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ogue warriors

71浏览    2参与
青古

【LPL】【RW1.0】光阴(完)

英雄联盟职业联赛  2018年度限定 Rogue Warriors  1.0


LPL我的S8。热情有一大半都给了这个队。


笑过哭过爱过恨过,现在也跟着选手去爱了别的队,这篇写了好久了,今天还是决定写完发一下。八千五一发完


太多意难平了,希望RW2.0也前程似锦,乘风破浪。


祝我S8限定的记忆中的五人组永远热泪盈眶,永远在那一年的青春里。


——


-光阴



“就锁卡尔玛吧就卡尔玛啊要不璐璐也可以璐璐大嘴无敌我们无敌。”


Mouse听到语音频道里Doinb语速很快地吐出了一长串字。他忍不住扭了一下身子,想去看Doinb的表...

英雄联盟职业联赛  2018年度限定 Rogue Warriors  1.0



LPL我的S8。热情有一大半都给了这个队。


笑过哭过爱过恨过,现在也跟着选手去爱了别的队,这篇写了好久了,今天还是决定写完发一下。八千五一发完


太多意难平了,希望RW2.0也前程似锦,乘风破浪。


祝我S8限定的记忆中的五人组永远热泪盈眶,永远在那一年的青春里。



——


-光阴



“就锁卡尔玛吧就卡尔玛啊要不璐璐也可以璐璐大嘴无敌我们无敌。”


Mouse听到语音频道里Doinb语速很快地吐出了一长串字。他忍不住扭了一下身子,想去看Doinb的表情,但是中间隔着Flawless,Doinb瘦削的身影被椅子挡住,看不见。他听到Doinb很小声地“嘶”了一声,看到他放在桌上的双手反复揉搓着发热包。


“又卡尔玛?你中路给点压力行不行!”


Mouse重新坐正身体,看着Smlz锁下了璐璐,半开玩笑地说。Doinb也笑嘻嘻地回答他:“状态不好状态不好,这把看马哥carry马哥carry马哥carry我。哎Mouse你别玩坦克啊,吸血鬼行不行,carry一把啊耗神!”


自德杯以来,队伍一直在磨合期,成绩正在一点点好转,但对几个老将来说,并不够满意。Doinb的操作总是有那么一点问题,采访里他说:“天气太冷了,就是那个,场馆里特别冷,很影响我发挥。”


有人说他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但Mouse知道他是真的很怕冷。金泰相总是活力无限,眼睛亮亮的,总是一刻不停地说话。但他实际上瘦得惊人。团战卡尔玛一波RE放成了E,司马老贼是个没位移的AD,没套到盾,躲闪不及被一波秒杀。语音频道里自然不会有韩金的声音,只有Mouse、Flawless和奇犽惊天混乱的爆笑和吵嚷。Doinb大喊:“这波操作真僵硬啊马哥对不起!不是说你僵硬,是我僵硬我RE没放出来没放出来,马哥你没位移不是你的问题。哎哎哎Mouse能跑吗?能守吗?下路兵线下路兵线!”被推平水晶以后五个人站起来往休息室走。Mouse看到Doinb双手拼命地揪着发热包,指尖都冻得通红。


天气回暖之后,成绩也在一点点回暖。而金泰相依然偏爱他的卡尔玛璐璐。那段时间Mouse一点点往外拿吸血鬼、船长、剑姬,尽力在上路补兵、换血,团战切后排、承伤。幸而他们有个总是能成功收割的AD,有幸能赢下一部分比赛。


媒体报道,粉丝议论着,“将四保一进行到底?RW卡尔玛璐璐百分比胜率”,“Doinb能不能不要再混了?中路能打穿偏要五五开,主E卡尔玛终极混子,要中单何用?”


