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qiuqiu

778浏览    14参与
鸡蛋班戟

最近画的一组🍑春决首发五人的图!!!!以后应该可以做手机壳帆布包鼠标垫等等。

最近画的一组🍑春决首发五人的图!!!!以后应该可以做手机壳帆布包鼠标垫等等。

梅川内酷

奥林匹克精神两条

第一条 全力争胜

第二条 要有风度的接受失败

你选择的这个职业  胜负就是你每天要面对的

我们还有明天,还有以后

希望大家都可以走出来

奥林匹克精神两条

第一条 全力争胜

第二条 要有风度的接受失败

你选择的这个职业  胜负就是你每天要面对的

我们还有明天,还有以后

希望大家都可以走出来

Siein.柒葉

🍑的首发们

决赛加油!!!

🍑的首发们

决赛加油!!!

梅川内酷
#lpl春季总决赛# 完了,...

#lpl春季总决赛#


完了,今天比赛形势可能不大好啊


据我所知,每个有所谓明星召唤师支持的队伍下场都不太好,是真的(狗头保护)
然后如果两边同一场都有明星支持,哪边火哪边必输
我还没看到JDG那边有明星加油
所以·······
我们🍑·······


希望这次不灵


🍑加油💪,🐛🐛🐛


#LPL春季赛# 加油#TES JDG#...



#lpl春季总决赛#

 

完了,今天比赛形势可能不大好啊


据我所知,每个有所谓明星召唤师支持的队伍下场都不太好,是真的(狗头保护)
然后如果两边同一场都有明星支持,哪边火哪边必输
我还没看到JDG那边有明星加油
所以·······
我们🍑·······


希望这次不灵


🍑加油💪,🐛🐛🐛


#LPL春季赛# 加油#TES JDG#






4.22的ES,


4.23的RNG,


4.24的WE,


4.26的iG,


4.27的FPX,



真的,不信去去找


岚玉卿

LPL第四周赛事预热:我们的距离

官方发刀,吞了吧


妹扣和蕉蕉

球球和lokeN

炫君儿和肥肥

马哥和逗比


“昭野时代永不黄昏。”

“有什么想对lokeN说的?对线少A我几下,我害怕。”

“Flandre的左边永远是sofm,sofm的右边永远是Flandre。”

“我们还可以在每日top5和每周最佳阵容同框的,努努力就好。”


老国电了,老滔博了,老蛇队了,老侠盗了

就杀,片甲不留地杀

LPL第四周赛事预热:我们的距离

官方发刀,吞了吧


妹扣和蕉蕉

球球和lokeN

炫君儿和肥肥

马哥和逗比


“昭野时代永不黄昏。”

“有什么想对lokeN说的?对线少A我几下,我害怕。”

“Flandre的左边永远是sofm,sofm的右边永远是Flandre。”

“我们还可以在每日top5和每周最佳阵容同框的,努努力就好。”




老国电了,老滔博了,老蛇队了,老侠盗了

就杀,片甲不留地杀

千岛酱龙利鱼

[球应]同心(2)

Chapter.2

白家浩要提上一队了。

  应祺燊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先是一阵欣喜,再是一阵难过,最后长叹一声,歪着瘫躺在了电竞椅上。

  实话说,甚至有点想哭了。

  就因为他比白家浩小那么一年多,现在白家浩要升上去了,只留他一个人在KOF孤零零的。估计这两天就要从青训宿舍搬走了,而且也不能再一起打比赛了……虽然替白家浩高兴,但是也替自己有那么一丝丝难过。

应祺燊和白家浩算是一对不打不相识的好兄弟。个中具体故事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连应祺燊自己都快不记得了。只想起来他在第一次训练赛里和白家浩因为操作问题互喷了起来,然后谁也不...

Chapter.2



  白家浩要提上一队了。

  应祺燊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先是一阵欣喜,再是一阵难过,最后长叹一声,歪着瘫躺在了电竞椅上。

  实话说,甚至有点想哭了。

  就因为他比白家浩小那么一年多,现在白家浩要升上去了,只留他一个人在KOF孤零零的。估计这两天就要从青训宿舍搬走了,而且也不能再一起打比赛了……虽然替白家浩高兴,但是也替自己有那么一丝丝难过。

 

  应祺燊和白家浩算是一对不打不相识的好兄弟。个中具体故事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连应祺燊自己都快不记得了。只想起来他在第一次训练赛里和白家浩因为操作问题互喷了起来,然后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上单和一个ADC要在中路拿着亚索solo。再然后就是白家浩凭着100兵的优势胜出,应祺燊愿赌服输,请白家浩吃了一顿基地门口的全拼炸猪排饭。在这以后两个人就成了朋友。

