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riddler

4028浏览    255参与
右
授权转载 By Prairie...

授权转载 

By Prairie(twi: nyetcafe)  

授权转载 

By Prairie(twi: nyetcafe)  

右
授权转载 By Prairie...

授权转载 

By Prairie(twi: nyetcafe)

授权转载 

By Prairie(twi: nyetcafe)

Sig土豆精🥔

Frogs in a Blender【剧哥谭 Ed Nygma x OC Laurence】十八 上

⚠️初次原创,文笔可能渣,逻辑可能乱,OOC,脑洞产物,请勿深究细节,如要阅读,敬请谅解,且读且珍惜🙏

如有雷区,请提前自行进简介章避雷!!

——————

 

“你跟我说实话Edward,你是不是对Gordon动杀心了!!”Laurence回家后,想起了白天发生的火车站爆炸案,用力的关上了房门,将手里的大衣愤怒的丢在了沙发上,对着还在厨房内若无其事哼歌的Edward厉声吼道。


厨房里背过身去的男人也立刻停住了歌声,头宛如泄了气一样低了下去,只听他无奈的深吸一口气,双手撑在桌子边缘,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并没有回头,用低沉的声音好似在压制心中的脾气一般回答道:...

⚠️初次原创,文笔可能渣,逻辑可能乱,OOC,脑洞产物,请勿深究细节,如要阅读,敬请谅解,且读且珍惜🙏

如有雷区,请提前自行进简介章避雷!!

——————

 

“你跟我说实话Edward,你是不是对Gordon动杀心了!!”Laurence回家后,想起了白天发生的火车站爆炸案,用力的关上了房门,将手里的大衣愤怒的丢在了沙发上,对着还在厨房内若无其事哼歌的Edward厉声吼道。

 

厨房里背过身去的男人也立刻停住了歌声,头宛如泄了气一样低了下去,只听他无奈的深吸一口气,双手撑在桌子边缘,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并没有回头,用低沉的声音好似在压制心中的脾气一般回答道:“没有,我只是想要他知道挑衅我的下场是什么,警告一下而已。”

 

“你说谎!”

 

Laurence直言打断了他,声音还是很愤怒,也掺杂了些许的难以置信,“你的谎言可以骗过GCPD里的每一个人,但你骗不了我,Edward…”

 

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Laurence Olsen

 

Edward大声呵斥道,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头一次他用这种语气喊出了她的全名,这下着实把Laurence吓坏了。

 

随后他再次气愤的深吸一口气后忽然咬牙切齿的猛然逼近了还站在门口的女孩,只见他伸出了右手食指指向她的鼻尖并用警告且威胁的语气说道:“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想着搅乱我的计划…”

 

这如恶魔般的语气,让Laurence坚信这个人不可能是她熟知的Edward。于是在看到他稍微想张开的右手掌心时,女孩也下意识的怒火攻心,冲着他对峙道:“怎么?不然你就要像杀死Kristen一样杀了我吗?!”

 

糟了。

 

不该提起那个名字的。

 

Laurence在话语脱离嘴边的一刹那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而此刻比他更惊讶的是面前的Edward,他也没有想到Laurence会对他说出这种话,看着自己微微张开的手掌心,再看着她脖子上曾今留下的那道刺眼的疤痕,还有女孩因愤怒而含泪发红的眼眶,他才幡然醒悟自己刚才精神错乱之下说出的话和做出的行动是多么的可怕。

 

他差一点就要酿成大祸了。

 

“Oh no…Laurence…对不起…是…是我太冲动了…”他连忙道歉,语气瞬间就弱了下来,眼神也柔和了许多,像是在可怜和祈求的样子问道:“但…难道你忍心想要事情败露后,看着我落得进黑门监狱或者Arkham的下场吗?”

 

他那翻书式的变脸已经让Laurence无法再确信眼前的一切是真是假了,一时间,她也说不出任何回应,只是嘴唇微张,脚跟稍微向后退了半步,目光惊恐眼眶湿润的盯着他。

 

他见她没有说话,便继续劝说着,慢慢靠近她:“至少我们先把这次的危机渡过去,一切都好说,我保证,我们会回到以前的生活的,好吗?”

 

接着,他没有等她回应,忽然张开了双臂,就像以前一样的抱住了她。她的五官和双手都因Edward突如其来的拥抱无所适从的拧巴在了一起,这次,Laurence所感受到的再没有半点如从前那般的温暖安心,相反却是让她感到心寒和后怕。

 

真的还会回到以前的生活吗?

 

她心中其实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

 

不会了。

 

但她内心清楚自己还是舍不得Eddie,他说的没错,她真的害怕看到他落到被送进那种地方的下场,她还是想再试着帮帮他,再相信他一次,就当是最后一次。

 

就最后一次。Laurence在Edward的怀抱中吸了吸鼻子,咬紧下唇,默默地想道。

 

 

第二天一早,两人再度作为鉴证科的研究人员来到火车站为昨天发生的爆炸案进行调查。虽然凶手就在身边,但目前GCPD对于这个神秘的‘炸弹客’却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到了现场后,Laurence由于目睹了昨天案件的全程,则被派去跟着Gordon和Barnes局长一起研究残留的线索和推断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案件地点,Edward则被调去收集现场证据和做分析。

 

这样也好,Laurence想道,只有跟在Gordon和Barnes的身边才能实时监视他们的动向和想法,对于可能威胁到Edward暴露的证据她也好及时给出一些误导建议来隐藏他的罪行。

 

“你们有找到能表明他下一场行为艺术会在哪举行的谜题了吗?”Barnes问道。

 

“没有,要么他是打算给我们个惊喜,要么就是暂时收手了。”Gordon沉着的回答道。

 

“我们恐怕没那么幸运,”Barnes并不相信他的推断,“把所有空余的人手都安排来调查这个案子,”他命令道。

 

“收到。”Gordon叹息一声。

 

同时,在Laurence下意识的眼神飘忽中,余光不小心瞥到了一旁正面带微笑的走向警卫队里Carl Pinkney队员的Edward,有些好奇的挑了挑眉,毕竟这两人好像以前不曾有过交集。Laurence听不见Edward和Pinkney说了什么,只是看到他拿出了一份文件让他签署,后者也只是瞄了一眼文件名就随意的签了字。

 

或许就是个普通的文件签署吧。Laurence心想道,也许是自己最近疑心有点太重了,再怎么说Edward目前依然是GCPD的一名技术员,工作中签字那都是常有的事。

 

