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52097浏览    888参与
剑小鸽(出成绩了准备找个地埋了)

被魔女教捡走后的日常生活(5)漆黑VS赤红!的第三回合

if:刚到异世界的昴被雷古勒斯(强欲司教)捡走了,同时有部分人还记得关于昴的事情


①魔女教团宠~菜月昴登场!【可能是all昴向?】

②这只是个沙雕的小故事,没有任何逻辑,角色非常崩坏。

③感谢您愿意花上点时间来看这个无趣的小故事。

④这是第几个坑来着了?


写在开头的碎碎念~

【考完的我过了许久又回来啦!】

【好久没更新了呢】

【在这里向各位道歉了,すみませ。】

【同时,也非常感谢那些还在等我的小可爱们,非常感谢!!】

【废话不多说,那么,就让我们进入正文吧!】


————————————————————


1.与艾尔莎的初次见面~这位妖艳的大...



if:刚到异世界的昴被雷古勒斯(强欲司教)捡走了,同时有部分人还记得关于昴的事情


①魔女教团宠~菜月昴登场!【可能是all昴向?】

②这只是个沙雕的小故事,没有任何逻辑,角色非常崩坏。

③感谢您愿意花上点时间来看这个无趣的小故事。

④这是第几个坑来着了?



写在开头的碎碎念~

【考完的我过了许久又回来啦!】

【好久没更新了呢】

【在这里向各位道歉了,すみませ。】

【同时,也非常感谢那些还在等我的小可爱们,非常感谢!!】

【废话不多说,那么,就让我们进入正文吧!】



————————————————————


1.与艾尔莎的初次见面~这位妖艳的大姊您能别浑身是血的穿着都差不多变成破布的衣服躺在我床上吗!?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一股浓郁的血腥气不容分说地涌了出来,争先恐后地占领着过道的每一个角落,不留下半点空隙。

在极近的距离,被如此浓郁庞大的血气冲击,让人错以为身处尸山血海之中,呼吸被剥夺,心脏被静止,肺部的氧气即将被搜刮殆尽——

「——啊啦~为什么一副好像被吓坏了的表情?」

而造成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带来如此庞大血气的源头——黑发的女性,却一脸疑惑不解地歪着脑袋。

「————」

再次环顾四周,浓郁的血腥气不是比喻,而是整个房间都被弄得血迹斑斑。

「——?为什么不理我?」

黑发的女性看起来是真心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对此黑发的少年再次环顾了四周,心情沉重地叹了口气。

「——这位妖艳成熟的黑发大姐,请问这是我的房间吗?」

「——嗯?没错呢~目前来看,这应该就是你的房间了呢。」

听到她的回答,昴深深地吸了口气。

紧接着足以惊动整个据点的声音响彻云霄——

「麻烦你能不能不要一脸无辜的浑身是血的弄脏别人的整个房间后还穿着跟破布没啥两样的衣服若无其事地躺在别人床上啊!!!」

「太大声了呢~要是『那个人』找过来就麻烦了呢~」

黑发的女性依然悠哉地说着毫不相干、近似于抱怨的话呢。

对她的态度感到头疼,甚至到了有点束手无策的地步。虽然在今天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就感觉到挺多次了的,但是昴出乎意料的也不是很讨厌这种感受。

因为,至少还能交流。

「——?你好像很喜欢发呆呢~在想什么呢?」

黑发的女性慵懒地翻了个身,本就破烂不堪的布料发出悲鸣,随着「刺啦」一声,一道斜斜的几乎砍断了半个身子的伤口直接裸露在外。

「————?」

即使大脑抗拒着去理解,慢了一拍的昴还是意识到了。

是伤口,是伤口,是伤口,是足以致死的伤口,在这样下去,她会死死死死————

「啊啊好像吓到你了呢。没事的哟,很快就会好的,你看。」

在被突如其来的不知所以的激情冲刷的昴面前,艾尔莎头一次露出许些类似于抱歉的表情。她坐起身来,露出后背,在昴的注视下,那道巨大的伤口逐渐愈合至完好,连一点疤痕都没留下。

