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ainy

3477浏览    180参与
名前のない怪物

稿子
@时沐琛 这是单主
接的无偿啦,不是单主别用谢谢。
原稿已经私发给单主了这里就不搞保存了。

稿子
@时沐琛 这是单主
接的无偿啦,不是单主别用谢谢。
原稿已经私发给单主了这里就不搞保存了。

名前のない怪物

凹凸,花子君相关的摸鱼🐟

大概就是这样的线稿

不上色,不上色,不上色!

(手绘可以上色,指绘海星,板绘还是算了)
[憨憨挠头]

虽然不知道接不接得到

不过也无所谓啦。

也可以找我点文der

我是一个天天画画的不务正业的写手hhh

反正开心就好(bushi)

凹凸,花子君相关的摸鱼🐟

大概就是这样的线稿

不上色,不上色,不上色!

(手绘可以上色,指绘海星,板绘还是算了)
[憨憨挠头]

虽然不知道接不接得到

不过也无所谓啦。

也可以找我点文der

我是一个天天画画的不务正业的写手hhh

反正开心就好(bushi)

墨墨墨回

Rainy's travel【2】(2.0版)

#乙女向

#也有剧情向

#主人公是girl

#ooc

@唐二怂-怂怂怂  合作好伙伴(?)

#注意避雷

#→

――

“……实在是太多了――”rainy看着无数的au档案,完全不知道从哪下手,虽然完成自己au所缺的素材确实少之又少,可这au却是多之又多啊。

au她没有想到有这么多,她通过了Creator的链接仅仅集合了au的简单叙述及坐标,具体的她也不是很明白。

“尽量按照Creator的风格吧……”rainy按照残留的一百多页中对照,对照了多久rainy不知道

,她甚至不知道在这虚空呆了多久。

或者说rainy现在早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这一说了。...

#乙女向

#也有剧情向

#主人公是girl

#ooc

@唐二怂-怂怂怂  合作好伙伴(?)

#注意避雷

#→

――

“……实在是太多了――”rainy看着无数的au档案,完全不知道从哪下手,虽然完成自己au所缺的素材确实少之又少,可这au却是多之又多啊。

au她没有想到有这么多,她通过了Creator的链接仅仅集合了au的简单叙述及坐标,具体的她也不是很明白。

“尽量按照Creator的风格吧……”rainy按照残留的一百多页中对照,对照了多久rainy不知道

,她甚至不知道在这虚空呆了多久。

或者说rainy现在早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这一说了。

rainy不是一般人,但rainy的基础还是一个人类,困了睡,累了休息,饿了吃饭。rainy自认为大概睡了共有十个来回后才整出她该去参考的取材的au。

自己身处的au与undertale的时间线几乎是相同的,大概除了The ending会和它不一样以及多了一个rainy的存在。

“Hmm……”rainy保持着打响指的动作但迟迟未打出来。“Don't worry,rainy,冷静点,真的没事的――”

穿越au和“走捷径”不一样。rainy曾试过前往别的au,那个天旋地转五颜六色的,转的rainy快口吐白沫了。

再三犹豫后,rainy手一挥,把资料收了起来,打开了隧道。

“Wait!”

“WTF……”rainy不喜欢自己在做事的时候有人打扰。她看清了来者,是ink。

“你想干嘛?”rainy并不是很喜欢这位au守护者,可能是因为他的性格吧。

“我今天本来想找你去认识一个同病相怜的新朋友,这样你至少会比之前好很多……但是你刚刚是想去……别的au?”ink问道。

“heh,我现在终于有事忙活了。”rainy说,“谢谢你的好意,我并不是很想开什么‘没有au三人组’的party。”

“哦老天,cross听到会砍了你的……”ink听完非常尴尬,“你去别的au是想干什么?”

“……重建au,毕竟这是Creator遗愿。”rainy说。

“你要,怎么重建?”ink非常疑惑。

“当然是去各个au寻找啊?”rainy同样疑惑ink的说辞。

“等等,你这样会影响au的正常运行,哪能直接搬走的……”ink开始碎碎念了。

“Shut up,ink!”rainy一点也不想听他讲道理,说:“你是不是误解了什么,我只是复制。复制懂吗?”