  少年的友谊建立的速度总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并且通常会迅速地加固。两个人后来调到了一个房间里成为了室友,并且开始联手在峡谷里兴风作浪。在某一段时间的峡谷里,路人见到这两个人的ID都不免退避三舍,或者极力针对,一度凶名在外。应祺燊和白家浩都是KOF的首发,因而愿望不免一致地都是早日升上一队,打上首发。可应祺燊万万没想到白家浩这家伙飞升得如此之快,在他以为这个转会期会依旧风平浪静的时候,说好还要和他在LDL缠缠绵绵到明年的白家浩就这么突如其来地跑路了。

  为什么,为什么妈妈不能把我早生一年!应祺燊一声无能狂怒的哀嚎,愤怒地趴在桌子上锤了三下。训练室的空调开得很低,扑面而来的寒风把应祺燊鼻子里不知道哪一根神经挑动了,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多穿点衣服啊,老开那么低温度干嘛啊,真跟猫皇说的水牢似的。”旁边的张明把隔壁辅助位置上的空调遥控器一把抓了过来,一通猛按,把离谱的19度调成了25度,“节能减排懂不懂,也关爱一下本老年人。”

  这个所谓“水牢”的训练室的根源是,某位前青训打野小孩热爱在夏天里把空调开到超低的温度,大约是借此回忆他的东北老家风味,后来成为传统。某一天吴尧因故来拿东西的时候竟然被冷得跑回去找了件外套才瑟瑟发抖地返回,从此声名大振。

  “我才不冷——你有多老啊张叔叔——”应祺燊拖长了声音,伸手要去捏张明的脸,被张明一歪头躲掉,皱了皱鼻子,故意凶巴巴地扬声道:“没大没小啊你应祺燊!”

 

  从前天开始,张明就从首发的训练室搬到青训替补训练室里来了。这个曾经被吴尧口嗨为“水牢”的训练室,最终成了自家ADC的新据点,且大概率很快也要成为他的新据点。好笑中还透着一丝丝的惨,应祺燊在偷瞟着张明的时候,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他肯定是不想张明落到和自己一个地方的,但是自私地说,好像……也还行。

  至少他开始和张明比邻而座了。

  “听说今晚Knight要来了。”张明一局排位完了,伸了个懒腰,“哦,还有Loken和Ben。”

  “都是大神耶。明年我们岂不是要原地起飞?”应祺燊的鼠标咔哒咔哒地敲击着,一边排位一边分心和张明聊天。

  “桃浦,永远滴神!”张明学着滕杨天下的语气嗷地叫了一声,听得应祺燊忍不住笑出声来,腾出手锤了张明一拳:“别他妈学主播说话了球皇哈哈哈哈哈哈——”

  就目前的配置来看,确实是在LPL里颇为瞩目的强度了。真挺好。努努力,一年以后,他也是要争取进一队的人。应祺燊想着,抿了抿嘴唇,将精神集中回了电脑屏幕上。

 

  在太阳下山以前,TOP的基地里出现了一个新面孔。

  “你好,我叫卓定。”

  还没等到在休息室里正式见面,应祺燊和卓定就已经在走廊里初次见面了,留着半长头发的新中单小朋友长着一副有些奶凶的脸,但是语调是出人意料的软乎乎。应祺燊想起面前这个画风和TOP原味糙汉子画风格格不入的卓定就是一队今后的大腿,不由在心里小小地倒吸一口凉气。

  “我叫应祺燊,是二队的ADC。早就听说过你了,黄金左手是不是,好酷哦。”应祺燊主动伸出手,卓定犹豫了一下,也握住了他的手,有些羞涩而不好意思地笑笑:“没什么,就是,左撇子而已。”

  “Knight!领队叫你!”

  两人还没来得及再多尬聊两句的,远处走廊尽头的门就被推开,张明探出一个头来,朝着两人招了招手。

  这就聊上了,应祺燊这小孩儿交朋友还挺快。张明心道。

 

  很久以后应祺燊回想起这一次见面,深感自己属实是被K皇这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迷惑了。虽然卓定人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然而皮起来相比应祺燊白家浩也是不遑多让。TOP——后来改称作TES的队内三熊的最后一位,在这一天正式归位。


千岛酱龙利鱼

[球应]同心(1)

*Qiuqiu&Photic

*我流拉郎,人设脑补,欢迎食用。

Chapter.1

  应祺燊在十六岁的生日时收到了一个水晶球。水晶球亮闪闪的,球里面用颜料画出一个同心结的图案。水晶球并不特殊,很明显可以看出是在可疑的淘宝店里买的。还附赠了在底座上刻字的服务。应祺燊用手指在那个激光刻出来的字上摸了摸,很光滑。刻着的字是,Photic,心想事成。

  那天是他第一次在家以外的地方度过生日。队友们给他定了一个超大的蛋糕,训练室里关了灯点上蜡烛,应祺燊双手合十许了个愿。

  “生日快乐啊应王,”旁边一队的ADC张明揉了揉应祺燊的头,弄得他头发乱糟糟的,...

