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wby

85万浏览    6171参与
千灯

[RWBY/Renora]YOU'RE MY QUEEN IN MY CASTLE

***

Lie正望着窗外的月亮,或许是光线的种种折射汇聚在一起发生了奇妙的反应,它现在看上去带上了些暗淡的红色。


而在这个糟糕的夜晚,这种糟糕的颜色让Lie无法抗拒地联想到了糟糕的的事物,血迹,杀戮,牺牲,与死亡。


他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这很简单,从父亲死亡的那一刻,或许从更早些的天赋隐隐有所展现的时候,Lie就掌握了控制情绪的方法。


无论发生了什么,苦痛与一切激烈的负面情绪,最终都会被aura彻底压制,留下彻底平静的表面。


因此,Lie此刻,只是在平静地望着血色的弯月。


可是有人打破了他此刻的平静,一如既往地。


“你看到Janue了么?”


“...

***

Lie正望着窗外的月亮,或许是光线的种种折射汇聚在一起发生了奇妙的反应,它现在看上去带上了些暗淡的红色。


而在这个糟糕的夜晚,这种糟糕的颜色让Lie无法抗拒地联想到了糟糕的的事物,血迹,杀戮,牺牲,与死亡。


他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这很简单,从父亲死亡的那一刻,或许从更早些的天赋隐隐有所展现的时候,Lie就掌握了控制情绪的方法。


无论发生了什么,苦痛与一切激烈的负面情绪,最终都会被aura彻底压制,留下彻底平静的表面。


因此,Lie此刻,只是在平静地望着血色的弯月。


可是有人打破了他此刻的平静,一如既往地。


“你看到Janue了么?”


“到处都找不到他…”


“宿舍——当然我们就在这里,而很显然他不在这里。”


“教室,医务室,大厅…那里现在有很多人,老师们都聚集在那里,还有一些学生——但是他也不在那里。”


Lie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看到Janue。


“那么,Janue到底会去哪里了呢?”从刚刚开始,就没有停止说话的Nora不禁问道。


她贴近了过来,试图从Lie及窗沿的边缘挤进自己的身子。Lie向左边挪了挪腾出了足够大的空间。


因此Nora顺势将Lie向更左边挤压了些,然后像Lie一样,用胳膊支撑着趴在了窗台之上。


JNPR小队宿舍的窗户并不窄小,只是一人趴在窗台上的话,它还显得有几分宽敞。但是当两个人共同使用的时候,他们不可避免地挤在了一起。


“要一起去找他么,Lie?”Nora问道,她的声音并不响亮与活泼,这太过异常了让Lie无法不在意。


虽然他很清楚造成这一切的原因——JNPR小队,永远地缺失了他们的王牌队员。


Lie侧头望向身边的女孩,总是高高地扬起头的她,此时的视线却是下垂着的。


这样的Nora非常少见,除了儿时的那些糟糕的记忆碎片里还保存着这样的Nora,Lie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如此消沉的她了。


“你知道他可能在哪的,Nora。”Lie轻轻地说道。


对两人来说太过狭窄的窗台,以及二人之间的身高差。让Lie的胳膊不可避免地触碰到了Nora过耳的发梢。


Nora的发尾总是有些调皮地翘着,更加小一些的时候的Nora还未曾放弃过将它们梳理平整,但是似乎在Lie未曾意识到的某个时刻之后,她彻底放弃了与自己的头发的战争。


这种不能轻松打理顺滑的头发多半质地偏硬,因此此时当发梢戳碰着Lie的胳膊的时候,让他产生了一种轻微地分辨不出是疼痛或是麻痒的感觉。


而当他回过神来时,才发现Nora已经异常地安静了好一些会了。


“…他需要些时间。”Lie知道Nora也知道这些,但是如此安静的Nora,让Lie不自觉地试图稍稍打破这份沉默。


“Lie,你还记得那天么?”


Lie转头望向Nora,等待着少女的进一步说明。


“那天,我们在食堂里进行大战的那天?”


