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iverster

2929浏览    35参与
六六六半仙

Desserttale第八波ask完成| ᐕ)୨
最后两p表情包是群里的点图hhh(来自亲妈的迫害)
可抱走www

Desserttale第八波ask完成| ᐕ)୨
最后两p表情包是群里的点图hhh(来自亲妈的迫害)
可抱走www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62

日常ing~因為羊爸羊媽是看不到chara和gaster的狀態,所以他們有時會用紙張溝通,而羊爸更是對Gaster很有興趣,畢竟老覺得熟悉,所以他打算重新認識這老朋友,當然羊爸無法分辨誰在筆談時,中間有誰插手喽~~chara...很鬧~

標籤上限只能10個...所以當全員出現時無法分別標記,只能將"火骨"和"河g"的英文cp縮寫當作他們4人的主要標籤喽.....

備註: 其實我有想過是唸"g河",但是我自己唸起來河g順一點XDD~請大家不用在...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62

日常ing~因為羊爸羊媽是看不到chara和gaster的狀態,所以他們有時會用紙張溝通,而羊爸更是對Gaster很有興趣,畢竟老覺得熟悉,所以他打算重新認識這老朋友,當然羊爸無法分辨誰在筆談時,中間有誰插手喽~~chara...很鬧~

標籤上限只能10個...所以當全員出現時無法分別標記,只能將"火骨"和"河g"的英文cp縮寫當作他們4人的主要標籤喽.....

備註: 其實我有想過是唸"g河",但是我自己唸起來河g順一點XDD~請大家不用在意,英文cp就是sansby,riverster無誤。國外似乎不在乎前後順序是攻受,只要簡稱順口就好~日本就比較嚴苛一些了...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夏侯千寻

画一下自家两对cp


话说gaster×river person有cp名吗...(小声

画一下自家两对cp


话说gaster×river person有cp名吗...(小声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59


上一篇章還在審核中= =如果還是無法搬運過來我也沒轍...

總之上一章主要說明怪物和人類的結婚方式有所不同,怪物會藉由靈魂交換一段時間來完成婚約,並形成"靈魂環",這邊則是補上frisk放怪物自由的那天,火哥跟sans求婚的情節,以及主線過後河人因為沒法和G交換靈魂而懊惱...畢竟河人本身是沒有靈魂的。最後如何解決呢?G還是想到了最佳方案!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59


上一篇章還在審核中= =如果還是無法搬運過來我也沒轍...

總之上一章主要說明怪物和人類的結婚方式有所不同,怪物會藉由靈魂交換一段時間來完成婚約,並形成"靈魂環",這邊則是補上frisk放怪物自由的那天,火哥跟sans求婚的情節,以及主線過後河人因為沒法和G交換靈魂而懊惱...畢竟河人本身是沒有靈魂的。最後如何解決呢?G還是想到了最佳方案!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緋影の月貓

發一些Riverster的CP圖喽~

算是劇情從以前到現在兩人的互動...河人是看著G從小到大,也陪他學習許多知識,直到10歲G離開與世隔絕的骨頭家族...一段空窗期...然後再次見面就是18歲的G,當時骨家族被屠殺...開啟了人類和怪物之戰的導火線...

然後過程怪物被封印地底,G一直無法放下研究本性,也一直都會跟河人聊天抒發感情,就連G放棄愛上火哥而失戀的時候,他只會找河人,兩人甚至還成為砲友關係...這時河人也保管著G過多的感情,形成一半的黑色靈魂。

直到G右眼受傷得到了預知和瞬移能力,並得知會死亡的未來,就跟河人走遠了...河人那時才發現自己已經愛上G...但是到G死後,河人還是...

發一些Riverster的CP圖喽~

算是劇情從以前到現在兩人的互動...河人是看著G從小到大,也陪他學習許多知識,直到10歲G離開與世隔絕的骨頭家族...一段空窗期...然後再次見面就是18歲的G,當時骨家族被屠殺...開啟了人類和怪物之戰的導火線...

然後過程怪物被封印地底,G一直無法放下研究本性,也一直都會跟河人聊天抒發感情,就連G放棄愛上火哥而失戀的時候,他只會找河人,兩人甚至還成為砲友關係...這時河人也保管著G過多的感情,形成一半的黑色靈魂。

直到G右眼受傷得到了預知和瞬移能力,並得知會死亡的未來,就跟河人走遠了...河人那時才發現自己已經愛上G...但是到G死後,河人還是無法跟G訴說自己的愛意...

而死後靈魂狀態的G,原本是看準河人不敢吸收他的靈魂來達到死亡,以及增加力量...才跟他扮演戀人關係...卻慢慢對河人有感覺,直到得知自己是滅族和開啟戰爭的主要原因...才真正愛上了河人...

不管他們過程如何,雙方終於在最後面對了自己的感情...

最後一張算是跟河人的身世有關,也跟Undertale的石像...骨頭族...甚至皇室羊族...人類...有著很深的關係。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54(未來&過去)

火哥終於在夢境中想起,小時候他早已見過gaster,而且還親額頭鼓勵他! 而希望火哥可以用吻來拯救gaster走出憎恨的,正是另一個世界的G!所以火哥確信就算是另一個世界的G,也不是壞人。

這時沉睡已久的G終於出現,但是sans因為戰鬥,開始陷入危險之中...

在過去的時間線...被砍傷的sans即將面對死亡,但是初線的竟然是火哥!而且在危急之際用深吻提供了靈魂讓sans免於死亡。Chara也相當訝異...

因為時間被迫暫停...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54(未來&過去)

火哥終於在夢境中想起,小時候他早已見過gaster,而且還親額頭鼓勵他! 而希望火哥可以用吻來拯救gaster走出憎恨的,正是另一個世界的G!所以火哥確信就算是另一個世界的G,也不是壞人。

這時沉睡已久的G終於出現,但是sans因為戰鬥,開始陷入危險之中...

在過去的時間線...被砍傷的sans即將面對死亡,但是初線的竟然是火哥!而且在危急之際用深吻提供了靈魂讓sans免於死亡。Chara也相當訝異...

因為時間被迫暫停...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緋影の月貓

發一些Riverster的CP圖喽~

當這系列的主線劇情結束後,就會回歸日常篇...到時候配對將會以火骨(sansby)和G河(riverster)...以及圍繞河人的身世之謎來進行。但因為越來越多人退坑,日常篇是否真的會啟動,說實在我也不敢保證。

唯一能確定的是,主線一定會畫完,讓大家看到一個段落。

發一些Riverster的CP圖喽~

當這系列的主線劇情結束後,就會回歸日常篇...到時候配對將會以火骨(sansby)和G河(riverster)...以及圍繞河人的身世之謎來進行。但因為越來越多人退坑,日常篇是否真的會啟動,說實在我也不敢保證。

唯一能確定的是,主線一定會畫完,讓大家看到一個段落。

億佰元溺斃與黑洞裡漂泊

【Gasriver Desserttale】【nsfw注意】借口.

*是riverster的车,和亲妈说好的我终于搞出来了【烟】

*我好菜我不会开车,写到最后我甚至在怀疑我是不是在搞颜色,总之就是我原地磕头(?)

*是怪物热潮期(发//情期的意思),嗯

----

*在薄荷气味的寒风中,是什么,又亦是谁在永不停歇的河流上穿行?

