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ider

5718浏览    269参与
А зори здесь тихие
好久以前画的,去24小时便利店...

好久以前画的,去24小时便利店买完菜回来站在河边的r姐 

而我只是一个恰巧路过的无关路人

好久以前画的,去24小时便利店买完菜回来站在河边的r姐 

而我只是一个恰巧路过的无关路人

dongmicrosoft
压路!金皮卡,你彻底把我惹火了...

压路!金皮卡,你彻底把我惹火了!

先丢个线稿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上完色。

压路!金皮卡,你彻底把我惹火了!

先丢个线稿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上完色。

憨憨逸

今天只有Lancer出场了

7p并没有发生

今天只有Lancer出场了

7p并没有发生

泠夕Lin.X
试图搞个r姐(*/ω\*) (...

试图搞个r姐(*/ω\*)

(原创不织布图纸) 

试图搞个r姐(*/ω\*)

(原创不织布图纸) 

黒神和瀬

fate系列3張

Saber、安娜塔西亞、梅杜莎(Rider)

如過有人知道是哪位大大畫的,還請跟我說

目前只知道第3張是第三张R姐是GU事大大畫的,可以去B站搜尋,感謝@人类最古之恶咕哒子. 

fate系列3張

Saber、安娜塔西亞、梅杜莎(Rider)

如過有人知道是哪位大大畫的,還請跟我說

目前只知道第3張是第三张R姐是GU事大大畫的,可以去B站搜尋,感謝@人类最古之恶咕哒子. 

翎

Fate/Certify

第九章

              被黑暗缠绕所沦陷吧,牵动着心中的怨念吧


在天之锁的束缚之下,莫德雷德无法动弹,即使她一直努力的挣扎着,但残留的黑泥,同时也在侵蚀着莫德雷德。天之锁也因为她的挣扎,锁力也越来越大。


“可恶...啊!啊...这是什么...我的身体...就像被火烧一样...你这家伙...究竟...啊...”


“哼,闭嘴吧杂修,马上,你就是我的玩偶了。劝你还是少用力气吧,不管怎样,结果无法改变,但是,你这家伙比较顽强啊,一般...

第九章

              被黑暗缠绕所沦陷吧,牵动着心中的怨念吧


在天之锁的束缚之下,莫德雷德无法动弹,即使她一直努力的挣扎着,但残留的黑泥,同时也在侵蚀着莫德雷德。天之锁也因为她的挣扎,锁力也越来越大。


“可恶...啊!啊...这是什么...我的身体...就像被火烧一样...你这家伙...究竟...啊...”


“哼,闭嘴吧杂修,马上,你就是我的玩偶了。劝你还是少用力气吧,不管怎样,结果无法改变,但是,你这家伙比较顽强啊,一般的Servant,这个时间已经成为我的玩偶了,看来,选择你,是个比较好的选择啊,哈哈哈哈哈。”


莫德雷德提起沉重的头,看着吉尔伽美什。他摇晃着酒杯,品尝着杯中的酒,尽现一副享受的样子。


“你这混蛋...我...饶不了...”


莫德雷德话都没有说完,昏了过去,盔甲上的黑斑越来越多,沿着血管的黑泥,逐渐附着在血管上。脸上,身上,不断的黑泥,都在侵蚀着她。


“哼,闭嘴吧,在你变成玩偶之前,黑泥会排斥出你的魔力,就算如天之杯所说的那样,这个世界到处都布满了魔力,也是没有用的。最后,黑泥会给你补偿无限的暗黑之力,哼哼哼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越来越有趣了,这次的,圣杯战争。”


莫德雷德陷入了无底的黑暗,像极了初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情形,什么都抓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唯一的感觉,只有无形的压力,将她往下压。


“为什么要挣扎,你无法回去的。”


“怎么可能!一定可以的!”


“不,你不行。”


“你是谁啊!你凭什么这么说!!!”


