐子人吧

*好冲 好冲

*???

[Dream:wil,你猜Punz上次拿了我给的通行证去做什么了?

Dream:Punz。

雇佣兵在他的雇主面前显形,单膝跪下,将另外一把控制器双手奉上。

Dream接过手,Punz右手按心行了一礼,起身站到Dream身后。

Dream:现在,我们一样了。]

*啊啊啊啊Punz!!!

*我最爱的忠犬雇佣兵!!!!

*谢谢 谢谢 我的cp终于又同框了

*救...单膝下跪干嘛!直接对你的雇主行吻手礼啊!!!

*我去...所以在直播帖的时候就埋下伏笔了吗

*好绝……

*好帅啊……

[Wilbur苦笑。

Wilbur:所以那天在小酒馆的委托才失败的对吗?Punz

Punz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的雇主。

Dream:我相信Punz的绝对忠诚。

Punz悄悄脸红了点。]

*喔喔喔

*有公鸡在叫

*救命……什么纯情雇佣兵

*好磕 好磕

*感觉George和Sapnap好像黑脸了

*啊……闻到了修罗场的芬芳

*忠犬雇佣兵攻x腹黑雇主受

*我可以!!!

[Wilbur:我可以让利,Dreamie,只要你嫁过来。

Dream:晚了。

Wilbur:我们现在彼此掌握的筹码都一样,可以和平谈判。

Dream:因为我还可以继续加筹码。

Dream:Sam。

裁决者Sam被时空旅行家Karl带到Dream面前。因为Karl不被时间束缚,所以技能偶尔能当瞬移用。

Sam的手里拿着一张长长的名单,上面罗列着囚徒们的名字。]

————————————————————————

据统计,你们当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看完并且关注了我!请一定要点一下小红心和小蓝手!!如果能点一下关注就更好了!!!谢谢!这对我很重要!!!:D

小跳(随缘更新)
只能代餐了( - -|||)...

只能代餐了( -    -|||)

我好饿

只能代餐了( -    -|||)

我好饿

小跳(随缘更新)

大结局punz就说了那么几句,一剪全没了w(° Д° )w。


字幕组辛苦喽


Punz太可怜了,总共就说了那么几句话,基本没人听(不管是剧里还是剧外)


大结局punz就说了那么几句,一剪全没了w(° Д° )w。


字幕组辛苦喽


Punz太可怜了,总共就说了那么几句话,基本没人听(不管是剧里还是剧外)


Blcatue.
  大概,说计划没听懂,dre...

  大概,说计划没听懂,dre一个歪头一下给punz整语塞了心中尖叫可爱

  就喜欢这种uwu

  精神状态良好

  大概,说计划没听懂,dre一个歪头一下给punz整语塞了心中尖叫可爱

  就喜欢这种uwu

  精神状态良好

Lockers

一个对于Stageduo和我写不出文的哀嚎(占TAG致歉/犹豫很久才敢打TAG)

关于我从去年开始就构想的一个文就直到现在我也写不出来,我已经为此写好了所有设定但我却完全无法写完第一篇甚至是开头我真的会发疯(已经开始神智不清了)


于是我决定先打出来再考虑过程。


先有结论,再求出过程(然而这是十分困难的)


然后我先把我去年打好的构想前言给放上来。(→前言

(重点我才发出来)


总之就对,嗯,对,我好喜欢公主骑士的设定,另外我真的花了太多的时间在滑AO3看Stageduo了,截止去年11月到现在我几乎把dream/punz的Tag全部刷了一次(ALL向跟多角恋不看)


我真的爱死了,日常训犬、忠实狗狗和被踩到地雷的狼,救命真的好棒喔,就,对,就那种...

关于我从去年开始就构想的一个文就直到现在我也写不出来,我已经为此写好了所有设定但我却完全无法写完第一篇甚至是开头我真的会发疯(已经开始神智不清了)


于是我决定先打出来再考虑过程。


先有结论,再求出过程(然而这是十分困难的)


然后我先把我去年打好的构想前言给放上来。(→前言

(重点我才发出来)


总之就对,嗯,对,我好喜欢公主骑士的设定,另外我真的花了太多的时间在滑AO3看Stageduo了,截止去年11月到现在我几乎把dream/punz的Tag全部刷了一次(ALL向跟多角恋不看)


我真的爱死了,日常训犬、忠实狗狗和被踩到地雷的狼,救命真的好棒喔,就,对,就那种一定要看懂的,这就是他们的魅力啊!!!

(语无伦次)

我真的好机动啊!!!

