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riddlebird

501浏览    20参与
黑的

请你看看我,书呆子!

  4w4k字 见comment section

  4w4k字 见comment section

✨超级无敌宇宙霸主✨

  哥谭谜鹅周边宣传!!!有亚克力挂坠,吧唧,贴纸 !!!(如果宣传图看不了可以加群,在群相册里看)

  ⭐️⭐️⭐️⭐️已经截啦!如果想要可以到群里蹲余量

  

(这是我第一次弄这种东西,不是很了解💦💦如果有不合理的地方希望多包涵!)

  

如果有意向购买就请加群吧!之后有什么变动和消息都会发到群里😘😘😘💖💖💖

  

  

大概会全款预售吧,感觉弄了定金会很麻烦的样子……等东西都到了后,再根据你的地址付相应邮费

  

  

大部分信息都在图里写出来了,贴纸的尺寸还没定好,等样品到了再看看。这些周边样品到了后,会发到群里给妈咪们看看你们更喜欢哪种...

  哥谭谜鹅周边宣传!!!有亚克力挂坠,吧唧,贴纸 !!!(如果宣传图看不了可以加群,在群相册里看)

  ⭐️⭐️⭐️⭐️已经截啦!如果想要可以到群里蹲余量

  

(这是我第一次弄这种东西,不是很了解💦💦如果有不合理的地方希望多包涵!)

  

如果有意向购买就请加群吧!之后有什么变动和消息都会发到群里😘😘😘💖💖💖

  

  

大概会全款预售吧,感觉弄了定金会很麻烦的样子……等东西都到了后,再根据你的地址付相应邮费

  

  

大部分信息都在图里写出来了,贴纸的尺寸还没定好,等样品到了再看看。这些周边样品到了后,会发到群里给妈咪们看看你们更喜欢哪种(我订了有花里胡哨膜的和没有的)。

手绘卡片的数量视总购买数量决定,之后也都会发出来。全套是指每个东西各买一件

 

最后感谢各位愿意购买的妈咪!!!!😭😭😭💖💖💖💖💓💓💓💓

黑的
一股子one night s...

一股子one night stand 的氛围...?原图过不了…(至于吗,真是呵呵了),全图放评论区了。这次上色很潦草,尝试了一下新的方式!(不太顺手,效果不是很满意)

饱和度是刻意调得很高的,很“亢奋”?突出一种躁动、不安、强烈的情绪氛围感。还有纯红色和两人代表色的版本!哪种最ok?






一股子one night stand 的氛围...?原图过不了…(至于吗,真是呵呵了),全图放评论区了。这次上色很潦草,尝试了一下新的方式!(不太顺手,效果不是很满意)

饱和度是刻意调得很高的,很“亢奋”?突出一种躁动、不安、强烈的情绪氛围感。还有纯红色和两人代表色的版本!哪种最ok?

重力泉的月影君

一点点没发过的老图大合集——

p1 脑补的上海蝙蝠侠au谜鹅 想吃一些上海滩黑帮头头x管账人有没有人懂

p2 哥谭稿 感谢老板

p3 重生猫女刊香的我昏了

p45 看新蝙之前同人女瞎脑补的ooc内容

p6 谜老鼠

p7 堆雪人

p8 telltale贴贴

p9 谜宝哭哭

p10 重生蝠刊


一点点没发过的老图大合集——

p1 脑补的上海蝙蝠侠au谜鹅 想吃一些上海滩黑帮头头x管账人有没有人懂

p2 哥谭稿 感谢老板

p3 重生猫女刊香的我昏了

p45 看新蝙之前同人女瞎脑补的ooc内容

p6 谜老鼠

p7 堆雪人

p8 telltale贴贴

p9 谜宝哭哭

p10 重生蝠刊


ws

《哥谭》里的谜鹅

我太喜欢谜语人了,他太优雅太聪明了。谜鹅CP绝了。小企鹅不敢轻易说出我爱你的眼神,他一次次排练告白场景,被谜语人枪击前的话。

也许爱德是狗谜。但是真的打动我的是他枪击企鹅后出现幻觉愤怒承认“我杀了你,也是杀了一部分我自己”。

他被严刑拷打直至处决也没有出卖企鹅人在哪里。

他本来想逃出哥谭后又返回来坚定地说“不,是31个”

