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rose

10.2万浏览    5295参与
山河皆无恙7

偏偏

chapter23欣赏


Lisa在几个月后如愿考完了驾照,还管父母要了钱买了一辆不错的车


最近学校开始举行辩论赛,许多社开始推人参加


Lisa是众多不情愿的人之中的一个,包括冯诗云,两个人都被强行拉入队伍中,还成为了对手


不过Lisa最后接受的原因,是因为朴彩英和她一队


辩论的主题是“爱是克制还是放肆”


冯诗云是发起队,也是队伍的三辩,认为爱是放肆,Lisa是反方,作为二辩,朴彩英是三辩,金智秀同时也是冯诗云的队友,担任二辩


辩论开始,各队一辩分别阐述了各自辩论主题的意义,......

chapter23欣赏




Lisa在几个月后如愿考完了驾照,还管父母要了钱买了一辆不错的车




最近学校开始举行辩论赛,许多社开始推人参加





Lisa是众多不情愿的人之中的一个,包括冯诗云,两个人都被强行拉入队伍中,还成为了对手





不过Lisa最后接受的原因,是因为朴彩英和她一队





辩论的主题是“爱是克制还是放肆”





冯诗云是发起队,也是队伍的三辩,认为爱是放肆,Lisa是反方,作为二辩,朴彩英是三辩,金智秀同时也是冯诗云的队友,担任二辩






辩论开始,各队一辩分别阐述了各自辩论主题的意义,接下来二辩开始互相攻击





Lisa明显比金智秀强很多,不一会就甘拜下风,于是冯诗云三辩助阵,眼看Lisa形式不妙,朴彩英也加入讨论二对二






朴彩英明显不太会辩论,Lisa只好将自己的言语变得尽量完美,不让冯诗云找到缺口攻击,几轮下来,四辩还没上场,比赛结束,裁判判为平局






不过冯诗云打心底觉得自己输了,但对Lisa格外欣赏,这个逻辑分明言语严谨的女生,实在是很难不让人欣赏






回宿舍的路上,冯诗云和Lisa、朴彩英并肩走着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冯诗云说道






Lisa轻笑,摇头说道“没有,小伎俩而已,你别更胜一筹”






面对Lisa谦虚的态度,冯诗云扬起嘴角,打心里更欣赏她了






“下次有机会再来一次”冯诗云打趣道






“没问题”






回到宿舍,大家都没有什么事了,有的开始谈情说爱,有的开始佛系学习,有的却在发呆玩手机





不上课的时候还蛮无聊的,就这么度过了一下午






晚上熄灯后,Lisa在黑暗中发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






朦胧中,Lisa看到朴彩英从床上坐了起来,下意识小声问道





“怎么了?”





朴彩英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到Lisa,答道





“我想去海边”





Lisa有些艰难地坐了起来,看了看手机,现在是凌晨一点,揉了揉眼睛,尽管还是很困,但依旧轻声道






“外面可能会冷,多穿点,等我穿一下衣服”





说完,Lisa利落地穿上外套,拿起车钥匙和朴彩英出了门





夜晚街道上车很少,Lisa虽然刚拿到驾照,但车技十分熟练,不一会就开到了海边





沙滩上一个人也没有,Lisa和朴彩英缓慢走着,海风轻轻吹在脸上很凉快





两个人坐在大块石头上,远处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和黑寂的天空





“怎么突然想来海边了”Lisa估计是睡醒还没缓过来,还带着鼻音





朴彩英怔怔地望着远处“我和我爸我妈闹矛盾了,她们给我介绍对象,可我刚上大学,还没有这个打算,她们却私自给我安排相亲”






Lisa听到相亲时,心里明显也是不舒服,表情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安慰道





“她们可能也是想让你嫁个好男人,但是确实太早了,是他们不对,你自己喜欢更重要,过几天就好了”






朴彩英听完Lisa的话,果然放松了许多,语气轻松了很多





“这里真安静”安静到只能听见海浪和风的声音





Lisa嗯了一声,朴彩英站起身,弯腰用手轻轻触碰海水





冰冰凉凉的感觉在夏天真的很好,朴彩英没忍住多玩了一会





Lisa盯着朴彩英的背影,晚风吹乱眼前人的碎发,心里是不住的悸动,Lisa想,如果一直都这样,她也愿意,只要朴彩英还是单身,她就有机会





任着朴彩英玩了许久,朴彩英终于想要回去,Lisa站起身,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巾给朴彩英擦手





