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m

14750浏览    1964参与
BTS_MagicShop

『金南俊』

无意闯进你的星河

留下不可磨灭梦境


cr.logo

『金南俊』

无意闯进你的星河

留下不可磨灭梦境


cr.logo

GaGu嘎咕

【RunningMan / 光GA】《风铃》 16

       浅尝心动的滋味过后,就连触摸都变得滚烫。

       李光洙抛尽所有的勇气换得了一个吻,而后反而不敢和Gary有对视和触碰。嘴唇还在隐隐发胀,偶尔偷瞥几眼Gary的身影。

       一个下午,迎来又送走一批批的客人,旁边公园里游玩的孩子们也提着饿瘪瘪的肚子回家开饭。...


       

       浅尝心动的滋味过后,就连触摸都变得滚烫。

       李光洙抛尽所有的勇气换得了一个吻,而后反而不敢和Gary有对视和触碰。嘴唇还在隐隐发胀,偶尔偷瞥几眼Gary的身影。

       一个下午,迎来又送走一批批的客人,旁边公园里游玩的孩子们也提着饿瘪瘪的肚子回家开饭。

       李光洙关好窗户、锁上门,Gary处理完垃圾在一旁等。

       “走吧,回家。”光洙将备用钥匙放在花盆底,衣服拽拽平,看一眼Gary,匆匆转过头正视前方。

       并肩,李光洙的衬衫袖口有意无意地蹭到Gary的小臂上,有时距离近了,两人胳膊相擦,光洙好不容易恢复如常的面色又绯红起来。

       自从中午那个“意外”的吻,李光洙就像被按下了开关,完全没了当时不顾一起一步上前的气势。Gary歪头,伸长脖子,好奇地观察他。享受过众人视线的光洙此刻仿佛头一次上镜的广告模特,拼命想自然,却仍是手足无措。

       Gary笑笑,低头看着李光洙的手微微握拳又松开,手指不断在裤缝边缘敲打。

       Gary张开五指,握住那只颤抖的手。

       光洙脚被“黏住”,跟不上Gary向前的步伐。相握的双手被站定的光洙拽住,Gary回头:“怎么不走了?”

       光洙看看紧握的双手,又抬头看看Gary,小眼神里迸发的是疑惑和兴奋。

       “干嘛,你没听说过,接吻就是交往第一天了吗?你亲完就想完事了?”Gary话说出口也抑制不住些许害羞,“还有,肩膀相擦就是露水姻缘,你现在就落在我手里了。”

       李光洙傻傻地眼睛愈弯,饱满的苹果肌堆出了眼角熟悉的小细纹,嘴巴就半扬半张,似是要留出口水来。

       Gary摇了摇两人的手,继续向前走,“走了,傻瓜光洙。”

       李光洙赶紧跟上,用力回握着Gary。

 

       夕阳滑落,也到了Gary小区门口。正作分别,Gary的手机响了。

       “喂,嗯我在小区门口。现在?你吃的完吗?好吧好吧,你等我一下。”

       挂了电话,光洙立刻贴上来,“谁啊?是不是上次在你家里那小子!”

       这种时候倒是脑筋转的快,Gary和光洙解释道:“他叫宋仲基,是我楼上的邻居,也是最近才转来我们班上的,现在是我同桌。”

       “同桌?!”突然警钟大响,李光洙警惕地问到底,“他要你干嘛?”

       光洙一副夏洛克上身的模样,Gary拍拍他的脸,“他让我帮他买一桶冰淇淋带给他。”

       “带给他?那不就是要去他家里?进家里他想干嘛,肯定不怀好意。”光洙还沉浸在自己的情景剧推理之中,Gary已经进了小区门口的超市。

       Gary抱着一桶冰淇淋,准备结账,身边又突然放下另一桶。

       “光洙你也要吃?你还没吃晚饭,空腹吃冰的对胃不好吧。等你带回家,这都化了。”

       李光洙坚决要买,Gary只好一起付了帐。本以为小区门口就要告别,李光洙却坚决要跟着Gary上楼。

       到了门口,Gary掏出钥匙准备开门,身后楼梯口就传出急切的声音:

       “你终于回来啦,我都要饿死了。我的冰淇淋呢?”