他说“我接受真实的你,就像你接受我这个冷酷的逻辑学家”

总之这里的爱情太高级了,既像小孩子一样互相打闹又互相救对方命,既智商高的犯罪也一起拯救哥谭

“人这一生只有一次真爱,当你遇到他,就奔向他”

“I can't be bought...

我太喜欢谜语人了,他太优雅太聪明了。谜鹅CP绝了。小企鹅不敢轻易说出我爱你的眼神,他一次次排练告白场景,被谜语人枪击前的话。

也许爱德是狗谜。但是真的打动我的是他枪击企鹅后出现幻觉愤怒承认“我杀了你,也是杀了一部分我自己”。

他被严刑拷打直至处决也没有出卖企鹅人在哪里。

他本来想逃出哥谭后又返回来坚定地说“不,是31个”

他说“我接受真实的你,就像你接受我这个冷酷的逻辑学家”

总之这里的爱情太高级了,既像小孩子一样互相打闹又互相救对方命,既智商高的犯罪也一起拯救哥谭

“人这一生只有一次真爱,当你遇到他,就奔向他”

“I can't be bought


But I can be stolen with one glance


I'm worthless to one, but priceless to two


What am I?”

无人岛💎

这周的各种谜鹅

被挡住的字是murder husbands 

这周的各种谜鹅

被挡住的字是murder husbands 

无人岛💎

剧版和漫画滴谜鹅

以及一些很怪的谜和阿卡姆男同俱乐部

剧版和漫画滴谜鹅

以及一些很怪的谜和阿卡姆男同俱乐部

无人岛💎

我会画一点薛定谔的ntxl。

问就是文艺复兴

我会画一点薛定谔的ntxl。

问就是文艺复兴

重力泉的月影君

画画漫谜鹅

是外网上的go for it挑战!

p2是雷人的仿dc pirde封面版本 耶

画画漫谜鹅

是外网上的go for it挑战!

p2是雷人的仿dc pirde封面版本 耶

爱吃垃圾的一群工业虫子

cp集錦

参与內容:FA WM riddlebird


⚠严重嘔歐西 可能偏离原作。


从歌单里随机一首歌的第十二句作为主题写写故事。


【FA的场合】


突然悲しくなるのは何故

突然感到悲伤是为何呢?


《文学少年の憂鬱》


Frank是愚钝的。


以致于他几乎难以嗅到那馥郁的玫瑰香气中,暗暗蛰伏的一丝不宁。在沉闷宅邸里的一切活动都像是进行某种古怪的宗教仪式,他在井下待过的岁月只教给他以原始单调的思维思考。对于人情算是一窍不通,这便能解释他为何对杀死Albert之后,对于胸口莫名的钝痛做不出任何解释。


最近的天气也仿佛映衬他的心情,...


参与內容:FA WM riddlebird


⚠严重嘔歐西 可能偏离原作。


从歌单里随机一首歌的第十二句作为主题写写故事。


【FA的场合】


突然悲しくなるのは何故

突然感到悲伤是为何呢?