“我是谁,你转头不就知道了。”


莫德雷德转了头,眼前出现的人,同样被黑暗包围着,只能看清楚她的衣服以及发色,黑暗逐渐飘散开来,她的五官也渐渐清楚了起来。


“你是...”


“什么我是啊,我,就是你啊。”(此处致敬Fate/Stay Night Heaven’Feel樱线的阿尔托莉雅黑化场景,可以脑补一下,换个脸就OK的啦嘿嘿嘿)


“什么可能...”


的手伸向莫德雷德,抚摸着莫德雷德的头发,渐渐地,移向莫德雷德的胸部,最后伸了进去,穿过了莫德雷德的胸脯,仿佛捏住了的心脏。


“嘶...”


心脏,被捏碎了,曾经那个莫德雷德,不存在了,现在,只有现在这个,被黑暗所包围,被黑暗所侵蚀,以黑暗为食,以杀戮为乐的,莫德雷德


—————————————————————————————


“我们...回来了...”


“哟,回来了,Lancer,Rider,Caster,嗯?”


库·丘林众人回到木屋,美杜莎和伊莉雅都陆续走了进来,唯独没有莫德雷德,兰斯洛特也是第一发现了,便询问:“莫德雷德呢?没有回来吗?”


他们只是默默无言,耷拉着脸,没有话说,众人的神情也是十分低落。库·丘林深吸一口气,将他身旁的椅子摆在了兰斯洛特面前,坐了下去。


“Berserker,听我说,希望你别生气,不然,你失去理性,很难对付。”


“喂,怎么了,怎么这样啊。”


“好,那我直说了!!Saber她,在湖中玩耍时,被吉尔伽美什...抓走了...并且用了黑泥...侵蚀莫德雷德...”


“什么!”


兰斯洛特十分震惊,没想到,莫德雷德能被吉尔伽美什所抓走,以莫德雷德的身上,不应该啊...但他想了想,黑泥,这种东西,似乎一样会使人失去理性。这就是为什么么...


“了解了...”


“诶?你怎么看起来,没那么愤怒啊...”


“啊,当然啊,因为,再次失去理性,你们都会因此而烦恼吧。”


“说的也对...”


兰斯洛特神情突然变得异常冷静,不,与其说冷静,不如是说,大脑被放空了,一切神经系统全部失效,什么都感受不到,随后自己狂化的样子放映在大脑中,引起兰斯洛特大脑疼痛。


“啊...”


“怎么了?Berserker?”


兰斯洛特抱着头,库·丘林不停的摇晃着他,兰斯洛特也渐渐冷静下来,一切的记忆回到他的脑中,神经感官也渐渐敏感了起来,他恢复的正常。


“啊...果然...没有莫德雷德在...我的力量...就...无法控制么...”


库·丘林站起身来,看了看窗外的雪,眼神说不好的凶狠,果然,对吉尔伽美什的愤怒再一次加大了么。


“要速度将莫德雷德救出来啊,不然,我们黑方,没有了Saber,不久后,可能也会因此失去Berserker。”


美杜莎点了点头,同意了库·丘林的说法,她又看了看身后的伊莉雅,伊莉雅也是点了点头,“所以,我们双方的首次战争,要开始了啊。”


“嗯,我们不知道红方有多少人,我们没有Saber还有Assassin,我们也许,很不利。”


“那么,我们的首要,是要寻找Assassin吗?”


“不行,时间不会允许我们这么做,我们再推迟一秒,Saber就越危险一秒,一定要快,且万无一失。”


“那么,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商量对策吧。Berserker也好好休息,放松一下身心,不然,失去理性的话...”


“知道了,Rider,那么,晚安。”


兰斯洛特盘坐在火炉边,撑着额头,神情说不出的低沉,或许,这是因为莫德雷德离开后的狂化之力在蠢蠢欲动吧。他努力压制自己,不让狂化之力暴走,将大脑全部放空,进入了冥想。


———————————————————————————


“嗯,术式差不多要结束了吧,归来吧,我的玩偶!”