       宋仲基蹲在楼梯口,一听到Gary家门口有开门的声音,立刻穿着拖鞋,“踏踏”就冲过来。直接略过Gary身边的李光洙,从Gary怀里接过冰淇淋。

       宋仲基的手刚碰到Gary,李光洙太阳穴直跳,又想起当时看到的Gary把手放在他头上的场景。恨不得他早点拿了冰淇淋早点滚蛋。

       “你晚上就吃这个?”Gary开着门随口问了一句。

       “说的也是,吃不饱。那晚饭……就还是拜托你啦~”顺溜地穿着拖鞋进了Gary家里,宋仲基抱着冰淇淋盘腿坐在沙发上等饭吃。

       李光洙伸手想拎着宋仲基的衣领把他扔出去,但这小子动作太快,早早安坐。

       Gary无奈,看了一眼李光洙:“你回……”

       “我也要在这吃晚饭。”李光洙抬脚就进了屋,最后只剩这间房子的主人Gary一个人还站在门外。

       Gary在厨房里忙着煮面,客厅里两个抱着冰淇淋桶的人。宋仲基半眼没看李光洙,打开盖子,轻车熟路地去厨房找到勺子,打开电视自己开吃。李光洙愤愤地盯着他不仅登堂入室,还无视自己,连勺子都不帮忙拿。

 

       三人坐在饭桌上,宋仲基和李光洙面对面,宋仲基才注意到他。光洙从眼里飞出“小李飞刀”,想要打下他拿碗的手。

      “熙健哥,你哪认识的这么凶的人,脸色也太难看了。”宋仲基卷了几圈拉面,配上一片腌萝卜,吞进嘴里。

      “你说谁难看?”李光洙选择性地只听到了最后几个字。

       叹口气,摇摇头,宋仲基转脸对Gary同情地说:

       “还是傻的,太可怜了。”

       眼看光洙就要拍桌而起,Gary一手夹一片泡菜,递到光洙嘴边。另一只手按住光洙放在桌面上的手,手指蹭了蹭光洙的手背。

       光洙的火气一下被蹭地少了一半,白了宋仲基一眼,继续乖乖吃面。

       Gary夹在中间,差点忘了两个人还不认识。
       “仲基啊,这是李光洙,咱们一个学校的,不过不是一个班。”

       “哦~就是那个过气的RM高中王子啊,就这样,怪不得这么快就过气了。”

       “啪”李光洙彻底吃不下了,筷子摔在桌上,就撸起袖子要动手。

       “你说谁过气,你都不知道每天多少人给我送情书,之前有个姑娘,天天给我中午给我给我送便当。不信你问Gary哥,我都给他吃了。”光洙急切地想让Gary证明自己的人气,却看到Gary也是黑了一张脸,才发现刚刚自己说错话了。一时只能吃瘪,别扭地坐下。

       宋仲基埋在碗里吸溜拉面的嘴咧开一边笑了笑,吃得更香了。

——————————————————————————

固定更新是 周二、周四、周六、周日~ 

(不时会加更

感谢大家愿意浏览我的文字 

如果喜欢的话帮忙点个喜欢和推荐吧~ (真的是莫大的鼓励!

欢迎在评论或者微博和我一起讨论剧情或者磕cp(基本无雷哒!)



小吉牌苏打水
呜呜呜呜呜太帅了太帅了 就是这...

呜呜呜呜呜太帅了太帅了 就是这样的男人每天说想我 我要晕了

呜呜呜呜呜太帅了太帅了 就是这样的男人每天说想我 我要晕了

Daisy's Magic Shop

rapper line给我帅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三个男人太有魅力了四射吧!!!

rapper line给我帅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三个男人太有魅力了四射吧!!!

astriam的肝还好吗
依旧是瑞莫 给我避雷!!!!!...

依旧是瑞莫 给我避雷!!!!!!

有太太教我画手吗,我真的服了这个画技了

最近实在没梗了

有梗随便给我讲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astriam来者不拒

依旧是瑞莫 给我避雷!!!!!!