Lie点点头,接着感觉到Nora的发梢更激烈地擦过了自己的胳膊,他再度稍稍侧过头,发现身边的女孩正在试图调整诚一个不那么挤的姿势,最终她选择斜靠在窗户的边缘上。


不可避免地,Lie与Nora正巧投放过来的视线相对了。


因此他点了点头。


“也是,那天我们大干了一场!Jaune从一开始就出局了,但是我很快就用西瓜敲飞了Yang…”


Nora地声音稍稍慢了下来,Lie理解她。


Yang,永远丢失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你那时是负责拦截Weiss?还是Blake?”


Nora的声音不可避免地变小声了些,因为Blake至今下落不明。


“Pyrrha她…”


Lie轻轻的盖住了Nora的唇。


“Nora,没必要强行讨论的。”


这个动作稍稍持续了两秒,Nora只是安静地站在原地,没有动作,也没有试图再说些什么。


最终Lie的胳膊垂了下来,与之同时下落的是他的手掌。


“那个时候,你记得么,战争是一个蛋糕挑起的。”


“嗯。”


Lie记得。


“Ruby当时还说,她还说Justice,她还说Justice will be delicious?食物大战而已,Lie。”


“你那时候还唱了战歌。”Lie轻轻地说道。


“是的,那首,Queen in the castle.”


“嗯。”


“那真是…美好的一天。”


Lie轻轻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听到Nora轻轻地哼唱了起来。


她的声音偏尖些,平日伴随着她过于快的语速,总是显得十分有力量。而当她唱歌的时候,她的声音便轻轻绵绵地飘了起来,柔软而细腻。


与以往相比,她这一次的歌声有点稍稍跑调了。


“Lie,我们会在一起吧?我不是指那种意义的在一起,但是我们总是在一起,以后也会一直在一起吧?”


当歌声慢慢变轻直至消失的时候,Lie听到了相同的问题。


上一次,Lie没有回答,这一次,他依旧没有。


但是他反握住了Nora的手。


Don Quixote
算是Rwby最喜欢的角色了 以...

算是Rwby最喜欢的角色了

以后有机会再画别的

算是Rwby最喜欢的角色了

以后有机会再画别的

takausa

鱼,有ozpin x salem,主要是salem。

1p,是鹅。

2p,是师生恋。

3p,是水母。

4p,是彼岸花。

鱼,有ozpin x salem,主要是salem。

1p,是鹅。

2p,是师生恋。

3p,是水母。

4p,是彼岸花。

林杉er

互换衣服。

写某个关键词接龙时候的产物。


当Ruby和Weiss一同出现在食堂的时候,其余人面面相觑,一同倒吸了口冷气。Weiss的脸色显然不太好看,虽说她的肤色平日里就像一尘不染的新雪,但她此时更像一张惨白的纸。

Ruby倒是一如既往地对同一张餐桌上的其他人露出灿烂的笑容:“我们来晚啦!希望还有美味的食物可供享用——哦,Yang!你给我留了猪排吗?”

一片死寂。Yang颤巍巍地举起叉子指向这二人,嘴巴张开又闭上,眼睛里写满了难以置信。

除了终于结束暴食的Nora,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僵化成了石像。Nora从摞成一叠的盘子里抬起头,左右环顾一圈:“你们怎么了……哦天哪!Ruby?Weiss?你们这...

写某个关键词接龙时候的产物。


当Ruby和Weiss一同出现在食堂的时候,其余人面面相觑,一同倒吸了口冷气。Weiss的脸色显然不太好看,虽说她的肤色平日里就像一尘不染的新雪,但她此时更像一张惨白的纸。

Ruby倒是一如既往地对同一张餐桌上的其他人露出灿烂的笑容:“我们来晚啦!希望还有美味的食物可供享用——哦,Yang!你给我留了猪排吗?”

一片死寂。Yang颤巍巍地举起叉子指向这二人,嘴巴张开又闭上,眼睛里写满了难以置信。

除了终于结束暴食的Nora,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僵化成了石像。Nora从摞成一叠的盘子里抬起头,左右环顾一圈:“你们怎么了……哦天哪!Ruby?Weiss?你们这是互换了衣服?!”

