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ainy

3607浏览    172参与
名前のない怪物
屯咕了好久的文其实早就有灵感了...


咕了好久的文
其实早就有灵感了不过没有写
因为上网课,拿不了手机的缘故一直都没时间搞这个。
所以会继续咕(什)
(dbq我没想到我起名重了还是不打tag了)
决定换一个cp名


咕了好久的文
其实早就有灵感了不过没有写
因为上网课,拿不了手机的缘故一直都没时间搞这个。
所以会继续咕(什)
(dbq我没想到我起名重了还是不打tag了)
决定换一个cp名

名前のない怪物

临摹的,不是描图啦!!!
是花子君。
他超可爱的www但是不会画
最近不更文,上网课。(假笑)☺️
我爱网课谢谢,谁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

临摹的,不是描图啦!!!
是花子君。
他超可爱的www但是不会画
最近不更文,上网课。(假笑)☺️
我爱网课谢谢,谁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

墨墨墨回
大概是,rainy的魔法师长袍...

大概是,rainy的魔法师长袍――(这是私服不是正装,正装难画)俺,俺是画渣――真的布星
请问有大佬传授秘诀嘛?

大概是,rainy的魔法师长袍――(这是私服不是正装,正装难画)俺,俺是画渣――真的布星
请问有大佬传授秘诀嘛?

墨墨墨回

Rainy's travel【3】(2.0版)

【雪镇】

得知坐标的rainy降落在雪镇门前。


“看吧,我没有骗你,这就是雪镇。”flowey同时也从雪地里冒出来,“我们可是朋友不是吗?”


“是的,是的,你真是我的好朋友……”rainy随口敷衍道,谁知道那天他会出来背后捅自己一刀呢。


“你来雪镇是想做什么呢?”flowey试探性的询问,他对这种来历不明的人有种深深的不详预感。


“You don't need to know.”rainy轻撇一眼flowey就向前走了。


“或许我应该……”flowey囔囔自语。

――

雪镇对于每一个au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这里可能是最热闹且和谐的地方了。


rainy走过身边每...

【雪镇】

得知坐标的rainy降落在雪镇门前。


“看吧,我没有骗你,这就是雪镇。”flowey同时也从雪地里冒出来,“我们可是朋友不是吗?”


“是的,是的,你真是我的好朋友……”rainy随口敷衍道,谁知道那天他会出来背后捅自己一刀呢。


“你来雪镇是想做什么呢?”flowey试探性的询问,他对这种来历不明的人有种深深的不详预感。


“You don't need to know.”rainy轻撇一眼flowey就向前走了。


“或许我应该……”flowey囔囔自语。

――

雪镇对于每一个au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这里可能是最热闹且和谐的地方了。


rainy走过身边每一个人,这些人她都见过,对话自己还是记得的,不需要多留意,复制。


“嘿!请问你是新来的吗?”rainy被一个居民叫住了。


会主动叫住人的,rainy立刻想到的是monster kid,但是却是一个绑着暖色调围巾并笑容满面的一个NPC。


“雪镇的大家都挺高兴的,为什么你看起来不高兴呢?”NPC问。


“……”rainy还想就此无视这句话,但NPC自顾自的说下去:“虽然大家看起来都挺开心的,但是大家都知道自己被困在这里,总有一天会有事的。”


“你好像不担心这个呢?”NPC依旧笑容灿烂,“是不是因为你知道什么?是预言家吗?”


“……唔,或者,是一个……”NPC话还没说完,rainy已经离开了,“我惹她生气了吗?”


rainy没想听这些话,无聊。


大概离开了雪镇一带,rainy突然发现雪镇的资料并非难收集,毕竟他们大多数人还没见过人类,也无需躲藏。


rainy突然感觉自己跑来各个au简直多此一举,自己呆在au里靠记忆和手头资料编码它不香吗?


