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dj

45.3万浏览    15955参与
爱吃萝卜

【盾铁】一封来自Steve.Rodgers的情书

突然在脑中乍现的灵感

说干就干

准备写成《一封情书》系列


『Dear Tony:

        其实心里一直有些话想对你说,可真的要写出来的时候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酝酿了很久才下笔。


        Tony我喜欢你很长时间了,从2012年开始,从你从天而降时我的目光就被你整个占据。在我醒来时我不止一次想象过你是什...

突然在脑中乍现的灵感

说干就干

准备写成《一封情书》系列




『Dear Tony:

        其实心里一直有些话想对你说,可真的要写出来的时候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酝酿了很久才下笔。

       

        Tony我喜欢你很长时间了,从2012年开始,从你从天而降时我的目光就被你整个占据。在我醒来时我不止一次想象过你是什么样子,你是否真如外界所说的那样糟糕,我甚至想过我们正面交锋时的针锋相对,但这幻想的一切都被你的一个眼神掩埋。

        

        我们总是争吵,因为你总是不听指挥擅自行动,我很生气也很害怕,毕竟在你毅然决然的抱着核弹飞进虫洞时,我就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保护好你,但我食言了。

       

         我不知道你过去受过多大的伤害,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蜕变成了Iron man,我不知道你在纽约大战后PTSD有多严重,我不知道你因为Ultron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与非议,我不知道当你知道Howard和Maria死时的痛苦,我不知道你发现我隐瞒你真相时的灰心,我不知道反应堆对你有多么重要,我不知道你在盾牌插入反应堆时的绝望,我甚至愚蠢的认为我做的一切是正确的,是为你好。

        

         但我发现我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当你被扶着从飞船上走下来时,当你不愿提起Thonas时情绪的激动,当你将反应堆砸在我手中,然后瘫坐在椅子上时,我才发现隐藏在钢铁之躯下的是一颗早已满目疮痍的心,即使是多么强大的人,铁甲之下,都只是血肉之躯。


        我曾经想过该怎样弥补你,但是一切弥补都已经没了意义,这五年里我默默的关注着你的生活,渐渐的我觉得如果你一直过这样的生活也挺不错,但Scott的出现带来的一线生机让我不得不再次打扰你的生活,在Scott提出这个疯狂的理论时,我的脑海中第一个闪现出了你,我并不意外你的拒绝,我甚至自私的感到有些开心,而当你突然出现在总部门口时,我有些惊诧,但转念一想,即使再怎样伤痕累累,也掩盖不住那颗专属于Tony.Stark的温暖的心。

   

        我阻止不了你最后做的决定,但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希望可以回到那年飞机坠落之时,我不会再像个蠢货一般傻傻落入冰底,那时我会带着对你无限的眷恋去到你身边,即使遍体鳞伤,满目疮痍,我也会护你一世周全。


When I first saw you, you looked proud.

初见时,你显得骄傲自满

I don't know it's just your mask.

我却不知那只是你的面具

When the stars are fading in your eyes.

当你眼中的星辰逐渐黯淡

I suddenly realized the harm you had suffered

我才猛然发觉你所受的伤害

If I could have Aladdin's lamp.

假如我能够拥有阿拉丁神灯

I will make a wish to come back to you.

我会许愿回到你的身边

Keep the stars in your eyes.

守住你眼眸中的漫天星辰


Tony,你何时才能醒来,我很想你。

                                    ——Steve.Rodgers』




         

冰淇淋七块二一个

【二郎神&钢铁侠】《冰甲之下》第二章(跨界拉郎,不定期更新,不喜勿入)

第二章 初遇?还是重逢?

自Tony宣布自己就是“Iron Man”已过去近三个月了,被他临时安置在地下车库里那张大床上的杨戬的情况逐渐好转。

这天下午,Tony正忙着为战甲升级,全神贯注的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动静——躺在床上的那人,随着其额间竖纹发出的光芒渐渐淡去,眉头微动,缓缓睁开了眼。

杨戬试着活动了下手指和胳膊,在确认自己身子不再僵硬后,慢慢坐起身来。

[Sir.]见Tony还在埋头工作,Jarvis出声提醒。

Tony抬起头来,看到坐起来的杨戬惊讶道:[嘿,你终于醒了。]

“Stark,你成功了。”杨戬沙哑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喜悦。

[你说什么?]Tony...

第二章 初遇?还是重逢?