*Qiuqiu&Photic

*我流拉郎,人设脑补,欢迎食用。

Chapter.1

  应祺燊在十六岁的生日时收到了一个水晶球。水晶球亮闪闪的,球里面用颜料画出一个同心结的图案。水晶球并不特殊,很明显可以看出是在可疑的淘宝店里买的。还附赠了在底座上刻字的服务。应祺燊用手指在那个激光刻出来的字上摸了摸,很光滑。刻着的字是,Photic,心想事成。

  那天是他第一次在家以外的地方度过生日。队友们给他定了一个超大的蛋糕,训练室里关了灯点上蜡烛,应祺燊双手合十许了个愿。

  “生日快乐啊应王,”旁边一队的ADC张明揉了揉应祺燊的头,弄得他头发乱糟糟的,还笑得见牙不见眼,“加油,离你成功篡我的位还有一年哈。”

  “张明——!”应祺燊睁开眼,伸出爪子气急败坏地挥舞着,挠了张明几下。

 

  十五岁这一年的夏天,应祺燊加入了TOP的青训队KOF,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虽然TOP在LPL的成绩不算亮眼,不是豪门,但应祺燊很喜欢TOP。不管是青训队的这一帮同龄人,还是一队的哥哥们,都是让人喜欢的朋友。如果让应祺燊在这一群人里挑出一个最喜欢的人,应祺燊不会说出来,但是会在心里偷偷地在张明的名字后面打一个勾。

  青少年的好感是没有理由的。单纯只是因为这个年纪稍微大一点的男孩子比较温柔,或者很照顾他罢了。“喜欢”也不是情欲的爱意,只是一眼就能看透的那种,亲近。

  在他进队的第一次小团建时,张明主动选择了他当游戏的搭档。大概是同位置选手之间天生的吸引力,张明亲口说过,觉得他实在讨人喜欢,所以带着他玩。

  为什么自己就是AD呢?应祺燊总是在想。或者说,为什么张明也是AD呢?一个队伍里同样位置的选手,注定是要为了首发而铆足劲表现自己,把另一位压一头的。但是应祺燊不想。在这个职业的圈子里,最高的友谊赞扬大概就是——想和他并肩作战,一起取得胜利,对吧?

  应祺燊在rank时脑子又不由自主地飘忽起来,想到了水晶球,想到了张明。一个走神,对面的打野狮子狗从盲视野的草丛里跃出,手起刀落,应祺燊的电脑屏幕陡然黑白。

  “喂喂喂应王,刚刚你辅助都ping了那里了,你怎么还上去送死啊?”

  张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应祺燊吓了个哆嗦。

  “我我我……我肚子疼。哎哟,你替我操作操作,救命……”应祺燊随口诌了个理由,光速退位让贤,逃也似的冲向了洗手间。张明望着小孩儿的背影,颇为惊奇地挑了挑眉。峡谷里,应祺燊的卡莉斯塔刚落地,挥舞着影矛站在泉水里。为了保护一波小孩的号和分,张明不负请托,坐了下来替应祺燊玩一会儿。

 

  应祺燊的肚子当然不疼,只能无奈地在洗手间洗了三分钟的手,顺便思考了一下人生。最近正是联盟转会期的日子,应祺燊十六岁生日刚过,又是和TOP签定了长约的,自然不必担心转会期的麻烦事会落在他头上。据说TOP已经签了一个特别强的新中单,联盟里知名的“黄金左手”Knight,成为了万众瞩目的一桩交易。一队此刻的氛围大概可以用“其乐融融,未来可期”来形容。只是张明最近似乎有点小危机,不,是大危机——TOP还签了个新AD。

  在路人眼里,TOP这两年的成绩的不好看大都归咎于下路太菜。应祺燊也没什么想反驳的,好与不好,也不是旁观者说了算。只是俱乐部这么想了,一点办法也没有。应祺燊在十六岁生日之前还在兴致勃勃地加紧练习,力求在十七岁就能登上顶级联赛舞台,顺便能和张明打个平手。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让他篡张明的位,张明自己就先被人偷了家。

  应祺燊一边想着,一边甩着手上的水从洗手间返回训练室。

  “玩得怎么样啊球哥——我靠。”应祺燊走近了自己的机位,探头过去,吓了一跳,“可以啊,我球雄起了嘛!”