《文学少年の憂鬱》


Frank是愚钝的。


以致于他几乎难以嗅到那馥郁的玫瑰香气中,暗暗蛰伏的一丝不宁。在沉闷宅邸里的一切活动都像是进行某种古怪的宗教仪式,他在井下待过的岁月只教给他以原始单调的思维思考。对于人情算是一窍不通,这便能解释他为何对杀死Albert之后,对于胸口莫名的钝痛做不出任何解释。


最近的天气也仿佛映衬他的心情,连着几日都是淫雨霏霏。深色的乌云整日盘旋在屋顶,房屋里潮湿的不像话。三人的相处算不上热闹。好作家也得有捧场的读者,即便机灵如Leonard也对着两个木然寡言的听众没法子。常常能见到他揣着那柄烟枪站在窗前一言不发的场景,Frank并不打算上前安慰或说些什么。那不是他擅长的。况且他认为Leonard也需要个人空间。


Frank也有些过分的敏锐了。


比方说他察觉到在那清冽如泉水的叮咚琴声中,暗地酝酿的暧昧情丝。他并非对Rose的暗示产生意识,只是装作不清醒地维系着怪异的兄妹关系。Leo不止一次提醒他不要再像个呆瓜似的对发生的一切视若无睹了。“你也喜欢她对吧,我看得出来。”Leonard小声说,又轻轻地叹了一声。“从你的眼神里。”Leonard把手搭在Frank的肩上,眼神带着慈悲凝视他的兄弟。


但是Rose拒绝了他。


“你并不是真的爱我。”她黑色的眼睛看的Frank心里没有底,她凄惨地一笑。“你只靠爱我来弥补遗憾。”她低声说,冰凉的手指贴上Frank的侧脸,Frank默然地任由她触摸。他心知Rose的话是一切的答案。


“你只爱Albert,对吧?”


Rose像母亲一般揽他入怀,任他将头埋进自己的颈窝。

他茫然地任由心脏在胸口加速跳动,撞得他眼泪迸溅。


【WM的场合】


I'll go and burn the stars.

我将点燃这片灿烂的星海。


《Burn The Stars》


Micheal在什么地方认识William?


在厨房后的密室。


在挣扎,鲜血,尖叫,痛苦,忏悔,泪水,机械,灰尘,沉寂之中。那血肉横飞的胚胎在破败的布偶服装里蜷缩一团,重塑,再生。随后自废墟之上开出鲜艳的,汲取血肉为生的恶之花。如何?他又没有亲眼见过一切。弹簧陷阱的诞生伴随着恶念和亡灵的低唱。


当他摇摇晃晃地,晃荡着腐烂的内脏和叮叮当当的螺丝钉从地面爬起身。他的脑袋里充满着混沌和污浊。他在愤恨和恐惧之中死亡,怀着恨意与疯狂再度复生。


Micheal在什么地方认识William?


在餐厅的地板上。


他蹲下身凝视死人的双眼,惊恐和不甘种种情绪曾几何时也鲜活地在眼中散发光彩,如今像一汪死水般凝固了。生命在人的手中萌芽,生长,泯灭。他用沾满血污的双手拖着尸体在地上一步一步挪动。他的身影瘦削,高高的个子有些驼背。拖着一具尸体显得有些吃力。从尸体腹部流出的血在地上留下长长一道血痕。看着很有些惊悚。他还在轻轻哼着歌的。


“She keeps a Moët et Chandon in her pretty cabinet...”


不算动听,还因为停出空当喘气而断断续续着。


“She's a Killer Queen,Gunpowder, gelatine..!”


他也不知道唱到哪去了,没头没脑地雀跃着高声嚷嚷。以致于Mike从摄像的回放里看这段时,都被这家伙的歌喉吓了一跳。


Micheal在什么地方认识William?


在燃烧的房间门后。


他望着灼烤脸颊的火焰,瘫倒在地上。愤怒呀复仇呀通通抛在脑后了。眼中只有那鲜艳的火,那火。火,禁忌的象征,欲望和热情的代言。它的明亮与温暖令多少人趋之若鹜,可知内核是越靠近越致命的滚烫。Mike伸出手意欲感知那高温,只一靠近就如遭毒蛇噬伤般袭来钻心痛楚,他闪电抽回手。把手掌按在地面冷却掌心燎起的水泡。