两个人在凌晨两点半回了家





朴彩英大概也是困了,脱了外套躺下不一会就睡着了





Lisa就没那么幸运了,陷入再度失眠,又开始盯着朴彩英的背影发呆





似乎Lisa总喜欢盯着朴彩英,怎么也看不够





最后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Lisa才完全睡了过去












浅浅(票务)

亲笔签名照(可选图)

亲签拍立得(可选图)

  to签  普签   (自选图)

亲笔签名照(可选图)

亲签拍立得(可选图)

  to签  普签   (自选图)

lantau——指绘战士

J“可恶我的情敌竟是女性”左边的红发女性是我的亲友是joker梦女嗷

J“可恶我的情敌竟是女性”左边的红发女性是我的亲友是joker梦女嗷

鸽🐶

金盏杯(第七章)

金智秀这次跟父亲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在英国的这些天里,她人生第一次尝到了恋爱的感觉,甜甜的,怎么都尝不腻,就像朴彩英的吻一样。


自从她们互通心意后的每一个晚上,朴彩英都会在金智秀身上不知疲倦地探索,从最开始的唯唯诺诺到后来驾轻就熟彻底释放,只是因为金智秀不断地告诉她,她是她的,只要朴彩英想,她的灵魂和肉体都任她采撷。


每次灵肉合一的时刻,金智秀都会在她耳边轻轻地啄吻,像是知道她的不安和胆怯似的,鼓励般不断坚定地把爱意宣之于口:“彩英,我爱你”即使金智秀说了很多遍,朴彩英还是会在听到这句话时感受到灵魂的颤抖,以为求之不得深埋心底最深的渴望实现的瞬间原来是这种感觉,她真的好爱金智秀。......


金智秀这次跟父亲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在英国的这些天里,她人生第一次尝到了恋爱的感觉,甜甜的,怎么都尝不腻,就像朴彩英的吻一样。


自从她们互通心意后的每一个晚上,朴彩英都会在金智秀身上不知疲倦地探索,从最开始的唯唯诺诺到后来驾轻就熟彻底释放,只是因为金智秀不断地告诉她,她是她的,只要朴彩英想,她的灵魂和肉体都任她采撷。


每次灵肉合一的时刻,金智秀都会在她耳边轻轻地啄吻,像是知道她的不安和胆怯似的,鼓励般不断坚定地把爱意宣之于口:“彩英,我爱你”即使金智秀说了很多遍,朴彩英还是会在听到这句话时感受到灵魂的颤抖,以为求之不得深埋心底最深的渴望实现的瞬间原来是这种感觉,她真的好爱金智秀。


于是她会在做爱后温柔地为她擦干身体,会在她撒娇要抱抱的时候还附赠一个吻,会在繁华街道散步的时候因为金智秀的侧脸疯狂心动而牵着她到无人处深吻,会在她逛累了走不动路的时候无奈地让她攀上自己的背,小兔子总会在她肩窝那儿使坏般轻蹭,她也只是笑笑,暗自感叹自己的姐姐怎么会做什么都这么可爱。


如果可以,朴彩英真想一辈子都留在这里跟金智秀厮守,可现实往往残酷又不堪,她们像往常一样牵手走出旅馆的时候却看见了熟悉的一群人,是金家的手下:“小姐,老爷让我们接您回去。”


朴彩英下意识放开了金智秀的手,却被她在下一秒马上握紧,朴彩英望向她,金智秀眼神坚定,却害怕气氛太过沉重而调笑着说:“彩英,刚刚是最后一次我允许你放开我的手,以后再敢这样我就一辈子不理你了!”


朴彩英觉得自己要感动得哭出来了,她回握了一下金智秀的手,点了点头:“姐姐,我不会放开你了,永远都不会。”


当金智秀牵着朴彩英来到金父面前时,毫无疑问,金成旭的拐杖重重地打到了朴彩英身上:“跪下,你这个杂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我把你养着是为了让你勾引我女儿的吗?简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不同以往的,朴彩英再没有隐忍地一开口就是认错,而是任由金成旭的手杖一下下打在身上,直到嘴角渗血也咬咬牙绝不低头,她答应了金智秀不会放开她的手,又凭什么承认她们的爱情是一场错误。


金智秀抱住了朴彩英,她温柔地为她拭去嘴角的血滴,因为心疼眼角已经泛红了,她别过头看着她的父亲,眼神从未如此坚定:“父亲,我喜欢彩英,我就是喜欢她!你刚刚说错了,不是她勾引我,是我先的!”