  离开前0/2的数据,被张明打成了5/2,小小地起飞了一波。

  “自己玩儿吧,我还有事呢,真是。”张明把卡莉斯塔操纵着走进了一个草丛里,撒开鼠标离开座位。应祺燊重掌鼠标,又偏头过去看张明的背影。再看回屏幕的时候,刚刚的同一只狮子狗不知道从哪儿又跳了出来,收走了卡莉斯塔的小命和赏金。

  “我靠——”

 

  张明离开了训练室后,转身走上了三楼,踏进了经理的办公室。

  “上次问你的事情,你有决定了吗?”经理站在书柜旁,一边整理着手上的文件,一边问张明。

  张明站在办公桌前,低着头,心里踌躇着。

  新AD的合同已经敲定了。作为从DAN走到TOP的元老,俱乐部替他还是不错的。无论是去其他队试训还是继续留队,都愿意为他开方便之门。现下的处境就是,留队只能当新AD的替补,但是——

  “我…我还想再留一年,再试着打一年吧。替补就替补。”张明叹了口气,“我会继续努力的。”

  “好。”

 

 

三月伏羲

【猫球】舆论

舆论


没写完,但是就是想发出来。舍友一直在身边不敢打字,瑟瑟发抖。


这篇文用来纪念喜欢上TOP的第一天。


喜欢top真的是因为下路组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嘻嘻top加油吧


明后天补完


——————————————————————————————

未曾见过朝阳,却身处黑暗。


结束了两场的客场作战,所幸的是至少收获了一场胜利。


回到酒店休息的cat躺在床上,侧头看见自己家的AD一回到酒店就是打开电脑准备排位的模样。


“呐,我说球球我是不是特别菜啊”cat扭头问。


坐在椅子上的qiuqiu...

舆论


没写完,但是就是想发出来。舍友一直在身边不敢打字,瑟瑟发抖。


这篇文用来纪念喜欢上TOP的第一天。


喜欢top真的是因为下路组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嘻嘻top加油吧


明后天补完


——————————————————————————————

未曾见过朝阳,却身处黑暗。

 

结束了两场的客场作战,所幸的是至少收获了一场胜利。

 

回到酒店休息的cat躺在床上,侧头看见自己家的AD一回到酒店就是打开电脑准备排位的模样。

 

“呐,我说球球我是不是特别菜啊”cat扭头问。

 

坐在椅子上的qiuqiu抿了抿嘴,摇了摇头。

 

cat对自己AD沉闷的个性太过了解了,队里一直都是自己在担任着说骚话活跃气氛的哪一个,只是偶尔也希望被人安慰一下。

 

翻了个身,将自己埋在穿上,像一只鸵鸟一样。

 

 

手机屏幕的亮度照在cat的脸上,有点刺眼。

 

其实电竞选手是最不需要手机这种能够接收到外界评论的东西的,cat甚至不用打开贴吧、微博都知道是怎么评论自己的。

 

“这么垃圾的双人组是怎么选出来的?最菜的里面选出倒数第一倒数第二吗”

 

“躺赢都不会,浪费马大头的时间”

 

“就你们这个战绩也赔叫top?”

 

“求求你们,把下路双人组换掉吧”

 

大概是这种言论看的多了,还有了自嘲的心理。

 

坐起身子,伸手拍了拍等待排位的球球

 

“你看都在说我们菜的可怕”


噗吹六川

【补档猫球】野辅双游,一死一送

首先这不是文哈...


先是8.13我自个的晚间宣传

=

看DAN、Cat吴尧如何花式求双排。

“来双排吧萌球球。”

“一个人玩有些寂寞啊...”

好不容易求到后发现竟然没有萌球球的好友???

预知后事如何,

虎牙直播17371857等你噢。

嘀!链接直通

老铁们快上车吧!只能帮你们到这了。

赶不上也没事,咱们等录屏!

(我就知道在直播间蹲着一定会有粮/糖的!)
(抱头痛哭)

=

(反正有一个帖子我就不新开了)

8.14清晨补档:
 

好不容易等来的双排没了。萌球球排到了打野(...)

但吴尧还是秉存一颗带飞的...

首先这不是文哈...


先是8.13我自个的晚间宣传


=

看DAN、Cat吴尧如何花式求双排。

“来双排吧萌球球。”

“一个人玩有些寂寞啊...”

好不容易求到后发现竟然没有萌球球的好友???

预知后事如何,

虎牙直播17371857等你噢。

嘀!链接直通

老铁们快上车吧!只能帮你们到这了。

赶不上也没事,咱们等录屏!

(我就知道在直播间蹲着一定会有粮/糖的!)
(抱头痛哭)

  


=

(反正有一个帖子我就不新开了)

 
8.14清晨补档:
 

好不容易等来的双排没了。萌球球排到了打野(...)

但吴尧还是秉存一颗带飞的心,玩个洛疯狂操心萌球球的蜘蛛女皇,三路都管。萌球球抓个人,只要不在对线麻利儿切过去看。然而后者的打野...等级还赶不上辅助高(?)

猫老板于是,嘴上bb萌球球的辣眼睛操作,一边口嫌体正直的开始野辅双游。看到两个人在对面野区小心翼翼贴着走的时候莫名可爱。

虽然把打野玩成了ad,边缘ob躲后面疯狂技能输出,萌球球还是有精彩操作哒~闪现e配合输出秒人什么的

这时候猫老板就开始:“666”

“可以啊萌球球,贼猛。”

所以说,该diss就diss,该夸咱们也不含糊。


  
=
 

一个彩蛋。

Cat前面碰到一只小炮,头铁的很。小炮死了之后还不忘黑一波萌球球,“这个...这个小炮...”