有太太教我画手吗,我真的服了这个画技了

最近实在没梗了

有梗随便给我讲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astriam来者不拒

GaGu嘎咕

【RunningMan / 光GA】《风铃》 15

电影里,主人公相视、贴近、亲吻。

 原来是,心动的信号,早已,暴露。


       当眼里挤满了心里话,嘴里就说不出了。

       汗还在流,热气还在蔓延,两个人谁也不忍先移开视线。


       每当Gary注视光洙,光洙都在发光。...


电影里,主人公相视、贴近、亲吻。

 原来是,心动的信号,早已,暴露。


       当眼里挤满了心里话,嘴里就说不出了。

       汗还在流,热气还在蔓延,两个人谁也不忍先移开视线。

       

       每当Gary注视光洙,光洙都在发光。

       这道光就像是每个人心里,一块不知何时遗漏的拼图。

       没有这一块,他人远观依然完整,只是自己知道少了一点完满。人的完满不是必需品,没有这一点完满,人也能活,也能不停留地奔赴生活的一道道关卡。

       然而那点不完满的空缺成了挫败、嫉妒、怀疑、自卑的入口。从点滴丝缝开始,缺了的完整,路途中的磨损,直到迈不动步子,才发现拼图支离破碎,早已散了一路。

       现在,Gary想抓住这道光。

       “光洙” “Gary哥”谁先开的口,笑眼里都是彼此。

       “您好,一份巧克力千层。”

       同时转头看向窗外的客人,松开手,光洙从冰柜中取来蛋糕,Gary微笑着收银。

       “小哥哥,这家店你们俩一起开的吗?你们是兄弟?感情挺好啊。”客人将两人之前环抱的姿势看在眼里,挑挑眉,嘴角上扬。

       “呃,不是,不是兄弟。”Gary盯着收银台,手指戳戳屏幕,害羞地缩了缩。

       “比兄弟关系还好!”光洙将包装好的千层蛋糕递到客人手上。付了钱,客人和光洙交换“我懂的”眼神,一只手握拳给他们加油。

       光洙飞去一个wink,“欢迎下次光临哦~”

       “Gary哥饿了吧,来!尝尝我做的高级料理!”从厨房端出便当盒,“献”到Gary面前。

       饭盒最上层铺满了切好的紫菜包饭,白白的米饭包裹着或黄或红的小菜。用番茄酱画了一个大大的爱心,最中间写着“GARY”。揭开一层,炸的油亮的小烤肠一端切成肆意伸展的花瓣,向用餐者致意。最下面,一半是朴素的油豆腐包饭,零零散散几颗米粒落在金黄饱满的油豆腐旁边。一半垫了几片生菜,点缀着小块儿的水果。

       没有糊味,没有焦黑,Gary惊讶地扫一眼光洙。香气的引诱下,肚子确实“咕咕”叫。

       “这些都是我做的!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像是讨赏的小孩,手掌托着两颊。

       这菜色、这搭配…Gary总觉得有点眼熟。“你不会,之前给我吃那么多别人给的便当,是在试错?!”被当成小白鼠的既视感,Gary夹着一个小烤肠扔进嘴里。

       “嘿嘿,哥别生气,我不试试,怎么知道你最喜欢吃什么,”Gary提起筷子就要敲在光洙脑门上,光洙撅起下嘴唇,可怜兮兮地望着他,“我这是严谨的科学实验啊……”

       “啊,张嘴。”

       紫菜包饭送到嘴边,光洙一口吞进去。腮帮子鼓鼓,边嚼边笑眯了眼。

       只准备了一双筷子,不知道是光洙忘了还是故意的。你来我去,喂着吃完了整盒便当。Gary收拾着桌面,光洙撑着下巴,耐心地看着他:“哥,吃了我的饭,就是我的人咯。”

       嗤笑一声,Gary将便当盒装好,“当时拿了你的风铃,一早就是你的人了啊。”

       光洙颧骨又升天了,眼睛更是一眨不眨,要将Gary的一转身、一抬手都录进回忆。

       忙活了半天,光洙巴巴的眼神终于对上Gary。看着Gary走过来,端详了自己半天。Gary失笑,对着光洙指了指自己的下嘴唇。

       李光洙瞬间呆住,心脏迸发的血液滚烫,一股脑冲上耳朵。半张的嘴,口型好像是“啊”。Gary见光洙没有反应,指腹更强调地碰了碰自己的嘴唇。

       不过十厘米左右的距离,满眼Gary的嘴唇被手指轻弹,光洙现在已经看不见其他东西。

       还是呆呆愣愣的李光洙,Gary叹口气,上前一点。

       “嗡嗡”回响脑海,李光洙的热血由下而上,还怂什么!

