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ruler

34739浏览    604参与
·yuzu噗酱

今晚的碱基基地,各位像是喝了假酒才来开直播的一样,可爱含量超标,太好玩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but我今天是想再写一篇[文本含量七八成虚构]咏莲文的,本来就有点拿捏不住,直到我又看到今晚碱基的直播片段...ssu大猪蹄子qaq 处处留情处处吻,完全拿捏不住了莲子的爱了


图片证据仅是莲子处处留情的证明的冰山一角qaq


今晚的碱基基地,各位像是喝了假酒才来开直播的一样,可爱含量超标,太好玩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but我今天是想再写一篇[文本含量七八成虚构]咏莲文的,本来就有点拿捏不住,直到我又看到今晚碱基的直播片段...ssu大猪蹄子qaq 处处留情处处吻,完全拿捏不住了莲子的爱了


图片证据仅是莲子处处留情的证明的冰山一角qaq


mfssnly

睡前看到的可愛雙c🥰


怎麼會兩個人 看起來都不太聰明的樣子呢

睡前看到的可愛雙c🥰


怎麼會兩個人 看起來都不太聰明的樣子呢

蒋年年

【尺莲/机莲】我也不知道哪片云里有雨1

ooc预警 机莲过去式 尺莲未来式

选择性食用

欢迎帮忙捉虫  


一.

“我们分手吧。”孙施尤点击发送键,结束了这段为期三个月的恋情。


他拿起旁边的酒仰头灌了一大口,其实也没什么好伤心的,本就是没打算长远的感情,只不过对方比自己预估的还要不忠而已。酒桌对面的两个男人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手里摇着酒杯里的浅黄色液体。他们没有要安慰孙施尤的意思,其中一个黑头发的男人率先开口,“施尤啊,”他还没来及说完就被黄头发的男人打断了,“庆祝施尤单身!干杯!”


黑头发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举起酒杯和另外两个酒杯轻碰一下,眼神却从未离开过孙施尤。他的...

ooc预警 机莲过去式 尺莲未来式

选择性食用

欢迎帮忙捉虫  



一.

“我们分手吧。”孙施尤点击发送键,结束了这段为期三个月的恋情。


他拿起旁边的酒仰头灌了一大口,其实也没什么好伤心的,本就是没打算长远的感情,只不过对方比自己预估的还要不忠而已。酒桌对面的两个男人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手里摇着酒杯里的浅黄色液体。他们没有要安慰孙施尤的意思,其中一个黑头发的男人率先开口,“施尤啊,”他还没来及说完就被黄头发的男人打断了,“庆祝施尤单身!干杯!”


黑头发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举起酒杯和另外两个酒杯轻碰一下,眼神却从未离开过孙施尤。他的脸上好像看不出来分手带来的影响还是和平时一个样子,可眼神里总少了点什么。这是朴载赫和朴辰成不记得第几次这样守着孙施尤的分手了,当然有一次不是,因为当时是朴辰成和孙施尤分手。



孙施尤不是渣男,相反,他是在一段感情里面极度用心的人。用朴辰成的话来说:“施尤总是搞不懂成年的交往法则,尤其是两个男人的感情。”朴载赫没说话只是把孙施尤打包带回自己的单身公寓。第二天给宿醉的孙施尤准备了一些醒酒汤和三明治,默默打车去孙施尤家帮他把家里关于前任的东西扔到楼下的垃圾桶。



这次的分手有些平淡,可能是因为对方出轨还借了孙施尤一大笔钱这件事实在让人无法为这三个月的感情有一丝怀念。


根据朴载赫的经验,如果一个人要是经历过恋爱的伤害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拒绝真心去喜欢一个人。他担心孙施尤也会这样,但是每次看到孙施尤交往到新恋人开心的模样又会怀疑自己看的恋爱书籍是不是欺骗了自己。


“今天施尤去载赫那吧,我这边有约了。”朴辰成给孙施尤套上外套,摇了摇手里的车钥匙脚底抹油溜了。


“找个代驾,别酒驾!”朴载赫觉得自己有时候像这两个人的老妈子,什么都得考虑到。朴辰成头都没回摆了摆手示意知道了。朴载赫看着坐在卡座上醉醺醺的孙施尤。此刻的孙施尤像个走丢了的孩子,乖巧地坐着眼神里却带着委屈,好像在抱怨怎么又把我弄丢了,怎么还没有人接我。



“施尤啊,每次这么喜欢别人真的不会受伤吗?”朴载赫揉了揉孙施尤细软的头发,轻声叹息。朴载赫知道这个醉鬼虽然酒品好,但是也不会意识清晰地来回答自己的问题。


两人打车到公寓已经到十一点了,朴载赫收拾好孙施尤却没有任何困意。


他坐在客房床沿上看着孙施尤熟睡的面庞,一时间仿佛中了什么魔咒的吸引,不受控制地低头吻了下去。


原来施尤的嘴唇是这个味道的,带着酒涩味,滑滑的软软的,跟着自己的力度和姿势变成不同的形状,想咬一口,想拆之入腹。理智及时将朴载赫从失控的边缘拉回,醉的人好像不止一个。



二.

