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edvelvet 

21012浏览    1866参与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2/23

朴秀荣 IG更新:

예뽀❤️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2/23

朴秀荣 IG更新:

예뽀❤️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2/22

金艺琳 IG更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2/22

金艺琳 IG更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2/22

姜涩琪 IG更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2/22

姜涩琪 IG更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2/20

朴秀荣 IG更新:

💚 #JOYxMICHAELKORS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2/20

朴秀荣 IG更新:

💚 #JOYxMICHAELKORS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爆浆奶糖

金容仙and孙承欢(孙胜完)背景,拿图扣0221。

祝两位欧尼酱0221生日快乐唔(本来应该昨天发的结果忘记了,在此致歉ovo)

金容仙and孙承欢(孙胜完)背景,拿图扣0221。

祝两位欧尼酱0221生日快乐唔(本来应该昨天发的结果忘记了,在此致歉ovo)

Wen_VW

Wendy*3p

好想你 生日快乐

Wendy*3p

好想你 生日快乐

Tama
221 、完妮生日快樂~! 舉...

221 、完妮生日快樂~! 舉高高抱抱親親! 慶柱慶柱~🙌🙌🙌

 男友力裴姊 (心空

然後一個不注意就把椰畫成沙雕了^_^


啾:阿呦都快摔了姊,要不我來?

柱:完只能給我抱(緊拽不放

熊:那我幫忙扶腳吧~

椰:好的,我獨自成長 

完:妳們.....


願妳能夠早日康復😇

221 、完妮生日快樂~! 舉高高抱抱親親! 慶柱慶柱~🙌🙌🙌

 男友力裴姊 (心空

然後一個不注意就把椰畫成沙雕了^_^


啾:阿呦都快摔了姊,要不我來?

柱:完只能給我抱(緊拽不放

熊:那我幫忙扶腳吧~

椰:好的,我獨自成長 

完:妳們.....


願妳能夠早日康復😇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2/20

朴秀荣 IG更新:

💓 꽈배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2/20

朴秀荣 IG更新:

💓 꽈배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2/19

姜涩琪 IG更新:

머리묶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2/19

姜涩琪 IG更新:

머리묶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2/18

Irene裴珠泫 IG更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2/18

Irene裴珠泫 IG更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Serenity

不要對我這麼好

原本是想寫生日賀文的,後來生活讓我發現這是個不自量力的念頭。

聽著Kina Grannis 的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寫出來的,雖然和歌的關係不大,但大概是那種氛圍。如果有緣看到這篇文章,十分感謝你的暫時止步。

以下是她們的故事

------------------------------------------------------------------------------------------------

「不要對我這麼好。」 


姜澀琪忘了自己是第幾次想起這句話了,可是看著眼前聽見她跑完行程回來還沒吃飯便立刻跑到廚...

原本是想寫生日賀文的,後來生活讓我發現這是個不自量力的念頭。

聽著Kina Grannis 的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寫出來的,雖然和歌的關係不大,但大概是那種氛圍。如果有緣看到這篇文章,十分感謝你的暫時止步。

以下是她們的故事

------------------------------------------------------------------------------------------------

「不要對我這麼好。」 

 

姜澀琪忘了自己是第幾次想起這句話了,可是看著眼前聽見她跑完行程回來還沒吃飯便立刻跑到廚房的姐組,她的腦海居然又浮現這句話了。 

 

「真的不用了柱現姐姐,真的沒關係。」她試圖睜大疲倦的雙眼,讓對方看懂眼中的真誠,可是對方還是充耳不聞,在煮食爐和冰箱之間跑來跑去。 

 

「這麼晚了也不方便到超市買材料,就只能用剩餘的材料煮點東西給你了。幸好有些牛肉,不然你就只有泡麵了,啊還有些白飯,你要吃泡菜炒飯嗎?」裴柱現在冰箱中翻來翻去,把一點泡菜夾出來放在碟上,又匆忙小跑到爐前用湯匙攬拌鍋中的海帶湯。「幸好我有叫阿姨留一些湯給你,你先喝這個吧。」 

 

「泡麵就可以了,謝謝姐姐。」姜澀琪不再推卻對方的溫柔。綁著包子頭戴著眼鏡的裴柱現,會在放入泡麵時害怕燙到而微微退後的裴柱現,一邊問著自己怎麼樣一邊專注地盯著鍋的裴柱現。 

 

都是讓她心動的裴柱現。 

 

姐姐,不要對我這麼好。 

不然我真的會瘋了般愛上你,把你當成最珍貴的寶物,是那種別人意圖觸碰都會憤怒嫉妒的瘋子。 

不然,我真的不可能再愛上其他人了。 

 

姜澀琪黯然地想著,直到海帶湯碰到她的嘴唇為止。 

「啊,好燙T_T」 

 

「不要對我這麼好。」 

 

姜澀琪在滑到那則訊息後便像失了魂般癱坐在椅上。本來今天是休假結束要回宿舍的日子,但在回首爾的火車上,她卻看到迅速爬升的熱搜:D社報導!Red Velvet 成員 Irene戀情曝光! 