       猛地向前,一手扶住Gary的脑后,一手将挂在房檐的窗帘放下。

       

       “哗啦”

 

       窗帘节节落下,挡住耀眼的阳光。

       被眼前放大的人固定住的Gary努力让脑子转起来。

       嘴唇上软软的触感,微微湿润,轻轻颤抖,有一丝辣味。这是刚刚的紫菜包饭的味道……不对,紫菜包饭没有这么甜……

       有湿润的气息贴着Gary的鼻子,萦绕四周的还有白色衬衫上洗衣液的清香。

       李光洙双眼紧闭,睫毛抖动着少年初次炽烈表达爱意的紧张和兴奋。五秒钟的停留,李光洙紧紧环住Gary,将头搭在Gary肩膀上。认真的拥抱,舍不得余留力气又担心太过用力。

       “Gary哥,我好喜欢你。“

       Gary被埋在李光洙的肩窝里,闷闷的红了脸。小声地,慢吞吞开口:“呀……李光洙,你刚刚是……“

       “初吻!我保证!”李光洙竖起了四根手指发誓。

        “谁问你这个了……“脸上又是一烧,Gary头埋得更深了。满是李光洙身上特有的清新的味道,Gary全身放松,伸出双臂,回抱住光洙的腰,“我也是。也是第一次,也是好喜欢你。”

 

       傻瓜李光洙,刚刚是想提醒你,你嘴巴上黏了一颗饭粒。


时间足够你爱

#1YearwithPersona

😆😆😆

#1YearwithPersona

😆😆😆

寸心可鉴

【RM无差,hpAU】呼神护卫!(一)

*R/M无差,下划线(因为大概是清水小甜饼所以)无意义

*是hpAU,我爱137所以代入了137……

*名字是暂定的……说不定以后会中途推倒重修……

*设定瑞克是麻种(退学)巫师,且只有莫蒂遗传了巫师血统。以及瑞莫应该上伊法魔尼吧其实?管它呢233

*C-137组似乎是莫蒂13岁开始四处作死的……作为坚定瑞莫原配党,我假设原剧瑞克在莫蒂13岁时清空了下全家记忆……所以姥爷是陪小莫长大的!欧耶!

*本来是个小短篇,码着码着奇怪的剧情就出现了……所以……是有主线……的吧……

*交个党费……虽然文笔辣鸡以及重度OOC……唔……


  莫蒂·史密斯很震惊。

 ...

*R/M无差,下划线(因为大概是清水小甜饼所以)无意义

*是hpAU,我爱137所以代入了137……

*名字是暂定的……说不定以后会中途推倒重修……

*设定瑞克是麻种(退学)巫师,且只有莫蒂遗传了巫师血统。以及瑞莫应该上伊法魔尼吧其实?管它呢233

*C-137组似乎是莫蒂13岁开始四处作死的……作为坚定瑞莫原配党,我假设原剧瑞克在莫蒂13岁时清空了下全家记忆……所以姥爷是陪小莫长大的!欧耶!

*本来是个小短篇,码着码着奇怪的剧情就出现了……所以……是有主线……的吧……

*交个党费……虽然文笔辣鸡以及重度OOC……唔……



  莫蒂·史密斯很震惊。

  莫蒂·史密斯收到了一封信。

  没错,专业猫头鹰在收信人年满11岁时噗嗤噗嗤送来的那种。

  盖着大写“H”印章,花里胡哨地印着眠龙勿扰的那种。

  

  瑞克·桑切斯很头疼。

  作为一个在十四岁那年随随便便炸毁了整个斯莱特林休息室,然后穿着不知从哪组装好的潜水服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霍格沃茨大门口(不是被退学!这点很重要!),毅然把身与心全部奉献给麻瓜科学的“前”麻种巫师,他真的很头疼。

