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omeo

3250浏览    230参与
是阿盖呀

Send me your love

summary:但一切都会如约而至


+++


班伏里奥陪着茂丘西奥逃课了。他们俩溜到天台上抽烟,安静的坐在那里,没一个人先开口讲话。班伏里奥不习惯茂丘西奥擅用的的女士香烟,于是他开始咳嗽,茂丘西奥笑了起来,凑过去吻了班伏里奥。从此班伏里奥对亲吻的印象就是香甜、炽热、出其不意,直到二十岁那年他再次吻了茂丘西奥,发狠的吻他,旖旎的吻他,唇齿磕绊的吻他,像吻一片湖水一样吻他,像做艺术一般的亲吻茂丘西奥柔软的嘴唇,和他身上柔软的其他地方,他都会想起那支夹在茂丘西奥纤白双指间闪着火光的香烟。


+++


罗密欧和班伏里奥做过,茂丘西奥对此一无所知。班伏里奥醉的很厉害,嘟哝着蝴蝶...



summary:但一切都会如约而至


+++


班伏里奥陪着茂丘西奥逃课了。他们俩溜到天台上抽烟,安静的坐在那里,没一个人先开口讲话。班伏里奥不习惯茂丘西奥擅用的的女士香烟,于是他开始咳嗽,茂丘西奥笑了起来,凑过去吻了班伏里奥。从此班伏里奥对亲吻的印象就是香甜、炽热、出其不意,直到二十岁那年他再次吻了茂丘西奥,发狠的吻他,旖旎的吻他,唇齿磕绊的吻他,像吻一片湖水一样吻他,像做艺术一般的亲吻茂丘西奥柔软的嘴唇,和他身上柔软的其他地方,他都会想起那支夹在茂丘西奥纤白双指间闪着火光的香烟。


+++


罗密欧和班伏里奥做过,茂丘西奥对此一无所知。班伏里奥醉的很厉害,嘟哝着蝴蝶,小雏菊和其他罗密欧听不懂的东西。然后班伏里奥和罗密欧身子缠在了一起滚到了床上。作为彼此的表兄弟,他们渡过黏糊糊的夏天。融化的冰淇淋,失冰的可乐,沁出汁水的软桃,眼泪,汗水,梦遗。夏天不会结束,只要罗密欧还在班伏里奥的身旁,他就会感受到罗密欧留在他体内的夏天,温热,缠绵,仓促,有始无终,甜的发涩,疲惫不堪,又清晰难言。


+++


提伯尔特从十五岁起就不再讨厌茂丘西奥,但茂丘西奥从没喜欢过他。他们之间的争斗突兀的终止在一个冬天,茂丘西奥再也没来找提伯尔特的麻烦,提伯尔特又变的孤身一人。后面他们在酒吧见面,心照不宣的在角落里喘着粗气接吻,摸遍对方身体的每一处。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场进阶版的斗殴,明面里提伯尔特扯着茂丘西奥长发狠狠弄他,暗地里茂丘西奥又把提伯尔特的后背抓出血痕,相处变成一场没有边境的博弈游戏,输赢已经不再重要,过程才是第一,放小孩去争执吧,让大人来爱人。


Fin.

是阿盖呀

皆大欢喜

Summary:茂丘西奥和班伏里奥搞在一起了,他们没有告诉罗密欧。

 
茂丘西奥和班伏里奥搞在一起了,他们没有告诉罗密欧。这不是因为他们是很坏的朋友,而是他们觉得罗密欧恐怕承受不了“我的两个好朋友因为我总缺席而擦枪走火用舌头狂甩对方嘴唇”这个事实。


后面班伏里奥和茂丘西奥停止搞在一起,他们停止搞在一起的原因是因为茂丘西奥终于如愿以偿的被提伯尔特搞了。单向的。没有互搞。


班伏里奥对此接受无能,茂丘西奥相信罗密欧也不会接受的,毕竟负责料理所有后事包括跟暴怒的蒙太古夫人解释一切过程的班伏里奥都无法接受,那么罗密欧肯定也无法接受,所以他没有告诉罗密欧。


班伏里奥本来想告...


