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release

3363浏览    30参与
韩圈大荟萃
TWICE JAPAN 1st SINGLE & 2nd SINGLE RELEASE GREETINGS
TWICE JAPAN 1st SINGLE & 2nd SINGLE RELEASE GREETINGS
韩流前沿
about electroboyz 3rd single album release
about electroboyz 3rd single album release
韩圈大荟萃
WINNER - '2014 S/S -Japan Collection-' 9.10 Release Comment
WINNER - '2014 S/S -Japan Collection-' 9.10 Release Comment
韩流白皮书
BLACKPINK - 2021 [THE SHOW] DVD & KiT VIDEO RELEASE
BLACKPINK - 2021 [THE SHOW] DVD & KiT VIDEO RELEASE
樊林间七蛇
Release - RetroSpecter

烟叔的也好好听....呜呜呜

烟叔的也好好听....呜呜呜

长安自在风

        感情是需要宣泄的,你越装作不在意越是会在意,全部发泄出来反倒会慢慢冷却下来。

        爱你所爱,恨你所恨。

        感情是需要宣泄的,你越装作不在意越是会在意,全部发泄出来反倒会慢慢冷却下来。

        爱你所爱,恨你所恨。


Namiyatsukiyo

论独身一骨到处乱跑究竟会发生些什么

这篇是在下的绑画er@羽化•愿 点的“当Release遇见了黑Iris”的故事x
在下个人认为他们两人(?)的聊天也许并不是那么愉快……?
希望没有把Release小可爱的性格写崩x
以上能接受的话,祝您食用愉快。

——Release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就在大约十五分钟前,他像往常一样追随着恶灵残留的气息来到了这个AU,但眼前的景象却着实让他大吃了一惊。
这是个和平的时间线,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充满了发自内心的幸福的笑容,怪物与人类友好地相处着,不需要思考就能知道,这里的每一片土地一定都遍布着和平与繁荣。
但是这样的一个AU居然会吸引来恶灵?而且,Release眼前的一切分明告诉他,这里的每个人...

这篇是在下的绑画er@羽化•愿 点的“当Release遇见了黑Iris”的故事x
在下个人认为他们两人(?)的聊天也许并不是那么愉快……?
希望没有把Release小可爱的性格写崩x
以上能接受的话,祝您食用愉快。