吉尔伽美什目视着眼前的一片黑泥,黑泥之上的黑雾缠绕着,相互牵引着,似乎在迎接着某人的诞生。不,不是似乎,而是,已经诞生了。


莫德雷德缓缓的在黑泥中出来,脚下如同踩上电梯一般,剑插在地上,双手握柄,发现了眼前的吉尔伽美什,便将头盔卸下,单膝跪地,低着头,如同对王行礼一般。


“Ma...Master...Servent,Saber,聆听你的命令。”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的,这么堕落的一副样子啊,就这样被本王驯养为了宠物。那么,Saber,下一次,就把黑方的Servant全部杀了吧。”


“我会尽我最大努力,Master。”


“嘁,没有全部杀死,你也别活了,去自杀吧。”


已经黑化的莫德雷德对于吉尔伽美什的一言一行,不为所动,在这时,本没有Master的圣杯战争,吉尔伽美什却成为了莫德雷德的Master,莫德雷德为吉尔伽美什所用,但是,仅仅是此时。


“哼,先回去吧。”


“遵命。”


———————————————————————————


“啊!!!啊!!!”


“什么?”


听见大喊的库·丘林在梦中惊醒,他习惯性的看向兰斯洛特,果然是他,他抱着头大喊,随便的黑雾渐渐变多,由慢至快地环绕着他。


“Berserker!冷静下来!”


库·丘林冲向兰斯洛特,他拖住兰斯洛特,不让兰斯洛特暴走,但兰斯洛特因为渐渐狂化的原因,力量大了几倍,一个手臂轻轻一顶,便将库·丘林顶开。


“那个大叔叔...好可怕...”


“没事的,Caster。呼...虽然我也没有试过,但是,这是最好的我办法了,只能博一次。”


美杜莎走向兰斯洛特,兰斯洛特的余光看向美杜莎,他挥了挥手,想要抓住美杜莎,将她厮杀。


“看着我...Berserker。”


“啊!!!!!”


“看着我!!!Berserker!!!”


美杜莎摘开了她的眼罩,她先前闭着眼,她微微一转,头发飘起,她睁开了眼,眼眸之中带着一丝凉意,她紧盯着兰斯洛特,兰斯洛特也因为临近狂化而失去的部分理性,也没有时间去思考美杜莎所做的一切。


果不其然,兰斯洛特被美杜莎的魔眼所压制住,但这个魔眼,由美杜莎所想来,并不想石化兰斯洛特,也不想给他施加能把自身压垮的压力,而是,压制住兰斯洛特那狂化之力的喷涌口。


“嘶...啊...”


看来也是有作用的,美杜莎也开始感到了压力。


“啊...啊...啊...Rider...Lancer...”


兰斯洛特的狂化之力被压了下去,自己因为狂化后的理性丧失,导致了大脑一片空白,最后倒在了地上,昏迷了。美杜莎也因为压制兰斯洛特,自己也很伤,伊莉雅搀扶着美杜莎,美杜莎也摸着自己的额头,急促地吐气。


“没事吧,Rider。”


“没事,稍微休息下就好了。”


美杜莎带上了眼罩,平复了自己。


“Lancer,必须要加快,救出Saber...”


“了解...一定会救出的。”


太阳升起,阳光刺进屋内,照射在库·丘林的脸上,这是什么光芒,是可以带来胜利的曙光?还是失去一切后的,给你带来怜悯的那一丝丝温暖......

静之蝉

Rider

出镜&后期:千羽

摄影:静之蝉

Rider

出镜&后期:千羽

摄影:静之蝉

翎

Fate/Certify

第七章

            冬日后的“盛夏”


雪花还在缓缓落下,从彼此相互擦过,从树叶之间的缝隙穿过,从空中到落地,最后化为露水。就是这几片雪花,落在的库·丘林头发上,他感到了一丝寒冷,就从睡梦中醒来了。


“啊湫!啊...好冷呐...Berserker,你真的没关系么?”