“oh,你怎么不早说呢?”

rainy:“……”

“你确定你的方法可行吗?”ink问。

“或许吧。理论上应该没事,如果真成功的话或许还可以做几个备份au……”rainy说着,就发现了ink一副特别激动的表情,rainy只好随后补充一句:“仅仅只是理论上。”

ink:“哦,是吗,真希望成功呢。”

rainy:“……等我失败了再回来开失败者party好了。”

ink:我是不是该庆幸没有把cross带来……

――

【UNDERTALE】

“呃……掉落点……”掉落点这个问题,rainy还没想过,直到进了传送门才开始思考,“应该不重要吧,毕竟从雪镇开始走嘛。”

……

是不是忘了什么。

进入undertale之后,rainy看到的并不是雪镇的雪,而是漫天飞舞的金色花花瓣。

是主角的起点。

躺在花丛中的rainy还想多躺一会,她可喜欢睡觉了,尤其是在自然环境下。但是有正事要做。rainy起身头顶着些金色花瓣向前走,她的本意是想瞬移,但是不知道坐标不能随便瞬移,万一一眨眼就直接掉下岩浆了呢。重置又如何。

思考问题的rainy仍旧沙雕般的顶着一堆的金色花瓣向前走。

“哦,看看,是一个坠落下来的可怜人类。”

rainy闻声转头一看,是笑的人畜无害的flowey。

“嘿,我想,问个路?”rainy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问这个隐藏的boss。

flowey:“问路?真是一个奇怪的问题,你难道还是想在这里旅游吗?”

rainy:其实我也想这么说的来着……

“这里可不是你可以游玩的地方,”flowey人畜无害的笑脸慢慢变得骇人,“在这里,不是杀人就是被杀――”

“哦,我好像吓到你了了不是吗?”flowey满意的看着rainy慌张的表情。

不,其实她只是忘了记录flowey的表情素材了。

“所以,我可以问路了吗?”恢复正常心态的rainy继续问。

“……”flowey以为面前的这个“天真无知的人类”已经快吓退软了,但是看到rainy如此执着的问路,露出了更骇人的表情:“你是笨蛋吗?!你是脑残吗?!”

“咔嚓。”rainy拿着不知哪来的照相机捕捉到了表情。

“……”flowey表情呆滞了,真的是个脑残吧她。

“看来你需要感受一下这个世界的残忍才会识趣的听话是吗?”flowey笑的灿烂,灿烂到诡异,“我,flowey,非常乐意当你的启蒙老师。先死一遍吧!”flowey身后,是所谓的“友谊颗粒”。

Miss――

趁这个空档,rainy瞬移到flowey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flowey命运的……茎。

“你难道认为这样就可以杀掉我吗?”

“What about this?”rainy已经分析出了flowey的魔法攻击,现在可以直接利用“友谊颗粒”了。

flowey已经对之前她的瞬移感到一点的诧异了,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反杀?

“嘿,我想我们是有点误会哈?”flowey对面前看起来随时就要爆发的rainy感到慌张(rainy的表情其实仅仅就是眼睛瞪的超大),谁知道自己会被一个弱小的人类给反杀呢?

“你知道的,如果我真要杀你,我岂不是早就杀掉你了吗?我只是在告诉你不要这么的愚蠢而已,不过看起来你其实并不需要这节课哈?所以,先松开?”flowey说。

“……OK.”rainy松开花茎,问:“我就只问一个问题要问你,那里是雪镇?”

“……”flowey被问的有点懵,为什么她会知道雪镇?

“我,我根本没见过你,你为什么会……”flowey真想现在就钻进存档里翻找关于面前人的记录,奈何它不行,rainy的决心已经大于flowey了。

flowey唯一能做的就是【查看】。

【LV:??? EXP:??? 】

“……”

枷纹XAH

【Rainy】【三次元cp】日常向短打1

Rain x Tony(无差)

*bl向 意识流 半小时速摸 短打

*已成年工作 同居设定


 Rain是掐着时间回家的。

 最近各种各样的比赛和活动几乎像噩梦一样围绕在他的身边,天天就是穿着队服或者西装训练场地、公司来回跑。有时候,那个所谓的家已然成为了不要钱的旅馆。

 就在今天早上,Rain还信誓旦旦地向家中那人发誓,自己就算天打雷劈,也会准时回到家里吃饭。结果,前脚刚要踏出公司,后脚这“米娜”就屁颠屁颠地“飘”来了。大雨敬职敬业地下着,风不断地在耳边呼啸,而打车软件也照旧一点消息也没有。眼看着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马上七点就要到了,这是...