——Release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就在大约十五分钟前,他像往常一样追随着恶灵残留的气息来到了这个AU,但眼前的景象却着实让他大吃了一惊。
这是个和平的时间线,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充满了发自内心的幸福的笑容,怪物与人类友好地相处着,不需要思考就能知道,这里的每一片土地一定都遍布着和平与繁荣。
但是这样的一个AU居然会吸引来恶灵?而且,Release眼前的一切分明告诉他,这里的每个人都不曾遭遇过恶灵的袭击,他们甚至没有见过恶灵。
但只有Release能感觉到的,存在于这个AU的恶灵的气息却无比真实地向Release反映着这个AU的确被恶灵入侵了的信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Release而言,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实在是太超乎于他的常识之外了。
除灵师用力地摇了摇脑袋希望能借此让自己冷静下来,结果似乎是因为摇晃脑袋时太过用力的缘故,除灵师并没有感觉到好受一些,反而觉得自己的脑袋因为这一阵摇晃而开始犯起晕来。
(冷静点,Release!总之不管这里发生了些什么,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恶灵的藏身之处……在有人受到它们的袭击之前……)
不得不说,有些时候让自己干脆放弃理解现状而将精神专注于自己要做的事情上,这的确是个能让人冷静下来的好方法。
从最初的慌乱中回复到常态后,Release开始寻找恶灵的存在。
坦白说,要找到恶灵所在的地方并不算太难,毕竟那些家伙们只会被强烈的负面情感所吸引,因此,负面情感越是强烈的地方,恶灵出现的几率也会越高。
在这样一个充满了宁静,祥和,希望与幸福的世界里,拥有瞬移能力的Release很快就注意到了“那东西”。
就在他传送到的那个镇子的郊外,有什么东西,在散发着强烈而又纯粹的“恶意”。
那是强烈,直接,毫不遮掩的,明朗,炽烈而又纯粹的,甚至于极端到了没有原因和目的的恶意。毫无疑问,恶灵一定是被吸引到那个方向去了。
在感受到这份恶意的瞬间,Release毫不犹豫地发动了瞬移。
然后,在Release看清眼前景象的一瞬间,他受到了今天第二次的精神打击。
视线的前方,首先看到的是在草地上糊了一滩的,构成不明的黑色的粘稠液体,上面似乎还飘散着像是灰尘一样的东西,尽管Release还是头一次见到,但凭借着作为除灵师的经验,他还是一下子就意识到了——
在那里的,是曾经被他称作“恶灵”的东西。
而在离这些东西不远的地方,一名看上去最多只有十二岁的少女,或者说幼女,正双手环膝地坐在草地上。
那孩子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水手服,水蓝色的及腰长发被用白色的缎带以蝴蝶结的方式绑成了位置偏右的高马尾,头顶的一小撮头发像是要与地心引力对抗那般高高翘起。
尽管面前的少女看上去与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她的嘴角正以一个虽然算不上恐怖但却绝对诡异的弧度扬起。
Release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少女的身旁,而对方像是没有注意到他的接近一般继续漫无目的地将目光投向前方。
而Release在接近后才开始注意到,眼前的少女有着非常漂亮的冰蓝色的眼睛,而此刻,那双眼睛里的神情,像是有着无法挣脱的泥沼在咕噜咕噜地冒着气泡一般。
“呀,你好。”
几乎就在下一个瞬间,原本双眼还在木然地直视着前方的少女突然抬起头来对着Release露出了微笑,而少女身上原本正向外持续散发着的强烈的恶意像是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消失得一干二净。
那份笑容,的确是属于少女的外貌所显现出的年纪的小孩子才会有的,看不出任何破绽,仿佛那就是她发自内心所露出的笑容,而在见识过周围那些曾是恶灵的东西的惨状后,Release已经无法再用看着普通小孩子的眼光看待自己面前的少女了。
不过,出于这骷髅自身的友好个性,他还是决定向面前的少女搭话。
“诶,你好……我想问问……你是,遇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
面前的少女眨了眨眼睛,她此刻的眼神清澈平静得如同被冰封的湖面,与之前那如同泥沼一般的眼神差距大得让Release都有些开始怀疑起自己刚才的所见是否真实起来。
“硬要说的话,大概是什么都没遇见吧?不过正是因为什么都没遇见,所以我才不受控制地思考起来,然后就不小心陷进去了,我还真是不走心啊,哈哈。”
少女对着Release露出了充满活力的笑容。
“一旦不注意就会开始思考些什么东西,然后又会跟着联想到别的东西,最后就没法从思考的怪圈里跳出来……这是我的老毛病了。”
“……那个…虽然说这么唐突我很抱歉……”
“旁边的那些东西的话,是在我正在某个问题上绕不出来时突然出现的,在我用自己的方法解决掉它们之后,现场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咯。”
少女仍在微笑着,在Release提出他的问题之前告诉了他答案。
“至于具体方法是什么,还有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以及我当时在思考的是什么问题,这些属于我的个人隐私范畴,所以我可不能告诉你。
而关于为什么我在解决掉它们之后没有走,是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在这里继续待下去的话就会遇到很不得了的人。
最后,为什么我会知道你要问我的问题,是因为我对心理学方面的东西略知一二,别看我这样,我姑且也还算个侦探吧,虽然是业余的。”
少女脸上的笑容愈发地灿烂,但不知为何,面对着她的笑容,此刻Release却有种全身发冷的感觉。接着,少女吐出了与她的笑容有着完全不相符的气场的言语。
“而且还是专门针对猎·奇·杀·人·案的那种。——开玩笑的啦。”
面前的少女看上去似乎是被Release不自觉流露出的惊恐给逗笑了,她站起身来,随后伸出手来拍了拍Release的肩膀,再度给了他一个充满活力的笑容。
“说起来,既然你这个似乎和这些家伙有点关系的业内人士来了,那就说明我也差不多该走了呢。”
Release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错觉,少女在提到“有点关系”这个字眼时,似乎目光非常隐晦地瞄了一眼他缠着绷带的右手,而在这之后,少女像是没察觉到面前的骷髅的不安一般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虽然已经要到分别的时刻了,但你不觉得这个时候做自我介绍更有意思吗?”
少女微笑着对他眨了眨眼睛。
“我的名字是Iris,I·r·i·s的Iris哦♪”
“啊……我,我是Release……”
“噗……该怎么说呢……人如其名吗?那这里就先拜托给你了,除灵师Release君☆”
“……诶?”
在Release回过神来时,Iris已经转过身离开了。而Release在短暂的发愣后也回过神来,看着对方逐渐远去的背影,一时之间又开始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有点不够用了。
“……现在的侦探……都已经会读心术了吗……?”
【Fin】