Summary:茂丘西奥和班伏里奥搞在一起了,他们没有告诉罗密欧。

 
茂丘西奥和班伏里奥搞在一起了,他们没有告诉罗密欧。这不是因为他们是很坏的朋友,而是他们觉得罗密欧恐怕承受不了“我的两个好朋友因为我总缺席而擦枪走火用舌头狂甩对方嘴唇”这个事实。


后面班伏里奥和茂丘西奥停止搞在一起,他们停止搞在一起的原因是因为茂丘西奥终于如愿以偿的被提伯尔特搞了。单向的。没有互搞。


班伏里奥对此接受无能,茂丘西奥相信罗密欧也不会接受的,毕竟负责料理所有后事包括跟暴怒的蒙太古夫人解释一切过程的班伏里奥都无法接受,那么罗密欧肯定也无法接受,所以他没有告诉罗密欧。


班伏里奥本来想告诉罗密欧,但他不小心爬上了全维罗纳最受欢迎的贵族帅哥帕里斯的床,所以他没有空告诉罗密欧。


到最后这些秘密翻涌成灾,终于在一天被挑破了。具体事件大概是这样的,提伯尔特和茂丘西奥在大街上走着,情投意合,卿卿我我,准备来一次浪漫的舌吻。


正当他们做好准备——他们总在亲吻之前打一架(未免有些小题大做,毕竟他们一天至少要接吻十五次)——时,罗密欧火速赶来,把他们分开,并悲悯的告诉提伯尔特:“我有不得不爱你的理由。”


这把提伯尔特和茂丘西奥还有班伏里奥都吓了个半死,罗密欧牵着朱丽叶的手说:“我们已经结婚了,深更半夜,小教堂。”


茂丘西奥和班伏里奥对视一眼,先拉走怒气冲冲的提伯尔特——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因为表妹结婚还是因为没有亲成男朋友,男朋友本人觉得是选项一,其余所有人(包括提伯尔特)在心里觉得是选项二,但不敢反驳)——然后告诉了罗密欧一切。然后他们一起告诉了亲王一切。然后亲王掉下了他头上最后一根,名为伊丽莎白的头发。


皆大欢喜。


Fin.

一个安静的凌风

「谁会不喜欢黄金呢?」

发糖了发糖了,Crash太黑暗了,来点明亮的!
宝石au,就算我不会画而且还草稿流,放大看细节死光光系列hhh

然後我一直刷故模tag的屏刷的我好不好意思(你)

「谁会不喜欢黄金呢?」

发糖了发糖了,Crash太黑暗了,来点明亮的!
宝石au,就算我不会画而且还草稿流,放大看细节死光光系列hhh

然後我一直刷故模tag的屏刷的我好不好意思(你)

一个安静的凌风

水彩RS组

他们不好吗很好啊虽然两张无互动(你)

水彩RS组

他们不好吗很好啊虽然两张无互动(你)

一个安静的凌风

兒童畫

好冷好冷好冷(各種意義上)

兒童畫

好冷好冷好冷(各種意義上)

一个安静的凌风

P1 RS

P2 RJ

P3─8是私心剧外的幕后花絮(画这种东西太好玩了)

P9 女J

P1 RS

P2 RJ

P3─8是私心剧外的幕后花絮(画这种东西太好玩了)

P9 女J

一个安静的凌风

去外网看Romella的粮整个人都好了虽然不多(?)

灵感是因为最近莫名又冷起来画的

毫无防备的冷

再不读书就是鸽子

去外网看Romella的粮整个人都好了虽然不多(?)

灵感是因为最近莫名又冷起来画的

毫无防备的冷

再不读书就是鸽子

一个安静的凌风

用心画JP,用脚画RS

我觉得这句话完全是告白吧!!