 

世界結束了。有一𣊬間她這樣想到。 

 

仿佛要逃避她不想接受的現實,她在首爾下車後沒有聯絡在車站等候的經紀人哥哥,反而是隨著人流走到車站,再隨意地跳上一輛不知通往何處的公交車,看著窗外的景觀變遷。她很難過,可是她哭不出來,只是感到一種像是被世界遺棄的寂寥;她在某一個停頓時看到團體的宣傳海報,緊靠著的兩人笑容燦爛,卻讓她更傷感。 

 

看到熟悉的便利店後她便果斷的下了車,逃避店員打量的目光買了整整一袋的酒,跑到漢江附近的草地打開第一罐啤酒,這個品牌太苦了,苦得讓她皺起整張臉,連眼淚也流下來。 

 

「這麼苦,我討厭你。」她板起臉對著啤酒說。 

 

口袋中的手機一直在震動,姜澀琪終於受不住拿出手機,瞇起雙眼也對著它說: 

 

「不要再震了,我也討厭你。」 

 

話音剛落,螢幕上跳出「白菜姐姐」四個字,她嚇得慌忙把手機放到一旁,裝作看不到,只覺得這四個字比任何事物都要讓她害怕。 

 

她又灌了一口啤酒,手機的震動才停止,她輕輕的瞟了一眼,未接來電和各種各樣的訊息充斥在通知欄, 

 

"澀?你去哪了?" 

 

“澀琪姐姐你還好嗎?我們都在的,你怎麼了?” 

 

“澀琪姐姐不要嚇我,你在哪?我坐計程車來找你好嗎?我們慢慢說。” 

 

成員和工作人員的擔心讓她有一瞬間莫名其妙的滿足,然後便是滿滿的歉意,可是看到她的訊息,她就更想哭了。 

 

“澀琪你去了哪裡?" 

 

"乖,不要鬧了,有什麼事我們一起解決。" 

 

"沒事的,我們都在。" 

 

"不要亂跑,我來找你。" 

 

首爾這麼大,要找一個人又談何容易,她怎麼就能想也不想的跑出來,她不怕在找到她之前就先被人包圍住嗎?姜澀琪喝著啤酒,對著螢幕輕笑,心裡決定把酒喝完後便回去,也算是一種儀式。只是想到經紀人和成員們的反應,頭便開始有點痛了,還是應該善用時間在喝酒的同時先把懺悔書寫好? 

 

在姜澀琪糾結的眉毛都快要黏在一起時,一隻手突然拍上她的肩頭,緊緊的掐著她肩膀,嚇了她一大跳。轉過頭一看,是她最想見到又最不想遇見的人。 

 

裴柱現不知是哭的還是氣的眼眶通紅,卻一句責罵的話語都沒有,只把口罩脫了下來,在姜澀琪身邊坐下,從膠袋裡掏出一罐啤酒徑自喝了起來。 

 

姜澀琪嚇得呆了好久後才擠出一句「柱現姐姐」,然後看到對方像是瘋了一樣喝著明明討厭的飲料,鼓起勇氣的試圖製止。 

 

「姐姐不要再喝了,你不是討厭啤酒嗎?」 

 

裴柱現盯了她一眼,回頭凝望江水流動, 

 

「可是你喜歡不是嗎?所以我就陪你喝。」 

 

深夜的漢江意外的沒有人,只餘兩個人靜靜的坐著。直覺告訴姜澀琪裴柱現應該是生氣了,可是她又不知道怎麼處理才好,思考許久才修飾好要說的話。 

 

「姐姐對不起。」姜澀琪低下頭,有些哽咽的語氣讓道歉顯得更真誠。 

 

「你怎麼了?能跟我說嗎?」裴柱現也是沉默許久才回應。 

 

姜澀琪很慌張,在這種情況下她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而且裴柱現直接轉身直視她的眼睛,分明是不允許她有任何一絲說謊的機會。 

 

「呃⋯⋯姐姐⋯⋯啊姐姐的新聞處理好了嗎?」嗯,轉移話題不錯不錯,果然是機智的姜澀琪,她暗自慶幸。 

 

裴柱現眼裡的光暗了下去,也移開了視線重新投向漢江,姜澀琪正想著鬆一口氣,裴柱現又放出一枚炸彈。 

 

「澀琪原來是在意這個嗎,你覺得是真的嗎。」 

 

「我⋯⋯我不知道。」姜澀琪驚訝於她的讀心技術,也不自覺的回應了。 

 

「那我認真的告訴你,那不是真的,因為我會答應在一起的只有一個人,」裴柱現像是鼓起勇氣的深吸一口氣, 

 

「那就是你。」 

 

姜澀琪覺得自己應該喝醉了,所以出現幻覺,而且是很嚴重的那一種。 

 

直到裴柱現探頭過來吻她一下,她就更肯定應該是幻覺了。 

 

姐姐,不要對我這麼好。 

我是誰,配得起你的喜歡呢?如此不完美的我,真的配得上跟你在一起嗎? 

