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vz2

12572浏览    464参与
贫民苹果玩家
中文版蒸汽时代普僵 有参考

中文版蒸汽时代普僵


有参考


中文版蒸汽时代普僵


有参考


Октябрина海豚HT

手痛的时候画的,很多地方不对××【log弄成这样是被迫的】

手痛的时候画的,很多地方不对××【log弄成这样是被迫的】

SZ-425
专辑封面风甜菜

专辑封面风甜菜

专辑封面风甜菜

木怪木糠糠

想活下去

*轻微豆葵

*有玻璃渣注意

*豌豆射手中心

豌豆射手是一个无比平凡而普通的植物,而他比起其他的豌豆射手都更加的平凡。他不仅没有守护爱人的能力,也没有冲上战场的勇气。

  作为一个新兵,他可能是其中最多灾多难的一个。

  无数次被推向死亡的边缘,却又无数次生还。

  第一次上战场时被投石车的篮球砸得鼻青脸肿,头晕乎乎的连子弹都没瞄不准的时候,爆炸声也随之响起。

  第二次校长超市他被僵尸咬断了半个手臂。在他用最后仅剩的力气打出最后一发子弹时,僵尸也倒下了。

  第三次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而全身乏力吧,在最后一波僵尸到来之前,他没有选择抗争,而是在地上装死,躲过了一劫。那次就只有仅剩...

*轻微豆葵

*有玻璃渣注意

*豌豆射手中心

豌豆射手是一个无比平凡而普通的植物,而他比起其他的豌豆射手都更加的平凡。他不仅没有守护爱人的能力,也没有冲上战场的勇气。

  作为一个新兵,他可能是其中最多灾多难的一个。

  无数次被推向死亡的边缘,却又无数次生还。

  第一次上战场时被投石车的篮球砸得鼻青脸肿,头晕乎乎的连子弹都没瞄不准的时候,爆炸声也随之响起。

  第二次校长超市他被僵尸咬断了半个手臂。在他用最后仅剩的力气打出最后一发子弹时,僵尸也倒下了。

  第三次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而全身乏力吧,在最后一波僵尸到来之前,他没有选择抗争,而是在地上装死,躲过了一劫。那次就只有仅剩的几个植物活了下来,自己也混在其中。

  他已经是一个逃兵了。

  在人类的军营里,植物当逃兵,是会被处死刑的。

  听说那是一种最凄惨的死法。

  好在那次没有人注意到他选择了逃避,说到底,根本不会有人在意像他这样没有存在感的植物在战场上到底干了些什么。

  “呐,豌豆射手,听说这就是这周的最后一战了呢……”

  金色的晨光透过运兵车小小的的铁窗洒进来,在少女的脸上映出斑驳的痕迹。

  向日葵就这样靠着他的身旁,望着那片还没有手掌大的天空,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聊着。

  “听说僵尸们都很看重周末呀,所以周末从来不发起攻击呢……”“真是奇怪呀……”向日葵的头发已经被剪短成人类要求的不过肩的短发了,有些地方剪的参差不齐,乱七八糟的。

  向日葵虽然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女孩,但他觉得她留长发一定会更好看。

  “听说这一章打完我们就可以回后方休整了,会有新的一批植物替换我们的.....”向日葵的挤出一个微笑,好像想缓和紧张气氛吧。

  狭窄的运兵车里竟然显得的有些空旷。

  “豌豆啊,你回去之后想做些些什么?

  “我吗....?”他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根本没有顾上向日葵刚刚说了些什么。

  “我回去想干些什么呢?”听到向日葵这样问,他思索了一会儿。

  “我想逃出去,我不想在这个黑暗的地方活着了。”但他不能这样说,这种话一个字也不能透露。

  吱唔了半天,他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和你在一起就行了……”沉在阴影中的他早已满脸通红。

  “这样啊……”向日葵扭过头去,不再看他,而是看向窗外。从巴掌大的窗口望去,刚好能看见今天的朝霞。

  

  本不应该如此的。

  这个地方僵尸从来没有这么强过。平时对付几个僵尸绰绰有余的植物,今天也没有能够占据上风。在樱桃炸弹的一声轰鸣之后,植物才和僵尸勉强打了个平手。

  当旗帜打着“最后一波”的标语冲出来时,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他的身后跟着一只巨人。

  这绝对是敌方部队的精锐了吧。

  僵尸的军队势如破竹。向player逼近的道路上没有任何的阻碍。

  这个player是个新手,对于对付大量僵尸没有丝毫的经验。面对扑面而来的僵尸明显乱了阵脚,看着高大的巨人僵尸,甚至连话都说不利索。地上只有一堆的灰烬根本找不到炸弹的身影,别的道路上的杂鱼都已经清理干净了,只有巨人僵尸却仍然在向前横冲直撞。

