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quackity

109万浏览    9825参与
仿生人会遇见电子神鹿吗

画了一些奇怪的东西x

仿极恶老大


有q威性转要素但是cb向

画了一些奇怪的东西x

仿极恶老大


有q威性转要素但是cb向

不及格的屑

摸了人鱼pa

明明画的是水手dre,被我同学说像海盗头子👴

摸了人鱼pa

明明画的是水手dre,被我同学说像海盗头子👴

天逸逸

BQ 3阶段(大概?)

BQ 3阶段(大概?)

Y.

第一次用备忘录!(●'◡'●)

第一次用备忘录!(●'◡'●)

言不及义
“什么房租、工资、办公室里的工...

“什么房租、工资、办公室里的工作

我都已用星星和麦田作为交换”


*是听了夸克提唱的La Vuelta Al Mundo之后出现在脑子里的画面 因为本人不会画画所以没法还原。。。尝试着画出来了。。。。

*依然是性转

*视频是这个 希望大家都能去听听 真的很好听 我很喜欢。。。。。。。

http://【【双语字幕/Quackity】一小时循环纯享版《La Vuelta Al Mundo》大Q温柔弹唱-哔哩哔哩】 https://b23.tv/kfR4Me8 

“什么房租、工资、办公室里的工作

我都已用星星和麦田作为交换”


*是听了夸克提唱的La Vuelta Al Mundo之后出现在脑子里的画面 因为本人不会画画所以没法还原。。。尝试着画出来了。。。。

*依然是性转

*视频是这个 希望大家都能去听听 真的很好听 我很喜欢。。。。。。。

http://【【双语字幕/Quackity】一小时循环纯享版《La Vuelta Al Mundo》大Q温柔弹唱-哔哩哔哩】 https://b23.tv/kfR4Me8 

.
呃打个啵而已别屏我了行不行

呃打个啵而已别屏我了行不行

呃打个啵而已别屏我了行不行

咱就是说吧

代餐看的满地乱爬(?

代餐看的满地乱爬(?

浣熊自動販売機

@Nikko 的点图

彩蛋是吧唧柄图

@Nikko 的点图

彩蛋是吧唧柄图

Dristiss

【DSMP七宗罪/Wilkity】亲吻你唇边的热糖

先发一点,让你们知道我在写。

色欲WilburSoot x 贪婪Quackity

01

十字架带着血。

他赐予人们色欲。

教堂里虔诚的信徒成片地跪倒,他的双翅倏地展开惊动了窗外的白鸽,群鸟的尖叫掩盖了黄昏,迎来了圆月。

玫瑰的香味扑鼻,埋在荆棘丛里的枝叶不见踪影。花在盛开,在月色的笼罩下诡异地开放了。天是深渊的颜色,闪烁的是他眼里棕色的疯。他说语言是门艺术。他不仅仅是色欲,一个堕神,他还是个顶尖的阴谋家、政治家、野心家。

……

“不可以成为人类。”

“嘘,列车开过来了。”

02

“又杀人了?”

先发一点,让你们知道我在写。

色欲WilburSoot x 贪婪Quackity

01

十字架带着血。

他赐予人们色欲。

教堂里虔诚的信徒成片地跪倒,他的双翅倏地展开惊动了窗外的白鸽,群鸟的尖叫掩盖了黄昏,迎来了圆月。

玫瑰的香味扑鼻,埋在荆棘丛里的枝叶不见踪影。花在盛开,在月色的笼罩下诡异地开放了。天是深渊的颜色,闪烁的是他眼里棕色的疯。他说语言是门艺术。他不仅仅是色欲,一个堕神,他还是个顶尖的阴谋家、政治家、野心家。

……

“不可以成为人类。”

“嘘,列车开过来了。”

02

“又杀人了?”