用心画JP,用脚画RS

我觉得这句话完全是告白吧!!

一个安静的凌风

P2有参考
我真的超超超超喜欢这边的剧情hhh
终于感觉把Jesse画得更好了,盔甲真的不知道怎么画随便画了

P2有参考
我真的超超超超喜欢这边的剧情hhh
终于感觉把Jesse画得更好了,盔甲真的不知道怎么画随便画了

一个安静的凌风

莫名想起了这个游戏于是产产一些没质量的东西

刚出的时候超喜欢的,但现在只记得主角几个人跟Romeo,但是对Romeo的印象只剩P2hhhhh

第一张细化不下去了(?

莫名其妙觉得他好帅草,之后要重温所有篇章

莫名想起了这个游戏于是产产一些没质量的东西

刚出的时候超喜欢的,但现在只记得主角几个人跟Romeo,但是对Romeo的印象只剩P2hhhhh

第一张细化不下去了(?

莫名其妙觉得他好帅草,之后要重温所有篇章

于庭望川

复健,果然适合画线的(。)
算是把19年想画但没画的给搞了(19真的很沉迷雷森德心无旁骛(。哎))
p4 oc(莫名和表哥同步)

复健,果然适合画线的(。)
算是把19年想画但没画的给搞了(19真的很沉迷雷森德心无旁骛(。哎))
p4 oc(莫名和表哥同步)

Wry也是無藜
是一个SLO紧急突发产物“维罗...

是一个SLO紧急突发产物“维罗纳的孩子们亚克力挂件抽抽乐”的粗糙宣传以及印量调查!

6cm亚克力挂件抽抽乐!10r抽一次!上下两个孔,可以把挂件连起来,也可以单独挂!我们会送小吊饰!

因为形式接近所以打算做随机抽取的形式,最右边的一列(大表哥,长发毛球,长发罗密欧)是隐藏款!掉率会低!到时候就是鉴欧非的时刻(x

SLO摊位是R08-09这里鸽子汤也免费
欢迎来玩!体会抽卡的快乐(x

但想到可能会有朋友想要全套所以还是来悄悄统计一下。(真的会有吗)
75r全套9个,含全部三个隐藏款,加赠同柄贴纸!

想要全套的朋友请评论告诉我SLO还是网络通贩!
网络通贩会放在朋友的淘宝店铺,依然是抽抽乐和全...

是一个SLO紧急突发产物“维罗纳的孩子们亚克力挂件抽抽乐”的粗糙宣传以及印量调查!

6cm亚克力挂件抽抽乐!10r抽一次!上下两个孔,可以把挂件连起来,也可以单独挂!我们会送小吊饰!

因为形式接近所以打算做随机抽取的形式,最右边的一列(大表哥,长发毛球,长发罗密欧)是隐藏款!掉率会低!到时候就是鉴欧非的时刻(x

SLO摊位是R08-09这里鸽子汤也免费
欢迎来玩!体会抽卡的快乐(x

但想到可能会有朋友想要全套所以还是来悄悄统计一下。(真的会有吗)
75r全套9个,含全部三个隐藏款,加赠同柄贴纸!

想要全套的朋友请评论告诉我SLO还是网络通贩!
网络通贩会放在朋友的淘宝店铺,依然是抽抽乐和全套两种形式。

求有缘见到的大家点个推荐,感谢!

普鲁士蓝庭院

【法罗朱】【提罗】花冠

发现这个还没存过,也在这里存一哈这样子。tymeo无差。

不是剪刀手。只是想讲一个故事。

【法罗朱】【提罗】花冠

发现这个还没存过,也在这里存一哈这样子。tymeo无差。

不是剪刀手。只是想讲一个故事。

普鲁士蓝庭院

【法罗朱】【提罗】长夜

这里也存一哈子。一个想哪写哪的、转换一下思路的、为了自己爽一爽的摸鱼。突发造雷。狗血,失忆梗,狗血,慎

=====


1.