(斟酌)

“这小炮怎么有点萌球球的架势啊。跳不起来啊。”

萌球球: ?


*

两个彩蛋。

还是那个小炮,在蓝色方蓝buff和三狼处下路带了波节奏(双方的)

吴尧看着黑屏就开始笑,好像想到了什么,事实证明确实是想到了,开始问,

“你们有没有会做视频啊,把英雄麦克疯里面那个萌球球跳高的剪一下配个bgm,‘我要飞的更高~’那个。”

弹幕:? ? ?

这个视频:
 
和ss的赛事语音一分钟左右开始



*
最后一个彩蛋。


萌球球悄咪咪送了十个血瓶给猫老板。

...

他自己不说,老板也没看见,还是弹幕说的

咦~

 
  

*
=
 
【以上是我凭忆记录,有误见谅】
【禁转出禁截图禁一切】

【吃我安利! 扔!】

噗吹六川

【猫球】他们这样的人

【禁转出禁截图禁上升禁一切谢谢合作】

不喜勿入!谢谢合作

吴尧 DAN、Cat

张明 DAN、QiuQiu

=

*

吴尧和张明是一起从lspl打上来的。

两人同年出生,心性却差了一大截。当初2144还没改名成DAN,教练把吴尧带到基地,指着人给他打了招呼,“新辅助。”

张明愣愣的,除了一声噢,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吴尧主动朝他伸了手,“哎你好,我是辅助cat。”

握手,点头,微笑,人情世故懂的透透。

“你好你好...我是adc、QiuQiu...”

*

吴尧是个在哪都很吃得开的人。张明则恰恰相反。

辅助没多久就和所有人混熟了,同ad...

【禁转出禁截图禁上升禁一切谢谢合作】

不喜勿入!谢谢合作

吴尧 DAN、Cat

张明 DAN、QiuQiu


=
 
  
*


吴尧和张明是一起从lspl打上来的。


两人同年出生,心性却差了一大截。当初2144还没改名成DAN,教练把吴尧带到基地,指着人给他打了招呼,“新辅助。”

张明愣愣的,除了一声噢,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吴尧主动朝他伸了手,“哎你好,我是辅助cat。”

握手,点头,微笑,人情世故懂的透透。


“你好你好...我是adc、QiuQiu...”


*


吴尧是个在哪都很吃得开的人。张明则恰恰相反。


辅助没多久就和所有人混熟了,同ad的交流却还停留在训练赛里的队内沟通。队里除了几个韩国人,基本都是外闷内骚的货,友情建立的贼迅速。整天凑在一块骚话连篇,嘻嘻哈哈打闹一阵子再被教练赶回去rank。张明一向不在那群人里,他只会带上耳机默默的打游戏,休息的时候就自己玩手机看电脑。这高冷样,连最熟悉的小伙伴都看不下去。
 


Qi凑到他旁边,看看电脑上很久没动过的界面,“怎么了你,最近哑巴了?”

被问的人一脸不明所以,“啊?我没有。”

“那你天天闷这,吃饭也不一起。”


“嗯...”从不说谎的ad想了一会,压低了声音告诉他自己的“苦恼”,指指远处的某人,“那个...我和他不熟。”

“...”Qi表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人家就是再外向,也不会和你这种一句话没有的人主动干聊。”

“是吗。”张明看着小伙伴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陷入沉思。



于是他下午就主动说话去了。过程之简单粗暴,让围观同学都捏了把汗。



其实照张明本人所说,动机很单纯。就是喜欢香蕉的ad在吃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自己的辅助,就顺带了一个给他,心想促进一下感情也好。然而吴尧这个人吧,骚久了有的东西就浑然天成了。他正在位置上坐着呢,就看见贼内向的ad突然萌萌哒的递了个香蕉过来。

“给你!”


吴尧抬头,张明傻乎乎的笑着,大概是脸太黑显得一口白牙贼晃眼,不过“依稀”还能看见两只弯弯的眼睛,声音也软的很。他接过,嘴巴一滑这话就这么骚了出去,

“萌球球,暗示?”


*


当事人还没搞懂吴尧这是什么意思,想过来蹭根香蕉的moyu倒是先一步,“噗哧”笑出了声,手指着吴尧晃悠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你...稳稳稳。”

吴尧像是才明白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笑着踹了moyu一脚让他边去儿,掉头来和张明说着不知道算不算解释的解释,“开玩笑的。”


“噢,没事没事。”



也亏了这个插曲,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比如,萌球球这个称呼就被吴尧带的全队都叫起来了。连二哥都操着一口正宗的首尔普通话叫他,“mengqiuqiu。”
  

张明曾经挣扎着抗议,“这不好听”

吴尧撑着下巴瞥了他一眼,“那不然就叫煤球球吧,反正你那么黑。”

? ? ?


