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ickyl

18946浏览    173参与
荷兰弟的Tessa!Ö Ïё

这就是我最爱的

 0打人 (p1)                        

 1打人 (p2)

这就是我最爱的

 0打人 (p1)                        

 1打人 (p2)

рассвет

【rickyl】

rick的离开无疑给了daryl沉重的打击

他们的关系演变的太快,从一开始敌对到携手同行,daryl伴随着rick经历了无数次生死。rick视他为亲兄弟,daryl只是不说但他愿意为rick付出生命。rick是光,daryl就是在光下面的影子。

什么时候他们的关系和其他人不同了?这要从监狱那个时候开始说起,一切都发生的很自然。在牢房,在草地,在外面的墙角,都有他们的痕迹。rick无法回应对daryl真正的感情,但他们所做的事早已打破了他所认为的兄弟情。每次他就像醉酒的男子一样冲动,但事后就像忘了一样,闭口不谈。daryl是他特别的存在,在daryl身上索取,侵略,展示不为人知的一面都没问题...

rick的离开无疑给了daryl沉重的打击

他们的关系演变的太快,从一开始敌对到携手同行,daryl伴随着rick经历了无数次生死。rick视他为亲兄弟,daryl只是不说但他愿意为rick付出生命。rick是光,daryl就是在光下面的影子。

什么时候他们的关系和其他人不同了?这要从监狱那个时候开始说起,一切都发生的很自然。在牢房,在草地,在外面的墙角,都有他们的痕迹。rick无法回应对daryl真正的感情,但他们所做的事早已打破了他所认为的兄弟情。每次他就像醉酒的男子一样冲动,但事后就像忘了一样,闭口不谈。daryl是他特别的存在,在daryl身上索取,侵略,展示不为人知的一面都没问题。rick是真爱着daryl吗?他也经常摸着无名指上戴着的戒指思考着这个问题。他总是不确定,但他和daryl做了这种事,当然炮友也可以做这种事,但他又不愿意承认daryl只是炮友,他觉得他对daryl的感情是秘密的,看不得光的…… 第一次他们做的很快,像是饥肠辘辘的野兽终于捕获到了猎物一样。他们身体,心理都互相吸引着对方,rick一直是主导者,无论是对女人还是对daryl。

daryl有自己的想法,他也总是正确的。但他不喜欢表达,自己做着正确的事,听着安排规规矩矩。有rick领导,他要做的就是协调团队,确保事情顺利进行。不得不说,他确实有女人缘,但他总是会和她们保持着一条线。他怕付出真心再失去,怕自己能力不足让她们身处危险。以前哥哥和朋友经常在家里看黄色影片,他也向往着异性,但他连同性朋友都少的可怜。他的出身使他从小感到自卑,但他和哥哥倔强着活着,像野草,即使被狠狠蹂躏过也依然生命力顽强。他第一次抱的婴儿是rick的孩子,他以前见过各种动物的幼崽,但从没有抱过婴儿。他不想有孩子,孩子跟着他也是吃苦。幼年的记忆深深刻在他脑海里,他也一直没有走出这个阴影。rick就像光,是个模范丈夫,有着妻子孩子,又是称职的警长,受人尊敬。他有着daryl向往的一切。事情发生的太快,rick失去了妻子,他和rick建立的了亲密的关系……他知道,rick是把自己当成了炮友,发泄着欲望和情绪。他其实对这个男人的感情甚至超过了哥哥,但他从来没有表现出超越朋友之间任何不正常的行为。那天夜晚,他们第一次做,好像任何人都不能把他们分开一样,rick像野兽一样啃咬着他的皮肤,从脖颈到胸前。一只手将他双手拉到头顶,另一只手粗鲁的探入他的身下,欲望也瞬间充斥着他的大脑,对于禁欲很久的daryl来说,他拒绝不了rick……

Smoke of Battle
发个预告证明自己还活着,还没有...

