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w1.0

205浏览    5参与
岚玉卿

马哥啊,那个瞎子的回旋踢有没有让你想起来什么?


侠盗………冒泡赛………edg………瞎子


一脚踢碎了梦

马哥啊,那个瞎子的回旋踢有没有让你想起来什么?


侠盗………冒泡赛………edg………瞎子


一脚踢碎了梦

岚玉卿

XJB淘来的还有截的,然后捏在一起做了几张


就算已经知道是一场梦,多想想也有益身心健康的,对吧?

我相信他们双向过,包括游戏操作,包括不经意间的眼神,包括数次关心的话


他选的中单,他要保的AD

电竞徐志摩和电竞舞王


多出来的位置给了光夫

总是黏黏糊糊的阿光和小夫


“走过的岁月像一本书,只是没有人再翻开过。”

“不……我没有后悔,也不遗憾。”

“没有什么意难平,兜兜转转只是作为看客的我们再也走不出去了而已。”

“rw1.0名字虽非侠意,但做事自带侠骨。”

“侠骨,自当柔情。”


XJB淘来的还有截的,然后捏在一起做了几张



就算已经知道是一场梦,多想想也有益身心健康的,对吧?

我相信他们双向过,包括游戏操作,包括不经意间的眼神,包括数次关心的话



他选的中单,他要保的AD

电竞徐志摩和电竞舞王



多出来的位置给了光夫

总是黏黏糊糊的阿光和小夫



“走过的岁月像一本书,只是没有人再翻开过。”

“不……我没有后悔,也不遗憾。”

“没有什么意难平,兜兜转转只是作为看客的我们再也走不出去了而已。”

“rw1.0名字虽非侠意,但做事自带侠骨。”

“侠骨,自当柔情。”


- OWAta°。

2018的他们

1.

就算拿到了不错的名次,韩金也没有多激动。他在狂欢的人群里形影单只,就像平时一样。跟着队伍走到奖杯跟前,天还太冷,他一双手攥拳窝在袖子里。

韩金知道他又看过来了,他就是喜欢那样,自己欢呼雀跃的像个傻子,还非拉着别人一起嗨。他没抬头回视,但余光里全是他在台上逆光的背影。

金泰相啊金泰相。

SMLZ同他一起捧起了奖杯,这一刻,值了。

2.

他们喝的酩酊大醉,虽然起初是韩金提议来了这家火锅店,但结账的时候还是没抢过经理。

“拿了奖咱就有钱啦,快回去吃饭!”

去一趟前台不过五分钟,回来的时候座位却变了个彻底,成衍俊被陈宇浩拽到身边,揽着脖子灌酒,刘丹阳喝得晕晕乎乎,正给自己倒茶,其...

1.

就算拿到了不错的名次,韩金也没有多激动。他在狂欢的人群里形影单只,就像平时一样。跟着队伍走到奖杯跟前,天还太冷,他一双手攥拳窝在袖子里。

韩金知道他又看过来了,他就是喜欢那样,自己欢呼雀跃的像个傻子,还非拉着别人一起嗨。他没抬头回视,但余光里全是他在台上逆光的背影。

金泰相啊金泰相。

SMLZ同他一起捧起了奖杯,这一刻,值了。

2.

他们喝的酩酊大醉,虽然起初是韩金提议来了这家火锅店,但结账的时候还是没抢过经理。

“拿了奖咱就有钱啦,快回去吃饭!”

去一趟前台不过五分钟,回来的时候座位却变了个彻底,成衍俊被陈宇浩拽到身边,揽着脖子灌酒,刘丹阳喝得晕晕乎乎,正给自己倒茶,其他人也各自找了最熟悉的人碰杯聊天。只有金泰相身边空着,韩金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坐过去了。他刚拆了一副新碗筷,盘子就被肉堆满了。

“马哥。”

本来想等他接着说,而他却不再说话了。

韩金不动声色地举起酒杯,磕了一下对方的碗沿儿,一饮而尽。

3.

拿奖杯的喜悦两三天才逐渐消散,剩下的还是一下午的训练赛和月末的直播时长提醒。

韩金于是开始了反向上分的道路,在钻石分段摸爬滚打,打了几把分数还是够不着晋级赛的门槛。

一条弹幕说拉人双排,千万条弹幕就给了选择,拉厂长、拉小五什么的。

韩金借着活动脖子,往旁边瞟了一眼,聒噪的中单此刻正在打团,手上按键不停,又拿秒表躲了几个技能,最后成了十个人里唯一的幸存者。吹牛逼的话立刻涌出来了,什么常规赛MVP,多少天上国服第一之类的,韩金听得耳朵都要长茧子了。

他继续着单排,想着最后一把,打完关直播,错过了那边金泰相一脸欢欣转过来看他的表情。

4.