Weiss闻言,脸色又阴暗下去一度。她身上穿着的裙子和斗篷皆是深沉的红,衬得她的脸色越发苍白。她别扭地扯了扯短裙,抿紧嘴唇一言不发。而Ruby伸开双手在原地转了一圈,她身上本该属于Weiss的白裙子鼓起来旋成花骨朵。

“Ruby!我可不想陪你胡闹!”Weiss脸色涨得通红,愤怒地瞪她一眼,转身就要往外走。Ruby尴尬地对众人摊开手:“这是个意外……”话还没说完,Weiss就折返回来握住她的手腕,把她硬生生拽出了食堂。

整个食堂都陷入了一片死寂。

沙幕天

【授翻|RWBY海盗AU】黑暗港湾(VIII)

作者:沙幕天
AO3 RWBY长篇同人文授权翻译。第八章。

简介:在三分之一的船队被阿特拉斯海军摧毁以后,Raven派遣她最信赖的船长前去报复总督Jacques Schnee——绑架他的至珍之物:Winter。可当“猩红袭掠者”突袭庄园时,她发现了更好的选择:Weiss。

鸡笼里哮喘的驴
网课摸鱼【…】画画小美女

网课摸鱼【…】画画小美女

网课摸鱼【…】画画小美女

园长哥布林

封锁时间宅家的ReNora

“受不了了!我今天一定要出去!”Nora打开窗户,寻找合适的起飞角度。

“Nora”

“嗯?”

“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

“我们没有口罩了。”

“外面戒严了?”

“嗯哼。”

“那就没人在外面啦,所以我不需要口罩。”踩在神威战锤上,准备起飞。


没有跑路成功的Nora被Ren拉到厨房学做松饼。

“看你的围裙上写了什么?”

“不要靠近厨师。”

“所以我就在这,帮你?”Nora站到锅另一边,等着松饼出锅。

“No way”Ren将她框进自己与案台之间,握着她的手搅拌面糊。

Nora甚至能感受他的呼吸拂过耳畔,大脑当机,手不受控制的快速动作起来。

“也许...

“受不了了!我今天一定要出去!”Nora打开窗户,寻找合适的起飞角度。

“Nora”

“嗯?”

“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

“我们没有口罩了。”

“外面戒严了?”

“嗯哼。”

“那就没人在外面啦,所以我不需要口罩。”踩在神威战锤上,准备起飞。


没有跑路成功的Nora被Ren拉到厨房学做松饼。

“看你的围裙上写了什么?”

“不要靠近厨师。”

“所以我就在这,帮你?”Nora站到锅另一边,等着松饼出锅。

“No way”Ren将她框进自己与案台之间,握着她的手搅拌面糊。

Nora甚至能感受他的呼吸拂过耳畔,大脑当机,手不受控制的快速动作起来。

“也许我们应该换一个活动?”甩的厨房到处都是面糊,Nora涨红着脸说。


“我可以联系Glynda吗?”

“No.”

“nooooo~”

元气少女,在线擦墙。


池丽
Don't leave me...

Don't leave me anymore,daring.

Don't leave me anymore,daring.

园长哥布林

平行世界的表白可能二

“Ren,够了,我已经18岁了,你也不是“婴儿照料者”,我只是想跟yang去一个派对而已!”当Nora换上新的小裙子准备出门,Ren拦住了她。

“为什么不能一起去呢?我不是看管你,只是……担心。”

“我知道你不喜欢,所以我们可以兵分两路,只是放松一下嘛,我会早点回来陪你的~”Nora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像一只讨食的小狗狗。

“唉,去吧。自己小心。”Ren最见不得Nora一点点委屈,但心里给Yang记了一笔。

“你最好啦~boop~”轻轻拥抱了Ren,Nora哼着小调的出门了。


“呃啊……”艰难的睁开眼,Nora努力扭了扭头想知道自己在哪。

那本来是个美好的夜晚,音乐,...

“Ren,够了,我已经18岁了,你也不是“婴儿照料者”,我只是想跟yang去一个派对而已!”当Nora换上新的小裙子准备出门,Ren拦住了她。

“为什么不能一起去呢?我不是看管你,只是……担心。”

“我知道你不喜欢,所以我们可以兵分两路,只是放松一下嘛,我会早点回来陪你的~”Nora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像一只讨食的小狗狗。

“唉,去吧。自己小心。”Ren最见不得Nora一点点委屈,但心里给Yang记了一笔。

“你最好啦~boop~”轻轻拥抱了Ren,Nora哼着小调的出门了。

 