YERRY REN

English Feature Release Sample


[图片]

[图片]

[图片]

Assignment of the course Public Relations:Theories and Practises




Assignment of the course Public Relations:Theories and Practises

Loony

【喻叶abo】Release

※总裁喻×总裁叶
※时间是私设的
【5】
“从那儿出来以后到我这来吧?”
……
“好。”

—END—

※总裁喻×总裁叶
※时间是私设的
【5】
“从那儿出来以后到我这来吧?”
……
“好。”

—END—

Loony

【喻叶abo】Release

※总裁喻×总裁叶
※时间是私设的

【2】
“……各部门经理现已就叶修退出董事会一事达成一致。为了更好的与蓝雨公司开展合作,嘉世公司正式决定:撤除叶修总裁职位,至于叶修本人,将从公司职员中开除。”
会议桌一圈嘲讽不屑与幸灾乐祸的目光纷纷刺向叶修,然而叶修跟什么都没听见似的撑着腮,有一搭没一搭的转着笔。
喻文州也微微扭过头,盯着叶修的脸。
事实是,幸好叶修穿着西装外套,不然他里面被汗浸透的白衬衫就无处可藏了。
叶修一边拼命忍着越发强烈的疼痛,一边辛苦的做出开会时应该有的样子,尽管他知道今天的会议很可能是他在嘉世参加的最后一次。
叶修徒劳的把手放进西裤口袋里,捏着那一薄板一粒不剩的抑制剂。
然后他走神...

※总裁喻×总裁叶
※时间是私设的

【2】
“……各部门经理现已就叶修退出董事会一事达成一致。为了更好的与蓝雨公司开展合作,嘉世公司正式决定:撤除叶修总裁职位,至于叶修本人,将从公司职员中开除。”
会议桌一圈嘲讽不屑与幸灾乐祸的目光纷纷刺向叶修,然而叶修跟什么都没听见似的撑着腮,有一搭没一搭的转着笔。
喻文州也微微扭过头,盯着叶修的脸。
事实是,幸好叶修穿着西装外套,不然他里面被汗浸透的白衬衫就无处可藏了。
叶修一边拼命忍着越发强烈的疼痛,一边辛苦的做出开会时应该有的样子,尽管他知道今天的会议很可能是他在嘉世参加的最后一次。
叶修徒劳的把手放进西裤口袋里,捏着那一薄板一粒不剩的抑制剂。
然后他走神了,但是最后的宣判他还是听到了。
不出意料。
他对于嘉世而言,已经是个随时可以甩手让人的弃子,没有利用价值了。
叶修学着美国佬的样子耸了耸肩,像是无所谓又像无可奈何,但终归一句话也没说。
“我不同意!”
这时,叶修左边坐着的苏沐橙拍桌而起。
正对着他们的陶轩眯了眯眼,微微笑了一下,“苏沐橙小姐,我们已经给了叶总足够优厚的待遇,离开嘉世后,嘉世会为他提供自由选择其他公司的证明,保证不会影响他的发展。至于你,由于你是一位出色的助理,我们暂不打算将你也从公司除名,并且,你的合同尚未到期。”
太明显了,叶修暗骂,陶轩这话里潜台词的意味太明显了。
叶修深深呼了口气,头也没抬:“沐橙,坐下吧。”
他在嘉世已经不会再有未来了,但苏沐橙有。他不能让她因为这件事被公司开除。
快点吧。叶修想。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太危险了,尤其是在身边还坐着一个Alpha 的情况下。
——随时可能发/情。
略过苏沐橙不甘的神情,略过喻文州带着探索的目光,叶修向陶轩伸出手来:“文件呢?”
陶轩将文件推过去。
叶修大笔一挥,相当潇洒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潇洒得一屋子人都有点吃惊。
“还有事吗?”
叶修抬起眼,缓缓扫过一圈人的脸。眼神也许有点淡漠,因为此刻的会议室里一片死寂。
叶修……怎么说呢?是太草率,过分自信,还是真的不在乎?
经理们面面相觑。
总之是他们讨厌的感觉。
苏沐橙低着头坐在座位上,而喻文州则从始至终饶有兴致地观看着这场闹剧——在他看来是的,投射在叶修身上探索的目光也从未停止过。
与此同时,在嗅到叶修身上的烟味久散不去的时候,喻文州眼眸里一种异样的情绪如暴雨一般累积。
“那散会吧。”
叶修站起身来,开门,朝身后挥了挥手,然后白色的门板合上,叶修的身影消失。
喻文州想,自己如果没眼花的话,叶修站起来的时候,有一个微小的颤抖。
空气中陡然变甜的烟草味道再次验证了他的猜想。
叶修竭力抑制的,Omega 信息素的味道。