接着,只是抬眼的功夫,Edward就已经径直走了过来,他似乎是有事要找Gordon。

 

“Gordon警探。”他笑着喊道,随即和站在后者身旁的Laurence对视了一眼。

 

别整幺蛾子。Laurence眯起眼睛,微微摇了摇头。

 

放心,我知道该做什么。Edward眨了眨眼。

 

短短一秒,两人似乎就已经用眼神交流了一场谈话。

 

“我们都合作了八年了吧,Ed,”Gordon一边低头记着笔记一边说道,“你可以直接喊我Jim的。”

 

“Jim,听说你今天挽救了危局,”Edward面带笑容的恭喜着他。

 

“只是幸运而已。”Gordon不以为然。

 

“我可不相信运气,”Edward继续夸赞道,“你看懂了谜团并且还解决了它,很厉害。”说完还用手上的文件夹拍了拍他的肩膀。

 

后者这才抬起头,盯着Edward看了一会后说道:“Ed,这次的鉴证我想让你和Laurence全权负责,如果运气好的话,能让我们找到一些炸弹特征,微量元素什么的。”

 

“还没有其他线索吗?”Laurence忽然发问道。

 

“没有,”他叹气着说道,“我完全不知道这人想要什么,他的目的是什么,所以这样一来,就会很危险了。”

 

一旁的Edward做出了一幅理解的表情,扬了扬眉说道,“不用担心,还有我们呢。”

 

“好,”Gordon干脆的回复后,拍了拍他的肩就转身走去了另一个调查部门,Laurence也跟着先行离开了。

 

Edward则转过头去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紧接着,在没有人发现的角落,他悄悄靠近了锁柜,将上面被Gordon先前摆放的撬棍偷偷的拿走藏了起来。

 


(啊啊啊啊Ed这张斯文败类杀手也太帅了吧!!!xing张力绝了!)

 

到了下午,GCPD安排给Laurence和Edward的工作并不算太多,除了继续研究这次案件的证据以外就没有别的事情了,于是两人终于可以难得的六点准点下班一回了。

 

回到家后,他们先是各自回房间休息了一会,Edward也趁此机会将偷偷带回的撬棍放进了卧房里,开始悄悄的端详起来。

 

但没过多久,房间外的大门口却忽然传来了敲门声。这对于Edward的家来说是十分罕见的事情,毕竟平日里除了修理工以外就很少来客人,更别说这个点,就算是GCPD的人也不会闲到要找上门的。

 

于是多疑的Edward很快将手中的撬棍藏了起来,刚想出去开门,就听到了门外Laurence已经提前走向了家门口,便只好先开了门站在自己的门框前观察了起来。

 

“Mr…Penguin?”

 

Laurence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傻了眼,她十分惊讶的看着这位老朋友,令她更疑惑的是站在她对面人的造型,只见昔日意气风发的Penguin今天居然变成了一只全身插满羽毛的落汤鸡,看起来十分狼狈。

 

(快看小企鹅笑的多开心🐧~)

 

对方却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似的,热情的打了声招呼。

 

很快,Laurence的身后也传来了Edward惊喜又兴奋的声音:“Oswald?Hi!!”女孩更加不解的转过头去看向了背后的男人:“是你让他过来的?”

 

还没等Edward回复,面前的Penguin就先开口解释了起来:“哦!不是的,抱歉打扰你们了,”随后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装扮,又尴尬的半笑着补充道:“我真的是太狼狈了,正好路过这里…额…我能不能…先进来说话?这些羽毛其实也没有看上去那么暖和。”

 

“Of Course!不好意思啊,Oswald,是我们没礼貌了。”Edward冲上前来,一瞬间被Penguin突然的到访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只见他把门拉到最大,示意让Penguin好好进来说话,“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他激动的说道。

 

Penguin进门后,脱下了帽子,释怀的喘了口气后亲切的问道:“你们最近还过的好吗,老朋友,应该还不错吧?”

 

“嗯哼,还行。”Laurence抿着嘴勉强的说道。

 

“挺好的。”Edward也回答道,“都挺好的,最近挺忙的,你呢?听说他们放你出来了?”

 

Penguin微笑着点点头。

 

“额…Mr Penguin,你不介意我问一下…你这身…羽毛装是怎么回事吧?”Laurence有些好奇的问道,手比划了一下Penguin身上的装束。

 

Penguin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糟糕的模样,尴尬的低头看了眼后傻笑着说道:“哦!就是Butch和Tabitha跟我闹着玩呢。”

 

他这副无所谓的模样彻底把Edward和Laurence给看傻了,没记错的话,以前的Penguin哪会允许别人这样对待自己呢?

 

正当两人疑惑之时,Penguin继续补充道:“他们本来想杀了我来着,所以…说起来,他们能这么做已经很仁慈了。”他开心的样子引得本来满脸兴奋的Edward瞬间垮了脸色,严肃的问道:

 

“仁慈?”他面色凝重,接着歪过头去与一旁同样吃惊的Laurence四目相对的坦言说道:“看来Arkham的人对他的治疗还真的挺有效果的,嗯?”

 

“呵…呵…是啊,我都有点怕了。”女孩小声的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斜眼看着Edward回复道。

 

Penguin依旧笑面如花,接着说道:“我是以朋友的身份,想来告诉你的,Ed,”他语重心长的看着他,“暴力和愤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现在已经变了,变得更好了,你想的话也可以改变的,是吧,Laurence?”

 

他忽然将问题抛给女孩反倒让她措手不及,连忙慌张的回复道:“啊…是…是啊,”她瞥了眼一旁的Edward,小声又尴尬的补充了一句:“Cool…(这下好了…)”

 

接着两人继续干笑了一会后Edward果断的说道:“这建议是挺诱人的,但问题是…”他低头笑了两声,“现在的我正处于最佳状态。”

 

Penguin好似理解的点了点头。

 

“我很感激你教给我的一切,”Edward继续说道,Penguin倒有些不好意思了,“特别是有关于你告诉我的Jim Gordon的丑闻,真的是帮了我大忙。”说完,他控制不住的大笑出声。

 

Laurence当然也清楚这件事肯定能让Edward的计划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是吗?”Penguin一脸天真的问道。

 

“是啊,”Edward很高兴,“它帮我想出了最完美的谜语,来把Jim Gordon好好的整顿一番,”接着Edward又话锋一转,“我本会很愿意与你分享这件事的,但…说实话,这个全新的你还真的让我有点…不适应。”

 

Penguin的表情也立马耷拉了下去,明显感觉到了Edward语气中已经下达了逐客令,也只好默默低下了头:

 

“没事…那我这就先走了,也刚好还有事情要忙呢。”

 

“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你来专程看望我。”Edward假笑着回答道,随后就准备去开门送客。

 

正在这时,原本一直沉默不语低头思考的Laurence忽然抬头叫住了他们:

 

“等一下!”