一个巴掌扇了过来:“住嘴!你是不是被她灌了迷药,金智秀,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告诉我是她的错,我可以把这一切当作没有发生,你还是我最疼爱的女儿,不然的话,我们金家没有你这种不知羞耻的东西。”


金智秀擦了擦嘴角的血,她的另一只手依然牢牢握着朴彩英,眼神没有丝毫退让:“不是彩英的错,今天就算你把我赶出家门,我也要跟她在一起。”


金成旭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以为这样的恐吓能让自己从小锦衣玉食的小女儿服软,但是他显然低估了金智秀的决心,他因盛怒而青筋暴起,他扬起了自己的手杖,却始终因为偏爱不肯落在金智秀的身上,他无力地来回踱步,最终闭上眼睛叹息了一声:


“智秀,你哥哥姐姐的婚姻都是我一手操办,为了我们金家的利益他们都选择了联姻,我疼你,所以由着你的性子让你自由选择,我为了你能跟曹承焕顺利成亲给曹家借了多少钱,那个狗崽子欺负你我就把他们家整垮,爸爸只希望你能开心,可你到头来就是这么忤逆我的?居然跟一个不三不四的下人搞在一起!还是个女的!”


金智秀看着自己的父亲,他的头发已经有些花白,即使他刚刚对她恶语相向,她也全然不能否认,金父真的很宠爱她,一直都给了她最好的,本来有些心软的她听到父亲对朴彩英的诋毁时却沉不下气了:“父亲,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彩英也是,她不是什么不三不四,也不是什么下人,她就是彩英,是我喜欢的彩英。”


金智秀感受到朴彩英的手突然紧握了她,她转过头安抚地看了她一眼,用眼神告诉她自己的心意从未如此坚定。朴彩英的眼眶突然有些湿润,原来被一个人坚定选择是这样的感觉,她在此刻发誓,即使有一天她要为金智秀付出生命她也心甘情愿。


金父突然笑了:“金智秀,你太年轻了,你不会真的以为爱情可以战胜一切吧,我不会把你赶出去,从今天起,你开始筹备跟李家的婚礼吧,他们是皇室近亲,以后我们金家少不了需要帮忙,我的女儿,我给过你自由恋爱的权利,是你自己搞砸了的,我把你养这么大,这场联姻就当报恩吧”


“父亲,我打死也不会嫁给别人的。一定要强迫我的话,你的养育之恩我只能来世再报”金智秀语气坚定。


“谁说要你死了,智秀,你不是爱她吗?如果你不嫁给李家,你猜猜我会对这个狗杂种做什么?”金成旭脸上的笑容阴险,目光越过金智秀上下打量起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朴彩英。


金智秀急忙护住了朴彩英:“不许你碰她!”


“你答应好好结婚我就放过她,我会继续供她衣食住行,不,我会对她像对你那样好,只要你肯答应”金父知道自己已经把控了金智秀的软肋,可笑的年轻人,居然会天真以为爱情就是一切。


朴彩英想伸出手阻止,可她被打的实在没有力气,在昏迷的最后一刻,她看见金智秀流着泪点了点头,她拼命呼喊着“姐姐,不要”可怎样都发不出声音,她的身体仿佛挨了一闷棍,在金智秀抱住她的前一刻轰然倒塌了。


等朴彩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她吃力地想活动身体却感到浑身疼痛,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一直为自己治病的那个医生:“姜医生怎么来了?”


来人无奈地看了看她:“我说过多少遍了情绪不能太过起伏,我要是不来你就死了你知道吗?”


突然,朴彩英像想起什么似的激动地抓住医生的手:“姐姐呢?姐姐现在在哪里?”


“你说金小姐吗?她好像三天后就要结婚了。”医生的语气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倒是你要好好修养才是,别惦记人家了。”


朴彩英痛苦地抓起了头发:“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姐姐才被迫嫁给他的。”


医生叹了口气:“你不要冲动,如果你身体垮了还怎么去保护她?”