“滚!”



话是这么说。可当后来有人调侃张明拿肤色说事儿的时候,吴尧总是听两句就忍不住蹦出来强行岔开话题,“阿伟,听说你最近又撩了个妹子。”

伴随着此起彼伏的起哄声以及Qi哥的“?”,吴尧隔着人群瞄一眼旁边乐呵呵的人,心想“是不是傻啊,怎么这么蠢。”

  

=
  

*

在张明二十四年生涯里,他可以底气十足的说一声,“吴尧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

不是小时候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也不是学校优等生的那种聪明。而是他会在恰当的场合说出最带动气氛的话,能一眼听出别人口中的言外之意,还可以在张明懵懵懂懂的时候,挡在他前面说一句,“过了过了,别这么欺负我们萌球球。”



张明试图向大佬讨教一下,他是怎么说出那些自己可能再过个几十年也说不出来的骚话的。


*


两人现在住一个房间。自打上来LPL后队伍的训练量增加了不少,别人入睡都带着一身疲惫,张明却元气满满的坐在床上等某人回来。

吴尧刚吹完头发,就看见他盘腿坐在床上,眼珠子亮晶晶的盯着他看,活像只尚且单纯的小狼崽。莫名打了个哆嗦,“有事?”

张明点头如捣蒜,拍着自己旁边的空让吴尧坐。后者犹犹豫豫的坐下,“你干嘛。”


“你...”张明顿了顿,又往吴尧那凑凑,“你为什么反应那么快啊?”语气里满是认真的探求。


吴尧挑眉,这什么奇怪的问题。他也不退,几不可见的前倾把两人之间的距离又拉进一点,伸手拨弄下张明额前的刘海,最近刚剪过,跟狗啃似的。“职业选手反应不快怎么办,反应慢可不能carry你,你那么菜,还没我保着?那我们蛋队岂不是...”


“哎呀不是不是,”用膝盖想也知道吴尧接下来的话必然是diss他的,张明打断他,却没拂开他的手,“我是说,你平时说话,就像我们录的那个四级考试和那个王牌解说员,你怎么想出来的那些词?”

“啥?”吴尧没明白,这还用想的?“就...他们说什么我跟着说呗。”

“额.....我还是觉得你真聪明。”吴尧哑声半晌,冒出这么一句发自肺腑的话,像极了以前玩的什么游戏过关之后系统给的祝贺,让听的人一愣。


吴尧用一根指头按着张明的额头把他往后推,“聪明什么就聪明了,明明你太蠢。”

张明盘腿不稳,刚好倒在了枕头上,还没爬起来,被子就砸脸上了。“哎你...”

“别动。”吴尧让他躺着,再走到另一边把空调温度调高,“快睡,我关灯了。”

张明捂在被子里没说话,看见吴尧转身关灯瞬间麻利偷拿了床头柜上的手机塞进被窝,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一看就是老ad了。


“啪嗒”


房间陷入黑暗,窗户外面透的一点光也被吴尧拉上窗帘盖住。


“喂,”吴尧走到张明床边拍拍被子。

后者探出个脑袋,“...干嘛?”


“手机拿来。”语气笃定不是质疑。

“什么,”张明在心里咽了咽口水,表面上还佯装淡定“我没拿啊。”

“快点。”

“没拿!”


今儿怕是要犟到底了。吴尧啧了一声俯身去掀被子,张明哇了一声立马在小小的床上勉强“逃跑”了一下。被抓住是立刻的事,吴尧膝盖半跪在床边圈住人,在他身下东翻西找终于摸到一快薄薄凉凉的“板砖”。

“这不是手机?”


事情到这,本可以结束。偏偏吴尧起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张明的痒痒肉,身下的人反应幅度贼大。

“哎哟!”

吴尧就听见张明这么叫了一声,胳膊腿都开始乱蹿,“别别别,让我先起来...”


已经晚了,撑在床上的胳膊不小心被打到,上半身直直倒了下去,压到软乎乎的身体。

房间是暗的,但是手机不知怎么被谁碰到了锁屏,亮了一瞬后又熄灭。就那一瞬,两人借着微弱的光将将四目相对。张明脸上因为怕痒带的笑还没褪去,距离近的呼吸都能喷洒到吴尧脸上。脑子一片空白大概就是那时候最真切的感受。


“草。”他从牙缝里崩出一个字,迅速爬起,烦躁的揉了揉自个儿蓬松的头发,回到自己床上躺下。吴尧一句话没说,左胸膛却有什么东西嘭嘭跳个不停。


一时安静。

张明从自己床上探起个头,他还没搞懂这是个什么情况,“喂。”

吴尧没应。


“我打到你了?...对不起啊。”张明生存法则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先道歉总是没错的。

吴尧每次听见这三字就神烦,像是两人多生疏似的。忍不住出声,“别对不起,没打到我。”

“噢...”


