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x100

17275浏览    6954参与
安德莉凯利

金泽城


寺社girl其实不大能get到满岛国无处不在的XX城的点,总觉得“城”这种政治功能性强的建筑不会让人觉得“落ち着け”,揣着社会主义的红心去看,里面更是洋溢着统治阶级的剥削气息。在京都二条城的时候已经听见许多爆买团同胞的不解之声:个房子有什么看头!没了天守阁,对普通游客而言,最后一点建筑视觉上的吸引力都丧失了。唯独热爱岛国游戏产品的同志们,一到这种地方就磕了药一般的兴奋:这是本人曾经(在游戏里)战斗过的地方!


唯二两次让我比较high的,除了有staff全程详细讲解的佐贺城,就数金泽城。

从香林坊步行至金泽城不过十分钟距离,中途会经过复原的玉泉院丸庭園。初冬无雪的时候大概是...

金泽城


寺社girl其实不大能get到满岛国无处不在的XX城的点,总觉得“城”这种政治功能性强的建筑不会让人觉得“落ち着け”,揣着社会主义的红心去看,里面更是洋溢着统治阶级的剥削气息。在京都二条城的时候已经听见许多爆买团同胞的不解之声:个房子有什么看头!没了天守阁,对普通游客而言,最后一点建筑视觉上的吸引力都丧失了。唯独热爱岛国游戏产品的同志们,一到这种地方就磕了药一般的兴奋:这是本人曾经(在游戏里)战斗过的地方!


唯二两次让我比较high的,除了有staff全程详细讲解的佐贺城,就数金泽城。

从香林坊步行至金泽城不过十分钟距离,中途会经过复原的玉泉院丸庭園。初冬无雪的时候大概是金泽旅游最萧条之际,偌大的庭院鲜有人迹。这份清冷劲头一直保持到金泽城的全貌出现在眼前。白璧搭白色铅瓦的组合让人觉得似曾相识,仔细一想,姬路城也是这个画风。只是姬路城本丸到四之丸尚在,博大恢弘,相比之下靠五十间长屋撑场面的金泽城显得纤巧而轻盈。

白铅瓦的选用并非单纯出于美观角度,除了铅制瓦片在雪天承重能力更强之外,必要时还能立即取下作为金属炮弹的原材料使用。


金泽城选址之地原为城造样寺院尾山御坊,尾山御坊也是加贺一向一揆的本愿寺势力的根据地,直到1580年信长的家臣佐久间盛政打败一向一揆势力、攻陷御坊之后才改称金泽城。22年后因为落雷造成的火灾,天守阁被烧毁,以三階櫓的方式重建。到江户时代,金泽城又被烧了两次,明治时代陆军部接手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废城,结果明治14年(1881年),金泽城迎来史上最大浩劫,除了三十间长屋与鹤丸仓库之外,其他建筑被烧了个精光(有句港句,就算明治年代不失火,二战的时候多半也要被炸光......)。二战后金泽大学曾一度将校址建在金泽城址之上,称“丸之内校区”,直到1995年才从城址迁出,因为金泽市终于拿回这块地皮打算复兴金泽城了。

现在金泽城内还留下古时的石川門、三十間長屋与鶴丸倉庫,旧二の丸御殿唐門移筑至尾山神社,二の丸能舞台移筑至中村神社。倘若想将金泽城的旧迹遗构看个够,怕是要在金泽多盘桓两日。



安德莉凯利

「奈良」 浮见堂 初秋


十一月去奈良依旧住Nara Visitor Center and Inn的和室。用好晚餐奔回酒店,在楼下大浴场略泡一泡,便拎着便利店的热茶与油果子上楼葛优瘫了。一人旅,就可以免去灵魂交流的精神喧嚣,静享异国秋夜的漫长:看星月缓缓升起,看灯火渐亮而人声消褪。榻榻米实在太过舒适,以至于自己究竟是怎么睡去的都成了不解之谜,只知道醒来时,楼下已有鹿在人类活动密集区的边缘踯躅试探,再抬头远望兴福寺,也就一夕的功夫,秋意似乎深了一层。

精神奈良人已经不需要地图就知道如何从猿泽池晃到浮出见堂去。自セトレ ならまち侧面...

「奈良」 浮见堂 初秋


十一月去奈良依旧住Nara Visitor Center and Inn的和室。用好晚餐奔回酒店,在楼下大浴场略泡一泡,便拎着便利店的热茶与油果子上楼葛优瘫了。一人旅,就可以免去灵魂交流的精神喧嚣,静享异国秋夜的漫长:看星月缓缓升起,看灯火渐亮而人声消褪。榻榻米实在太过舒适,以至于自己究竟是怎么睡去的都成了不解之谜,只知道醒来时,楼下已有鹿在人类活动密集区的边缘踯躅试探,再抬头远望兴福寺,也就一夕的功夫,秋意似乎深了一层。

精神奈良人已经不需要地图就知道如何从猿泽池晃到浮出见堂去。自セトレ ならまち侧面的小道向四季亭的后门抄近路,一条本无甚风光的市町小路因为鹿群的伏击而变得盎然有趣起来。确认了我的确没有带食物之后,伏击者们兴味索然地缓慢撤退了,只留人类在原地沉思。

行至江户三旅馆一带附近,人迹依然萧索。晨雾弥漫,让熟悉的奈良公园染上谜一般的气氛。我在数寄屋风格的建筑群中穿行,居然久违地在奈良寻回了一丝初访的紧张感。鹿群散落在林间坐卧,偶有几头与我擦身而过目露打量之色,最终还是无趣地摇头 ——“又是一个无聊人类”,它们肯定在内心翻着白眼。