  ——啊,在他看到自己外孙捧着那张杀千刀的羊皮纸,眨巴着眼睛满怀期待地看向他的时候。

  就该早带着这龟孙去广阔的宇宙探险的。

  瑞克郁闷地想,第N次举起记忆枪,消除了正在蹦跶的外孙的记忆。

  才不是嫉妒霍格沃茨会让莫蒂离开自己呢,才不是。

  瑞克如是想,又打了个酒嗝。


  

  桑美·史密斯很着急。

  她是真的着急,考虑到她唯一的小弟弟此时正在车库里坐着,一脸蒙圈地盯着一位突然出现的黑袍女士和他们的外公对视,我们大概可以理解她担心的心情。

  呵,毕竟桑美敢打赌,现在谁只要在那里划根火柴,车库就会被炸飞。

  “桑切兹先生,”那位女士冷冷地说,“您应该知道,‘任何’适龄巫师都不可以被剥夺学习魔法的权利。”

  “麦格女士,”瑞克讽刺地回应道,毫不留情地回瞪,“你应该知道,规则、法律,对于一个桑切兹来说,连地球大气层都比不上。”

  莫蒂坐在一旁,莫名其妙地看着面前一黑一白的两人争执。

  “呃……瑞克?这是谁?什么魔法?”

  麦格听到这句话,严厉地瞪了男孩一眼,然后继续盯着瑞克。莫蒂悻悻地住了嘴。

  “他不是个桑切兹。”麦格皱眉,很明显她想起了当年这个学生在霍格沃茨引起的特大洪灾,“无论你消除多少遍他的记忆,都无法改变这一点。”

  “——他早晚会是。”瑞克上前了一步,趾高气扬地挡在自己外孙和满脸黑线的麦格校长之间。

  


  好吧,无论如何,莫蒂最终去了霍格沃茨。

  ——如果不是贝丝在知道之后疯狂介入的话。(“你不能剥夺莫蒂的选择自己人生的机会,爸爸!”)

  事实上,十有八九还是瑞克外公动了恻隐之心什么的。

  眼睛哭得有些发肿的男孩儿此时正软软地半靠在瑞克身上。瑞克无奈地望着外孙,尽量轻柔地拍着他的后背和脑袋。

  桑美如是想,吮着根棒棒糖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祖孙俩,时不时还得发誓下绝不对莫蒂说这事儿。

  


  对角巷是个好地方,这里有滋滋作响的漂亮蜂蜜糖、虽然被瑞克嗤之以鼻但的确挺酷炫的火弩箭……还有……全英最好的魔杖店。(真的不是因为它是唯一一家吗?瑞克质疑道。)

  “瑞克·桑切兹——”

  当瑞克被兴冲冲的莫蒂拽进奥利凡德的、和扭扭曲曲满满当当的杂物箱差不多的、一度给众多小巫师带去惊喜和惊吓的破烂小店时,年迈的制杖人抬起头来,一双浑浊的眼睛猛然像万圣节的南瓜灯一样亮了起来。

  “紫杉木,龙心腱,十四又四分之一英寸,坚硬①,”奥利凡德低声念道,仰头盯着来人,“非凡又无比可怕的组合。你还留着它吗?”

  瑞克无视了他,直接把正在左顾右盼的孙子推了出去。奥利凡德好像是第一次注意到了莫蒂。“——这位是?”

  “莫蒂·史密斯,先生。”莫蒂小心翼翼地开口,想起刚刚和外公死缠烂打时问到的流程,赶紧加上一句,“我、我我惯用右手。”

  奥利凡德探究的目光在男孩身上游走着。

  “请伸出您的右臂,先生。”他好像刚刚才回过神。

  

  

  “彻头彻尾的灾难,对吧,莫蒂?”

  在莫蒂第十四次把整个魔杖店弄成一滩烂泥以后,瑞克半倚在一旁(顺便说一句,环绕在他身边的电子防护罩颜色和莫蒂发红的脸颊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咸不淡、甚至还有点愉悦地评价道。

  “是它了——史密斯先生!”

