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ufus

1119浏览    17参与
妙妙喵喵

【RS】朱农夜色

前情见 @速溶溶溶冲剂 的求生AVG以及蜜蜂馆

卢弗斯/ 萨菲罗斯

警告!!!警告!!!警告!!!极度OOC!!!极度扭曲!!!极度变态!!!天雷滚滚!!!

能接受就请戳这里

备用链接戳这里

前情见 @速溶溶溶冲剂 的求生AVG以及蜜蜂馆

卢弗斯/ 萨菲罗斯

警告!!!警告!!!警告!!!极度OOC!!!极度扭曲!!!极度变态!!!天雷滚滚!!!

能接受就请戳这里

备用链接戳这里

妙妙喵喵

【RS】梦想成真

一点点小肉渣,OOC是必须的,食用愉快~

链接戳这里

备用链接戳这里

一点点小肉渣,OOC是必须的,食用愉快~

链接戳这里

备用链接戳这里

血河红袖
7年了,终于淘到本命CP的本子...

7年了,终于淘到本命CP的本子,圆满!翻翻出版日期——19年前😂

7年了,终于淘到本命CP的本子,圆满!翻翻出版日期——19年前😂

acanamomo
我社长永远狂霸炫酷拽,外带忽悠...

我社长永远狂霸炫酷拽,外带忽悠人技术一流,在这里祝社长重建神罗成功【。

我社长永远狂霸炫酷拽,外带忽悠人技术一流,在这里祝社长重建神罗成功【。

血河红袖

【渣翻】To be or not to be

  • 忘了以前在哪里看到的小段子,被戳中萌点

  • TsengxRufus


「那么,会怎样做?」

枪口调转,指向胸口。

「不认为我会先打倒你吗?」

「我不认为你会出手。」

「请放下枪。」

「怎么,我不瞄准头部的理由,还不明白么?」

冰蓝色的瞳孔闪烁着充满深意的光芒。

「是……因为拥有一发就可以击中的信心吧?」

如果无法一击必杀,死的将会是你哟。男人低声私语。

「猜错了。是为了开枪以后,还可以与你接吻~」

如果击碎了颅骨,那个就不能了。他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

「要是接吻,现在,请做。」

如果是来自你的吻的话,我会立刻变成...
  • 忘了以前在哪里看到的小段子,被戳中萌点

  • TsengxRufus


「那么,会怎样做?」

枪口调转,指向胸口。

「不认为我会先打倒你吗?」

「我不认为你会出手。」

「请放下枪。」

「怎么,我不瞄准头部的理由,还不明白么?」

冰蓝色的瞳孔闪烁着充满深意的光芒。

「是……因为拥有一发就可以击中的信心吧?」

如果无法一击必杀,死的将会是你哟。男人低声私语。

「猜错了。是为了开枪以后,还可以与你接吻~」

如果击碎了颅骨,那个就不能了。他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

「要是接吻,现在,请做。」

如果是来自你的吻的话,我会立刻变成为保护你的仆人。

「是不是只要一个吻,就可以得到你?」

多么容易,他笑。

并且,贴近双唇。

因为是第一次接吻,与傲慢的态度相反的,嘴唇有一点点颤抖。

真的是超级可爱,男人内心这样认为着。

不过,即使不做这样的事情,这个心,也早就是你的东西了。



End
血河红袖

【渣翻】An Order

  • 作者:なり,我最喜欢的TR文手

  • TsengxRufus

  • (Last Order里)Tseng先生无法穿的白色外套。虽然没有出场,不过这真的不是那个上司的吗?还真是辛苦呢Tseng先生……(作者语)



「马上就去——」

这样对另一端的部下说,刚挂断电话,手机就又开始颤动起来。即使不看来电显示,只看灯饰的光便能明白是谁打来的。

「喂?」

「是我,立刻过来。」

这样被告知,Tseng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逮到,对方就已经挂了电话。

即使重新打回去说明理由也是白费功夫,Tseng只好动身向对方的所在地走去。

「Rufus大人。」

打开副社长室的门,Tseng有些烦恼的说...