「——!?」

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冲到她面前,轻轻伸手触碰直到刚才都还存在着伤痕的位置。

「……真的假的啊?」

昴吃惊道,这是正常人类能做到的事吗?不过说起来,到了异世界的短短几个小时内也看到太多不太正常的家伙了吧。

雷古勒斯、培提尔其乌斯和他老婆、褐色头发的吃人少年、能变出可爱的小翅膀飞走的金发少女……以及面前愈合能力超强的黑发妖艳大姐——

————?

————好大好白。

————————?!!!

当意识到了自己正在极近的距离下看着突然转身的艾尔莎时,昴的脸和耳朵都腾地染成红色。

「——啊啊啊!你在干什么啦!!麻烦照顾一下正处于最为躁动不安的青春期少男的心情啊!!!」

慌乱的黑发少年连忙捂住自己的眼睛背过身去,试图逃离自己看到的场景,但那雪白的颜色依然不断在脑海里闪现。

「呵呵呵呵……还真是可爱的反应呢~」

出乎意料的艾尔莎没有再做出什么举动,只是静静地坐在床上看着黑发少年发红的耳尖,露出了一个没有人能看见的温柔微笑。

「那么能找件衣服给我吗?」

「——nya!?」

「——?怎么了么?」

「没、没有,只是,你原来能好好跟我说话啊。」

「?我刚才没有好好说话吗?」

虽然看不见,但是昴凭着直觉知道她一定是一脸毫无自觉的疑惑地歪着脑袋。

「话说回来,我上哪去给你找衣服啊?」

「你的教袍呢?」

「阿?嗯?教袍?哦对哦,好像是有件那个黑色的袍子,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在艾尔莎的提醒下,黑发少年想起来好像是有件被培提尔其乌斯强行塞给他的黑色袍子。他记得当时好像是被他随手收在了……

艾尔莎注视着黑发少年匆匆离去的身影,许久收回视线时,脸上不似方才的神色,冰冷,嗜血。

「你还要看多久呢? 『母亲』。」

冰冷的话语落下,满屋子的鲜血仿佛突然拥有了生命一般在天花板上、地板上、墙上流淌,从各个角落、物体表面上蠕动着汇聚到房间的正中央,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球。

然后,就在艾尔莎冷漠的注视下,血球表面急剧收缩成黑色的人形,黑色的散发着不详诅咒的液体极力扭曲着自身的形态,最后逐渐定格在雪白粉嫩的肌肤、张扬的金色发丝、鲜血般的红色双眼和象征着大罪司教『色欲』当担身份的怪异服装上。

大罪司教『色欲』——卡珮菈•爱梅拉妲•露格尼卡就此登场,而面对着她的黑色女性『猎肠者』艾尔莎•格兰希尔特则是露出冰冷嗜血的笑容,拔出了一黑一白的两把库克力弯刀。

「啊啦~第二回合。」

针锋相对的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就只有她们所知晓,我们能知道的仅仅是:此后,卡佩菈默许了艾尔莎和梅丽的自由行动。

顺带一提,因为她俩的战斗,昴的房间彻底无法住人了,迫不得已培提尔其乌斯又给他换了一个,想住进他房间的艾尔莎也因此被菜月昴扔出门外。

错失良机(昴:?有过这种东西吗?)的艾尔莎表示十分遗憾。




【幕间】艾尔莎的营救梅丽行动

「「艾尔莎!」」

惊讶的声音同时从身前身后响起,真是的,有那么值得惊讶么?

