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ayark

1111浏览    74参与
A23187
今晚爆肝(没有) 感觉Rin虽...

今晚爆肝(没有)

感觉Rin虽然是和风的,但意外也与国风相适(是那条单麻花),所以今年的河图主角就决定是她啦!

今天终于剁手买了ALL,好香!

三灯火炒鸡棒!

祝大家新春快乐,健康平安!


今晚爆肝(没有)

感觉Rin虽然是和风的,但意外也与国风相适(是那条单麻花),所以今年的河图主角就决定是她啦!

今天终于剁手买了ALL,好香!

三灯火炒鸡棒!

祝大家新春快乐,健康平安!


A23187

线稿都是游戏里的,只是做了线稿和颜色的加强,用了花瓣的笔刷。蓬松水彩真的非常棒,能够稍微还原原作的插画风格。如果这个场面有名字,我想应该叫作樱色的梦。
祝deemo生日晚乐,祝我生日快乐。

p. s. 为啥只有apple Store和google store曲包半价呀,国服想入沙漏的萌新哭唧唧ಥ_ಥ

线稿都是游戏里的,只是做了线稿和颜色的加强,用了花瓣的笔刷。蓬松水彩真的非常棒,能够稍微还原原作的插画风格。如果这个场面有名字,我想应该叫作樱色的梦。
祝deemo生日晚乐,祝我生日快乐。

p. s. 为啥只有apple Store和google store曲包半价呀,国服想入沙漏的萌新哭唧唧ಥ_ಥ

阿咔咔

高中时代最后一期黑板报,画了灿烂的万寿菊,带着这首曲子的感动作为高中时代最后的纪念

高中时代最后一期黑板报,画了灿烂的万寿菊,带着这首曲子的感动作为高中时代最后的纪念

MistMorpheus

VOEZ - 3R2, ICE, KIVA the music trio tonight!!!

是2015年VOEZ发布之后三位在雷亚总部一次气氛非常轻松的访谈。当时KIVA在雷亚还是新员工,现在做出了Cytus II这样厉害的作品,真的很不简单。三个人以视频的形式同时接受访谈,好像迄今为止也是唯一的一次,可以看到他们之间自然相处的chemistry非常可爱ww

链接(需要科学上网)

考虑到有不方便的小伙伴,把之前看的时候记下来的一些有趣的点放上来和大家分享。当时只是为了自己留下记录,并没有以发布为目的,所以记得比较意识流x希望大家谅解。有条件的话一定要去看一下视频!还有我个人的吐槽 因为不忍心删掉(大雾)所以用删除线标出来了。

以下正文


主持:是怎么认识的?

ice...

是2015年VOEZ发布之后三位在雷亚总部一次气氛非常轻松的访谈。当时KIVA在雷亚还是新员工,现在做出了Cytus II这样厉害的作品,真的很不简单。三个人以视频的形式同时接受访谈,好像迄今为止也是唯一的一次,可以看到他们之间自然相处的chemistry非常可爱ww

链接(需要科学上网)

考虑到有不方便的小伙伴,把之前看的时候记下来的一些有趣的点放上来和大家分享。当时只是为了自己留下记录,并没有以发布为目的,所以记得比较意识流x希望大家谅解。有条件的话一定要去看一下视频!还有我个人的吐槽 因为不忍心删掉(大雾)所以用删除线标出来了。

以下正文


主持:是怎么认识的?

ice:(对32)好像真的是搭讪诶。我很喜欢你的音乐,可以教我怎么作曲吗(笑 是在plurk上都是音游玩家都会作曲互相仰慕对方(有一点)32教我非常非常多!真的是因为那个时候你有做hardcore所以我才开始做(32: 吓到

kiva:比较晚认识 他俩认识应该是12年的事情(ice:再早了,11左右)那时候我还没有开始玩电音是13年才开始做,13年有听说他们,14年才认识 fb上同人音乐交流会(ice:14年7月,那次很疯)几个月都会办一次聚会 朋友想去但是觉得一个人去不太好所以拉了我一起去 我:这是什么活动啊听起来好怪(笑 那次ice和kiva都是第一次去 32是协办 不知道怎么就跟ice认识了(之前都有互相听过作品) 

主持:ice怎么知道那个就是kiva?

32: 气场,气场()

kiva:第一次见到32是在雷亚xxxevent(因为那次同人会没有他第一眼见到他就觉得“这个人应该就是3R2”(32那边也是一样的情况XD

ice:去那次同人会之后就有一坨音乐人跑来我家那天跳舞的时候好像八个人在我家(32: 那时候我在日本…。)这是日常生活,半夜po一张宵夜图出来你就了解了()我在voez上面账号就是拉面bot 专门po拉面!

kiva:大家可以看到这里有每首歌作曲家的名字,如果对哪个作曲家感兴趣的话就可以去搜,不是每首歌都是ice写的


kiva:我是音游白痴(!) 