在你說出"我喜歡你"的時候,我真的是幸福又惆悵啊。 

我好像,又更加的喜歡你了。 

可是我居然要你先說出口,真是不及格啊。 

 

「對了姐姐,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秘密~你就當作是心有靈犀吧。呀,那邊飯桌還沒抹乾淨。」 

 

一邊疑惑,一邊接受到處亂跑害成員們擔心四處尋找自己的懲罰,負責整個宿舍一個月的雜務的姜澀琪乖乖的拿起抹布。 

 

唉,為什麼這麼天真的以為被公司罵一頓罰錢就能了事呢。 

 

可是啊,看到那天如此焦急又疲憊的成員們的狼狽模樣,自己真是該罰。 

 

「不要對我這麼好。」 

 

姜澀琪緊張的撥弄自己的瀏海,又仔細看看裙擺有沒有摺起,項鏈是否戴好,比任何一次舞台都更謹慎的檢查自己的外貌,因為今天是不容出錯的一天。 

 

門外的人輕輕敲了門,走進房間時看到鏡前的人如此緊張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呀,再照下去鏡子都要裂了。」 

 

「勝完啊怎麼辦,你幫我看看我還可以嗎?我總覺得好像有那裡不對,我的心快要跳出來了。」 

 

孫勝完無奈又寵溺的笑著,伸手把剛突起來的一根頭髮順好, 

 

「沒事,你很好,今天也是God澀琪。」 

 

「勝完啊,你說為什麼婚禮沒有練習?之前多大的舞台也好,有了練習我就不怕。可是今天⋯⋯」 

 

「呀,你要是跟別人練習的話,柱現姐姐不揍你才怪。況且,澀琪啊,我猜就算綵排了無數次也好,你看見今天的姐姐,也會通通忘掉的。所以呢,」 

 

孫勝完抓起姜澀琪的手,輕輕按空蕩蕩的無名指, 

 

「唯一欠缺的就是這個,待會就會完美的了。」 

 

姜澀琪眼睛蒙上一片矇矓,孫勝完輕點她的額頭,轉身去尋她的保溫瓶, 

 

「呀你別惹我哭,我待會還要唱祝歌呢。」 

 

「你才是!」 

 

雖然姜澀琪拼了命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哭,哭了就會不漂亮,可是當她牽著爸爸的手,感受印象堅強的超人也激動得微微顫抖時,她就已經開始鼻酸,再看到作為兩人伴娘的孫勝完,朴秀榮和金藝琳在大門打開前露出從沒看過的緊張時,眼眶也開始泛紅了。 

 

伴隨著配樂,姜澀琪在爸爸的陪伴下先踏上紅毯,場地不大,可是她覺得這條路很長也很短,最感性的朴秀榮早已在台側不停拭淚,金藝琳一邊遞著紙巾,一邊吸著鼻子,連孫勝完也是欣慰的紅著眼眶看著她。到達舞台前,姜爸爸輕聲說: 

 

「公主啊,爸爸帶了紙巾,不用怕」 

 

他身上的紙巾在裴柱現現身的一刻便立刻派上用場,據姜澀琪回憶說,眼淚好像不受控制的滴了下來。看著同樣帶著驚艷的眼光看著自己的裴柱現一步步走來,姜澀琪用好幾張紙巾才印乾了淚水和手汗,眼睛卻分秒不離的注視同樣穿著婚紗的女人,直到她走到她跟前,臉頰旁的淚珠分明暗示了同樣的激動。 

 

兩位爸爸牽著女兒的手,把兩人的手合在一起,輕輕的拍了拍, 

 

「去吧,現啊。/去吧,公主。」 

 

兩人堅定的十指緊扣,一步步走上台階,卻又互相照顧,防上高跟鞋踩上裙擺。走至最後一個台階,姜澀琪微微彎腰弄好姐姐的婚紗,抬頭相視一笑,踏上了舞台。 

 

孫勝完和朴秀榮分別遞上一張紙卡,那是兩人提前準備好的誓詞,由於姜澀琪在之前的猜拳慣性的輸了,所以由她先念。她拿起話筒的手都是顫抖的,裴柱現笑了笑,輕輕握著她垂下的手。 

 

「我不說你也知道的吧,我是愛你的。 

可是現在我每天都會說,每天都更愛你了。 

有時候我會想,姐姐,不要對我這麼好。 

因為我會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 

我也會質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值得。 

可是我想,也許我更應該說, 

姐姐,請你一直對我這麼好。 

請你相信,我也會在每一個瞬間盡我所能最好地對你, 

直到這些瞬間堆疊成永遠。」 

 

看著認真說著往事和誓言的裴柱現,姜澀琪又笑又哭的握緊對方的手;直至無名指感受到金屬的觸感,看著對方臉上泛起滿足的微笑,她的緊張感才全數卸下。 

 

不要對我這麼好。 

傻瓜,怎麼可能不對你好。 


木呀木

修图

/

姜涩琪


自修,禁抹LOGO


修图

/

姜涩琪


自修,禁抹LOGO


冬天裡的白茫茫

我自願的

“我們分手吧。”裴珠泫說著毫無起伏的語句,那是把姜澀琪從天堂扁到地獄的鐮刀。


“可不可以不分手?”明明知道眼前這個人不可能答應,但還是想要再次的試著挽回。“你嫌我煩那我不煩妳了好不好?不要分手好不好?”