艾尔莎一边带着许些困惑,一边动作不停地一把捞起梅丽反身上墙、闪过了三枚冰箭,朝堵在通道中央的银发女性冲去。

「——冰结霜降艺术!」

随着银铃般美妙而凛然的声音,大气被急速冻冻而发出哀嚎,庞大的玛那生成了无数的冰之武器,如果是以前的她认识的那名黑发少年在这的话估计会激动地高呼着他那些奇怪难懂的词语,赞美着那名银发半妖精的美丽。

不过,艾尔莎可没有这种闲情,她并不打算和那银发半魔纠缠太久,现在的主要目的是带走梅丽。所以她面对着这铺天盖地的攻击时,选择直接冲向爱蜜莉雅。

「啊啦~下次再陪你玩吧~这次我要先走了~拜拜~」

「——呃!」

用能驱魔一次的大衣挡下攻击,同时打晕对方,离开了地下。

然后,伴随着奇异的金属音色,艾尔莎猛地往后一跳、蹬地上墙,闪过了砸过来的第一击紧接着平扫过来的第二击。

没有停留,艾尔莎在墙上、天花板上飞驰,朝拦路的蓝发女仆冲了过去,想和刚才一样打晕对方,但是——

「埃尔•芙拉!」

桃发的女仆高声吟唱着,玛那随之膨胀形成风压,爆发的气浪将艾尔莎吹飞,狠狠地撞上天花板。

在瞬间调整好身形护住梅丽,因此硬生生地撞上了天花板。感受着熟悉而又愉悦的痛楚,艾尔莎微微叹了口气,不够,完全不够看呢,这点疼痛。她习惯性地舔了舔嘴唇,露出了一贯的妖艳嗜血的微笑。

「就只有这种程度吗?稍微——」

烟雾弥散,除了沾上的尘土以外毫发无损的『猎肠者』洒下冰冷的话语,桃发和蓝发的女仆姐妹警惕地凝聚着玛那。

「————!」不详的凶器划开空气发出细微的动静。

「后面!」「乌尔•修玛!」女仆姐妹的声音同时响起,但是都太慢了。

「——有点失望了呢。」

艾尔莎优雅地落地,声音里带着许些遗憾地说完了整句话。

「「——嘭!」」回应她的只有两姐妹同时倒地的声音。

「——!艾、艾尔莎!?」

「嗯哼?怎么了?梅丽。」

没有过多停留,艾尔莎选择直接打破窗户到外面去,同时还不忘回应梅丽的疑惑。

「艾尔莎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

「——?我有变厉害吗?大概是因为前两天刚跟『那个人』打了两次吧。」

「说是打,艾尔莎肯定又把『妈妈』切成一块一块的,自己也被弄得破破烂烂的吧。」

「嗯哼?这么说也是的呢~很不错的体验呢。」

「真是的……」

「嗯?」艾尔莎没有回头,只是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梅丽把脸埋到了艾尔莎的背上,好隐藏住自己的表情,即使艾尔莎本就看不到。

「……真是拿艾尔莎没办法啊。」




2.漆黑VS赤红!『猎肠者』VS『剑圣』的第二回合!也许,是第三回合也说不准呢?

把时间线调回到现在,魔女教大罪司教正在和传说中的『剑圣』对峙。

仿佛燃烧的火焰一般的红发,澄澈如万里晴空般的碧瞳,洁白得一尘不染的骑士服,自称「莱茵哈鲁特」的红发『剑圣』。

——光是看到他脚下那夸张的大坑就能体会到那完美的身躯下蕴藏着多么可怕的非人般的力量了呢。昴默默地感叹着,大事不妙了啊。

「昴,好久不见。」红发的『剑圣』露出足以闪瞎人的灿烂笑容。

「——啊!我的眼睛要瞎了啊~太闪亮了吧!」昴十分夸张地大叫一声,快速倒退到培提尔其乌斯旁边,缩到了他身后,只露出半个脑袋盯着莱茵哈鲁特。

「————」莱茵哈鲁特表情僵了一秒,无奈地叹了口气,「果然啊……」

看到眼前熟悉又陌生的黑发少年露出这种警惕的表情,他就明白了。

「果然不记得我们了呢,昴。」

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对着昴露出了笑容。

〖——很莫名其妙对吧?〗

——嗯,莫名其妙的家伙。

黑发少年一脸厌烦地看着面前的二人,不开心的说道:「所以说,你们,到底是谁啊?一上来就在那里自顾自的说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东西,完全搞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啊。还说要让我吃不上午饭……这也太过分了!」