32: 玩一下啦!(太可爱了吧???)

ice:难得我们三个只有你的歌是免费诶

kiva:我的歌最不值钱啦!不要笑我啊!(紧张)我好紧张啊!!这个难度我没玩过!(ice帮忙选了最难的())

32: 16级曲()也是第一次玩(会不会很难啊?)ice一边电子琴伴奏干扰x(kiva:还弹错(嘲笑))32指甲超长手超好看 玩完:这谱是谁写的??这谱是谁写的

ice:以后应该把做谱的人抓出来,让大家知道谱面不是作曲家做的!大家有什么问题不要找作曲家!


主持:你和kiva都是电音啊,但是曲风比较不一样,你的比较…

32: …比较快

主持:有听说是比较浪漫可爱那样子的

32: 没有!

主持:像是看到你走出来后面会冒着粉红泡泡那样的(前面有说作曲家自带bgm气场梗

ice:不是,是看到后面长了一双什么动物的耳朵,很可爱那样的


32: 多用硬体的合成器作曲 比较常用可爱的音效在里面 但是很多人觉得我做的这种东西好像跟我的外表有点落差()

主持:没有啦其实还是蛮适合的啦

32: 真的吗真的吗(脸红)


ice:大家可以在直播间点红色和蓝色的泡泡自古红蓝…(改口)…最可爱


kiva:我们在座三位很巧的都是在用fl studio(终于把软件调出来了…。)现在晒出来的是beyond the horizon就是32的那首歌的project 本来说我们三个人都要晒 但是我那个档案project已经坏掉打不开,ice的也是太久了打不开()(32: 为什么。)每个人作曲的习惯都不一样啦,像R2你一般是从鼓开始作吧?(32: 对我从鼓开始作)先决定这首歌的节奏,再决定低音,一般都是会从低音慢慢往上堆 一般remix的话我们一般会拿到原曲的midi或是它的旋律,再根据旋律去做不一样的编曲 如果需要做音乐的话就需要买一张比较好的外接的独立声卡,这样做音乐的时候才不会跑不动

现在做音乐门槛非常低,但是要做出这么好的歌的话还是需要一些天赋…诶!(叫32)

32: 没有,我没有天赋。


ice弹琴 kiva:你弹错了!

kiva:我要爆个料其实ice之前没弹过(他刚才弹的)这首歌 他之前不会弹这首歌,是我找给他看之后他这几天才练的,已经还不错了!

ice:L是citanluL6先把长版编完以后才做成现在这个版本 但citanlu是先做短的再延长 游戏只是前半部分(大意)

主持:那今天大家有机会听到后半部分吗

ice:没有!后半其实在L的交响乐部分就已经出来啦 我还要思考应该在什么场合把后半原来的样子公开出来

32: 超想听

ice:但是!

主持:想听的举手!(32和kiva举手)

ice:citanlu是precipitation的变奏以这个旋律为蓝本(大意)

天啊他弹琴太好听了!!!!


主持:kiva是我们新员工进来半个月还适应吗?

kiva:……还适应啊!(假

ice:你不要刁难新朋友

kiva:跟大家很快熟起来了已经熟到可以被欺负的地步了(


在雷亚上班的时候ice和kiva是用同一间工作室只有他们两个人

ice:xxxx共处一室(

kiva:其实我们大部分都自己做自己的事啦 因为我的座位是背对他的(我们虽然靠得很近但是上班有什么事都是直接在通讯软件上讲,转头太麻烦了()因为正常来讲我们都戴耳机,他做的时候我就戴耳机,我做的时候他戴耳机()

主持:有突然想做成一首歌吗

ice:*直接摇头* 

(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做着做着突然打游戏就有,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打overwatch

ice:那个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们还玩另外一款steam的游戏,那个时候还是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在玩的时候

主持:有人说你们会弹出感情

ice:为了我们各自的人身安全这种问题最好不要回答!

kiva:其实我有女朋友,他们都知道的

32: 啊对啊他有女朋友啊,OK啊

kiva:他没有女朋友!(指

ice:*狂笑*

32: 好笑吗??好笑吗

主持:我们为3R2公开征友

32: 没用的

ice:最好是有兽耳的。——等一下,科技好像还没有那么成熟,慢,慢

kiva:过两年就会有了。

32: 再说,再说


做音乐的话CPU和RAM重要但是不能只买这两个啊!(笑

kiva:我们三个里面他应该算是前辈(指32 32从3代开始用(十年前),kiva5,ice6(现在是15)

kiva:他可以用很简单的乐器就编出很好听的乐曲,这个我们都做不到32吹上线)

ice:(关于vocal)那种一个人担任整首歌包括鼓组的beatbox我是做不到啦,也没法像MJ那样把整首歌全部部分构想并且唱出来,但平时听到好听的旋律会记下来然后弹或者唱,或者吓他(突然对kiva“汪!” kiva:?????) 