姜澀琪拉著裴珠泫的手臂,把她一把用入懷。感覺到懷裡人開始掙扎,一下下打在被衣服隔住的肌膚上,絲毫感覺不到的痛楚,卻越發在心裡撕心裂肺的痛。


“放、放開我!你是不是瘋了!”裴珠泫越是掙扎,就能感覺姜澀琪的手抱的越緊。她推搡著姜澀琪的肩膀,一心想要離開這個她以前無比貪婪的溫和懷抱。


“我就是瘋了!我愛你愛瘋了你懂不懂?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歇斯底里的哭喊,懷裡人卻依舊無情,一...

“我們分手吧。”裴珠泫說著毫無起伏的語句,那是把姜澀琪從天堂扁到地獄的鐮刀。


“可不可以不分手?”明明知道眼前這個人不可能答應,但還是想要再次的試著挽回。“你嫌我煩那我不煩妳了好不好?不要分手好不好?”


姜澀琪拉著裴珠泫的手臂,把她一把用入懷。感覺到懷裡人開始掙扎,一下下打在被衣服隔住的肌膚上,絲毫感覺不到的痛楚,卻越發在心裡撕心裂肺的痛。


“放、放開我!你是不是瘋了!”裴珠泫越是掙扎,就能感覺姜澀琪的手抱的越緊。她推搡著姜澀琪的肩膀,一心想要離開這個她以前無比貪婪的溫和懷抱。


“我就是瘋了!我愛你愛瘋了你懂不懂?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歇斯底里的哭喊,懷裡人卻依舊無情,一次又一次的推開她。


直至她哭喊的無力,懇求聲也像被撕裂喉嚨般的哭喊所淹沒。裴珠泫眼中依舊沒有任何改變,對她來說的同情也不復存在。


“不要拋棄我…”在一次又一次的撕心裂肺後,姜澀琪的聲音經已沙啞的不像人。若是以前也許裴珠泫會透露出絲絲縷縷的心痛。


可現在不會了,以後也不會了。


裴珠泫不再理會姜澀琪令人心疼得窒息的哭喊,拉開姜澀琪失去任何力量卻依舊要抓住她的手。


冉冉走到門前,握住門把的同時有些許的猶豫。“不要走…”耳邊依然迴蕩著姜澀琪的聲音。


哽咽著的她,是裴珠泫見過最為狼狽不堪、最窘迫的姜澀琪。輕輕的拉下門把,在身子走出屋子的瞬間關上門。


不願聽到任何姜澀琪的聲音,不願看到任何姜澀琪的東西,不願嗅到任何姜澀琪的味道。裴珠泫毫無留戀地離開了姜澀琪的房子。


就像她起初毫無猶豫地搬過來的時候。


她抹乾眼淚,衝出門想要追回裴珠泫,可她留下的,卻只有還依稀殘留著的一絲香味。


姜澀琪走到樓下的便利店,買了一箱又一箱啤酒,扔了幾張鈔票給店員,讓人幫她搬上去。


傻傻的笑著,眼前的一切就像夢境一樣,感官開始麻痺。拿起一罐啤酒,一罐接著一罐,直至滿地都是鐵罐,開始沉入睡眠。


在夢裡她仿佛看到了上帝。“孩子,你痛苦嗎?”“好痛。”眼神有點呆滯,眼中的明亮已經消失不見。


“那麼,她欠你很多嗎?”上帝又這麼問著姜澀琪,她笑了。“嗯,很多。”然後又看著那位所謂的上帝。“我真的很傻。”


“放心吧,她欠你的,總會有人向她討回的。”上帝帶著憐憫的眼神,姜澀琪瞬間慌了神,眼色慌張的問著上帝“可以把剛才的問題再問一遍嗎?”


上帝皺了一下眉頭,但還是點了點頭。“她欠你很多嗎?”“她不欠我的!完全沒有!她沒有欠我任何東西!”姜澀琪有點激動的搖頭說著。


上帝眉間多了一絲心疼,搖了搖頭。“孩子,該醒了,好好活下去吧。”猛地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蒼白的天花板和耀眼的光,用手背擋住光線,直至適應了。


“澀琪!”孫勝完喊著姜澀琪的名字。“勝完啊…我在哪裡啊?”想坐起身,頭卻痛的有點難受。“你在家裡就倒在哪裡啊,還好我發現了你,把你送院了。”


“你剛才一直在唸什麼完全沒有,完全沒有的,還有上帝那樣,嚇死我了。”扶著姜澀琪讓她慢慢坐起,姜澀琪撇開頭不去看她,無神的看著病床旁的矮小鐵欄杆。


難道那個不是夢嗎?也許自己真的在鬼門關走了一趟啊…姜澀琪冷笑著,想著裴珠泫的臉,發出了駭人笑聲。


“澀琪,你還好嗎?”“我想靜靜,你可以出去嗎?”“嗯。”


“孩子,她欠你很多嗎?只要你回答我,那個人就會收到她應有的。”在空蕩蕩的房間裡,聲音回蕩著。


裴珠泫,那個為了你,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卻依舊想著你的姜澀琪,真的不值得被你所愛嗎?