朴彩英这才回过神来:“对,我答应姐姐要保护她一辈子的,我不能死。”她冷静下来思考良久,像盘算好什么似的长吁一口气:“姜医生,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三天后金智秀的婚礼如期举行,这几天她一直被关在自己的房间,茶饭不思,金父告诉她只有她嫁给李家朴彩英才能活下去,她没有办法只能顺从,她认定了朴彩英,也绝不想嫁给朴彩英之外的任何人,好几次她几乎真的一死了之,又想起还在生死关头挣扎的朴彩英,她始终是放不下她,她想去看望她,轻轻抚摸她柔软的脸颊,亲吻她好看的眼睛。


可她的父亲把她囚禁在这里:“等你顺利结婚我就让朴彩英出来见你。”她居然因为这句话可耻地开始期待今天,只要熬过今天就可以见到彩英了,金智秀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彻底沦陷,我什么都不求了,不求能嫁给你,不求能跟你厮守,只要你还好好活着,只要还能见到你,我怎样都愿意。


金智秀像一只提线木偶一样任由女仆为她梳妆打扮穿上嫁衣,没有一丝喜色,她对这场家族联姻的婚礼全身心地抵触,她只好不断提醒自己,要忍耐,忍过去彩英才能活下来,忍过去她才能和她好好见面。正当她闭眼准备接受不堪的命运的时候,一个刺耳的女声打破了房间中的低气压:“不好了,不好了,老爷刚刚被人抓走了,小姐你快逃吧!”


金智秀这才睁开眼,看见金家的贴身女仆正气喘吁吁地拉着她就要往外走,她被刚刚的话震惊,好不容易镇定下来:“你说什么?父亲怎么好端端的就被抓走呢?”


“小姐,没时间解释了,你快跟我走,他们要来抓人了。”说着不由分说拉着金智秀逃了出去,金智秀穿着嫁衣本就惹眼,她又常年养尊处优,很快就体力不支,经过某个街口的时候被抓人的军官发现然后穷追不舍,女仆拉着她绕过一个个巷子,终于甩开了追兵,正当她们放下心来想要休息,却没想到还有另一只队伍,女仆为了救她已经被枪击,“上头说要活的,把她带回去”金智秀听到首领的声音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她还没来及沉浸在痛苦中就听到了一阵阵枪响,眼前的人一个个应声倒下,她迷茫地看着四周,彷徨无措,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逆光中奔向她,金智秀流下了眼泪,在朴彩英接住她的那刻顺势抱紧了她:“彩英,你终于来了。”


金智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她看了看周围的摆设,这是间很小的木屋,没有什么装饰,一张桌子一张床便是全部,她看了看靠着床沿睡着了的朴彩英,还紧紧地握着她的手,金智秀忍不住抚摸起她的脸,彩英啊,为什么你总是会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呢?你知不知道这样我有多心动?


长期的军事化训练让朴彩英听到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惊醒,她睁开眼看见金智秀醒来,马上起身紧紧抱住了她:“姐姐,你终于醒了,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金智秀的肚子恰到好处地“咕”了一声,朴彩英笑了起来,亲亲她因为有些尴尬变红的脸蛋:“知道了,我这就去找吃的。”


金智秀却拉住了她:“彩英,不要走,我害怕,就在这里陪我好不好?”


“可是......”朴彩英刚想说什么,就看见小兔子浑身颤抖着,眼眶泛红,可怜兮兮地看着她,是了,这几天的经历对她来说过于动荡不安,她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千金小姐到被逼嫁人然后家族轰然倒塌自己沦为逃犯,任谁都无法接受。


朴彩英抱住了她,温柔地抚摸着她颤抖的脊背:“好,姐姐不怕,我就在这里,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等到怀里的人稍微平稳了些,朴彩英起身打算去外面的厨房拿点吃的进来,刚起身就被金智秀紧紧牵住,朴彩英无奈地摸了摸她的头,然后一把横抱起她来到了外面的那间房。


这里只有一间厨房和一间卧室,厨房里都是些残羹冷炙,朴彩英翻了半天只找到一个馒头,她牵着金智秀坐下,把馒头递给她,眼神有些愧疚:“对不起姐姐,我刚刚想出去给你买点好吃的,现在只能将就了,不要饿肚子乖乖吃下去好不好?”