自Tony宣布自己就是“Iron Man”已过去近三个月了,被他临时安置在地下车库里那张大床上的杨戬的情况逐渐好转。

这天下午,Tony正忙着为战甲升级,全神贯注的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动静——躺在床上的那人,随着其额间竖纹发出的光芒渐渐淡去,眉头微动,缓缓睁开了眼。

杨戬试着活动了下手指和胳膊,在确认自己身子不再僵硬后,慢慢坐起身来。

[Sir.]见Tony还在埋头工作,Jarvis出声提醒。

Tony抬起头来,看到坐起来的杨戬惊讶道:[嘿,你终于醒了。]

“Stark,你成功了。”杨戬沙哑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喜悦。

[你说什么?]Tony对杨戬‘自来熟’的语气有些不解,又实在听不懂他说了什么,不过还是放下手里的工具,吩咐Dummy倒了杯水来。

“我们这是在哪儿?”杨戬接过杯子喝了一口。

[呃……]Tony双臂环胸,歪着脑袋盯着杨戬把水喝光,摸着下巴抿了抿嘴,终于还是问了一句:[那个……我认识你吗?]

[我是说,我不记得我之前见过你。但你似乎认识我?]Tony见杨戬只看着自己却不回答,补充道。

杨戬依旧未答,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你该不会……听不懂英语吧?]

因曾经历过类似的情况,杨戬很快便想通了Tony不认识自己的原因,轻笑着抬起头,用熟练的英文回道:[我们确实见过,不过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或许要过些日子你才能记起来。]

Tony听得云里雾里的,却也不甚在意,回身端起一杯凉了的咖啡,倚着桌子喝了一口,咂了咂嘴,[你也好的差不多了吧?你家在哪儿?我一会儿派人送你回去。]

[我在这儿没有家。]

[那你是STARK工业的工作人员吗?还是神盾局的人?]Tony想了想那天的情形,觉得能离现场那么近的人,也就只有这两种可能了。

[暂时都不是。]

[那你那天是怎么到那儿去的?]

[我是被你送来的。]

[唉,算了算了,这些事儿以后再说吧。]Tony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他甚至有些怀疑眼前这人被炸坏了脑子,至少也是失忆。

正巧这时Pepper抱着一摞文件走了下来,[Tony,这里有些文件需要你签一下字。]一直低着头看文件的Pepper走到Tony身边才注意到杨戬,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哦,你醒了!你好,我是Pepper,Tony的助理。]

[你好。]杨戬点了点头。

[Pepper你来得正好,给这位……]Tony愣了一会儿,回过头对着杨戬道:[呃,对不起,我忘了问,你的名字是?]

[杨戬。]

[什么?]

[你叫我‘杨’就好。]杨戬笑道。

[好吧,Pepper,给这位杨先生找个住处,然后尽快安排医生给他检查一下,啊,最好再通知一下警局,看能不能联系到他的家人。]

[没问题。]

[杨先生,既然你醒了,我就没什么义务再留你了,不过你放心,在找到你的家人之前,我可以暂时负责你的食宿问题,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联系Pepper,她会转告我的。]Tony向来不喜欢让外人在家留宿,能容杨戬在这儿住上三个月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虽说他并不讨厌这个穿着、言行都有些怪异的人,甚至对他额头上那个古怪的能量装置很感兴趣,但还在为寻找钯元素替代品一事犯愁的他尚自顾不暇,实在没时间理会这个已然活蹦乱跳的外人。

杨戬思索片刻,便点头应了,随Pepper去了城里的一处公寓。

[杨先生,你暂时就先住在这儿,这是钥匙,冰箱里有吃的,卧室的衣柜里有几件衣服,客厅书架上有几本书和杂志可当做消遣,电视、电脑也都是可以用的。这张卡里有些钱,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楼下街角就有一家便利店,出门右转过两条街还有一家商场。我会尽快联系医生,预计一周之内就可以安排你的会诊。]

[好的,麻烦你了。]

[哦,还有,这部手机给你,里面存了我的电话,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随时打给我。]

[谢谢。]

[稍后我会联系警局看能不能找到你的家人,所以,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基本信息吗?你目前还记得的那些,比如姓名、年龄之类的。]

[好。]

Pepper递给杨戬一张纸和一支签字笔,杨戬接过笔,愣了一会儿,最后只在纸上用繁体中文写下“杨戬”二字,[这是我的名字,抱歉,我只记得这些了。]