他回来的时候弄出了一点动静。尽管迅速关上了门,但在这样一个雨水瓢泼的夜里,疾风还是不依不挠地从大门开关的短暂缝隙中挤进来,气流的响动像一声声呜咽。床上的人因这急促的风声惊醒了过来,喘息紊乱,脸色苍白惊慌,又在看清了来人之后努力打起精神。

“你来了。”罗密欧声音很轻,主要是因为没力气,但还是露出一个笑,虚弱得惨模惨样。

若是在从前,提伯尔特保准会丢出冷嘲热讽。但自打罗密欧重伤,“从前”这个字眼已经遥远得仿佛几个世纪。提伯尔特放下了伞,又锁紧了窗,把风雨声挡在...

这里也存一哈子。一个想哪写哪的、转换一下思路的、为了自己爽一爽的摸鱼。突发造雷。狗血,失忆梗,狗血,慎

=====


1.


他回来的时候弄出了一点动静。尽管迅速关上了门,但在这样一个雨水瓢泼的夜里,疾风还是不依不挠地从大门开关的短暂缝隙中挤进来,气流的响动像一声声呜咽。床上的人因这急促的风声惊醒了过来,喘息紊乱,脸色苍白惊慌,又在看清了来人之后努力打起精神。

“你来了。”罗密欧声音很轻,主要是因为没力气,但还是露出一个笑,虚弱得惨模惨样。

若是在从前,提伯尔特保准会丢出冷嘲热讽。但自打罗密欧重伤,“从前”这个字眼已经遥远得仿佛几个世纪。提伯尔特放下了伞,又锁紧了窗,把风雨声挡在外头。“还是没睡好?”他沉默了片刻后问道。

“我总是醒。”罗密欧诚实地回答。“很累,但睡不着,做的梦很奇怪,但想不起来是什么,又黑又冷,喘不过气,就醒了。一直这样。”

“伤口疼吗?”

罗密欧点点头。

提伯尔特走到床边坐下,抬起手,罗密欧乖顺地闭起眼侧过头,让提伯尔特查看他的伤口。绷带下又渗出了血,看上去洇了太多次,呈现出一种接近黝黑的深红色。绷带边缘的毛边儿被汗渍染成了浅黄色,这说明他浅眠的时候虚汗也没有停止。提伯尔特皱了皱眉,伸手摸他的额头,皮肤接触的地方热得惊人,正在阵阵发烫。

“我没怎么处理过伤在头上的情况。”提伯尔特有些头疼。

“没关系。”罗密欧低声说,“如果不是你把我救回来,我早就死在野外啦。”

“但是你如果再恶化下去,就得找个医生。”

罗密欧不安地动了动。“其他人吗?除了你之外的人?”

“嗯。”

罗密欧垂下眼睛,看上去清楚自己没有什么说不的余地。

“怎么了?”

“我有点怕。”罗密欧咬了咬嘴唇,还是说了出来。“你知道,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我……”

“我也是‘其他人’。”提伯尔特冷静地指出。

“你不一样。”罗密欧微弱分辩道,嘴角无意识地小幅度撅起,这神情让他有几分像曾经卡普莱们嘲讽中的被宠坏的孩子了。可提伯尔特内里也心知肚明,这评价是有失偏颇的。此时罗密欧浑身无力地躺在烛光里,疲倦,病弱,可那双棕色的眼睛看着他,里面是直率和坦诚的光亮。这从不被提伯尔特所拥有。

“不知道为什么,我从一开始看到你就不害怕。”罗密欧执拗地继续,“我总觉得……我可以亲近你。”罗密欧停了停,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但仍然看着提伯尔特的眼睛小声说,“我想亲近你。我相信你。”

提伯尔特没有马上接话。他放在身体另一边的手在床单上无措地掐紧了。雨声在窗棱上敲打出低沉的声响,填充进这短暂的沉默。提伯尔特挪开了眼睛,好像要从那些微光卷起的呼啸中逃开。