兰斯洛特转过头来,笑了笑说:“年轻人还是欠锻炼啊,这就经不起了,你要多锻炼锻炼啊Lancer。”


“嘶...是个人都顶不住吧...嘶...好冷呐...不行了,我先...

第七章

            冬日后的“盛夏”


雪花还在缓缓落下,从彼此相互擦过,从树叶之间的缝隙穿过,从空中到落地,最后化为露水。就是这几片雪花,落在的库·丘林头发上,他感到了一丝寒冷,就从睡梦中醒来了。


“啊湫!啊...好冷呐...Berserker,你真的没关系么?”


兰斯洛特转过头来,笑了笑说:“年轻人还是欠锻炼啊,这就经不起了,你要多锻炼锻炼啊Lancer。”


“嘶...是个人都顶不住吧...嘶...好冷呐...不行了,我先下去了,这个时候差不多她们也醒了,去看看吧,随便烤会火。”


库·丘林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扭了扭腰,跳下屋檐。他先是在窗户边看看她们是否醒来,虽然只有莫德雷德醒来,但是库·丘林无法抵御火炉对他的诱惑啊。他推开房门,向莫德雷德招了招手,一个无声的招呼,本该打扰不到伊莉雅与美杜莎的睡眠,但伊莉雅还是醒了。


“唔...啊...哈...嗯...早上好...”


伊莉雅揉着眼睛,向大家打招呼。因为伊莉雅一个晚上都是靠在美杜莎的膝盖之上睡觉的,所以伊莉雅一动,美杜莎也是会有感觉的,果然,美杜莎也因为伊莉雅的动作从冥想中醒来。


“早上好,Caster,Lancer。”


库·丘林看她们都醒了过来,确实无奈,明明尽量不发出声音了,但她们还是醒来了。


“真是的,明明没有发出声音吧,怎么都醒了,不过嘛,Saber,我感觉你没有睡醒啊。”


众人的视线转到莫德雷德身上,此时莫德雷德正弯着腰,坐在床上,歪着头,眼神低落,神情恍惚,看来确实没有睡醒。


“这位就是Saber吗。”


正好因为美杜莎的一句话,莫德雷德也反应过来,她看着美杜莎,指着自己,“嗯?我...怎么了...怎么都看着我...”


“唔,看来,莫德雷德你必须要再来做一次那个操了吧!”


莫德雷德听到库·丘林这样一说,立马精神起来,连忙向库·丘林摇了摇手,说:“求求你了!别!”


虽然莫德雷德精神过后,是好事,但是库·丘林却倍感无奈,〔我的操就这么惹人厌么...太失败了我...〕


兰斯洛特在听到众人聊天之际,也赶了下来,缓缓走进,“没想到你们已经开始聊天了啊。”


“哟!兰斯洛特,早上好!”


兰斯洛特走进屋子,率先向他打招呼的是莫德雷德,也是,除了莫德雷德,在座的各位估计也没有几位会直呼兰斯洛特的名字。


兰斯洛特只是向她挥了挥手,没有吱声,而是转过对伊莉雅说:“Caster,麻烦你使用治疗魔法治愈一下那位孩子和Lancer吧,她们都受了伤。”


伊莉雅看了看莫德雷德和库·丘林,然后站了起来,从头发里拿出了红宝石,然后将它轻轻一挥,“红宝石!拜托了!”


红宝石发出光芒,照耀了整个屋子,随后两座光柱射在了莫德雷德和库·丘林身上,将他们身上的伤治愈好了。


“嘶!好厉害!完全不痛了,good job!Caster!话说,你们怎么找到的Caster,还有哪位,是?”


“啊那位是Rider,我们没有去找,反倒是她们自己走门的,一开始我们也以为是敌人。”


听库·丘林这样一说,莫德雷德也明白了。她下了床,动了动身子,“果然没问题啊,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我要杀十个!”