[没关系,]Pepper接过纸笔,[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如果你想起什么记得联系我。哦,对了,一会儿可能会有警察来调查情况,所以没有要紧的事的话,你最好先不要出去。]

Pepper将杨戬安顿好后便开车走了,杨戬独自站在窗前,望着陌生的街景,脑中回忆着曾经Tony给他讲过的故事,借此推算现在的时间与即将发生的事情。

一切,还要从长计议。

{怕时间太久大家忘了,补充下:本文设定,[]内为英语,“”内为中文}

      ————手动分割线————

啊,这篇文鸽了好久了真是不好意思,也感谢还在等的小伙伴。

如今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准备补补剧更更文啦!

给大家看我给Morgan崽做的小房子呀!






海中的云

终于补上了给铁罐的画

这次摸鱼摸的异常快乐,可能是我飘了,甚至想要尝试上色😂

总觉得战损铁有种特别的美感(我真的不是变态),但战损也确实不好画,感觉自己画的时候仿佛得了帕金森hhh

终于补上了给铁罐的画

这次摸鱼摸的异常快乐,可能是我飘了,甚至想要尝试上色😂

总觉得战损铁有种特别的美感(我真的不是变态),但战损也确实不好画,感觉自己画的时候仿佛得了帕金森hhh

ironspider

把几个首映视频合并一起了🤗

看到他俩重聚真的是比什么都开心🥳🥳🥳

国内电影院最近肯定不会开放了,如果哪天上映了怪医杜立德,请大家记得去看哟,比心❤️

把几个首映视频合并一起了🤗

看到他俩重聚真的是比什么都开心🥳🥳🥳

国内电影院最近肯定不会开放了,如果哪天上映了怪医杜立德,请大家记得去看哟,比心❤️

ironspider

我终于翻上老福特了😂天哪。

荷兰更新ig:今天早上在怪医杜立德首映真的太有趣啦。我觉得我可以说,Tessa抢了风头。大大的爱送给大大的男人RDJ,点击我首页的链接购买兄弟基金的狗牌。

我终于翻上老福特了😂天哪。

荷兰更新ig:今天早上在怪医杜立德首映真的太有趣啦。我觉得我可以说,Tessa抢了风头。大大的爱送给大大的男人RDJ,点击我首页的链接购买兄弟基金的狗牌。

諾良-康漢bot
CWT杜立德新刊 兩天都在D7...

CWT杜立德新刊

兩天都在D72

 有獸X注意 


CWT杜立德新刊

兩天都在D72

 有獸X注意 


瑾桐🍁
梦到自己成了RDJ的女朋友 我...

梦到自己成了RDJ的女朋友

我女朋友吃醋了😷

怎么破😢

急急急急急急啊啊啊啊啊啊啊!!!

梦到自己成了RDJ的女朋友

我女朋友吃醋了😷

怎么破😢

急急急急急急啊啊啊啊啊啊啊!!!

日光下澈

嘿我又来了,依旧菜得一批

就是突然发现Downey和这么多词都押得上,以及一只仓鼠

嘿我又来了,依旧菜得一批

就是突然发现Downey和这么多词都押得上,以及一只仓鼠

Shakespeare·黄昏诗

大侦探乙女 | HidingThe Truth·迷雾追踪

★夏洛克·福尔摩斯x你


★第二人称/ooc预警


★影版《大侦探福尔摩斯》乙女向


[图片]


       “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什么?它将死去,象溅在遥远的岸上。然而,在孤独而凄凉之日,你会抑郁地念出我的姓名;你会说,有人在怀念我,在世上,我还活在你的心灵。”

           ——[俄]普希金《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什么》


00....

★夏洛克·福尔摩斯x你


★第二人称/ooc预警


★影版《大侦探福尔摩斯》乙女向


null

 

 

       “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什么?它将死去,象溅在遥远的岸上。然而,在孤独而凄凉之日,你会抑郁地念出我的姓名;你会说,有人在怀念我,在世上,我还活在你的心灵。”

           ——[俄]普希金《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什么》

 

00.

 

       他向来不会说什么含情脉脉的话,自然也讨不得女孩子的欢喜,不过就是这样一个讨人厌的侦探吸引到了你啊,你又气又想笑,牵过了他的手。

 



 

01.