主持:有时候上班ice会突然走过来然后用声音表演一段乐曲

ice:*瞎唱美声*

kiva:原来你上班是这样子的哦

ice:我上班很忙的!我也是对人,我对他就不会这样子,我会*深情弹琴*

主持:哦所以你们是用音乐对话

ice:不我只是在模拟我输入键盘的样子其实我打字比讲话还要讲得清楚

kiva:他打字超快的,他打字世界最快


kiva:其实ice厉害是在作曲,因为他乐理很强,想和弦进行和旋律之类都想得很快 三个人想问题的方式不一样 其实我们三个人一直想找时间合作一首歌但大家都太忙了(转)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忙

ice:不是,我跟他合作过啊

kiva:…我要回家

ice:我跟他有一首合作曲放了两年都还没有做完

流泪冬瓜

意思意思在这边也发了
是今年的重绘fd,p2p3是去年和15年的

意思意思在这边也发了
是今年的重绘fd,p2p3是去年和15年的

流泪冬瓜

草草涂了fd!!
算是15年黑历史的重绘!(p2)

草草涂了fd!!
算是15年黑历史的重绘!(p2)

流泪冬瓜
是很喜欢的一首!偷偷画了曲绘的...

是很喜欢的一首!偷偷画了曲绘的兔耳正太

是很喜欢的一首!偷偷画了曲绘的兔耳正太

MiddleofNight

【Cytus】Vanessa 凡妮莎(一)

新坑,Cytus世界观中New World之后发生的故事,记忆究竟是人类灵魂的载体还是毒药?试着写一写废土朋克风。

-------------------------------------------------------------------------------

    天黑了。确切的说,凡妮莎头顶上空的颜色又深了一度,再过十五分钟左右就会完全超出凡妮莎的眼部摄像头的识别范围。

    而凡妮莎现在正遇到一个大麻烦:除了要躲避高空落下的部件,她身后还跟着那群街头混混——他们断断续续,尾随凡妮莎已经有一...

新坑,Cytus世界观中New World之后发生的故事,记忆究竟是人类灵魂的载体还是毒药?试着写一写废土朋克风。

-------------------------------------------------------------------------------

    天黑了。确切的说,凡妮莎头顶上空的颜色又深了一度,再过十五分钟左右就会完全超出凡妮莎的眼部摄像头的识别范围。

    而凡妮莎现在正遇到一个大麻烦:除了要躲避高空落下的部件,她身后还跟着那群街头混混——他们断断续续,尾随凡妮莎已经有一个月,而今天找到逃生路线的好运偏偏没有及时出现。凡妮莎都能听到他们身上那些不吻合的部件,摩擦的喀嚓作响,每一下都让凡妮莎心惊肉跳。

    “嘿,看来今天你的运气不佳,美妞。”为首的混混只有四分之三颗脑袋,得自己握着自己的心脏,有时候得让他的手下帮他拿着那颗怦怦跳的机械心,好腾出他的手来扣动扳机。混混头子杰克森朝凡妮莎笑着,露出一排锯齿型的、沾满油污的牙。

    已经无处可逃了,凡妮莎绝望地敲着她能摸到的每一扇门,但没有人会在能见度这样差的时候开门,更何况他们能听到外面在发生什么。想要在油泵区这样的地方活下去,招惹这些混混帮派可不是个正确选项。

    凡妮莎抄起手边一根棍状的物体:似乎是铁棒,或者棒球棍一样的东西。她盯着眼前逐渐开始模糊的杰克森众人,将手中的物体胡乱地在空中挥舞起来,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引得杰克森手下们牵着的机器狗也不住地狂吠。

    “留点力气,你那张漂亮的小嘴待会还有别的用途。”凡妮莎已经完全看不到东西了,只能听到杰克森和他的那众伙计们疯狂的大笑。

    凡妮莎尖叫的更加用力,仿佛想把那些下流话跟自己的耳朵隔开一样,但没什么用。她似乎已经感觉到杰克森的手指就要触碰到她。

    “嘿。”

    一个女人的声音自凡妮莎背后响起,沙哑,似乎是一个佝偻着腰背的老妇人。

    “你们能不那么大声吗?拜托?你们知道的,我的一些客人,他们不太喜欢噪音。”

    “你他妈管好你自己地盘的事情,老妖婆。”凡妮莎听到杰克森这样说道。

    “杰克森,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听到身后的声音这样说,凡妮莎浑身的电信号都在奔流咆哮:这些人居然是同行。但转念一想,他们似乎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快滚,杰克森,趁你的心脏还没生锈,好好享受生活。”