季节更替,彼时基地早早地开了空调,韩金不得不从衣柜里摸了件薄衫披上。他靠在椅背上,右手补兵,偶尔上去凶对面一套再退回来。

经理进屋喊,别忘了下午的定妆照,都收拾一下的时候,SMLZ罕见地漏了个炮车。

……

等韩金从浴室出来,时间已经有点赶了。他也顾不上头发还没擦干,水顺着发丝滴在脖颈上,在自己的位置旁边套队服。

金泰相就是这个时候出来的,这人一向顾形象,早几天就染了头发,此时此刻还自己吹了头发,蓬松柔软的金发服帖的靠在脸旁,衬得他十分阳光。

“哇,马哥,你头发还在滴水诶!”

中单看着他套上队服,还要再穿一件的样子,跑到自己房间光速翻了条新毛巾,再跑回去,韩金果然还在把自己裹成粽子的道路上坚定不移地前行。

干燥的毛巾搭在韩金头上,对方先用一角把脖子上的水迹都擦了,才开始慢条斯理地替他擦干发丝。韩金拉拉链的手顿了一下,也跟着慢下来了。

上单拉着小打野绕过他们上了车,临走回头嬉笑调侃:“赶紧的啊,全车都等着呢。”

金泰相也笑了,低头轻声说:“车上那么冷,你可不能生病啊马哥,夏季赛还要给你当狗呢。”

5.

韩金上场时候听见陈宇浩跟RNG那些人说,我们给你们打个第五局回来,他抱着键盘上了场,灯光打在他脸上,有点晃眼。

洲际赛冠军,去年他也来过,不过却一直在输,没想到老天给了他一次机会拯救赛区。

这么说也不对,应该是,给了整个RW一次,拯救赛区的机会。

侠之大者,隐于市则救民,行于华夏则救国。

五个人一起拼命的感觉真的很好,他透过耳机甚至刚听见观众的欢呼,解说的呐喊。耳机里传来中单高亢的嗓音——下路下路!一波一波!

真吵。

点了水晶的时候韩金亮了个白旗。

然后摘了耳机,清清楚楚地听金泰相一个人乱叫。

他又看过来了。韩金于是变成SMLZ,站起身先走一步。

6.

没想到在最后的最后翻了车。韩金数不清这是第几年找人问决赛内场票还有吗这个问题了。与其说输了比赛很难过,他更对自己的表现感到失望。

金泰相在比赛结束后消沉了几天,一个人没日没夜的安静地打游戏,无声地宣泄无处抒发的情绪。

韩金也没好到哪去,一闭眼,Haro的瞎子把他一次次踢到人群里的那几幕就走马灯一样一遍一遍碾在心口回放。

他们多想拯救世界,自己却先一步陷入泥潭。

所有人都会不经意间看着屏幕发呆,然后再清醒过来继续游戏。

这个时候,金泰相开了直播。

小白和J皇蹭到韩金脚边,他就顺手呼噜了一把,耳边是金泰相说烂了的那些话:常规赛MVP,多少天上国服第一……

“你们不要再说马哥了,那把是我的问题。”

“可惜。”

韩金无声地叹了口气。

7.

“看一眼少一眼”

“……我会积极治疗我的伤病,下赛季继续努力。”

“我发布了头条文章:《ADC选手Smlz正式加盟苏宁》”

“我们很高兴地向大家宣布,经过与RW电竞俱乐部的沟通与协商,Doinb(金泰相)转会至FPX电子竞技俱乐部,担任LOL分部中单选手。”

8.

春季赛再见,只剩下FPX.Doinb和SN.SMLZ。

——

其实没想写的很悲伤,只是想写一点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一点点小暧昧,但是一想到事实辣么残酷,不禁就开始借题发挥,说起自己的心情了。

对于RW1.0,外界评价是高开低走,伪强队,可新人如小夫,奇犽,从ldl上来或者从替补席上来,总归是需要成长时间的。从春季赛就一直关注的队伍,一年过去却仓促结束如同黄粱一梦,我们明明可以等所有人改正和前进,他们却散了。

刚知道的时候我有很多话可说,一两个月过去,现在千言万语也不过只能汇成一句,可惜。

- OWAta°。

侠客护卫队

贼逗贼双向/光夫

随缘更新

1.