美杜莎低了头笑了笑,随后抬起头,看着莫德雷德说:“我觉得,我们得放松一下吧,这个氛围掺加了太多压力,我觉得我们放松一下比较为好,况且Lancer和你都是刚刚痊愈的人,放松一下对谁都有好处。然后嘛,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十分适合放松放松,并且在我发现Caster之前,在一条路上发现有一辆马车,两匹马都在睡觉,今天应该不会走。”


美杜莎一个高冷不爱说话的人,居然说了一大堆,看来在这样的人群里,她也变得爱说话了呢,可能是因为莫德雷德的说话方式吧。


“唔!我觉得可以!那么,准备准备吧!毕竟拖拖拉拉可不是好习惯啊!”


莫德雷德撂下这句话,走了出去,发现正在下雪,她十分喜欢雪,因为在不列颠很少下雪,她喜欢雪,但因为不列颠的原因,她一直没有碰过雪,她的手触碰了雪花,瞬间化为了露水,滴在莫德雷德的手上,令她倍感凉爽。


“好漂亮...多么凉爽的感觉...”


就在莫德雷德享受着雪的温度,雪的触感之时,美杜莎走了出来,看着莫德雷德如此的享受,也不甘打扰她,但,毕竟都准备好了,不叫上她,毕竟不好嘛。况且放松这一建议,也是莫德雷德提出来的。


“Saber,可以出发了。”


莫德雷德转过身,已经发现众人站在了她的面前,她不由的羞涩起来,“你们...听到了...”


“诶?什么?”


因为在莫德雷德说话之际,只有美杜莎在她身后,库·丘林众人都是之后才出来的,所以库·丘林什么都不知道。


“哟!什么都没有啦哈哈哈!那么准备好了就出发啦!冲冲冲!”


莫德雷德干劲十足,边走边蹦的走了几步,随后双手抱头,十分惬意的转头说:“喂?怎么了?不走吗?!”


众人听到莫德雷德这样一说,也是才动了起来,兰斯洛特也摇了摇头,“不,我就不走了,这里毕竟也算是我们的据点,如果无人把守的话,可能我们回来时就会被埋伏。况且,我也不是那种会那样玩的人啊。”


莫德雷德想了一会儿,实在没办法,她又不自觉的挠了挠头,“害,也对呐,那么,委屈你了,兰斯洛特。”


“呵,说什么委屈,你们去吧,这里完全没有问题。”


“好!继续出发!”


兰斯洛特目视着莫德雷德众人远去,她们在兰斯洛特的视角里越来越黯淡,最后连她们的背影也看不清了,他转身走向屋子内,没想到,火炉的火居然熄了,


“看来我得自己一个人去拾柴啊...”


兰斯洛特又是孤单一人,但,他一定已经习惯了吧。


—————————————————————————————


“哟?一群女人抱团,是有什么计策么。”


吉尔伽美什站在城堡巅顶之上,利用他那可以看穿未来的眼,轻而易举的发现了莫德雷德众人。


“啊,还有个男人,Lancer,呵...嗯?居然乘上了马车么,那群人到底想干嘛,有趣!”


吉尔伽美什一直待在堡顶之上观察着莫德雷德她们的一举一动,直到她们到达了那片湖边。


“什么?那是...海?不,是海的话,太小,但说是湖泊,太大...难道,她们想,玩?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杂修就是杂修啊!在圣杯战争居然如此消遣,没办法,嘶,没办法,不如,今天就休战吧。本王可是也想,好好愉悦一番啊。”


吉尔伽美什走下堡顶,来到了堡底,对着塞弥拉弥斯与迦尔纳说:“喂,你们两人守在这里,我出去一趟。”


迦尔纳看着吉尔伽美什,问了一句:“为什么。”


“呵,本王出去,愉悦一会儿,那个计划推迟一天吧,塞弥拉弥斯。”


“随便你。”


吉尔伽美什冷笑一声,走出城堡,走向了莫德雷德她们所在的湖边的方向,看来,吉尔伽美什打算正面“突击”她们。


—————————————————————————————


“哦!好棒啊!Rider!你太棒了!”