“你还是不要轻信别人为好。”他生硬地说。

罗密欧的眼神黯淡了下来。“我们从前真的不认识吗。”

“不认识。”

“对不起。”罗密欧难过地道歉,看上去有些失落。可即便他伤心的时候都是真诚的。

“别想些有的没的了。”提伯尔特只好冷淡地转移话题,“你今天吃东西了吗。”

罗密欧摇摇头,又点点头。“试着吃了一点。可是头晕得厉害,控制不住想吐,吃下去的又都吐出来啦。”

提伯尔特蹙眉盯着他,那模样好像死盯着就能瞧出什么解决的端倪。罗密欧不由地笑了起来,但很快就变成了有气无力的咳嗽。

“别担心。”罗密欧安慰着,仿佛提伯尔特才是那个半死不活的人,可罗密欧自己连说话都费力。“我已经多活了这么多天,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很感谢你。我很高兴遇到你。”

“省点力气吧,别说话了。”提伯尔特心烦意乱,别过头去。“能坐起来吗?我扶你坐起来。先给你把绷带换掉。你把剩下的药喝了。我再给你弄点东西吃,多少吃一点。省得还没病死就先饿死。”

提伯尔特一句一句安排完,像不想再对话那样站起来,转身走去拿药箱。可是罗密欧在他身后轻轻追问,好像还嫌他不够混乱似的。“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对你很好吗?”提伯尔特回答得干巴巴。“我可不这么觉得。”


换绷带的过程中罗密欧十分安静,半干的粘稠血液把绷带和他头上的裂口黏在了一起,揭下来的时候撕裂的疼痛过于惨烈,罗密欧闭着眼睛,全身止不住颤抖,满脸惨白,额头被汗水染透。提伯尔特很怕他昏迷过去,拍了拍他倾斜在一旁的脸,罗密欧缓慢地睁开眼睛,气若游丝地冲他笑笑。

喝药和吃东西的过程要困难得多。提伯尔特慢慢地喂他,像是把这辈子积攒的耐心全耗在了现在。可罗密欧连吞咽都很艰难,他迷迷糊糊,半醒不醒,小半碗药喝了半个多小才见底。吃下东西则更没有什么指望,提伯尔特把一小块水果倒上水研磨碾碎,做成易入口的流食,罗密欧已经没了力气,只勉强咽下了两口,就昏昏沉沉地摇头。

提伯尔特把他放平躺好,给他拉上被子,自己在屋子里踱了几步。“不行。”他突然开口,声音焦躁。“我得带你去医生那。”

屋外的狂风暴雨先于罗密欧回答了他。湍急的雨声片刻未歇,断续沉闷的响雷从远处起落轰鸣。他们此刻所处的小屋坐落在维罗纳城郊,距离城中心甚远,即便到最近的村镇也需骑马而行,而深秋风雨夜的寒冷足以使一个健康人都难以抵御。

“我不想去。”罗密欧梦呓一样低语。“今晚哪里也不去,好不好?”

提伯尔特知道罗密欧此时完全不清醒,想不到这许多,只是单纯不想离开这里。这个屋子让罗密欧感到安全——你让罗密欧感到安全。一个声音在提伯尔特心里这样对他说。随即这个念头像淬了毒一样在提伯尔特心头翻滚,灼烧得他不得安宁,一颗心脏因愤怒而肿胀,又因疼痛而坍塌。罗密欧怎么敢,怎么敢在他面前感到安全?但无论是对罗密欧还是对他自己,此刻提伯尔特也没有更好的主意,更不用说罗密欧现在的身体状况,若是一路淋雨颠簸,只怕还没有见到医生就交代在了路上。

“那你在这里等我。”提伯尔特最终说,“我去镇上找个医生带过来。”

“你别走。”罗密欧立刻央求道,轻微的声音都惊慌了起来,“别留下我一个人。”他在不安的喘息里哽咽着,“如果我今晚就死了,如果我等不到你回来,我不想一个人孤独地死去……你留下来,陪陪我,好不好?”