  • 作者:なり,我最喜欢的TR文手

  • TsengxRufus

  • (Last Order里)Tseng先生无法穿的白色外套。虽然没有出场,不过这真的不是那个上司的吗?还真是辛苦呢Tseng先生……(作者语)



「马上就去——」

这样对另一端的部下说,刚挂断电话,手机就又开始颤动起来。即使不看来电显示,只看灯饰的光便能明白是谁打来的。

「喂?」

「是我,立刻过来。」

这样被告知,Tseng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逮到,对方就已经挂了电话。

即使重新打回去说明理由也是白费功夫,Tseng只好动身向对方的所在地走去。

 

「Rufus大人。」

打开副社长室的门,Tseng有些烦恼的说道:

「我有事情必须马上到现场,如果不是紧急的事……」

「是紧急的事。」

慢条斯理的打断男人的话,Rufus交叉十指,在沙发上坐下。

「那么请您吩咐。」

「过来这边。」

「…是。」

刚刚靠近对方,Tseng就被大力的拉了袖子。

「坐。」

「是。」

「连你这个主任都需要亲自到现场,看起来很严重啊~」

Tseng咽下了想要询问对方究竟有何吩咐的言词。

若是害得对方心情不好的话反而会更麻烦。

因为撇下不高兴的Rufus的话,他一定会作出危险的举动。

虽然目前以自己为首的Turks都出动,警备出现了些许的漏洞是个大问题。但说不定一号的问题其实是自己会因为太在意对方而无法集中精力工作。

「也不是很严重。」

「是吗……」

Rufus像撒娇一样的挨过去。于是Tseng习惯性的环住对方的腰,轻轻的梳理着那头金色的发丝。

享受着男人的抚摸,Rufus满足的眯起冰蓝色的双眼。

「那你什么时候返回?」

「工作一结束就回来。」

「什么时候结束?」

简直开始像孩子一样发问。

Tseng叹了口气,停止响应。伸手抚摸青年光滑的脸颊,欣长的手指轻触柔软的嘴唇,Rufus微微张口咬住Tseng的指尖。

「我会尽可能的早点回来。」

「尽可能?」

「我想明晚应该就能回来陪您了。」

「今晚不回来吗?」

「明天一定!」  

「绝对?」

「嗯,约好了。」   

妥协的叹气,Rufus松开了拉住Tseng领带的手,然后唐突的开始脱外套,把Tseng吓了一跳。

「Rufus大人!?」

「扣子掉了。」Rufus将白色的风衣交到Tseng手中:「明天晚上之前把它弄好。」

「…是。」

不能违抗,也没有违抗的理由。Tseng无奈的接过衣服,在Rufus额上落下一吻,然后离开了房间。

 

停机坪。

「主任现在完全是一副严肃的面孔だぞっと。」

「诶?那个衣服……」

「怎么看都不是Tseng先生的尺寸。」

「是拿错了吗……」

「怎么会拿错?!」

「来这儿之前是在哪里呆过吧?」

「诶呀,这种问题还需要考虑吗?」



Fin.

 

血河红袖
作者:宝楽睦月 Tsengx...
  • 作者:宝楽睦月

  • TsengxRufus

  • 毫无自觉随地乱放闪的二人,Elean同学失恋的同时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 作者:宝楽睦月

  • TsengxRufus

  • 毫无自觉随地乱放闪的二人,Elean同学失恋的同时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血河红袖

【渣翻】出处已忘到了马里亚纳海沟

  • 当年夹在日记里翻译的一小段(我以前还真蛮有闲情逸致的)

  • TsengxRufus


闲的无聊去FF看文,结果翻到一篇RufusxReeve的,同人的世界还真是博大精深啊。

看到快结尾时惊见这样一段话:

Reeve曾非常吃惊于Rufus和他的Turks们所保持的那种关系。如果非要让他选一个在Rufus的生命中扮演着最接近于父亲角色的人,那毫无疑问便是Tseng了。

但是Tseng来自Wutai——那个遥远的国家。他的处事方法很自然的取决于他所生长的环境,其平日里在调查科的言行与功绩更使其获得了冷酷、自制而思虑缜密的评价。

文雅的谈吐、完美的举止以及如水蛇般狡猾的头脑,这就是Reeve...