但是Mouse知道这不是真相。队内辅助奇犽是个新人,线上打不出优势、团战保不住老贼;打野Flawless也没找到状态,中野联动总是一死一送。这种状态下,中路卡尔玛璐璐才是性价比最高的。以Mouse的眼光,自然能看出这一点。Doinb拿这些保牌中单的时候,也总是笑嘻嘻的,可能是心甘情愿,也或许是真的没什么多的想法。哪怕舆论里他被喷的程度,高过任何一个其他的队友。


他和Doinb熟得很快。事实上,Doinb和所有人都容易熟起来。S7结束,RW来联系他和小申,他没几句就问:“其他人员配置怎么样?”得到的答案是:“Doinb和司马老贼。”这个答案帮助他很快地做出了决定。这的确是联盟中顶级配置的双c。Mouse倒不想混,但是他也不想过得太辛苦。


敲定最后两个人的过程略有仓促。RW成立得有些晚,由于联盟申请时间的问题,野辅的合同在极短时间内就签定了。买了三个老牌选手之后,队内已经没有太多钱买非常优秀的选手;而联盟内优秀的辅助选手,自由人的也几乎没有。Mouse明白这些道理,所以他对奇犽的到来也没提出什么疑问。


成衍俊的到来,则近乎于空降。可能是时间的问题,他是最后一个敲定、最后一个参与训练、最后一个到基地的选手。这名韩国飞来的小打野有些内向,中文也不太好,偶尔和小申、金泰相会多说两句。Mouse甚至怀疑,整个德杯期间,Flawless和司马都没说上过话。


但是这些都是可以解决的。Mouse非常乐观。他给人的印象总是这么乐观,笑嘻嘻的,很阳光很乐天。事实上他也会有焦躁、愤怒、失望的时候。但此刻的确没有什么好焦虑的,Mouse想。时间还有很长。



团队迅速磨合起来,Mouse也成了和韩金最能说上话的人。他俩的关系本来就不错,在媒体拍到韩金和他聊天微笑以后,队内气氛也终于开始活跃起来。


“这局就当练后期了。老贼你团战走位可以大胆一点,龙坑那里就可以拿下了。那现在下一局要拿什么?”


BO3刚赢一把,Mouse随着队友回到休息室。牛排教练拿着本子问他们。Mouse看了一眼坐在一边闷声不说话的下路组,韩金倒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表情,也不开口。而刘丹阳的表情有些闷闷不乐,他刚才拿了洛,没几次有效开团,全靠双c力挽狂澜才赢下比赛。Mouse有点想安慰安慰他,但此刻不是时候。


金泰相还是像往常一样活力无限,能说话的时候绝不会闭嘴。“感觉下把他们会ban我卡尔玛璐璐,要不马哥你拿个手长的吧,要不女警吧我们十三分钟中路推起来,那我拿个瑞兹什么的都可以。哎killua你要不布隆牛头吧,反正我们这阵容要点反手,Mouse你在上路压住,压住他能不能压住?”


“……我尽量吧好吧,然后打野多来两次,然后就刷一下,视野做好,Doinb你支援下路好吧?”Mouse一边思索,一边也说。他看向坐在旁边沙发里,因为感冒显得有点疲惫的衍俊,知道他应该听懂了。


“那当然支援下路了啊,我当然住在下路了不然我去哪,下路三人组出发!modimodi kimmodi!!!”


金泰相碎碎念着站起来,旁边工作人员依次递上纸杯装的水。他们列成一队,先后朝那个舞台走去。摄像机在选手通道旁边,如实记录他们的每一个脚步。Mouse看到韩金的脸上有一丝松动。



“哎哟司马老贼这伤害,刷起来了刷起来了!一发平A接狙击,酒桶帮挡,哎没挡到!那这样残血了,要回家了,下路高地应该要让了……开了开了!!”


解说激动的声音中,RWsmlz女警平A爆头点残C位,对面四人缩在塔下试图防守,被布隆闪现开大,中单净化解掉急速后撤,又被打野皇子eq接大困住,随着金泰相瑞兹法术涌动打出暴击、女警一枪一枪点在前排身上,RW打出收割,一波结束比赛。


下台的时候,牛排喜笑颜开,挨个拍着肩。“干得好干得好!”Mouse也笑得开心,搂住刘丹阳的脖子夸他开得好,金泰相嘀嘀咕咕地被采访人员带走,台下观众倾情呼喊着,声浪一波高过一波;三角形的队标在大屏幕上招摇。春天来了。




队服外套是白色的,Mouse觉得穿着有点猥琐,一直有点嫌弃它。但是看久了自己被拍的样子,竟然还觉得有一点顺眼。


以上言论是一个回暖的日子里,他在训练室收拾自己的外套,准备拿给基地阿姨清洗的时候,和韩金说的。


韩金刚跪完一把排位,排着队等着匹配,低着头划手机,有一句没一句和他说话:“那个不是念猥琐吗,这衣服还行,就是容易脏。”


“白衣服当然容易脏好吧,”Mouse笑喝,“那个字念猥琐!一声!wei!我念了二十几年了,不会错好吧!”