朴载赫最近一直在躲着孙施尤。郑志勋和韩旺乎组的社内饭局他推掉了,崔玄準计划的滑雪派对他推掉了,只要是有孙施尤的局他都有去。众人当然不知道原因只是嘟囔着朴载赫怎么回事是不是不想买单才这样的。“我们又不会让哥一个人买单!”郑志勋叉腰表示不满,冲朴载赫撒娇。坐在工位上的孙施尤看了一眼正在给郑志勋打哈哈的朴载赫,无奈地叹了口气。孙施尤能感觉到朴载赫的异常,从那天早上,朴载赫再也没有直视过自己的眼睛也没有主动和自己搭过话。



原来的朴载赫像小狗,总是主动贴过来,“施尤啊一起去吃饭吗?”“施尤啊要一起下班吗?拜托等我一下啊!”孙施尤觉得这样的朴载赫过于热情,但是他好像只会这样黏着自己,便也没有吐槽过什么,还对朴辰成炫耀:“载赫和我一个公司总是黏着我,不像你孤家寡人只能自己一个人。”朴辰成会配合着大骂,“三个人的友谊居然因为距离被打败了。”三个笑作一团,理由各不相同。



孙施尤断定是自己喝醉后做了无法得到朴载赫原谅的事,可是他的记忆里实在没有那天的存档。不知道原因该如何道歉?孙施尤揉了揉太阳穴。


“亲爱的,我那天晚上喝醉之后有对赫儿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吗?”孙施尤在kkt上骚扰朴辰成。

“……”朴辰成秒回了消息真的相当罕见。只有在两人交往的那段时间朴辰成才能做到这个地步。

省略号能代表的意思太多了,孙施尤的大脑飞速处理这六个点的含义。但是朴辰成再也没发消息过来,孙施尤本着打工人的敬业心态回归到自己的工作当中。



“狗崽子晚上要一起去喝酒吗?”朴辰成还没来及和孙施尤解释,朴载赫的消息传了进来。


“去施尤喜欢的那家还是我公司附近那家?”


“你公司那家,别叫上施尤,我有些事情想问你。”朴载赫病急乱投医。





“我亲了施尤。”朴载赫盯着玻璃酒杯,语气不咸不淡,好像只是在陈述自己看到的一个电影接吻画面。


一丝惊讶从朴辰成脸上划过,他的手抖了一下,酒精洒到衬衫上。


“嗯,怪不得施尤今天问我你的事。”朴辰成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神色。


“可是施尤不知道我亲了他。”朴载赫的每一句话都出乎朴辰成的意料。


“你还做了什么吗?”朴辰成紧紧蜷起自己的拳头,如果对面的人再说出一句他忍不了的话,拳头马上就能呼到对方脸上。


三.


大四跨年夜,三个还怀着仪式感的男人约定要通宵庆祝跨年。于是他们准备了充足的酒水在网吧包宿。这和在宿舍闷头大睡相比这已经是他们仅有的浪漫了。朴辰成在实习公司结交的女朋友忽然查岗,他随手拍了一张照片发了过去。本来以为以应付了女朋友,可以放纵打游戏了。



“你这两个朋友是在谈恋爱吗?”

朴辰成双指放大照片。手机的像素本就不高,再加上网吧包间里面幽暗的光线,全然看不出来什么细节。只能模糊地看出朴载赫的游戏界面在排队,他正扭头盯着孙施尤的侧脸,手不安分地骚扰着孙施尤的头发。


“怎么可能?这张照片就是抓拍而已啊”朴辰成一边和女朋友聊天一边观察着那两人。孙施尤的游戏画面变成灰色,恼怒地喊叫着:“朴载赫!”拳头落在朴载赫的身上。朴载赫的笑颜却从未变过,颇有被冷落的小狗得到了主人关注的得意在脸上。


朴辰成的脸色沉了沉,被消息提示音打断,“眼神很像朴同学在暗恋。”


女人可怕的第六感。


朴辰成并不想接着这个问题聊下去,用些甜言蜜语哄女友去睡觉。他们三个从高中就混在一起,虽说不是每天黏在一起,但是每周都要小聚的频率还是有的。如果朴载赫真的喜欢孙施尤,那这么多年为什么从来没有见他露出一丝破绽。大一自己和孙施尤交往的那段时间朴载赫又是怎么想的。朴辰成觉得脑袋有些疼。即使和孙施尤已经分手了,朴辰成也见证了孙施尤换了一个男朋友,但是如果孙施尤的交往对象是朴载赫,他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占有欲?嫉妒?可以是任何人但是不能是朴载赫?朴辰成说不清楚自己的心情,他本就是这样自私的人,他从不否认。


朴辰成是聪明人,他不会因为这么一句话去破坏他们三个人的平衡。



四.