  奥利凡德猛然高声吼叫起来,莫蒂的手一抖——

  “嘭——”

  瑞克摇了摇头,简直是满脸同情地望着再次被倒下的魔杖架压垮的莫蒂,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并擦擦他的头发。

  

  “冬青木,凤凰尾羽,十英寸整②。冬青木,凤凰尾羽,十英寸整。冬青木,凤凰尾羽,十英寸整……”

  莫蒂快快乐乐地在对角巷走着,嘴巴里还念着自己的魔杖。瑞克简直要翻白眼了,他转过身去,想喝点儿酒什么的。其实中国东北的烧刀子酒③挺合他的口味,苦,辣,辛,对大多数人来说一杯即醉。

  瑞克一瓶饮罢,用余光四处看了看。

  呕吼,莫蒂没影儿了。


TBC,以及脑洞大的话可能会扩写成长篇什么的?


一点来自波特猫的注释:

①紫杉木(译者百度贴吧:御∩_∩堂)

      紫杉木魔杖属于更加稀有的品种,而适合他们的主人同样不同凡响,或者臭名昭著。紫杉木魔杖会赋予持有者掌控生死的力量,或许所有魔杖都有这种能力;不过他们还享有非常黑暗并且令人惧怕的决斗和施咒能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比如一些对魔杖一无所知的人说的)拥有紫杉木魔杖的人比旁人更容易被黑魔法吸引。最契合紫杉木魔杖的巫师可能同样是一个坚定地保护者。这种长寿树种削出来的魔杖的主人既有英雄也有恶棍。当巫师死后与他的紫杉木魔杖葬在一起,魔杖会生根发芽长成一棵大树保护主人的坟墓。根据我的经验,可以确信的是,他们从不选择平凡的或者胆怯的主人。

龙的神经(译者不明)

      一般说来,龙的神经制作的魔杖是最强大的、施出的咒语最为耀眼。以它为杖芯的魔杖与其他魔杖相比,学习能力更强。虽然它们能接受易主如果新主人战胜原来的魔杖主,不过,它们对现任主人的契合度是很高的。使用龙作为原料的魔杖通常最容易向黑魔法屈膝。不过,它们不会出于自愿向黑魔法偏移。它们也是三种杖芯中最容易出意外的一种,性能最为不稳定。


② Holly冬青树

      冬青木是一种相当稀有的魔杖材质,通常被认为具有防御的属性,他们适合与那些需要客服愤怒与焦躁情绪的主人。同时,冬青木魔杖经常选择那些参与危险并且需要精神追求的事件的主人。冬青木魔杖的表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内芯材质,并且他们与凤凰的羽毛的合作声名狼藉。因为冬青木对凤凰身上的物质有一种强烈的抵触情绪。在特殊情况下,当这种配对发生时,任何人或事物都不能阻止他们。

凤凰羽毛

      凤凰最稀少的杖芯种类。凤凰羽毛能施出最多种类的魔法,但是,要显露这个特质所用的时间会比独角兽毛和龙神经杖芯显露特质的时间长得多。凤凰羽毛是最具主动性的杖芯,有时候甚至会根据自己意愿行动,许多巫师不喜欢这一点。凤凰羽毛制作的魔杖对于选择潜在主人最为挑剔,这是因为凤凰是一种非常独立自主、与世隔绝的生物。这类魔杖最难以被驯服个人化,它们对魔杖持有者的忠诚也是最来之不易的。


③烧刀子酒(来源度娘)

     烧刀子,古烧酒的俗称。主要流行于古辽东地区(今天辽宁东部、吉林东南部),以其度数高,味浓烈,似火烧,而得名。


时间足够你爱

不一般的小俊一般般的拽

不一般的小俊一般般的拽

С

就算不完美,你也是限定版的乐高

就算不完美,你也是限定版的乐高

BTS_MagicShop

『金南俊』

少年的秘密

绽放的鲜艳花朵


cr.logo

『金南俊』

少年的秘密

绽放的鲜艳花朵


cr.logo

GaGu嘎咕

【RunningMan / 光GA】《风铃》 14

能不能再靠近一点点。

  

       几秒的时间,呆愣到气愤。捏在门框的指尖充血发红,倾身想要冲进教室,校服上衣的一角却被几不可感的力量拽住。李光洙回头,眉间还燃烧着,眼神也放出戾气。

       “啊……那个……不好意思,李光洙同学你上次有收到我的……我的……手写信吗?”双马尾的姑娘低头绞着手,红扑扑的脸蛋,一会儿抬起头,发光的双眼盯着李光洙。...