    “除非你把这女人交给我。”

    “好啊。你来啊。她就在这。”

    “你他妈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抱歉,我是不是用太多高级词汇了?不过你真该好好念高中的。“

    “少鸡巴废话!让你的这些东西滚开!“

    身后的人叹了口气,然后用力的将凡妮莎扯到自己身后,凡妮莎好像踩到了几根电线,随即屁股着地坐在污泥里。“你知道的,亲爱的,这些‘东西’能把你和你的小伙伴们怎么样,对吗?”女人着重重复了一下“东西”这个词。

    有人开了枪,似乎是改装过的榴弹,点燃了一堆汽油桶,然后就是一声爆炸。爆炸的火光让凡妮莎的眼前模模糊糊的看到了女人的背影,以及环绕在她跟自己身边的那些“东西”:与电线非常相似,但它们身上闪着一排排的红点,有时又变成蓝点,在空中挥舞着,像一群巨虫,扭动着冲向远处的人,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我很喜欢你的右眼,杰克森,做工精良。这种夜视仪可是稀罕货,非常不错。”女人接过一根“东西”递过的物品,放在自己眼前比划了一下,像看一个望远镜一样,然后朝着远处一个躺在地上的人大声说。

    “有空来玩。”女人挥挥手,转过身来对着凡妮莎。她的声音嘶哑,但身姿挺拔,容貌艳丽。一双眼,分别是一蓝一红的摄像头,将凡妮莎从头到脚端详了一遍。那些“东西”长长的身体在空中弯曲成各种角度,它们的顶端也冲着凡妮莎, 好像它们也在盯着她一样。

    “从我的门口滚开,小丫头。还有,别乱动我的收藏。”女人从凡妮莎手中抽走那根铁棍,跨过凡妮莎,将那根铁棍狠狠钉在她的门前,半根铁棍就这样插进那好几层的钢板防护门中。

    “女士!”凡妮莎拉住女人的裙角。

    女人又回头看了凡妮莎一眼:“又是个新人。刚从收容站出来?几个月了?”

    “三个月了,女士!我叫做凡妮莎,被那些人骚扰了一个月,没有人敢雇佣我做任何事。请让我为您工作,给我一口饭吃!”凡妮莎手上的油污染黑了女人的裙边。

    女人的双眼聚焦了一下,放声大笑,然后说:“不愧是新人。‘饭’这个梗听了这么多次还是这么好笑!连夜视眼都没有的新人能帮我做什么事?快滚开。“

    凡妮莎被那些“东西“拎着衣服从女人裙子上剥下,甩在一旁。

    “尽量靠近那堆点燃的汽油桶,那些动物说不定就不会撕碎你。“女人说着,推开那扇铁门走了进去。门内一道黄色的暖灯打在凡妮莎身上,随即被切断了。

    凡妮莎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巴,但这让她看起来更糟糕了。她只好放弃,走向汽油桶。

    身后响起一声急促的吱呀声,凡妮莎又一次被拎着衣服提到半空,然后瘫坐在女人面前。室内的灯光照在女人身上,映得那身红裙熠熠生辉。

    女人蹲下身子,捏着凡妮莎的脸颊,一字一字地说道:“敢给我惹麻烦,我就把你扔去焚化炉,听懂了吗?“

    凡妮莎任凭女人捏的自己脸颊生疼,但依旧盯着女人的那双异色瞳,坚毅的点了点头。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助手、跟班、佣人、私人秘书。你将要给我工作到你的关节生锈、大脑报废。以后叫我老板,亲爱的。“女人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进门。凡妮莎揉揉脸,爬起来,跌跌撞撞的随着这位新老板走进那片光芒中。

TBC.

DictatoR
喜欢请点进【http://m....

喜欢请点进【http://m.weibo.cn/5394169875/4104192840576038】赞转评,谢谢支持

喜欢请点进【http://m.weibo.cn/5394169875/4104192840576038】赞转评,谢谢支持

Akashia阿卡
◎壹(第一次试语c Alice...

◎壹(第一次试语c Alice)

           《枯叶舞》

        光秃的树上只剩下那一片枯叶。
        枯黄、卷曲、缠绵,在这黑白菱格之上,迎着略带悲伤的琴音,发抖,哭泣。
        一个即将离开最爱之地的孩子,在渴望最后的挽留。

  ...

◎壹(第一次试语c Alice)

           《枯叶舞》

        光秃的树上只剩下那一片枯叶。
        枯黄、卷曲、缠绵,在这黑白菱格之上,迎着略带悲伤的琴音,发抖,哭泣。
        一个即将离开最爱之地的孩子,在渴望最后的挽留。

        “Deemo……我不想离开你,离开这个小世界……”

        秋风再次吹来,枯叶终要离开那里。
        坠落,坠落,坠落……

        “……”黑色精灵总是沉默不语,他的回应只有悠扬琴音。
        Deemo并未停止弹奏,我所站立的平台随着琴音越升越高。
        “Deemo……可以……让我为你献上最后一舞吗?”