“不,那是我自願的。”

霸王龙甜心.

重生之两辈子的心尖宠(改编)·肆(上)

原作者 瑗起丽颖(贴吧)


【裴珠泫✘姜涩琪】


第四章

  “姜涩琪!”

  “我开玩笑的…”姜涩琪又恢复了那清冷的样子,她接过水杯把杯中的谁喝尽,说,“谢谢。”

  不得不说,姜涩琪演技好是有原因!她都要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姜涩琪。

  “姜总,你觉得怎么样?”

  “除了有点头疼,喘不过气倒也没什么了。回市区吧…”

  几个人上了副导演的车。裴珠泫坐到后座,一直称自己虚弱的姜涩琪一个箭步晃过安乔和助理,一下就钻了进去,靠着裴珠泫。

  安乔看了一眼助理,扯开副驾驶的门一屁股就坐了进去。留着助理欲哭无泪,她不想坐到后面当电灯泡,被波及啊。

  “乔姐…...

原作者 瑗起丽颖(贴吧)


【裴珠泫✘姜涩琪】


第四章

  “姜涩琪!”

  “我开玩笑的…”姜涩琪又恢复了那清冷的样子,她接过水杯把杯中的谁喝尽,说,“谢谢。”

  不得不说,姜涩琪演技好是有原因!她都要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姜涩琪。

  “姜总,你觉得怎么样?”

  “除了有点头疼,喘不过气倒也没什么了。回市区吧…”

  几个人上了副导演的车。裴珠泫坐到后座,一直称自己虚弱的姜涩琪一个箭步晃过安乔和助理,一下就钻了进去,靠着裴珠泫。

  安乔看了一眼助理,扯开副驾驶的门一屁股就坐了进去。留着助理欲哭无泪,她不想坐到后面当电灯泡,被波及啊。

  “乔姐…要不我坐你腿上吧…”

  安乔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说:“坐后面去。茴茴乖。”

  本以为会黏上来的姜涩琪倒是和裴珠泫保持了安全位置。

  车上一阵无言,裴珠泫和姜涩琪不说话,其他三人也不算太熟,也没什么可聊天的。车里安静的可怕。

  “乔姐,你做经纪人这行多少年了。”

  “不多不少,十四年了吧。”

  “这么久啊。”

  安乔笑了笑,说道:“方茴,话说你这么笨,姜总怎么挑你当助理的?”

  “我?”方茴不开心了,刚想辩驳。一想到安乔是前辈,只低下头,偷偷不开心去了。

  裴珠泫看着窗外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这两个人聊天。

  “额…”姜涩琪正眯着眼睛睡觉,谁知道副导演急转弯,姜涩琪的太阳穴直接磕在裴珠泫的肩膀上。

  等下,这个画面是不是打开方式不对。电视剧里,不都是轻轻倒在上面,然后被躺的人不好意思推开,两个人好好促进感情。

  可姜涩琪现在,满眼冒金星。

  自从重生,姜涩琪高冷,凉薄的人设在裴珠泫眼里粉碎。

  “你没事儿吧?”裴珠泫有点担心,这可是太阳穴,搞不好会死人的,“没关系吧?”

  “没事…”

  副导想停车,却被姜涩琪制止了。

  “你让我靠着你睡一会儿吧。”

  裴珠泫说:“靠着座椅不是更舒服吗?”

  姜涩琪说:“我怕再来一次,我会死…”

  好吧,裴珠泫妥协了。姜涩琪靠着裴珠泫的肩膀,手臂环着裴珠泫的腰。裴珠泫伸出手,给姜涩琪揉着额头,只是手下触及的皮肤,冰冰凉凉的,像死人的温度。

  “你身上怎么这么凉?”这句话裴珠泫没有问出口。她不想招惹起别的事端。

  记得以前,姜涩琪身上热,她身上也热。她们两个在被窝里就像两个蒸炉,所以两个人睡着了经常踢被子。

  她怎么不记得,姜涩琪身上这么凉。

  车子行驶了两个半小时就到了剧组包的酒店。

  下车前,姜涩琪怎么都摇不醒。裴珠泫本意是把姜涩琪送回她自己的房间。可房卡在姜涩琪那里,方茴手中没有,她又不好意思翻动姜涩琪的私人物品。

  没办法,只好将姜涩琪带回自己的房间。这事儿,粉头方茴当然同意,顺便还露出了慈母一般的微笑。

  这笑容?方茴这孩子不会傻了吧?

  裴珠泫没再往下想,因为这睡着的姜涩琪死沉。她和方茴安乔废了好大力气才把她放到床上。

  “那珠泫姐好好休息,我和安前辈先走了。”

  安乔汗颜,这是什么鬼称呼。

  两人刚走,裴珠泫一转头就看到姜涩琪坐在床上,睁着一双发亮明媚的眼睛盯着她。

  “你诈尸了?”