“我想再多做点什么,可是我害怕了。”朴载赫异常诚实。反而让朴辰成有些无措。


“施尤以为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朴辰成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淡些,他停顿了很久,缓缓开口:“你很久之前就喜欢他了吧?”


朴载赫点了点头。


朴辰成的理智之弦在那一刻彻底绷断,拳头打到朴载赫的脸上。朴载赫并没有防备顺着朴辰成的力气身体斜摔倒下去。发出的巨响惊动到清吧里的其他客人纷纷把目光投到这边,驻场的乐队也停下来望向来。朴载赫一只手撑着身体站起来,另一只手捂着半边脸颊,朝其他人示意自己没事,不要在意。店员见状拿来一些冰块提醒:“虽然两位是熟客了,但是有事好商量不要发生争执比较好。”


朴辰成猛灌了两口酒,朴载赫伸手压住他要倒酒的手,却被甩在一边。


“什么时候开始的?高中?大学?还是毕业之后?”朴辰成低着头给自己倒酒,握着酒瓶的手抖得难看,便把就酒瓶哐当扔到卡座的垃圾筐里。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高中就开始了。”


朴载赫知道他们两个人谈过恋爱。孙施尤和朴辰成十指相扣让朴载赫帮忙拍个照片发到脸书的时候,朴载赫也不是没有难过,但是他什么都没法做,只能边装作嫌弃的样子,边躲在手机屏幕后面眼睛里露出难过,还是帮忙找好构图拍下大家都满意的照片,笑嘻嘻地调侃:“看来刚上大学我就要孤苦伶仃了。”


“你他妈……”朴辰成觉得自己能说出千万句指责的话,却在这三个音节开始后陷入语塞。

他有资格指责谁?指责朴载赫吗,朴载赫在之前的日子里从未做过越界的事,甚至在他和施尤恋爱的日子里也没有表现出一点冒犯。


指责孙施尤吗,孙施尤做了完美恋人的角色,在交往的日子里给了自己最好的陪伴。


他能指责的只有他自己,觉得恋人关系不舒服的是自己,先提分手的是自己,他习惯暧昧却不会维持爱情。


“我想和施尤试试,”朴载赫打破两人之间的寂静,“但是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我。”


在朴载赫看来他和孙施尤如果不能走到最后是绝对不可能放下这段波动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相处。朴载赫害怕这段关系的波动,害怕产生缝隙,像所有暗恋友人的人一样,他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即使孙施尤还愿意和他做朋友,他也无法调整自己的态度。他厌恶自己的胆小,但也是这份胆小让他在孙施尤身边呆了这么多年,他又感激着这份胆小。


他时常觉得朴辰成和孙施尤分手之后还每天亲爱的亲爱的叫来叫去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奈何主角是朴辰成和孙施尤又瞬间变得合理起来。


“施尤比你勇敢很多。”朴辰成看着朴载赫低落的样子又没忍住提点了他一句。



義式白醬佐鮭魚
占tag 抱歉! 現在立牌團已...

占tag 抱歉!

現在立牌團已經開了之前有蹲蹲的朋朋可以掃碼進群!!


謝謝大家耐心的等待..;;

占tag 抱歉!

現在立牌團已經開了之前有蹲蹲的朋朋可以掃碼進群!!


謝謝大家耐心的等待..;;

Chovy_peanut

#尺莲

搞笑小情侣儿,回忆在一起的时光,一定会不知觉的笑出来吧。。。

尺莲一定要一起拿到最高的荣誉!

(勿上升,动图来源于微博)

#尺莲

搞笑小情侣儿,回忆在一起的时光,一定会不知觉的笑出来吧。。。

尺莲一定要一起拿到最高的荣誉!

(勿上升,动图来源于微博)

Chovy_peanut

别看载赫儿憨憨,咱朴总可是碱基大总攻谢谢!!

别看载赫儿憨憨,咱朴总可是碱基大总攻谢谢!!

花园小夜曲
猫和老鼠组合不错哦! *Net...

猫和老鼠组合不错哦!

*Neta自22LCK夏季赛0624 GEN对BRO,GEN选出了AD老鼠和辅助猫的下路组合。GEN官推也发了猫和老鼠的图片。

猫和老鼠组合不错哦!