因为一路上颠颠簸簸的,莫德雷德也不想待在车上老老实实的坐着,便站了起来,因为高度的原因,即使和湖边有点距离,但也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整片湖。


莫德雷德本想叫库·丘林起来的,但转头发现库·丘林呼呼大睡的,就没有吱会他,反而招呼美杜莎,让她停车,而美杜莎也是惯着莫德雷德,便停了车,带上伊莉雅跑向湖边。


“快跑!丢下Lancer吧!哈哈哈!”


库·丘林察觉到了马车停了下来,他以为是中途出了什么麻烦,便探出了头,“啊...怎么了...哈?你们...你们怎么全跑了啊!可恶啊!是你们逼我的,比速度,我库·丘林可不会输!”


库·丘林痞笑一声,随后站在了驾驶位,握起了缰绳,抽动了马屁股,这一声,响彻云霄,当然,马的叫声也是响彻云霄。在疼痛的作用之下,马十分激动!随后奔跑了起来,速度显而易见是比莫德雷德她们快的。听见了马叫的莫德雷德,习惯性的转头过去,“啊?什么...Rider嘛?Rider!小心!快闪!”


美杜莎转头一看,没想到是库·丘林像一个疯子一样驾驶着马车,随后抱起伊莉雅跃向旁边。


“略略略~~哈哈哈!还是我速度更快啊!”


库·丘林撂下这句话后,目视前方,打算减速下车。但是,果然还是让马儿太疼了么,马儿丝毫不减速,即使库·丘林使劲拉着缰绳。眼看前方的巨石就要撞上,他慌了。


“喂喂喂!什么什么什么啊!可恶!休怪我心狠手辣!”


库·丘林松开了手,举起长枪,但也习惯性的撂下了缰绳,但一切还是太迟了。马车撞上了巨石。


“可...恶...啊...”


“砰!”


马车被撞毁了,马也因为受到惊吓而落荒而逃。库·丘林趴在巨石之上,露出着他那生无可恋脸。他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奔来的莫德雷德。


“喂!Lancer!你这家伙,怎么搞得啊,你不是Rider就别逞强啊。”


库·丘林一脸无奈的说:“确实怪我...但是!你们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不管?”


“诶...这...看你在睡觉嘛就是...不想打扰你嘿嘿...”


“真是的,算了,不计较了。”


库·丘林站起身来,幻化出了他的泳裤,站在巨石之上,沾沾自喜的说:“哈哈哈,上次圣杯战争我到过游泳馆!(卫宫家今天的饭剧情,不知道是六、七还是八集,反正是库·丘林和红A和阿尔托莉雅在游泳馆打排球,然后红A专门往士郎脸上扣球哈哈哈哈嗝~)所以泳裤这类东西我还是有的!”


莫德雷德看着他的泳裤,晃得想到了一个问题:“没有泳衣啊我们,怎么办...诶?!”


“对不起,我也到过。(同样的是卫宫家今天的饭剧情)”


“诶...大姐姐,我也是有泳衣的啊...(魔法少女伊莉雅2WEI HEIZ第一集和第二集就是)”


莫德雷德绝望的看着她们换上了泳衣,我觉的跪倒在地,捶打着沙子,“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在这里瞬间成为了输家....”


“啊痛!”


“诶?”


莫德雷德捶打着沙子的同时,听见了某人的声音,她又感觉着刚才沙子的手感,发现有所不对,她跳开那里,发现里面居然有个人!那个人坐了起来,捂着肚子,一脸茫然的说:“好痛啊...到底是谁...”


那个人抬头发现了库·丘林,随之发现了那悠长的影子,她缓缓转头,看见了莫德雷德。


“父王...”


“啊...莫德雷德...还有库·丘林...你们怎么...”


库·丘林也不愿看到她们两尴尬的瞬间,随后打断了这个尴尬的场面,“哇!Saber你也有泳衣吗!”