  不对,这两个人刚走,她怎么就醒了?阴谋!绝对是阴谋!她被姜涩琪耍了,她就知道姜涩琪怎么会这么弱不经风!她这个大傻子。

  “你要干嘛?”裴珠泫看着一步步紧逼过来的姜涩琪,退到无路可退,她靠着墙壁,无助地咽了口口水。

  姜涩琪的眼神像要吃了她一样,像要把她拆掉一口一口吞进腹中一样,这更认证了前面裴珠泫觉得姜涩琪有双重人格的事儿。

  “干嘛?”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这字随便变一个声调,就变了一个意思。听在裴珠泫耳朵里,她怎么就这么害怕。

  “干嘛。”

  姜涩琪低下头,用牙齿咬住珠泫的下嘴唇,轻轻贴服上去。两张唇紧紧闭合在一起,唇齿间流连着暧昧的气味。

  像有电流传过四肢百骸。

  有那么一瞬间,裴珠泫不想推开她。可那种感觉也就只有一瞬间,理智想将姜涩琪推开。

  “放开我…”

  裴珠泫根本推不动,她气的一口咬在姜涩琪正探过来的舌尖上。

  “唔…”姜涩琪往后退了几步,弓着舌头,吸着凉气以舒缓舌尖的疼痛,“咬我?”

  “你那张嘴亲过多少人!你现在来亲我?我们什么关系?”

  姜涩琪捂着嘴,脸色变得黑如锅底。

  “你想干…”裴珠泫吃了自己口头禅的亏,改了口说,“你想做什么?”

  姜涩琪只是黑着脸,扭头就走,连一句话都没说。

  傍晚

  安乔通知裴珠泫,剧组聚餐吃烤全羊。裴珠泫怕热,只在羽绒服里穿了一件卫衣,就跟着安乔去了酒店。

  等到了酒店,就看到姜涩琪穿了一身黑衣黑裤,坐在正位上。她瞟了一眼裴珠泫,没说什么。那脸上凝结的冰碴子,噼噼啪啪能掉一地。

  估计还在气她把她咬了吧。那还是溜之大吉吧!

  导演看到裴珠泫想去临桌,起身把她抓来说:“珠泫呐,主演都在这一桌呢。”

  “我看错了…”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2/18

金艺琳 IG更新:

Pink mood and Barcelona 💗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2/18

金艺琳 IG更新:

Pink mood and Barcelona 💗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2/17

朴秀荣 IG更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2/17

朴秀荣 IG更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鱷魚梨的眼淚是殞玉

竊玉、偷香(八)

時隔多久我已經忘了,竟然寫出來了,是真的不希望棄的坑。

極OOC注意,怪盜溫酒vs精英小隊姐熊椰

忘了前情請閱合集

就算沒人看也會把寫慢慢磨出來

下一章仍是遙遙無期

------------------

天氣預報說今天會下雨,但是早上的陽光仍然明媚,讓人想把早上新聞裡的天氣小姐丟進無雲的蔚藍天裡游泳。燦爛的陽光打在一輛大巴上,酒紅色的外殻上醒目地印著「紅貝山莊」四個字。不一會大巴緩緩駛走了,那不饒人的光線才為剛下車的幾個人拉出了長長的黑影。


幾個拎著菜籃的婦人看到陌生的面孔,心想肯定又是哪個暴發戶包養的情婦要上門找麻煩了,各自向女人鄙視地瞟了一眼便吱喳不停地離開了住客專用的車...

時隔多久我已經忘了,竟然寫出來了,是真的不希望棄的坑。

極OOC注意,怪盜溫酒vs精英小隊姐熊椰

忘了前情請閱合集

就算沒人看也會把寫慢慢磨出來

下一章仍是遙遙無期

------------------

天氣預報說今天會下雨,但是早上的陽光仍然明媚,讓人想把早上新聞裡的天氣小姐丟進無雲的蔚藍天裡游泳。燦爛的陽光打在一輛大巴上,酒紅色的外殻上醒目地印著「紅貝山莊」四個字。不一會大巴緩緩駛走了,那不饒人的光線才為剛下車的幾個人拉出了長長的黑影。


幾個拎著菜籃的婦人看到陌生的面孔,心想肯定又是哪個暴發戶包養的情婦要上門找麻煩了,各自向女人鄙視地瞟了一眼便吱喳不停地離開了住客專用的車站。


朴秀榮把受到的這小小侮辱強壓下去,露出了一個超級大的笑容:


朴秀榮你要忍著,你是貴婦,罵街這種東西是潑婦才做的,忍著!忍著!


卻難怪婦人們會想歪,朴秀榮的貴婦裝扮是看得出來的雍容華貴,一大清早的穿著一襲鮮紅色的半袖連衣長裙,黑色的薄皮衣在細長的手臂上疊放的整齊,那頂大得過分的闊邊帽和臉上一直戴著的反光墨鏡為這朴秀榮加了幾分違和的神秘感。


若只是這樣還好,要命的是朴秀榮是最後一個上住戶用車的人,挑著小指頭把墨鏡稍稍壓低,低頭用那副媚眼看著司機開口問「這車是不是去紅貝山莊」的時候那把稚嫩的嗓音讓後面一眾婦人都感到一絲違和,紛紛從高椅背後探出頭來看這位大紅儷人,眼神裡都是質疑,這麼年輕也不見得能買得起裡面的房子吧?