能不能再靠近一点点。

  

       几秒的时间,呆愣到气愤。捏在门框的指尖充血发红,倾身想要冲进教室,校服上衣的一角却被几不可感的力量拽住。李光洙回头,眉间还燃烧着,眼神也放出戾气。

       “啊……那个……不好意思,李光洙同学你上次有收到我的……我的……手写信吗?”双马尾的姑娘低头绞着手,红扑扑的脸蛋,一会儿抬起头,发光的双眼盯着李光洙。

       “……那封信我收到了,我……”李光洙一下从之前的情绪中惊醒,挠挠头,眼珠飘忽,张望教室后方的Gary所在的角落。

       越来越多吃完饭的人回到教室,女孩躲避着路过的班上好友们打趣的眼神,指了指旁边无人的转角。光洙会意,点点头。

       

       半开的窗边,光洙额前的碎发迎着微风,发丝间露出光洁的额头。一直瞟向身边来往的人群。

       “同学,你的信我仔细地看了。但是,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

       女孩的脸色由红转白,睫毛颤抖着失落和泪意。下嘴唇被她咬得发白,终于还是忍不住:

       “我可以问问……是为什么吗?你有喜欢的人了?”

       换作光洙被噎住了话头,答案似乎简单得要脱口而出,又似乎复杂如线团,剪不断理还乱。女孩受伤的眼神又溢满了一定要到答案的决绝,光洙理不清的烦闷,半倚在窗台上,双手支起上身。

       “喜欢……什么样才能叫做喜欢?”

       “这,对每个人都不一样吧。但是,当你特别喜欢一个人,会总是想见到他,安静地和他呆着也不会觉得尴尬无聊,遇到不管好事坏事都想和他分享。看到他和别人在一起会难过。”

       仔细咂摸品味着“喜欢”,李光洙没了声音,思绪愈加遥远。

       李光洙认真思考、回忆的模样,落入女孩的眼眶,眼眶更加红了。

       “我知道你的答案了,”女孩伸手抹了抹脸,“你刚刚听到这些话,想到的人,就是你喜欢的人。”

       女孩的话,炸在耳边,世界一瞬间静默。

 

       推着车慢慢悠悠地溜着,刚刚在车棚,Gary还奇怪李光洙的车怎么已经推走了。车身猛烈地一晃,就要向右倒去。用力把住车头,Gary一只脚为了维持平衡已经翘起。

       “楼下的,你这车能载人不?”宋仲基安稳地落座在后座上,从Gary身后探出头来,嘴里还叼着刚开封的辣条。

       “反正咱们楼上楼下的,为了节省我的创作时间,你把我一起捎回去吧,”还没等Gary开口,宋仲基自己挪了挪舒服的位置,“快点吧,早点回家,早点吃饭。”

       Gary无奈地摇头,一跨上车垫,腰就被后座人的双臂死死卡住。

       “咳,你能不能手松点,我都使不上力了。”

       “哦。好了,出发!”

 

       两人一路走上5楼,Gary掏出钥匙准备开门,身边的宋仲基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手上动作顿了顿,Gary转头看着沉浸在耳机音乐狂欢中的男孩。

       “你不回家?”故意提高了声音,想穿透耳机。

       宋仲基摘下耳机,夺过Gary的钥匙,麻利地开了门。

       “回家又没吃的,刚刚你骑得太快,我都忘了下车买个晚饭了。所以,晚饭就靠你啦。”躺在沙发上,戴上耳机,闭上眼睛空中比划,像是怀有梦想的指挥家。

       摊上这么个祖宗,Gary也只能认命。反正泡面还多,难道还能打他一顿不成。

       煮开水,放入面饼,小火慢煮。盖上盖子,Gary赶忙在围裙上擦擦手,接起一直响个不停的电话。

       “喂,光洙。怎么了?”