其实后面还有一句,声音有点小,张明没听见,说的是“动不动就对不起,以后净被人欺负去了...”




吴尧翻了个身,扔掉奇奇怪怪的念头准备睡觉。对面的人却没有安分的意思。

“catcat-~”


吴尧从嗓子眼里挤了个音给他,“嗯?”

“那我能不能玩手机啊?”

吴尧心里咯噔一下,卧槽刚刚忘了收手机,“不能。这么晚玩,眼睛不想要了。”

“噢...”


静默半分钟,张明的声音又传过来了,“catcat-~”

“...”已经进入浅度睡眠的吴尧很痛苦,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地步,“干、嘛!”

对面床上的人毫无察觉,自认表现很好的把手机主动放到床头柜上,还兴致勃勃的例行睡前活动,“晚安呢?今天晚安没有。”

睡前气消得无影无踪。吴尧只觉好笑,给他道了个,“安。”

“晚安!”


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张明现在的样子。一脸满足的把被子拉到胸口,双手搭在肚子上,平躺着安心入睡。吴尧躺在自己的床上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怎么这么傻啊...傻点也好。”
 

哪有什么聪明的人,不过早就告别了单纯。


  


*



说起来吴尧生日也要到了。

1995.8.11

基地一趟子的人过来问他,“要什么礼物啊catcat?”

吴尧挥挥手,让他们麻利儿起开,“不给钱你们就先让让好吧。”


又长大...啊不,在他本人看来是又老了一岁,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吴尧瘫在自己的椅子上,手离老远好不容易够着鼠标,点开昨个一天战绩,红红蓝蓝基本持。就像生活一样,不好不坏,偶尔有连胜,也会有惨兮兮的连败,可怎么也得继续下去。

“哎哟变成老猫喽...”


LPL他还能打多久呢...他自己想了一会,想不出。


“cat!”


他被这模模糊糊的声音叫回神,一听就是那个普通话极不标准的ad。

张明走到旁边,手搭上他的肩,大概是刚刚从外面回来,周身带着明显的热气,“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吴尧的角度看不见那人的脸,低头看着手机随口说了一句,“钱呗。”

“啧,”张明啧了一声,手从吴尧肩上拿开了,后者因为突然消失的温热不自在的动了动。“怎么这么庸俗啊。”

庸俗?默默脑内了一下这词的概念,可能吧。像他这样庸俗的人,从不喜欢装深沉。吴尧坐起来,安慰似的拍拍张明的胳膊,“实话嘛~你长大就懂了。”

“卧槽? ?我和你差不多大!”

“就你?那幼稚的样儿,晚上做个噩梦还把我call醒,吃个饭必须要人陪,楼下便利店巴巴的再拉一个,你...”


吴尧的声音顿住了,“...这什么。”
 

张明拿着一盒冰激凌贴到吴尧的脸上,冰凉的触感让这个整天待在空调间里的人浑身一震。

“呐,我刚刚出去给你带了一个,”张明举了举另一只手上的购物袋,“这些是教练买的,你这个是我买的,比他们的贵多了。”

接过一看,还是他喜欢的口味。


上海最近的高温依然没减,张明还喜欢到处晃悠,说天天待着都发霉了,吴尧说他是煤球球光合作用。这不,今儿又逛超市去了。额头出了层薄薄的汗,脸上还能看出被晒的冒红。

吴尧想和他说,下次出去别穿黑衣服,吸热。想和他说,别老买甜食对牙不好。还想和他说,别老到处跑整天整天见不着人...实在不行,就把他带上。

可末了,还是拿着那盒包装壳水淋淋的冰激凌,


“...都化了”

“...少说点是不是会死。”
 

“哎,对。”

*


吴尧窝在椅子里笑嘻嘻的看张明炸毛,时不时再激他两句,不把人搞得面红耳赤不罢休,完了又屁颠屁颠的哄回来。
  

“来,萌球球来双排。”

“哇你...什么操作,凉了凉了,faker都带不动。”

可真“凉了”后,又到了cat老师的心灵鸡汤时间。

“哎不就输了一局吗,再来。”
 



【end·一篇完的·日常】



=


听《像我这样的人》后有感。却写不出那种像歌一样的沧桑感(...)不管,尽力了。

没人吃我安利吗?猫老板和萌球球的日常就是超级宠超级宠超级宠!有人想听我安利吗。

这两人素材不多,有误见谅。
还是禁转出禁一切。

噗吹六川

猫是怎么哄球的【猫球】

有人吃吗有人吃吗!
DAN的下路组,早就觉得他俩萌了终于肝了一点。

写的不好

cat×Qiuqiu

吴尧,DAN.Cat(个人很喜欢这个名字...)