Rain x Tony(无差)

*bl向 意识流 半小时速摸 短打

*已成年工作 同居设定

 

 Rain是掐着时间回家的。

 最近各种各样的比赛和活动几乎像噩梦一样围绕在他的身边,天天就是穿着队服或者西装训练场地、公司来回跑。有时候,那个所谓的家已然成为了不要钱的旅馆。

 就在今天早上,Rain还信誓旦旦地向家中那人发誓,自己就算天打雷劈,也会准时回到家里吃饭。结果,前脚刚要踏出公司,后脚这“米娜”就屁颠屁颠地“飘”来了。大雨敬职敬业地下着,风不断地在耳边呼啸,而打车软件也照旧一点消息也没有。眼看着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马上七点就要到了,这是最后的截止期限。

“真是的,也太倒霉了吧!”Rain暗地里骂了句脏话,搓了搓手,坚定不移地冲进大雨中。离最近的地铁站有三百米,回家五站路,再走一两百米.......时间够!

所以当Rain成功站在公寓门口掏出钥匙的时候,他的发梢上还滴着水。

打开大门,正对这玄关的墙壁上挂的时钟的指针也正好指到了七。

男人站在玄关上,还依旧缓缓地喘着气。

厨房中炒菜和抽油烟机的声音逐渐减小,取而代之的则是另一位男子。他明显也是刚刚下班,虽然穿着居家的围裙,但围裙下的白衬衫完完全全的就是商业人士的基本着装。而全身上下唯一不协调之处,可能就是那个与众不同的发型了。在手里的两碗热气腾腾的白饭放到桌上后,那人转身进入卫生间拿出了一块淡黄色的毛巾,而Rain依旧呆呆地站在原地。

“Tony!”Rain就在Tony靠近他的瞬间,一个箭步就抱了上去,虽然Rain看上去要比Tony矮上一些,可是真的论力量还是Rain更胜一筹,毕竟他也算半个运动员。于是,Tony就被面前的人紧紧地抱在怀里,时间似乎静止了将近有一分钟。

“Rain,够了吧?饭都要凉了哦?”

“我还没充满电啦!托尼!”

“......噗,那就先擦擦头发吧,可别着凉了。”

Tony将毛巾覆盖在Rain的头发上,轻轻地揉搓着,水珠有的落到了地上,有的躲进了毛巾里。他们像是极度默契一般都安静了下来,整个餐厅中只充斥着秒针的滴答声和饭菜的香味。

而这种难得的两人时光,是他们两人都奢望的。

筷子与碗碰撞出的声音,虽是家常便饭,对他们来说,是给彼此最好的礼物。

 

End.

 

T“你还记得以前李老师是怎么教育我们的吗?”

R“emmm做人要有时间规划?”

T“对啊,你看看你,早上说好了回来吃饭吧,我听说有台风早就料到你会迟来,特意晚点煮饭。结果你还真的给我掐点到。”

R“托尼!这不是忙着连天气都没时间看嘛......”

T“下次我去申请一下,让上面的把失去假期什么的数量都吐出来。”

 

Fin.

名前のない怪物

什么沙雕玩意儿哈哈哈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我叫程浩。


最近我从老板那里搞到了点好东西。


然后我打电话叫来了我的兄弟,去蹦迪。


顺便试试我搞到的东西,嘿嘿嘿。


记得上次被那谁坑了,我姑且叫他刘机吧。


诶?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因为他的名字就叫刘机。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啦!


算了,我们继续。


他叫刘机,我们都叫他“鸡哥”。当然不是恭维他,因为他实在是没见过世面,真的。


他大概以为我们在恭维他吧,沾沾自喜的。


啧。


对了,上次就是因为他。


我们本来就只是单纯的蹦迪而已啊,条子来了就来了呗我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但是鸡哥勒,他一脸慌张...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我叫程浩。


最近我从老板那里搞到了点好东西。


然后我打电话叫来了我的兄弟,去蹦迪。


顺便试试我搞到的东西,嘿嘿嘿。


记得上次被那谁坑了,我姑且叫他刘机吧。


诶?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因为他的名字就叫刘机。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啦!


