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ed hood

18137浏览    1132参与
[    ]

我看了很久很久

依旧无法确定

Jason手上拿的是什么书

我眼瞎了

我看了很久很久

依旧无法确定

Jason手上拿的是什么书

我眼瞎了

[    ]

当你以为泡到了妹子

实际上是在讨论怎么带孩子

(bushi

Artemis都超可爱啊

当你以为泡到了妹子

实际上是在讨论怎么带孩子

(bushi

Artemis都超可爱啊

[    ]

没什么意思

就是有点搞笑

没什么意思

就是有点搞笑

[    ]

老法外ಥ_ಥ

新法外ಥ_ಥ

泪点低到哪里都是哭

连看TTG大电影都能哭

(看到蝙蝠腰带出电影我真的哭出眼泪,Dick太惨了,不过被动画封印的双红特别是Tim是不是更惨→_→)

要么致郁要么治愈的故事

想看他们甜甜日常的我估计也就只有看同人了(。•́︿•̀。)

毕竟原著总是要捅刀子的

虽然不像FTK那样刻意捅刀就是了

老法外ಥ_ಥ

新法外ಥ_ಥ

泪点低到哪里都是哭

连看TTG大电影都能哭

(看到蝙蝠腰带出电影我真的哭出眼泪,Dick太惨了,不过被动画封印的双红特别是Tim是不是更惨→_→)

要么致郁要么治愈的故事

想看他们甜甜日常的我估计也就只有看同人了(。•́︿•̀。)

毕竟原著总是要捅刀子的

虽然不像FTK那样刻意捅刀就是了

燕去

3:穿越者,你好

有一部分的我自我毁灭,有一部分的我挣扎着活了下来。  ----《杰森日记


杰森·陶德是谁?

DC多元宇宙渺渺众生中一员,哥谭众多市民中默默无闻一名。

在遇到蝙蝠侠之前的确是这样的,遇到蝙蝠侠之后一切都转了个弯。来自犯罪巷的男孩成了布鲁斯的第二位养子,蝙蝠侠的第二任搭档,哥谭的第二只知更鸟,曾追逐在蝙蝠侠身后飞过了一段时光,后于中非死于小丑之手。

死而复生后自称红头罩,与军火库罗伊,外星公主科莉组成法外者小组,亦正亦邪的反英雄,蝙蝠系超英中唯一使用枪的人。

他是英雄。他的心之所向。

这也许是一个人生命中最无意义的时期,一成不变的天花板,暗淡的灯...

有一部分的我自我毁灭,有一部分的我挣扎着活了下来。  ----《杰森日记


杰森·陶德是谁?

DC多元宇宙渺渺众生中一员,哥谭众多市民中默默无闻一名。

在遇到蝙蝠侠之前的确是这样的,遇到蝙蝠侠之后一切都转了个弯。来自犯罪巷的男孩成了布鲁斯的第二位养子,蝙蝠侠的第二任搭档,哥谭的第二只知更鸟,曾追逐在蝙蝠侠身后飞过了一段时光,后于中非死于小丑之手。

死而复生后自称红头罩,与军火库罗伊,外星公主科莉组成法外者小组,亦正亦邪的反英雄,蝙蝠系超英中唯一使用枪的人。

他是英雄。他的心之所向。

这也许是一个人生命中最无意义的时期,一成不变的天花板,暗淡的灯光,吃喝拉撒睡的无限循环往复,不能自主,任人摆布。什么都不用做,也什么都做不了。

人类是一种闲不住的动物,无聊会将他们拉向思考,思考一些可能毫无作用的哲学,穿越者正是如此。

他不该去想,那只会将他拉向痛苦的深渊,可他要是能够控制住自己,也就不是他了。

他在发呆,可是思维却飘散到了前世所了解的那个残破的故事,具体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人物形象,故事情节和时间线模糊成一片,似乎被什么强行抹去,只留下片面的印象。

但仅仅只是那点余晖,也足以令他勾勒出一个英雄。如果他叫杰森·陶德,那杰森呢?原来的那个杰森呢?