  • 当年夹在日记里翻译的一小段(我以前还真蛮有闲情逸致的)

  • TsengxRufus


闲的无聊去FF看文,结果翻到一篇RufusxReeve的,同人的世界还真是博大精深啊。

看到快结尾时惊见这样一段话:

 

Reeve曾非常吃惊于Rufus和他的Turks们所保持的那种关系。如果非要让他选一个在Rufus的生命中扮演着最接近于父亲角色的人,那毫无疑问便是Tseng了。

但是Tseng来自Wutai——那个遥远的国家。他的处事方法很自然的取决于他所生长的环境,其平日里在调查科的言行与功绩更使其获得了冷酷、自制而思虑缜密的评价。

文雅的谈吐、完美的举止以及如水蛇般狡猾的头脑,这就是Reeve对他的全部印象。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冷漠自持的男人,却对Rufus有着异乎寻常的关心与照顾,尽管他总是努力去掩盖这种不由自主的关怀。

 

Care for!!!作者到底想表达什么!!OMG这可是RR文啊。专门写这样一段话是存心要让人倒戈萌TR么。

话说FF7同人界无论东西方好像都有一种这样的共识,就是主任是社长的保父。难道是因为年龄差的关系?!
 
我果然没有爬墙的天赋,老老实实又倒回TR了。

发现了一个戳中萌点的段子,闷骚的主任和没有安全感但又控制欲超强的小社长:

 

Rufus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Tseng就坐在他的身边。男人的半个身子斜靠在床头,膝上放着打开的笔记本电脑。不过很明显对方并没有在操作这台机器,而是默默地注视着Rufus。这使Rufus心中升起一种古怪的不适感。

“早安。”Tseng平静的说。他没有穿衬衫,显然是刚经过淋浴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干透,尽管它们已经被扎成平日里常见的马尾的摸样,然而还是有几缕湿漉漉的贴在裸露的脖颈上。

Rufus随意的清了下喉咙作为回应。或许他的第一反应有点莫名其妙,但这画面确实不完全使他感到愉快——他不是一个惯于早起的人,而Tseng却能在像这样的清晨里保持清醒并且工作,这使得Rufus感到心里有一种模糊的恼人情绪在沸腾。

对于Rufus敷衍的态度Tseng并没有生气,而是点了点头表示收到转而将注意力放回膝上的电脑并开始工作。一时间房间里只能听到手指敲击键盘的“咔咔”声。

Rufus还没有完全清醒,他迷迷糊糊的想着到底是什么使得自己在刚清醒时感到异样的不快,在漫无边际的思考了好几分钟后耳畔的规律声响才激起了他的注意。

对了,是声音。

Rufus清醒的时候没有听见任何声音,因为Tseng并没有在工作,而是一直静静的看着熟睡中的他。

这是使Rufus感到不快的源头,Tseng在看着他,但他却完全不知道。

………… …………

Tseng还在睡着。

Rufus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借着透过窗帘落下的微弱晨光看着身旁的男人。

Tseng的头发罕见的松散着,随意的搭在白色的枕面上。唇角也不若平时那样紧绷,而是微微开启着吐出轻浅的呼吸。他的双眼紧闭着,只有睫毛偶尔轻轻的颤动,在颊上落下一片浅浅的阴影。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它们会随时睁开。

Tseng很好看,Rufus是真心这么觉得。不是那种通常意义上被当做世间参照般的英俊,而是更真实的。清醒的时候,Tseng是优雅而致命的,仿佛精致的刀锋般锐利;而睡着的时候,他却看起来更柔和,更令人心动。有一瞬间,Rufus分辨不出它们哪一个才是假象。

尽管他知道,只有永远保持怀疑才是最安全的。

曾经Rufus也想看到这样不戴任何面具的Tseng,现在想想,却发觉这念头有多么愚蠢与孩子气。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仍然保有了太多的天真,认为许多事情的发展是那么理所当然的应该符合自己的意愿。被宠坏的ShinRa继承人玩游戏从来不需要在意后果。

考虑后果并作出谨慎的安排是Tseng最擅长的事情。

Rufus靠回柔软的枕头,再多几小时的睡眠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损害,他宁愿Tseng永远不知道他曾醒过。

他将会成为社长,毫无疑问的。但是,当脑海里浮现出黑发的男人用充满期待的目光静静的注视着自己的画面之时,他明白,自己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血河红袖

【渣翻】Défaite

  • 作者:klytaemnestra

  • TsengxRufus

  • 现在看看觉得有点……社长不是那种会寻死的人


“我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Rufus低语,指尖循着左手黑色的斑迹摩挲。它们的大多数隐藏在衣袖与绷带下,无可否认的昭示着年轻统治者身上所发生的病变。

“社长,目前只在四号区和二号区发现有死亡病例,是极个别的情况,但——”

这是绝佳的残酷讽刺,在末日幸存下来的生命竟将被星痕症缓慢的消磨殆尽。他有些好奇Tseng是如何在那些孤独的夜晚借酒浇愁,让他自己接受这糟糕的事实:他终会发现他于某一天将不得不屈服于这奇怪的癌症,亦或是抢先以自己的方式去迎接死亡。...