—“我承认这只是个借口。”
——“爱你的借口。”

----

       “嘿!Ms.River!介意载我一程吗?”似乎有什么人在招呼着河流之上的船夫,Riverman轻轻搅动船桨停靠在岸边,长着猫耳的娇小女士冲他招着手,她的脸上挂着一个甜蜜讨好的笑,歪着头期待地等...

*是riverster的车,和亲妈说好的我终于搞出来了【烟】

*我好菜我不会开车,写到最后我甚至在怀疑我是不是在搞颜色,总之就是我原地磕头(?)

*是怪物热潮期(发//情期的意思),嗯

----

*在薄荷气味的寒风中,是什么,又亦是谁在永不停歇的河流上穿行?

—“我承认这只是个借口。”
——“爱你的借口。”

----

       “嘿!Ms.River!介意载我一程吗?”似乎有什么人在招呼着河流之上的船夫,Riverman轻轻搅动船桨停靠在岸边,长着猫耳的娇小女士冲他招着手,她的脸上挂着一个甜蜜讨好的笑,歪着头期待地等着他的回答。

       答案自然不言而喻,一个船夫从来不会拒绝所有想要登船的人,更别说这位小姐还是他们以前的同事。“上来吧,Jenny。下次直接称呼我为river就好,不必客气。”

       娇小的猫咪小姐轻盈地踏上了船只,一边与river谈论起了今天在工作上发生的事情:“River先生我跟你说啊,今天Gaster博士又调错了药剂,试药时候发生的化学反应真是让人笑的肚子痛,尤其是Gaster博士整个脸都写满了尴尬。”

       “啊,对了,river先生,我建议您最近多关注一下Gaster博士喔,最近他总是频频出错,总有种心不在焉的感觉。”

       “心不在焉?”river偏头看向猫咪小姐的座位,“好,我会去多关注一下他的。到家门口了喔,Jenny。”船舶与岸边隔了一尺款的距离,冰凉的薄荷糖河水在船底流动,隐隐约约倒影出了river帽檐下空虚的面孔。他目送着猫咪小姐离开后,才缓缓滑动船桨,向着另一头的方向驶去。

……

       四周的空气在逐渐升温,风中气味也从清爽的薄荷变成了粘稠的麦芽糖味,过分熟悉的景色映入眼帘,river的船轻轻停泊在岸边。到热域了。

       “您好!”“你们好。”在简单地向着门口的守卫轻轻地问了声好以后,他便毫不犹豫地向着不远处的白色实验室进发。

       心不在焉?他倒想看看gaster是个什么心不在焉的法子。

       实验室楼下的自动门为他敞开,river气定神闲地向着电梯口走去,在经过时也不忘和身边下班的老朋友们问声好。“喔!rive先生,你怎么来了?来找gaster先生的是吗?”刚从电梯里下来的alphys似乎是因为他的突然到访有点惊讶,同时语气也变得有点不安和慌张:“呃,我不知道,那个、怎么说好呢、现在不建议去找gaster喔,不知道为什么,他、总之就是变得很暴躁,现在谁都不愿意见,刚刚还在砸东西……”

       River歪了歪头,gaster砸东西?好啊,他这下还真是要去看看是什么情况了。“你们有人受伤了吗?”“不、没有,就只是发出了很大响声而已……”alphys回答道,伸手扯住了对方的衣袖,“要不还是别去了吧,gaster他现在挺不稳定的、万一、我是说万一不小心伤到你……”“放心吧。”

       River安抚式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接着按下了电梯按键。

       “他不会的。”

       随着电梯楼层数在慢慢增加的同时,river脑海中涌现的不安感觉也越来越甚。他们说的gaster……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实话他并没有十分的把握确定自己不会受伤,毕竟gaster“发疯”起来的样子他还是见过的,那可真是一段可怕的回忆。

       电梯指示灯亮起,与楼层之间隔断的电梯门慢慢打开,映入river眼帘的是遍地狼藉一片:房间里的大型摆设七倒八歪地倒在一边,满地散乱的文件被丢的到处都是,污渍和地毯搅弄在一团,就连墙壁上的挂画都应声掉了下来。

       “老天……gaster,你到底做了什么。”river这么说着,接着小心翼翼地跨过地上的物件。

       “Gaster!你在干什么!”他的声调提高了,奇了怪了,怎么没见到gaster的人影,不是说好了他在这里的吗。

       River向前又跨了一步,在瞬间便被一个黑色的影子扑在了旁边的办公桌上。“喂!什么……gaster?是你吗?”gaster的办公室没有开灯,窗帘也是拉上的,river仅仅依靠着一丝丝从窗帘缝隙中透进的微弱光线勉强分辨出了对方是谁。

       “拜托……别说话,也别动……”“gaster!果然是你!你在干什么,把这里弄得一团糟!”

       抱住自己的人没有回应他,只是更加收紧了手中的力道一些。

       River感知着对方身上不正常的感觉,一个不太好的想法在脑海中浮现。“不会吧,你不会是……”

       “你不会是热潮期到了吧?”


----

明白人都知道评论区有些啥:P

億佰元溺斃與黑洞裡漂泊

【Desserttale/riversiter】BAS.Love.

*是一个中长篇这样,cp为Desserttale的riverster.


*刀子,嗯,是刀子.


*他们的爱情多美妙啊搞颜色也很棒我🐍爆TT(等等你在说什么)


*避雷.


----


如果生活如同梦境一样浑浑噩噩,那么做噩梦的人会比做普通梦的人更容易清醒。


-《The Power of Now》-


----


1.


        Gaster最近很不对劲。

  


        “我想这件事情只要化简就好...

*是一个中长篇这样,cp为Desserttale的riverster.


*刀子,嗯,是刀子.


*他们的爱情多美妙啊搞颜色也很棒我🐍爆TT(等等你在说什么)


*避雷.


----


如果生活如同梦境一样浑浑噩噩,那么做噩梦的人会比做普通梦的人更容易清醒。


-《The Power of Now》-


----


1.


        Gaster最近很不对劲。

  


        “我想这件事情只要化简就好,不需要那么繁杂,大不了直接把引起躁动的人杀了也行,无论怎么样全部后果推到我身上来就好。抱歉,我得先走了。”Gaster加快了语速,一边用着敷衍的话语打发着身边前来询问他的人群,明显的心不在焉。


  又来了,又是这种情况。


  Riverman的手握成了拳,同时也加快了自己的步伐。该死的,他今天非要抓住这个家伙不可。”Hey!Gaster!Stop!”


        在听到他的声音的Gaster回头瞥了一眼,眼里少有的出现了一丝慌乱。接着他慌忙跑过一个拐角,紧随其后的Riverman不肯示弱,向着那个方向加速移去,但当他站在走廊拐角的时候却看不见那个熟悉的影子了。


        那家伙,绝对是又传送溜走了。


        在发出一声气馁的叹息后,明晰‘如果他不希望他自己被人抓到的话就永远不会有人能够抓到他’的熟悉操作,最终踌躇半天还是选择掉头离去。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的事情了,经验告诉他再追下去也只是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在轻盈的步伐逐渐远去后,一直处在拐角处而无人问津的杂物间的门才缓缓打开,Gaster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头,左看右看确认此处无人后才走出来,一直被吊在嗓子眼的灵魂也安心地回到原位。“唉——”


        Gaster长舒了一口气,原本就疲惫的身心在放松的环境下让人感觉更累,他静静地靠在了铁质的栏杆上,单手支撑着下巴眺望远方的景色,白色的光芒包裹住了远方的景色,像是一片无底洞一般,吞噬着那些绚丽的颜色和景象。


        这是多久了?