 

       伦敦的天空有些时候会令你怀疑这个宇宙是否还存在太阳。金色怀表中的指针像沙漏中不断流逝的沙,逆时针方向向后倒退着。你笑着将怀表放回口袋中,收掉了让你觉得做作不堪的蕾丝伞,扔在一边的垃圾堆里。

 




       ——门口有一个废弃箱,看起来像是刚放在外头的。


 



       你敲了敲门,用食指迅速了理了理额间缠乱的发丝。开门的是一位男性,如果不出意外,他就会是玛丽表姐的丈夫,约翰·华生,一个干练、冷峻、忠诚、还很时髦的青年退伍军医。你通过玛丽听过许多关于华生的夸赞之词,他是一位成熟温柔的绅士。言语之外还会冒出另外一个名字,事实表明,这个名字在最开始令她非常愤怒。

 



  

       “他是谁?”你问到另一个让她恼怒的人时,玛丽挑了挑眉,随口一句“Well”为自己争取了一些组织措辞的时间,她抿着唇道:“夏洛克·福尔摩斯。”语气就差咬牙切齿了。你本还期待着玛丽至少会用到一些形容词来介绍他,看她沉默了下去,便问道:“只有这些?”

 





       玛丽重复了一番你的话,确信一般地点了点头。


 



       当时因工作上的事务身处国外,你没能去参加表姐玛丽的婚礼,自然没能看到传说中的“约翰·华生”到底是何方人许。这也是玛丽婚后第一次邀请你去她和华生的家里做客。作为表妹,当然心怀愉悦之情。他向你点头致意,几秒间的犹豫之后,握住了你伸过去的手。头花上的黑色蕾丝微微遮住你的左眼,你抬眸笑道:“很高兴见到你,华生医生(Dr.Watson)。”


 



       ——右手食指腹无茧,手指骨关节未变形。

 




       “进来吧,玛丽应该会在一点钟回来。”


 



       ——玄关处的黑色小提琴琴盒,在衣架上的黑色大衣摆处有粉末和尘土。


 



       你看到墙上的壁画后轻笑了一声,带着试探的意味问道:“医生觉得这幅画如何?”他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墙上的画,背过双手仔细端详了一番,“她在油画市场挑选的时候,我就不太喜欢,下笔太重。不说这个,我听玛丽说你喜欢喝红茶。”




 


       你听到他在厨房发出像翻箱倒柜一般的声音,皱着眉头放下手中的报纸,站起身望向站在吧台一侧的他。从他无奈的表情上来看,他费了很大力气才找到红茶罐。


 



       你笑了笑,坐回沙发上,“谢谢您的款待,华生医生。”你将一块方糖放进他放在桌上的茶杯中,静默着等它化开。你时不时地抬眸望向坐在面前的华生医生,发现他的眼睛十分漂亮……噢,怎么能对姐夫动歪心思呢?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听到有人开门而入。你摸到大腿上的枪套,在他转头的一瞬间将漆黑的枪口抵在他的后脑。他慢慢地举起了双手。


 



       “欢迎回家,表姐。噢,如果我没猜错,您才是华生医生?抱歉,我现在有些抽不开身。”


 



       约翰·华生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被你用枪口抵着脑袋的人,“没问题,请继续。”听到这句回复的他朝着华生翻了一个白眼,耸肩道:“你不能这么看着我,华生。”

 




       华生不可置否地摇了摇头,大概以表对自作孽者的同情。

 



       

02.

 

       “小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他挠了挠面颊,抬眸与华生对视。

 




       ——玛丽有个表妹,听她描述之后,我还以为她在开一个可爱的玩笑。


 



       “最初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您的手指骨关节。华生医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退伍军医,常年拿着手术刀的医生的手指骨关节都会变形,而您却不然。”

 




       ——老朋友,你们简直一模一样。

 




       听到这个男人发出了笑声,甚至就这样举着双手,笑到耸起了肩。你侧过头看到他的表情后,扣下了手枪的击锤。像是收到了生命威胁的警告,他又不笑了,好像打算专心致志地听你说话似的。

 




       “继续,聪明的小姐。”

 




       ——玛丽说她下周会从法国回来拜访我们,也许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他的双手貌似举累了,趁你在说话的期间缓缓将双手放下来时又被你发现,“您并不熟悉这间房子的格局,甚至转来转去地寻找着盥洗室;宁愿翻找半天也不肯直接告诉我红茶末已经没有了,其实这样才能减少您些许的嫌疑——”枪口顶向他的后脑,又让他无奈地举起双手。你继续道:“再说那幅壁画。是我在约克郡画的,并不是在油画市场买的,而且我觉得它下笔也不怎么重。”


 



       华生憋笑憋得辛苦,玛丽拍了拍他的肩膀,嘱咐了他一句:“我不想要同款的漏风墙,约翰。”看戏的华生笑着亲吻玛丽的额间,接着她的话道:“她是个好姑娘,不是吗?”