  • 作者:klytaemnestra

  • TsengxRufus

  • 现在看看觉得有点……社长不是那种会寻死的人

 

“我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Rufus低语,指尖循着左手黑色的斑迹摩挲。它们的大多数隐藏在衣袖与绷带下,无可否认的昭示着年轻统治者身上所发生的病变。

“社长,目前只在四号区和二号区发现有死亡病例,是极个别的情况,但——”

这是绝佳的残酷讽刺,在末日幸存下来的生命竟将被星痕症缓慢的消磨殆尽。他有些好奇Tseng是如何在那些孤独的夜晚借酒浇愁,让他自己接受这糟糕的事实:他终会发现他于某一天将不得不屈服于这奇怪的癌症,亦或是抢先以自己的方式去迎接死亡。

哪一种对他们来说更加容易?

他知道答案,他曾不止一次发现自己在恍惚间握着Tseng的枪,思考是应该无声的结束自己的生命还是先打电话告诉Tseng他很抱歉,他爱他,但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但他并非天生有自杀倾向并且他知道他不能以这种方式来承认失败。Tseng不会允许他承认失败的,尽管他知道他的爱人最终将会做何选择。

是的,他怀疑Tseng知道,因为他曾有一次粗心的将还没来得及拉回保险栓的枪顺手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但Tseng什么也没说。或许,他笃定Rufus最终不会用枪来作为逃避的手段。

然而星痕症已使他高傲自负的心逐渐变得空虚。

他发现这些都不重要,再没有什么是重要的了,包括他自己,包括ShinRa, Midgar或整个星球的命运。

当Tseng回来时这个房间仍然一片漆黑,只有空洞的脚步声显示着他的到来。他注意到Rufus脸上的忧郁神情,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给自己倒了杯清水。

星痕症正在慢慢的杀死他们。

黑发的Turks走向窗前,看着深蓝色夜空中燃烧的白色星子。

“在Midgar你是看不到星星的。”Rufus的声音几乎像是自言自语般的呢喃。Tseng转过头,专注的凝视着他被月色所浸染而显得有些苍白的美丽侧面。

“确实。”他伸出左手与Rufus十指交扣。

Rufus垂下眼望着他们交缠的手指,低低的叹了口气。

“我们会打败它的,Rufus大人,我发誓。”

空洞的言辞不再有任何意义。

Tseng俯下身轻触金发王子柔软的双唇,但Rufus却别开了脸:“不要碰我,”恐惧与自我厌恶的情绪充斥在他的声音中:“拜托。”他在恐惧着星痕症,或者其他更多的东西……

但是Tseng却没有听从他的话语,而是伸出手臂环住他爱人的肩膀并把他拉得更近。整个过程中Rufus只是盯着对方黑色西装下的枪套,他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它们。这将是多么简单,只要弯曲手指扣下扳机,他就可以从这个人间地狱中解放了。

他靠在爱人的怀里抬头轻啄对方的唇瓣,伴着温柔的低语悄悄的拉开了保险栓:“原谅我。”

空洞的咔嗒声回荡在寂静的室内。

预想中的解脱并没有来临。

Tseng伸手包覆住Rufus握着枪的修长十指,空弹夹弹出手枪,落在暗色的地毯上。黑色的双瞳变得幽深:“不要以为我会这么大意,Rufus大人。”他收拢双臂将怀中的青年抱的更紧。


“你不是一个会轻易认输的人。”

Tseng是对的,他一直都是对的。

“我们能打败这些的,你明白吗?”