  “不...不应该啊……都是最后一天了...这里不应该有那么多僵尸了啊......”player的手微微颤抖。巨人僵尸扑面而来的杀气让他快被恐惧击跨。他该明白的,正是因为是最后一天,僵尸才会拼死一搏。尽管这支僵尸的部队只是一只小小的杂牌军队,但是,

  player明显比他们更挫。

  坚果,地刺,他们早已死在巨人的电线杆下了;阳光菇,小喷菇,他们在睡梦之中就化为了一滩烂泥。

  不安的情绪涌上豌豆射手大脑,他害怕了,但是却无路可逃。

  下一个,

  被推到巨人锤下的向日葵。

  他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呆呆地站在原地。

  “是向日葵。”

  太阳已经升起,但是马上就被巨人高大的身躯遮住。

  巨人丢出的小鬼僵尸从他的头顶飞过。

  巨人身下向日葵眼睛已经失去了高光。

  “小葵....”

  “不要啊,不要啊……”

  “不要啊!”他的内心千百次嘶吼着,但现实中他只是颤了颤嘴唇。他多么想冲上去推开向日葵。

  但现在,他连枪都拿不稳了。

  巨人的锤子落下的那一瞬间,冲上去的,是双发射手,而不是他。

  金色的花瓣落了一地,她,最终还是消失了。

  刚刚还在和他说笑的她,最后留下的东西,只有那几片小的花瓣。

  无能的player只能让士兵一个个的去送死,挡在已经瘫坐在地上的自己的前面。

  “向日葵死了……”豌豆射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那么下一个......”他将僵硬地扭过头。看到player正用发抖的手指向自己。

  “豌豆射手。”

  他的瞳孔缩到了最小。

  他被推到了巨人的锤下。

  他想逃走了,但是来不及了,身后就是player,就算能逃出去,也只是死路一条。

  他只能拼命的举枪射击,不管有没有射中,空洞的眼睛里只剩下换子弹,射击。

  巨人僵尸高举锤子最终还是没有落下。巨人上下扫视着这片荒凉的土地,刚刚扔出去的小鬼僵尸被豌豆打穿了胸口。他最终还是没有力气打出的最后一击了,庞大的身躯歪了歪,终究没有站稳,一个侧身倒在了豌豆射手的旁边。

  击垮他的正是那最后一颗豌豆。

  阴影消失了,洒下来的是苍白的阳光。

  一切都是灰白色的,白的刺眼。

  豌豆射手成了这片荒凉中唯一站立的人。

  只有那几片金色的花瓣。

  不断灼烧着这个黑白的世界。

  他失力地跪下,颤巍巍地用手去够那几片花瓣。

  这样他想起上一次被僵尸咬到时的痛苦。

  他想哭,但是眼睛干干的。

  恐惧早已将他的心挤的早已容不下一点儿悲伤的泪水。

  第一次伤了身体。

  第二次失了勇气。

  第三次弃了尊严。

  这一次,连心都搞丢了。

  他只要拿几片花瓣紧紧的攥在手中。

  这一次

  这一次也

  苟且偷生地活了下来。

  那天晚上,下了一场暴雨。

姬你太美
我 是 彩 笔 小声:只要你画...

我 是 彩 笔

小声:只要你画大姐你就是我爸爸xxx

我 是 彩 笔

小声:只要你画大姐你就是我爸爸xxx

姬你太美

都是最近乱搞的大姐【我是不是除了傻逼摸鱼啥也不会了xxx】

都是最近乱搞的大姐【我是不是除了傻逼摸鱼啥也不会了xxx】

Litch princess

发现我偏好御姐(什)想画细致点,但是失败了

发现我偏好御姐(什)想画细致点,但是失败了

CH乐乐
背景就这么丑丑的画。与其等糖还...

背景就这么丑丑的画。
与其等糖还不如自己动手……
摸头杀,小心不要太用力变成真·摸头杀!!埃德加的头部很脆的!!没头盖骨就一层脑膜保护颅腔。
我喜欢这对cp,从一开始打boss关的时候我就站了。

背景就这么丑丑的画。
与其等糖还不如自己动手……
摸头杀,小心不要太用力变成真·摸头杀!!埃德加的头部很脆的!!没头盖骨就一层脑膜保护颅腔。
我喜欢这对cp,从一开始打boss关的时候我就站了。

CH乐乐
画个私设。我的ooc的僵王博士...