尤其是恋神情节真的太棒了,虽然只能看机翻但我真的发疯,真的,真的就好讚好棒。


总之回到正题,我打这篇文明明是想把我从去年到现在都还没写出来的文把大纲打一遍。


简而言之就是想写公主骑士PARO的文,参考的对象是动漫公主公主和B站上那个呗桑发的APH的翻译小说公主骑士(改编公主公主的制度,衍伸出骑士设定)

总之大概是这样,想写。


我"最初"的构想,在以我"如果写得出来"的状态下,我想写三次。

想以架空的普通人类高中来写新入学的公主们(Dream/Karl/Quackity)和骑士们(Punz/Sapnap/Wilbur)的,对,就是"爱情"


然后其实因为我真的不会写高中所以我就卡了好久,尤其我不知道要写美式还是日式,我对美式的高中真的一窍不通(大学倒还还可以但大学好像更难写,救命)

然后就是我预计原本写完之后我要写前篇跟后篇,譬如未成年组的跟前几届的公主骑士们之类的。

噢天啊我打到这里我的脑子开始不能运转了,我接下来该打些什么天啊(痛苦)

(我真的好不会整理设定和组织我自己的语言)

(我一定会后悔今天开始打这篇胡言乱语)


总之我开始打这篇的第一篇的时候我开始脑中想的都不是我序章或者第一章该打什么而是我CP的日常,救命明明都还没产出来甚至还没开始谈就已经想到那么后面的贴贴了。

像是我都想好Punz跟Dream可以怎样小日常认识彼此到后面可爱互动贴贴,然后就急速跳转到车了。(救命AO3总是在我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开好讚的车,我的脑子开始被同化了)


后来关于我在这篇文直到现在我的脑中想出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在那之后我几乎都在看AO3(被动:逃避写文)然后我深深的迷上了终界龙混血儿设定

就,非人设定,尤其我看了有一篇是写drunz两个都是混血龙的设定,我、我想看两条小龙,缠、缠、一起,尾巴,对、然后贴,对,嗯。

然后算是一个我想看到的私人设定,因为我写同人或者我自己脑补的时候我很喜欢把Dream的家庭写成Puffy收养了Foolish和Dream跟Tubbo,我通常会喜欢写Dream和Tubbo是同母异父的兄弟或者亲兄弟,而且我很喜欢羊的设定(写同母异父通常是我想加入混血龙的设定给Dream)


基于我对混血龙的设定是,龙会有领域性、除非是家人或者同族,不然在自己的休息地盘上会有强烈的敌意。

例如在房间或家里,有陌生人就会感到领域被侵犯,而被领养之后也是花了很多时间了解,然后Dream可能不知道自己是混血龙之类。

然后我在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的脑中是一个很普通的有非人种族和普通人类存在的世界AU这样,然后可能去专门收留这样非人的学生的学校要住宿,一起的室友是Punz,遇到Punz第一次没有排斥反应,然后借由Punz了解到自己是混血龙之类的,就那种同族贴贴。


最后妄想结果依然是黄色的慾望佔满了我的思考方向。(下跪)


然后关于公主骑士的设定我真的好喜欢看那种恋神情结跟训犬,噢真的好棒,我对公主骑士的想法就是那种表面上跟私下完全不同的公主和骑士,就,AO3在影响我!!!(褒义)

Dream把Punz给压在桌子或墙上说自己是他的神,而要求Punz去信仰自己什么的真的好色!!!


我可以摘取一些我真的好爱的一些语句。(下面都是机翻)


像是这篇文叫:你会问有多高(You’d ask how high)

简介的那句话是

"If I told you to jump off a cliff, you’d do it without hesitation."

(如果我告诉你跳下悬崖,你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还有另外一篇叫:心(Heart)

这篇是说还没找到人做复活书实验,然后Punz说他自愿,然后Dream疯狂拒绝,最后被Punz说服同意。(后续真的好棒)

摘录一下大概是这样。


Punz:"你就是我的全部,如果我死了,不会有人想念我的,没关系。"

Dream:”你也是我的全部,我会想念你的Punz,不要说傻话了我不会杀了你——”

Punz:”你会把我带回来的。”


两个情感已经崩溃的人靠着计划和自己的能力,终于在彼此身上找到了安全。

永远不会伤害彼此的两个人,Punz是要求杀死他自己的那个人。


如果这个该死的服务器上没有人可以向Dream证明他(Dream)不是一个怪物,那么Punz会自己来做这件事情。


Punz:"我的生命不比他们更有价值"

Dream:"对我来说(更有价值)"

Punz:"你不是神"

Dream:"well I should be!"(这句我不会翻)


Punz:"就是这样。成为神,然后带我回来。不会有事的。"


我真的会看到发狂,因为我当初去看结局的直播我听到Punz死过看过他自己的Limbo我真的觉得他们太真的真的。

(而且Punz其实也应该可以有一小搓白发)

这是何等的信任,我当初看到就觉得这到底、这、这是何等的,就、想想,对,那(逐渐词穷)


我说不下去了,但我真的爱死这对疯子主从了。

他们真的太适合贴贴了,尤其是逃狱之后的创伤后遗症所以需要佣兵来细心照顾贴贴,还有恋神情结去训狗狗(我永远喜欢Stageduo)


好了我发疯到这里了,如果真的有人想看的话我再来想办法写,我除了这篇还有一篇是我从去年11月开始想要写的脑业公司PARO也根本还没写完,设定也还在努力完善但我一篇都还没写好,希望我可以真的写出来,但大概也是缘分产出吧。




顺带一题我说的那两篇AO3的文。

你会问有多高(You’d ask how high) : 43129035

心(Heart) : 36439225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