“是啊,即使它会把我烦死。”Rufus自嘲的说道。认命的松开手让枪随意的掉落在地板上,然后回抱住那个斜靠在床头紧紧搂着他的Turks:“让我感觉自己还活着。”他将脸埋入Tseng漆黑的长发中低语:“让我在乎……”

Tseng拉下覆盖着他身躯的衣服,湿润的吻流连在白皙的脖颈与肩膀,尽量小心的不弄乱绷带。当最终进入时Rufus终于忍不住断断续续小声啜泣,泪水沿着面颊滑落。他的身体随着Tseng律动的节奏起伏着,直到因为再也无法承受的快感而弓起优美的弧度。

他们相拥着躺在一起,身心尚迷失在甜美的余韵中。Rufus窝在Tseng的怀里安静的注视着眼前的黑暗,温和的呼吸拂过对方的锁骨。

这就是为什么他还在坚持,尽管只是在短暂的时刻里感觉到生命的存在。

他绝对不会承认失败。毕竟他是ShinRa。

他绝对不会安静的离开。

 


Fin.

血河红袖

【渣翻】One does not say must to princes

  • 作者:Kaesteranya

  • TsengxRufus

  • 才知道百度空间关闭了。中二时期屯的文换个地儿存起来~


“我绝对不要吃这些药!它们尝起来恶心的要死!”

“少爷……”

坠落。

Tseng打开门时药瓶正堪堪擦过耳际在他身后的墙壁上砸了个粉碎,黑发的男人无奈的看了眼背后的惨状。

然而屋内的情况也并不比外面好到哪去,因为房子的少主人似乎并不体谅他的仆人们的难处。

“少爷,喝了它您的病才能治好。”

“不要!把这玩意儿拿走!”

将自己整个都蒙在毯子里的小少爷伸出手胡乱的挥舞。老管家被逼的后退了几步,正无法可施时余光扫到了从门口走近的男人。Tseng冲老管家点点头,然后挥手让一干看...

  • 作者:Kaesteranya

  • TsengxRufus

  • 才知道百度空间关闭了。中二时期屯的文换个地儿存起来~


“我绝对不要吃这些药!它们尝起来恶心的要死!”

“少爷……”

 

坠落。


Tseng打开门时药瓶正堪堪擦过耳际在他身后的墙壁上砸了个粉碎,黑发的男人无奈的看了眼背后的惨状。

然而屋内的情况也并不比外面好到哪去,因为房子的少主人似乎并不体谅他的仆人们的难处。

“少爷,喝了它您的病才能治好。”

“不要!把这玩意儿拿走!”

将自己整个都蒙在毯子里的小少爷伸出手胡乱的挥舞。老管家被逼的后退了几步,正无法可施时余光扫到了从门口走近的男人。Tseng冲老管家点点头,然后挥手让一干看到他出现而露出如蒙大赦般表情的仆人们退出了房间。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Tseng才轻轻拖来一只椅子在床边坐下。

“Rufus大人?是我,Tseng。管家他们都离开了,现在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回应,Tseng只好大着胆子拉开薄毯,看到九岁的Rufus蜷缩在里面,头发濡湿着,脸颊也有些潮红。

他担忧的抚上对方的额头,男孩闭上眼睛微微向他所在的方向蹭了蹭。

“您不能一直这么固执,Rufus大人。”

“我不信任他们,我只想要你呆在这里。”

“我不可能一直呆在这儿。”

“为什么?”

“你的父亲—”

“好了!别说了!”

Tseng陷入了沉默。

就这样静静的呆了几分钟,Tseng决定还是去浴室把水盆和毛巾拿来比较好,然而刚站起身,就被Rufus拽住了衣服下摆。

“别去,有你的手就足够了,就这样……这样一直放在我额头上。”

Tseng重新坐下来,默默地将手覆上Rufus的额头。

 

***

“您在想什么。Tseng先生?”

“…没什么。社长现在情况如何?”

“病情又稳定下来了,他现在正睡着。…主任,他…他有问起你。”

Tseng没有答话,而是点点头向Elena道别,离开了等候区。

 

Tseng从灯光炫目的大厅进入阴凉黑暗的总统套间,充斥着血、防腐剂和药物的空气立刻扑面而来。

世界的统治者正静静的躺在床上,白色的绷带缠在他的额头与左眼上,像个病态的漂亮人偶。

当Tseng坐在床边将手覆上他的额头时,Rufus似乎扬起了嘴角,在睡梦中呢喃着他的名字。

他的皮肤那么冰凉。

Tseng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去想。他听着对方微弱的呼吸声,仿佛这样就能让他不至于陷入绝望。

他就这样静静的呆着,一动不动,直到夜幕散去也没有离开。


Fin.