金智秀倒是没有那么多小姐架子,她很清醒地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她不过是个亡命天涯的逃犯,哪里还有资格挑三拣四,她乖乖接了过去然后在朴彩英的注视下吃完了,朴彩英这才放下心来,奖励似的摸了摸她的头:“姐姐真乖。”


“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金智秀的脸因为刚刚的触碰变得有些红红的,她缩进了朴彩英的温暖怀抱,良久,她问出了那个一直没有人解答的问题:“彩英,能告诉我父亲到底怎么了吗?”


金智秀感受到朴彩英的身体有些细微的颤抖然后马上恢复了平静,朴彩英把她抱的更紧:“姐姐,你父亲要联手李家垄断鸦片生意,说实话这个行业利润太高了,很多人都眼红,而且主人的行事风格你也清楚,他一路上来得罪了不少人,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杀之而后快,我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可能这些人联合起来一起报复了主人。”


金智秀的眼泪流了下来,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手腕强硬,一路上来必定树敌无数,落到现在的结局她其实没有特别的意外,只是这毕竟是她的父亲,是从小把她捧在心里的最亲的家人,她没办法不为他伤心流泪,她又想起了自己的哥哥姐姐,他们现在肯定也会受牵连,于是她握紧了朴彩英的手,语气急切:“彩英,能不能帮我去打探一下我哥哥姐姐的消息,还有金家的那些人,她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朴彩英连忙擦干了她的眼泪:“姐姐别急,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等这阵风声过去了我就回去看看,但是姐姐,我出去的时候你一定要乖乖呆在这里,等我回来好吗?”


金智秀乖乖地点了点头,这几天金智秀都紧紧黏着朴彩英,只要她离开一会儿就变得慌乱不堪,朴彩英只好一遍遍安抚,过了好几天金智秀终于恢复了一些,于是这天夜里朴彩英出门去打探消息,临走前她吻了吻金智秀:“姐姐,等我回来。”金智秀还了一个绵长的深吻:“彩英,答应我要安全回来。”朴彩英郑重地点了点头。


她驾轻就熟地来到了金宅,外面被封锁了起来,她走上前去跟守卫的士兵说了些什么,然后径直走到了金父的办公室,里面是一个衣着考究的中年男子子,似乎已经等待很久了,他看见来人露出了谄媚的笑容:“彩英xi,您终于来了。”


“谢谢您的帮助,不然我还真没有信心扳倒金成旭。”


朴彩英握住了他伸出的右手。

Macy

玫瑰焰色之舞,焚烧浪漫。

p1p2为创意借鉴后的产物,p3至10为原图,源自qq空间。

QAQ火焰是不是画得太透明了

玫瑰焰色之舞,焚烧浪漫。

p1p2为创意借鉴后的产物,p3至10为原图,源自qq空间。

QAQ火焰是不是画得太透明了

阿Do娱乐周边
Rose亲签 礼盒套装💰

Rose亲签

礼盒套装💰

Rose亲签

礼盒套装💰

山河皆无恙7

偏偏

chapter22发芽


数学比赛前夕,Lisa忙于学习的同时,还准备考驾照,昨天刚考完科目一


明天下午就是数学比赛,Lisa就没去练车,今天下午没有课,在宿舍里学习


冯诗云是在两点左右下了课,其他三个人就没那么幸运了,都是四点五点才能下课


外面实在是太热了,连一向淡定的Lisa也出了很多汗,于是开了空调,舒适多了


“诗云,看一下这道”


吃着苹果的冯诗云接过Lisa递过来的题,思考了许久,才给Lisa讲解


又弄会了一道题,Lisa松了口气,对于明天的比赛,她还是有信心......

chapter22发芽




数学比赛前夕,Lisa忙于学习的同时,还准备考驾照,昨天刚考完科目一





明天下午就是数学比赛,Lisa就没去练车,今天下午没有课,在宿舍里学习





冯诗云是在两点左右下了课,其他三个人就没那么幸运了,都是四点五点才能下课






外面实在是太热了,连一向淡定的Lisa也出了很多汗,于是开了空调,舒适多了





“诗云,看一下这道”






吃着苹果的冯诗云接过Lisa递过来的题,思考了许久,才给Lisa讲解





又弄会了一道题,Lisa松了口气,对于明天的比赛,她还是有信心的





冯诗云悠闲地躺在床上,平静地说道





“明天不用紧张,以你的水平,前三没什么问题我觉得”






Lisa嗯了一声,问道





“吃晚饭了吗?”