“呃啊……”艰难的睁开眼,Nora努力扭了扭头想知道自己在哪。

那本来是个美好的夜晚,音乐,舞池,也许不应该碰的酒精。

然后就是爆炸,慌乱,Grimm,甚至是利维坦级别的Grimm。作为一个猎人,Nora知道自己应该站出来保护人们。

两位猎人优秀的撑到了支援,但是自己元气用空,也受了不少的伤。

“Ren……”Ren端来杯子,扶起Nora,温热的水喝下,嗓子感觉可以说话了:“抱歉,我必须站出来……”

“我知道。”Ren紧绷的脸没有柔和的迹象。

“别生气啦……我现在没事啦。”Nora拽着他的衣袖一角,挂上没心没肺的笑。

“你要知道,我很担心你。”我不喜欢失控,也就是你总让我失控。Ren在心里默默想。

“也许一些松饼可以让我满血复活~”

 

“Nora,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去逛街买些女孩子的东西,opps,正好Ren不在~”Pyrraha溜进来。

“他很快回来,一会我问问他。”Nora趴在床上,两眼无神,已经好久没有出门,她要憋坏了。

“也许出去走走会让你心情变好,我们可以去吃点松饼,也许还有咖啡。给他带份礼物也许可以解决些问题。”

“OK,我给他发个信息,我们走吧。”Nora两眼放光,拿出卷轴留下讯息就出门了。

 

“Ren?”暮色四合,Nora回到房间,没有开灯,一片昏暗中Ren的气味可以感觉到。

“我这次平安回来了,有礼物哦”把灯打开,兴高采烈地想把给Ren买的迷你莲花盆栽放在桌上。

“啊……”却被扯住手拉倒在床上,水生盆栽掉落在地,玻璃渣和水和本来生机勃勃的植物凄惨的躺在地面,一如现在不知所措的Nora

“你怎么了Ren,出什么事了么?”Nora眼里流露出不安,Ren身影盖住了天花板,将她笼罩住。

“为什么要逃呢?”Ren认真的看着她,双眼中倒映着她的面目。

元气的橙色短发,天空一样的眼睛,可爱的鼻子,柔软的嘴唇。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是我的呀,不可以再失去任何东西了。也许她会在哪遇到一个可爱的男孩子,然后相爱,组成新的家庭,又只留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一个人,也许应该笑着祝她幸福甚至穿上伴娘服把她交给那个男人。不可以,绝不可以啊。占有欲作祟,本来理性的男人也无法压抑的暴虐。

“外面有想吃掉你的Grimm,也有不怀好意的人,我知道你很强但我一直都害怕保护不了你。乖乖在我身后就好,乖乖在我视野里好吗?”冰凉的眼泪滴在Nora的脸颊,一个灼热的吻落在她的额角。

Nora却一把按住他的肩膀翻身和Ren强行调换了位置,柔软的唇瓣贴上他的,Ren不自觉的回抱住Nora,投入这个吻。

“我也会保护你,你说过我们要保护彼此啊。”

真是的,随随便便就可以拉他下地狱,又可以轻轻松松引他上天堂。

蘇語

是summer

总感觉三角恋的关系很适合吐花症

是summer

总感觉三角恋的关系很适合吐花症

極道畫師

多仔抱图报到,#阳小龙##rwby##极道画师##极道水墨##二次元水墨##手绘#,继续rwby,献上Y姐,填上这个坑,擦擦汗٩(ˊvˋ*b)و

多仔抱图报到,#阳小龙##rwby##极道画师##极道水墨##二次元水墨##手绘#,继续rwby,献上Y姐,填上这个坑,擦擦汗٩(ˊvˋ*b)و

园长哥布林

平行世界的表白可能一

在信标的日子温馨,愉快,时不时可能还会有些挑战。但是为了毕业这个日子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Team RWBY和team JNPR作为优秀小队在这座校园里留下了不少故事,比如曾经差点拆了食堂,制止whitefang的抢劫,考试时精准的吐到对方脸上之类的,远比他们优异的成绩,维特节的冠军要出名的多。

在成为正式猎人之后,Team RWBY和team JNPR选择了不同的路,team RWBY选择四处旅行帮助人们,而team JNPR则报名到擎天继续自己的猎人工作。

“抱歉,也许我这个选择有些自私……”和RWBY在常去的面摊吃完告别饭,JNPR回到宿舍收拾东西,Jaune面带愧色。...