血河红袖
  • 作者:宝楽睦月,配合18问第4题画的短漫

  • TsengxRufus

  • 正太社长猴可爱~美少年社长prpr~主任我敬你是个忍者。

  • 作者:宝楽睦月,配合18问第4题画的短漫

  • TsengxRufus

  • 正太社长猴可爱~美少年社长prpr~主任我敬你是个忍者。

血河红袖

【渣翻】神罗18问


  • 作者:宝楽睦月


  • TsengxRufus


  • 很喜欢たから様的图,所以大致翻了一下太太对主任和社长的设定


  • 社长攻心受身。主任一如既往的是个正太控,而且为美色叛国大丈夫(笑)?




1、二人的初遇是?


Tseng先生19岁、Rufus大人5岁的时候。


Tseng先生是Wutai的特工,本来是瞄准Rufus大人生命的人,却在初见的瞬间变得没法扣下扳机,最后还为了保护Rufus大人受了伤。


就这样Rufus大人强行把Tseng先生领回去,让对方做了自己的护卫。


三年后Tseng先生申请加入了Turks。...




  • 作者:宝楽睦月


  • TsengxRufus


  • 很喜欢たから様的图,所以大致翻了一下太太对主任和社长的设定


  • 社长攻心受身。主任一如既往的是个正太控,而且为美色叛国大丈夫(笑)?





1、二人的初遇是?


Tseng先生19岁、Rufus大人5岁的时候。


Tseng先生是Wutai的特工,本来是瞄准Rufus大人生命的人,却在初见的瞬间变得没法扣下扳机,最后还为了保护Rufus大人受了伤。


就这样Rufus大人强行把Tseng先生领回去,让对方做了自己的护卫。


三年后Tseng先生申请加入了Turks。


 


2、对对方最初的印象是?


Tseng→内心瞬间如被闪电击中,落入了恋爱。


Rufus→近距离见到黑发黑眼的东方人是第一次,所以很感兴趣,觉得纯黑的的眼睛特别漂亮(完全不像是5岁的孩子…说起来也不是那种能从容不迫的场面(苦笑)。


 


3、是谁先告白的?


Tseng先生(言辞上是,不过行动上正相反)


 


4、是怎样说服对方的?


Rufus大人跨在Tseng先生身上揪住对方的前襟「你总是那样支吾过去!现在我命令你给我说实话。你・・・其实喜欢我吧!?」一边逼近。死心「是的。我爱您」Tseng先生回答。


 


5、喜欢对方的哪里?


Tseng→脸(最开始是这里吗(笑)、任性的地方、极端骄傲但是在缠着自己的时候经常放下架子的地方、作出意料之外的事让自己感到为难的地方、时常表现出的各种可爱的地方。总之就是Rufus的全部都喜欢。


Rufus→虽然也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比自己大14岁、老是不说真心话让人感到没辙的大叔,但是果然觉得不是这家伙的话就不行。说不出来到底喜欢他的哪里,但就是喜欢。


 


6、希望交往到什么时候?


天涯海角永相随,直到生命的最后。


 


7、二人旅行的话是去哪里?


Mideel(温泉)。虽然也很喜欢GoldSaucer(Rufus),但是在人流量大的地方没法安稳的游玩,而温泉旅馆警备方面的问题比较小,所以可以悠闲放心的享受温泉。


 


8、旅费谁付?


Rufus大人。虽然Tseng先生也总是想付钱,但结果还是没能成功。「怎么可能让作为部下的你付钱?不用介意。因为我是社长。」


 


9、二人之间有什么约定的事情吗?


如果撒了谎那就撒到底,隐瞒的秘密也同样。


 


10、说3个二人的纪念日?


(1)相遇的那天=Tseng先生的生日(因为Tseng先生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天,所以Rufus大人决定把这天作为Tseng先生的生日)


(2)Rufus大人的生日


(3)是什么呢……告白的那天——但觉得并不是那种全部记得并庆祝的人。…啊。初次一起喝酒发现Rufus大人醉了后会耍酒疯的酒乱纪念日(笑)


 


13、讲讲令人害羞的初H场景?


在第4题发生之后的某天,已被迫坦白的Tseng先生探望受伤的Rufus大人,然后在Rufus大人的华盖床上这样那样。Rufus大人受的只是被子弹擦过侧腹的轻伤。


 


14、在公司里幽会时经常使用的场所?