提伯尔特在这份恳求前走投无路。

“行了,别说死不死的了。”提伯尔特烦躁地结束对话。“我不走,你不死。就这样。你快睡吧。”

罗密欧像看透了他似的,眼泪未干,在闭上眼前仍向他微笑。


壁炉里的一小团火焰晃动着,忽高忽低,火星的噼啪声响融进了窗外淅沥的雨声里。提伯尔特把壁炉弄得更暖和了些。橘黄色的亮光在提伯尔特脸上投下摇曳的影子,闪烁明灭。罗密欧在半夜开始发冷,双手冰凉,提伯尔特给他压紧了被子,又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上面。罗密欧半昏迷着,像是隐约感到了残留的体温,脸无意识地在他外套的领子上蹭了蹭。

罗密欧还是冷。提伯尔特看着罗密欧发抖的嘴唇想。但提伯尔特除了维持住壁炉的温度,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雨仍未停,看起来明天也不会止歇。寂静中落雨的声响延绵不绝。提伯尔特在罗密欧床头的地板上坐下,倚着身后的矮柜,脑袋慢慢下垂,又在快要垂落至膝盖时醒来,查看一下罗密欧的呼吸,如此往复。

模糊间他感到一只手在触碰他的脸,那手很凉,但提伯尔特不却感到抵触。突然他清醒过来一般睁开眼,他侧头望去,此时罗密欧眼睛微张,躺在那里看他、轻柔地触碰他,那双不堪一击的眼睛里是一种提伯尔特不曾熟知的关切,让提伯尔特的胸膛毫无来由地酸涩和紧缩。

“还是睡不好吗?”提伯尔特低声问。

罗密欧摇摇头,但仿佛不是在回答他的问题。“上来睡一会吧。”罗密欧轻轻地说。“你不能这么在地上坐一晚上。会很累。”

“见鬼的,别胡来了。”提伯尔特抓住他的胳膊塞回床上。“整张床都给你你都睡不着。”

“或许这就是睡不着的原因呢。”罗密欧的眼睑向下落了落,就像没力气长时间睁眼。但他仍旧诚恳地请求。“上来吧,求你了。你舒服一些,我也就好过一些。”


提伯尔特浑身僵硬。他此时和罗密欧面对面侧躺着。罗密欧分不清是陷入了昏迷还是沉睡。但罗密欧的一只手一直抓着他的衣角,在呼吸不稳时还会抓得紧些。提伯尔特在昏暗的视线里瞪着眼睛。

不知过得许久,旁边的人又传来轻声细语。罗密欧仍闭着眼睛,提伯尔特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说梦话。

“你还记得我说,‘那你给我选一个名字吧’的那个时候吗?”

并不像烧糊涂了的胡言乱语,这是一个神智还算清晰的问句。提伯尔特不想让罗密欧太过分神,于是只是“嗯”了一声。

可罗密欧仿佛能从来自提伯尔特的任何回应中获得鼓舞。“那时你说,你并不认识我,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我就说,‘那你给我选一个名字吧。用你想要的来称呼我吧。’你沉默了很久。最后你说,‘罗密欧。’”

罗密欧持续地说着,脆弱,平静,仿佛想要在意识被拉入混沌之前努力讲完一个故事。“罗密欧。”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很喜欢这个名字。你看,你叫提伯特,我叫罗密欧,念起来音节的长度很接近,就像亲密的朋友一样。唉,如果我本来的名字不是这个,那就真的太遗憾啦。”他声音越来越小,只是继续着,听不到自己的话语有多幼稚,“我喜欢你这样叫我,也喜欢让这个名字和你的放在一起念。很好听,像朋友。”他颠三倒四地重复了起来。“我们是朋友吗?如果我在没有受这伤前遇到你,我也一定是会想和你做朋友的。”