 

他们纷纷转头来,朝她投来了不解的目光。

 

只见女孩眼神中带着怜悯看向狼狈不堪的Penguin,快步走到了Edward的身边,在他的耳侧悄悄说道:

 

“你也别做的太绝情了,看他这么可怜,至少给他拿件衣服吧。”

 

Edward听后也瞥了一眼满身羽毛的Oswald,后者还在尴尬的笑着。也只好点了点头轻轻回了声‘嗯’。

 

Laurence这才动身暂时离开跑进了Edward的卧室,Penguin依旧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的谈话和互动,全然不知道自己是该走还是继续站在门口。

 

没过一会,Laurence就取来了一件黑色的大衣,向Edward征得同意后便将外套递到了Penguin的眼前,微微笑着说道:“Mr Penguin,身上这件衣服还是换下来吧,先穿Edward这件吧,外面冷。”(土豆精内心os:你怎么穿着品如的衣服啊👀)

 

后者十分惊讶,甚至半张着嘴眼神来回在Edward和Laurence两人之间徘徊,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该不该接过。但女孩二话不说就已经塞进了他的怀里,“穿着吧,”她说道。

 

“Oh!That’s  super nice of you, my friends.(天啊,真是太感谢你们了,朋友们。)”说完,正准备脱下满是羽毛的外套,但一想到总不能丢在Edward家里,又连忙穿了回去,半笑着支支吾吾的说道:“哈哈哈…I’ll leave this one outside.(这件我还是出去了再换吧。)”

 

接着,Laurence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事情,忽然对Edward主动要求道:“额…那个,我送Mr Penguin下楼吧。”

 

Edward没有说太多,只是微微点点头,其实他早看出了Laurence此番动作定有意义,但他现在一点也不在乎,毕竟Penguin已经变了,而Laurence也不可能对他产生威胁,自然对于他们俩之间的谈话没有任何兴趣。

 

“Just call me Oswald(叫我Oswald吧。)” Oswald对Laurence亲切的说道。

 

“Okay,Oswald。”Laurence眯着眼睛淡淡的笑道,接着便帮Oswald开了门,送他走下了楼梯。

 

一路上,女孩都沉默着,差一点就真的让人相信她的的确确就是出于礼貌想送这位臭名昭著的危险人物下楼了。

 

只可惜,焦虑不安的呼吸和游走的眼神却暴露了她内心的想法。

 

“You have something to tell me, right? Laurence?(你想跟我说什么呢,Laurence?)” 就在这时,身边的Oswald忽然发问道。

——————

唉,真的莫名喜欢这个时候呆萌的🐧

求评论区互动~


Sisihca Moi

cv还没有出这刊的变体封但是dc fandom已经有了

\阿谜/ \阿谜/ \我爱阿谜/

小爱德华也好可爱!虽然不知道这时候他是几岁,不过我猜大概十五左右?

p3这个画风一看就是Jim Lee,他真的个人风格好强,而且lee的布鲁斯也是最好看的布鲁斯(几乎可以不用加之一)。

其实我觉得他和Micheal Turner有一点点像,当然只是一点点,可能是上色方式的原因。

cv还没有出这刊的变体封但是dc fandom已经有了

\阿谜/ \阿谜/ \我爱阿谜/

小爱德华也好可爱!虽然不知道这时候他是几岁,不过我猜大概十五左右?

p3这个画风一看就是Jim Lee,他真的个人风格好强,而且lee的布鲁斯也是最好看的布鲁斯(几乎可以不用加之一)。

其实我觉得他和Micheal Turner有一点点像,当然只是一点点,可能是上色方式的原因。

Sisihca Moi
那个...就是说...蝙谜正式...

那个...就是说...蝙谜正式被提上我的cplist

这几格超级有感觉以至于我单独截出来反复观看(

(他单手就把他提起来了诶)

我真的是究极杂食人😶

Batman:One Bad Day # Riddler

那个...就是说...蝙谜正式被提上我的cplist

这几格超级有感觉以至于我单独截出来反复观看(

(他单手就把他提起来了诶)

我真的是究极杂食人😶

Batman:One Bad Day # Riddler

Sisihca Moi

【嵌字汉化】蝙蝠侠:糟糕一日 # 谜语人(2022)

作者:Sisihca Moi
编剧汤姆·金,画师米契·杰拉兹。 谜语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杀死了一个男人,似乎没有任何动机。但...总会是有原因的。谜语人总是在计划游戏,设计规则。蝙蝠侠将会用他的智慧,查清一切。

编剧汤姆·金,画师米契·杰拉兹。

谜语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杀死了一个男人,似乎没有任何动机。但...总会是有原因的。谜语人总是在计划游戏,设计规则。蝙蝠侠将会用他的智慧,查清一切。

(TK的连载有他的问题,欢迎在相关讨论下Fuck TK,但是并不是他所有的作品都有问题,这本谜语人我个人相当推荐,写的很好,甚至是我个人认为的这几年最棒的蝙蝠侠漫画之一。而且我肝了快两个星期才翻译+嵌字完成,至少在这条底下不欢迎ftk言论,请见谅。

也请分清场合,不要无脑ftk。)

Sisihca Moi
痴汉阿谜...... 我会看着...

痴汉阿谜......

我会看着你在床上入睡,还有迪克,杰森,提姆和达米安。

现在我偶尔也会去看看他们。

这......鸡皮疙瘩要起来了......

Batman:One Bad Day # Riddler

打开cp滤镜发言:布鲁斯肯定会注意到床边有人,说不定是双向奔赴(顶锅盖)

痴汉阿谜......

我会看着你在床上入睡,还有迪克,杰森,提姆和达米安。

现在我偶尔也会去看看他们。

这......鸡皮疙瘩要起来了......