 




       “但这与她‘做得出来’并不冲突。”玛丽走进了厨房。

 




       “挂在衣架上的黑色大衣,衣摆处的粉末闻上去像是化学药粉。抱歉,我能看看您的左手吗?”你向他伸出左手时,他勾唇一笑,将有些冰凉的左手放在你的掌心。华生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皱起了眉,继而双手环抱着,目光像是警察审讯嫌犯。

 




       ——左手有三指的指腹上有薄茧。

 




       “看来您要惹华生医生发火了。”

 




       “嗯?说说理由。”他收回了左手。这个男人的言行举止令你越想越恼火,你将手枪收回大腿上的枪套时,他又转头看了你一眼。华生举起拐杖对着他,目光直直地仿佛钉在了他的身上,微侧过头问你:“他的确这么做了,是吗?”


 




       “看来这位先生将自己的生日遗忘得一干二净。”


 




       “福尔摩斯。”华生的双唇抿成了一条线。被解放的他站起身理了理衣领,微笑着用手挡开了华生的拐杖,又拿出手帕擦了擦手,“我发现你结婚后就很容易动怒了。”华生微皱起眉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华生仰头翻了个白眼,“这与玛丽无关。”他们俩又接着聊了一会儿,你听到他和华生的对话声:



 



       “我说什么来着?你们俩真的像的不能再像了。”华生双手环抱着说道。显然福尔摩斯并不同意他的观点,他一脸正色地反驳道:“她最多只能算敏感,这是巧合。”

 





       “哇噢,真是个奇妙的巧合。”华生耸了耸肩,又道:“福尔摩斯,你每次在不顺心时就会说是巧合。”

 





       你在听到福尔摩斯的名字的时候转过了身,两位男士的对话也同时停了下来。不知前后的华生开始担心起福尔摩斯是否在你们单独相处时对你说了一些会令你生气的话,他推了推福尔摩斯的左肩,来到你的面前:

 




       “抱歉,如果这个白痴对你做出了一些不敬之事,我替他向你道歉。”福尔摩斯撅着嘴耸了耸肩补充道:“呃,这只是我的见面礼,尊敬的小姐。”他背过了双手。

 

 




       夏洛克·福尔摩斯和玛丽描述的如出一辙,的确是一言不合就会惹人愤怒的类型。坐在玛丽表姐家的餐桌,表面上看着十分和谐的局面,却因福尔摩斯的一句话燃起了战火。如玛丽向华生所描述的,你的确和福尔摩斯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也一样容易被对方挑起敏感神经。

 




       “听说小姐是从法国回来的,冒昧一问,是什么职业?”他一边切着牛排问道。你抬眸望向他,华生感觉气氛不太对劲,便打算出声转移这个带着质问气息的话题。

 




       果然是私家侦探,连聊天的语气都像是在审讯嫌疑人似的。你礼貌地笑道:“编剧,先生。”语毕,他将一块牛肉叉起放在口中,道:“普通编剧可不会随身配枪,更何况是女性。噢,也是,艺术家的浪漫。”

 




       “我承认是我的见面礼过分简单了,或许小姐的推理能力甚高于我。”

 




       “先生谬赞,这段推理的确如先生所说的,难度并不高,只要仔细观察就能得出结论。”

 




       你预感到这段聊天正在向不妙的方向发展着,或许他只是想恶意地挖苦你一番,抑或者是真的从你的身上看破了一些什么。

 




       “普通人可不会仔仔细细地观察所有地方,除非是习惯。”

 



   

       华生预料到这顿饭可能吃不下去了,作为主人的玛丽和华生各有所忧,又不确定二人大战爆发之后到底是否能完全压制住对方,思来想去,华生发现答案绝对是否定的。

 




       “以小姐的用枪手法,看来是一位老手……还是说,”他放下了刀叉,你趁着这个缝隙打断了他的下一句,“三个月,福尔摩斯先生,”你向他伸出了手。

 




       “在我离开之前,您能不能敲定我的职业呢?”