发个预告证明自己还活着,还没有被丧尸吃掉。

发个预告证明自己还活着,还没有被丧尸吃掉。

罗尼

【the walking dead 行尸走肉】Daryl和猫 瑞弩 短篇完结

青春校园我哥和我妹

Rick在学校的花圃里看见了一只猫。


      吃中饭的时候,Shane忽然和Rick说:“快看,是Daryl Dixon。”

  

  Daryl Dixon。Rick把眼睛抬起来,看见Daryl从他旁边走过去。他穿一件红格子布的旧衬衫,袖子撕掉了,露出他宽阔的肩膀、和一双结实的胳膊。“听说他哥哥又被抓进去了。”Shane道。Lori顿时警告道:“你小点声!说他干什么。”Shane不服气道:“我一只手就可以把他打趴下。”

  

  Daryl的破球鞋踩在地上咯吱咯吱地响。像厨房角落里的老鼠,...

青春校园我哥和我妹

Rick在学校的花圃里看见了一只猫。



      吃中饭的时候,Shane忽然和Rick说:“快看,是Daryl Dixon。”

  

  Daryl Dixon。Rick把眼睛抬起来,看见Daryl从他旁边走过去。他穿一件红格子布的旧衬衫,袖子撕掉了,露出他宽阔的肩膀、和一双结实的胳膊。“听说他哥哥又被抓进去了。”Shane道。Lori顿时警告道:“你小点声!说他干什么。”Shane不服气道:“我一只手就可以把他打趴下。”

  

  Daryl的破球鞋踩在地上咯吱咯吱地响。像厨房角落里的老鼠,慢慢地穿过大门,不见了。Rick收回了视线。

  

  “你们等下去干什么?”他问道。

  

  “我要去图书馆。”Lori说。Shane立刻接上去道:“我也去。”被Lori翻了个大白眼。Rick笑了起来。

  

  他们在图书馆门口告了别。“我得去一下更衣室。”Rick说,“有东西落在那了。”但他从来不会这样丢三落四。Shane怀疑地觑了他一眼,但也没多问,只说:“行吧,那待会见。”揽着Lori进了图书馆。他们的背影好像两团快要融化到一起的黄油。

  

  Rick掉头去了学校后边的停车场。两辆福特停在那里,还有一辆掉了漆的现代,右边的后视镜在四月的风里摇摇欲坠。一小片花圃坐落在停车场的左侧,半人高的篱笆,粉紫色的杜鹃花,茂盛的草丛。Daryl Dixon蹲坐在不远处的角落里,低着头,阳光落在他的后脖颈上,一小块红色的伤疤从衬衫的领子里窜出来。Rick走过去,道:“嘿。”

  

  Daryl抬起了头看他。“嘿。”他说,声音含含混混的。一只黑色的猫咪正围着他的手指打转,毛线团似的,一点点小。Rick道:“你喂过她了?”

  

  Daryl咕哝着应了一声。顿了顿,又添上一句:“羊奶。”他侧过身去,露出脚边一只淡蓝色的塑料碗。还剩了一点点的羊奶在里面。

  

  Rick笑道:“那就好。”他也蹲下来,朝猫咪伸出手。她亲腻地舔了两下他的手指。

  

  “我要收养她。”Rick说。

  

  Daryl的眉头蹙了起来。Rick想起他第一次在这里看见Daryl的时候,他也这样皱着眉毛,猫咪小毯子一样地盖在他的脚上。Rick忍不住问他:“这是你的猫吗?”Daryl触电了似的跳起来,猫咪也咪地叫了一声,钻进草丛里,只留下半条尾巴在外面。“啊。”Rick说,“抱歉。”但Daryl还是凶巴巴地瞪他。

  

  “我是Rick Grimes。”Rick说。Daryl道:“我知道你是谁。”

  

  他的眼睛终于从Rick的脸上移开了。灰蓝色的,Rick想,像下雨前的天空。猫咪又从草丛里钻出来,颤颤巍巍的,Rick蹲下去,试着去抚摸她。她没有拒绝。

  

  “她有名字吗?”Rick问Daryl。Daryl嘟哝说:“我怎么知道。”

  

  他垂着头,看猫咪在他们的脚边转来转去。她金色的眼睛又圆又大,闪着湿润的光。Rick道:“我们可以叫她Judith。”Daryl不吭声。Rick又道:“你知道,披头士的那首歌?嘿,Jude——”

  

  他唱了起来。Daryl瞪了他足足五分钟。

  

  但当第二天,Rick又造访花圃,他听见Daryl在轻声地叫猫咪:“Judy。”他的声音总是很低,很模糊,像大提琴的弦轻微地振动。Rick不觉得自己有在任何其他场合听过Daryl说话。他希望Daryl能多和他说一点话。