Batman:One Bad Day # Riddler

打开cp滤镜发言:布鲁斯肯定会注意到床边有人,说不定是双向奔赴(顶锅盖)

Sig土豆精🥔

Frogs in a Blender【剧哥谭 Ed Nygma x OC Laurence】十七 下

⚠️初次原创,文笔可能渣,逻辑可能乱,OOC,脑洞产物,请勿深究细节,如要阅读,敬请谅解,且读且珍惜🙏

如有雷区,请提前自行进简介章避雷!!

——————

 

第二天清早。


“额啊!——”Laurence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昨晚总算是睡了个好觉,今天也是休假日,刚好不用上班,于是她也相比起平时睡多了两个小时。


但今天Edward似乎被迫加班了,所以按道理来说,早餐他应该也会像往常一样准备两份,一份拿走一份放在冰箱里给她起床后自己微波炉一下。只见Laurence拖沓着脚步,懒散的扯开了冰箱的冷藏室,但令她感到不解的是,今天居然并没有在冰箱里看...

⚠️初次原创,文笔可能渣,逻辑可能乱,OOC,脑洞产物,请勿深究细节,如要阅读,敬请谅解,且读且珍惜🙏

如有雷区,请提前自行进简介章避雷!!

——————

 

第二天清早。

 

“额啊!——”Laurence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昨晚总算是睡了个好觉,今天也是休假日,刚好不用上班,于是她也相比起平时睡多了两个小时。

 

但今天Edward似乎被迫加班了,所以按道理来说,早餐他应该也会像往常一样准备两份,一份拿走一份放在冰箱里给她起床后自己微波炉一下。只见Laurence拖沓着脚步,懒散的扯开了冰箱的冷藏室,但令她感到不解的是,今天居然并没有在冰箱里看到他给她预留的早餐。

 

“难道是今天事情太多给忘了?”女孩自言自语的猜测道,便摇了摇头有点无奈的开始自己打开了柜子拿出了吐司和鸡蛋。

 

但当女孩刚拿出吐司刀准备切片时,无意间余光瞥到了桌上的一张报纸。

 

好像被撕破了?

 

她疑惑不解的缓缓放下手中的刀,迈着步子走向了茶几,可当她真正看清楚那份报纸和它被撕下的一角后,一种不祥的预感贯穿了她全身。

 

只见报纸被撕破的一角上赫然出现的是Gordon的照片,而更令她感到心慌的,是那张人脸上被画下的一个巨大的绿色问号。

 

‘他休想骗我,别想让我放松警惕,好让他调查的利爪渐渐收紧,怎么,当我是傻子吗?咱们走着瞧吧,Jim Gordon,我自有计策。’

 

女孩虽然不知道这个问号意味着什么,但当Edward昨日具有威胁性的话语徘徊在脑海后,她还是感受到了事情可能发展的不妙。

 

糟糕。

 

情急之下,她立马拨通了Edward的手机,但在打了五次后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她便证实了自己心中那个危险的猜想。

 

Edward要对Gordon下杀心了。

 

这下,她根本没有心思再好好休假,转身就冲进了卧室。两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她已经换好了衣服准备完毕,叼上一片面包就马不停蹄的前往了GCPD。

 

 

今日的GCPD似乎已经有了大事发生,因为在她走进门的一瞬间,好像整个大厅就乱做了一锅粥,Laurence只希望这一切都和Edward无关。

 

“打扰一下,我找Edward Nygma,他在吗?”她急忙拉住了一个正往门外赶的警员,但对方只是摇摇头,“他半小时前和Gordon警探一行人出去办案了,估计要下午才回来,怎么了?”

 

“什么案件?”Laurence马上抓住了他话语中的重点,表情凝重,心中感到有些不对劲。

 

“你不知道吗?在哥谭艺术馆那边刚发生了一起重大的盗窃案…”只见警员话才说道一半,Laurence就赶忙说了声短促的‘谢谢’后便撒手离开了,后者有些懵的站在原地,但也只是摇摇头的去忙自己的事了。

 

Laurence在得知消息后,也很快踏上了去往哥谭艺术馆的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总有种莫名的恐惧,这一连串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件似乎都指向了一个人:Edward Nygma

 

哦不,是Riddler

 

 

时间倒回到三小时前。

 

又到了每月一次的慈善展览时刻,人声鼎沸的哥谭艺术馆内,高尚的艺术评鉴家们争先恐后的激烈讨论着每一幅作品背后的含义,尽情彰显着自己对于艺术崇高的领悟能力和拓展着各自精英派的人脉。

 

而在众多的作品和作画之间,大厅正中央,摆放的却是一个直径长达半米的球形炸弹,只不过讽刺的是,它面前的石墩上赫然写着这个‘作品’的名字:《这是个炸弹》。此件作品吸引了众多评论家的目光,他们纷纷讨论起了它背后隐藏的深意,有人说是契合实际,有人说是反讽现实。但却没有一个人提出那个最真实又愚蠢的想法:这有可能真的是个炸弹。

 

一旁的角落里,站着一位瘦长的男人,他全身漆黑,带着一顶画家帽,用浏览手册遮住了自己的面容,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仔细的观察着整个展厅内的一举一动,他就是Edward Nygma。

 

接着,他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类似车钥匙大小的开关,轻轻一按。

 

下一秒,大厅中央的炸弹型艺术品便忽然冒出来浓浓的白烟,只见地上那条长长的引绳也冒起了火光,一点点的以极快的速度燃烧着整条引线,接近着炸弹的低端。但讽刺的是,观看的人群并没有一丝恐惧,这些评鉴家们统统为这一场精彩绝伦的引爆表演投来了惊讶与赞赏的目光,发出阵阵唏嘘。

 

直到现场的火警响起,引线逐渐燃尽,大家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这有可能真的是个炸弹。

 

到了这时,才开始四处逃窜,但一切都晚了,现场已经布满了浓烟,所有人都紧急疏散,唯有角落的Edward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浏览册,将脖子上的黑布罩住了鼻腔,戴好手套,向前径直走去。

 

炸弹的引线燃尽,本该出现的巨响却并没有如实到来,只是在那黑暗的球体上冒出了一阵火花,紧接着,更多的白烟四散开来,但此时的展厅内,早已经没有了观众的人影。

 

在喧嚣声中,Edward熟练的穿过了滚滚浓烟,绕过了黑色的炸弹转到了墙壁的背侧,渐渐跑近了一幅描绘着燃烧的火车的画作。

 

只见他迅速拿出了一把弹簧刀,二话不说就切割开了画作的边缘,将它轻而易举的就取了出来,随后将画卷起塞进了衣服口袋里,再拿出了一罐绿色喷漆,圈圈点点之后,白色的底板上,只留下一个巨大的绿色问号。

 

 

时间回到现在。

 

Laurence下了车,立马就奔向了艺术馆的门口,此刻门前已经被警务人员牢牢包围,外侧也挤满了凑热闹的人群。女孩只好掏出自己的鉴证科证件,交给保安核对之后才放行快步进入了展厅内。

 

大厅中布满了警务人员的身影,一时半会她根本找不到Gordon和Edward的身影,也就是在此时,她观察到了一名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和一些警务人员们在交谈着什么。走近一看后,Laurence很快便认出了此人正是艺术馆的馆长,于是她立刻趁着他们交谈完毕后,就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发问道:

 

“您是Mr Thatch吗?”女孩随后展示了自己的鉴证证件,“我是GCPD鉴证科的负责人,来帮忙调查这次盗窃案的,可以和我具体说说案件的详情吗?”