“你们广东人,有口音。”韩金抬头点了一下屏幕,游戏仍没连进去。Mouse匆匆经过他身边。Smlz今天穿着短袖,修长脖颈露在外面,他低着头,Mouse便能看到他过于前倾的颈椎,还有突出的后颈骨。职业选手很多都有严重的伤病,Mouse早几年几个好友,都是因为伤病严重,无奈退役。他也知道韩金的脖子和腰都有伤,金泰相更是颈椎问题很严重,但是赛季初,谁都没心思提这些。


这是一个周末早上,通宵排位的几个都还没起,训练室里只有他们两个。Mouse和老贼又扯了几句,抱着衣服去了洗衣房。而他回来的时候,看见刘丹阳也起了,正在一边喝豆浆一边点开韩服的图标。


Mouse忧心忡忡地觉得自己拿着选手的工资,却同时操着小申和牛排的心。可是他家这下路两个都是闷性子,几乎谈不上多熟,更别说双排了。比赛中有Doinb兜底看顾,还看不出来问题。但是这个默契度啊,唉,怎么办呢。


Mouse越想越郁闷。


“司马老贼,星期六比赛你carry好吧!”




“这里下个眼。”


“啊?什么??”


“下眼。”


刘丹阳明显没想到smlz在和自己说话,声音都有点无措,推完线正要往河道游走的小辅助手忙脚乱地回头,在三角草处下了眼。一分多钟后对面打野就默不作声地蹲在了这个眼上,韩金pin了两个信号,中上心照不宣地开始加快推线,Doinb很快消失在了河道草丛里。


等smlz一波看似失误的走位深入后,对面螳螂跳出来,而早有准备的Killua却很快接上了盾。Doinb大招开车绕后,Mouse亮起TP。随着下路三杀,Flawless也很快将小龙打掉,成就一波大获全胜。


现场解说:“这是一波勾引!唉还是着急了,这眼上蹲足足有一分半钟!”队内语音也欢快起来,Doinb大叫“Nicenice马哥起飞啦!”Mouse也笑着夸了刘丹阳几句。


俱乐部工作人员很快将赛后语音合集剪出来。粉丝都惊异于韩金那句话,“马哥教辅助啦!”“下路关系终于熟起来了,QWQ”。谁也不知道赛前通道里,Mouse搭着Smlz的肩,同他说过些什么。


“你带着刘丹阳点。”




一场难以想象的2:0,惊人的玲珑塔。没有人问韩金,怎么会把tp交在上路。这明显是个“很不老贼”的举动。不过,管它呢,反正劝退了对面的gank,比赛赢了。


和李汭燦胡显昭田野他们握手的时候,Mouse努力让自己笑得清淡一点。但是他内心还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他想起自己结束世界赛之后铺天盖地的舆论,“上单坟场”,“上单之光”,“s7第一混子”。很难说他有没有惊人的进步,也很难说他是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才做出出走的决定。


但是这场胜利还是让他觉得,来这里,遇见这群人的决定,是正确的。


金泰相就没有他这么收敛,不如说他一直是个喜欢张扬的人。赢下老东家之后他开始疯狂舞动,把自己跳翻了。Mouse忍不住地笑得前仰后合。余光看见司马老贼露出对他而言堪称爆笑的表情。


今年的我可以赢下去年的队友。Mouse非常懂得Doinb的心情。他也因此觉得自己在进步,在越来越好。一切都在越来越好。




没有人苛责他们。春季赛折戟不算什么,他们的状态和实力有目共睹。新队伍新磨合,媒体和评论都在夸赞他们。一整年还有一多半供他们挥霍。


但Mouse知道Smlz没想通,他自己也没怎么想通。不是说不甘心,他们输得心服口服。但就是意难平。这种情绪在春决的时候达到了顶峰,纷纷扬扬的金色花雨,每年都有数以千万计的人仰望和渴求。他们也不例外。


赢下KZ的时候全场都在欢呼和尖叫,Doinb耀武扬威地走在全部人的前面,像是骑着蜥蜴的骄傲约德尔人。此刻Mouse怎么看他怎么顺眼,平时那些有些碍眼的过分自信也变得理所当然起来。这是必然的,所有人的目光都给他,此起彼伏的欢呼声都在他们身上。