在信标的日子温馨,愉快,时不时可能还会有些挑战。但是为了毕业这个日子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Team RWBY和team JNPR作为优秀小队在这座校园里留下了不少故事,比如曾经差点拆了食堂,制止whitefang的抢劫,考试时精准的吐到对方脸上之类的,远比他们优异的成绩,维特节的冠军要出名的多。

在成为正式猎人之后,Team RWBY和team JNPR选择了不同的路,team RWBY选择四处旅行帮助人们,而team JNPR则报名到擎天继续自己的猎人工作。

“抱歉,也许我这个选择有些自私……”和RWBY在常去的面摊吃完告别饭,JNPR回到宿舍收拾东西,Jaune面带愧色。

“Jaune,不必担心,我和Ren本来也无处可去,和你们继续在一起就够了。”Nora打断Jaune自责的话,多次实习经历已经让Jaune和刚进入学院时有了质的飞跃,已然是一个合格的队长了。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说,谢谢你们帮我战胜曾经的梦魇。”一次任务经过黑百合村,Ren手刃了毁掉他们村子的Grimm,解开一个心结。背负的减少一分,心门才能敞开一寸。

“我们是一家人呀,好啦,现在我们该迎接新生活了。”Pyrrha拾起包裹,打开门,示意大家是时候离开了。

在飞艇窗边看着信标逐渐远去,像从黑百合村回来时一样,Ren握住了Nora的手,温暖在掌心传递,对于新的生活,两人都充满了期待。

飞艇先到达了Argus,Ren和Nora被邀请到Jaune的姐姐家落脚。

“Ren,还记得吗,我们曾经说过要来Pyrrha的家乡,而我们现在真的在这了!”

“看那是什么,糖果店!我想我们以后可以来买几罐糖浆!”

“我们需要坐电车吗?很复古!但是很有趣!”

街边的雪还没有完全融化,融合了寒风和曼特风格的建筑不算快的往后走,有时候还可以看见平静的海面。Nora依旧保持着活力,叽叽喳喳的上蹿下跳,显然Jaune和Ren早已习惯。

“Jaune,emmmm,我想问你……关于……呃……”Ren涨红了脸拍了拍正在用卷轴跟Pyrrha聊天的Jaune的肩。

“也许你需要勇敢一点,把你想说的坦率的说出来就好了。曾经我也不敢说出口,但那次保卫信标时,我知道我必须得说了,虽然我什么也没说只是……a kiss。所幸,我活了下来。”Pyrrha的声音从卷轴里传出:“sorry!我不是故意听你们说话的~”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完全没听懂!”Jaune一头雾水。

Nora望着窗外,轻轻哼着“I'm the queen of the castle”的曲调。

“Nora……”Ren刚开口电车却正好停下,Jaune喊他们下车,只好作罢。

“怎么了,Ren?”

“没什么。”

“嘿,我在这~”金色长发的女人抱着一个幼儿向他们招手。

“嘿,Saph”Jaune好似一脸无奈。

“他常和我们提起你们哦,真抱歉房间有限,你们住一间房可以吗?”Saph领着他们上楼放行李,一边和善的和他们聊天。

“谢谢,麻烦你们了。”Ren看到在客厅里看着小朋友的Nora,自己提起两个人的行李跟上楼。

再下楼时,Nora正在帮Saph的妻子Terra做三明治晚餐,Ren洗完手,接替Terra的活。在Saph一箩筐的揭着自家弟弟短的欢乐气氛中用过晚饭,Jaune提议带他们出门逛逛。

“我相信你们不会迷路的对吗?”一出家门Jaune就愉快的甩开两人,大概是“让Pyrrha带他观光”去了。

“很好,那我们去哪呢?”Nora的确十分不爽。

“去买几罐糖浆做松饼怎么样?”Ren看着Nora由怒转喜,面色也柔和下来,想着明天要把围裙找出来。

沿着街走着,两个人都各怀心思的沉默。

“等天气暖和了就可以下水玩了……”

“Nora……”

两个人开口看向对方,恰好的对视,Ren先伸手拉住了还往前走的Nora。Nora像平常那样认真地听着Ren往下说。

“我小时候想要一朵开在水里的花,但是我的妈妈告诉我,它属于那里,我不能把它带回我的花园。”他抚上Nora耳边的发丝“现在我找到属于我的那一朵了。也许我不应该让你等那么久,但是我曾经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能力爱你。现在我们的新生活开始了,我希望今后的每一天你都在我身边。”

“现在我们是together-together了吗?”