冯诗云摇摇头





“去食堂吃饭?”Lisa等待她的回答





“走!”





两个人一起去了食堂,还给舍友带了饭






数学比赛过后,Lisa如愿得了第二名,学校发了奖金下来





有好事,当然要请客吃饭啊,于是五个人就出现在了一家烤肉店里






大饱一顿后,五个人打算回去,但是大概饮料喝多了,大家一起去了卫生间





Lisa看冯诗云似乎不是很舒服,也没吃什么东西,问道





“不舒服?”






冯诗云点点头“来事了”






Lisa思考了一会“那你先上厕所”






等冯诗云进去后,Lisa跑去楼下的奶茶店,买了杯热腾腾的奶茶





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出来了,Lisa将奶茶放到冯诗云手中





“喝点这个,会好一些,宿舍好像没多少卫生巾了,你们先回去,我等会就回来”






看着手里的奶茶,冯诗云怔怔地看着,一时竟出了神





Lisa回宿舍的时候,大家各自干着各自的事,因为天太热了,Lisa鼻子上沁出了些许汗珠





屋里开着空调,十分凉快,冯诗云盖着毛巾被,手里还拿着那杯没喝完的奶茶






Lisa把卫生巾放在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发现冯诗云政看着她





“谢谢”






Lisa摇头“都是室友,应该的”






冯诗云仍旧望着Lisa的背影,看着她忙碌起自己的事情






那一刻,冯诗云的心尖,冒出了一棵嫩芽,刚刚冲破了土壤,开始发芽





只不过她自己还不知道














好运琏琏
早起拍立得,肉肉真的好清秀😭

早起拍立得,肉肉真的好清秀😭

早起拍立得,肉肉真的好清秀😭

山河皆无恙7

偏偏

chapter21乐高


Lisa前几天在网上买的乐高到了,是一个很困难的超大建筑


从到货那天Lisa就开始拼,拼了两个星期才把建筑的主干拼完,放在桌上大约一米高了


宿舍里的人路过想要看一看,Lisa都格外小心,这可是两个星期的心血


中午上完课回宿舍的时候,Lisa桌上原有的辉煌成就变成了一桌子零件


就这么……惨不忍睹地躺在桌上


“谁干的!!”


Lisa是真的生气了,眼里布满了“杀气”


金智秀金智妮冯诗云大眼瞪小眼,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chapter21乐高



Lisa前几天在网上买的乐高到了,是一个很困难的超大建筑





从到货那天Lisa就开始拼,拼了两个星期才把建筑的主干拼完,放在桌上大约一米高了





宿舍里的人路过想要看一看,Lisa都格外小心,这可是两个星期的心血





中午上完课回宿舍的时候,Lisa桌上原有的辉煌成就变成了一桌子零件





就这么……惨不忍睹地躺在桌上






“谁干的!!”






Lisa是真的生气了,眼里布满了“杀气”





金智秀金智妮冯诗云大眼瞪小眼,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时,朴彩英捧着书进了宿舍,应该是刚下课,看到宿舍一片寂静,有些奇怪地问道





“怎么了吗?”





没有得到回应的朴彩英若无其事地走过,把书放在自己的桌子上,看了一眼Lisa桌子上的惨不忍睹,轻轻地说道





“哦对了,Lisa,我今天搬东西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你桌子上的乐高,呃,对不起啊,要不我帮你重新拼一下?”






怒气冲冲的Lisa一听是朴彩英整的,火气硬生生被自己浇灭了





想生气又气不起来,面对朴彩英,她哪里舍得生气?