画个私设。
我的ooc的僵王博士可是很嗜战,嗜杀的哦!
没办法,我爱死老埃了。

画个私设。
我的ooc的僵王博士可是很嗜战,嗜杀的哦!
没办法,我爱死老埃了。

木怪木糠糠

寒冰和铁门

是自设的梗(这个cp过冷)

寒冰和铁门

是自设的梗(这个cp过冷)

CH乐乐
尽管这个换不了多少个赞。但我还...

尽管这个换不了多少个赞。
但我还是发了
忍不住啊!!!!
戴夫的二设
拥有自然之力的神弓。
戴夫也得有个本体的自保能力,别光靠植物,植物也很忙的。
看看你弟弟老埃,都会亲自上阵。

尽管这个换不了多少个赞。
但我还是发了
忍不住啊!!!!
戴夫的二设
拥有自然之力的神弓。
戴夫也得有个本体的自保能力,别光靠植物,植物也很忙的。
看看你弟弟老埃,都会亲自上阵。

木怪木糠糠
迷惑菇和橄榄球 相信他是橄榄球

迷惑菇和橄榄球

相信他是橄榄球

迷惑菇和橄榄球

相信他是橄榄球

木怪木糠糠

即使在僵尸进攻的时候也要学习

*第二人称避雷注意

已是深夜,窗外的豌豆敲击铁桶的声音还在叮当作响。

  你一个人敲咪咪的点了盏台灯,坐在本应空无一人的自习室里,这个时间也自习室里是绝对不允许有人的。你偷偷地冒着被学校处分的风险,翻窗跑到自习室里来偷学。

  尽管外面花园里值班的老师还在和僵尸拼死搏斗,但书还是要读的,作业还是要写的,试还是要考的。

  毕竟你已经连续三天没有交作业了,明天是周五,就像草坪最后一排的小推车一样,是最后的期限了。再这样拖拖拉拉的,等着你的,就是去老师办公室里吃棍子,那一下子能打爆一只僵尸脑袋棍子,可不是什么人间美味。上一次你因为晚交作业被打了手心,那种火辣辣的滋味可绝对不想再体验一次。...

*第二人称避雷注意

已是深夜,窗外的豌豆敲击铁桶的声音还在叮当作响。

  你一个人敲咪咪的点了盏台灯,坐在本应空无一人的自习室里,这个时间也自习室里是绝对不允许有人的。你偷偷地冒着被学校处分的风险,翻窗跑到自习室里来偷学。

  尽管外面花园里值班的老师还在和僵尸拼死搏斗,但书还是要读的,作业还是要写的,试还是要考的。

  毕竟你已经连续三天没有交作业了,明天是周五,就像草坪最后一排的小推车一样,是最后的期限了。再这样拖拖拉拉的,等着你的,就是去老师办公室里吃棍子,那一下子能打爆一只僵尸脑袋棍子,可不是什么人间美味。上一次你因为晚交作业被打了手心,那种火辣辣的滋味可绝对不想再体验一次。

  为什么学都学不好呢?你在绞尽脑汁,却得不出结论。老师上课讲过的题型还是无从下手,文言文和英文单词明明强调过了,却怎么也记不住。你写了一会语文,马上便换成了英语,过了两道选择题,又抽出数学。不会的题目一过再过,终于你的目光落在一道简答题上,这熟悉的问法,这熟悉的条件,仿佛像你宣告着:“老师讲过。”

         你翻开那半新不旧的数学书,在例题里翻找着,终于你看那让你魂牵梦绕的数学题了,仔细看欣喜充满了脑袋。这何止是讲过类似题目,这根本就是一模一样的原题!终于,终于,终于!你可以在无用奋斗这么久之后,写上一份完美的答案了吗?

  绝望的,风吹灭了生的火苗,例题下方的空白处没有你预想中的密密麻麻的解答,有的仅仅是零星的几个未知的符号。

  记忆渐渐清晰,那一天你惺忪着睡眼,抬起头,用早已失焦的目光上下打量的黑板,那一行行白色粉笔字被神秘的力量扭曲成螺旋,你拼命的想记录下这重要的一瞬间,但是在老师的沉睡魔咒之下,你在做事情只有一件:用颤抖的手拿着那只出墨断断续续的笔,记下这来自外太空的语言。

  而现在你面对的只有一堆乱码,除了“解”这个字,你,什么都提取不出来。

  完了,这下完了。讲过的题目,不会,岂不是更加深沉的罪孽?