算了,我们继续。


他叫刘机,我们都叫他“鸡哥”。当然不是恭维他,因为他实在是没见过世面,真的。


他大概以为我们在恭维他吧,沾沾自喜的。


啧。


对了,上次就是因为他。


我们本来就只是单纯的蹦迪而已啊,条子来了就来了呗我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但是鸡哥勒,他一脸慌张的还特别大声的问了一句,


“程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然后我就进了局子。


怎么办?干他?盘他吗?怎么不先盘了你?你是个憨批吗?问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


最后还是老板叫人在条子搜查完之后给我带了出来。


咳,不好意思扯偏了,我们继续。


是这样的,我们这一行也是要有仪式感的,


所以我特意准备了一些“道具”。


什么?相声?


那不也是道具吗,以防万一嘛。


OK,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希望这一次鸡哥不要搞出什么事来。


[A few moment later]


我在KTV准备好了“道具”,和郭德纲的相声。


鸡哥一进来看见就问了一句


“这什么鸟玩意儿?”


然后现在看得津津有味。


槽点太多,我已经无力吐槽了。


咳咳,现在到了我们的主场。


“三”


“二”


“一”


“碰”


完成了,新成就!


呸,什么玩意。


忘了说,我搞到的“好东西”,是笑气①。所谓“仪式感”,就是拿着玩具枪对着自己开一枪。


笑气是什么东西?


这个嘛。


就是气体,嗯。


好了,不扯这些了,我要去看郭德纲相声了。


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笑,然后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欢快的味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就一直笑,笑了整整五分钟,然后在门口把风的那位突然转过头说,


“程哥,条子来了。”


然后鸡哥边笑边把头转过来,看起来十分滑稽,


“哈哈哈哈程哥哈哈哈哈条子来了,哈哈哈哈怎么办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瞪了一眼他,然后那个条子进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


“哈哈哈哈听相声哈哈哈”


“我看你们笑了五分多钟了,在这里听相声?”


那好像不是个缉毒队的,只是个普通的条子,我边笑边想着。


我刚想说点什么,鸡哥却已经把枪拿了出来,


“哈哈哈哈鸡哥哈哈哈把枪放回去啊哈哈哈。”


我想阻止他,却已经迟了。


他已经按下了扳机。


“哈哈哈刘机哈哈哈你是不是想坐牢哈哈哈哈”


我皱着眉头,却控制不住我的笑声。


可是从他枪里喷涌而出的气糊了那个条子一脸。


“你们,咳咳,你们……”


那个条子指着鸡哥,口齿不清。


当鸡哥意识到这把是玩具枪的时候,他又按了两下扳机。②

然后那个条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进了局子。


原因?


扰民。


我不太记得我们干了什么扰民了,只是看见了一个条子很气愤的指着鸡哥。


鸡哥又怎么了?


听说是扰民?


——end——

①笑气:成分为一氧化二氮。无色有甜味气体,在室温下稳定,有轻微麻醉作用,并能致人发笑。但不会神志不清。

②出自《莉琪波登拿起斧头》:“莉琪波登拿起斧头,劈了爸爸四十下;当她意识到自己在干啥,又砍了妈妈四十一下。”


枷纹XAH
上课的摸鱼 拉郎一时爽 一直拉...

上课的摸鱼

拉郎一时爽 一直拉郎一直爽

最近嗑起了班里的两个大男孩的粮)

反正是自己创的tag怎么占都不违纪吧哈哈

上课的摸鱼

拉郎一时爽 一直拉郎一直爽

最近嗑起了班里的两个大男孩的粮)

反正是自己创的tag怎么占都不违纪吧哈哈

☣︎🥧㍿✌︎
好久以前的骨崽,因为被人说是抄...

好久以前的骨崽,因为被人说是抄袭于是放弃了一年emm 但是现在又重新给画回来啦!名字叫Rainy/阴雨 !是个可爱的小男孩!
【上面是一堆写惨的名字x太丑了我就给涂了(然后发现好像更丑了x

好久以前的骨崽,因为被人说是抄袭于是放弃了一年emm 但是现在又重新给画回来啦!名字叫Rainy/阴雨 !是个可爱的小男孩!
【上面是一堆写惨的名字x太丑了我就给涂了(然后发现好像更丑了x

山有木兮
一直很喜欢雨滴在窗户上的照片,...