  

  “我和我爸妈谈过了。”Rick又说。

  

  Daryl还是蹙拢着眉毛。Rick知道他不大高兴。但总不能一直放任Judith住在这片花圃;她渐渐长大了,总会有老师瞧见她。“这里不安全。”Rick解释说。Daryl哼了一声。

  

  “你可以来我家探望她。”Rick说。

  

  Daryl侧过脸看他。他圆墩墩的鼻头上闪着汗珠,粗疏的眉毛翘起来。Rick忽然就有一些慌乱。

  

  “我是说……”Rick道,“Judy会很想你。”

  

  Judith从他的脚边跳开了。她冲进杜鹃花里,粉紫色的花瓣落在她的耳朵和胡须上,她快活得叫Rick嫉妒。他看向Daryl,Daryl深褐色的短发软软地贴在他的脸侧,Rick想再看一看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睛。

  

  +++

  

  Rick给Judith准备了一个红格子的猫窝。她缩在小被子里,尖尖的耳朵跟着Rick来回地转。“我知道,我知道。”Rick说,“我也很想他。”

  

  他坐在床上读书。风从窗户里飘进来,暖融融的。快十点时,Rick熄了灯,准备睡觉。有人从他半开的窗户里爬了进来。

  

  Rick睁大了眼睛。Daryl轻巧地落到地上,那双破球鞋又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Judith竖起了耳朵,她金色的眼睛在昏暗的房间里闪闪发亮。“干什么?”Daryl皱着脸说,“是你说我可以过来看她。”

  

  “啊,”Rick道,“当然,当然可以。”

  

  Judith摇晃着绕过了床脚。Daryl在地毯上坐下来,Judith扑进他的怀里,他低下头,嘴角含笑。Rick道:“她很想你。”Daryl斜了他一眼。

  

  “你明天还来吗?”Rick问他。

  

  到五月时,Judith已经开始吃奶糕。她进食的声音很小,舌头快速地舔过盘子里的每一寸角落。Daryl蹲在她旁边看她,T恤的底边卷起来,露出他漂亮的腰线,还有一道横贯了腰背的、狭长的伤疤。Rick道:“你前两天都没有来。”

  

  Daryl没有做声。Judith还在舔她的盘子,Daryl伸出手去挠她的耳朵。角落里在放一首爵士乐,鼓点和吉他在墙上拐弯。Rick在他们旁边盘腿坐了下来。

  

  “Daryl?”他轻柔地说。

  

  Daryl抿起嘴唇。好半天,他才低声道:“我爸……我爸最近心情不好。”

  

  Rick看着他腰上的那条伤疤。崭新的,还没有完全地愈合。Rick道:“我可以告诉我爸爸。他认识警长——”

  

  “不!”Daryl猛地抬起了头。他脸涨红了,灰蓝色的眼睛像风暴里的大海。Rick咽了口唾沫。

  

  “Daryl——”他试着说,“我只是想帮忙。”

  

  Daryl站了起来。

  

  “我不需要你的帮忙。”他说。他的表情像雷电、像火焰,像一只被囚禁住的野兽。Rick想伸手抱住他。

  

  Judith在他们脚边惊慌地叫了两声。Daryl垂下眼睛,低声道:“抱歉,Judy。”然后从窗户里翻了出去。

  

  +++

  

  Rick在操场边见到Daryl。天色昏沉沉的,快要下雨。他坐在最右边的角落,一条脏兮兮的毯子围在他的肩膀,Rick走过去,挨着他坐下来。

  

  “嘿。”他轻声说。

  

  Daryl皱了皱鼻子。好一会他说:“嘿。”一支烟在他嘴边微微地晃。Rick道:“Judy很想你。”

  

  Daryl别过了脸。他的鬓角边有一点污迹,往下一直蔓延到他的下颔。Rick道:“你脸上有东西。”Daryl回头道:“什么?”Rick伸手过去,手指腹轻轻地按在Daryl的脸上。

  

  “这里有东西。”Rick说。

  

  Daryl的脸一下子红了。他往后挣开,烟从他嘴里掉下去,橙红色的火光在台阶上跳了两下。Rick收回了手,道:“抱歉。”

  