他不知道。

没有人知道。

他显得平静而悲哀,与身体的年龄极不匹配,怪异而又矛盾。

绿色的枝叶优雅的舒展,闯入穿越者的视野,鲜嫩娇艳的花瓣上晶莹的水珠向四面八方折射着光线,纤细羸弱的花丝倔强顶起鹅黄冠冕中是免不了被压弯几分。

当然,他没有注意那么多细节,只是下意识就屏息凝神,同时目光自发追随那束格格不入的红玫瑰,她分外迷人。红到刺眼。

威利斯把持花的手背到身后,另一只手置于胸前,眼睛注视着凯瑟琳,弯腰行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绅士礼,亲吻她的手背。

笑意从威利斯的眼底、眉尖、嘴唇中流露出来,凯瑟琳同样如此。

“咳咳,Mrs.Todd,可否满意于这份惊喜?”威利斯清清喉咙,明知故问。

凯瑟琳积极配合:“当然,这还用说吗,Mr.Todd?”

他们拥抱在一起,玫瑰随意放置在桌面上,其中一支颤巍巍探出半个脑袋,一旁的穿越者只顾着专注的盯着玫瑰,似乎又一次陷入无人知晓的世界之中。

次日,数个小时前还娇艳欲滴的玫瑰显出萎缩的态势。凯瑟琳一大早起床,厨房内外来回奔波:烧水,煎蛋饼,从冰箱中取出牛奶,四片面包,抹上番茄酱,夹几片生菜,撒上刚切好的香肠丁,顺手摆弄个漂亮的摆盘,赏心悦目。

水开了,凯瑟琳用奶勺弯了两勺,倒入奶瓶中,堆成圆锥形的小丘,在瓶口磕了两下,抖净奶粉。接下来冲进水,扭紧奶嘴晃了几圈,大功告成。剩下的就是给杰森换尿布,喂奶,和自家刚起床的男人一起享用早餐。

一切都与往日一般无二,只排除一条,威利斯出门时凯瑟琳也一同出去了,整个家中只剩下一个不满一岁的婴儿。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差不多二十分钟之后,凯瑟琳半揽着个半身高的物件,侧身抵着门槛挪进屋门,她先是把怀中物放到桌面上,用水简单冲洗双手,擦干后就快步走到卧室里,一把抱起小小一团的孩子亲吻他的脸蛋:“妈妈回来了,杰伊高兴吗?”

穿越者“咿呀咿呀”地笑,小手胡乱挥舞,带起一阵微风。

凯瑟琳为这微小的回应抿唇微笑,然后伸手向床上一探,没有湿。

“真乖。”她夸道,轻轻将婴儿重新放回床上,从兜中摸出个毛绒球塞到他的小手里。

凯瑟琳转身走出卧室,她要去给那个新进入这个小家庭的家庭成员,一位漂亮的小姐——仿唐式古典插花瓷来个大清洗。



ps:写到现在才发现杰森父亲的名字叫做威利斯,而不是威尔,好在我还没有写多少,改起来也很方便。

写婴儿的生活真麻烦,我没怎么照顾过婴儿,基本上全靠编。

你们如果有什么好的建议的话可以给我提出来,有评论的话感觉更有动力了【悄咪咪的求评论】

歌方唱罷

【Dickjay】Little Red Riding Hood 不負責任預告

Little Red Riding Hood-小紅帽(對,就是格林童話的那個小紅帽)

有腦洞我就寫了,過年嘛


好痛。


「傑森,別、動。」布魯斯急迫壓抑的聲音在他耳邊喚道,那觸動條件反射,傑森立刻僵直的屍體一樣。


雖然他還沒有搞清楚他在哪裡,甚麼情況。


搭、搭、搭、搭,有個東西在他身邊踱步,龐大但是輕盈的節奏,四足動物。


傑森睜開眼睛瞪著有些眼熟的天花板,只覺得無處不痛,分不清楚血腥味是來自他嘴裡的,還是空氣裡的。


「門口在你的右手邊,你準備好就動一下右手食指。」布魯斯的聲音在他耳朵裡嘶嘶的說。...