城墙上,一黑影翻身而出,四处张望,而后脚下生风,足尖轻点,跃上了城里三四层的客栈屋檐上。澄黄的斗笠遮盖下看不清这人面相,只是身形消瘦,一席黑纱随着小风摇摇晃晃。他轻巧地踩着瓦片,像只猫一样穿梭于个个房顶。

最终,他落在了本地富商华老爷家的前院里。

像他一样的还有几个人,散落在前院各个角落里,也多是一席黑衣,脸上表情肃穆,看见有新人下来也没搭理。

都是给华老爷办事,彼此之前也不用多说什么。

谁都知道,这上个月华老爷花了好些银两,说什么要在城里弄个保卫队,聘了几个江湖有名的侠客来给他当领班的。眼下,这最后一个人到了,五个人不多不少,旁边守候多时的下人...

贼逗贼双向/光夫

随缘更新

1.

城墙上,一黑影翻身而出,四处张望,而后脚下生风,足尖轻点,跃上了城里三四层的客栈屋檐上。澄黄的斗笠遮盖下看不清这人面相,只是身形消瘦,一席黑纱随着小风摇摇晃晃。他轻巧地踩着瓦片,像只猫一样穿梭于个个房顶。

最终,他落在了本地富商华老爷家的前院里。

像他一样的还有几个人,散落在前院各个角落里,也多是一席黑衣,脸上表情肃穆,看见有新人下来也没搭理。

都是给华老爷办事,彼此之前也不用多说什么。

谁都知道,这上个月华老爷花了好些银两,说什么要在城里弄个保卫队,聘了几个江湖有名的侠客来给他当领班的。眼下,这最后一个人到了,五个人不多不少,旁边守候多时的下人赶紧报了信儿,片刻就回来,毕恭毕敬地冲着五位爷比划了个请的姿势。

五个人虽说都跟着往正堂走,但彼此之间互相提防着,谁也不愿意挨谁太近,几个人就这么沉默无言地走着,给碰见的仆人们都吓得够呛,不知道还以为是华家仇人买凶杀人呢。

亦步亦趋地到了正堂,几个人抬眸一看,屋檐高于其他建筑,四角挂着风铃,蹲着石兽;红漆的柱子立在门口,上有华老爷聘大书法家写的对联一副,字体豪放,意蕴无穷。整个正厅坐北朝南,俨然是找了正经风水师傅算过,几人暗叹这华老爷确实是个金主,打眼往里一看,大金主正在这前厅里主座上坐好,抿了口热茶。

华老爷一看人来了,悠悠放下茶杯,让几个人进来,遣走了旁侍的下人们,只留了心腹在身边站着。几个人不动声色地坐下,热茶就端上来放在了手边的茶几上。

华老爷一看都安顿好,轻咳一声,“老朽混迹江湖,久仰各位侠客大名,今日一见,果真各个都是青年才俊,年少有为。不过,今日咱们先省了寒暄,直接切入正题。”

“如今国家动荡,战争不断,边疆那些蛮族又好生事,皇帝那边要被乱签的条约掏空了国库。咱们城虽然离边疆遥远,战事还欠连不到,但我华家毕竟是经商世家,平时货物运输走水路山路的时候不免被那些外贼倭寇侵扰。本与几个山大王签了合约,交了过山税,但这贼人们自己起了内讧,先一代的全被推翻,头都挂在树上,这合约又说不做数了。一次两次还好,但这事层出不穷,山路水路吃我卡子钱就能吃我一半利润,实不相瞒,我华家也要供着百来口子的嘴吃饭。所以,我便计划请几位来为我工作,帮我护送货物。”

金泰相没说话,毕竟除个占山为王的小混混也总比在原先的地方天天看孩子好,他可不想一天天的身上全是小屁孩儿的尿骚味。也幸亏他这金万事的名号响当当,不然也赶不上这等好事。

此时,其他侠客都摘了脸上的遮挡,金泰相一眼看过去,发现确实都是有名有号的人物。

金钟罩铁布衫的陈浩宇,鬼影螳螂爪的成衍俊,大师刘谋的弟子刘丹阳,还有——

金泰相使劲眨了下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

韩金!

华老爷连这位都请过来了!

“……各位如果还有什么问题,随时跟我说就可以,我让他带你们去客房。”

反应过来的时候,金泰相已经站在自己房门口许久了。隔壁屋正巧打开,陈浩宇往外一张望,就看见这人还站在门口,“诶,干嘛呢?”

俩人彼此听过名号,又都是随性的主,金泰相搭了几句,俩人就热络起来了,不一会就勾肩搭背的冲着后厨去找吃的了。

“你说,那个做你旁边的,是不是韩金啊?”

“错不了,我见过他的画像,一模一样!”

陈浩宇摸了摸下巴,笑起来,金泰相看过去,感觉他在发光。

“这次,有的玩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