  Daryl哼哼唧唧的,扭着头,好半天没说话。Rick道:“我没有和别人说你的事情。”

  

  橄榄球队的人从操场上跑过去。Daryl咬住嘴唇,颧骨上的红晕和污渍混在一起。Rick低下头,他的手放回到膝盖上,那支碰到了Daryl的手指不受控制地、在他的裤子上上下地弹动。他仿佛还能感觉到Daryl脸上的温度。

  

  “你原谅我吗?”他问Daryl。好一会儿,Daryl默默地点了点头。Rick笑了起来。

  

  “你周五晚上有空吗?”他问道,“我爸妈出城去了。我会在家里办个派对。”

  

  Daryl嘟哝道:“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你可以到楼上去,”Rick连忙说,“和Judy在一起。”和他在一起。

  

  橄榄球队的人又跑了过来。Shane在领头的地方冲Rick招手,好像只开屏的孔雀。Daryl从鼻子里嗤了一声。

  

  “再说吧。”他说,站起来,裹着毯子离开了。

  

  但他还是来了Rick的派对。八点三十七分——Rick看了两遍钟。他还穿着那件没了袖子的红格子布衬衫,牛仔裤上三个大洞,球鞋咯吱咯吱的,踩在Rick的心里。Rick的手心出了汗。

  

  “嘿。”他说。

  

  Daryl含混地应了声。他看起来有些不安,眉毛和鼻子都皱在一起,耸着肩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面。Rick把他领到了厨房。

  

  “Judy在那里。”他指向客厅。

  

  Lori和Michonne几个女生正围拢在那边。Judy就在她们的正中心,四只脚踩在沙发里,歪着头,喵喵地叫。一条粉红色的缎带系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看上去挺愉快。”Daryl评价说。

  

  Rick笑道:“放心,她最喜欢的还是你。”

  

  Daryl看了他一眼。Rick发现他的脸比平常干净许多,薄嘴唇在灯光里红而湿润。这不公平,Rick想。他努力把视线挪到了旁边的一幅油画上面。

  

  “喝点什么?”他问道,“Shane带了啤酒。”

  

  Daryl耸了耸肩。Rick从冰箱里拿了啤酒出来,橘红色的一个罐头,Daryl接了过去。“你喝吗?”他问Rick。Rick抓了抓脖子。Daryl嗤笑一声,从口袋里摸出把小刀,往罐头底下迅速地划开一道口子,抬起手,捏着铝罐对准了嘴。

  

  Rick敬服地看着他。看着他仰起脖子喝酒,他的喉结浅浅地凸出来,一点点地浮动。他唇角上的那颗痣浸在灯光里,又细又小,荷叶上的露珠似的,顺着他的嘴唇滑上来、滚下去、滑上来、滚下去——

  

  “干什么?”Daryl放下了手里的啤酒罐头。Rick还是忍不住地看他,他宽阔的、结实的肩膀,他漂亮的脸,他被啤酒溅湿的下巴——

  

  Rick凑过去,舔了舔Daryl的嘴角。

  

  “有点苦。”他说。

  

  Daryl怔怔地看他。直到Judith在客厅里喵的一声叫,跳到了Michonne的怀里,他回过神,涨红着脸,掉头冲了出去。

  

  +++

  

  Daryl不见了。Rick找不到他。

  

  Judith花了很多天盘坐在窗台上。Rick把脸埋进她的背心,叹息道:“我知道,我知道,Judy。我也很想他。”

  

  他给Daryl发了一些短信。比如:“对不起。”“请你原谅我。”还有“Judy想你了。”过了几天,他开始给Daryl发一些Judith的照片。Judith在吃饭。Judith在喝水。Judith趴在窗台上,金色的大眼睛看向不远处的一棵老橡树。Judith安静地蜷在她的小被子里。

  

  等Daryl再出现,已进入六月。Rick倚在床边上看书,Daryl从窗户外翻进来。“靠。”他低低地咒一声,脸上出现瑟缩的神情。Rick注意到他肩膀上一道新的伤疤。

  

  “Daryl。”他的心立刻软了。Daryl瞥他一眼,闷闷地在窗台边坐下来,Judith扑到了他的膝盖上。

  