*Neta自22LCK夏季赛0624 GEN对BRO,GEN选出了AD老鼠和辅助猫的下路组合。GEN官推也发了猫和老鼠的图片。

mfssnly
金毛保護協會上線了!!!! a...

金毛保護協會上線了!!!!


anyways 四連勝🎉

金毛保護協會上線了!!!!


anyways 四連勝🎉

mfssnly

由於阿尺真的太可愛了 

別管我了 

讓我存個檔吧 


Credit:@ _wooya_

由於阿尺真的太可愛了 

別管我了 

讓我存個檔吧 


Credit:@ _wooya_

mfssnly

it's official 

謝謝姜姊cue了抱團拍合影 

it's official 

謝謝姜姊cue了抱團拍合影 

宜修
今天的尺子好可爱!什么是狗系男...

今天的尺子好可爱!什么是狗系男友的天花板啊。我有点想站尺右了。等着,我的《归途》一定会做出好吃的饭的。

今天的尺子好可爱!什么是狗系男友的天花板啊。我有点想站尺右了。等着,我的《归途》一定会做出好吃的饭的。

mfssnly
我懷疑 他知道自己很帥氣

我懷疑 他知道自己很帥氣

我懷疑 他知道自己很帥氣

Chovy_peanut
我的精神世界圆满了。。

我的精神世界圆满了。。


我的精神世界圆满了。。


mfssnly

笑作一團的🐧寶寶們

回來啦

笑作一團的🐧寶寶們

回來啦

花园小夜曲
打你biubiu (Ruler...

打你biubiu

(Ruler但皮套)

打你biubiu

(Ruler但皮套)

未知用户

睡在我上下前后左右铺的兄弟

注意:22碱基中心乱炖,默认冷藏库可以是大技院。一切都是作者口嗨,同人二创一些年龄和选手俱乐部等其他要素有所更改。cp浓度高的会打tag,不高不打。

谢谢给我灵感的两色风景老师的同名原作。阅读过程中如有不适,请立刻退出。


1

参加高考之前的韩王浩:很好奇大学是什么样的,并且为此做了充足的准备。

开学以后的韩王浩:知乎答了三个帖子,《学法真的折寿吗?■校法学生回答你》《关于我的大学舍友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大学生出门喝酒都需要注意些什么》,详细地址链接我贴在下面了,医学部的金光熙学长注意别被我舍友骗了。


2

而他的舍友也不是没写过类似的,孙施尤,已经成年,经济自由,...

注意:22碱基中心乱炖,默认冷藏库可以是大技院。一切都是作者口嗨,同人二创一些年龄和选手俱乐部等其他要素有所更改。cp浓度高的会打tag,不高不打。

谢谢给我灵感的两色风景老师的同名原作。阅读过程中如有不适,请立刻退出。




1

参加高考之前的韩王浩:很好奇大学是什么样的,并且为此做了充足的准备。

开学以后的韩王浩:知乎答了三个帖子,《学法真的折寿吗?■校法学生回答你》《关于我的大学舍友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大学生出门喝酒都需要注意些什么》,详细地址链接我贴在下面了,医学部的金光熙学长注意别被我舍友骗了。



2

而他的舍友也不是没写过类似的,孙施尤,已经成年,经济自由,年纪轻轻在韩服也已经有了名,功成名就的业余辅助玩家、年度奖学金获得者、校内LOL比赛指定辅助之一

还在被舍友管零食和刷牙。

孙施尤的帖子:《舍友像我妈一样管我吃零食怎么办》



3

朴载赫:说真的我其实不想笑来着,毕竟王浩不管我

韩王浩:嗯,毕竟我们载赫已经这个岁数了呢,大概不需要我操心吧

朴载赫:

韩王浩:vtber娇嫩,你今年几岁了



4

韩王浩升入大三时,这个宿舍已经住满了人。

新来的学弟顶天立地(身高),一笑有很明显的虎牙,颇得学姐和同龄人的欢心的同时每天卡着点在医学部门口非常招摇(因为脸)地等人。韩王浩很纳闷,心想不会吧,这不刚大一吗就和学姐联谊去?


哦哦,赫奎学长啊,不好意思我的我的。



5

有的人刚进大学就已经和赫奎学长去吃饭了,有的人从高中到大学都没跟赫奎学长一起打过游戏。

韩王浩冷笑:姜还是年轻的辣



6

宋京浩,和韩王浩同学有“我是你舅舅的朋友的姐姐的对门的同学的女儿的孩子但是比你大得管我叫哥”的关系,韩王浩这辈子就没理清到底是什么关系,好像比赫奎学长的关系线还乱一点算了不理了。



7

明明都是一个高中毕业,但是二位看起来天差地别呢。

郑志勋用胳膊肘捅了捅韩王浩:哥,那两个人什么关系啊?