社长就任后的社长室,以及调查科的房间,屋顶天台也很喜欢。


还有就是,那个社长室怎么看都是没有门的样子,感觉不太方便(笑),果然还是在上了锁的接待室。


 


15、到现在为止最惊险的时候和地方?


夜晚的社长室。夜景漂亮而且气氛正好,因为很晚了觉得大楼里没有人,结果却听到了脚步声接近,不妙!(想办法安全的糊弄了过去)


 


16、关系不小心败露后的对话?


在调查科调情,结果被正在小睡室里面的Reno听到了全部。


「你在的话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明明是你这边后过来、擅自认为没有人在然后开始的だぞっと」


 


17、有不能对对方说的秘密吗?是什么?


Rufus大人「没什么特别隐瞒的。你有吧?各个方面。……你不用说也行。」


Tseng先生「真的对不起!」


 


18、讲一讲二人的暗(爱)语?


「陪在我身边」「我会一直在您的身边」


啊抱歉,有点违和,请原谅。


但是想不出其他……



鸣雷惊蛰
“我们是立志成为狗子铲屎官的少...

“我们是立志成为狗子铲屎官的少年,立志为狗子的屁股奉献出一生!”


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我们是立志成为狗子铲屎官的少年,立志为狗子的屁股奉献出一生!”


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meilianyxf

Rufus Portable v2.0.610 Alpha 中文绿色便携版 | USB格式化工具

Rufus Portable 中文绿色便携版是一个小巧好用的自启动U盘制作工具,也是快速可靠的USB设备格式化工具!它的体积只有400KB,并且是单文件绿色版软件,双击就可以立刻使用。所以如果身边没有系统安装盘或者刻录光盘,那么使用rufus就可以帮你安装系统了。


用户可以通过该软件快速制作linux系统或者win启动u盘,不过在这之前你需要把重要资料备份到电脑中,因为格式化后什么都找不回来了。


这个工具虽然很小,但是功能强大,除了可以使用它安装windows系统,还能够用来安装linux系统哦。


使用说明:

1、插入U盘后启动制作工具;

2、在【创建可使用的启动磁盘...

Rufus Portable v2.0.610 Alpha 中文绿色便携版 | USB格式化工具 - meilianyxf - 电脑工具软件屋

Rufus Portable 中文绿色便携版是一个小巧好用的自启动U盘制作工具,也是快速可靠的USB设备格式化工具!它的体积只有400KB,并且是单文件绿色版软件,双击就可以立刻使用。所以如果身边没有系统安装盘或者刻录光盘,那么使用rufus就可以帮你安装系统了。


用户可以通过该软件快速制作linux系统或者win启动u盘,不过在这之前你需要把重要资料备份到电脑中,因为格式化后什么都找不回来了。


这个工具虽然很小,但是功能强大,除了可以使用它安装windows系统,还能够用来安装linux系统哦。


使用说明:

1、插入U盘后启动制作工具;

2、在【创建可使用的启动磁盘】选项里下拉菜单后面选择“iso image”模式,点击后面的图标选择iso镜像文件;

3、点击【开始】按钮,确认格式化U盘即可进行制作。


解压密码:ttrar.com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3918246355&uk=1096716532


http://www.400gb.com/file/85000805

 
Lemon

"Cigarettes and Chocolate Milk" is a song written and performed by the Canadian-American singer-songwriter Rufus Wainwright. It appears as the opening track on his second studio album, Poses (2001).The song addresses decadence and desire, and has been called an "ode to subtle addictions and the way...

"Cigarettes and Chocolate Milk" is a song written and performed by the Canadian-American singer-songwriter Rufus Wainwright. It appears as the opening track on his second studio album, Poses (2001).The song addresses decadence and desire, and has been called an "ode to subtle addictions and the way our compulsions rule our lives".

A reprise version of the song appears as the last track on the album.


The music video for the track, directed by Giles Dunning and released by DreamWorks in 2001, features Wainwright performing the song at a piano inside a warehouse, and scenes of him walking around New York City. The audio track of the video is actually the reprise version, with the added percussion backing.


In his review for Allmusic, Matthew Greenwald wrote that the song "combines classic Gershwin/ Brian Wilson pop feels along with a strong sense of French cabaret show tunes", and called the shifts in modulation coupled with dissonant chords "intoxicating".

                                                                                                      ---------From Wiki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