于是矛盾的心理使Lisa嘴角紧绷,脸色都有些不好了,但还是勉强回答道





“没事,我重新拼就是了”





金智秀看着泄了气的Lisa,笑了半天,但是感觉到后背充满阴气的眼神,金智秀立刻溜了





可怜的Lisa又开始了与乐高斗争





不过宿舍里还是有“善良”的人的,冯诗云没事的时候,会帮助Lisa找说明书上的零件,两个人的效率确实高,又是两个星期,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





为了感谢冯诗云,Lisa今天下课还特意出去买了喝的





但是总不能只给她一个人,于是雨露均沾买了四杯





但是Lisa知道冯诗云很注意身材管理,但平时看她很喜欢和咖啡,于是买了拿铁





冯诗云明显有些吃惊,Lisa的观察力可以说是非常仔细了,竟然还有些感动,尽管拿铁没放糖,但还是喝出了甜味





其实得到特殊待遇的,还有朴彩英,Lisa了解她的口味,所以买了她爱喝的,金智秀和金智妮就没那么好了,只是普通的奶茶






Lisa却没给自己买,她也不想让自己变得肥胖,虽然不能像冯诗云那样天天跑步,但是饮食管理还是很不错的





又在三天的努力下,那个乐高终于拼好了,Lisa把它装进包装盒里,寄过了家里,让父母放到了自己房间里好好保存





桌上终于空出了地方,显得整洁了许多,Lisa满意极了





不久前,Lisa还报名了数学比赛,听说前三名会有奖金,Lisa当然不会放过,不求第一,只求前三





这几天也都在看一些数学题什么的,只要有空就会看,十分努力





好在宿舍里有个学霸,冯诗云对于数学比赛却不感兴趣,但是好成绩却能帮的了Lisa,于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要多了一些





不过虽然总是和冯诗云在一起,Lisa还没忘顾及朴彩英,依旧是百般依顺,宠的不行





“还有多久才能成功呢”Lisa















壹伍柒__月

朴总就是大猛1!!已经说腻了


图中是blackpink的主唱朴彩英

朴总就是大猛1!!已经说腻了



图中是blackpink的主唱朴彩英

浅浅(票务)
rose朴彩英亲签solo专辑...

rose朴彩英亲签solo专辑 rosé R CD唱片+海报+特典周边💰

rose朴彩英亲签solo专辑 rosé R CD唱片+海报+特典周边💰

⁷柯圓*🍿
Rose亲签 礼盒套装

Rose亲签

礼盒套装

Rose亲签

礼盒套装

浅浅(票务)

崔然竣签名照

Rose 小鬼签名拍立得

崔然竣签名照

Rose 小鬼签名拍立得

shy

“她真的很爱不规则裙摆”

“因为没什么规则能束缚向往自由的玫瑰”

“她真的很爱不规则裙摆”

“因为没什么规则能束缚向往自由的玫瑰”

衍七

今日份暖豆莎

朴彩英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手腕处暗紫色血管也显现出来,汗毛树立,每个毛孔都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她眉头紧皱,两只手像被焊在床上了一样死死揪住洁白的床单,四周寂静得可怕,只听到门口传来清晰的脚步声,嘴里喃喃的叫着Lisa的名字


最终她突然从床上坐起,但刚刚睁开的眼睛见不了刺激的阳光,于是将头扭了过去,刚好撞见房门被打开了,Lisa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白米粥站在门口


“彩英,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还行”


“真的假的?你脸上出这么多汗”


“哎呀,真的,我刚刚做噩梦了”


“好吧好吧,我为你喝点粥吧”


“嗯,谢谢”


Lisa坐到床上,用勺子拌了拌碗里的粥,...

朴彩英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手腕处暗紫色血管也显现出来,汗毛树立,每个毛孔都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她眉头紧皱,两只手像被焊在床上了一样死死揪住洁白的床单,四周寂静得可怕,只听到门口传来清晰的脚步声,嘴里喃喃的叫着Lisa的名字


最终她突然从床上坐起,但刚刚睁开的眼睛见不了刺激的阳光,于是将头扭了过去,刚好撞见房门被打开了,Lisa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白米粥站在门口


“彩英,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还行”


“真的假的?你脸上出这么多汗”


“哎呀,真的,我刚刚做噩梦了”


“好吧好吧,我为你喝点粥吧”


“嗯,谢谢”


Lisa坐到床上,用勺子拌了拌碗里的粥,她舀起一勺子,低头放到嘴边吹了吹


“呼呼,啊”


朴彩英一只手撑着床侧卧着,她将碎发别到耳后,一口吞下那一勺被Lisa吹过的粥


“怎么样?好吃吗?”


“嗯,你吃过了吗?”


“没呢”


“那你先去吃吧”


“不行,粥凉了就不好喝了,而且我点的炸鸡还没到呢”


“???炸……炸鸡?”