韩王浩正在大会上非常专注地偷玩手机,被他这么一问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李相赫和金赫奎正作为学生代表坐在上头,又低下头来:谁知道呢,可能有点不可告人的关系吧。


事实:李相赫,经常性ob阳台猫,然后有点太分散注意力,寄了。



8

韩王浩知道朴载赫大二的时候和前任疼痛分手,但是始终不知道朴载赫前任是谁。不过他和孙施尤崔玄凖都知道朴载赫对金光熙有点意思,隔个十天半个月就过去看。

终于有一天,郑志勋带个眉清目秀的小孩来到302门口,孙施尤就差一步说出“这个不可以带回来”的时候,眉清目秀的小孩:“朴载赫在吗,不在啊,麻烦前辈帮我转达一下请不要再烦我的(重音)光熙哥了。”



9

眉清目秀的小孩:柳岷析,医学部大一的新生。

韩王浩:所以你怎么跟他认识的

郑志勋:赫奎哥吃饭的时候总带着他


郑志勋:讨厌,下次不想和那位哥吃饭了

韩王浩:听见没玄凖,过来和我赌五十块钱的



10

崔玄凖:我啊,总有一个想法

朴载赫:什么

崔玄凖:嗯……如果我们宿舍一个学医一个学法一个学金融的话,是不是可以无痛抢劫洗钱呢


朴载赫:(连夜打电话问曹容仁这种情况怎么办)




11

宿舍没有门禁,很自由。

宿舍房门是密码锁,大家最终敲定了以每个人的生日轮换作为密码的更新。轮换到多兰小朋友的时候,小崔同学站在宿舍门外很焦急地给小郑同学打电话:我们宿舍密码多少来着?



12

郑志勋:啊啊,感觉该给大家报一个阿尔茨海默复健班了,第二位八折优惠哦。



13

朴载赫,恶毒的男人,在小崔同学排位很开心哼歌的时候录了下来,之后每次坐在小崔电瓶车后头的时候都拿喇叭超大声外放。

尺Uler☆:他自愿的



14

韩老师作为本宿舍最有正义感的人(一直碰到演员一直坚持不懈举报了十八把),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于是他把尺Uler☆同学的签名刻了章,在朴老师的笔记本和书的扉页狠狠按了下去



15

韩王浩:




15

刻章老师:同学,你这个字样有点怪啊,蛮有特色的。

mfssnly
存一個辣妹pose的雙C貓貓狗...

存一個辣妹pose的雙C貓貓狗勾😘

存一個辣妹pose的雙C貓貓狗勾😘

蒋年年

【尺莲】到底谁是恋爱笨蛋

ooc是我的 朴载赫 孙施尤是赛场的


要说朴载赫是什么时候对孙施尤动心的,朴载赫自己也想不清楚。两人从刚出道就认识,但是这么多年兜兜转转倒是一直没有同过队,休赛期却也没少混在一起,也没少“亲爱的、亲爱的”的叫来叫去。今年终于同队了,反而每天“闭嘴吧,施尤”。


朴载赫平日里看些少女恋爱网漫,腻在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往往是男二号。还徘徊在自己恋爱幻想漩涡里的朴载赫绝对不会把孙施尤划入自己的恋爱目标选定范围内。



“给大家推荐河成云的吵吵闹闹。”朴载赫向粉丝安利最近自己在听的歌曲,是一部电视剧的OST。他沉浸在自己对男女主暧昧期热恋期...

ooc是我的 朴载赫 孙施尤是赛场的





要说朴载赫是什么时候对孙施尤动心的,朴载赫自己也想不清楚。两人从刚出道就认识,但是这么多年兜兜转转倒是一直没有同过队,休赛期却也没少混在一起,也没少“亲爱的、亲爱的”的叫来叫去。今年终于同队了,反而每天“闭嘴吧,施尤”。


朴载赫平日里看些少女恋爱网漫,腻在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往往是男二号。还徘徊在自己恋爱幻想漩涡里的朴载赫绝对不会把孙施尤划入自己的恋爱目标选定范围内。




“给大家推荐河成云的吵吵闹闹。”朴载赫向粉丝安利最近自己在听的歌曲,是一部电视剧的OST。他沉浸在自己对男女主暧昧期热恋期的回忆里,向粉丝介绍那首歌的含义。旁白的人忽然接话:“载赫,我知道那种氛围。”朴载赫以为孙施尤也懂那种暧昧期拉扯的美好和令人嘴角上扬的感觉,期待地扭头看向旁边。