Little Red Riding Hood-小紅帽(對,就是格林童話的那個小紅帽)

有腦洞我就寫了,過年嘛



好痛。

 

「傑森,別、動。」布魯斯急迫壓抑的聲音在他耳邊喚道,那觸動條件反射,傑森立刻僵直的屍體一樣。

 

雖然他還沒有搞清楚他在哪裡,甚麼情況。

 

搭、搭、搭、搭,有個東西在他身邊踱步,龐大但是輕盈的節奏,四足動物。

 

傑森睜開眼睛瞪著有些眼熟的天花板,只覺得無處不痛,分不清楚血腥味是來自他嘴裡的,還是空氣裡的。

 

「門口在你的右手邊,你準備好就動一下右手食指。」布魯斯的聲音在他耳朵裡嘶嘶的說。

 

傑森遲緩的轉過頭,看向自己的右手,暗沉的血跡在他手邊凝結成一灘,然後他才看到了那個門口,他可以看到空無一人但是亂七八糟的客廳,還有客廳那扇窗外的黑斗篷。

 

我在迪克的公寓,傑森頭昏腦脹的想,我為什麼在迪克的……噢。

 

傑森遲緩的轉過頭去看左側,柔和的黃光下,一頭人型野獸蹲踞在衣櫃,渾身覆滿濃密光亮的黑色捲毛,人的臉孔揉合了犬科長吻,傑森對上了那雙眼睛,湛藍但是毫無人性。

 

野獸落到了地上,甩著尾巴朝他走來,漆著亮藍的靴子和手套早就不見了,只有扭曲彎曲的獸足與大爪。

傑森緩緩地坐起身,在光線變化下,獸瞳轉為燦爛的金色,傑森與他的眼神保持直視,近到那雙爪子低垂在他的膝頭,灼熱的氣息扑在他臉上。

 

「嗨格雷斯奶奶,你牙好大。」傑森超他露出一個只有腦震盪和死而復生的精神失常患者才能綻放的神經質笑容,他想起來了,在狂歡的萬聖節夜晚之後,灑滿鮮血的屋頂上。

 

迪克被狼人咬了。


****

對啊,就是吊你們胃口

大家做好防疫,不要像迪克一樣哪


燕去

1:你好,穿越者

“嗨,彼得,今天也是崭新的一天。”  ___《彼得日记


命运是个婊子,总会在你以为万事皆允的时候给你当头一棒,眼一闭一睁,从纯白的重病监护室到狭小逼仄的黑医诊所,死于病榻的少女【】又活了。是命运的馈赠还是诅咒彼时的她,他尚不清楚,但穿越者的确为此而庆幸过,在那一切的开始。

在目能视物后,现名杰森·彼得·陶德的穿越者被年轻的母亲抱在怀中,抵着强烈的倦意好奇地打量着母亲及周围的环境。

灰黄的墙皮开裂,露出白花花的一角,却是偏向晦暗的,四角的正方形桌子大大咧咧的摆在房间中央,碟子、水杯、碗、消失了一半的三明治、裂了皮的面包、方便面料、香烟、...

“嗨,彼得,今天也是崭新的一天。”  ___《彼得日记


命运是个婊子,总会在你以为万事皆允的时候给你当头一棒,眼一闭一睁,从纯白的重病监护室到狭小逼仄的黑医诊所,死于病榻的少女【】又活了。是命运的馈赠还是诅咒彼时的她,他尚不清楚,但穿越者的确为此而庆幸过,在那一切的开始。

在目能视物后,现名杰森·彼得·陶德的穿越者被年轻的母亲抱在怀中,抵着强烈的倦意好奇地打量着母亲及周围的环境。

灰黄的墙皮开裂,露出白花花的一角,却是偏向晦暗的,四角的正方形桌子大大咧咧的摆在房间中央,碟子、水杯、碗、消失了一半的三明治、裂了皮的面包、方便面料、香烟、灯、卫生纸杂乱地堆放在桌面上,低矮的床榻铺着几乎看不出本色的床垫,簇新的被褥推开到一边,隆起高高的一堆。