愚蠢。rainy自己骂自己,什么都记得但不记得自己都记得。


“你是个人类,对吗?”rainy的背后,传来了熟悉的话语,转过身,是Sans。


“Don't worry, I won't hurt you,”Sans友好的伸出了手,“Shake hands?”


“Sure.”rainy伸出手,和他握手。


*屁垫声


*Sans的老把戏让你感到熟悉并且有点想笑


“其实我本来应该在你出……到雪镇前就应该拦住你的,其实也不算是拦吧,就只是告诉你点重要事项。”Sans说,“不过,我并没有看到你从……呃,在雪镇之前我是没看到你,难道你知道什么捷径吗?”


“……呃,我一路上也没看见过你,你是不是也有,所谓的‘捷径’呢?”rainy带着笑意着说。


“……”Sans微微低头,把手重新放回口袋,说:“well,看来我们都有很多疑问,不如我们去吃点什么?饮食利于让人谈话哦?”


“……好。”rainy笑容依旧,点头。


“我先带你参观参观我的捷径?”Sans带着rainy往反方向走了。


――

rainy来之前啥都没吃,确实有点饿了。所以在那里悠哉游哉的吃薯条。


“看来你不怕生吧。”Sans看rainy特别的悠哉,感觉跟在自己家门前的小吃店吃饭一样。

“不是说不怕生,”rainy说,“我来过很多回了。”

“那我可一次都没见到你……”Sans说,“做个假设,假如是什么魔法,扰乱了……”Sans话说到一半,就被rainy打断了。

“没有那么麻烦,简单点说,”rainy眼睛一转,思考怎样简单说,“……我是在另一个宇宙来过这个地方很多回了。”


“看起来是个复杂的关系……”Sans叹了口气,看着已经吃完的东西的rainy,说:“我也不想知道太复杂,但是你来‘这里’想干什么。”


“……”rainy叼着最后一根薯条上下摇,说:“这说起来很麻烦……”


名前のない怪物

稿子
@时沐琛 这是单主
接的无偿啦,不是单主别用谢谢。
原稿已经私发给单主了这里就不搞保存了。

稿子
@时沐琛 这是单主
接的无偿啦,不是单主别用谢谢。
原稿已经私发给单主了这里就不搞保存了。

名前のない怪物

凹凸,花子君相关的摸鱼🐟

大概就是这样的线稿

不上色,不上色,不上色!

(手绘可以上色,指绘海星,板绘还是算了)
[憨憨挠头]

虽然不知道接不接得到

不过也无所谓啦。

也可以找我点文der

我是一个天天画画的不务正业的写手hhh

反正开心就好(bushi)

凹凸,花子君相关的摸鱼🐟

大概就是这样的线稿

不上色,不上色,不上色!

(手绘可以上色,指绘海星,板绘还是算了)
[憨憨挠头]

虽然不知道接不接得到

不过也无所谓啦。

也可以找我点文der

我是一个天天画画的不务正业的写手hhh

反正开心就好(bushi)

墨墨墨回

Rainy's travel【2】(2.0版)

#乙女向

#也有剧情向

#主人公是girl

#ooc

@唐二怂-怂怂怂  合作好伙伴(?)

#注意避雷

#→

――

“……实在是太多了――”rainy看着无数的au档案,完全不知道从哪下手,虽然完成自己au所缺的素材确实少之又少,可这au却是多之又多啊。

au她没有想到有这么多,她通过了Creator的链接仅仅集合了au的简单叙述及坐标,具体的她也不是很明白。

“尽量按照Creator的风格吧……”rainy按照残留的一百多页中对照,对照了多久rainy不知道

,她甚至不知道在这虚空呆了多久。

或者说rainy现在早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这一说了。...

#乙女向

#也有剧情向

#主人公是girl

#ooc

@唐二怂-怂怂怂  合作好伙伴(?)