张明,DAN.Qiuqiu

=

吴尧是个乐天派,就算今儿的bo3没得什么好结果,按他的性子也是该吃吃该喝喝,好好训练下次努力。

但他们家那只球就不一样了。

自打回到基地,张明就没给过谁什么好脸色。一向好脾气的ad 唯独在carry失败上执拗的不行。别人不理,吴尧还是要关心关心的。

今天比赛不算很晚,但教练说了,今天不作要求,累的先回去休息。沉默的ad回房间洗了个澡就准备去继续rank。

下路组住的一间房...

有人吃吗有人吃吗!
DAN的下路组,早就觉得他俩萌了终于肝了一点。

写的不好

cat×Qiuqiu

吴尧,DAN.Cat(个人很喜欢这个名字...)

张明,DAN.Qiuqiu



=


吴尧是个乐天派,就算今儿的bo3没得什么好结果,按他的性子也是该吃吃该喝喝,好好训练下次努力。

但他们家那只球就不一样了。

自打回到基地,张明就没给过谁什么好脸色。一向好脾气的ad 唯独在carry失败上执拗的不行。别人不理,吴尧还是要关心关心的。

 
今天比赛不算很晚,但教练说了,今天不作要求,累的先回去休息。沉默的ad回房间洗了个澡就准备去继续rank。


下路组住的一间房,张明在独立卫浴里洗澡,吴尧站在外面玩手机,还不停他嘚吧嘚吧嘚的嘴。

“哎呀球,你今天挺c的啦,我们也尽力了,下次打回去呗,我们蛋队那可是...”

话没说完,浴室的门唰就开了。张明穿了件大裤衩就往外走,路过某人一个眼神都没给。

吴尧惊地立马追上,“哇你,衣服呢,...空调挺凉的。”

张明提了下自己的裤腰,回他,“衣服在训练室。”

“我去拿我去拿,”吴尧推着人坐到床边上,“你待着,”还有意无意的摸了把腰。

张明看人出了门,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舒服的往被子里一陷,“傻逼。”

房间在这,什么衣服啊能往训练室放。



那边吴尧已经到了训练室,走到自己的位置翻翻找找,终于在桌子角落里翻到颗旺仔牛奶糖。

“哎嘿。”

那是他昨天抢了张明的最后一个旺仔牛奶糖,后者明明喜欢的不行,自己随口一句给我吧,还真给了。吴尧不吃甜的,就忘在了那,没想到还能派上些用场。

  

吴尧进来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刷微博,翻遍个个官博也没看见多少谈论自己的。张明悻悻的想,人不出名还是有好处的,怎么也喷不到你头上。不过大家今天确实都尽力了,思及此,心里倒是舒服了一些。


啪嗒


什么东西砸在了他的肚子上。

吴尧风骚走位从门口扭了进来,“球咱吃糖~”

张明从身底下摸出那颗牛奶糖,不多bb,吞了,甜。吃完瞟了眼站在他床前的人,没忘自己交给他的任务,只是语气软了不少,“...我衣服呢?”

哄球,首先带点糖。
  

吴尧手背在后面,笑眯眯的附身凑近。两人之间距离只剩了半米,张明才反应过来,好像应该往床里边躲躲。

吴尧伸手撩撩张明湿漉漉的头发,好像真的在认真思考,“我没和你在训练室睡过啊,衣服还能落在那了?你和谁睡的?”

傲娇型ad反手就是一拳头挥过去,“滚!”

奈何速度贼慢,心有忌惮,被猫型辅助轻松躲开。

吴尧从柜子里拿了毛巾,“把头发吹吹,我洗完澡再来宠幸你~”

“宠你妈卖批!”球型ad毫无气势的回击,在某人进了浴室后还是磨磨蹭蹭的下床拿了吹风机。

张明今晚是没准备再rank了。没了工作负担,加上今天比赛精力耗费,以及空调温度适中,吹完头发很舒服等种种不可抗力,没多久他就躺床上睡着了。

吴尧在浴室里把自己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洗刷了个干干净净,想着待会出去,瞧刚刚的势头,说不定还能和美人戏耍一晚。
 
 

“球~球~~”

这声,谁听了都能衍生出无数条波浪线。

他全身上下只裹了个浴巾,刚冲出来就发现,某球已经安恬的进了梦乡,身上套的还是随手拿了吴尧的白T。

“啧,”吴尧砸了咂嘴,决定出去打几局游戏冷静一下。

顺手给ad盖上了空调被。
  

出门刚好撞上正准备回房间的小打野FishBall。

他觑了一眼房里,戳戳吴尧,“哄好了?”

“哼,”后者不在意的哎了一声,“哎这有什么的,我还治不了我家球的吗?”

“哎哟,”FishBall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平时也不知道谁被谁治的服服帖帖。”

吴尧耸肩,“没办法,我惯的。”



更何况

你见过猫咪玩球的吗?

那不都是,猫猫喜欢球,猫玩球球嘛。



=

短短更一篇的原因是什么呢?

是我好几天不更文良心发现吗,不是!(...)

而是

名字给你们找来了,大大们,抄键盘啊啊啊~~~不觉得超级萌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