 




       没有任何筹码的比赛就这样被他接了下来。

 




      “福尔摩斯,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的毛病!”回到贝克街的公寓后,觉得应该和他谈谈的华生有些气愤地说道。“我有什么毛病?”他从容地脱下大衣挂在墙上,转身一手撑在桌面上看着此刻在他眼里思想十分正直的华生。

 




       “你的依据呢?”

 




       他轻轻一跃,跳过乱七八糟的障碍物来到窗边,看着外头的景色道:“餐桌上我就说了,她和普通女性不一样,虽然场地有限,可明显她的观察能力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她的手上有枪茧,虎口处更明显,她受过专业训练。还有,你确定她只是个编剧?”

 




       ……

 




       自你来到伦敦之后过了三个月,你有拜托华生引路,去过几回贝克街221B,拜访大名鼎鼎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与华生想象中的战火弥漫的状况不同,你与他相聊甚欢,虽然是掺杂着一些心理战的因素也罢,你进一步确定他就是你会感兴趣的类型。

 




       他在手里转着不知什么时候从你身上顺走的左轮手枪,得意地望了你一眼,“准备在伦敦留多久?”他将你的手枪收在自己的枪套里,打开了一瓶酒,倒在两人的酒杯中。你指了指酒杯,问道:“是酒杯涂了毒还是酒里有毒?啊,大概这周就走了。”

 




       “怎么可能会上毒呢,我可是很有礼貌的——我第一次觉得三个月过的很快。”他举起杯子与你轻碰,看着窗外黑压压一片的天空抿了一口。你试探着笑问:“先生这是舍不得我吗?”

 




       “脑子要是不常锻炼可是会生锈的。有个聪明人能让我的脑子在没案件的时候也能运转,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他一手撑在桌面上,笑着邀请道:“去吃饭么?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餐厅。”

 

 



03.

 

       “我还怀疑是不是我听错了。”你抿了一口陶瓷杯中的红茶,看向面前的福尔摩斯。可以确定的是,他约你出来共进晚餐可能是真的没安什么好心。

 




       “我对小姐非常地有兴趣。”

 




       你大老远地来到伦敦,其实是因为对夏洛克·福尔摩斯抱有兴趣。他这种人着实少见,聪明机智、用语犀利直接,虽然对你造成了威胁,但他没有让你的此行白白打了水漂,如预料一般地对你的枪、为人、职业进行一番怀疑。

 




        “福尔摩斯先生就不用说客套话了,直接切入正题便可。”

 




       你看着侍者将香槟倒入杯中,礼貌地点头向他致谢。你不确定福尔摩斯至今为止看出来的信息能有多少,但他却一直怀疑你的身份绝对是不可告人的。

 




       “小姐认识莫里亚蒂教授?”

 




        对于侦探来说,直觉也很重要。

 




       “先生是怀疑我为教授工作?”你看着他抿了一口香槟,笑着闭眸。你听到他说:“看来你很清楚他的为人。”

 




       “如果我说,我是为先生工作,先生信吗?”你将手臂撑在桌面上靠近了他。玩笑般的话语又带着几分真实,事情仿佛总是在被定格在这分秒之间似的没有进展。他顺着你的步调又缩短了你们之间的距离,“得看小姐要为我做什么了。”你的行为举止有时会让他想起另外一个女子,那个有时会让他咬牙切齿的女子。

 




       你坐会位置上单手托腮着,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那双让你动了歪心思的蜜糖眸子。也许是被他“见面礼”的回忆逗乐,你笑道:“你的确是我喜欢的类型。”语毕,他看着你,扬起下巴又挑了挑眉,“那,你决定怎么行动?”

 




       在法国“工作”的那段日子,你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的信。匿名的信上隐晦地提到了艾琳·艾德勒的名字以及她请求的想要你帮忙的事情,并间接提醒了你可以下手的线头,是你的表姐玛丽的丈夫,约翰·华生。

 




        “关于我要怎么追求你……这当然可以告诉你了,福尔摩斯先生。不过……您得先把我的枪还给我。”

 




       艾琳·艾德勒是你的童年好友,虽说之后没什么联系,但你知道她的上头有着莫里亚蒂的监视,也是怕牵连到你才大老远地从美国找人寄信。

 




        “枪,我还不能还给小姐。”

 




        这事拖不了多久,迟早都得被莫里亚蒂发现。在艾琳离开英国避风头的这段时间内,你答应她守在夏洛克·福尔摩斯的身边,艾琳并没有告诉你是为了什么,你也没有过多的追问。既然艾琳快回来了,你继续留在这里跟他耗着打暧昧感情牌也没什么意思。

 




       “给我一个理由。”

 




        只不过选择帮她的忙,有些让你迷失了方向。

 




       “比赛还没结束,还不能让你逃了。”

 




       就像现在,不该犹豫的时候,却犹豫着该不该想方设法地留在他身边。

 




04.