Loony

【喻叶abo】Release

※总裁喻×总裁叶
※时间是私设的

【1】
“叶总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当这个风度翩翩的男人西装革履的出现在叶修面前并且微笑着朝他伸出手的时候,叶修就隐隐有了一种这次逃不过去的预感。但他还是咧嘴一笑,手往喻文州肩膀上重重拍了拍,完全忽略了他伸出来的右手。
“哟,喻总还是这么帅啊,就是比我差了点儿。”
喻文州嘴角忍不住上扬了一个弧度,毫不介意地收回手。
“那个,虽然你挺帅的,你杵在这儿给我们公司当模特我们也不介意,但是你能先让一下吗,我要去洗手间。”
叶修语调漫不经心,表情看上去有点牙疼。
“会议四点开始,叶总可别迟到。”喻文州看了看表,让出一条道来。
“哪儿能啊,我什么时候迟到过。”
叶修说完这句话...

※总裁喻×总裁叶
※时间是私设的

【1】
“叶总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当这个风度翩翩的男人西装革履的出现在叶修面前并且微笑着朝他伸出手的时候,叶修就隐隐有了一种这次逃不过去的预感。但他还是咧嘴一笑,手往喻文州肩膀上重重拍了拍,完全忽略了他伸出来的右手。
“哟,喻总还是这么帅啊,就是比我差了点儿。”
喻文州嘴角忍不住上扬了一个弧度,毫不介意地收回手。
“那个,虽然你挺帅的,你杵在这儿给我们公司当模特我们也不介意,但是你能先让一下吗,我要去洗手间。”
叶修语调漫不经心,表情看上去有点牙疼。
“会议四点开始,叶总可别迟到。”喻文州看了看表,让出一条道来。
“哪儿能啊,我什么时候迟到过。”
叶修说完这句话呲了呲牙,自己觉得自己特不要脸。
喻文州好笑地看着叶修边走边随便的朝他挥手。
然后叶修毫不意外的迟到了。

叶修死命攥着洗手间的门把手,洗手间的门被撞得哐的一声。下腹突然传来的疼痛压迫得他弯下身来,两条腿紧贴在门上,全身渗出冷汗。
叶修脸色苍白的咬着牙,瞪着面前的马桶盖。
他知道那熟悉的疼痛感预示着什么,同时在心里无数次的朝喻文州比着中指。
他清楚自己发/情期到来的时间,在那期间他绝对不会待在公司里。而今天明显不到时间。
于是这次的发/情期会提前就只有一个原因——喻文州。
叶修敢保证,如果意念能杀人喻文州此刻早已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一个Alpha 没事往Omega 跟前凑什么凑啊?!
叶修看了下表,四点七分,然后顶着一张惨白的脸出了洗手间。

门锁吧嗒一声响了的时候,几乎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看向站在门口的叶修。
“哟,大家下午好啊。还没开完呐?”
叶修随意地打着招呼,毫不在意那些目光中包含的不满鄙弃以及各种情绪。然后走到唯一的一个空位坐下。
刚坐下他就后悔了。
叶修有点僵硬的看着身边认真做笔记的手,脖子都绷紧了。
下腹的不适感也更加强烈。
这时喻文州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刷刷刷在本子上写了什么,然后把本子推过来。
叶修一看:你抽烟了?
叶修露出一个那还用问吗的表情。
实际上他没抽烟。
同时叶修觉得今天要糟了。
喻文州又写:什么牌子的?
叶修啧了一声,挑眉看着他:“知道你会写字,开会。”
喻文州笑了一下,把本子收回去,深邃的眼眸里,闪烁着若有似无的光芒。
属于Alpha 灵敏的嗅觉告诉他,叶修身上的烟味,也许过于香甜了。

Loony

【喻叶abo】Release

※总裁喻×总裁叶
※时间是私设的

【0】
叶修的眼睛缓缓扫过一桌子人的脸,或许带着点淡漠的神情。右手五指关节轻轻叩着桌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行啊,”他说,“那散会吧。”
然后他起身,开门,出去,关门。
空旷无人的地下车库里,叶修几乎是跌跌撞撞奔到车前,手抖着拉开了车门,砰的一下把自己扔了进去。
他躺在车后座上,拼命地呼气吸气,一手扣在腿间,一手抱住肩膀,慢慢把自己蜷缩成一团。
该死的,天知道遇上那个混蛋会让他在开会的时候突然发/情。
“啊——”
叶修紧闭着眼,发出一声惊叫。
一股晶莹温暖的液体再一次毫无预兆的涌出。
Omega信息素的芳香在狭小的空间里如原子弹爆炸一般扩散开来。
叶修缩成自卫的姿势,全...