“红色口罩!”孙施尤偏不按套路出牌大喊出恐怖游戏的名字,打破了这恋爱粉色氛围和朴载赫脑海里的恋爱幻想。


“说什么呢?安静点啊,施尤!”朴载赫无语,孙施尤真是和浪漫搭不上边,他内心吐槽。


孙施尤看着他恼怒的样子哈哈大笑,一边和郑志勋“欺负”朴载赫一边继续分出注意力放到自己的rank上。朴载赫虽然不嘴笨,但是对上郑志勋和孙施尤联手,只好大喊PTSD,等翻译姐姐来解救。


“施尤啊,只看热血漫是不会有爱情的。”朴载赫临睡前冲着正在整理被子的孙施尤来了一句没头脑的话。


“赫儿啊,只看少女漫不行动也是没有爱情的。”孙施尤才不想听一个母胎单身多年的人传授恋爱经验更何况这还是他从网漫里学来的经验。


孙施尤快速入睡,朴载赫失眠了。


“光争吵就要耗费几个小时

   因为从头到尾没有一点合适

  这郁闷的我 所知晓的一切里

  唯一令我心烦意乱的你

  此刻在我面前”


直播时推荐的《吵吵闹闹》的歌词在朴载赫脑海中伴随着孙施尤的脸一起出现,孙施尤给了他一个招牌微笑,嘴里却说着“赫儿真是太不帅气了”的话。尽管这是朴载赫自己幻想的孙施尤,但还是生气地嘟囔了一声,“闭嘴吧施尤!”


“就连当我的名字 由你唇齿之间唤出

   那惹人生气的语气

   真是没有一点令人满意

   似乎你总是 侵入我的思绪

   预发占据我脑海”


不可以再想这首歌了,朴载赫强制自己大脑复盘今天的rank,但是他和孙施尤的相处日常还是和这首歌在脑海里循环,每个画面甚至都能匹配上歌词。不可以!不可以!朴载赫想到电视剧里男女主和好后甜蜜的戏码,那不可能是我和孙施尤的结局!


施尤不会真的是我命中注定的爱人吧,为什么如此契合这首情歌,我真的喜欢上施尤了吗?一个灰色卫衣穿上就不愿意换,甚至还要借自己的灰色卫衣穿的孙施尤?


一个每天幻想自己和各种怪物决战拯救世界的孙施尤?

一个对谁都笑眯眯没脾气的孙施尤?

一个永在和志勋缠着玩无聊捉弄都会耐心和弟弟们拉扯的孙施尤?


永在!志勋!他们两个为什么都爱黏着孙施尤!他们两个对施尤是什么意思?


朴载赫用了一晚上把自己陷入了混沌之中……




孙施尤觉得最近朴载赫有些奇怪,比如总是盯着自己看,自己走到那他也会找个借口跟到那。孙施尤对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和郑志勋相比朴载赫这黏人程度可以接受。可是,谁受得了睡觉起夜的时候发现室友还在盯着自己看!


“朴载赫!”孙施尤忍无可忍,这已经是第三次发现这个人大晚上不睡觉盯着自己看了。“你干嘛呢?明天不训练吗?”


朴载赫一言不发直接起身朝孙施尤的床走过来。此时孙施尤脑海中已经出现了晚睡怪物要如何折磨自己的画面了,“干嘛呀!晚睡怪物!”


谁知朴载赫假装听不见 强硬地扯开孙施尤的被子,自己钻了进去,把孙施尤抱在怀里,“别喊了,睡觉。”


孙施尤试图把这人推开,无奈两人这体型和力气确实是有一定差距,挣扎无效,只能语言反抗:“干嘛呢臭小子,滚回你床上去!”


“不要。”朴载赫加大手臂上的力气,牢牢把人禁锢在怀里。


孙施尤无奈地望着天花板,“你最近怎么了?”结合这人近期的不正常行为,孙医生决定从根本处解决问题。


“没怎么啊。”病人并不配合治疗。

“那你最近总黏着我干嘛?”

“别自恋了,我才没有黏着你。”


“那你现在在干嘛?”孙施尤最不缺的就是好脾气和耐心,挣扎了一下,让自己的双臂得到了解放,去揉朴载赫的头。


“就是有些喜欢你而已啊还能在干嘛?”朴载赫嘟嘟囔囔,抱怨孙施尤的不解风情。


“我又没说喜欢你,你就跑我床上干嘛!”孙施尤抓错了重点。


“网漫里面都是这样啊虽然没互相表白但是一直在相互喜欢。”笨狗试图拿出解释自己行为合理的证据。


“你猜他们为什么叫做男女主。”孙施尤狠狠打一下朴载赫的头,“他们不互相喜欢怎么能做男女主呢?”心里暗骂了句笨蛋。


“那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欢我?”朴载赫好不容易攻略了自己,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只攻略了自己,还没有攻略孙施尤。他的情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低落下去,可惜孙施尤没有看着他,而是盯着宿舍天花板。