        混沌的脑海中不断旋转思考,最后勉强计算出了时间:两个月已经过去了。

明明只是这样平淡的日子,也许这就是老天给他的报应?


        嘴角渐渐露出一个苦涩的笑,攥紧的手心渐渐松开,一抹浓重的殷红出现在手心,视线里却是偏紫的色彩。已经出现偏差了啊,不过,以前的事情,倒也在逐渐遗忘呢,他自己已经基本上完全丧失传送能力了,最多也只不过两三米而已,现在就连正常的奔跑都会有点影响了。


        Gaster轻轻闭上眼,努力去回想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情,但脑海中却像是一滩糨糊,无论自己再怎么去回忆却只是空白的画页。


        唯一记得最清晰的,是那个穿着蓝色长袍的怪物,站在路的前方等他。“喂,Gaster.你在那里做什么?我们要出发了。”“好,我来了。”


        真实的微笑绽开于唇齿之间,满口冰冷的铁锈味被强行咽下肚中。


        好冷。


        真的好冷。


        虚弱的残阳被天空吞噬,心力交瘁的旅人回到了暂时的藏身之所。


        将雕刻着Mettaton模样的华丽蓝莓糖大门重重拍上,扑倒在柔软的床铺之中才让Gaster有了一丝真正的放松感。说实话,整天躲躲闪闪这件事情真的很累,尽管自己已经提前离开了,但是为了以防有人发现他且在自己不能传送的情况下,他必须绕一大段路从远离河道和热域主干路的岔道才能回到MTT的酒店。


        噢,还有要远离自己住的地方,以防Riverman会在那里找他。这种有家不能回的感觉并不是很好受,更何况自己的病越来越严重,要是被发现——不,他才不会让这种事情被发现,任何一个人都不行。


        想到这一点的Gaster感觉更疲惫了,他预计自己这病最多还能再撑一个月不到了,最近出血,色彩偏差,平衡能力和神经衰弱,视线范围缩小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身体的状况一天比一天糟糕。他深知自己其实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但是这件事还是最好不要被别人知道,所以尽可能地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对,就是这样。


        Gaster在心里打着对自己毫无益处的算盘,一边合上沉重的眼帘,昏沉的意识当中夹杂着火一般灼烧的痛感。关节镶嵌的骨头缝里仿佛钻入了蚀骨的虫,钻心的痛楚在疲惫中压迫着他的神经,明明渴望合眼却偏偏不能陷入睡眠。困意和窒息一般的痛楚使他辗转难眠,这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2.


        “好久不见了,sans.”


        略微空灵的嗓音自骷髅怪物身后传来,sans的脸上挂上了招牌式的笑容,转身礼貌性的向着对方伸出了右手。“确实,不过比起‘好久不见’,一般我们也只有在和Gaster在一起的话才会见上那么一面,今天你怎么有如此闲情雅致来找我们?Gaster呢?”以同样礼仪与sans握了握手,riverman在听见他所说的话后微微低了低头,嘴里自言自语道:“原来没有和你们在一起吗?”“什么?”“啊,抱歉,我走神了。我还以为他最近和你们住在一起,最近他下班以后就一直玩消失,他甚至没有回过他的家。原来也没有住在这里吗?”riverman将双手抱在怀中,夹杂着薄荷棉花糖香气的寒风拂过袍子,撩起衣角露出那不存在的腿部。


        “没有回家?他最近完全没有跟我和paps联系过,我还以为是他工作太忙也就没有去找过他。”sans的语气逐渐变得凝重起来,Gaster又在搞什么新实验了吗?不,不对,也不至于如此躲藏,按照他的性格,不管做什么都临危不乱,才不会因为这点事玩消失之类的愚蠢游戏。


        “好,我会去联系Gaster的,别担心。”sans抬起头向着riverman点头示意,接着闲聊了两句便分开各自回家去了。


        刚回到家里,人类孩童便从沙发上探出头来,手上还握着未放下的遥控器。“sans,你今天回来的好晚噢,我们都吃完晚饭了,papy给你准备的小蛋糕还在餐桌上,建议趁早吃噢。”Frisk说完便转过头去,继续看着电视上新一期Mettaton的节目。


        “当然,Kid.但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忙。”草草敷衍过人类善意的提醒,sans直径走向沙发并坐在了另一端,从口袋中拿出手机上下滑动,在拨到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后轻轻点了进去。“嘟——嘟——”电话在拨打中的声音持续着,但迟迟无人接听,电话那端传来忙音。没有接通。


        不对,这到底怎么回事?Sans的动作逐渐加快,就这样反复了好几次直到引起了一旁人类的注意。“sans?你怎么了?你在给谁打电话?”Frisk侧过头向着sans的手机屏幕上看去,上面赫然显示着“Gaster”的名字字样。“是Gaster的电话打不通吗?”


        “是的,我在找他。有点事情我必须找他问问。”sans滑动着手机屏幕,注意力却没有放在这上面。电话还是打不通,Gaster他,到底在干嘛?


        “Hey!!sans!!你没有吃掉你的晚饭,你这家伙别玩手机了!更不要带坏Frisk!!”Papyrus带着少许温怒的表情走下楼来,叉着腰指责着自己兄弟的这种行为。


        “噢,当然,当然,Bro.不过我现在有点重要的事情要问你,你最近见过Gaster或者是和他打过电话什么的吗?”sans将手摊开,表情却没有往日那样轻松。“父亲?并没有,我最近可没有和父亲——等等,是出什么事情了吗?”Papy的声音在一瞬间弱了下来,他可不是个傻瓜,总感觉sans的问题不太对劲,是父亲怎么了吗?!


        “不,别担心兄弟,我只是随口问问。”sans露出了一个让人信服的笑,接着摆了摆手,仿佛真的就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好吧,那么我就上楼去了,别带着Frisk看那么多电视!!”Papyrus将信将疑地转身上楼,关门前还不忘叮嘱兄弟别带坏他的人类朋友。


        直到木门锁上的细微声音传来后,sans才如释负重地叹了口气,关上手机后仰天靠在沙发上,仿佛一个累极了的旅人。“为什么不告诉Papy你在干什么?”“我不希望他也为Gaster的事情担心,我只要悄悄地进行这件事就好。”sans这么说着,用手轻轻摸了摸人类的头顶。“你也别管这么多闲杂事情了,去休息吧。”“我也会帮你的。”Frisk的声音没有什么波动,只是简单的陈述句。Sans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觉得这是小孩子的玩笑话一般,不小心笑声便从嘴边漏出。“pfffffff…”


         稍微对他这番表现有点不甘心的Frisk一把将头上的那只手推掉,站起身向着楼上走去。“我会帮你的。”“好好好,现在你乖乖去睡觉就帮大忙了,别吵到papy了。”sans敷衍地挥了挥手,接着自己闭上了眼睛。


         真是的,这都什么事啊。



Tbc.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37

G終於願意勇敢去愛河人的同時,Chara力量卻增強了,更是回憶起從一開始原來是G從Chara身邊奪回了papy。一開始G花費了好幾次的失敗,終於在666666次找到了Chara,至於Chara為何把papy從G身邊帶走?