※总裁喻×总裁叶
※时间是私设的

【0】
叶修的眼睛缓缓扫过一桌子人的脸,或许带着点淡漠的神情。右手五指关节轻轻叩着桌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行啊,”他说,“那散会吧。”
然后他起身,开门,出去,关门。
空旷无人的地下车库里,叶修几乎是跌跌撞撞奔到车前,手抖着拉开了车门,砰的一下把自己扔了进去。
他躺在车后座上,拼命地呼气吸气,一手扣在腿间,一手抱住肩膀,慢慢把自己蜷缩成一团。
该死的,天知道遇上那个混蛋会让他在开会的时候突然发/情。
“啊——”
叶修紧闭着眼,发出一声惊叫。
一股晶莹温暖的液体再一次毫无预兆的涌出。
Omega信息素的芳香在狭小的空间里如原子弹爆炸一般扩散开来。
叶修缩成自卫的姿势,全身拼命颤抖。
车门恰在此时被拉开。
属于叶修的混合烟草香气迅速窜出车门,过于浓烈的信息素气味直击站在车门处的喻文州的神经。
“哇哦。”喻文州手还维持着拉开车门的姿态,只是已经紧紧攥上把手,青筋暴起。“这真是……”
他仍然保持着微笑,但是从额角滴下汗来。
“棒极了。”他上了车,嗅着空气中过分浓郁的烟香味,扭头看着后座一塌糊涂的叶修,身体撑成一个极具攻击性的姿势。“你说呢?”
属于Alpha的强大气息笼罩了整个车厢。
叶修疲劳地睁开双眼,看到车里坐了一个他发誓此刻绝对不想见到的Alpha。

Z
Release - Pearl Jam

来自叉骨Frank Grillo的推荐

听完会释放出一些负面情绪

-----------------------------

歌词:


Father...ooh...oh...oh...
I see the world, feel the chill

Which way to go, windowsill

I see the world's on a rocking horse of time

I see the verse in the rain

Ohh...ohh...ohh...ohh...

Oh, dear dad, can you see me now

I am myself, like...

来自叉骨Frank Grillo的推荐

听完会释放出一些负面情绪

-----------------------------

歌词:


Father...ooh...oh...oh...
I see the world, feel the chill

Which way to go, windowsill

I see the world's on a rocking horse of time

I see the verse in the rain

Ohh...ohh...ohh...ohh...

Oh, dear dad, can you see me now

I am myself, like you somehow

I'll ride the wave where it takes me

I'll hold the pain...Release me...

Ohh...ohh...ohh...ohh...

Oh, dear dad, can you see me now

I am myself, like you somehow
I'll wait up in the dark for you to speak to me
I'll open up...Release me...

Release me

Release me

Release me
Ohh...ohh...ohh...ohh...


徒步来客

2016年12月6日:放生


这就是那个经常在草地上焚祭的女人,不过今天她身着白衣而不是通常的洋红。

红花蟹品相上乘,做冻蟹或煲粥都应该不错。这个念头真是罪过。

红花蟹据说只有海南特产,我不确定是不是远海梭子蟹的变种。如果真是背壳上带十字纹的锈斑蟳,在欧洲通常是不食用的。

女人无意转头,惊喜地叫道:“五彩云!”

2016年12月6日:放生


这就是那个经常在草地上焚祭的女人,不过今天她身着白衣而不是通常的洋红。

红花蟹品相上乘,做冻蟹或煲粥都应该不错。这个念头真是罪过。

红花蟹据说只有海南特产,我不确定是不是远海梭子蟹的变种。如果真是背壳上带十字纹的锈斑蟳,在欧洲通常是不食用的。

女人无意转头,惊喜地叫道:“五彩云!”

一个快乐的人

人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Design your goal! Release Plan Meeting!

人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Design your goal! Release Plan Meeting!

灯盏毅-上台
WHEN TIME ARRIV...

WHEN TIME ARRIVES, ALL THINGS WILL GET  CE.

WHEN TIME ARRIVES, ALL THINGS WILL GET  C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