“不喜欢。”


本以为这样就可以被放开,结果那狗崽子直接把孙施尤头掰向自己直勾勾地盯着后者的眼睛。没有了平日里镜片的阻隔,朴载赫的眼睛在床头灯的细微光源下有些亮亮的,委屈的眼神好像路边被丢弃的小狗。


孙施尤觉得良心好像被小狗拿着刀捅了两下。


“算了算了睡吧。”孙施尤把回抱住朴载赫,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自己的妥协。


朴载赫清晰的呼吸声在耳边响起,孙施尤失眠了。


朴载赫到底是脑子搭错哪根筋了?少女漫看多了?就该让他多看点热血少年漫的,要不下次订阅的时候给他也订上?上周那个玄幻漫怎么没更新呀~不对不对,思路走远了。和朴载赫认识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狗崽子喜欢谁呀,反正他确实是幼稚了点,原来在队内黏着点哥哥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我只比他大五天,他也没把我当过哥哥啊,每天只知道喊闭嘴和怪叫。怎么忽然就说喜欢之类的鬼话?


我喜欢他吗?我不清楚啊,这种事情怎么能想清楚呢?两个男人在一起那以后要面对很多压力吧,房子要搬出去吗,在首尔还要买新房子,好贵啊。怎么跟爸妈解释,难道要说我养了一只人形狗狗怪物?不如直接说我决定一辈子做训狗师。啊?为什么想到一辈子了!


我还不知道喜不喜欢他呢,只是被他唠叨着的感觉确实还不错。孙施尤努力在脑海中搜寻着朴载赫的优点,做饭有点好吃,怪叫的时候有点可爱,认真游戏的时候是有一点帅气,但是只有一点点!




郑志勋对朴载赫愈发不满,当然永在也是。两个小崽子愤怒盯着拉着孙施尤离开的朴载赫,“载赫哥在干嘛!我们也想和施尤哥一起去便利店!”


韩旺乎把手里的红薯分给两个人,拍了拍朴载赫空着的电竞椅,“谁让你们两个总是缠着施尤,有人不乐意了。”


“什么意思啊?”永在不懂就问,却被身旁的教练拉去rank,“哎哎,我还没明白呢!”


“小屁孩只要懂打游戏就行了!”韩旺乎神秘微笑,点到而止。


郑志勋摇了摇带着耳机打游戏的崔玄凖,“咱哥好像被拐跑了。”


崔玄凖:???




孙施尤点开了《那年我们》,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补完,观后感:“嗯,我和载赫是真心相爱的。”

UNK_unk

Merry-Go-Round【6】

Ruler·Peanut


韩旺乎是在一阵剧烈的头疼中醒过来的。


从卧室拖沓着脚步走到客厅看见沙发上睡得东倒西歪的郑志勋才想起来昨天送朴载赫回家之后这家伙突然兴起非要拉着自己喝第二轮。


“我记得哥家里不是常年备着红酒来着吗,那我今晚要把最贵的那瓶喝掉。”清醒的郑志勋毫无负担地在韩旺乎面前表演着发酒疯。


“你倒是有什么要庆祝的事情说来听听,”韩旺乎盯着亢奋的郑志勋,“合格了就随便你造。”


郑志勋幽幽地凑到韩旺乎耳边小声说道:“那当然是庆祝我们旺乎哥时隔多年的心动。”


回忆到这里韩旺乎感觉头疼得更严重了,顺势抬脚把沙发上的郑志勋踹醒。


“哦,好......

Ruler·Peanut


韩旺乎是在一阵剧烈的头疼中醒过来的。


从卧室拖沓着脚步走到客厅看见沙发上睡得东倒西歪的郑志勋才想起来昨天送朴载赫回家之后这家伙突然兴起非要拉着自己喝第二轮。


“我记得哥家里不是常年备着红酒来着吗,那我今晚要把最贵的那瓶喝掉。”清醒的郑志勋毫无负担地在韩旺乎面前表演着发酒疯。


“你倒是有什么要庆祝的事情说来听听,”韩旺乎盯着亢奋的郑志勋,“合格了就随便你造。”


郑志勋幽幽地凑到韩旺乎耳边小声说道:“那当然是庆祝我们旺乎哥时隔多年的心动。”


回忆到这里韩旺乎感觉头疼得更严重了,顺势抬脚把沙发上的郑志勋踹醒。


“哦,好像有点喜欢朴载赫的我们旺乎哥,喝了那么多怎么还能比我起得早。”郑志勋顶着凌乱的头发挣扎着从沙发上坐起来,“下脚也太重了哥。”