“啊?啊...这件泳衣是在那里拿的,不用担心,用完后我会归还。”


阿尔托莉雅指着那座屋子,库·丘林透过窗户看,确实里面有很多泳衣,随后他看着莫德雷德与阿尔托莉雅,其实他也想到,有必要她们两个谈谈吧。


随后说:“Saber啊,你带Saber去吧,我先去游泳了!Rider!走了!”


库·丘林跃下了巨石,一头扎进了湖里,但因为那里是在岸边,很浅,他的头扎进了水下的积沙。


“hsifhdjsjdjdjshfhdjhd...救jdhdjdjdj....我要...shdjxjshe死了...sjdjxjhdjdh”


美杜莎抱起伊莉雅就是往沙滩里冲,将伊莉雅当做是铅球一般丢了出去,随后抓着库·丘林扎进湖水里,虽然伊莉雅挂在了树上,但问题不是很大。库·丘林“完美”的给她们制作了一个二人空间,不知莫德雷德是感谢他呢还是讨厌他呢。


“莫德雷德,走吧。”


莫德雷德面对于父王,无疑说是尴尬的,因为莫德雷德在上次和阿尔托莉雅见面,她们的关系就已经有所改善了,本是仇人的两人,不管怎样,都会有一丝不适应吧。但或许,这就是莫德雷德所期盼的吧。


“给你,莫德雷德。”


阿尔托莉雅随便拿了一款泳衣,给了莫德雷德,莫德雷德接过,看着手中的泳衣,“不会...大了么...”


阿尔托莉雅叹了口气,看着莫德雷德,上下打量了一番,“我们都是女人,不管怎样,一看遍知吧。”


糟糕,阿尔托莉雅将“女人”一词,说给了莫德雷德,理应之下,莫德雷德应该会大发雷霆,但是,面对于父王,莫德雷德,没有,生气,而是红着脸,不敢抬头。


“我...去换衣服...”


莫德雷德擦过阿尔托莉雅,走向更衣间,关上门的同时,靠着最后那一点点缝隙,“父王...我...”


“够了,今天,是高兴的日子,那些往事了,不提也罢。”

悪時Sannjyou
光速摸鱼,还是18话 是个上色...

光速摸鱼,还是18话

是个上色练习,后面开始放飞自我

画了摔跤大姐姐!

18话太帅了!

光速摸鱼,还是18话

是个上色练习,后面开始放飞自我

画了摔跤大姐姐!

18话太帅了!

朝阳朝尘

【大帝他不吃我给的百醇!】

◎五块一盒的巧克力棒满足不了你了是吧?😲

◎今天也是继续画大帝的一天呢,尝试破次元。😌看到P站有关羽拒绝百醇的套图,俺给大帝也整一张。

◎别拒绝嘛,俺又不是陌生人~

【大帝他不吃我给的百醇!】

◎五块一盒的巧克力棒满足不了你了是吧?😲

◎今天也是继续画大帝的一天呢,尝试破次元。😌看到P站有关羽拒绝百醇的套图,俺给大帝也整一张。

◎别拒绝嘛,俺又不是陌生人~

朝阳朝尘

【玫瑰献礼】

◎玫瑰已是那么火热了,却比不上我内心对你灼热的爱意!

◎曾驰骋三洲,三千世界,却匹不上你独一份的温柔。

【玫瑰献礼】

◎玫瑰已是那么火热了,却比不上我内心对你灼热的爱意!

◎曾驰骋三洲,三千世界,却匹不上你独一份的温柔。

结月.

挺早之前画的 啊啊我理想的长发美男子,更何况又是性转的r姐,沉迷于该人设无法自拔_(´ཀ`」 ∠)_

挺早之前画的 啊啊我理想的长发美男子,更何况又是性转的r姐,沉迷于该人设无法自拔_(´ཀ`」 ∠)_

暮时晓星
街机r姐的转身灵衣也太美了55...

街机r姐的转身灵衣也太美了555,手游真是后妈捡来的

街机r姐的转身灵衣也太美了555,手游真是后妈捡来的

阿斌今天也很努力了!

啊,大帝有一个非常简略的过程!

啊,大帝有一个非常简略的过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