据他所知,这已经是William的第二次死亡了。“想杀了你还真不容易,对吧?”他低下头喃喃。


他转身跑出餐厅,坐在湿冷的马路边通过想象Vincent在火焰中翻滚挣扎的模样来获取一丝慰藉。


想象他脏兮兮的布偶服在烈焰中燃烧,肢体被滚烫的火焰烤焦收缩露出鲜红的肌肉,白色的脉络被烤地打皱发卷。头发被火舌舔净,头皮融化流下液态的脂肪。用高温腐蚀露出指尖白骨的双手,捧住头颅尖叫着趴在滚烫的铁门前痛哭着请求他的原谅。泪水刚流下露出颊肌的脸庞就变作蒸汽消失无踪。


“去死吧。”他跪在地面上,以释然的状态说完这句话后掩面大哭。


愿我的梦魇终结,愿我的梦魇消弭。


愿我的梦魇在燃烧的纷飞的星辰颗粒中灰飞烟灭,即便那会使我心碎。




【rb的场合】


Je veux le monde ou rien du tout

征服世界或一无所有。


《La gloire à mes genoux》


他们高喊:放弃挣扎。


母亲将我放在那张宽大的摇椅上,眼睫弯弯对着我嘟囔着讲述我姓氏后的故事。讲述那些漂亮的水晶灯,流转的玻璃瓶。晶莹剔透的宝石和闪闪发光的项链。鲜红的高跟鞋和深红色的酒。“那都会是你的,你会有一幢大房子——有漂亮的花园还有红砖砌的墙,地上用鹅卵石铺成小路…噢,还有…”她的话带着含糊不清的气音。“还有一群鸽子落在房顶上!”我熟练地接下她的话。“我能做王子吗?”


“噢,你当然会啊,我的小王子。”她咯咯笑起来,按住我的肩膀在我耳边哼歌。“♬你会享尽荣华富贵,爱上一个做仆人的姑娘…与她分别于天堂♬”“那您就是我的公主?”我眼睛一亮,挣脱她的桎梏站起身。她对于怀中一空显得有些不适应,但还是含笑点点头。


我乐极了,踮起脚尖转两个圈。向她伸出手。她笑吟吟地牵住我的手,却走到钢琴旁边坐下。“跳一只舞给我看吧。”她要求。


“乐意效劳,女士。”我露出缺了一颗牙的笑容。


我听着轻快的琴声牵过那只破小熊,顺着乐声迈步,后退。旋转。一曲终了,谢幕。


我的膝盖裂开一条狭长的口子,往外涌着殷红的血。我使劲吸两下鼻子,咬牙跑回家母亲正坐在沙发上眼神空洞地凝视窗外。


“母亲…”我缓慢地抽噎,她慢慢转过头看向我。露出一个笑脸,很快她又看见我膝上的伤,眼神一变。忙取来急救箱替我处理。我很是受用。


“母亲,为什么别人喊我杂种?”包扎完毕的我坐在沙发上,软垫上仍有滚烫的余温。我想再撒个娇,故意着问道。谁想到一股劲风吹过,我还未清楚发生了什么脸上便泛开刺麻的痛楚。我木木地看向母亲,她捧着手嘴唇微微发颤。“是谁说的?”她开口了。


我自然不敢说,在我意识到我被打了之后张口就开始哭。“是谁说的!?”她失了态,抓紧我的双肩歇斯底里地对我吼道。


我最终没有说出口,母亲也不曾再问。她一直是我温柔安详的母亲。


直到她死在我的怀里。


她温柔的眼睛一如多年以前,坐在钢琴后看着我的模样。她一直是最为美丽的女人不曾改变。她的嘴唇微张,好像要说什么了。她要说什么呢?也许是“Ozzie”或者“我的小王子”这种话。我和我的母亲终于得以再一次团聚了。


然后她死了。


这是多么惊人的画面。我一袭正装,怀抱着我的母亲。一如那惊世骇俗的圣母怜子像。只不过母子身份对换罢了。那仁慈的圣母玛利亚,在面临乳子濒死的惨状怎能不伤感动容?我的母亲,我唯一存世的血亲离世了!我与世界的联系在最后一刻被切断了。


我再无家!