逆天改命盘活LPL!解说还在声嘶力竭地这么吼,震得Mouse大脑昏沉,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搞竞技是一场钢丝上的舞蹈。快乐和痛苦不定时切换,拥有荣誉的幸福不一定能抵消折戟沉沙的绝望。但还是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无怪这一刻的幸福太庞大太震撼,让人甘愿为之付出一切。


热血是个冰冷的黑桃皇后,臣服是理所当然,献祭生命为她登峰造极。


Mouse回过头,看见所有人都含着笑,他和韩金对了下眼神,忽然就落泪了。摄像机刚好移开,他不动声色扭脖子在肩上蹭了蹭,没有让人看见这点泪光。



-

夏季的时光过得太快,赢是正常的,输也很正常。但训练室里的空气一天比一天沉冷了下去,尤其是越来越到常规赛最后的时候。这不太妙,Mouse是个老将,潜意识地觉得不好。但没人提出,他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这种不祥的预感在四连败后达到了顶峰。


Mouse这段时间都没上场,和他绑定的小打野Flawless一起窝在基地,听着Flawless沮丧的揩鼻涕声看直播。他听着解说说WE打得很好,恢复了状态,说其他队伍的形势,似乎不太想提RW的问题。


RW看起来的确不太有什么问题,西部第一的宝座稳稳当当,似乎有点起伏也是正常的。输了比赛也不像是出了太多失误,最多说一句对面打得更好。


但Mouse还是感到巨大的不妙。晚上他们回来了,每走进训练室多一个人,空气就多冻结一分。最后金泰相进来了,散着肩垂着头,没什么精气神,他和Mouse对了下眼神,Mouse立刻知道,他也感到了不对劲。


但他们俩还是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


金泰相回到座位上,开机在直播,又回到那个乐天没心没肺的金咕咕。检讨错误像是口嗨,弹幕骂他也笑嘻嘻地照单全收。只有屏幕上有个名字一直闪耀在最中央,顶在金泰相操作的瑞兹的头顶。


“金咕咕想去S8”。


他和Mouse默契地没提这点不安,像是那点不祥如果不说出口,就可以不存在一样。




一年到头最紧张的比赛就是冒泡赛。


中场休息所有人低着头,步伐沉重地沿着通道走回休息室时,解说的声音一直在后面给他们作送别。


“今天RW的状态不太好啊!”


是的,大家状态都不太好。司马老贼的状态也不太好,自从季军赛之后,他就更多地在沉默。而今天的比赛中场休息时间,他却更多地在说话。Mouse反而不太想说话,在一边听着牛排教练和自己交代着一些东西。


他即将替换上场。


他以前只觉得“临危受命”是个很酷的词,现在却觉得有千斤重。一个被临危受命的人,应该是有实力能拯救队伍,挽狂澜于即摧的。但是他有吗?Mouse觉得不自信。但是不自信也不是此刻最大的问题。他觉得前所未有的紧张。


一年前的夏季赛决赛,走到悬崖边上的时候,他也可以冷静地说出,“相信我好吧?就兰博!”不如说他从未像这样紧张过。休息室里气氛紧张到令人窒息,Holder垂着头,Kiwi去了洗手间,Flawless坐立不安。


而Doinb,他完全没在说话。


Mouse自打与他做队友以来,就没见过他如此消沉。金泰相本来不应该是眼睛特别亮的吗?不是永远不会停止哔哔的吗?和谁都能六四开,下路三人组,韩金的狗,super carry doinb,甲级皇帝,……,许多的梗就在Mouse嘴边。要在昨天,在上个赛季,在一个月以前,或许他都可以轻易地说出来,于是休息室里就是快乐的放松的笑声。


但是今天他不知道,这样的气氛该不该开口。


于是最后,他也没说出来。





就这样吧,陈宇浩想着。绝境的气氛里,说放手一搏才令人绝望。未知的未来最让人绝望。这一年以来他一直追求的证明自己,也七七八八了。说起来他并不是最执着要去s8的人,不是说他不想,而是这里,就在此处,有两个更加执着的人,执着到偏执,执着到激进,执着到疯狂。


他看着没有笑容的陌生的Doinb,看着韩金手背在后面,一言不发地往外走。


那就这样吧,一起去拼这最后一程。





“恭喜。”