White Fingers
滤镜比我会画画这件事。

滤镜比我会画画这件事。

滤镜比我会画画这件事。

伍載

“来看镜头宝贝”

“看nm!”

ps:520快乐(迫真)

p2生草草稿流(人太多就不打tag了uwu)

“来看镜头宝贝”

“看nm!”

ps:520快乐(迫真)

p2生草草稿流(人太多就不打tag了uwu)

Q_Pauline
mcyt同好群() QQ没有的...

mcyt同好群()

QQ没有的集美来玩www

QQ群原来发过就不发了()

主要cp是wilkity(也许)和dnf

应该偶尔会有妈咪口嗨😋

!进来做饭嘿嘿😋

mcyt同好群()

QQ没有的集美来玩www

QQ群原来发过就不发了()

主要cp是wilkity(也许)和dnf

应该偶尔会有妈咪口嗨😋

!进来做饭嘿嘿😋

哎呦这是谁の账号
一对在公园(?)散步の小情侣(...

一对在公园(?)散步の小情侣(    )

可恶懒得认真画了

一对在公园(?)散步の小情侣(    )

可恶懒得认真画了

karlos倒拔垂杨柳

心灵慰藉

是谁520自己过是谁是谁是谁

心灵慰藉

是谁520自己过是谁是谁是谁

 ..

【skephalo】圣诞舞会(3)

*hp AU

*具体事项可以看第一章

*意识流内容注意

*祝各位520快乐!

*ooc预警

如果可以的话


Summary:误解²=大家都是仙人掌(?)

════════════════════

12.18 中午12:28

  好巧哦。

  两人对视一眼。

  “你先。”这该死的同步。

  “Dream你先说吧。”Karl说。

  “OK,我尽快说完。”Dream从怀里掏出一封信,“Techno上午的时候传信给我希望我能帮他一个忙。”...

*hp AU

*具体事项可以看第一章

*意识流内容注意

*祝各位520快乐!

*ooc预警

如果可以的话


Summary:误解²=大家都是仙人掌(?)

════════════════════

12.18 中午12:28

  好巧哦。

  两人对视一眼。

  “你先。”这该死的同步。

  “Dream你先说吧。”Karl说。

  “OK,我尽快说完。”Dream从怀里掏出一封信,“Techno上午的时候传信给我希望我能帮他一个忙。”

  “我看看。”George接过信封,并看到了上面独特的设计,“他这是有一个猪头纹样的火漆章?”

  “挺有个人特色的。”Sapnap面无表情的吐槽。

  “所以,他要我们调查三个斯莱特林学生的去向?不用把活人或尸体带回来,能找到行踪就行,这不是失踪案吗?应该报告给老师才对吧,他还说让我们不要惊动老师?如果有问题去问Skeppy,Skeppy这和你也有关系?”George一口气抛出一大堆问题。

  “他们都是我的舍友,”Skeppy冷不丁地开口,“前天下午就没来上课,晚上的时候Techno说人都不见了,他先给他们报了病假,让我这两天在级长休息室住。”

  “显然不是件小事,希望你的舍友不会变成前舍友,Skeppy。”Quackity拍了拍他的肩膀。

  “所以,这事不安全,这是问题一;Techno没有报告老师,这是问题二;没有线索的情况下不暴露自己的目的很困难,这是问题三。更何况今年在校的人可比去年多不少,行动只会更困难。”

  “但是,只要我们有行踪就行,不用入虎穴把人带回来,”Sapnap紧接着Dream说,“别忘了咱们第一次比赛时还欠了他一个人情,Techno还有半年就毕业了,这么下去明年我们真得给他种一个月土豆。”

  “而且在舞会前把结果给他就行,算上今天也就6天。”George补充,“我是觉得比犁一个月地划得来。”

  Dream沉思着,半晌开口:“行吧,具体的一会再说,你们要加入吗?”