一切都是因為Chara不喜歡"玩家"控制原來的UT,故把papy從小帶走來影響了這個世界線...

但是G把papy帶回之後,世界線都是由G去支撐保護,直到現在力量削弱,Chara則毫不留情的威脅,並想再次掌控這世界的操控權...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37

G終於願意勇敢去愛河人的同時,Chara力量卻增強了,更是回憶起從一開始原來是G從Chara身邊奪回了papy。一開始G花費了好幾次的失敗,終於在666666次找到了Chara,至於Chara為何把papy從G身邊帶走?

一切都是因為Chara不喜歡"玩家"控制原來的UT,故把papy從小帶走來影響了這個世界線...

但是G把papy帶回之後,世界線都是由G去支撐保護,直到現在力量削弱,Chara則毫不留情的威脅,並想再次掌控這世界的操控權...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36

G雖然找到河人,但是G藉由真心的深吻,看到了河人殘留在他感情靈魂的記憶,讓G知道了滅門的真相,並決定要跟火哥告訴所有的感情...包含他和河人是演出情侶關係,依舊留念火哥決定和河人不停假扮情侶,只是利益上的合作來壓抑Chara,甚至還為此道歉關於戰爭的導火線是由他而起。

甚至到現在無可救藥地愛上了河人...................

但是,G是否真的有愛人的權利嗎? Chara的突擊給出了最冷酷的答案...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36

G雖然找到河人,但是G藉由真心的深吻,看到了河人殘留在他感情靈魂的記憶,讓G知道了滅門的真相,並決定要跟火哥告訴所有的感情...包含他和河人是演出情侶關係,依舊留念火哥決定和河人不停假扮情侶,只是利益上的合作來壓抑Chara,甚至還為此道歉關於戰爭的導火線是由他而起。

甚至到現在無可救藥地愛上了河人...................

但是,G是否真的有愛人的權利嗎? Chara的突擊給出了最冷酷的答案...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35

G終於順利找到河人,但是因為G花太多心力甚至因為河人動搖思緒,讓Chara開始慢慢甦醒...而G也賭上最後的可能將他剩餘的一半靈魂壓住Chara的力量...

究竟Chara和G有什麼瓜葛呢?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35

G終於順利找到河人,但是因為G花太多心力甚至因為河人動搖思緒,讓Chara開始慢慢甦醒...而G也賭上最後的可能將他剩餘的一半靈魂壓住Chara的力量...

究竟Chara和G有什麼瓜葛呢?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7

河人和G的互動篇章...其實G的內心是糾結的,papy一直都在提醒G要放手去愛。究竟G到底是否真的會愛上河人....?還是...另有其人的舊愛火哥呢?又是因為甚麼理由,讓G不敢再愛...

至於PAPY無意間也成長成小大人了,雖然還是個孩子~也進入了新的篇章。

提醒*

接下來的幾個章節將進入虐的階段,若不喜歡請不要追蹤我...感謝...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7

河人和G的互動篇章...其實G的內心是糾結的,papy一直都在提醒G要放手去愛。究竟G到底是否真的會愛上河人....?還是...另有其人的舊愛火哥呢?又是因為甚麼理由,讓G不敢再愛...

至於PAPY無意間也成長成小大人了,雖然還是個孩子~也進入了新的篇章。

提醒*

接下來的幾個章節將進入虐的階段,若不喜歡請不要追蹤我...感謝...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6

來更新了...依舊河人和G的互動篇章...papy很認真地想把這個cp給搞好中...XD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6

來更新了...依舊河人和G的互動篇章...papy很認真地想把這個cp給搞好中...XD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5

河人和G的互動篇章...河人的食物就是死去的怪物靈魂,所以他拒絕任何人在他進食時跟著,但是G聽到了河人的呼喚,還是感應到河人的位置,並在最短的時間內替河人解圍...而另一方面因為兩人的關係建立在非正常戀人關係,所以小Papy開始慢慢發現兩個的不同之處...

究竟papy會如何解讀呢?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5

河人和G的互動篇章...河人的食物就是死去的怪物靈魂,所以他拒絕任何人在他進食時跟著,但是G聽到了河人的呼喚,還是感應到河人的位置,並在最短的時間內替河人解圍...而另一方面因為兩人的關係建立在非正常戀人關係,所以小Papy開始慢慢發現兩個的不同之處...

究竟papy會如何解讀呢?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4

河人和G的互動篇章...G從來沒有對沉睡中的Chara放下戒心,但有時還是會夢到Chara甦醒且想帶走papy的惡夢。在惡夢中,Chara始終無法原諒走屠殺路線的"玩家",所以Chara試圖想帶走papy,讓其(GSP)和原來UT的世界線分離,但是G決不會讓步,河人也一直在他身邊,只要河人跟火哥在G身邊,G的力量就會相當穩定,而一切都不是問題。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4

河人和G的互動篇章...G從來沒有對沉睡中的Chara放下戒心,但有時還是會夢到Chara甦醒且想帶走papy的惡夢。在惡夢中,Chara始終無法原諒走屠殺路線的"玩家",所以Chara試圖想帶走papy,讓其(GSP)和原來UT的世界線分離,但是G決不會讓步,河人也一直在他身邊,只要河人跟火哥在G身邊,G的力量就會相當穩定,而一切都不是問題。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六六六半仙

第四波ask+日常
Gaster主场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被屏蔽了,到底哪里违规了啊_(:з」∠)_)

第四波ask+日常
Gaster主场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被屏蔽了,到底哪里违规了啊_(:з」∠)_)

归蝶·灵茜

【Fell Riverster】But nobody came.

非典型性Fell世界观的Riverster。

开头来自 @光导纤维 的 设定 

见标题知结局系列。


——————————————————


1.

    “在uf这个几乎人人好斗的世界,fell lady是地下难得的安定分子。尽管她垄断了地下世界唯一的一条公共交通线,但她却从不趁机敲竹杠,也从不拒绝任何怪物坐船的请求,甚至穿越交错复杂的暗河道也能把每一位乘客安全送上岸。只要怪物们能当一个安安分分的乘客,她就是一个绝对尽职的渡娘。其实她也不是一直都这么淡定,只是能让她提起兴趣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无欲便...

非典型性Fell世界观的Riverster。

开头来自 @光导纤维 的 设定 

见标题知结局系列。


——————————————————


1.

    “在uf这个几乎人人好斗的世界,fell lady是地下难得的安定分子。尽管她垄断了地下世界唯一的一条公共交通线,但她却从不趁机敲竹杠,也从不拒绝任何怪物坐船的请求,甚至穿越交错复杂的暗河道也能把每一位乘客安全送上岸。只要怪物们能当一个安安分分的乘客,她就是一个绝对尽职的渡娘。其实她也不是一直都这么淡定,只是能让她提起兴趣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无欲便无求。”

“但是怪物间也流传着一种说法,假如你在她的船上被一个有着怪异笑脸的影子吓到的话,你就会发现气定神闲的riverlady也有相当暴躁的一刻。她甚至可能对着空气大发脾气。”

“后来船妇的怒火也算是地下一奇观了。”

 



2.