就连灯光也是暗淡的,远不及记忆中医院的灯光明亮,他却分外喜欢。

偏向棕色的金发末梢微微卷起,阳光的精灵调皮的从尖尖角跳跃至另一个着陆点,女人的面孔逆着光,模糊不清。她轻轻吟唱着由字母组成的安眠曲,像山间潺潺流动的山泉,深远又幽静……

他闭上眼睛,在母亲的怀抱中远离疾病带来的苦痛与噩梦,在梦幻般的云间享受风的触碰,安然的沉落到黑暗的深处。

“浪迹世界各地多年的韦恩企业继承人布鲁斯·韦恩突然回归,韦恩企业宣布召开记者招待会,哥谭日报将为您带来最新的消息……”

标准的美式发音仿佛从天际而来,女性客观冷静地说着最官方不过的台词,末了她附上名号:“我是哥谭日报记者里娅,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

他醒来了,布鲁斯、韦恩、哥谭……瞧瞧他都听到了些什么。

穿越者彻底清醒了,这些单词分开来单论都无离奇之处,可当它们放在同一处,他第一时间只能联想起DC世界,有“超英满地走,神明不如狗”之名的DC多元宇宙。

哦,那个名字,那个本只是觉得亲切的新名字,也有了另一种阐释,他不仅拥有了新的身体,还穿越成了一个未来的蝙蝠家成员,一个未来的英雄。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他有这么脆弱吗?有一瞬间穿越者这么想。也许是因为情绪波动过大,幼儿的身体又过于脆弱吧。他大口大口地吸入空气,尽可能地汲取更多人类赖以生存的氧气,眼角溢出生理性的泪水,他开始感到不详。

凯瑟琳,这年轻的人母被吓到了,她抱起扑棱着手脚的的孩子,顺着他的背部一遍遍拂过,无措的在狭小阴暗的房间里来回踱步,唱着走调的童谣安抚不知为何而哭泣的孩子。

好在她的孩子很快就恢复正常,凯瑟琳松了口气。她爱怜的点了点孩子的鼻翼,甜蜜而无奈:“你可真是个小磨人鬼。”

时间推移。墙壁上的钟表指针已走到代表夜晚的时刻,犯罪巷最危险的时刻即将到来。

门外响起皮质鞋底与水泥地板亲密接触的碰撞声,那声音最终停在一扇门前,“咚咚咚”,男人伸出手指,木质门板发出沉闷的声响,随后是男人的声音:“开门,是我,凯瑟琳。”

凯瑟琳听到声音,把孩子往上颠了一点,换了个姿势,单手抱着她的宝贝。她能分辨出那声音属于威利斯,她的爱人。

走到门前,她用另一只手开门,脸上自然的浮现一层笑意,把男人迎进门来:“今天顺利吗?”语未毕,男人已经灵活的钻了进来,她也正好把门关上。

威利斯从鞋架上取出一双蓝色男士室内拖鞋,换好,在起身的过程中回答了凯瑟琳的问题:“老劳德卡死了,好在新任老大还愿意接留我们。”

“杰森怎么样?”威利斯扯开话题,问。

这个小家伙可给他们带来了不少惊喜,在他降临世界的短短几月间,他们每日都会因他而甜蜜的苦恼一番。

在此之前他从不知道如此如此小的小家伙能拨动他的心弦,掌控他的心神,他却心甘情愿。这可真是个奇迹,不是吗?

男人站直,身材高挺而瘦削,伸出手去触摸凯瑟琳怀中的小家伙,似乎有点湿热,像是眼泪,又像是因为过于闷热而产生的汗水。

“刚才杰伊哭了很久,现在已经好了。”凯瑟琳亲呢的以昵称称呼穿越者,回应了威利斯。

“他现在肯定哭累了。”威利斯推测。

“是的,他睡着了。”凯瑟琳吻了吻小家伙的额头,威利斯凑了过来,在同样的地方落下一吻。

他们盖上被子,拉了灯,室内一片漆黑,威利斯突然说:“他真的很可爱。是吗?”