  “为什么不呢?”Quackity说,Skeppy和Karl也点点头。

  “OK,我清楚了。”

  现在压力来到Karl这边。

  Karl深呼吸了一下。

  “所以……嗯……”Karl欲言又止。

  对不起Bad对不起我以后一定补偿你,Karl已经心里建设一上午了,但话在嘴边还是犯怵。

  “我有一件严肃的事要说。”Karl终于下定决心,“前天下午,就是我走的前一天,Skeppy,我看到你的舍友了。”

  “哈??”Skeppy皱紧眉头。

  “在禁林边上的草坪那里,他们……霸凌了Bad。”

  嘭!巨大的拍桌声犹如平地惊雷,一瞬间整个礼堂都安静了。Skeppy几乎在声音传到耳中的瞬间站了起来,他的眼中充满了愤怒,与晦涩不清的情感,那双平时明亮的黑钻一般的眼睛现在如同漆黑的深渊,仿佛要吞没看到的每一个人。

  “你刚才说什么?”颤抖的语气下是无法掩抑的怒气。

  Karl被吓住了。他从没见过Skeppy这么生气。


  开始有人小声地议论,这位斯莱特林的风云人物竟然公然在礼堂失态。

  “他就是那个Skeppy?确实挺帅,但在礼堂拍桌子是什么鬼?”

  “这是在干什么”

  “这不是那个歧视麻瓜的人吗?”

  “欸?那个不是谣言吗?”

  “听说他父亲……”

  “这也太失礼了”

  目光向他们汇集,像是围观马戏团的小丑。


  声音窸窸窣窣仿佛沙砾抖动的声音,Skeppy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有Karl刚刚说的话白纸黑字印在他的脑海。

  Quackity从震惊中缓过来,显然这段对话不能在这里进行下去了。“对不起大家,嗯……我们在排练一个情景剧,所以,抱歉打扰到你们,希望你们能有愉快的一天!”Quackity语无伦次的解释了几句,“Dream,快把他们弄出去。”

   Dream回过神来,走向Skeppy:“Skeppy,冷静一下,我们到礼堂外面说。”

  Skeppy扫视人群,转身离开。

  “Karl,你没事吧?”Sapnap把Karl从座位上拉起来。

  “没事,大概。”Karl心有余悸地说。


════════════════════

  几个人躲在礼堂外的长廊下。

  “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Dream站在Skeppy旁边,Quackity看着两人的身高差觉得很好笑,但他不想笑出声。

  “我尽量说清楚,但我其实也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前天George和Sapnap不是被罚留堂了嘛,我走之前去球场告诉他们Sapnap不能来训练了,回来的时候看到的。”

  “我记得你的舍友长什么样子,肯定是他们没错,他们……总之我跑过去的时候听到他们在骂很侮辱人的话。”

  “他们还骂Bad是‘泥巴种’。”

  “What???”Sapnap忍不住开口,“这……抱歉。”George和Dream眼神示意让他不要说话。

   Skeppy的脸色比吃到臭袜子味的怪味豆要黑上一百倍。Quackity准备好魔杖,他怕Skeppy直接不管不顾跑去和这几个行踪不明的倒霉蛋生死决斗。

  “我去把他们赶走了,Bad伤得不轻,所以我送他去校医院治伤。”

  “Bad告诉我不要告诉别人,但是……我想这有说出来的必要。”


════════════════════

12.16下午5:03

  “你们……!”Bad拿出魔杖,“『缄默——”

  “『除你武器』!”

  用雷鸟羽毛作为杖芯的魔杖先一步发出咒语,Bad手中的魔杖被击飞,落到远处的草坪上。

  “『昏昏倒地』!”

  瞬间的冲击将毫无防备的Bad击飞,又连人带书包摔在地上。

  力量集中在了腹部,疼痛如生长的脉络发散到全身,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转变为沉闷粘稠的痛苦,令人干呕的恶心感刺激着神经,书包在落地时砸到了左腿,Bad在散乱一地的纸张和书本中颤抖着强行支持起自己。

  白发的少年逼近了他,但他没有想要示弱的意思。

  “『魔杖飞来』!”魔杖重回自己的主人身边,“『全部定身』!”