#注意避雷

#→

――

“……实在是太多了――”rainy看着无数的au档案,完全不知道从哪下手,虽然完成自己au所缺的素材确实少之又少,可这au却是多之又多啊。

au她没有想到有这么多,她通过了Creator的链接仅仅集合了au的简单叙述及坐标,具体的她也不是很明白。

“尽量按照Creator的风格吧……”rainy按照残留的一百多页中对照,对照了多久rainy不知道

,她甚至不知道在这虚空呆了多久。

或者说rainy现在早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这一说了。

rainy不是一般人,但rainy的基础还是一个人类,困了睡,累了休息,饿了吃饭。rainy自认为大概睡了共有十个来回后才整出她该去参考的取材的au。

自己身处的au与undertale的时间线几乎是相同的,大概除了The ending会和它不一样以及多了一个rainy的存在。

“Hmm……”rainy保持着打响指的动作但迟迟未打出来。“Don't worry,rainy,冷静点,真的没事的――”

穿越au和“走捷径”不一样。rainy曾试过前往别的au,那个天旋地转五颜六色的,转的rainy快口吐白沫了。

再三犹豫后,rainy手一挥,把资料收了起来,打开了隧道。

“Wait!”

“WTF……”rainy不喜欢自己在做事的时候有人打扰。她看清了来者,是ink。

“你想干嘛?”rainy并不是很喜欢这位au守护者,可能是因为他的性格吧。

“我今天本来想找你去认识一个同病相怜的新朋友,这样你至少会比之前好很多……但是你刚刚是想去……别的au?”ink问道。

“heh,我现在终于有事忙活了。”rainy说,“谢谢你的好意,我并不是很想开什么‘没有au三人组’的party。”

“哦老天,cross听到会砍了你的……”ink听完非常尴尬,“你去别的au是想干什么?”

“……重建au,毕竟这是Creator遗愿。”rainy说。

“你要,怎么重建?”ink非常疑惑。

“当然是去各个au寻找啊?”rainy同样疑惑ink的说辞。

“等等,你这样会影响au的正常运行,哪能直接搬走的……”ink开始碎碎念了。

“Shut up,ink!”rainy一点也不想听他讲道理,说:“你是不是误解了什么,我只是复制。复制懂吗?”

“oh,你怎么不早说呢?”

rainy:“……”

“你确定你的方法可行吗?”ink问。

“或许吧。理论上应该没事,如果真成功的话或许还可以做几个备份au……”rainy说着,就发现了ink一副特别激动的表情,rainy只好随后补充一句:“仅仅只是理论上。”

ink:“哦,是吗,真希望成功呢。”

rainy:“……等我失败了再回来开失败者party好了。”

ink:我是不是该庆幸没有把cross带来……

――

【UNDERTALE】

“呃……掉落点……”掉落点这个问题,rainy还没想过,直到进了传送门才开始思考,“应该不重要吧,毕竟从雪镇开始走嘛。”

……

是不是忘了什么。

进入undertale之后,rainy看到的并不是雪镇的雪,而是漫天飞舞的金色花花瓣。

是主角的起点。

躺在花丛中的rainy还想多躺一会,她可喜欢睡觉了,尤其是在自然环境下。但是有正事要做。rainy起身头顶着些金色花瓣向前走,她的本意是想瞬移,但是不知道坐标不能随便瞬移,万一一眨眼就直接掉下岩浆了呢。重置又如何。

思考问题的rainy仍旧沙雕般的顶着一堆的金色花瓣向前走。

“哦,看看,是一个坠落下来的可怜人类。”

rainy闻声转头一看,是笑的人畜无害的flowey。

“嘿,我想,问个路?”rainy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问这个隐藏的boss。

flowey:“问路?真是一个奇怪的问题,你难道还是想在这里旅游吗?”

rainy:其实我也想这么说的来着……

“这里可不是你可以游玩的地方,”flowey人畜无害的笑脸慢慢变得骇人,“在这里,不是杀人就是被杀――”

“哦,我好像吓到你了了不是吗?”flowey满意的看着rainy慌张的表情。

不,其实她只是忘了记录flowey的表情素材了。

“所以,我可以问路了吗?”恢复正常心态的rainy继续问。

“……”flowey以为面前的这个“天真无知的人类”已经快吓退软了,但是看到rainy如此执着的问路,露出了更骇人的表情:“你是笨蛋吗?!你是脑残吗?!”