 

来者见她是来调查案件的,并耐心的解释起来:“好的,跟我来这边吧。”他伸手指了指眼前墙壁的另一侧,带领着女孩朝那个方向走去。

 

“这次失窃的油画名为《疯狂之灰色黎明》,描绘的是本世纪初的一起铁路爆炸事件,但相较起其他的展品来说,这幅并不出众,这也是为什么它没有展出在最中心的位置…”

 

正当馆长还在细心解释之时,他们已经走到了画作跟前。但也是此刻,Laurence在看到了画作上那个熟悉的问号后,瞬间后脊发凉,想起了今早在报纸上看到的那个类似的问号,心中立马已经锁定并且确定了凶手是谁。

 

看来真的是Edward女孩心中不敢置信,他到底想干什么。

 

“但还有一点令人很疑惑,”馆长还在继续解说着,“他也涂鸦了画展内另外两幅更有价值的画作,一幅Marché的,一幅LaRue的,但是并没有盗窃,可想而知他肯定不是为钱而来…”

 

“他想传达一个信息。”Laurence忽然目不转睛的看着绿色的问号说道。

 

馆长被她对话语愣了一下,连忙问道:“什么信息?”

 

但Laurence也只是摇摇头说道,“我也暂时不知道,”随后转移了视线看向馆长,“先带我去看看另外那两幅吧。”馆长听后点了点头,便带领着女孩又走向了不远处另一个区的几幅画作旁,此刻,女孩也惊喜的发现Gordon和Harvey也已经驻足在两幅同样被涂上绿色问号的风景画前思考起了谜团。

 

Gordon和Harvey在见到本该在休假的Laurence后也有些惊讶,但很快又将精力都集中回了眼前的两幅画上,他坦言问馆长:“这两幅画的作者有什么意义吗?”

 

这个问题让馆长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反问道:“这和作者有什么关系吗?”

 

“这些问号都直接涂在了他们署名的地方,”Gordon沉着的说道。

 

“实在抱歉…但我们这里倒是有两本关于他们的自传…”馆长已经越发的疑惑了。

 

“他不会想要弄的太复杂,”Gordon不耐烦的打断了他,“就单说他们的名字呢?”

 

Laurence眉头紧皱,她心中早已经知晓了凶手是谁,但她不敢说出口,更不敢给出任何的线索,只好耐心的观察着Gordon的分析,也好同时思考Edward真正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Marché是市场的意思,LaRue是道路的意思,对吧?”Gordon见没有人回复,继续开始自己的推断,“所以连起来就是…Market Street(市场街)?”他似乎已经想到了些什么,然后又走向馆长再次确认道:“他偷走的油画就是描绘了一件铁路爆炸的案件是吗?”

 

“没错,而且是一起恐怖案件,那还被称为血腥星期一。”馆长解释道。

 

“今天就是星期一,”Gordon立马反应道,“而Union Railway Station(中央火车站)就是在Market Street,”他又补充道,随后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Harvey,两人眼神交换后,立马就准备动身离开,Laurence也二话不说的跟上了他们的脚步。

 

随后Gordon又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忽然停下脚步看向了正紧跟着的Laurence,“今天好像不是你上班啊Laurence,你怎么来了?”

 

这下把Laurence问到了,心想总不能说是发现了Edward行径可疑吧,于是慌张之下编了个搪塞的借口:“哦!我是听说了艺术馆这边发生了个很大的盗窃案,就想来看看能不能帮到什么,我以前很喜欢来这边逛的。”

 

Gordon有些半信半疑,可由于事况紧急,就还是草草点头了,“好吧,那你跟过来帮忙吧。”

 

但很快Laurence也想到了自己来此的目的明明是来找Edward和Gordon的,现在却只找到了其中一人,另一个都不见他的人影,便顺口问道:“话说,Edward去哪了?”

 

提到他,Gordon只是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他今天本来是要一起来的,但是好像又临时说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糟了,晚了。Laurence很快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知道Edward绝不可能真的是身体不舒服请假,一定是和接下来他们将去的地点和行动有关系。

 

可下一秒,一波未平一波又起,Gordon好像又察觉到了些什么,疑惑的问道:“诶?他没和你说吗?”

 

Laurence一边还在思考着Edward的计划,又被Gordon多疑的问题问道了,于是立马回复道:“哦哦!是这样啊!他可能忘了吧,但他最近的确肠胃不太舒服,估计是前两天吃坏肚子了吧。”她眼神有些飘忽,但还好Gordon没有再多问,就领着她坐上了车,开往了火车站。

 

 

半小时前,Union Railway Station(中央火车站)。

 

Edward拉开车的后备箱,里面的黑色皮包内正装着一枚定时炸弹,他面带微笑的将它提了出来,走进了火车站内锁柜的方向。在熟练的放进了其中一个绿色的锁柜后,又趁人群忙碌之时,用记号笔在柜子外侧画上了那个标志性的绿色问号。

 

 

时间回到现在。

 

“注意!请大家有秩序地撤离火车站!找到最近的出口离开!”

 

火车站内警笛声轰然响起,人群开始四处慌乱的逃窜起来,此刻警卫人员也都冲了进来,指挥着大家疏散起来。

 

Gordon,Harvey和Laurence也纷纷带领着一批人从正门进入,但此刻的他们还像无头苍蝇一般不知道自己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我们到底要找什么?”Harvey慌忙问道。

 

“不知道。”Gordon也是一头雾水,“先让大家快点离开,赶快!”