        落叶随着秋风旋转飞扬。
        它时而起,渴望着能抓住垂下的枝条。
        它忽而落,还是难逃与挚爱离别的命运。
        它哭泣,它无可奈何,只好……随着秋风献给挚爱最后一支舞,离别之舞。
         迎着落日的余晖,它灿烂,它辉煌,它升华。
        舞毕,入土。
        落叶终归根,随残阳化为一抹血红。

        我跳完那支舞时,终于抑制不住离别的悲痛,泪水决堤。
         琴声随着舞蹈的结束戛然而止,我抬起头,惊觉地面开始剥落,化作灰烬不断消失。Deemo的轮廓正在慢慢的变作人形,他熟悉,却又陌生。
        棕色的发梢映衬着他泪水涟涟的笑颜。他终将说出那句话。
        “已经到了离别之时了,还有一个比这更精彩的世界在等着你,你也要长大,有缘再会,我最爱的Alice。”
        哥哥!
        我突然想起他的存在,我最爱的哥哥,那个每天都陪我弹琴,给我快乐,时而为我解忧的哥哥。
        面具小姐也揭下面具,对我展露微笑。
        等等……她是……我?!
        “我会……陪着他……”
        哥哥和面具小姐的身形随地面一起剥落,消散。
        不!哥哥!
        眼前的古树世界在一瞬间化作一片空白。

        “啊!”我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正吊着点滴。

        这场梦终究会醒来。
       
        思念是一棵枯树,回忆是一片枯叶,当落叶归根,当梦境破碎,那个人……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拔下针管,茫然无错地奔向窗前,看着这苍白无力的世界。
       我全都想起来了,他不在了,随着那辆卡车的呼啸悲鸣,他的魂魄在车轮之下粉碎……殆尽……
        什么都没有了……我爱的……都没有了……
        慢慢地跪下了,我却,流不出任何眼泪了。比起绝望,更多充斥地是迷茫。
        前路等待着我的,还有什么呢?
     

     

nidelungen的小冰箱

Halloween aventyr

万圣节给某渊的,不过最后没用上
我当然知道万圣节过去多长时间了(可是我懒(
以及这段时间忙着学习玩语c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真的要炸
——————————————————————————————————————
夜晚总是危险的,尤其是万圣节的夜晚,那种夜晚总是散发着糖果的甘美——以及恐怖。
但正是因为糖果的甘美,小孩子们才会喜欢在万圣夜,穿上奇装异服,敲起别人的门来玩trick or treat啊。
不过,穿上奇装异服的,可不止小孩子。

“今夜也是一个欢乐美好的万圣夜呢。”saika戴上白色的狐狸耳朵,身上则是白底红滚边的狩衣和红色的指贯,再搭上她特意戴上的红色美瞳与同色系的淡雅眼妆,活脱脱一只从稻荷神社...

万圣节给某渊的,不过最后没用上
我当然知道万圣节过去多长时间了(可是我懒(
以及这段时间忙着学习玩语c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真的要炸
——————————————————————————————————————
夜晚总是危险的,尤其是万圣节的夜晚,那种夜晚总是散发着糖果的甘美——以及恐怖。
但正是因为糖果的甘美,小孩子们才会喜欢在万圣夜,穿上奇装异服,敲起别人的门来玩trick or treat啊。
不过,穿上奇装异服的,可不止小孩子。