“咔嚓。”rainy拿着不知哪来的照相机捕捉到了表情。

“……”flowey表情呆滞了,真的是个脑残吧她。

“看来你需要感受一下这个世界的残忍才会识趣的听话是吗?”flowey笑的灿烂,灿烂到诡异,“我,flowey,非常乐意当你的启蒙老师。先死一遍吧!”flowey身后,是所谓的“友谊颗粒”。

Miss――

趁这个空档,rainy瞬移到flowey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flowey命运的……茎。

“你难道认为这样就可以杀掉我吗?”

“What about this?”rainy已经分析出了flowey的魔法攻击,现在可以直接利用“友谊颗粒”了。

flowey已经对之前她的瞬移感到一点的诧异了,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反杀?

“嘿,我想我们是有点误会哈?”flowey对面前看起来随时就要爆发的rainy感到慌张(rainy的表情其实仅仅就是眼睛瞪的超大),谁知道自己会被一个弱小的人类给反杀呢?

“你知道的,如果我真要杀你,我岂不是早就杀掉你了吗?我只是在告诉你不要这么的愚蠢而已,不过看起来你其实并不需要这节课哈?所以,先松开?”flowey说。

“……OK.”rainy松开花茎,问:“我就只问一个问题要问你,那里是雪镇?”

“……”flowey被问的有点懵,为什么她会知道雪镇?

“我,我根本没见过你,你为什么会……”flowey真想现在就钻进存档里翻找关于面前人的记录,奈何它不行,rainy的决心已经大于flowey了。

flowey唯一能做的就是【查看】。

【LV:??? EXP:??? 】

“……”

枷纹XAH

【Rainy】【三次元cp】日常向短打1

Rain x Tony(无差)

*bl向 意识流 半小时速摸 短打

*已成年工作 同居设定


 Rain是掐着时间回家的。

 最近各种各样的比赛和活动几乎像噩梦一样围绕在他的身边,天天就是穿着队服或者西装训练场地、公司来回跑。有时候,那个所谓的家已然成为了不要钱的旅馆。

 就在今天早上,Rain还信誓旦旦地向家中那人发誓,自己就算天打雷劈,也会准时回到家里吃饭。结果,前脚刚要踏出公司,后脚这“米娜”就屁颠屁颠地“飘”来了。大雨敬职敬业地下着,风不断地在耳边呼啸,而打车软件也照旧一点消息也没有。眼看着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马上七点就要到了,这是...

Rain x Tony(无差)

*bl向 意识流 半小时速摸 短打

*已成年工作 同居设定

 

 Rain是掐着时间回家的。

 最近各种各样的比赛和活动几乎像噩梦一样围绕在他的身边,天天就是穿着队服或者西装训练场地、公司来回跑。有时候,那个所谓的家已然成为了不要钱的旅馆。

 就在今天早上,Rain还信誓旦旦地向家中那人发誓,自己就算天打雷劈,也会准时回到家里吃饭。结果,前脚刚要踏出公司,后脚这“米娜”就屁颠屁颠地“飘”来了。大雨敬职敬业地下着,风不断地在耳边呼啸,而打车软件也照旧一点消息也没有。眼看着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马上七点就要到了,这是最后的截止期限。

“真是的,也太倒霉了吧!”Rain暗地里骂了句脏话,搓了搓手,坚定不移地冲进大雨中。离最近的地铁站有三百米,回家五站路,再走一两百米.......时间够!