一直很喜欢雨滴在窗户上的照片,之前一直尝试都没成功,没想到有一次只是想要从公车上拍路口的画面,路口没拍成,反而拍到了一直心心念念的照片

一直很喜欢雨滴在窗户上的照片,之前一直尝试都没成功,没想到有一次只是想要从公车上拍路口的画面,路口没拍成,反而拍到了一直心心念念的照片

岚筱苒
#桥 不喜欢画画的时候被打扰。...

#桥

不喜欢画画的时候被打扰。

明明是休息日,却被笼罩在工作的阴霾中。

#桥

不喜欢画画的时候被打扰。

明明是休息日,却被笼罩在工作的阴霾中。

柳知叶今天也很忙

每星期画一张木卯樱
我好了,嗯

码了超久的人设累死了ojbk
我不管我就是要吸樱!!!
我妹妹搞可耐!
最近又有新的画风了😂(所以我的画风到底是什么...)
p1是随便画的,就当便服吧,p2是战斗服

人设:

『我曾憎恶过世界,也曾爱过世界,现在我只祈求这个病入膏肓的世界能够安宁』

姓名:     木卯 樱 / 柳樱
                   Woodsakura ...

每星期画一张木卯樱
我好了,嗯

码了超久的人设累死了ojbk
我不管我就是要吸樱!!!
我妹妹搞可耐!
最近又有新的画风了😂(所以我的画风到底是什么...)
p1是随便画的,就当便服吧,p2是战斗服

人设:

『我曾憎恶过世界,也曾爱过世界,现在我只祈求这个病入膏肓的世界能够安宁』

姓名:     木卯 樱 / 柳樱
                   Woodsakura        

(因为柳分开就是木卯所以另一个名字就是木卯樱)

年龄:14

身高:168cm

体重:45kg(虽然是个被木卯知叶宠着吃货,但依旧很轻)

生日:7月6日

星座:巨蟹座

血型:O型

亲人:木卯知叶(姐姐)

喜欢的食物:芥末、抹茶、柠檬

雷区:姐姐

班级:英雄科A班

英雄名:Green kite
(青鸢)

标志性物品:抹茶拿铁

个性:「水+超强大脑」

「水」:写作水,读作液体控制
可以控制任何液体(包括空气中的水分子和人体内的水分),而且可以将其变成各种形态

威力巨大,但是因为破坏力和威力成正比所以被木卯知叶强行限制警告(mvp玩家被GM碾压了解一下√)

因为控制液体需要大量计算和耗力气,所以精力和体能需求很严重

可控制的形态不止是将液体物体化,还可以改变类型,如:冰、温水(?)等(当然体力消耗量不是一般的多)

水的话并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控制空气中的水分子所形成,但是因为基本哪儿都有所以可以说是凭空制造水x

目前还在开发中

「超强大脑」:如名,脑子贼好使(?)
可以快速分析出战斗的布局

自带记性好baff(所以木卯樱从来不记课文x)

能够将任何题目弄的通俗易懂,但有时转不过弯就另当别论了

Ps:因为和根津一样是智力类个性所以经常被木卯知叶用来怼根津(?好像暴露了什么?)

·是个沙雕,沙雕程度和智商成正比

·虽然看起来十分的亲近人但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单纯,有过一段童年阴影,具体???

·曾恨过这个世界,甚至想要报复,最后因为某些原因和木卯知叶的劝说而放弃

·和木卯知叶并不是亲生姐妹,但是却认对方唯比自己性命还要重要的人,至于原因???

·力量MAX,力气贼大,所以经常被别人叫去帮忙搬东西

·特别喜欢抹茶,喜欢收集各式各样的抹茶,拥有一个专门装抹茶的房间(一片绿),还非常喜欢收集各种染料x

·先天性胃寒,有胃炎,但是并没有多么的严重

·唱歌贼好听,会使不会使的哼这么一两首歌

·酒量一般,喝多了会耍酒疯(性感麦芽糖在线耍酒疯,了解一下?)

·有着一把名叫〖夺魂刃〗的匕首,曾被吐槽过和木卯知叶真是一对硬盒姐妹

·烹饪技术......依本人所言:只要你敢吃,我就敢做

·情商贼高的言情文大佬,每天都在为自己那情商堪忧的姐姐想尽办法补情商(辛苦了),当然在某些时候,情商也不在线

·原姓氏不明,貌似是个性第二代的后裔?