“对啊,我知道你现在虚弱不能吃,所以我特地等你吃饱了再吃”


“呵!行Lalisa,你真行!”


“嘿嘿嘿,你吃完饭再夸我吧😁😁”


她一把夺过Lisa的手里的粥,对她翻了个白眼就一勺接一勺的就往嘴里塞,也不顾什么烫不烫的了


“啊?彩英你想自己吃怎么不早告诉我呀?”


“我现在突然有力气了不行嘛?”


“行,那我去拿炸鸡了,你吃完了放着就行,我等会儿来拿”


“知道啦!快滚”


——————————————————————————

朴彩英调养好后来到公司,但是这一次,她的办公桌上堆得不是密密麻麻的文件夹,而是一个黑色的大箱子


她放下肩上的包包,看见箱子上有一个字条


[彩彩啊,你最近身子弱,如果工作累了记得吃东西,知道你懒,这里面是我精心挑选的你爱吃的零食,嘿嘿嘿,不要因为这个而迷恋我呦~]


朴彩英被气笑了,一把将粉红色小纸条扔在桌子上,娇羞的躲着脚,两个小粉拳垂在身体两侧


“哼,臭屁Lisa,谁迷恋你呀”


她将箱子打开,发现每个零食上都被贴上了字条


[没事吧?没事就吃溜溜梅]

[你猜这个黑色饼干是巧克力味还是咖啡味的]

[喂不是吧,真的有人会拒绝奥利奥吗]

[提拉米苏味的百醇比较好吃]

[猕猴桃汁,富含维生素C,别因为是牛油果的颜色就不喝]

[真空包装的胡萝卜保留了脆脆的口感,try一try?]

[我吃凤爪,你吃泡椒]

[吃啥补啥,建议你多喝牛奶~~~~]

……

…………

朴彩英拿出一个木质盒子,将她写的纸条全都收了起来,对着它们傻笑


她从腰间的口袋掏出手机,打开了与Lisa的聊天界面,输入


‘老土’


[对方正在输入中……]


‘啊?你不喜欢吗?’


‘你猜呀’


‘我猜你肯定喜欢,而且现在很高兴,所以才找我的吧(自豪)’


‘我要工作了’


‘哼,答非所问,就是承认了’


但在这时,助理那边传出了一个噩耗


“什么?我爸从国外回来了?他为什么没有通知我?”


“朴总……这我也不知道,我刚才听管家说的”


“快!快备车回朴宅”


“好的”


朴彩英的父亲一直留着一个地中海发型,手上总是会挂着一串包浆的珠子,说话的声音永远那么低沉,让人有压迫感


他对她这个唯一的女儿很严格,直到前几年出国旅行才给朴彩英偷的一点轻松的日子,但他现在又回来了


这意味着她又要开始没日没夜的练钢琴,坐在镜子面前对着镜子练习微笑的角度,她原本自由的生活在父亲的束缚下数日消逝


这也使她从小就对父亲充满了恐惧,许久未见,生疏感和恐惧感叠加,以至于朴彩英一直在车子上梳理思绪,双手合十祈祷着他的父亲经过国外的旅行心灵已经净化,不会再逼迫她了


这时Lisa打来了电话,她躁动不安的小心脏总算是消停一会儿了,电话那头传来奶凶奶凶的声音


“喂朴彩英!”


“怎么了Lisa?”


“我救了你你居然不感谢我”


“我不是说了谢谢吗?”


“哎呦,你来点实际行动嘛,只是说一句多没诚意呀”


朴彩英宠溺的笑了笑


“好啊,你让我想怎么感谢”


“我,我想看你穿女仆装然后加上…性感内衣”


“什么??Lalisa,我劝你趁早打消这种想法!”


说完就挂断电话,但是她的脑海里也在幻想着自己穿女仆和性感内衣的样子,越想越羞耻,干脆闭上眼睛躺在车座椅上


‘哎,烦死了,过段时间还要去买衣服’


——————————————————————————

我宣布,这篇合集还有不到14章完结=_=

















sjqsjq云涌_
各位肉肉的这双鞋子是什么牌子的...

各位肉肉的这双鞋子是什么牌子的啊?跪求!想买同款

各位肉肉的这双鞋子是什么牌子的啊?跪求!想买同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