  白蓝色的闪光从杖头发出,三人中那个有着黑色短发的人在咒语发出的同时用一道保护咒笼罩了他们自己,魔力被屏障包裹又一起反弹回来,Bad狼狈闪开,汇聚起来的光球从他的脸边擦过,击打在地上产生的震荡又波及到他。眼镜碎了一角,摔在地上。

  这不是四年级学生会有的水平,Bad的大脑因疼痛而迟钝,就在他想要再次反击时,魔杖被已经站在他身旁的白发少年夺走。

  棕褐色的半长发被拽住,Bad不得不与那个白发少年对视,他感觉他们在问他问题,耳鸣和话语如同被人浸入水中,全都消失在迷蒙之间。


  对话不断在脑中回播。

  “你以为他真的把你当朋友吗?”

  “不过是把你当乐子罢了。”

  “自欺欺人还真是愚蠢。”

  “他应该和我们这些血统高贵的人站在一起,而不是和你这肮脏之人。”

  不。

  “你根本不了解他。”

  不是的。

  “他根本不信任你。”

  

  “不……”

「“Bad,我把这个给你。”

    “这是……你的项链?为什么给我?”

    “寄存几天,最近我们宿舍好像来了个偷东西的不明生物,”Skeppy晃了晃手里的另一条项链,“我手里这个是诱饵,等那个东西拿了这个就能找到它了。”

    “那和真的项链有什么关系。”

    “万一也被偷了找不回来怎么办,这个做出来可不容易,我妈会揍死我的。”

    “那你不怕我现在就去卖掉?”

    “你才不会呢……大概。”                               」


「“Bad,我真的没有,我的父亲他……我……”

    “Bad,你相信我吗?”

    “当然,我一直信任你。”                             」

  回忆不断涌现。

  

  神经在痛觉与晕眩里抽动,一片红白色彩的跳跃之中,一双手向唯一的蓝色剪影伸出。

  是无法抓住的吗?是无法拥抱的吗?

  没有人能回答。


   低贱的血统。

   声音不断传来。

   泥巴种。

   随便你们怎么说吧。


  “都给我滚开!”……Karl?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看到的是Karl的脸,与打人柳下的白色身影。

  是谁?


  我站在水中。

  我在梦里?

  我站在水中。

  我站在我的忧虑之中。

  红色的地,白色的天空。

  我身后的也是我吗?

  Darryl?我以前的名字?

  水浸湿了我的帽衫和我的校服。

  “Bad——”

  Skeppy?

  Skeppy是谁?

  Darryl不见了。

  我还穿着校服。

  Skeppy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

  是什么呢?

  水没过我的头顶。

  水让我窒息。

  我的忧虑让我窒息。

  水里面是红色的。

  “Bad——你在干嘛?”

  Skeppy是蓝色的吗?

  Skeppy是蓝色的。

  Skeppy是蓝色的仙人掌。

  我喜欢仙人掌,仙人掌很可爱。

  我不喜欢仙人掌,仙人掌会扎到我。

  啊。

  水里长出了巨大的蓝色仙人掌。

  喘不过气。

  我可以爬上仙人掌。

  我可以离开这里。

  Skeppy是有刺的仙人掌吗?

  他会扎到我吗?

  我喜欢仙人掌。

  我喜欢Skeppy。

  我不喜欢刺。

  Darryl不是仙人掌。

  Darryl能带我离开这里吗?

  “Bad,快看看你自己——”

  唉?

  我是仙人掌吗?

  好浓的草药味。

  


  Bad睁开眼,校医院的拱顶映入眼帘。

  “Bad,你醒了?”Karl凑过来。

  “可怜的孩子,下次下楼梯时小心点,那些台阶突然消失导致学生受伤的事简直数不胜数。”庞弗雷夫人点上蜡烛。夜幕降临,灰蓝覆盖了古老的米黄色石墙,日落淹没在云层中。

  “啊?嗯,谢谢你,庞弗雷夫人。”Bad迅速反应过来。

  “喝了这个你就可以走了。”一杯红色液体被递到Bad面前。

  微苦的味道不是很好,Bad把药一饮而尽。

  “Bad,我没有告诉她实话,不然我们又要被训好久,”Karl小声地说,“你的东西我都整理好了。”

  “谢谢你,Karl。”Bad放下杯子,“所以……你都听到了?”