Fell骨生的三大疑惑事之一,就是亲爹究竟欠了热域摆渡的船妇多少G。

……另外两项是自己和Boss究竟欠了Grillby多少饭钱,以及那个神秘兮兮的船妇究竟是不是自己亲妈。

“没数,比我欠Rivern的多,不是。谢谢。”

Gaster:亲爹式冷漠。

于是地下日子也就是这样,站岗,销售违法食品,发工资的第一天跑去Grillbys还钱结果被告知Gaster早预存了足够他吃二十年芥末酱的款数(Fell:自今天起我骨生三大疑惑事的第二条改为Gaster到底有多少工资),开Boss玩笑,在被打之前及时跑到RUINS和门后的疯女人聊聊天——有些无聊,但他懒得去寻求改变。

……但这并不代表改变不会来找他。

“Knock Knock.”

“对不起,朋友。今天我没这个心情。”

“发生了什么?”

“你知道RUINS通往外界的一座山是不是——地表的一座山。”

“……又有新的人类掉下来了,是吗。”

“是的,一个孩子,与一朵会说话的花。”

“你……”

“不,这次没有。那孩子和其他人不一样……我想留下她,但我不确定我是否会这么做。”

“先行警告,离开RUINS后的一路上,没有任何一个怪物会放过她——好吧或许摆渡的船妇会。但相信我,她根本到不了那儿。”

“我知道,但……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我不太喜欢做出承诺,不过,你说吧。”

“如果有人类经过……帮我照看她一下好吗?”

“啧,好吧。”

 



3.

没有人知道Dr.Gaster在皇家科学院中究竟处于什么地位。在外人眼里,他和他子承父业的儿子整日无所事事,Alphys承担了大部分工作;稍稍了解状况的人却清楚,即使仅建造核心这一项工程便足够让Gaster躺在名誉上吃葡萄,他也没有停下探索的脚步。

“这不是你拖欠渡河费用的理由。”

“我怀疑你在耍我。其他人渡河你可从没说过要收费。”

“免单特权仅限于独行的孩子。你要去哪?”

“不去哪。实验做烦了来逛一逛。”

“……我应该把你扔下去。”

虽然一直这么宣称,她从没把Gaster丢下船过——这事曾发生在两个不长眼试图打劫船妇的小鬼以及一个拒交渡河费的怪物身上——另外一个被要挟的是在船上有小孩子的情况下试图骂街的Fell;但船妇好歹展现出一点(不存在的)母性光辉,最终把他交给Boss处置。

Fell:(〝▼皿▼)我谢谢你。

“所以,最近还在研究时间线吗?”

“你为什么这么问?”

船妇没有发出声音,但Gaster确信她笑了笑。

“天使就要来了。”

“这么快?王后她……”

“你知道不管失去几个孩子,王后始终都是那个狠不下心的王后——除非在某个颠倒的世界,或者某几个颠倒的世界。”

沉默。空气中只有远处核心的机械运转声。

“我记得你答应过我如果天使到来,你就告诉我我们身处哪一个世界线,Wingdings。”

Gaster站起身。

“瀑布,谢谢。”

 

雪镇,与此同时。

给人类指了一条相对安全的路后,Fell转头走向RUINS敲响了门。

无人应答。

“或许在忙其它的事情吧……明天再来好了。”

 

瀑布,Gaster的实验室。

“我想我不明白……”

船妇望着满是雪花的电子屏幕,Gaster在一边调试着某种数据。

“最初我也不明白。后来,有很多世界线的我来拜访过我,善意的,或者恶意的——不得不说无论在哪个世界线我都是个天才。”

“What a showboat。”

“谢谢夸奖。不过,你知道,通晓现存的一切以及未来并不是我注意的东西。如果我真的想知道大可以问你,不,我注意的是我所在的世界线的‘本质’。”

“所以这就是你的结论?”船妇指了指屏幕。

“听我说完。依据其他世界线传来的情报,他们大多数生活在某种‘主要内容被设定完成’的世界中。在那样的世界里,每个人或物体的过去、现在、未来都已经被设定为几个可能性,与不同的选项。某种存在,某种高于我们的存在在不同的节点做出不同的选择,最终导致这个世界的发展。你想一想,谁有能力凭自己的选择撼动整个地下王国的命运?”

“……天使。那个存在控制着天使。”

“没错。这是世界线的一种情况,却不是我们的世界线。在我们所在的世界线中……”Gaster指了指屏幕。“我没有看到任何其他的可能性。这条世界线中的一切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其他的机会。”

“这个世界不是一场游戏,”船妇压低声音。“而是一场表演。”

“是的。谁知道在更高维度的世界里,我们究竟是什么呢?一集电视节目,一本漫画,或者一个文字网站上的一篇文章?这些都有可能。我唯一确定的事只有,那个存在这次没有仅仅利用天使影响这个世界的走向——他或她甚至是它控制了在这个时间线所有的一切,一切的起因经过结果都已经被设定好,我们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选择自己是谁,你的选择无关紧要。”

Gaster点点头。“与我们而言,自由意志和量子力学一样,都是笑话。”

 

木船猫从不关心未来如何——它只能感触此刻,而此刻的船妇和Gaster都不太开心。

“……那么,Wingdings,告诉我。这个掌控一切存在的人,他的意愿是怎样的?他对我们所在的世界线作何安排?”

“貌似你我之间你才是那个做出预言的那个,Rivern——今后别说我说过这句话,但是……”

“你不知道。”

“没错,我不知道。”

木船在热域的渡口停稳,Gaster下船,船妇抱着双臂。

“算上这次的船费,你欠了我472.5G。”

“这次你也要计费?”

“为什么不?还没到世界末日呢。”

船妇说得轻松随意,Gaster却听出一点隐约的担忧。

“……随你的便,记在我账上吧。”

 



3.

“Knock knock.”

“……”

“有人在吗……?”

“拜托,老女士?已经三天了,这种笑话可一点也不好笑。”

“你还好吗?如果你再不出现的话,我要考虑炸掉大门的选项了”

“我是认真的!你这里可是我为数不多躲开Boss偷懒的地方!”

“……”

但是谁也没有来。

 

当Fell在雪镇出口的雪地上发现Boss的红色围巾时,他终于明白了。

他返回RUINS,打穿了那扇沉重的大门;在门里,他看到一滩灰烬,与一朵伤痕累累的,十分普通的金色花朵。

“……Knock knock?”

但是谁也没有来。

 



4.

“Undyne和Alphys已经组织了大部分人的转移,但也有一些人拒绝逃跑,包括Gerson——他被他的经验害死了;Fell……自Papy死后就再没回过家。我想他在审判大厅等着那个人类。”

“如果我是你我会和Fell一起。”

船妇的声音里有掩盖不住的愤怒。Papyrus和Fell自幼时便经常在瀑布和热域两地闲逛,她清楚他们做过的最恶劣的事也不过是和回音花吵架而已。

“现在对那个人类做什么都是徒劳。她怀有的决心强大到足够干涉时间线,就算被杀死,她也可以回到原点,一次又一次。你要怎么杀死一个不断复活的人?在你无法摧毁她的决心的情况下?”

“……你的机器,还需要多久?”

“很快。但我还需要一些材料,你能代我去一趟瀑布吗?”