  他们沉默着坐了一会。Judith叫了两声,要Daryl摸她的耳朵和肚子。“小拽女。”Daryl低声地、温柔地叫她。他的手指在她光滑的皮毛上轻轻地打圈。

  

  “你到哪里去了?”Rick问他。

  

  Daryl咬住了下唇。有那么一会,Rick以为他不会开口了。但他终于道:“我哪儿也没去。”

  

  Rick道:“我很抱歉。”

  

  Daryl的耳朵尖忽然又红了。他低着头,长长了的头发挡住了他的脸。Rick想把他的脸捧着抬起来。

  

  “不是……”他结结巴巴地说,“不是因为你。”

  

  Rick的心跳漏了一拍。Daryl还是不肯看他,眼睛胶水似的黏在Judith身上。Rick走过去,挨着Daryl坐了下来。

  

  Daryl没动。即使Rick的膝盖贴住了他的膝盖,Rick的肩膀也贴住了他的肩膀。他的身上好热,他的脸也很热,他颧骨上的红颜色越来越深,像黄昏时遥远的地平线。Rick情不自禁地靠过去,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块磁铁,Daryl是他的金子。

  

  “是你的爸爸吗?”他问。Daryl点了点头。

  

  “能给我看看吗?”Rick问。

  

  Daryl犹豫了好半分钟。他的手指从Judith身上缩回来,弯曲着,又焦虑地展开。Rick道:“你不用强迫自己。”Daryl摇了摇头。

  

  他站起来,脱了T恤。Rick终于看见他的后背,纵横交错的伤疤,像一幅地图。“Daryl。”他轻声地叹息。Daryl没有做声。

  

  “趴到床上去,”Rick说,“我这里还有点药膏。”

  

  “不用涂药膏。”Daryl说。但他还是趴到了床上。Rick道:“你确定吗?”Daryl点了点头,他的脸埋进了枕头里。Rick道:“好吧。”

  

  剩下的,我服了

団子店

前3张是leedus ,最后一张是瑞弩

前3张是leedus ,最后一张是瑞弩

木彡

/Best Duo in the Zombie Apocalypse/

*沙雕剪辑*

/Best Duo in the Zombie Apocalypse/

*沙雕剪辑*

古嘤嘤
占tag致歉!我来个群宣,喜欢...

占tag致歉!我来个群宣,喜欢搞弩妹的可以进群康康(简洁明了)。但是一开始人会很少,如果能耐得住寂寞的话,就进来看看吧!

占tag致歉!我来个群宣,喜欢搞弩妹的可以进群康康(简洁明了)。但是一开始人会很少,如果能耐得住寂寞的话,就进来看看吧!

孤睾的山猫波波侠

人鱼妹妹的 塞 壬 之 歌。

人鱼妹妹的 塞 壬 之 歌。

wan自习睡觉了

【TWD/瑞弩】《卡尔的日记》

abo设定 卡尔视角 小破车


自己爽就完事了


 点我☆ 

abo设定 卡尔视角 小破车


自己爽就完事了


 点我☆ 

団子店

给Cbei老师的瑞弩剪辑画的封面惹

给Cbei老师的瑞弩剪辑画的封面惹

Renchakk

【Negan/Daryl】【Rick/Daryl】Cheap Thrills

站街文学!搬到lof存一下。

Warnings:尼爹第一人称;达里露的Norman含量爆表事件。

Summary:我能确定他是来这里卖出某些东西,而不是买进来。就像他走进来,没有看任何人,但我觉得他就是知道,所有的男女都在打量他。他就是有这种自觉和这种不自觉的人。


试试看凹三 

或者图链 

站街文学!搬到lof存一下。

Warnings:尼爹第一人称;达里露的Norman含量爆表事件。

Summary:我能确定他是来这里卖出某些东西,而不是买进来。就像他走进来,没有看任何人,但我觉得他就是知道,所有的男女都在打量他。他就是有这种自觉和这种不自觉的人。


试试看凹三 

或者图链 

吴肖涯

我哭死!

Judith是什么天使宝贝啊!!!给Daryl做了衣服啊,还是两只翅膀的,是不是预示着???

Rick!你快回来!!!

S10e11    


我哭死!

Judith是什么天使宝贝啊!!!给Daryl做了衣服啊,还是两只翅膀的,是不是预示着???

Rick!你快回来!!!

S10e1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