  Karl小心翼翼地开口:“听到一些……Bad,你不用放在心上,排斥麻瓜的只是少数人。”不过,我没想到他们会……

  良久的沉默后,Bad从病床上坐起,“Karl,很抱歉麻烦你,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Karl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但他看到Bad,看到他翻涌着情绪的眼睛。

  “……好。”

  “谢谢。”Bad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Karl,你今天不是……”

  “!”Karl倒吸一口凉气,“我都忘了!梅林的柠檬雪宝啊!我先走了Bad,后天再聊!”他夺门而出。

  Bad望着校医院的大门,这座城堡的每一处都像是在呼吸。

  是时候走了,Bad戴上眼镜,拿起魔杖和书包,损坏的东西都已被修好,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蜡烛熄灭。静谧的夜晚又一次降临。



tbc.

════════════════════


 *Karl家在霍格莫德村附近的森林里,不然不可能一天内往返。

*仙人掌是Bad直播时说的,我直接拿来一个过度解读(bushi

*Karl回家原因和主线没啥关系这里说一下,是因为他家二楼不见了(问就是魔法)他是回家帮忙找的,要在下雪前找到所以在森林里找了一晚上(这里私设Karl在占卜学方面很有天赋,不然一晚上不太可能找到)在很远的地方找到了,然后和他爹一起搬回去(混血,只有父亲是巫师),折腾到第二天上午,累的半死在家歇了半天,晚上去买东西,第二天早上回学校,回来的时候把礼服(不是罗恩同款)也带回来了。


一行

【Wilkity】嘿,摸摸翅膀

是半小时的草率练笔。


(一)

Quackity有一双漂亮柔软的小翅膀。


它们长在他的腰后,有着毛绒绒的黄色细软绒毛,很可爱。


但他却一向不乐意把它们露出来,他觉得那会让他显得柔软好欺负。


它们一直被用绷带绑着,藏在衣物之下。


但在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Quackity会乐意让它们出来舒展一下自己。


比如现在。


他找到了一颗不错的树。


他爬到了一根高度足够让他满意的树干上,看着太阳缓缓收回它那让人喜爱的光。


他放下肩上的吊带,拉起被塞进的衬衫下摆,用嘴叼着衣角,伸手去解腰间的绷带。


随着白色的绷带被一圈圈放松,那双绒黄的翅膀如释重负似地...

是半小时的草率练笔。


(一)

Quackity有一双漂亮柔软的小翅膀。


它们长在他的腰后,有着毛绒绒的黄色细软绒毛,很可爱。


但他却一向不乐意把它们露出来,他觉得那会让他显得柔软好欺负。


它们一直被用绷带绑着,藏在衣物之下。


但在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Quackity会乐意让它们出来舒展一下自己。


比如现在。


他找到了一颗不错的树。


他爬到了一根高度足够让他满意的树干上,看着太阳缓缓收回它那让人喜爱的光。


他放下肩上的吊带,拉起被塞进的衬衫下摆,用嘴叼着衣角,伸手去解腰间的绷带。


随着白色的绷带被一圈圈放松,那双绒黄的翅膀如释重负似地舒展了自己,撑开了剩下的几圈绷带,Quackity扑扇着那双小翅膀,那上头仍然挂着的绷带随着翅膀扇起的风上下飘动,在他身后旋出一些漂亮的幅度。


真舒服。


Quackity双手撑在腿侧,看着太阳慢慢往那座不算高的山里藏。他晃着腿,稍稍拍打着翅膀,舒适地轻轻眨着眼。


余晖落在他额前凌乱的几绺刘海上,晚风抚过他背后金黄的羽翼,树叶挑逗他的耳尖,山川烙进他眼眸,万物都可爱。


真好,他想,真好。


树下经过了个人。


“嘿!Quackity!”穿着棕色风衣的男人站在树下喊道,“嘿!”


Quackity绷紧他的翅膀尖,低头朝他喊:“Fuck you!Wilbur!”