“亲爱的,别担心,我想我会一直爱着他的。”

他们彻底安静了,陷入寂静的梦乡。





ps:第一次在乐乎上发文。

感觉写的不太好,其实我知道这篇文应该更适合晋江,但是不想在那上面发,如果有人雷这种穿越者穿成原著人物的故事的话,那我很抱歉,但这种类型我想写很久了。

从前年起,我就在本子上写了一个短篇,写的是一个迷妹穿成男神后崩溃的故事,今年正好迷上杰森,便把那个男神换成了杰森开始写这个故事,希望你们能喜欢我的脑洞。

ps后的ps:佛系更新,不保证不坑,但只要还喜欢杰森就不会放弃这个故事。

伽藍

a place to start 作者是rredhoods

jason todd在其中跌倒了,在别人的幫助下又站起來了。

25洐生

傑森·托德(Jason Todd)與他最愛的男人一起應得的生活,以及介於兩者之間的一切(重生修復系列)


Jason和Roy結婚了,


#Kyle Rayner

#Damianx

#Bathamily

#Tim Drake

#Donna


jason todd在其中跌倒了,在别人的幫助下又站起來了。

25洐生

傑森·托德(Jason Todd)與他最愛的男人一起應得的生活,以及介於兩者之間的一切(重生修復系列)


Jason和Roy結婚了,


#Kyle Rayner

#Damianx

#Bathamily

#Tim Drake

#Donna


伽藍

Ephemeral 作者是badlifechoices

它算是Star Trek和Batman混合同人


香烟。 他以前见过这种东西,不过在他那个世纪,人们很少抽这种东西了。 他们还有其他药物,危险性较低,让人愉悦的药物,但也有一些人发誓说,与“真正的药物”相比,这些药物根本不算什么。 显然,对某些人来说,得癌症和死亡的风险很有吸引力。 陌生人拿了一个,点燃了它,然后把袋子递给他。


它算是Star Trek和Batman混合同人



香烟。 他以前见过这种东西,不过在他那个世纪,人们很少抽这种东西了。 他们还有其他药物,危险性较低,让人愉悦的药物,但也有一些人发誓说,与“真正的药物”相比,这些药物根本不算什么。 显然,对某些人来说,得癌症和死亡的风险很有吸引力。 陌生人拿了一个,点燃了它,然后把袋子递给他。


歌方唱罷

亡靈騎士-夜翼

「你是來炫耀你的新吻痕嗎?」芭芭拉打開急救箱,開始為深夜爬進女孩病房裡的義警整理他被人暴揍出來的傷口,最觸目的就是迪克脖子上那圈掐痕,又青又腫,還有幾道抓出來的血痕。

「我遇到一隻小野熊。」迪克試圖幽默,但是被掐傷的嗓子毀了所有幽默感,芭芭拉冷笑了一聲,抹完藥,轉而開始縫合刀傷,當然她可能忘記噴上局部麻醉了。

迪克斯嘶叫了幾聲,「亡靈騎士出現在我面前,我說了些蠢話,我們打了一架。」

「喔,天。」芭芭拉渾身一顫,幾縷髮絲落到她唇邊,「請告訴我他不是特別來"找"你的。」

那是你殺了誰?的超級委婉版,那個亡靈騎士快把哥譚人,尤其那些糟糕地區的犯罪者都逼瘋了,哥譚因為犯罪而...

「你是來炫耀你的新吻痕嗎?」芭芭拉打開急救箱,開始為深夜爬進女孩病房裡的義警整理他被人暴揍出來的傷口,最觸目的就是迪克脖子上那圈掐痕,又青又腫,還有幾道抓出來的血痕。