       “……Gary哥,你周末有空吗?我们,不是,我要去帮我一个姐姐看店,你……和我一起去吧。”光洙有些迟疑和不确定。

       “周末……”

       手忙脚乱的厨房突然传来男孩的叫喊:“你在干嘛呀。面都扑出来了!”

       “来了!周末可以,到时候你把地址发给我吧。”匆匆挂断,Gary带着拖把和抹布冲进厨房。

 

       “欸那人谁啊,你怎么随便让人进你家呢!”

       “嘟”手机屏幕全黑了,光洙将自己摔在床上,对着空气拳打脚踢。

 

       一连几天的阴雨,到了礼拜天终于与阳光重逢。

       站在镜子前左右旋转打量着每一套衣服,李光洙瞅着这件颜色太暗不能衬肤色,那件太肥不显气质。真正踏出家门,日头高挂。扣到领口的纽扣勒住脖子,闷得脸红,喘不过气。

       Gary到甜品店门口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别扭的李光洙。一件皎白的长袖衬衫,套着深灰色的毛衣V领背心,前颈紧紧被领口包围。双腿交叠,九分的西装休闲裤露出细脚踝。手有意无意在半挡着太阳,眼睛半闭,嘴唇微微撅起。

       Gary瞥了瞥自己身上的黑色短袖,随着李光洙动作,空中有毛絮飞舞,往Gary身上黏。Gary径直走向店内,不再看李光洙。还没真正入秋,太阳正盛,黑色本就吸热,看着李光洙身上的毛衣更是热气蒸腾。

       “不是要看店吗,站外面晒日光浴吗。”Gary抬起隔板,走到玻璃展柜后。

       李光洙不再凹姿势,紧贴着Gary的脚步进了店里,站在Gary左手边。

       展柜上方没有装窗户,只有一个帘子被卷起挂在屋檐。

       热风就大方地进入店内。Gary向右边移动一步,李光洙跟着向右移动一步。几步距离,Gary已经抵着墙面。

       “你,能不能往左边去一些。我再往右只能撞墙了。”

       李光洙面无表情,嘴巴撅得更高了,像受了极大的委屈:“哥你就这么不想和我相处吗?在学校躲着我,现在又想我离得远点。我看你和你的同桌靠得就挺近,还摸他。”

       李光洙张口就机关枪似的,越讲越激动,靠的越来越近。

       “等等!首先,我没有摸他,同桌坐得近不是很正常吗。还有,我让你离远一点,是你身上实在太热了,又飞毛。在学校躲你,你自己不清楚吗,”Gary身形一闪,躲到李光洙左边,两人换了个站位,“别人女生给你做的便当,你要是不想接受就别收,总是给我吃算什么。我又不是垃圾回收站。”说到便当,Gary也不是滋味,又往左边移了一点。

       光洙直接把毛衣脱掉,扔在店里的椅子上,背后的衬衫汗湿一片。解开最上面两颗扣子,将袖口敞开,向上卷起。

       “现在可以离我近点了吧。”

       光洙锁骨以上白皙的皮肤,汗珠点点,映射着晶莹的阳光。明明不是第一次看见,Gary此刻却慌忙移开视线,双手握拳搭在展柜上,指腹搓着关节。

       见Gary没动静,李光洙凭借身高优势,一把捞过Gary的肩膀,带到身边。

       失了重心,随着李光洙的力道靠近,Gary几乎可以看见李光洙敞开露出的皮肤上冒出的热气。肩膀上李光洙的手掌,热意丝丝传入、游走,萦绕Gary,最终坠落于耳尖,泛上微红。

       像是被对方炽热有力的目光牵引,Gary抬头对上光洙的双眼。

       “Gary哥,可以像这样离我近一点吗。”


————————————————————————-

以后更新就固定是 周二、周四、周六、周日啦~ 

(不时会有加更...

感谢大家愿意浏览我的文字 

如果喜欢的话帮忙点个喜欢和推荐吧~ (真的是莫大的鼓励!

欢迎在评论或者微博和我一起讨论剧情或者磕cp(基本无雷哒!)


MONO GALLERY
🐻南俊nim直播提到の ev...

🐻南俊nim直播提到の everything pt.3

🐻南俊nim直播提到の everything pt.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