他们笑称:勿道真心。


我啊,我一厢情愿地坠落于独自编织的的甜美梦境。

我梦呓般喃喃着只有自己知晓的阴暗字句,伸手牵扯松开领带。


他不应该爱上一个仅仅与他认识了十个小时的图书理员。我如是心想着松开西装外套的扣子。即便她盘着金色高髻,热爱谜题,博览群书,外套应声落地发出一声闷响。得了吧,那只是因为他不曾见过更高雅的人物。摘下马甲,他应该知道,他可是个冷血的连环杀人犯,食指曲起解开领扣,一个疯狂迷恋谜题的疯子,第二颗,没有感情的逻辑学家。第三颗,像他这样的人,像他这样的人。


衬衣如天鹅褪下的羽毛般滑落的悄无声息,我站在壁炉前,直视那热烈到几乎灼烧双眼的火焰,不自觉朝温暖靠近。一身苍白惨淡的皮肤在火焰映照下,折射出极透明的黯淡哑光。柔软黑发被额顶薄汗浸湿贴额,汗滴沾湿眼睫难受地扇动以此去除不适。垂眼蒙上一层阴翳。取下衣架上干净的丝质衬衫慢条斯理从脖颈扣至腰腹。动作轻缓仿佛笔墨飞舞于纸上,亦或圆舞曲轻点的步子一般。

     

      先生,不应当是她吧?明明只应该看着我才对啊。面部半分落入阴影,双眼被莫名的狂热充斥。虔诚热切的面容宛若祷告时的圣洁修女一般。黑色丝绸领带从结前穿过调整出一个适宜的状态。暗蓝色的绸面收腰背心再仔细地扣上扣子,绸布紧贴上腰背的线条。最后再收紧臂间皮带。


我要我渴望的都落入我手中。


我合眼扯过墙角的石膏人像,细腻的手套布料接触冰冷石质扣紧十指,一手揽过石膏像的腰身,顺着其脚底下的滑轮,略带踉跄缓步渡过大厅。我一手摘过墙上猎枪,一手松开石膏像,目送它向前顺势滑开视野,而自己则勾腰倾身以一种轻飘飘的方式落在扶手椅上。我以准星瞄准石像头部,睁开一眼轻轻配上声。


“嘭。”


*我错了,错在出生卑微,错在野心勃勃。我轻声叹息。



*出自《摇滚红与黑》


厨力有限orz只写了一题。

糊椒Pepper

【整理】谜鹅相关动画/电影1.0

我又来啦!这次是根据@重力泉的月影君 的总结整理的谜鹅相关动画及电影!

具体还是请看我的备注文档

链接挂了可以随时告诉我,有新粮了也可以告诉我,更新我会标好日期一并发在这个帖子里

百度云链接:

http://pan.baidu.com/s/1OSGHE-m2HWUs0VBWCsuHeA  提取码:wy2w

我又来啦!这次是根据@重力泉的月影君 的总结整理的谜鹅相关动画及电影!

具体还是请看我的备注文档

链接挂了可以随时告诉我,有新粮了也可以告诉我,更新我会标好日期一并发在这个帖子里

百度云链接:

http://pan.baidu.com/s/1OSGHE-m2HWUs0VBWCsuHeA  提取码:wy2w

重力泉的月影君
我又开始了【快要不好意思打ta...

我又开始了【快要不好意思打tag了】

我又开始了【快要不好意思打tag了】

重力泉的月影君

好久没更图 发点没发过的
摸的一些谜和鹅
最后那张是t设的【你又搞拉郎】
顺便有没有人跟我一起吃原作的riddlebird🤪

好久没更图 发点没发过的
摸的一些谜和鹅
最后那张是t设的【你又搞拉郎】
顺便有没有人跟我一起吃原作的riddlebir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