所以当Rain成功站在公寓门口掏出钥匙的时候,他的发梢上还滴着水。

打开大门,正对这玄关的墙壁上挂的时钟的指针也正好指到了七。

男人站在玄关上,还依旧缓缓地喘着气。

厨房中炒菜和抽油烟机的声音逐渐减小,取而代之的则是另一位男子。他明显也是刚刚下班,虽然穿着居家的围裙,但围裙下的白衬衫完完全全的就是商业人士的基本着装。而全身上下唯一不协调之处,可能就是那个与众不同的发型了。在手里的两碗热气腾腾的白饭放到桌上后,那人转身进入卫生间拿出了一块淡黄色的毛巾,而Rain依旧呆呆地站在原地。

“Tony!”Rain就在Tony靠近他的瞬间,一个箭步就抱了上去,虽然Rain看上去要比Tony矮上一些,可是真的论力量还是Rain更胜一筹,毕竟他也算半个运动员。于是,Tony就被面前的人紧紧地抱在怀里,时间似乎静止了将近有一分钟。

“Rain,够了吧?饭都要凉了哦?”

“我还没充满电啦!托尼!”

“......噗,那就先擦擦头发吧,可别着凉了。”

Tony将毛巾覆盖在Rain的头发上,轻轻地揉搓着,水珠有的落到了地上,有的躲进了毛巾里。他们像是极度默契一般都安静了下来,整个餐厅中只充斥着秒针的滴答声和饭菜的香味。

而这种难得的两人时光,是他们两人都奢望的。

筷子与碗碰撞出的声音,虽是家常便饭,对他们来说,是给彼此最好的礼物。

 

End.

 

T“你还记得以前李老师是怎么教育我们的吗?”

R“emmm做人要有时间规划?”

T“对啊,你看看你,早上说好了回来吃饭吧,我听说有台风早就料到你会迟来,特意晚点煮饭。结果你还真的给我掐点到。”

R“托尼!这不是忙着连天气都没时间看嘛......”

T“下次我去申请一下,让上面的把失去假期什么的数量都吐出来。”

 

Fin.

名前のない怪物

什么沙雕玩意儿哈哈哈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我叫程浩。


最近我从老板那里搞到了点好东西。


然后我打电话叫来了我的兄弟,去蹦迪。


顺便试试我搞到的东西,嘿嘿嘿。


记得上次被那谁坑了,我姑且叫他刘机吧。


诶?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因为他的名字就叫刘机。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啦!


算了,我们继续。


他叫刘机,我们都叫他“鸡哥”。当然不是恭维他,因为他实在是没见过世面,真的。


他大概以为我们在恭维他吧,沾沾自喜的。


啧。


对了,上次就是因为他。


我们本来就只是单纯的蹦迪而已啊,条子来了就来了呗我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但是鸡哥勒,他一脸慌张...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我叫程浩。


最近我从老板那里搞到了点好东西。


然后我打电话叫来了我的兄弟,去蹦迪。


顺便试试我搞到的东西,嘿嘿嘿。


记得上次被那谁坑了,我姑且叫他刘机吧。


诶?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因为他的名字就叫刘机。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啦!


算了,我们继续。


他叫刘机,我们都叫他“鸡哥”。当然不是恭维他,因为他实在是没见过世面,真的。


他大概以为我们在恭维他吧,沾沾自喜的。


啧。


对了,上次就是因为他。


我们本来就只是单纯的蹦迪而已啊,条子来了就来了呗我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但是鸡哥勒,他一脸慌张的还特别大声的问了一句,


“程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然后我就进了局子。


怎么办?干他?盘他吗?怎么不先盘了你?你是个憨批吗?问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


最后还是老板叫人在条子搜查完之后给我带了出来。


咳,不好意思扯偏了,我们继续。


是这样的,我们这一行也是要有仪式感的,


所以我特意准备了一些“道具”。


什么?相声?


那不也是道具吗,以防万一嘛。


OK,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希望这一次鸡哥不要搞出什么事来。


[A few moment later]


我在KTV准备好了“道具”,和郭德纲的相声。


鸡哥一进来看见就问了一句


“这什么鸟玩意儿?”


然后现在看得津津有味。


槽点太多,我已经无力吐槽了。


咳咳,现在到了我们的主场。


“三”


“二”


“一”


“碰”


完成了,新成就!