提伯尔特在沉默了一会儿后简短地说:“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这次提伯尔特没有骗他。“我没有朋友。”

罗密欧也沉默了下来,看上去像又一次昏迷,提伯尔特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可过了一小会儿,罗密欧突然在睡梦里低声呜咽了出来。“那我们做朋友,好不好?提伯尔特,别推开我,我很害怕,我总觉得……我不知道,我害怕有一天你会仇恨我。我不想这样,我始终都不想这样。提伯尔特,提伯尔特……”

罗密欧的声音越来越弱。提伯尔特颤抖着去摸他的额头,滚烫的热度在他掌心里散开。罗密欧高烧未退,神志不清。提伯尔特下床折腾了半夜,沾湿了毛巾给他降温,又半喂半哄,哄得他把剩下的药喝了下去。

待罗密欧头上的温度逐渐平稳,已过了后半夜。提伯尔特扶着罗密欧重新躺好。罗密欧没有醒来。他的手指无力地动了动,固执地搭在提伯尔特的衣角上。再一次地。

提伯尔特也伸出了胳膊。他犹豫着,笨拙得仿佛头一次学会使用四肢的儿童。他的胳膊在空中紧绷了许久,最后慢慢地环上了罗密欧的背脊。

壁炉里的火也已不知不觉间熄了,幽长平静的黑暗中只剩他们的呼吸与不竭的雨声。



太热的茶尔斯
盲狙ROMEO嘻嘻嘻嘻!

盲狙ROMEO嘻嘻嘻嘻!

盲狙ROMEO嘻嘻嘻嘻!

Wry也是無藜
德国卢密欧法国克丽叶。两位的较...

德国卢密欧&法国克丽叶。
两位的较量究竟谁能胜出?
(编不下去了,就是想画一画罗朱的战力代表
或许只有意罗朱的亲王能制止他们两个

德国卢密欧&法国克丽叶。
两位的较量究竟谁能胜出?
(编不下去了,就是想画一画罗朱的战力代表
或许只有意罗朱的亲王能制止他们两个

边境牧羊猫

【cos注意】

发一个沙雕视频预告,假期乐一乐,正片不知道在哪了(


大型的:
理想与现实悲(沙)惨(雕)对照
罗密欧约会自带板砖一言不合当场解皮带
贫穷剧组如何把一个人当好几个人用
毛球先走一步在天上等你们快点儿喝药
全剧组腿最长的是摄影师
脏辫让你变秃也变得更强成为全维村最靓的仔

最后由根本不会唱歌也不会法语的村长家傻儿子埃斯卡勒斯给大家来一首世界之王

然后在线招亲寻一只猫!!!发出了想要猫的声音——

Romeo:@被盗的梨花鱼 
Juliet/Benvolio: @CL插插
Mercutio/La Mort A:@边境牧羊猫

妆造/La Mort B:@肥脸娇mongut 
后...

【cos注意】

发一个沙雕视频预告,假期乐一乐,正片不知道在哪了(


大型的:
理想与现实悲(沙)惨(雕)对照
罗密欧约会自带板砖一言不合当场解皮带
贫穷剧组如何把一个人当好几个人用
毛球先走一步在天上等你们快点儿喝药
全剧组腿最长的是摄影师
脏辫让你变秃也变得更强成为全维村最靓的仔

最后由根本不会唱歌也不会法语的村长家傻儿子埃斯卡勒斯给大家来一首世界之王

然后在线招亲寻一只猫!!!发出了想要猫的声音——


Romeo:@被盗的梨花鱼 
Juliet/Benvolio: @CL插插
Mercutio/La Mort A:@边境牧羊猫

妆造/La Mort B:@肥脸娇mongut 
后勤/La Mort C:@@小雨不会放弃治疗 

大长腿摄影:孙老师


我想有个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