“今夜也是一个欢乐美好的万圣夜呢。”saika戴上白色的狐狸耳朵,身上则是白底红滚边的狩衣和红色的指贯,再搭上她特意戴上的红色美瞳与同色系的淡雅眼妆,活脱脱一只从稻荷神社走出来的白狐。她微微让装在身后的九尾摇摆了一下,“不是吗?”
“的确是,小孩子们肯定又想着糖果了。”正坐在沙发上的暗灰色盔甲发出闷闷的声音,他的盔甲上还有几道发着幽幽蓝光的裂纹。
就在这时,门被敲响了。叩,叩,叩。
“……sanctity你还真是乌鸦嘴。”saika的额头上挂起了三条黑线。
“……”
sanctity只好拎起暂时充作糖果篮的南瓜灯走向门边,他的盔甲随着他的行走而发出金属特有的撞击声。
“trick or treat!”随着门被打开,外面传来一声大喊,“糖果呢?”说着,一个装扮成亚伯拉罕•范•海辛的人走了进来,礼帽下掩藏的则是一双红蓝异色的眼眸,跟在他后面的则是留着红色长发的女巫。
“Axion,你的糖果在这儿呢,”sanctity递给范•海辛——啊不,是Axion一把糖,“还有你的,Black lair。”另一把糖从他的皮手套上来到了女巫——不对,是Black lair手中。
“谢谢你了,对了,据说还有人要来。”Axion坐到沙发上,“你猜猜是谁?”
“entrance?”sanctity笑了笑,“那没什么。”
“不止啊,还有……这就来了?”Axion差点跳了起来。
“没事的。”sanctity打开门,门外是一只西装革履的小恶魔,后面跟着他的同伴——一只金发的萝莉吸血鬼:“trick or treat!”
“entrance,precipitation,你们两位可不止糖果呢。”sanctity递过去糖果,让两个小家伙进来,然后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看,玛德琳!”
小恶魔——entrance拿起一个血红色的玛德琳,“谢谢你啦,sanctity。”小吸血鬼precipitation也拿起了一个,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吃了下去。
“……草莓味?”precipitation皱了皱眉头,但那眉头随即舒展开来,“意外的好吃呢。”
“是啊,话说回来……似乎还有人没到?”sanctity看了一下周围,突然意识到——还少了一个人。
“找我吗?”一只手抚上他的肩膀,是saika。
“不……”sanctity有点庆幸自己戴了头盔:刚刚saika说话时的语调实在是太容易令人心神荡漾了,“Niflheimr还没有来。”
就在这时,门直接被打开了:“晚上好。”走进来的是穿着黑色的、有兜帽的长裙的银发死神。
“那么……人都到齐了。”saika站在sanctity背后,温柔的看了眼周围,“那么休息一下,我们就开始我们的宴会吧~”
“……好吧。”

宴会自然是在一副阴森森的气氛中开始的,餐桌上自然也是很多奇异的食物。
先上来的是暖洋洋的罗宋汤,昏暗的光线下看着却像是漂浮着牛肉、土豆和胡萝卜的血池,但品尝一下,就能感受到从远方的俄罗斯传来的暖意。
前菜则是带着德国风情的蔬菜沙拉,那之上淋着白色的酸奶沙拉酱,显得像是淋上了什么怪物的血一样,但白醋的味道直接让大家打消了怀疑,放心的吃了起来。
主菜是所有菜里面唯一一个造型正常的——是烤猪扒,虽然看上去似乎很普通,但闻一下就能闻到苹果木的香味,看来厨师在这方面是高手。
而作为餐后甜点的南瓜派,馅的表面上很合时宜的用黑巧克力画上去了南瓜灯,湿润的南瓜馅虽然说甜甜的,非常容易腻,但和黑巧克力配搭起来,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腻味。
虽然长相听上去很恐怖,但实际上,无论是哪道菜都是美味到让人生怕舌头不受控制的美味,让人不得不佩服厨师。
“果真,saika是好厨师呢~不知道sanctity有没有对她有别的想法呢?”Axion抹了抹嘴,开玩笑的说出了这种话。
saika当即脸红了:“……这人。”
“那么,就是这么一个可爱的夜晚呢。”sanctity为了缓解气氛站了起来,看着窗外的月光,“那个人要是听见了,会说我们是在干啥呢?”
“恐怕他会说我们其实是在开始一段新的冒险呢。”Niflheimr眯着眼睛,也看了一眼月亮,“不过今夜,真是美好呢。当然,两位的招待是最为美好的。”
“……或许是吧。”saika脸上的红晕消退了,“那么也希望大家能在这种晚上,能有一场美妙的冒险呢。”
“那就谢谢你了,saika姐。”Black lair道了谢,“我走了,几位,晚安。”

“那么,收尾也总算是完成了。”saika看着已经清理一新的餐厅,“今天也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谢。”sanctity站在saika后面,“这算是男友的义务吧。”
“……这样吗。”saika脸上又带上了红晕,“算了,我先去洗澡了。”
“那去吧。”sanctity拿起一本书,“我也要看会书。”
“Aventyr?”saika看了一眼那本书,“你喜欢漫画啊。”
“并没有,我只是觉得风格很好看而已,好了,去洗澡吧。”sanctity把自己难得流露出微笑的脸藏在书后。
saika只好听话的进了浴室,看着她进了浴室,sanctity这才放下书来。
他的心在低语着,诉说着什么:
愿你能安稳的度过此夜。

nidelungen的小冰箱

【七夕推送】千年之虹

之前为了完成雷亚客产出部任务写的文,当时因为主题定了七夕虐狗就安心的写了双s(不),结果遭到了莫天和筱呓的吐槽+雷亚的微信推送(这不清真!)……
在这感谢给我提出修改意见的宅宅,也谢谢同样被推送的melting~
——————————————————————————————————————
今天是七夕。
说到七夕的传统,无非是牛郎织女的恋情,而庆祝的方式虽然说已经从祈求拥有一双巧手变成了情侣约会,但那副少女的心思依旧流传着。
而今年的仙台,依旧举办着七夕的祭典【1】。

“果然,说到七夕,还是要在东北【2】过啊。”
有着紫色长发的少女把头发盘成简单的发髻,正仔细的插上散步用的朴素发簪,她的身上...