休息室门开着。门外有教练和队员的说话声。门里坐着的几个人离得都很远。人很少。外设丢在沙发上。日光灯亮得刺眼。


Mouse半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播放着出征仪式。有三个队,穿着出征服,斗篷的样式,还挺好看的。


他给明凯发出一句恭喜,想了想,又点亮手机,给田野发去一句,“特别帅。”


Mouse突然想到,常规赛后半段连跪之后,基地所有人把自己淹没在大量的训练赛和Rank里面。有一天,小申带所有人出去吃火锅,说是放松一下。饭桌上Doinb依然话那么多,他憔悴了,瘦得厉害,金发有点掉色,脖颈细瘦。但是他还是神采飞扬。


“我和你们说,这个版本厄加特无敌!我在峡谷之巅,最近几天晚上打排位,练了一下,我和你们说我的中单厄加特无敌无敌super carry!等过两天那个,教练你安排一下训练赛嘛,给你们看看我的无敌厄加特好吧,季后赛稳了稳了我和你们说!”


金泰相挥舞着筷子,说完开始吃肉。他吃得不算少,司马也是一样,但是就是瘦得可怕。桌上所有人都在努力说话,但是好像都心事重重。Mouse也不记得自己当时说了什么,好像笑了他一句,别毒奶好吧。


一个月后,在北京五棵松,Doinb掏出他的中单厄加特,0%胜率。


有时候沦为笑柄和风光惊艳真的就只差一线。


Mouse知道所有人的状态都不对了,但没有办法可以帮他们调整。因为都太想赢,所以才变形。Doinb太急于carry,心态有点扭曲了,司马的烬走位太靠前,被瞎子踢到,是因为太急于打伤害。他们恨不得下一秒,一秒都不要等到,就立刻carry比赛。太想赢。所以无法苛责。


Mouse甚至不知道自己这种心态算不算得过且过。他觉得自己得过且过的心态很畜生。没有人是不想赢的,没有人不想去世界。只是他去过,输过,被责怪过,山崩海啸的舆论谩骂吞噬过他。因此他知道世界的舞台是更多更可怕的荆棘,但是那又怎样,还是依然想去。要去。前仆后继的战士,战死在通往地狱和光环的路上,这就是竞技,严肃、真实,催人成长。


RW是一支年轻的队伍,却聚集着一帮老将。陈宇浩听过解说无数次这么介绍这支队伍。而此刻全都变成了讽刺,变成了残酷的血淋漓的现实。队伍输得起,可以年轻,可以吸取经验。但是他们没有这样的退路和宽容。因为没人代替他们来原谅自己。



陈宇浩给自己放了个假。发出去那条微博后收到了数以万计的问号,以及蜂拥而至的消息、微信、电话和询问。


他待过EDG那样的大俱乐部,规矩严明,桌明几亮,训练有素,队友都是大腿。他也来到过这样的小俱乐部,大家挤成一团吃饭,教练组只有一个人,首发五个人是全部队员。他来到过。


Mouse觉得前所未有的放空。那天站在台上的三个队伍,披着出征服,意气风发。而今有的坠入谷底,有的抱憾而归,有的登峰铸就了奇迹。他总是想。他们七个人,要是穿出征服,也会穿得很好看。特别帅。


EDG出线了;LCK全军覆没;RNG铩羽而归;IG赢下KT;FNC打进决赛;IG夺冠。Mouse看着这一切,全世界都在为荣耀而欢呼。他以前也觉得,他所在的行业的重大突破和进展,该是他为之高兴的。但此刻他却突然觉得有点苦涩。他发觉,自己想参与这份荣耀和光荣。当背景板是件难受的事情,尤其是连当背景板的资格都没有的时候。RW已经不再被提起。甚至没有人骂他们菜,或者提起他们多可惜。他们被遗忘了。


他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假期,回到基地,什么都不想,开始rank。金泰相治病去了,韩金倒是回来得比他还早,每天固定排位。韩金这个人就是这么岿然不动的样子,打职业似乎不为了待遇,也不为了吃一千一盘肉的火锅。所以空的训练室,和爆满的训练室,对他来说好像没什么区别。