 

       在昏暗的房间中,他毫不介意地躺在满是灰尘的皮质沙发上。他最初对你抱有的兴趣的确不大,现在却大了。

 




       “福尔摩斯,墙上这些就够让哈德森太太头疼了。”

 




       他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上那把左轮手枪,拇指扣在击锤上。谁又能阻止陷入思考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即便是华生,有时也无法让他乖乖地听话。这间可怜的起居室已经被福尔摩斯折磨得不像样子,到处都是落灰和尘土。

 




       “你是不是该处理一下这些发臭的药剂了?”华生有些嫌弃地指了指木桌上的试管架,转过头时发现福尔摩斯并没有注意到他说话,反而将所有的精神汇聚在手上那把左轮手枪上。

 




       “整整三天,看出什么名堂了吗?”华生来到他的面前,向他手中的手枪仰了仰头,这才让福尔摩斯抬起头看向他,“倒不至于没有。”他从沙发上坐起身,将那把手枪收进自己的棕色枪套里,走到衣架前拿起大衣,问道: “猜猜现在她在哪儿?”福尔摩斯站起身时带起来的一身灰让华生有些无奈。

 




       “别卖关子。”

 




        华生看着福尔摩斯开门出去后又退回来从门后探出头,笑道:“港口。”

 




       ……

 




       福尔摩斯通过在港口的熟人找到了你的行踪,在离出发还有一刻钟的船前,他找到了你。

 




       “比赛还没结束。”

 




       像夏洛克·福尔摩斯一般的顶尖聪明之人总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就是不会用正常的眼光看待生活中的种种,无论是人还是物,在他的眼里总是值得“适当”怀疑的,虽然不知他的“适当”到底是达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

 




       “福尔摩斯先生,你在挽留我吗?”

 




       他习惯了带着怀疑的目光去观察四周,自然会对你的身份和职业表示质疑。你有时还想过,他会不会净想着你的职业而没有记住你的名字。

 




       “是我赢了。”

 




       他向来不会说什么含情脉脉的话,也不够温柔或是浪漫,自然也讨不得女孩子的欢喜,不过就是这样一个讨人厌的侦探吸引到了你啊,即便他的思维依旧还在这不着调的比赛上。你又气又想笑,牵过了他的手。

 




       你想拨开他心中的迷雾,或许这是你来到他身边之后想到的除艾琳请求你帮忙之事的另外一点。你被福尔摩斯所吸引是一定的,毕竟在艾琳和玛丽两位优秀女性的口中所描述出的夏洛克·福尔摩斯的样子在你心中刻下的轮廓,并不是一般男子会拥有的。

 




       有些时候会觉得非他不可,又觉得不切实际。你踮脚揽过他的脖颈,主动吻在他干燥的唇间。一旁心中早已有数的华生转过了身子,这是他第二次看见福尔摩斯处于一个完全被动的地位。

 




       “或许你可以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我可以将推理过程写信寄给你。”

 




       拨开他心中的迷雾,或许你真的做到了。

 



       你笑着提起行李箱,“枪,留给你做个纪念。信或人,我随时恭候。”





       待你登上了船,福尔摩斯从你的那把左轮手枪的弹夹中,取出了你的地址。



fin


更多请看👉许你盛夏一首风物诗

瑾桐🍁

最近真的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体会到了古代妃子被禁足的痛苦

今天睡得不知今夕何夕

做了好多梦

其中一个梦是

我在一场Avengers level threat中遇到了RDJ

与他齐心协力密切配合化险为夷

然后成为了他女朋友

我本来以为自己是单恋

无意中看到他的微信(虽然我知道美国人不用微信)把我星标

然后才飘飘欲仙不知天地为何物,跟爸妈炫耀我交了一个很有钱的男朋友


什么狗血的梦啊!!