本来就很凶恶的眼神随着主人激动的心情变得更加凶狠了,而被这种眼神恶狠狠地盯住的奥托也高声抗议。

「拜托!不要用这种眼神盯着我啦!菜月桑!我会死掉的!」

「切!谁叫某个绿色的家伙说要让我吃不上午饭啊!我告诉你,你这是在侵犯我的权利哦!我的!合法!权利!」

「不要把吃饭这种事情说成什么奇怪的权利啦!你是大罪司教吗!?还有我没说要让你吃不上午饭耶!?你要是肯乖乖跟我们回去那肯定能吃上午饭啊!」

「谁要乖乖跟你们走啊!?你们是人贩子吗?!居然这么光明正大的拐卖人口!还有!我怎么不是大罪司教了!?我就是啊!要我拿福音书给你看吗?!」

「————!」

在这句话出现的同时,在旁边一直沉默至今的培提尔其乌斯突然拦下了自己都没意识到在往前走的菜月昴,一把将他拉回身后,并用『权能』勉强挡下了莱茵哈鲁特的一击。

「怎、怎么了、?」

即使是吵得正欢、从来都不懂看气氛的菜月昴也本能地意识到他好像说错什么话了,心底没由来地感到一阵不安,但是他很快就把这种情绪压了下去。

「突、突然、就发起攻击、搞什么啊!?你们?!」

「非常抱歉,昴。既然你不愿意跟我们走,那我只能稍微采用点暴力手段了。希望你想起来后不要怪我呵呵。」

红发的『剑圣』爽朗一笑,嘴上说着抱歉动作却没有一丝犹豫,而与他对峙的『大罪司教』也没有和平谈判的打算,干脆地呼唤『魔女』给予的『权能』。

「——『不可视之手』!」

用剑鞘斩断了朝他们伸过来的『不可视之手』,进入战斗的『剑圣』没有漏下从后方袭来的凶刃。

「——珰!」

断裂的黑刃倒袭上天空,漆黑的女性似乎对此种结果并不意外,再次挥动凶刀朝红发的『剑圣』斩去。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什么时候『猎肠者』也和魔女教成一伙的了?」

「——艾尔莎?!」

轻松地同时接下两边攻击的莱茵哈鲁特带着纯粹的疑惑向他的对手抛出了这个问题。但是,对方好像并没有理会他的打算。

趁着艾尔莎暂时拦住了『剑圣』,培提尔其乌斯捞起菜月昴开始跑路,躲在远处的奥托看得心急,却又不敢贸然跟上。

「莱茵哈鲁特先生!」

「——明白!」

「要动真格了吗?」

「我也不想这么对待一位女士,如果你肯就此收手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呵呵你还真会开玩笑呢~」

漆黑的女性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笑了两声,神色在一瞬间变得冰冷,抽出一黑一白的两把

「——『猎肠者』艾尔莎•古兰希尔特。」

「——『剑圣』家系,莱茵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

漆黑的『猎肠者』对上赤红的『剑圣』的第二回合,也许应该说是第三回合——

胜负,只用了一击就揭晓了。

——耀眼的白光淹没了一切。




——————————————————————

【出成绩前更新一波!】

【希望能有个好看点的成绩!呜呜呜】





Azreal

好美啊

我这种没看过动漫的人都会喜欢的程度

不知道实物是什么样的

好美啊

我这种没看过动漫的人都会喜欢的程度

不知道实物是什么样的

冬已(蕾姆激推)

之前的头像,原来没发过存存

是描改超天的头像原图在p2

之前的头像,原来没发过存存

是描改超天的头像原图在p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