“当然。”

Gaster递过一张写满奇怪符号的纸。

“别杀人,也别被杀。”

“放心。在我这里那个人类无法攻击。”

“你忘记了。这个世界不是游戏,而是表演。”

“……知道了。”

Gaster走下船,迟疑了两秒,还是转回头来。

“Rivern,核心实验室里我办公室的密码是GASTER;门后有一把看上去很普通的消防斧……”

“等等,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个?”

“……但是那把斧头比表面看上去坚固得多,足矣粉碎实验室所有的防爆玻璃。你明白了吗?”

“没有,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很抱歉,Rivern。”

“不,你没有抱歉。”

“……是的,我没有。”

 



5.

天使降临地下世界的第六天,皇家守卫队长,暴躁但英勇的Undyne被人类杀死。

“我不明白……她是那么酷,那么强大的一个人。如果她都无法阻止那个怪胎,还有谁能?”

幸存的怪物小孩坐在木船上止不住抽泣。船妇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件外衣递给他。

“这里很冷。你还小,不应该和任何人战斗。明白吗?在这个世界下保护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不是杀人就是被杀,如果你有想杀的人,先保证自己活下去。”

“……我会成为像Undyne一样的皇家守卫!到那时,人类将面对我的怒火!”

“那样的精神还不错,但现在先把外衣穿上——你不会想要我说第二次。”

 

热域。

“Undyne的死对大家打击都很大……但也让许多执着的怪物同意撤离。”Alphys说,声音有点颤抖。“只是……”

“没时间闲聊了,Alphys。”

“……好的,Dr.Gaster。我们走吧,孩子。”

Gaster和船妇沉默地看着Alphys走进实验室大门。

“你不该对她那么严肃的。Undyne死了她一定比任何人都要难受。”

“现在不是关心个人情绪的时候。”Gaster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人类已经接近核心了。”

“所以?”

“我会守在核心终点。如果我没能拦住她,Fell会——他有足够的耐心耗到她决心破碎的那一天。国王已经释放了之前收集的六个人类灵魂,因此无论如何人类无法离开地下。如果Fell也失败,Rivern,把那个人类引到我的实验室,启动决心提取机杀了她。Fell和我认为这是最保险的办法。”

“但是我拒绝。既然你的机器已经可以运行了,为什么你不现在解决掉那个人类?”

船妇略带愤怒地挥着手。

“冷静点,Rivern。机器虽然可以运行,但……我从未试验过决心如此强大的个体,也没有容器来承载它。这么多的决心离开容器、释放出来,会对这条世界线造成什么后果?世界也许会不受任何影响,也许会彻底崩溃,没有人说得清楚。不到最后的时刻,我不想冒险。”

“我们真的没有其他选项吗?”

“没有。你,我,Fell是仅存的三个不受时间线干扰的人。”

沉默。许久之后船妇上前拥抱了Gaster;后者明显地一愣。

“你还欠我485.5G,Wingdings。”

“我记得呢。你真的没有别的想和我说的吗?”

“……别被杀,即使为了达到这一点你要杀人。”

“我无法做出这个承诺,但是——我会尽力。”

 



6.

天使降临的第十八天,一个穿着沾满灰尘的条纹衫的人类小孩来到了码头。

“雪镇。”

船妇不经意回头看了看人类,沉默地开始出发。

“你好,女士。我不想显得太草率但……Boss曾说过你是地底世界无所不知的人。”

“之一。还有谁是Boss?”

声音冷漠且充斥着敌意。人类一愣。

“雪镇的一个高个子骷髅。你知道怎么离开地下世界吗?”

“他的名字是Papyrus,展示点尊重,小怪胎——至于你的问题,国王已死,没有人会离开了。难道不是你亲手杀死他的吗?”

木船绕过一个曲折的弯道,闯进一片岩浆海;人类将一只手背在身后。

“我要去雪镇。这里不是雪镇,是热域。”

“你回雪镇做什么?搜索并屠杀那些幸存者吗?”船妇转过身面对着人类。“我承认这是一个不友善甚至可以说十分混蛋的世界,天真善良的人在这里很难活下去。但……”

人类猛然甩出狠厉的一击;船妇没有给她机会,一脚踏在木船边缘上,小船剧烈晃动,人类栽向灼热的岩浆。

“在地域里焚烧吧,小混账。”

人类的眼里满是错愕。

 

“……Wingdings?Fell?”

木船靠了岸,船妇却没有下船的意思。

“我知道你们还活着!别逼我亲自去把你们找出来!我会把你们丢到瀑布喂Onionsan!”

“Wingdings!你还欠我的船费没有还!别躲在哪个隐藏实验室里装死!”

“Wingdings!?”

蒸汽和齿轮的运转声。

“Gaster!!!”

……但是谁也没有来。

 



7.

船妇走进Gaster的实验室,拾起门后的消防斧;首先闯进她视线的便是三个封存在防爆玻璃中的龙骨炮。

“……当然了,Wingdings那个老滑头把一切都想到了。”

一击打碎玻璃,她听见电梯的运作声;反手锁上门,外面的融合怪还能拖住人类一会,但现在……

船妇把注意力集中到办公桌上的图纸上。

 

“出来吧,伙计。你躲不了很久的。”

人类拍打了几下肩上融合怪的灰尘。

“‘在这个地方,不是杀人就是被杀’,Flowey告诉我的。”

“然后你杀了它?即使它对你无法产生任何威胁?”

某间实验室的门轰然炸开,一道龙骨炮自灰烬中突然袭击;人类闪身躲过。

“它试图阻止我杀死Toriel,挡了我的路。”

船妇转身朝实验室深处跑去,三只龙骨炮在背后朝人类袭击。

“没有人对我友善,我为什么要耐着性子救赎每一个人?”

“你说得不错。那么,人类,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在这里停手的话,我们既往不咎。”

人类笑了笑。

“这个招数Fell已经用过了——”

龙骨炮轰然炸响,人类站立的地方只余下一道焦黑的印记。

“这是你应得的,小混账。”

 



8.

人类再次返回地下实验室的时候,船妇正站在一台奇怪的机器前仔细观望;三只龙骨炮悬在她背后,紧盯着人类。

“听着,孩子。我能明白你的处境——不管你是否尝试过,在这个世界,救赎所有人依旧是很难的一件事。”

“我尝试过。”

人类握紧手中的刀。

“那我们可以好好聊一聊了。你知道重置时间线的一个缺点是什么吗?”

“有什么好聊的?”

船妇没有理会人类的质问,自顾自地说下去。

“你可以一次又一次地重置,一次又一次地起死回生,上一次你所受过的伤害在物理上痊愈,但你总是知道的;对,你总是记得某个人让你花费了多久,或死亡多少次。”

“所以?你觉得我很可怜,想给我一些微不足道的怜悯吗?”

“原本可以是这样,但……”

船妇话语中的某些东西让人类重拾了戒备心。

“你惹毛了所有人——”

有什么人忽然推了人类一把,船妇闪身拉下某个拉杆;人类扑倒进那台怪异的机器,被困在一道光柱中。

袭击她的融合怪吐出了一团模糊的呜咽声。

“Amalgamate说,”船妇设定好几个参数,顺手将人类的刀子拾起来扔进垃圾桶。“你杀了她的丈夫和儿子。”

“你知道你无法杀死我是不是?我总会回来的,一次又一次。”

“那不会再发生了,人类。像你所说的,‘杀人或者被杀’,这个世界的确是按照这个原则运行的。所以我本不因你的所作所为责备某人——那不是你的错。”

僵持。融合怪发出不赞同的低吼。

“……不过我为什么要在乎?你杀了所有我在乎的人,我为什么要关心你的苦衷?”