之前为了完成雷亚客产出部任务写的文,当时因为主题定了七夕虐狗就安心的写了双s(不),结果遭到了莫天和筱呓的吐槽+雷亚的微信推送(这不清真!)……
在这感谢给我提出修改意见的宅宅,也谢谢同样被推送的melting~
——————————————————————————————————————
今天是七夕。
说到七夕的传统,无非是牛郎织女的恋情,而庆祝的方式虽然说已经从祈求拥有一双巧手变成了情侣约会,但那副少女的心思依旧流传着。
而今年的仙台,依旧举办着七夕的祭典【1】。

“果然,说到七夕,还是要在东北【2】过啊。”
有着紫色长发的少女把头发盘成简单的发髻,正仔细的插上散步用的朴素发簪,她的身上已经换上了有着粉色的樱花花纹的白色浴衣,与浴衣相配的粉色半幅带【3】则在背后打了一个常见的文库结。
“果然,你还是这样。”坐在榻榻米上,看着少女打扮的银发青年默默的叹了口气,他并没有穿起浴衣,而是一身黑色的机车装,倒也合适。
“sanctity,你确定不换浴衣?”少女插好发簪,转过头去,谨慎的再问了一遍,“别说到时候你也要穿。”
“嗯,你也知道的,saika……一个欧洲人穿浴衣,总是不太合适。相比之下,那些同样来自远东的少女们就很有优势了。”sanctity扶着下巴,继续看着saika,“话说,这么早换好衣服,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saika露出了一个微笑,“毕竟我也习惯早早做好准备然后到时再出门了。”
sanctity轻轻的叹了口气,果然,女人都是细心的生物啊。

夜晚的商业街上挂起了彩球,彩球下的和纸流苏随风飘荡,似乎是在迎接因七夕祭而到来的远方客人。
saika看了一眼街上的人们,大部分都是东京来的,也有从京都、大阪、冲绳来的,还有从附近的国家来的,当然,仙台本地人也不少。
街道两旁都是传统的小摊,有卖糖苹果的、卖章鱼烧的、卖馒头【4】的,也有卖七夕的装饰的,像是纸衣、手袋和团扇,而街头上本地人的卖力表演,则吸引了很多人围着表演的地方举手机拍照。
而在大多都穿着浴衣的人群中间,sanctity就很显眼了——虽然现在的他不是什么古铜色自走盔甲【5】,而是盔甲下的银发青年,但一身机车装还是有点显眼的。不过,节日并不是限制服装的理由,所以周围的人也不是很在意。
“这样繁华的夜晚,恐怕月亮都黯然失色了吧?”
“这还只是一小部分呢,等你看到烟火,那才是让月亮黯然失色的时候。”saika停在卖糖苹果的小摊前,看着正忙着给孩子们做糖苹果的老板,还有那一帮欢欣雀跃的孩子们。
sanctity什么都没说,拿出了钱包,从里面拿出相应的日元,递给了老板:“老板,请拿一个糖苹果来。”
老板抽出手来,接好钱,很快,saika就从老板手中接过了糖苹果。
“你不吃吗?”她拿着糖苹果,特意在sanctity面前晃来晃去。
“我不吃甜的。”
“那也可以吃一口啊。”saika把糖苹果递到了sanctity的唇边。
sanctity接过糖苹果,咬了小小的一口,再把糖苹果递回saika手上,然后牵起了saika的另一只手。
两人习惯性的十指相扣,不禁让周围的人羡慕。然而这早已是两人之间的习惯,就像是喝水吃饭一般自然。