·有这一条木卯知叶给予的项链(神野之战时已毁)

·呀吼怪一个,是个姐控,最害怕的则是木卯知叶的炼狱式地狱魔鬼训练

·三围和食量是大忌

·是个戏精,有时候都能让人觉得世界欠了她一百座奥斯卡小金人

柳知叶今天也很忙

第二章

当第一缕耀眼的光线射进琉璃珠彩的玻璃上,你此刻会在做着什么呢?


早晨的温度因阳光过少的问题显得有些异常的寒冷


街道上的冷冷清清与之晚上的热闹非凡形成强烈的对比,往日温暖的微风也有些刺骨的寒冷


在高楼上所看到的视线是广阔的,在哪里你所视之处无不例外的全都收入眼底,米褐色的高楼上方,拥有着一头如同汪洋大海般蓝绿色发,神色冷冽的清秀少女目视着城市


少女的半张脸埋藏在一条赤红的围巾里,高拔的高度与冰冷的寒风对她毫无半分威胁,她那惊艳四方的异色眸子傲世一切,空目睹了


蓝绿色的长发随风舞动,她头顶一根屹立的细长发丝一下一下的摇摆着


“叶,今天的巡视完成了”


充满着...

当第一缕耀眼的光线射进琉璃珠彩的玻璃上,你此刻会在做着什么呢?


早晨的温度因阳光过少的问题显得有些异常的寒冷


街道上的冷冷清清与之晚上的热闹非凡形成强烈的对比,往日温暖的微风也有些刺骨的寒冷


在高楼上所看到的视线是广阔的,在哪里你所视之处无不例外的全都收入眼底,米褐色的高楼上方,拥有着一头如同汪洋大海般蓝绿色发,神色冷冽的清秀少女目视着城市


少女的半张脸埋藏在一条赤红的围巾里,高拔的高度与冰冷的寒风对她毫无半分威胁,她那惊艳四方的异色眸子傲世一切,空目睹了


蓝绿色的长发随风舞动,她头顶一根屹立的细长发丝一下一下的摇摆着


“叶,今天的巡视完成了”


充满着懒散声音的主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蓝绿色发少女的身旁,给这原本诡异的寂静增上了一丝活泼


“...我知道了Eraser”


狂风肆虐,飞尘飞舞,蔚蓝色的广阔天空不知是谁的杰作,空寂无人的高楼上毫无生气,好似这里从未有过他人


I remember tears streaming down your face


when I said


I’ll never let you go


When all those shadows almost killed your light


I remember you said, don’t leave me here alone


But all that’s dead and gone and pass tonight


Just close your eyes the sun is going down


“奈奈,樱酱你打算填什么志愿啊?”


樱花灿烂,清新的清香席卷,别装淡雅的讨人喜爱


芳草青翠,浸透着生命的活力


“嗯...大概是英雄志愿吧?但是也说不准啦,毕竟现在我们也才刚上国中而已~”


轻笑声中蝴蝶翩翩起舞,展示着自己的姿态


“啊啊啊!樱酱这样回答也太狡猾了吧!”


“哈哈,谁叫我聪明呢~缘酱先进学校吧”


“唉~是在等叶姐姐吧?~”


樱花的花瓣飘落,悄无声息的躺在了泥土之中,粉嫩的花瓣浸入,沉溺在泥土的怀抱里


“樱!”


一阵风铃般清脆的声音响起,只见围着红色围巾的清秀少女随风而来,她那双异色的眸子好似骄阳又好似碧海,渗透着蛊惑的意味


“哈啊,抱歉来晚了,给”


少女边说边拿出一个盒子,盒子是用桃木制作而成的,它的整体十分的简单明了,如同水浪的水波花纹给予它单调的通体质朴感


“说吧,这次又迷路了多少分钟?”


“哦吼,也不能算是迷路啦...Eraser当时在不远处的...”


粉嫩的樱花花瓣悄悄的落在了两位少女的头顶,微风轻拂着,催促着枝头的嫩叶


“啊,对了樱,因为中途遇上了一些事情,所以你的便当只有一盒了...不过你放心!姐姐我一定会在中午前弄好另一盒的!”