 

Laurence则在慌乱的人群中伸长了脖子的逆行着,迅速扫过每一个角落和每一张面孔,但似乎都没有看到她想找的那个人。

 

而就在不远处不起眼的一扇铁门后,一双眼睛也在暗处透过雕花的缝隙时刻观察着他们,手中握着炸弹计时器的按钮,等待着Gordon这条鱼逐渐靠近他所埋下的饵。

 

“等等!”Gordon的眼睛忽然锁定了身旁一个标有绿色问号的锁柜,立刻拉住了一边还在焦头烂额的Harvey。

 

也就在此刻,Edward按下了一分钟倒计时的开始键。

 

Gordon靠近了锁柜听着柜内传来的的滴滴声,随后转头告诉了现场所有人炸弹就在柜内,吩咐着警务队将所有除了GCPD以外的人都拉了出去,并让大家都排开在安全区内。Edward望着眼前的一切,嘴角渐渐上扬。

 

可当他的视线落在了那个人群中熟悉的女孩身上后,内心却有了一丝动摇。

 

她怎么会在这?

 

他没有料到Laurence的出现,心中不禁开始有了一点担心,担心这次的恐怖行动会伤害殃及到她的安全。

 

忽然,一阵头疼欲裂,两股力量似乎又开始在脑内拉扯起来,一股来自Edward,一股来自Riddler。他们争吵不休:

 

‘她为什么要出现在这个地方闹事?!’Riddler凶狠的问道。

 

“不行!我们赶快想办法停下!她很有可能会受到伤害的!”Edward也嘶吼着。

 

‘哪有什么办法,你个蠢货!’Riddler斥责道,‘我们的计划不能被打乱!’

 

两个灵魂还在不断的争吵,却始终没有一个结果。最终,Edward忍受着剧痛,用尽力气悄声的自语道:“够了!都给我闭嘴!我这就把她拉过来总行了吧!”

 

此刻,声音才渐渐消散,Edward满头大汗表情扭曲的抬头,发现Gordon也已经负责任的将所有人都赶至了安全区内,只剩他自己一人前去准备打开锁柜。而Laurence也刚好离自己还不算太远,看她表情中满是担忧的站在安全区内观望着Gordon的动向,Edward开始小心翼翼的靠近着她。

 

接着,只见Gordon猛的抄起了一旁清洁桶内插着的撬棍,对准了锁柜奋力一撬,咔哒一声,锁柜被打开,露出了里面只剩下半分钟就要引爆的炸弹。

 

也是此刻,Edward顺势一拉,将Laurence直接从身后猛的拉去,吓得女孩差点叫出了声,还好身后的男人立马捂住了她的嘴,才没有让她暴露了他的位置。

 

还没等女孩看清来着的面目,蒙面的男人便立马摘下口罩急躁的训斥道:“你来这凑什么热闹?!”

 

在听到声音后,女孩瞬间意识到了他的身份,瞪大了双眼惊讶的问道:“Eddie??你到底在干什么?你疯啦?!”

 

“不说了,你先躲开!”Edward直接忽略了Laurence的问题,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炸弹后,直接将她扯到身后,自己重新戴好面罩,继续紧盯着眼前的动向。

 

同时,Harvey看到只剩20秒的炸弹后,惊恐的问着眼前的Gordon:“拆弹小队还要多久才到?”

 

“来不及了。”Gordon平静的回复着,并将手中的撬棍放在了锁柜顶端,命令道:“退后。”

 

Harvey也配合的将人群再次急促的退散开,只见Gordon直接伸手将炸弹从锁柜里取出,在仅剩十秒时,他眼神扫过周围的建筑,最后的关头选择了将炸弹丢进了车站中央的石雕内,接着拔腿就跑,但也还没跑出十几米,身后就爆发出的一声巨响,巨大的冲击力和火花瞬间燃烧了车站的中心,将他直接炸翻在地,伴随而来的还有周围四溅的破碎的玻璃和石块散落在整个大厅里的每一处角落。

 

巨大的声响让在车站铁门后的Laurence也无法控制的哆嗦着蜷缩起来,双手捂住了耳朵,看到她这番反应的Edward还是下意识的弯腰张开双臂护住了受惊的女孩。

 

即使只有一刹那,即使他在猛然反应过后很快又重新站了起来望向了事故的方向。但这出于本能的保护还是让怀中害怕的Laurence感受到了一丝久违的温暖。

 

只可惜,再抬起头,眼看着面前的一片狼藉,Laurence的内心仿佛被重新拽进了深渊里,刺痛且空洞,她不敢相信Edward会做出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特别是当她扭头看向了一旁面无表情甚至还有些得意的他后,眼神中更是只剩下惶恐。

 

面前的这个男人,是这样的陌生,她好似从来就不曾认识过他。

 

随后,她也很快意识到了现在的事态紧急,当她转过头去看到了已经倒在碎石中的Gordon后,也没有时间再想别的事情,拔腿就冲向了浓浓的烟雾里,和剩余的几个警卫跑到了他的身边,将尚未失去意识的Gordon小心翼翼的扶了起来,一边不断的查看着他的伤势,一边呼叫更多的队员去请求总部派遣医护人员前来支援。


可当女孩再次转头看向铁门后,却发现那里早已经没有了Edward的身影。


——————

关于狗谜到底是不是人系列开始了🐶…


右

授权转载

by Heebo(twi:EliSundayBest)  

授权转载

by Heebo(twi:EliSundayBest)  

Sig土豆精🥔

Frogs in a Blender【剧哥谭 Ed Nygma x OC Laurence】十七 上

⚠️初次原创,文笔可能渣,逻辑可能乱,OOC,脑洞产物,请勿深究细节,如要阅读,敬请谅解,且读且珍惜🙏

如有雷区,请提前自行进简介章避雷!!

——————


两周之后,自从家里住进了不平凡的一号大人物,再加上Edward身上已经背了几个不可告人的罪名后,Laurence和他只能更加小心的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因此,为了更方便的互相打掩护,Laurence也跟GCPD以时间安排和安全为由申请了之后所有的班期都Edward一起上。


不久后的某一天,GCPD大厅办公桌前。


“又来?” Edward不耐烦的接起了电话。看到有警员走过来时...

⚠️初次原创,文笔可能渣,逻辑可能乱,OOC,脑洞产物,请勿深究细节,如要阅读,敬请谅解,且读且珍惜🙏

如有雷区,请提前自行进简介章避雷!!