「我遇到一隻小野熊。」迪克試圖幽默,但是被掐傷的嗓子毀了所有幽默感,芭芭拉冷笑了一聲,抹完藥,轉而開始縫合刀傷,當然她可能忘記噴上局部麻醉了。

迪克斯嘶叫了幾聲,「亡靈騎士出現在我面前,我說了些蠢話,我們打了一架。」

「喔,天。」芭芭拉渾身一顫,幾縷髮絲落到她唇邊,「請告訴我他不是特別來"找"你的。」

那是你殺了誰?的超級委婉版,那個亡靈騎士快把哥譚人,尤其那些糟糕地區的犯罪者都逼瘋了,哥譚因為犯罪而死亡的人大大減少,傳說殺人會有因果報應,和真的有因果報應是兩回事。

有個瘋子,比小丑還瘋,專門虐殺罪犯,全高譚的罪犯聚集地區,只剩下阿卡漢姆和黑門是淨土,那個瘋子似乎不會追殺罪人到監獄,這反而成為那些手上有人命的小罪犯們最後逃生點,有幾個毫無猶豫的供出自己的罪刑,只求判無期徒刑。

但是血腥的復仇造成社會恐慌日益嚴重,已經有黑幫開始有組織的圍剿這位紅頭罩了,導致人心惶惶,街道上的衝突變得多了,怒路恐慌,還有拙劣的模仿者。

迪克閉了閉眼,沒有正面回答芭芭拉,他問,「你說,你在小丑襲擊你的那天,以為自己見到了傑森?」

「我以為是幻覺。」芭芭拉轉開眼睛,她知道迪克在轉移話題,為此,她的嘴裡嘗出一絲苦澀,「但是幻覺不會制服小丑,還把他吊在我家陽台欄杆外面,然後為我做加壓止血。迪克,到底怎麼了?幻覺沒有自我介紹,但他喊我巴布斯。」

那是親暱的家人朋友才會擁有的稱呼。

這件事情,芭芭拉只告訴了迪克,她......還沒有想好,在任何事情都不確定的情況下告訴布魯斯是不恰當的,他們都背負著太多的苦難,他們都失去了太多。

「你覺得,他是傑森嗎?」迪克的聲音輕如耳語,「我有時候也忍不住這麼想,又怕,只是妄想。」

一個因為太痛而形成的幻覺,一個不可說的妄念創造出復仇的人偶,折磨著這個城市,也折磨著他們自己。

芭芭拉覺得告訴現在的布魯斯不是好,那個男人將自己逼入極限,她崇慕他的理念,否則她也不會追隨著這個男人的腳步,但是追隨他不代表她就必須是他所希望的樣子,芭芭拉.高登有自己的道路。

布魯斯不是不在乎他們,他不是惡人,他只是,從沒有弄明白過吧,太過執著,太過盲目。

他們全都是如此,應該說,他們誰不是如此?

迪克凝視著芭芭拉,他的眼神描摹過她的鎖骨,她的形狀美好的嘴唇,她令人痛苦的雙腿,還有那雙能夠直視靈魂的碧眼。

他很幸運,有那麼一個知己。那個知己懂你,連皮帶骨的懂你,以至於最具毀滅性的愛情結束時,也不能真的斬斷那種聯繫。

他不想輕易對芭芭拉提起凱特琳娜或者百視達,就是不能,他們感情裡仍有些東西是不可原諒、無法跨越的,至少迪克自己走不出去,他盯著自己在發抖的手掌,意識到自己無法掩蓋真實情緒,而芭芭拉不會放過任何讓他崩潰若此的人事物。

「還記得無人區嗎?」他沙啞開口,慢慢來,順著混亂思路裡最分明的那條指引線,「黑門監獄大暴動那次,我被獸心人與崔格兄弟夾攻,然後有人朝我的後腦打了一棒子,被差點死了。」