「嘻嘻那個...小姐你住哪座的,我先送你過去?」


那男司機的反應更是讓全車乘客翻了個大白眼。


「...我只是來看樓盤的,應該是9座。」


朴秀榮挑了司機後面靠窗的座位坐得筆直,如同被教導有方的大家閨秀,只專注看著窗外的景色,後面陸續傳來的婦人們的吱喳貌相朴秀榮沒看著,就當聽不見;既然司機對她有著明顯猥瑣的好感,朴秀榮也不介意坐在他後面聽他嘮叨這山莊有什麼好,意思是想讓她住進來,每天有機會多見她幾面,這不可避免的煩囂就當是利用了司機的小代價了。


最重要的是觀察這山莊的環境,找到可疑的房子,那麼坐司機後面就能在前方和窗旁的環境都觀察清楚了。


聽著司機嘮叨卻得到了沒想到的情報。


「不過小姐,如果想散步的話最近不要到3座附近啊,3座高樓層在進行裝修工程,也不知道是不是安全措施沒做全,前幾天才砸傷了個人,聽說到現在還在躺醫院呢。」


「喔?」朴秀榮饒有趣味地給了回應,想了解更多,可司機一個轉彎停了車子,露出了一個自以為很帥,實際上很噁心的姿勢和表情告訴朴秀榮9座到了。


只有數個婦人和朴秀榮一起下車,剛下了車,大巴裡因為司機完全跳過了順序先去了9座而七起八落的投訴聲音隨車門關上,大巴開走而逐漸遠去。


朴秀榮左看看右看看,裝作3座的新住戶卻下錯了車的模樣向9座的管理員問了路,一邊向3座自信地邁步,悠悠地點開了「勝完歐尼💙」的通訊錄撥出電話。


「歐尼,我準備上計程車囉。」

「嗯,好,小心回家。」


掛了電話,姜澀頭探頭探腦的模樣都表達著好奇,孫勝完被她盯得有點心虛,弄得全身也不自在。


「怎麼談電話的樣子這麼溫柔,你是不是交了男朋友沒跟我說?」姜澀琪一臉壞笑,伸長脖子睜大了眼睛想要看看能不能偷瞄到那個讓孫勝完笑得寵溺的人的名字,可惜屏幕已經跳回主頁面了。


孫勝完迅速地將手機放回兜裡,讓姜澀琪更是直覺孫勝完有事瞞著她,於是她把孫勝完的右臂牢牢抱住,頭擱在孫勝完的右肩上,見孫勝完無視自己或是想移開話題就一直用下巴鑽肩膀通常都是僵硬的那一塊肌肉,鑽得孫勝完一陣酸麻疼。


「好了好了夠了夠了澀琪,我快被你鑽死了。」

「那你告訴我電話那個人是誰,是不是你男朋友?」

「是是是!還是我在加拿大認識的呢!!」

「呀!孫勝完,你逗我!」

「好啦,沒有啦,是我的親人。」


孫勝完又笑了,一陣熟稔湧上姜澀琪心頭,待孫勝完拋下她稍微加快了腳步時,違和感便在姜澀琪腦中一閃而過。


上一次看見勝完這樣笑,是不是小學的時候呢?


「這樣啊......」


「澀琪啊,快點,嘻嘻。」孫勝完步伐輕快地走在前面,回頭帶笑的揮手喊著姜澀琪的身影與她小學時的模樣重疊著,讓姜澀琪從短暫思緒裡回過神來,憨憨地咧開了嘴,接過孫勝完的手用更快的速度帶著孫勝完向今天的目的地跑。


為了補償上次聚餐時的不快,還有兩人續攤時姜澀琪的失態,姜澀琪答應了孫勝完帶她去警察俱樂部參觀。


因為孫勝完說不想浪費姜澀琪難得的休班時間。


而姜澀琪也想讓孫勝完儘可能了解她現在的工作。


警察俱樂部終究只是警察與其家屬親友專用的消遣之處,位置再接近警署也絕不會與警察的工作環境或者搜查機密掛勾,至少是個很適合讓非內部人員參觀的地方。


孫勝完當然會乖乖地參觀,警察俱樂部裡都是休班警員,極少外人,也就是說這裡是最容易打聽到外面不會知曉的,有關案件的茶餘飯後,亦是孫勝完前來的目的。


坐在姜澀琪的對面,對方還在熱情地向孫勝完推薦餐廳的招牌菜,孫勝完托頭輕笑著:


「那澀琪替我作主吧!」


「嗯!勝完有沒有什麼不吃的?」


孫勝完搖了搖頭,姜澀琪答應後便拿著餐牌到收銀處點餐,看著逐漸行遠的幼馴染,孫勝完沉了眼。


感覺好像利用了澀琪,對不起。


用餐時裝出用心的樣子並不困難,由得姜澀琪從她升中學說到當警察的事,孫勝完只要適時應答幾句就行了。反而是特意分神去聽周遭的「八掛」讓孫勝完有點乏味,雖然有預想過,但沒想到除了「怪盜」和「精英小隊」以外,真的已經沒有其他詞彙能當作情報串聯到她們身上,精英小隊的消息甚至沒與警隊內部流通,保密工夫做得相當不錯啊。