而相对的,成衍俊的桌子一直空着,直到转会期开始,也没有人回来。




作为一个老选手,Mouse经历过许多转会期,经历过迎接与离别。他很早以前就明白了,队友不可能一直会是队友。再默契的人,花了长时间磨炼的配合,都随时可能不再出现。所以他对这一切都有点麻木。每天按时直播,游戏,吃饭,撸猫,睡觉。基地太小,训练室也小,餐厅也小,以前Doinb直播跳舞的时候,声音可以远远地传到他和Killua的直播间里。所以就在他直播的时候,有许多选手来过基地里试训。有成名已久的选手,也有青训提上来的选手。他每天都能看到。训练室每天都是不同的面孔,匆匆忙忙,进进出出。但他就还是一样,每天窝在座位上打着他自己的游戏。


队里的临时安排他全部接受。NEST除了下路以外上的全是生面孔,Doinb治伤病甚至没出现在NEST名单里,直播里被刘青松口胡出来韩金去试训的消息,TGA首页全都是Flawless离队的猜测。他好像也没什么反应。韩金也会突然消失个几天,又突然出现在他的老位置上,安安静静地打Rank。于是Mouse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吃饭的时候过去拍一下他的肩,等排位的时候瘫在椅子里,把Just赶去韩金的怀里躺着。




韩金离开的时候,Mouse才刚结束一把躺赢局。他恍恍惚惚回过头,才发现Smlz的桌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和Flawless的一样空了。以前那里堆着许多韩金日常要吃的药,餐巾纸,数据线,乱乱的一堆东西。现在,那张桌子上只放着一个半空的水瓶。Just在椅子上跳来跳去,有点烦躁不安。Smlz摸着猫的头,过来和Mouse打招呼。


韩金和他来的时候一样。来的时候,拉着个箱子,默不作声地就进了房间。走的时候,还是这样,拉着个箱子就出来了。仿佛他的世界就这么简单而安静。他的日常起居大部分东西都是俱乐部安排的。他到哪里都是一个人,他是个真正的行者,天地间茫茫然飘飘乎,无我而不再。


韩金还是一件旧的黑色大衣,仿佛他只是出去买个饮料,过来问一下Mouse需不需要顺道一起买。Mouse却看到小申等在后面,准备送他去新的基地。他一时间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走了。”韩金简洁有力地道。


“嗯,走啦,”Mouse觉得自己字句干涩。他没什么话好讲,也没什么要交代的。队友情深互道珍重好像不太适合他们,也不适合这个氛围。


“保重。”


“你加油……”韩金的眼神有点飘忽地落在Mouse桌子上,也不怎么看他。他伸手在Mouse肩上按了一下,就出去了。


Mouse继续半躺在椅子里,突然有点累。他没开直播,电脑屏幕里跳动着生硬的排队时间数字,窗外天色将晚,训练室半空荡,Killua被经理叫走了,这里没有Doinb,没有Flawless,也没有Smlz。Just焦躁地到处蹦了一会儿,慢慢地颓丧地走到了Mouse旁边,发出一声委委屈屈 、断断续续的低叫。


Mouse把他抱起来,让他躺在自己胸口。窗口跳出来“对局已找到”,Mouse移动椅子,懒懒散散点下了“确认”。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不知道怎么的,Mouse突然想起初春的时候,他们在成都,走进一家火锅店。天色是光明的,未来是青红色。美工小哥给营运妹子发了什么,妹子笑着递给韩金看。韩金很浅地在唇角抿出一点笑来,顾及到偶像包袱的问题,又将它压下水花去。


“加个字吧,”他说,短暂抬手指了一下图片的中心,“加个湮灭。”


“湮灭,哪个湮灭?”美工小哥没听懂,Mouse立刻嘲笑他:“不是吧,湮灭啊!湮灭都不知道啊,老土了吧你!司——马老贼的湮灭啊,四杀大嘴闪现一喷五,哎你还是不是搞英雄联盟的啊?”


欢笑声中美工小哥恼羞成怒:“我知道我知道,就是没听清楚!上纲上线的你,明天打OMG,罚你Carry啊!”


韩金低着眼睛给自己倒了杯大麦茶。


“Carry算什么惩罚。”Mouse听到他很低声地说了这么一句,尾音上扬的,很愉快的样子。



他们在猎猎飞扬的三角形队标之下,曾经高歌前进,奋力扬帆,用最简陋的材料,在最绝地的孤岛,燃烧最孤单又最团结的自己们。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