“确实要下脚重一点,把朴载赫那份一起踢了。”在煮拉面的韩旺乎专门分神给了郑志勋一个白眼,郑志勋悠哉地点了点头表示收到。


“这么快就成自己人了,不错不错,”郑志勋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走到韩旺乎旁边帮忙打下手,辛拉面鱼饼辣白菜和煎鸡蛋的味道交织在一起弥漫在客厅里。


忙活了一阵之后终于在餐桌坐下。韩旺乎拿起筷子就进入了努力飞速消灭拉面的状态,郑志勋倒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夹一筷子拉面再配两口小菜。然后在韩旺乎醉心拉面汤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开口问话:


“旺乎哥,你昨天突然喝那么多是不是因为也听说了…”郑志勋顿了顿,似乎在思考要怎么措辞才合适。


并没有发生韩旺乎因为惊讶而呛到的场面,甚至如同早就知道郑志勋要提这个话题一般,耐心地喝完最后仅剩的拉面汤底,然后转身打开冰箱倒了两杯牛奶。


“嗯,GenG要签金光熙。估计就是这两天的事了。”


郑志勋突然把筷子拍在了桌面上。


“韩旺乎,你就这么淡定?”


韩旺乎默默喝着牛奶,仰头一口气把一整杯都喝完了才重新正视郑志勋。


“出版社的决定我无权左右。”韩旺乎苦笑,“我总不能一哭二闹三上吊说'你们千万不要签这个人啊!'更何况,就算我这么做了,也不会有任何用的。”


“而且当初的事情也不能全怪他。他的责编一手策划了很多事情。”


“韩旺乎你真的是…”郑志勋一时语塞想不出合适的词,却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容仁哥也知道?”


“嗯,他和濬植哥都知道。”韩旺乎兀自点了点头,“容仁哥应该离职前夕听到一些传闻,问我可不可以接手带朴载赫,我就直接答应了。”


因为你不想看他走你的老路,不想看他掉进同样的圈套,不想被抢走原本属于自己的作品还被反咬一口栽赃抄袭上抄袭的污名。当年抄袭事件最终在裴濬植的处理下出版社内部调停,韩旺乎付出的代价是准备了近乎一年的长篇原地作废,而金光熙得到的却是五项年度提名和一项大赏。


“后来濬植哥就慢慢淡圈转行了,毕竟好不容易带出来的家伙突然写不出来东西。我那段时间喝酒特别凶,好像也在家幼稚地砸过东西,可是就是什么都写不出来。濬植哥本来看不下去我那个鬼样子,后来发现我们都无能为力,就达成了一种谁都不提的默契。他也就是最近才偶尔试探我一下,要不要再写点东西。”


所以说,如此俗套又残酷的剧情,我真的不想看它发生在朴载赫身上。你看他本人好像那么呆,但其实很多事情他都心里面非常清楚,就好像他的文字一样。



韩旺乎的手机提示音打断了这场突如其来的谈话,“出版社通知我等一下过去一趟,好像说是最后确定一下你的封面定终稿之后的流程。你可不许拖稿哦郑志勋。”


“知道了,别催命,韩旺乎编辑。”郑志勋心里的五味杂陈还没过去。


考虑到韩旺乎是昨天喝得最过头的且头痛状态还没有减轻,郑志勋表示还是自己来开车,然后慢慢溜达回工作室就好。


韩旺乎再次威胁完郑志勋绝对不能拖稿之后下车快步走向出版社。


一直和韩旺乎沟通各种事宜的组长看到韩旺乎进门赶忙招呼他过去。看到朴载赫已经到了并不很令人意外,然而看到朴载赫和组长身后熟悉的面孔让韩旺乎不由心里一紧。


“新和GenG签约的Rascal金光熙。”组长热情地介绍道,“之后也会是我们组的编辑来带,刚好今天过来落实签约的最后手续,我就想借此机会大家稍微认识一下。”


原来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这是韩旺乎重新见到金光熙本人的第一个想法。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孔和与之相关的宛若溺水窒息般的无力感仍然可以暗潮汹涌地袭来。


“又见面了,Peanut nim。”金光熙语气上扬,听起来如同在和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打招呼,激动和怀念的平衡恰到好处。


韩旺乎感觉宛若慢动作回放一样,看着朴载赫的表情在一片寂静里由惊讶转到难过,然后转身夺门而出。


“哦,原来你还没有告诉他吗?看来打破了你准备的惊喜。”金光熙歪头,毫无顾忌地直视着眼前的人,这场好戏单单开场就很令他满意,“真是抱歉。”


“好久不见,韩旺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