“yes”

“我可以喝杯咖啡吗?”

“no”

“我可以亲你吗?”

“yes”

“boop”

“boop”

OAR
呃我真的搞上头了睡前瞎摸活 话...

呃我真的搞上头了睡前瞎摸活

话说我终于知道ME的tag为什么这么耳熟了,2020了我还是幽灵船女孩(烟

这俩值得有个Tag哭哭哭,就叫Emercury吧你看连名字都多配啊哭哭哭


我要学习———

呃我真的搞上头了睡前瞎摸活

话说我终于知道ME的tag为什么这么耳熟了,2020了我还是幽灵船女孩(烟

这俩值得有个Tag哭哭哭,就叫Emercury吧你看连名字都多配啊哭哭哭


我要学习———

华叔_萌帅萌帅的

打场台球吧

“好了。”Clover抬起三角框,将白色的主球放进开球线里,他递给黑发的猎人一根球杆,拾起粉笔在自己的杆头上擦了擦。

“鉴于你是新手,我们可以不计分,黑8怎么样?”

Qrow笑了笑,接过球杆也学着他擦了次杆头:“你说什么都行,反正我也不会。”

「军队除了休息室还有球室和舞厅,我可以教你打台球。」他们刚结束一趟昏昏欲睡的运输工作,Clover提议他们放松一下,带他来到了学院里这间球室。房间不大,只有一小扇通风窗。顶灯恰到好处地投下白光,既不刺眼也不算昏暗,空气里弥漫着石粉与干净棉布的气息。

是他很不熟悉的气息。

“没关系,你很快就会了,很简单。”Clover向他闪过一个保证的微笑,看起...

“好了。”Clover抬起三角框,将白色的主球放进开球线里,他递给黑发的猎人一根球杆,拾起粉笔在自己的杆头上擦了擦。

“鉴于你是新手,我们可以不计分,黑8怎么样?”

Qrow笑了笑,接过球杆也学着他擦了次杆头:“你说什么都行,反正我也不会。”

「军队除了休息室还有球室和舞厅,我可以教你打台球。」他们刚结束一趟昏昏欲睡的运输工作,Clover提议他们放松一下,带他来到了学院里这间球室。房间不大,只有一小扇通风窗。顶灯恰到好处地投下白光,既不刺眼也不算昏暗,空气里弥漫着石粉与干净棉布的气息。

是他很不熟悉的气息。

“没关系,你很快就会了,很简单。”Clover向他闪过一个保证的微笑,看起来信心满满,“选个花色吧,你喜欢全色还是混色?”

Qrow看了眼成排摆好的15颗球,目光落在暗红的7号球上。“全色吧?”他不太确定地说。

Clover隔着球桌眨了眨眼:“好极了,因为14号是我的幸运球。”

Qrow在第四排找到了那颗白绿相间的混色球,哑然失笑:“不许碰你的徽章,”他打趣道,“不然我今天都别想赢了。”

“哈,”Clover低声轻笑,绕到长桌的底端,“你要赢我还有不少距离呢。”他摘下手套扔在球台边,在开球区前俯下身,伸直左臂将球杆架上指缝。Qrow看着他疑似很没必要地抬起右腿(看在双神的分上那颗白球离他的胸口还不到50公分),露出了衣摆下臀线的接缝。擎天的高强度军服在缝线处很危险地紧绷着,Qrow静静地多瞟了几眼,什么都没说。

Ace-Ops的特工找好了角度,用力推出球杆。一声轻响,十几颗彩球在撞击下四散奔逃,那颗14号球脱颖而出,撞向台岸,反弹三次后直直落进了一侧的底袋。

Clover直起身,得意地向他挑起眉毛,Qrow笑着摇了摇头:“炫技。”他轻声说。

“如果我要教你,我最好证明自己有资格,对吧。”这个借口相当不令人信服,Clover绕着球台转了半圈,在中场找到一个好位置。他轻推主球,让它蹭过红色的11号,在7号球的前方停下来,正对着另一侧的中袋。