船妇拉下第二个拉杆。

“永别了,小混账。”

 



9.

没有人说得清究竟发生了什么。怪物们只感觉到一阵眩目的白光划过天空,然后雪镇外的RUINS与王宫靠近结界的一半的所有存在瞬间融化成了一堆成分不明的物质;lesser Dog仅仅是试探性地摸了一下,手掌便被严重灼伤。

“那真是一个严格的城市边界。”狗夫妇中的一个说。

“看上去比Grillby的头发还要危险。”另一个回答。

Alphys——在Blook的极力劝阻下才没有自杀的Alphys博士,最终返回实验室,发现了人类的尸体;并且,在后续的清理工作中,她惊讶地发现被人类决心所影响的部分除了RUINS和王宫,还有结界。

“也就是说……一旦有办法清理掉那些堵在路上的东西,我们就能重返地面了?”

“是的。但关于决心的实验一直由Dr.Gaster主管,我不明白他所使用的是哪种语言。”

“我想我知道谁能帮你。”Grillby说。

 

怪物们在瀑布找到了独身一人的船妇。

“你们什么都不用做。时间自然会磨灭决心。”

“那么需要……”

“三个月。至多。”

 

于是就这样了。虽然经历了一场浩劫,人们失去了许多他们所爱之人,但地下世界终于再次握紧了希望。他们忙着收拾行装,幻想着地上世界的美好生活。只有船妇依旧在河道中游荡,秉承着她那独行孩子免费的原则摆渡。

不过据几个怪物说,他们看见船妇时不时会出现在骷髅一家的房子周围,或瀑布的几处岩壁附近;她在那些地方漫无目的地徘徊,仿佛是在等谁。

但是谁也没有来。


                                          —END—



归蝶·灵茜

【Riverster】Always Here.

改写自 @光导纤维 的Riverster短漫,链接戳这里

建议你们去原lof主去看漫画,我写得太水了TAT

私设G爹平时和人交流用标准Aster,但写下的用于自己看的内容都是大写wingdings,掉核心后全部大写wingdings。

(以后可能还会更一个Fell系的,这对粮少到怒割腿肉T-T)


————————————————————


1.

    即使是那位足不出户却见多识广的乌龟老先生Mr.Gerson,也说不出来waterfall的船妇究竟姓甚名谁,来自何方。熟悉她的人只知道她是个披着斗篷的隐形...

改写自 @光导纤维 的Riverster短漫,链接戳这里

建议你们去原lof主去看漫画,我写得太水了TAT

私设G爹平时和人交流用标准Aster,但写下的用于自己看的内容都是大写wingdings,掉核心后全部大写wingdings。

(以后可能还会更一个Fell系的,这对粮少到怒割腿肉T-T)


————————————————————

 

1.

    即使是那位足不出户却见多识广的乌龟老先生Mr.Gerson,也说不出来waterfall的船妇究竟姓甚名谁,来自何方。熟悉她的人只知道她是个披着斗篷的隐形女士,时不时会对渡河人说点意义不明的话,声音微小且虚幻,仿佛不经声带的气音——她是否有声带这个器官还是另一码事——也常有人见到她在waterfall的黑暗地带徘徊,向回音花哼唱自己一成不变的小调。

   “Tra la la……”

   专心寻找荧光矿石的学徒Wingdings——成绩优异到有望在未来的某一天成为Gaster博士——并没有注意到空气中这点轻小的歌声。老天,要是叫教授发现他擅自拿稀有材料做实验,不用未来,他立刻就能成为开除生乃至通缉犯W.D.Gaster。

   别啊我穿囚服可不好看。

   Waterfall一直都是荧光矿石相对充裕的地方,许愿室天花板上的“星星”就是纯度极高的荧光矿石。就现在的情况来看Wingdings还没绝望到要跑去摘星星……不过也快了。他搜索过地图上每一片角落,甚至大胆地闯进制图人都未曾涉足的阴暗区域,除了回音花里的几则问候以外一无所获。

   或许应该问问路人?

   Wingdings盯着前方好一会,才敢确定那袭暗色斗篷是斗篷而不是单纯的黑暗。他朝前赶了两步。

   “您好!请问……”

   船妇转过身,顺手抚了下身边的回音花;花朵绽出一点微弱的蓝光,映亮那人空洞的兜帽。

   隐形人?真少见。

   “打扰了,请问您有没有见过这种石头?”Wingdings翻开随身的笔记本,向面前的人指了指荧光矿石的图样。船妇沉默地点点头,折身朝黑暗的更深处走去,Wingdings小心翼翼地跟上。

   “当心脚下。”

   路途阴冷且黑暗,只有不明物种的菌类植物和回音花散播的渺小光点叫人勉强能看清地面。船妇左右穿梭,最终停在某个支流瀑布的湍急水势下。

   “就在这里。”

   “这里?但是——”

   船妇没有对他的疑惑做出答复。径直绕开水流,走进瀑布后隐藏的岩洞。四壁的荧光岩将整个空间映得通明,和瀑布外的黑暗仿佛是两个世界。

   “哇,这么多?!”

   Wingdings一时惊讶得语无伦次。

   “太好了,这下不仅教授不会发现,说不定还能存一些备用……要是能好好研究一下这地方的地质构成,地质学的结业论文就不愁了……”

   船妇安静地看着他。

   “太感谢了,您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Wingdings后知后觉地道谢。“我是Wingdings,在首都读大学。如果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请尽管说!”

   依旧没有声音。船妇指了指他背包里的笔记本。

   “诶?我的笔记本吗?”

   Wingdings纠结大约一两秒,还是将它递了出去。船妇哼着小调翻开,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

   “呃,有点难懂是不是?我其实更习惯用那种语言啦……”

   “这个对你很重要吗?放心,会还给你的。”

   Wingdings愣了一下。

   “那么,冒昧问一句你住在哪里?况且,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总会在这儿的——叫我Rivern就好。”

 

   Wingdings再次来到瀑布附近时,Rivern和她的小船并没有如约出现。他的笔记本被人好好地放在一朵回音花下,花朵重复唱着“Tra la la”。

   “或许是有渡河人吧……”

   Wingdings对自己说,带着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失落;他拾起笔记本翻了   翻,惊讶地发觉Rivern在里面用自己习惯的字体写了许多标注:热域和瀑布的稀有植物、矿石分布地,甚至地图上没有的部分也被细心地写明了具体路线。

   ……意外。

 

2.

   “Rivern!”

   坐在河边的船妇默默起身,原本浸在河水中的斗篷下摆却依旧是干燥的——这样的事,Wingdings几乎已经习惯了。

   “我带了点雪镇的书给你。老天,那可真是个适合定居的地方。虽然气候冷了一点,和热域简直是两个极端。”

   船妇的猫头木船扭过头;它喜欢热域。

   “还有哦,我在Mr.Gerson那里找到一份旧地图,根据计算热域和瀑布的河流很可能有连你都不知道的路线,甚至可能通往除RUINS的所有地下世界小镇。你的生意范围会扩大不少呢!”