「記得。」芭芭拉傾身握住了他顫抖的手掌,讓十指有地方可以安放。

「那次,我也看到了傑森,他對我說話,嘲笑我,鼓勵我。」他無助的望著芭芭拉,「只是,我也以為是腦損傷的幻覺,其實我根本不記得我是怎麼逃出來的。」

他記得男孩說。回頭見,格雷森。

他記得自己說。再見了,傑森。

那時,他也覺得有人幫助他了,不然被擊倒後,他就該被黑門監獄的暴徒們生吞活剝了,但那時就算真的有人幫他,迪克也不會猜想到傑森身上,不可能是傑森的。

因為傑森死了。

*

緊握著他喉嚨的鬆開了,迪克倒在地上痛苦的咳嗽著,札塔娜的護身符破裂,掙扎著想要去勾自己的短棍,卻隨著那道無感情的電子嗓音而僵住了。

「我來,是因羅蘭德.戴斯蒙德的申請,他指控你謀殺。」那個無情的聲音說道,然後迪克聽到腳步聲,昂貴皮鞋支撐著體重,朝他走來,有股冰冷的重壓踩上了他的背和手,迪克放聲大叫。

太冷了,他想,就像是灼傷。

「槍殺。」那電子嗓平靜地說道,迪克知道有槍對準了自己的腦門,「羅蘭德,想清楚了,你確定是夜翼害死你的嗎?我聽說這個系列的英雄不殺人呢。」

在說到"不殺"時,那無波的電子音第一次產生了變化,拉長了調子,掩不住的嘲諷。

「喔,這到是新鮮,原來你動私刑前會開私人小法庭,我有發表證詞的機會嗎?」夜翼掙扎著發出嘲笑,但是他心裡沸騰著極度的憤怒,這個人憑甚麼?他懂甚麼?

「誰賦予你審判的權利,魔鬼!」迪克啐道。

「果然是你,才拿在發生那種事之後,說出這種蠢話。」亡靈騎士哼笑了一聲,冰冷的槍口從他的前額挪開,迪克猛然抬起頭,看到他憑抽出一把鮮血淋漓的猩紅長劍,對著踩著迪克的空氣,迪克可以感覺到背上的重壓顫抖了起來,似乎對於那把長劍感到恐懼。

「羅蘭得.戴斯蒙德, 我聽夠你的謊話了。」亡靈騎士這般宣布  緋紅劍刃夾著火焰斬下,零散的火星飄落在迪克眼前,如同落英紛飛。  

可怕的尖叫聲響起,淒厲的像是瀕死野獸,迪克背上的重擔消失,他抓住了眼前的札牌護符掙扎往後,剛靠著牆坐起身來,就看到半空中有無盡的血絲懸著百視達,他肥胖的手腳折成不自然的角度,火焰熊熊燃燒,那個可惡的人抓著自己的喉嚨,痛苦的尖叫著,迪克沒有想過人死後還能受盡折磨。

爆浪,火焰,濃煙,一百多條人命,那棟公寓樓裡的人們,相伴迪克好幾年的鄰居朋友,實在太恨了,所以他那時沒有阻止凱特琳娜。

"為什麼!為什麼!你和撒旦有過協議!"百視達尖銳的叫著,朝夜翼揮舞著雙手,似乎想要捉住他,"你應該是站在我們這邊的,迪克格雷森害死了我!"

"朝你腦袋上開槍的是凱特琳娜aka狼蛛。"亡靈騎士冷酷地答。"還有,我是站在我自己這邊的,下地獄去死第二次吧,白癡。"

迪克仰頭看著這華麗怪誕一幕,看著靈魂被血紅色的烈焰焚燒成純黑的灰燼,落到地上之前就消失了。

就像某種煙火慶典似的,只是復仇成功永遠不值得慶祝。

迪克看著眼前已經轉身準備離開的騎士,長期壓抑在他的心裡愧疚猛然衝出來,「我沒有阻止凱特琳娜殺他,她動手的時候,我就是,看著她開槍。」

騎士肩膀起伏了一陣,好像在做忍耐的深呼吸,他們之間充滿緊繃的張力,但是經過剛剛插曲,奇異的產生某種微妙的和平,沒有人想要主動挑起衝突。

最後,騎士先開口了, 只是他的回答令迪克渾身發冷,他的語氣平靜,卻充滿了當事人自己都沒有察覺的絕望與恨。 

 「如果有能力卻沒有能阻止殺害發生算是有罪,沒人能敵過蝙蝠俠。」 

*

騎士把話說完,便朝屋頂射出勾鎖槍,造型眼熟,迪克往腰間一摸,該死!甚麼時候被偷走的?