呸,什么玩意。


忘了说,我搞到的“好东西”,是笑气①。所谓“仪式感”,就是拿着玩具枪对着自己开一枪。


笑气是什么东西?


这个嘛。


就是气体,嗯。


好了,不扯这些了,我要去看郭德纲相声了。


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笑,然后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欢快的味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就一直笑,笑了整整五分钟,然后在门口把风的那位突然转过头说,


“程哥,条子来了。”


然后鸡哥边笑边把头转过来,看起来十分滑稽,


“哈哈哈哈程哥哈哈哈哈条子来了,哈哈哈哈怎么办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瞪了一眼他,然后那个条子进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


“哈哈哈哈听相声哈哈哈”


“我看你们笑了五分多钟了,在这里听相声?”


那好像不是个缉毒队的,只是个普通的条子,我边笑边想着。


我刚想说点什么,鸡哥却已经把枪拿了出来,


“哈哈哈哈鸡哥哈哈哈把枪放回去啊哈哈哈。”


我想阻止他,却已经迟了。


他已经按下了扳机。


“哈哈哈刘机哈哈哈你是不是想坐牢哈哈哈哈”


我皱着眉头,却控制不住我的笑声。


可是从他枪里喷涌而出的气糊了那个条子一脸。


“你们,咳咳,你们……”


那个条子指着鸡哥,口齿不清。


当鸡哥意识到这把是玩具枪的时候,他又按了两下扳机。②

然后那个条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进了局子。


原因?


扰民。


我不太记得我们干了什么扰民了,只是看见了一个条子很气愤的指着鸡哥。


鸡哥又怎么了?


听说是扰民?


——end——

①笑气:成分为一氧化二氮。无色有甜味气体,在室温下稳定,有轻微麻醉作用,并能致人发笑。但不会神志不清。

②出自《莉琪波登拿起斧头》:“莉琪波登拿起斧头,劈了爸爸四十下;当她意识到自己在干啥,又砍了妈妈四十一下。”


豪生想杀生
【指绘】深夜摸鱼(凌晨)从左到...

【指绘】深夜摸鱼(凌晨)从左到右是rainytale的rainy @doke 街机之下的sword @械重 和自家au schooltale的crack

注:crack反了

【指绘】深夜摸鱼(凌晨)从左到右是rainytale的rainy @doke 街机之下的sword @械重 和自家au schooltale的crack

注:crack反了

枷纹XAH
上课的摸鱼 拉郎一时爽 一直拉...

上课的摸鱼

拉郎一时爽 一直拉郎一直爽

最近嗑起了班里的两个大男孩的粮)

反正是自己创的tag怎么占都不违纪吧哈哈

上课的摸鱼

拉郎一时爽 一直拉郎一直爽

最近嗑起了班里的两个大男孩的粮)

反正是自己创的tag怎么占都不违纪吧哈哈

☣︎🥧㍿✌︎
好久以前的骨崽,因为被人说是抄...

好久以前的骨崽,因为被人说是抄袭于是放弃了一年emm 但是现在又重新给画回来啦!名字叫Rainy/阴雨 !是个可爱的小男孩!
【上面是一堆写惨的名字x太丑了我就给涂了(然后发现好像更丑了x

好久以前的骨崽,因为被人说是抄袭于是放弃了一年emm 但是现在又重新给画回来啦!名字叫Rainy/阴雨 !是个可爱的小男孩!
【上面是一堆写惨的名字x太丑了我就给涂了(然后发现好像更丑了x

山有木兮
一直很喜欢雨滴在窗户上的照片,...

一直很喜欢雨滴在窗户上的照片,之前一直尝试都没成功,没想到有一次只是想要从公车上拍路口的画面,路口没拍成,反而拍到了一直心心念念的照片

一直很喜欢雨滴在窗户上的照片,之前一直尝试都没成功,没想到有一次只是想要从公车上拍路口的画面,路口没拍成,反而拍到了一直心心念念的照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