  “唉”你叹了一口气,向后仰去,重重地靠在椅背上,发出“吱呀”一声,手中转的笔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S”形,果不出所料地“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你也懒得去捡,反正捡起来也无济于事吧,便只能抬头百般无聊的看着天空,看着那被云遮住一半的灰蒙蒙的月光。

  窗外豌豆敲击铁桶声音小了,也许僵尸准备撤退了“夜巡的老师也快回来了吧……”你这样想到。面对老师的巡回和作业空白的夹击,“进退两难”形容的,也许就是你现在的处境了吧。

  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用手一摸口袋,摸出一包早上从死党那里抢来的辣条。想了想辣条的气味太大,可能被老师发现,你转手又将辣条扔进了书包。

  正当你低头沉思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匆匆的脚步声,你连说“不好,是老师回来了。”赶忙熄了台灯,把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书一股脑儿塞进桌洞里,自己想了半天,只好抱头藏在桌子下面。你默默的祈祷着:“不要被发现”在被学校处分一次,你可能就要被学校劝退回家反思了。

  自习室门被粗暴地打开,听着杂乱的脚步声,来的至少会有两人。

  “怎么会没有人?!我刚才明明就看见有光!”

  “会不会是翻窗逃走了?”

  “没听到刚才有动静啊!”

  你听的很清楚,是陌生的声音。

  脚步声渐渐的向你逼近,你的心也随之越来越近的脚步越跳越快。突然来人一脚踩到了你刚刚掉在地上的笔,那支笔“咔”地惨叫一声便彻底宣告着报废。这时你注意到来人的鞋子鞋底已经开胶,破破烂烂的裤腿上沾满了泥点,感觉随着打开的门,带进来的不仅仅是寒风,还有一丝丝的血腥味儿。

  “不对......”还没有等你反应过来,桌子已经被一把掀开,椅子歪了,桌洞里的东西也丁零当啷地摔了满地。

  “原来在这儿....”来人脸上露出的扭曲的狂笑。

  你被一把揪住衣领提了起来。你刚刚想用手去拨开来人掐住你脖子的手,却又被一个勾拳打倒在地,后脑勺实实地敲在那本数学书上。

  你的眼睛被打肿了,半睁半闭地看不太清,但却能清晰地意识到:

  僵尸进来了。

  你看到来人的棍子落下的时候,你想跑,腿却软了,你想喊,却又发不出一点点声音。

  被击中后,用最后的意识,辨别出来,那是,老师的棍子......

  老师在连续值班多天后劳累过度,在指挥植物作战是居然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失去指挥的植物溃不成军,当他被狡猾的矿工用铁镐敲碎脑袋之前,手中还拿着班长写的纸条:

  “没有交作业的同学:”

  “你”

  僵尸从老师的口袋里摸到了自习室的钥匙,转手就奔着光亮打开了自习室的大门。

  那个僵尸兴奋地打开你的脑袋,不知怎么地神色一变。

  举起你的头拼命地摇晃,但是连水声都听不到。

  “妈。的!又是一个没脑子的!”

  他把尸体狠狠地摔在地上,破口大骂到。

  “别急别急,寝室里还有其他的学生呢,别发出太大的声音,免得被人发现了......”

  “他()娘()的……”

  那只僵尸临走前还不忘记踹你两脚。

  可怜的你,至死都不知道,浑浑噩噩过了十几年的你,早已和窗外那些只会为脑子而奔波的僵尸一样了。

  也许,

  你活得还没有他们自在。

ZFLIJ

我真的想養一盆藍莓啊可惡!

我真的想養一盆藍莓啊可惡!

木怪木糠糠
寒冰 虽然旁边粉红色的花和寒冰...

寒冰

虽然旁边粉红色的花和寒冰射手没有半毛线关系

寒冰

虽然旁边粉红色的花和寒冰射手没有半毛线关系

木怪木糠糠
也许我就是垃圾 人体比例崩坏,...

也许我就是垃圾

人体比例崩坏,而且还有明显错误,不过我不在意就是了。

是路灯花

也许我就是垃圾

人体比例崩坏,而且还有明显错误,不过我不在意就是了。

是路灯花

木怪木糠糠

板绘好难

背景好屎

不过土豆雷我还是要好好待她

板绘好难

背景好屎

不过土豆雷我还是要好好待她

ZFLIJ

有生之年終於決定更新了(你)。是茶繪間的茶。

我永遠喜歡可愛的藍莓嗚嗚嗚。她真好。

有生之年終於決定更新了(你)。是茶繪間的茶。

我永遠喜歡可愛的藍莓嗚嗚嗚。她真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