「...過吧?」

「嗯?什麼?抱歉,有點走神了。」等著孫勝密回神的姜澀頭又捲起了一大摞卡邦尼意粉塞進口裡,然後用餐巾擦掉圈在嘴周圍的白汁,孫勝完也吃了口意大利飯,味道挺好的。


「我在問勝完啊,你有沒有聽說過滴水殺人狂?」


「當然有啊,六年前的兇殘虐殺快樂犯,下雨後總會發現被肢解的屍體掛在大街上滴血,鬧得全城都不敢在下雨天出門。」門也牢牢鎖了起來,讓我們姊妹倆有一段時間都要靠積蓄過日子的讓人不安好生的傢伙。


「就是嘛!六年前我剛當刑警不久,就拍擋上了泰民前輩查這案子,在犯人家跟犯人對峙的時候真的好緊張,他拿著電鋸朝我衝了過來,我憋緊了氣躲開後便用下踢跘倒了他,那電鋸好巧不巧就鋸到他的腿上了,我們便制服了犯人。」


大概有三十秒,孫勝完張大了嘴聽著姜澀琪談笑風生,內容卻是驚險無比。


「要是我當時鬆懈半秒你現在就見不到你的好朋友了。」

「你...真的是......唉......少條筋啊。」


姜澀琪想了想又笑了。

「不過因為這件事,泰民前輩將我推薦到柱現姐姐手下辦事,我才進了所謂的精英分隊,雖然算上我只有三個人,但都是辦事能力高強,人美心善的姊妹喔!有機會的話...」


「澀琪,在跟誰吃飯呢?」孫勝完被背後傳來的清冷的女聲一嚇,那聲音像是偌大又空曠的山洞裡鐘乳石滴下來的冷泉水,滴在山洞裡的陰暗湖泊裡,引起些微的漣漪,讓漆黑一片的湖面泛起片片潾光。


「歐尼!剛提起你呢!我來介紹!這是我的好朋友孫勝完。」


孫勝完轉過身抬頭只看見輪廓分明的下顎線,如瀑布一樣的微卷黑髮慵懶地披散在被熨得骨直的西服前,對方低下頭來稍微打量了下孫勝完後,挑了挑左邊眉毛。細看到面前不可方物的精緻面容,孫勝完不禁紅了耳朵,害羞得又馬上把頭轉回原處。


「喔,就是那位把澀琪丟在串燒攤,讓我接手的那位?你好,我是裴柱現,經常聽澀琪提起你。」

「啊...那次我有很急的事先走了,不好意思...呃,那個,很、很高興認識你。」


裴柱現走到側面的位置坐下,向孫勝完伸出右手,孫勝完握住了那隻手,在能確切感覺到那隻手的溫度前,裴柱現便已經收回了手,暗自尷尬了一下,孫勝完收回手擦了擦鼻子,乾笑了兩聲。


「姐姐也是來吃飯的?」姜澀琪嚼著意麵問。


「難不成是來看你吃飯的嗎?」只見姜澀琪頭頂的髮髻上硌了一個大大的餐盤,被問到的人盯了姜澀頭身後的金髮女孩一眼,女孩噘噘嘴,然後乖巧地把餐盤放回桌面,坐到了裴柱現的對面。


一張方桌頓時滿了座。


「Hi! My name is Yeri!」

「Eh...H,hello I'm W......Wan! SeungWan!」


金藝琳一邊給裴柱現端出她點的辣炒年糕湯鍋,一邊向孫勝完熱情地自我介紹,不知為何用的是英式英語,語言天賦一向極高的孫勝完下意識想英語回應,差點把Wendy暴露出來。


「哇!英語說得好好,勝完在外國生活過嗎?」

「呀!金藝琳,給我用敬語,勝完跟我是同年!」

「啊!澀琪歐尼你是練武的啊,能學學控制力度嗎?痛欸!」

「叫你沒禮貌!」

「哧...」

咦?是錯覺嗎?感覺裴柱現xi好像偷笑了一下。


看著姜澀琪用力敲了金藝琳的頭,然後嘻笑打鬧,孫勝完不知不覺便把心專在了這個小小的方桌裡。一起用餐時,姜澀琪說了小學時與孫勝完相處的事,金藝琳說了與姜澀琪和裴柱現的生活趣事,默不作聲的裴柱現一口口抿著黑咖啡,在金藝琳說得與起時適時用眼神制止她把不該說的機密也說出來,孫勝完在聆聽之間,感受到一絲快樂,是平凡生活的喜悅,她有多久沒有這樣與朋友悠閒地聊天,分享生活間的樂事?


「說起來,勝完最近在幹什麼呢?」澀琪問。

「...我現在在做翻譯,就是在家打打字。」


不過不行,孫勝完,你不該也不能沉淪在這份嚮往裡。


在你面前的可是敵人,是在追捕Wendy和Joy的精英小隊。


於是在說出這一句編出來的近況時,孫勝完露出了平常面面俱到的萬用笑容,心裡的某一處硬化成了一顆石頭。


是錯覺嗎?裴柱現xi的眉毛好像又抽了一下。


心裡的石頭也好像被牽動了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