——————

 

两周之后,自从家里住进了不平凡的一号大人物,再加上Edward身上已经背了几个不可告人的罪名后,Laurence和他只能更加小心的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因此,为了更方便的互相打掩护,Laurence也跟GCPD以时间安排和安全为由申请了之后所有的班期都Edward一起上。

 

不久后的某一天,GCPD大厅办公桌前。

 

“又来?” Edward不耐烦的接起了电话。看到有警员走过来时还不忘将头瞥向内侧,换一只手拿着手机贴在脸边悄声的回复着,这已经是这两周内第三次出现马桶堵塞的问题了,对方要是再继续不断的给他来电,家里住了个著名罪犯的事情可就真的要在GCPD里藏不下去了。

 

一旁正在整理文件的Laurence在听到电话铃和Edward不耐烦的态度后也清楚的知道定是家里的那个男人又遇见什么生存障碍了,连忙靠近Edward身边替他稍微掩人耳目,“你试过摇摇那个把手了吗?”他的眼神还在不停的左顾右盼,生怕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而此刻,两人却不知身后已经有人在悄悄的靠近了。

 

“不是,你到底往里面放什么了?”Edward实在不理解为什么Oswald总能让家里的各种家具出毛病,真心怀疑他到底有没有自己生活过。但在叹气的一瞬间余光瞟到了刚刚走上台阶的Lee后,又二话不说的挂断了手里的电话。

 

“Dr Thompkins,有什么事吗?”Laurence向她打了声招呼,将女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哦。Laurence,这是那些苦行僧们的尸检报告,Jim希望你和Edward一起帮忙做个毒检。”Lee将文件递给了Laurence,却被一旁的Edward看似饶有兴趣的夺了过去展开在桌上。

 

“真有趣,”Edward的眼睛扫过文件上的信息,双手的手指不自觉的摩挲着,“那种想要自虐的冲动简直…”他有些兴奋的评价着死者的行为,随后又忽然抬头看向了Lee,快速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Lee也感觉到Edward好像不太愿意她待在这里,但刚准备动脚离开,却又返还回来,“额,其实还有…”

 

Edward的心里仿佛在这一瞬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你刚才是在和Kristen通话吗?”这个问题一问,着实让一旁的Laurence和坐在桌前的Edward内心里动荡了一把,他紧张的问道:“什…什么?”Edward慌张之下用手撑住脑袋假装淡定。

 

“哦,不好意思,听上去你刚才好像是在和家里的某个人说话,但是你家里除了能有她和Laurence…”

 

“是水管工,”一旁的Laurence抢答到,“我们家最近老是有管道堵塞的问题。”

 

Lee听到这,轻点了点头后才放下了疑惑,但马上又转移了话题继续发问,“话说,你有和Kristen最近联系过吗?”她看似有些担心和着急,“我…我知道她请了病假,所以我想去探望她一下…”

 

“不用了,其实…她没病,”Edward再次以极快的语速打断了她的念想,“她说谎了,而且骗了我们所有人,”他说的有条不紊,但一旁的Laurence却有些心虚了,她还没摸清楚Edward这一次在撒什么谎,毕竟这套说辞他可没和她商量过,但为了掩饰住自己的表情,还是装作淡定的静观其变。

 

“我也是才得知,Kristen在前不久已经离开了哥谭。”Edward依然平静的扯着谎。

 

“她离开哥谭了?”Lee似乎有些不买账,“可她不是和你在一起了吗?”

 

“我们分手了。”Edward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这么坦白还真的让Lee有些没反应过来,也同时让一旁的Laurence惊到了。

 

下一秒,手机再一次响了,这回让Edward有些手足无措了,有些尴尬的任凭它震动却没有要接听的意思,直到Lee有些不知所云的问道:“你不接吗?”

 

“不,不用,”Edward一只手拿着圆珠笔轻敲着桌子,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还不肯离开的Lee。

 

但马上,他也意识到自己刚才过于直白的话语似乎没有完成一个完美的表演,又瞬间变了副脸色。只见他双手忽然扶上眼镜架,嘴边发出了难过的哽咽声,接着,把眼镜取了下来,用手捂住双眼表现出一副后知后觉的被分手后的悲伤,好似刚才的坚强都是装出来的一样。

 

原来你在演这出啊…

 

Laurence总算领会到了他的意思,虽然此刻恨不得朝他做作的脸上挥一拳,却还是连忙在迈开步子的一刹那配合着安慰了起来。她一只手扶在他的肩头,另一只手缓缓轻拂着Edward微颤的后背:“唉…Eddie他是真的挺不容易的,总是外表装坚强,我好不容易才帮他走出失恋的悲伤,这会估计…”她皱着眉头苦笑着看向了因揭开他人伤疤而不好意思的Lee,“又该安慰好一会儿了…”

 

Lee见状,也马上放下了心中的疑虑,一边道歉一边连忙安慰起了已经低头开始抽泣的男人:“Oh Ed,真对不起,我不该提起来的,你一定很难过吧…”

 

“现在…我真的只想集中精力工作,”Edward故作坚强的戏码演的Lee一愣一愣的,也只好回复道:“好吧,你想找人聊聊的话,就和我说一说吧…”

 

“嗯嗯,谢谢,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他带着哭腔说道,再次默默低下了头,随后,Lee也实在不好意思久留,总算是转身离开了。

 

伸头确认她走下楼梯后,Laurence很快便收起了刚才的情绪,用了点力气猛的捶了一下Edward的后背,“行了,”后者这才有些惊讶的抬头,“别演了,人都走了。”

 

男人立马变了副脸色,重新回归了刚才严肃的模样,正准备教唆女孩一番她刚才那一捶的态度,一旁震动的声响让他只好又收回竖起的食指,握回了拳头。他冷漠的拿起了手机,抑制着心里的怒火低声吼道:“还有什么事吗?”

 

“你们家辣芥末酱在哪啊?”Oswald在Edward家中一边翻找着一边把手机夹在肩头问,“你可别告诉我被你们吃完了…啊等等!找到了,没事了。”

 

电话这头的Edward二话不说就愤怒的合上了手机,将它丢进了前方的杂物盒中。

 

 

又过了几天,Penguin已经离开了他们的家。而后也因犯下了谋杀Galavan的罪行而被送往了Arkham。不过至于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Edward和Laurence都心知肚明,但他们都明白此刻并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早啊,Thompkins医生。”Laurence刚走进GCPD的大厅就看到了迎面走来有些着急的Lee,她手里还拿着几张类似账单的东西。

 

“早,Laurence,我正好要找你呢,”女孩还没反应过来,就见Lee将手里的一叠付款单塞了过来,“我想你看看这个。”

 

女孩满脸疑虑的接了过来,但在看到上面熟悉的名字——Kristen Kringle后就感到一阵头皮发凉。

 

“这是Kristen最后的工资单,”Lee解释道,“我去人力资源部要了她的住址,他们就把工资单给了我,说是她一直没去领,也没人知道她的下落,她既没有兑现过,也没有留下任何新的住址,我觉得事情不大对劲,就想到你们好歹也是好朋友,所以就问问看你最近有没有联系过她?”