宛如沧海般的发梢微微翘起,少女白皙的右手一拍胸口,神色坚定的目视着黑发的少女


“...噗!呀吼~姐姐真的有时候超可爱的哇ww”



———————————————————————

开始肝文肝搞ing


柳知叶今天也很忙

「我英乙女」心跳·白色情人节限定

悄咪咪的发一下,我、我应该还不晚吧...
女主是雨晴里的木卯樱,是我妹妹人设名
你们就当做妹妹线里轰线结局就好了_(:з」∠)_
有一些木卯知叶(臭不要脸的作者)和作者的小伙伴串场内容
完全是给自己妹妹产的自娱自乐文
40米大ooc注意,烂文笔注意
如果都可以,那么↓

“34、35...呀吼,很好,距离第五百二十颗星星还有四百八十五个...果然还是放弃吧!”

蔚蓝的天空中悬挂着暖白的白云,清晨的雨露吊挂在枝头,恹恹欲坠

金色的阳光并排的照射在地上,齐刷刷的聚集一堂,薰衣草的清香充斥着房间内的点点滴滴,光鲜亮丽的花朵争相开放

“啊啊啊啊——!姐姐,要不然你还是教我做巧克力吧!”

木卯樱...

悄咪咪的发一下,我、我应该还不晚吧...
女主是雨晴里的木卯樱,是我妹妹人设名
你们就当做妹妹线里轰线结局就好了_(:з」∠)_
有一些木卯知叶(臭不要脸的作者)和作者的小伙伴串场内容
完全是给自己妹妹产的自娱自乐文
40米大ooc注意,烂文笔注意
如果都可以,那么↓

“34、35...呀吼,很好,距离第五百二十颗星星还有四百八十五个...果然还是放弃吧!”

蔚蓝的天空中悬挂着暖白的白云,清晨的雨露吊挂在枝头,恹恹欲坠

金色的阳光并排的照射在地上,齐刷刷的聚集一堂,薰衣草的清香充斥着房间内的点点滴滴,光鲜亮丽的花朵争相开放

“啊啊啊啊——!姐姐,要不然你还是教我做巧克力吧!”

木卯樱哭丧地趴在桦木桌子上,她嫩白的皮肤被明亮的光线照射的晶莹剔透,乌黑亮丽的发丝倒挂在肩头,好似一幅缤纷绚丽的油彩幅画

“哦吼,所以说樱你果然还是放弃了,真是的...早知道这样又何必和夏大佬她们说呢...”

宛如清脆的玲珑般袅袅余音的声音飘入木卯樱的耳内,伴随着的还有栀子花的香味

木卯樱欲哭无泪,心情忐忑的将脑袋扬了扬,乌黑的头发在空中四散,飘逸向一旁

咂了咂嘴,木卯樱继续以原来的姿势趴在桌子上,来表示自己现在并不想理会这个逆光而站的人

“...唉,所以说啊,樱,你这样让我很担心啊...”

木卯知叶揉了揉皱起的眉心,颇有些头疼的看着自己那正处于青春期萌动的妹妹

“我亲爱的妹妹木卯樱啊,拜托你用用你那颗「超强大脑」好好想想吧,轰君到底喜欢的是什么”

看到因自己的一番点提开始思考的妹妹,木卯知叶无可奈何般的摇了摇头,拉了拉之前匆匆带上的黑色兜帽后,她微微侧了侧头说了一声“我先走了,今天的巡逻范围有点广所以回来的可能会很晚”,便急急忙忙的走掉了

“呀吼...姐姐真是关键时候靠不住,我又不是不知道,但是太让人害羞了...不过就一姐姐那情商能够说出这点也已经不错了”

在木卯樱再一次叹息之后,她从桦木的桌子上悠悠趴起,像下定了什么绝心一样握紧了右拳

“呦西!今天一定要好好感谢轰君!就算轰君当时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

“啊啊,姐姐不会又迷路了吧...”

“樱酱你不用担心!回来时我刚好看到知叶酱在分发巧克力,知叶酱貌似做了好多巧克力!”

“呀吼...我记得姐姐两天前就开始做了,她好像想给每个自己认识的人都送一份来着”

“真不愧是不按套路走的知叶酱...”

“不过依这样看来知叶酱可能中午赶不到这,樱酱你的午饭可能...”

“停停停!嘤嘤嘤,我知道了,三奈酱你不要再说了,请让我活在我的幸福城里谢谢!”

“出现了!樱酱式自我催眠!”

“呀吼,透酱你是出现怪!啊嘞?...轰君这是?”