不知不觉,两人就走到了青叶山。
“烟火表演就要开始了,这里算是一个不错的观赏点。”saika领着sanctity走到青叶山公园的观景台上,“看着吧。”
“这样,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烟火表演呢,以往,我见到的黑火药【6】都是枪械用的。”sanctity回想起以往在战场上用的燧发枪【7】,不禁讲了起来。
“说起来,此地的古国【8】制造黑火药,不仅将它们用于表演,也将它们用于实战之中,像是梨花枪【9】之类的。但很可惜,自打某个时期之后,他们因为对和平的太过信任而停止制造火器,最后成为了近代史上最悲哀的国家。”saika叹了口气,“我突然有点庆幸我们有明治维新了。”
“不需要太过悲哀。马可•波罗所知的繁华国度,终有一日会在现世重现,我们只需要期待就好了。”sanctity笑了笑,“好了,烟火表演就要开始了。”
正如sanctity所说,烟火表演很快就开始了:烟花被点燃、发射,在天空中绽放出美丽的色彩与图案,而后又瞬间消失。在那些烟花的图案中,不仅有与奥运呼应的五环,还有很多特别的图案,像是彩球和桐叶。
青叶山上的观众都为此赞叹,单是观景台上就是一阵拍手。而在青叶山其他地方的人们的拍手声和呼声,早就传到了观景台。
然而,表演终究是要结束的,而烟花也慢慢的由多变少,最后,只留下一个繁华过的安静夜幕。
“真希望明年也是这么用心的美景呢。”sanctity离开观景台时,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也是这么想的。”依旧和sanctity一起牵着手的saika念念不舍的看了眼观景台。
他们随着人群一起离开,但sanctity却在今晚无人瞻仰的骑马像面前停了下来。
“就在这里停一下吧。”他温柔的将saika拥入怀中。
saika闭上了她的双眸。
sanctity做了个深呼吸,他的眼眸中的波光,有深情、有激动,但更多的是平静和温柔。
周围不知道为何,更加的安静了……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sanctity才放开了saika:“走吧,该回去了。”
“嗯。”saika点点头。
而整个仙台的七夕祭,也落下了帷幕。

注释:
1.此处的七夕的祭典,指的是仙台每年于8.6-8.9(这三天如果天气都不好会直接跳到8.5)之间举办的仙台七夕祭。具体可以搜索日语版维基百科。
2.此处的东北指的是日本本州岛北部的青森、岩首、山形、秋田、福岛及宫城六个县。而举办七夕祭的仙台市,正是宫城县县都。
科普:日本的行政区划被称为都道府县,分为四级:都(首都,也就是东京),道(即北海道,实际上也算是省,但是开发时间较晚,所以单独立一个地方),府(京都和大阪,地位类似于直辖市)以及43个县(地位类似于省)。
3.半幅带:和服配件之一,因为宽度只有一般和服带的一半(常规的和服带宽度在30cm左右,半幅带只有15cm)而得名,没有里衬,也不使用一般和服带用来打结用的细绦带。一般用于浴衣或小纹和服(接近于便装的和服类型,图案以重复的小型图案为主)。
saika打的文库结则是和服的腰带结的一种,什么腰带都可以打。半幅带打这个的效果类似于在背后背了个……大蝴蝶结。不过还是很好看的。
4.馒头:这里指的是日本馒头。
在日本,一般的馒头就被叫做馒头,而包子在日本也被叫做馒头,但是会在馒头前面加上馅料的名字以示区分。
这个叫法来自于宋朝时的中国(对,包子和馒头正式分开是在明朝)。
5.详情请参考sanctity的封面。
6.黑火药:也就是最早的火药,因为呈黑色粉末状而得名。古代的火器多以其作为发射药,近代则因为棉花火药、黄色火药等的出现而被淘汰,现在只用于制作烟花、爆竹。
7.燧发枪:枪械改进过程中出现的枪械种类之一,因为使用燧石来引燃火药击发弹丸而得名。在十七世纪中期被欧洲军队大量装备,直到1848年才被现代枪械取代。
8.此地的古国、马可•波罗所知的繁华国度:即中国。这里提到的某个时期之后,指的是清朝的雅克萨之战之后,此战之后,清朝多年没有对大炮进行改进,而依旧使用雅克萨之战时制造的“神威无敌大将军”炮。
9.梨花枪:宋朝出现的火器。实际上就是在枪矛的枪头下绑上装有火药的竹筒。在交战时可以先引燃竹筒威慑敌军,乘机用枪刺杀。日后还出现了装有毒性火药的梨花枪。
关于主舞台:
仙台:位于日本本州岛北部的城市,宫城县县都,江户时期属于仙台藩,有仙台城等众多知名的景点。
青叶山:仙台市青叶区的丘陵,现在已经建设成为公园,山上有仙台城(江户时期仙台藩主的居城,建造时为了防止猜疑而只有天守台)遗址。
骑马像:位于仙台城遗址的骑马铜像,骑马者正是仙台城的建造者。

此。系

強烈推薦Rayark爸爸的VOEZ!
當然也順帶安利一發Cytus和Deemo(不知道有沒有拼對)畢竟是這兩個入的坑ˊ_>ˋ
總之跟著Rayark爸爸走是不會有錯的(什麼鬼)(=゚ω゚)ノ

強烈推薦Rayark爸爸的VOEZ!
當然也順帶安利一發Cytus和Deemo(不知道有沒有拼對)畢竟是這兩個入的坑ˊ_>ˋ
總之跟著Rayark爸爸走是不會有錯的(什麼鬼)(=゚ω゚)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