「你他媽的是誰?」迪克質問,在他們為騎士建造的資料庫裡補充,還是一個優秀的小偷,「你為什麼這麼恨蝙蝠俠,要用這種方式向他的城市與信念挑戰。」

「因為我是他的......」騎士微微側過頭,頭盔遮蔽了他的所有心緒。

"一個失敗,一個錯誤。"

 勾鎖發射,騎士騰空挪移的姿勢標準俐落,精確而優雅,在高譚,只有一類人會以這般的方式移動,而他們都受過同樣的訓練。

迪克不加思索的攀著建築物追了上去,下一秒,一張大網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彈向他,網著他重重墜地。

迪克看到騎士在屋簷上抬手朝他揮了揮,戰鬥的直覺到訴他,從兩人剛才的打鬥到現在阻斷,一切都是建立在了解上的精心設計。

*

「迪克,嘿,迪克!」芭芭拉捧住他的臉,要他回魂,「你還好嗎?」

迪克恍惚的眼神緩緩聚焦,支離破碎的線索在他心裡緩緩的拼湊起來,「我,很好......只是在想怎麼弄到鏟子。」

芭芭拉一時沒有跟上,滿臉茫然,「鏟子,你今晚到底怎麼了?」

「我想,去確定一件事。」迪克很慢的說,但是他知道自己不像聽上去那麼遲疑,應該說,他心意堅定,「我要去看看,傑森。」

芭芭拉懂了,她摀住嘴,悲傷地閉上眼,說不出勸阻的話。

要釐清他們的猜想很容易吧?只要確定他們心愛的小弟弟是否仍然長眠於六呎之下,而不是自己從死亡爬起來,為自己復仇。

「迪克,如果是傑森,怎麼辦?」她忍不住喊住迪克,她知道他們想著的是同一件事情,照札塔娜所說的,亡靈騎士的執念是他生前最後的執著,「如果真的是小丑,那要怎麼辦?布魯斯,不可能會......」 

踩上窗台準備離開的夜翼回眸,幽藍的眼裡燃燒著火光,「布魯斯辦不到,我可以...為了傑森。」  

也為了你,迪克的眼神停留在芭芭拉的腿上,終究沒有說出口。

只不過他也不確定自己如果真的動手了,夜翼還能不能繼續存在。

殺死一個人,也謀殺了自己的一部份人性。

再也不會完整。

不過說起來,他早就殘破不堪了。

*

隨便寫寫隨便看看

百視達,羅蘭得,好像又叫做重磅炸彈。

恩,不知道可以自己查。


-DASHUN-
🥀你笑起来很好看 日常投放琐...

🥀"你笑起来很好看"

日常投放琐碎


🥀"你笑起来很好看"

日常投放琐碎


[    ]

我……我阵亡了

(╥﹏╥)

家,不被血脉束缚,就是那令人心安,令人拼尽一切也要守护的地方

只要恪守自我内心的正义,守护所爱之人,那就是我心中的英雄

他们早就是了

我……我阵亡了

(╥﹏╥)

家,不被血脉束缚,就是那令人心安,令人拼尽一切也要守护的地方

只要恪守自我内心的正义,守护所爱之人,那就是我心中的英雄

他们早就是了

[    ]

awslಥ_ಥ

最近真的看得我涕泗横流

吓得我妈以为我流感了


他们的缺陷、不足、遗憾,使他们更加真实,也更容易产生共情


Artemis和Jason的视角

P1拼图

awslಥ_ಥ

最近真的看得我涕泗横流

吓得我妈以为我流感了


他们的缺陷、不足、遗憾,使他们更加真实,也更容易产生共情


Artemis和Jason的视角

P1拼图

[    ]

套路都见过

但依旧令人悲伤

(P3假装无事发生)

套路都见过

但依旧令人悲伤

(P3假装无事发生)

[    ]

说话干嘛ಥ_ಥ

哭啊(。•́︿•̀。)

说话干嘛ಥ_ಥ

哭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