 

“那…那这件事Edward应该不知道吧?”Laurence抬眼警惕的问道,神情严肃。

 

“他应该还不知道,我怕他会担心,所以也没敢问,不想再挖他伤口了。”Lee还是那样的善解人意,但这正合Laurence的想法。

 

女孩松了口气,“I'm strong as a rock, but a word can destroy me, What am I?(我如磐石般坚硬,但一句话就可以将我摧毁,我是什么?)” 女孩下意识的抛出了一个谜语,对面的女人也愣了下,但很快想到他们兄妹俩习以为常的猜谜行为也就只是淡淡的微笑一下说道: “Laurence,别闹,说吧。”

 

“Silence(宁静).”Laurence抿嘴回复道,“我也好久没联系她了,不过要是知道什么新的消息也和我说一声吧。”

 

Lee无奈的点头道:“好吧,那我只能再去问问Jim看他能不能查出一些什么别的线索了。”

 

听到她这么说,Laurence瞬间紧张了起来,要知道如果等Gordon这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介入,那事情很有可能就会水落石出,到时候Edward可就麻烦大了。

 

于是,她立马以工作为由和Lee匆匆告别,转身冲进了法医室。

 

“Edward,Edward!”Laurence刚走进实验室就悄声对着正观察显微镜的Edward喊道。

 

“怎么了?”对方不以为然,没有抬头,依然盯着眼前的微生物。

 

“Thompkins医生查到Kristen这几周都没有去拿过工资了,怕是已经产生了些疑心,她还说要去找Gordon问情况。”说完,Edward才缓缓抬头,面无表情的开始思考起了些什么。

 

“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他严肃的回应道,“今天帮我多观察一下Jim的动向,如果他进了实验室你就站在门口听一下他和我的对话,等他走后再进来。”接着补充了一句后就继续开始观察起了手头的案件。

 

“好,你自己小心点就行。”嘱咐完,女孩便离开了实验室。

 

 

Laurence听了Edward的话,时刻在暗处紧盯着Gordon的动向,终于,在这天晚些时候,果然如Edward所料,他走进了实验室,看着GCPD里还在忙碌的其他人,Laurence也趁机溜到了实验的门口开始偷听起他们的谈话。

 

“所以你到底在忙什么?”Gordon问道。

 

“请进吧,”Edward微笑着说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就想问问你最近有没有Kristen Kringle的消息。”Gordon单刀直入,直接将问题抛给了Edward,好似已经怀疑起了他。

 

Edward先是沉默了一下,但接着十分淡定的回复道:“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Gordon并不想像Lee一样优柔寡断,继续坦言道:“我不想吓你,但是我们的确找不到她的人了,她上几次工资都没有领。”

 

“Oh my god,”Edward装作惊讶的感叹道,“你…你不会是想告诉我她遭遇不测了吧?”他的语气带着些许颤抖。

 

演的不错。Laurence心想。

 

“我们也不完全确定,”Gordon沉重的回答道。

 

“‘我们’?‘我们’是谁?”Edward敏感的捕捉到了他的用词,心中有点疑惑不安。

 

“只是我和我的好奇心而已,”Gordon平淡的解释道,“不过她真的就没联系过你吗?甚至连Laurence也没有?”

 

“没有。”Edward短促的回答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她离开哥谭的?”Gordon继续追问,气氛愈发的像是一场审问了,就连在门外的Laurence都提了一口气。

 

“没当面说,”Edward持续稳定输出,“她留了张字条。”

 

“那我能看下那个字条吗?”Gordon还是紧咬不放。

 

“我觉得没必要留着就扔了,”Edward这下有些慌张了,知道自己这个谎言没有编好,很明显对方也看出了端倪,嘴角微微一翘冷笑了一声。但下一秒,由于突然来的紧急事件,他又不得不接起了电话暂时离开了房间,留下Edward在原地看着他离去的方向表情若有所思。

 

没过多久,Laurence也按照两人先前的约定走了进来。

 

“怎么样?他是怀疑你了吗?”她担心的问道。

 

“他肯定已经怀疑我了,肯定的,”Edward恶狠狠的盯着门口的方向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他休想骗我,别想让我放松警惕,好让他调查的利爪渐渐收紧,怎么,当我是傻子吗?咱们走着瞧吧,Jim Gordon,我自有计策。”

 

看着身边已经走火入魔的Edward,Laurence的心中升起了一种浓浓的不安感,她满脸担忧的在他身边小声说道:“Eddie,你也先悠着点,没确定之前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啊。”

 

对方没有回复,反而更是让她感受到了Edward似乎已经对Gordon起了杀心。

 

 

深夜,Laurence和Edward下班回到了家,女孩由于一整天的神经都处于高度警觉的状态,刚回到家便疲惫的倒在床铺上睡着了。但Edward似乎另有心事和安排,只见他一脸严肃认真的坐在黄绿色灯光交相呼应的客厅里,手上握着一份今天的哥谭日报。

 

日报上的头版就赫然写着‘英雄警徽授勋——James Gordon’,他一手拿着记号笔,心中若有所思,嘴里念念有词的看着上面那个熟悉的人的照片。

 

最后,他站起身,坐到了桌前,用记号笔在报纸上的人像前画下了一个大大的绿色问号。缓缓开口道:

 

“想跟我玩是吧Jim?”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想智胜我吗?把我当白痴吗?”

 

“休想。”

null

————

Laurence:再这样下去我们俩是不是该改行去做二人转演员??

 

下章就是经典的剧里名场面之一啦,sorry这几章会多一丢丢剧版的故事,但是也没办法因为着些都是重点,而且如果有小伙伴不熟悉剧情的现在也就当是多了解一下啦~看看我们Ed同学的辉煌战绩。

就是可怜Laurence真的是越来越难做啦呜呜呜(谁叫Ed同学老喜欢freestyle临时改剧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