   “嗯。当心脚下。”

   “放心吧,这附近的路我都走熟了。”

 

   “看!皇家科学院正式编制的徽章。实验室就在热域附近,以后可以天天见面啦!今晚我的朋友要在附近给我开庆祝派对,你也一起来吧,会很有趣的!”

   “好。”

   “还有,这条项链给你。”

   “?”

   “哈哈,要是没有你帮我找到的荧光矿洞,我可什么也做不成。就当谢礼好了。”

   “……Wingdings?”

   “?”

   “当心脚下。”

   “……我知道。一定要来啊。”

 

   “吓到了吗?虽然不小心把胳膊弄没了,但是我现在有很多只手了。嘿,猜猜我能操纵几只手?”

   “……”

 

   “然后那个人类孩子的枪击中了我。幸好那时我离实验室不远,及时注射了决心……”

   “什么?没事的。只是稍微融合了一点,不必担心。”

 

   “分离的灵魂碎片正好有两个。可这真的难以置信是不是?皇家科学员突然做起了带小孩子的工作。我不确定我做好了准备……顺便你要来我的实验室看一看吗?他们真的很可爱。”

   “Wingdings。”

   “怎么了?”

   “当心脚下。”

   “嗯,我记住了。你为什么总是这么说?”

 

3.

   “现在想想,带小孩的工作可不比做研究课题简单多少。”

   已经成为Gaster博士的Wingdings坐在船尾,默默摊开一卷蓝图一边校对一边漫不经心地聊天;Rivern半倚在船头,时不时回上一句半句。这几乎是热域河道附近的周常图景了。

   “Sans看上去有些不靠谱,但私下里还是很认真;Papy过于天真善良有点叫人头疼,不过熟识他的人似乎都很喜欢他?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你好像已经完全代入父亲的角色了。”

   “花了不少时间——不过,哈哈,成效还算明显。”

   Rivern转过身,胸前的项链发出淡淡的荧光。Wingdings注意到她的肩膀在不自觉地抖,仿佛即将开口的话耗尽了她所有决心——如果她有那种东西的话。

   “Wingdi——”

   一声巨响打断了Rivern的话。

  “是核心!怎么……”

   Wingdings本能性地想要下船朝实验室方向狂奔,却被Rivern抓住手。

   “不要去。”

   他愣了一下。

   “Sans……还在里面。”

   我很抱歉。

   于是Rivern没有再阻拦他。

   “当心脚下。”

   “我会的。”

 

   当他坠入自己的造物那一刻,他才真正明白Rivern这句话的含义。

   ……你自始至终都知道,是不是?

 

   与此同时,热域河道上。Wingdings送给船妇的项链毫无征兆地断掉,那块由并不擅长手工的Gaster博士费尽心思打磨出的荧光矿原石落在船上,摔得粉碎;Rivern怔在原地,随即俯下身,徒劳地捡拾着散落的晶体碎片。

   这是预兆,还是隐喻?她不明白。她通晓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律,却不知道内里的原因是什么。

   木船猫察觉到船妇的情绪有哪里不对;它尽力转头,却只看到船妇沉默许久,最后安静地将手中的晶体碎片洒在了河水里。

   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期待那个骷髅会带着满身伤跑回来,笑着告诉她没什么。

 

   但是谁也没有来。

 

4.

    核心出事后的第四天,一个穿着蓝色外套和拖鞋的矮个子骷髅登上了船。

 “雪镇。谢谢。”

 “那么我们出发。”

   骷髅看上去很不高兴。兜帽在脸上投射下一片阴影。

  “恰啦啦。你应当知道Gaster曾为你和你弟弟感到骄傲。”

   闻言猛然抬起头——船妇清楚地看见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危险的蓝光。

 “你——认识他?”

 “可以这么说。”船妇摸出一卷蓝图。“这是他遗落在这里的——我想你会用得上。”

   矮个子接过蓝图,摊开看了看又立刻卷上。

 “非常感谢……请问您是?”

 “恰啦啦。我的名字是什么?……那并不重要。”

   小船靠岸停稳。骷髅沉默地下了船;船妇有他再也不会来乘船的预感。

   反正他总是有捷径的嘛。

 

5.

   许多年以后。

   船妇坐在瀑布河道边,斗篷的下摆垂在水里;她抱着一束回音花,花蕊里不时传出“Tra la la”的细微声音,在空气中混合成一种奇妙的混响。

   她听见背后熟悉也好久不见的脚步声。

“要我说实话的话,我犹豫了很久才来找你。我……担心你会已经离开。”

“你知道我总是在这里的。”

   船妇缓慢起身转头。背后的人除却表情相比于从前更加怪异了点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大变化——正如她预想的那样。

 “恰啦啦,搭一程吗?”

   Gaster走上船,将手中的一束蓝色花朵放在船尾。那花朵和回音花有点相似,但船妇确信它不属于这个世界或者这条时间线;她注意到花束里缠绕着一条矿石项链,做工似乎有了点进步,但依旧粗糙简单。

   “我们现在要去哪?”

   “Error。”

   “……那么我们出发。”

   安静。空气中只有水花拍打木船的细小声音。最终还是船妇先开了口。

   “Sans担起了他应担的那份责任,你的蓝图现在就在他的私人实验室里。”

   “嗯。”

   “Papy还是老样子,对自己的力量没什么概念,和任何人交往都过于友善。”

   “嗯。”

   “……是时候闻一闻痛苦了。”

    这次Gaster没有吭声。他露出一个尽力温柔的微笑,不确定船妇是否能看见;小船慢慢地停靠在某个本不应该存在的地方,他走下船,犹豫片刻后还是转头开了口。

   “Rivern……你真的没有别的想和我说的吗?”

    Rivern沉默片刻。

   “小心那个用手说话的人,Wingdings。”

    木船安静地飘远,Wingdings笑了笑,转身走进自己那间本不该存在的房间去。

 

    用手说话的人。是要他小心自己吗?或许Gaster的某个疯狂实验最终会害死Wingdings?谁知道呢。即使他成了超越时间线的存在,某些东西对他来说依旧是个谜。也或许这只是句意味不明的告诫,就像她对无数个渡河人说过的一样?大多数人都遗忘了他,也有一些失去颜色的怪物将他视作神明,如教徒一般崇拜他。只有Rivern,还待他如万千渡河人中的一个——或许相比于他们要稍稍特别些。但——

    只有在她那里,Wingdings和Gaster不再是被过去和现在撕扯的两部分,而是一个完整的W.D.Gaster:不是神明,不是魔鬼,不是某个神秘的幕后黑手;而只是一个首都大学毕业的科研人员,两个小孩子名义上的父亲,仅此而已。

    也只有在他那里,Rivern不再只是单纯的、说话声音微小且虚幻的船妇,她有了一个简单的名字,和除却摆渡哼歌外的另一种生活。

    Gaster没有放任自己继续想下去;他开始着手设计自己下一项实验的蓝图。

 

    这么多年,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在那里——不敢确定她是在等我,但只要我在,她就一直在那儿。

    总之她永远都会在那儿,不是吗?

    不管是不是为了我。

 

 

                                               —END—


泠 冷 人

船夫(妇)和G专场,有riverster倾向
(来自tumblrLari-lab太太)(已授权搬运)(禁止二次转载或商用)

船夫(妇)和G专场,有riverster倾向
(来自tumblrLari-lab太太)(已授权搬运)(禁止二次转载或商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