“你来试试。”他示意Qrow站过来,让开了位子,Qrow意识到他给自己开了个绝妙的好球,只要一记稳当的直击就能把它推落进袋。

他俯下身,球杆僵硬地握在手里,不确定自己该怎么做。

“先说好,我完全没打过。”他将左手按在台上,犹豫着把前杆靠进虎口里。

“这个,你要把肩膀压下来,手伸直。”Clover的双手落在他两肩上,温和但有力地压低他的左肩,Qrow贴近了球桌,感觉他又抓住自己的右肩向后拉开。

“稍微侧过来一点,很好,你做得不错。”Clover轻快地在他耳畔说道,然后从他身后弯下腰,贴在了他的后背上。

Qrow僵直了一瞬间,他不是什么单纯的男孩,不会觉得Clover带他来打台球只是为了无聊的消遣。但最初当他听到Clover要教他打球时,想到的也绝不是这种情形……

Clover的左手沿着他的手臂滑下来,盖上他的手背,手掌不容置喙地按住他,抬起他的拇指。他的右手也被握住了,轻轻地领着它来到肋下。

“很多新手都会觉得前杆是放在这里的,实际上你要用拇指架住它。手腕要压紧,不然支架会不稳。好,右手放松,重心向前……”

膝盖卡进他两腿间,顶开他的右腿。他的尾骨同Clover的腰带紧贴在一起,脊背和另一个人的胸口间塞不下一根头发。Clover还在无动于衷地讲着他的动作要领,好像压在他身上只是不值一提的场地变动。

呼吸的热气从他的后颈上吹过,擦过他的耳垂,Clover的声音是更低了吗?Qrow感到腰椎的右侧有些发麻,他回过神,专注在白色和暗红的小球上。

“就这样,很好,你准备好了吗?”Clover稍稍握紧了他的右手,告诉他要出杆了。

“好,没问题,咳。”他清了清嗓子,Clover感觉起来……很热,同样的热量正爬上他的脖子。

“用你的小臂,一,二,三,别松手。”Clover推着他的手臂送出一杆,皮质的杆头撞上球心,它轻松地滚出去,将7号碰进了洞。

咚,Qrow感到心脏落进了球袋。

Clover毫无预兆地直起身,从他的身后离开了,只留下一小片残存的体温。

“看,我说过吧,很简单。”

Qrow后知后觉地站起来,摸了摸脖颈后的皮肤,试图不动声色地甩掉那种奇怪的敏感:“是,呃……谢谢。”

“不客气,”Clover愉快地说,“下一杆还是你的。”

Qrow朝一旁踱了几步,重新找到方向。他学着Clover的发球翘起右腿,上半身平贴在台面上,Clover跟在他身边,手掌拢住他的腰:“侧身,给右边一点空间。”

他顺着指示的动作侧开身,脚踝悬在半空,蹭过Clover的大腿。放在他腰上的手没有离开,他推出球杆,白球偏离了路线,错开紫色的4号,从对面的台岸上折返回来,停在球桌中央。

十四颗光滑的球面反射着顶灯的白光,好像十四只安静的眼睛。他们谁都没有动,猎人的直觉告诉他背后的视线比任何眼睛都炽烈。

Qrow放下悬空的脚,收回球杆:“我猜下一杆是你的?”

“哦,对。”Clover的手从他的两侧抽开,拿起自己的球杆。

“抱歉,不该走神。”擎天人朝他笑了一笑,开始绕着桌沿寻找下一个合适的击球点。

他们断断续续地打了四五个回合,他看得出Clover在有意制造一些巧妙的失误,好让他也能轻松地打上几杆。假如这是训练他肯定会感到被冒犯,但考虑到这是个他完全新手的领域,他不介意有个善解人意的搭档让他享受一点乐趣。