“巧克力...我这里只有这个”

“呀吼,轰君你把别人给你买的巧克力给我次没关系吗?”

“那个是免费的”

——

“...呀吼,轰君这么犯规真的很不公平啊”

被时间封尘的记忆在少女看到备注中人而唤醒,木卯樱宁静的注视着手中的盒子几秒,随后点开了自己的好友群

抹茶配芥末是真理:各位爱妃们,祝福联吧!联此刻正在去往轰爱妃家的路上

你的假蓝莓已上线∠( ᐛ 」∠)_ :@抹茶配芥末是真理  樱上加油!(●'◡'●)ノ

陌染个染:皇上加油!臣妾在宫中等你的好消息(ง •̀_•́)ง

溜啊溜啊溜啊柳:哦吼,麦芽糖(妹妹)加油啊ww

陌染个染:@溜啊溜啊溜啊柳 叶贵妃你是森么情况?来人把这个不看剧本的调/教一发

溜啊溜啊溜啊柳:@陌染个染 夏大佬你够了啊,小心我禁你哦

陌染个染:@溜啊溜啊溜啊柳 啊,这管理员真是该死的为所欲为!

你的假蓝莓已上线∠( ᐛ 」∠)_ :这为所欲为真是该死的熟悉

溜啊溜啊溜啊柳:在下行走江湖多年,却没想过还有汝等魔秀,失敬失敬

抹茶配芥末是真理:你们真是该死的沙雕!姐姐你中二病又犯啦!

关上了手机,漆黑的屏幕上倒影出木卯樱艳美的面容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努力深呼几口气,木卯樱纤细嫩滑得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呦西!用这袋巧克力来感谢轰君,以及...”

To express my heart.
表达我的心意

轰焦冻今天很难得的获得了休息的时间,因为巡逻扩张和最近的种种事情,安德瓦惜见的给予了他在房间休息的日子

他的房间是日式风格的,准确的说是轰宅都是这种风格,棕黄色的榻榻米铺盖在地板上,规整的摆饰示意着主人的洁净,规格中吐露出的是日式风范

在这稀有的宁静中,轰焦冻不知为何的思绪开始发散,开始扩散在四周的空间里,它们飘渺着、乱撞着,直至最后又融为一体形成了一个少女的模样

那少女有着一对小巧玲珑的酒窝,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她的一撇一笑介入佳人艳色绝世,挑逗着他的心弦

“樱...”

喃喃自语声突然从拥有着一头异色发鸳鸯眼的俊朗少年口中跑出,他美如冠玉的面容如同高峰之雪消融一样,平抿的嘴角微微上扬,眼中是说不出的温柔

直至敲门声传来,少年的模样再次回到了以往的姿态,冷冽的气势让人无法想象出之前的场景

在连续敲了三下木质的拉门后,木卯樱已经做好了落魄而归的准备了,正当她抬起脚踏出步时,沉重的拉门被人从里面缓缓地拉开了

“木卯...?”

“啊,轰君”

糟糕透了

凝视着正前方乖巧的坐在垫子上的极美尤物,轰焦冻无言的在心里吐露出了对此刻尴尬情景的感谢

糟糕透了,现在冬美姐他们都因为事物而出去了...真的糟糕透了...

“那个,轰君...”

在长达10分钟的诡异寂静后,木卯樱终于下定了绝心,将一直被自己小心呵护的巧克力放到了轰焦冻的面前

“这个,是为了感谢情人节那天轰君将巧克力给我的谢礼...虽然可能是我太自以为是了...但是,这个啊,是白色情人节的回礼”

白璧无瑕、捧心西子、装潢门面

少女的笑容温柔似水,尤像深潭般让人陷入其中

“那个是免费的...”

被轰焦冻突如其来的没头没尾的话给弄蒙的木卯樱也停止了强装镇定,她张了张口,未等她的声音冒出,少年清凉却坚毅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个巧克力是免费的...我的巧克力是免费的,但只是对你”

叮当——

不知从何出现清脆的钟铃声,晶莹的雨露陷入了土地,风铃的声音好像在伴舞,树的枝叶沙沙作响

“...我知道了,那么,请多指教——焦冻”

私のチョコレートは無料です
      我的巧克力是免费的

ただあなただけです
      但只是对你

私の心のようにあなただけに躍動する
      如同我的心只为你跳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