最近真的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体会到了古代妃子被禁足的痛苦

今天睡得不知今夕何夕

做了好多梦

其中一个梦是

我在一场Avengers level threat中遇到了RDJ

与他齐心协力密切配合化险为夷

然后成为了他女朋友

我本来以为自己是单恋

无意中看到他的微信(虽然我知道美国人不用微信)把我星标

然后才飘飘欲仙不知天地为何物,跟爸妈炫耀我交了一个很有钱的男朋友


什么狗血的梦啊!!

C-

畫了荷蘭弟跟尼的宣傳照~

陪我先吃個😋

畫了荷蘭弟跟尼的宣傳照~

陪我先吃個😋

Silver
能看得出来是rdj吗 临摹的眠...

能看得出来是rdj吗 临摹的眠狼大大的图

能看得出来是rdj吗 临摹的眠狼大大的图

瑾桐🍁

小荷的ins更新了在杜立德首映礼上他和阿爸的几张合照!🐶

太甜了太甜了😭

真想把更多姐妹安利进唐荷的坑🙈

这样就可以躺平了吃官糖了🙈

小荷的ins更新了在杜立德首映礼上他和阿爸的几张合照!🐶

太甜了太甜了😭

真想把更多姐妹安利进唐荷的坑🙈

这样就可以躺平了吃官糖了🙈

shan
從 ig 的 ilovepet...

從 ig 的 ilovepeterparker下載 Dr Dolittle 倫敦首映禮圖片 。

對視超有愛❤️

祝各位身体健康,保護自已,百病不侵,新年快樂!

從 ig 的 ilovepeterparker下載 Dr Dolittle 倫敦首映禮圖片 。

對視超有愛❤️

祝各位身体健康,保護自已,百病不侵,新年快樂!

-杉杉-

「Tom在Ins上面备注:向您致以最大的爱」

Big love to the big man.并且亲自艾特RDJ~ 原来两个人聊的那么开心的事情居然是围绕着狗狗项圈展开的🤣 仅属于二人之间真诚的小秘密~

六分钟之后得到了唐尼的亲自回复:「♥️🤗」

“关于他们之间的感情,想必双方都已不用再多言说,爱意就已经相互阐明了。”

一句回馈言意「爱你」,自然简单又纯粹。

从直播视频中来看,小荷牵过来的泰莎因为人多聚众还是又些害怕的.. 所以后面被人牵走的时候有点惊慌的跑开了。Tom也有点像是怕它冲撞到人.. 所以又些担心。

好在泰莎一直很乖,全程一声...

「Tom在Ins上面备注:向您致以最大的爱」

Big love to the big man.并且亲自艾特RDJ~ 原来两个人聊的那么开心的事情居然是围绕着狗狗项圈展开的🤣 仅属于二人之间真诚的小秘密~

六分钟之后得到了唐尼的亲自回复:「♥️🤗」

“关于他们之间的感情,想必双方都已不用再多言说,爱意就已经相互阐明了。”

一句回馈言意「爱你」,自然简单又纯粹。

从直播视频中来看,小荷牵过来的泰莎因为人多聚众还是又些害怕的.. 所以后面被人牵走的时候有点惊慌的跑开了。Tom也有点像是怕它冲撞到人.. 所以又些担心。

好在泰莎一直很乖,全程一声也没有叫,就是有些紧张。前面大合照之后泰莎被人领走,小荷也抬脚刚要离开,就被叫去跟唐尼拍照🥰

唐尼在注视他的时候总是笑的特别开心,镜头里面RDJ也特别满足。先是跟制片人对话,然后又看了看小荷,在侧过头看了看自己妻子苏珊,大佬真的笑的特别开心!!

路上回去之后才编辑出的这段文字.. 在首映会见到的之间那么长,还要主动Po上了链接在简介上面可见男孩真的会啊!

唐尼回复的也是十分迅速呜呜呜 这是什么惊天糖,他是你的Big man啊💗


关于RDJ逗狗狗泰莎的时候也很有意思,对着泰莎指了指自己,并把手指放在了耳朵边示意。

结果泰莎全程:😑.

小荷在旁边笑的灿烂:崽,平时怎么教你的!

想到小荷曾经被记者询问:“跟唐尼这样大佬对戏是什么感觉?”Tom当时回复说:“有时候你只需要后退一步,看着被你所崇拜的那个人就好...”

其实宝贝你真的不用后退一步,现在只需要前进一步就可以与先生一同站在一块啦。看看他盯着你的眼神叭,你们之间一直都是双向箭头啊💕

婕

看到你們合體,真的很欣慰💓💓💓

看到你們合體,真的很欣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