他也很享受他们之间……有意无意的身体接触。他现在很确信Clover不只是带他来打球,但既然有人决心要玩这个“一切正常”的游戏,他很乐意陪他继续玩。

这下气氛变得有些怪异地引人遐思起来。

Qrow第六次放下球杆,他刚刚又错失了一次击球,桌面上的全色球还剩下三个,而混色球已经消失了。黑色的8号球留在一个刁钻的位置,被Qrow的1号和5号夹在中间。

“你真的给我出了个难题。”Clover弯腰测量着白球的角度,口气有点叹息,但表情并不很为难,“能不能帮我把辅助杆拿来?”他指了指靠在墙角的一把球杆,Qrow从里面找出顶端分叉的那支,隔着球桌递给他。

Clover没有接,他用粉笔轻擦着杆头,露出有点抱歉的微笑:“看来我要赢了。”

“请便,对一个新手来说我觉得我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Qrow耸了耸肩。

“是,你学得很快。”Clover笑弯了眼睛,灯光投下他睫毛的影子,“我在想你愿不愿意……帮我打这一杆?这样就是我们一起赢了。”

“你确定?”Qrow笑道,“你知道我的外像力……”

“嘘,你是我的搭档,我们能赢下所有球。”Clover用杆头点了点台面上的某个位置,留下粉笔的白痕,“相信我,放这里就行。”

“好吧,让我看看你打算怎么赢。”Qrow摇摇头,他并非猜不出Clover在打什么主意,但事到如今他们已经陷入了一种彼此知晓的默契里,绕着这张球桌真心假意地调着情。

他在Clover身边弯下腰,放稳辅助杆的支架。Clover紧跟着伏在他的后背上,右手将长杆架上十字形的枝头。

他的左手揽住Qrow的腰,Qrow的右手握在这只手上,灯光从修长的木杆上滑过。

“是我们怎么赢。”他低声耳语,几乎吻到Qrow黑色的鬓角。主球和8号相撞,黑8又撞上明黄的1号,在池边反弹。它斜滚着从5号与台岸的夹角飞出去,眨眼间落进了顶区的球袋。

“……操。”Qrow目瞪口呆地看着黑球滚下的洞口,又转回头看了看Clover。Clover向他展开一个得意的笑脸。

“我们赢了。”他丢开球杆,右手撑在桌台上,俯身看着被他圈在怀里的猎人。Qrow垂下眼睛,视线从他的徽章上掠过。

“你一定要打最难的那个袋是吗?”他意有所指地勾起嘴角,Clover也在凝视着他:“不然还有什么乐子呢?”

他们都在轻声呢喃,恐怕打破双唇间安静的空气。不知道是谁先靠近的,Clover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在咬着Qrow的嘴唇了。

…… 

鸡笼里哮喘的驴
没忍住摸了这个。墨镜给摘了是因...

没忍住摸了这个。墨镜给摘了是因为起草搞的时候觉得太像校长了hhhh

没忍住摸了这个。墨镜给摘了是因为起草搞的时候觉得太像校长了hhhh

眠

鸡牙今年的RWBY项目

1、RWBY第八卷将在今年秋天发布。

2、今年将推出一系列2D动画短片,讲述树墩子世界中的起源故事,“就像Tai yangxiaolong会给Yang和Ruby讲的睡前故事那种”。

3、预计在今年四五月份,推出由Kerry shawcross主持的独家幕后脱口秀,介绍每一季RWBY的制作过程以及更多。

(注:Kerry Shawcross,RWBY的编剧+导演)

4、预计推出一档鸡牙动画团队成员和特别嘉宾参与的真人节目,他们将一起走进设定在树墩子世界的《龙与地下城》游戏。

附文章链接:https://blog[em]e400629[/em].roosterteeth...


1、RWBY第八卷将在今年秋天发布。

2、今年将推出一系列2D动画短片,讲述树墩子世界中的起源故事,“就像Tai yangxiaolong会给Yang和Ruby讲的睡前故事那种”。

3、预计在今年四五月份,推出由Kerry shawcross主持的独家幕后脱口秀,介绍每一季RWBY的制作过程以及更多。

(注:Kerry Shawcross,RWBY的编剧+导演)

4、预计推出一档鸡牙动画团队成员和特别嘉宾参与的真人节目,他们将一起走进设定在树墩子世界的《龙与地下城》游戏。

附文章链接:https://blog[em]e400629[/em].roosterteeth[em]e400627[/em].com/three-new-rwby-shows-coming-in-2020/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