男人仰着头,朝着他笑。


笑什么,以为自己笑得很好看吗?Quackity想着,烦躁地晃着两条腿。


(二)


男人三下两下爬上树。


“你会把这根树干压塌的。”Quackity说,“你这个一米九的怪物。”


“你可以拉着我飞起来。”Wilbur说,显然他注意到了那双漂亮的小鸭翅膀。


“不,我不会。”


“拜托,你会的。”Wilbur在Quackity身边坐下,也看向远方正在缓缓下沉的太阳。


“我都不知道你有这么一双漂亮的翅膀。”Wilbur没话找话。


“那是因为你没见过我不穿衣服的样子,”Quackity说,“你这个养胃男。”


“听起来有不少人见过这双漂亮的小翅膀?”


“不算多,”Quackity开始掰手指,“Jschlatt,Karl,Sapnap……”


“不算多。”Wilbur一个一个音节地复述。


“现在可以加上你。”Quackity举起四根手指,向Wilbur示意。


“真可惜,我仍然没有资格进入那个范畴。”Wilbur举起左手,摆出三根手指。


Quackity笑了。


“你怎么也来看日落?”他问。


“因为很美。”Wilbur答,“你不觉得吗?”


“我只觉得安静。”


(三)


“一种我生命中不该出现的安静。”


Quackity撑着树枝微微后倾,他看着那个偷偷隐去光辉的太阳,目光中忽然现出一丝Wilbur从未见过的隐秘温柔。


鲜少,却合衬。Wilbur想着,抬手摘下一片绿叶,顺手插到Quackity帽檐上。


“我这个人,真的很贱,越得不到的越想要。”Quackity转头看着他,拿下了那片鲜翠欲滴的叶子,笑得灿烂,“比如说这片被赠予与我的叶子。”


“我就不想要。”


那片叶子被攥成一团,奔着太阳而去。它的叶边被烧燎,绽出火树琪花。


“得到了就该丢弃。”Wilbur表情淡淡,他的眼里映着那轮最后的、赤红的夕阳,“留念只能使人停滞。”


“我们这样的人,本就该为了前进不择手段。”


(四)


“我们这样的人?”Quackity轻笑一声,抬手拍拍Wilbur的肩膀,“谁乐意和你一路人了?”


“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没有谁和谁是一路人。”Quackity说,“没有人能共享血肉、大脑,距离在割离每个人。”


“都是孤独的。”他看着远方,淡然道。


“我曾经以为足够的抗争能让这段距离缩小。”他无意识地把玩着胸前垂着的两个戒指,“但事实上,那是不可抗力。”


每个人都在渐行渐远。


Wilbur看着那两枚戒指在Quackity的指尖旋转,沉声道:“距离不可逾越,但却又另一个概念能够创造灵魂上的相契合。”


“遥远的相似性。”


“只要相似,你的灵魂就将得到慰藉。”Wilbur看着那双从自己爬上树开始就耷拉着的翅膀重新抖抖翅尖,再次煽动起来,“人就是那么容易满足,我想,你也一样。”


“……”Quackity转过头,盯着那双棕黑色的眼睛看,过了许久,他才发出一个“嗯”的音节。


“就像现在,我们一样喜欢看夕阳。”Wilbur说,“而且同样喜欢彼此。”


Quackity不说话,他只是煽动着他那双小翅膀。


风是一群透明的野兽,自山那边奔驰而来,呼啸而去,从枝头上带走谁的灵魂。


Quackity向后倾倒。


他在坠落。


他看见他的戒指从他的心脏前飘起。


(五)


“嘿,摸摸翅膀。”


Wilbur蹲在那个躺在草地上眼神放空的青年旁,终于提出了那个肖想已久的要求。


“随你的便吧。”Quackity翻个身说。


Wilbur将手抚上翅膀根。


是比想象中更柔软的触感,他想,就和本人一样。


翅膀的尖羽颤抖着,似乎在对这样的抚摸感到喜爱。


“可以了吗?”Quackity问,“你这样的摸法很变态。”


“再给我两分钟。”Wilbur说,“再给我两分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