快到浮见堂时,朝云遽散,终于有金色的初晖撒下,恍若一袭温柔的纱丽将眼前景象包裹。被迷住的看客当然不止我一个,在直行道的尽头处,某位持手机狂拍的女士从头至尾只留一个清瘦庄肃的背影给我。唯有鹿无动于衷,它怡然散步、吃草、对着没见过世面的灵长类生物呦呦鸣叫,仿佛是整个静止画面中唯一的活物。

安德莉凯利

「奈良」 時空原点 大神神社


虽然自认寺社ガール,大神神社本不在必访list的前列,可是待它成为24老师结缘普盘封面的ロケ地后,心中排名迅速飞升。本人对《時空》的热爱真的天日可表!

奈良市看完正仓院展,只匆匆去飞火野拍了下初红的枫叶,之后便一路往南,长谷寺与安倍文殊院急行军般地走了一遍,最后还是要宿在三輪。

为情怀而设计行程的事全世界都在做。The New York Times就搞过一个专栏Footsteps(中译“文学履途”),让脑残书粉去作家生活/工作/堕落/放浪过的地方深度旅行,譬如马克吐温的夏威夷、聂鲁达的智利,爱丽丝门罗的温...

「奈良」 時空原点 大神神社


虽然自认寺社ガール,大神神社本不在必访list的前列,可是待它成为24老师结缘普盘封面的ロケ地后,心中排名迅速飞升。本人对《時空》的热爱真的天日可表!

奈良市看完正仓院展,只匆匆去飞火野拍了下初红的枫叶,之后便一路往南,长谷寺与安倍文殊院急行军般地走了一遍,最后还是要宿在三輪。

为情怀而设计行程的事全世界都在做。The New York Times就搞过一个专栏Footsteps(中译“文学履途”),让脑残书粉去作家生活/工作/堕落/放浪过的地方深度旅行,譬如马克吐温的夏威夷、聂鲁达的智利,爱丽丝门罗的温哥华,以便于读者“从日常生活中抽离出来,去广阔的天地间,与伟大的灵魂交流!”

我们24老师的灵魂不伟大么?不值得交流么?奈良的寺社めぐり用上“神交”这个词,尽显中文双关语的优越性。


在Guesthouse寄存好行李后正值午后四点,从二の鳥居穿过参道到达本殿的时候赶上了阳光最末的登场时间。石阶与树木已陷入阴翳,拜殿还在斑驳的光影中舒展。也就稍稍注目停留了片刻,我转身往此行真正的目的地——大美和の杜展望台奔去。

根据网络的情报,展望台在大神神社拜殿与狭井神社的中间。本以为居高望远之地,免不了一场肉体疲乏之苦,结果十分钟就轻轻松松走到了我也是黑人问号脸。至今没想清楚,是从三輪站开始海拔便一路往上我们身在其中懵懂不觉,还是三輪山本身有什么奇巧的地形自带视觉误差?

站上展望台最高处不能免俗的“哦哟”了,昏黄雾霭中的橿原市耳成山与恍若神界之门的三輪大鸟居的画面配置,与记忆中结缘普版封面一般无二。


《時空》出世后,它伴着我流淌了许多地方,如今终于回到了它的原点,我伸出手,隔着虚空拥抱了它一下。


仿佛了却一个夙愿,去狭井神社的步履就要松弛很多,四点半三輪山入山口已封,暮色四合、鸦声渐起。饮完神水,绕着三岛由纪夫那块“清明”的字碑盘桓了片刻,“文学履途”的钟声此时不期而至。

三岛巨著《丰饶之海》第二卷《奔马》,开篇不久就花了不小的篇幅描述本多与清显的第二世饭沼勋在三輪山的初遇。昭和41年三岛于6月、8月两次造访大神神社的取材之旅肯定给了他诸多灵感,在发出了「大神神社の神域は、ただ清明の一語に尽き、神のおん懐ろに抱かれて過ごした日夜は終生忘れえぬ思ひ出であります」这样的感慨后,三岛留下“清明”与“雲靉靆”两幅题字。

此处的“清明”当然与节气无关,取的是“清澄明朗”之意,平家物语里就有过「流泉の曲の間には、月清明の光をあらそふ」

岛国寺社,少了些香火气和无意义的叩首,除却法事时间,大多数人的参拜都是蜻蜓点水式的,轻盈而凝练。人类在有意识地收缩自己的存在感,以保护“神域”的纯净。“俗物”的密度降低了,统驭权的天平自然向世界的本来倾斜,三岛所谓的“神之温怀”,多半脱不开三輪山最原始的肌理体态。


Check-in时旅店老板随口提起次日清晨二の鳥居前有本地集市,入睡前心思还在早起与懒觉间飘摇,第二天一睁眼,再去一次大神神社的念头已经获得压倒性胜利。

本地集市local得很彻底,屋台简陋、菜品亦包捆粗犷,大小萝卜不论个头被硬按着绑在一起,莫名生出了可爱的田园气。也有欧巴桑风的服装摊,品味与我家社区菜场后门小店并无二致,甚至对诡异深色大花的审美,很有些共鸣。尽管已在旅店用过早餐,中途仍被诱惑着买了一小块烤年糕,巨烫,紧赶慢赶在入参道前吃完。

再上大美和の杜展望台,拥簇着耳成山与大鸟居的市町面貌终于清晰了些,掏出手机里存的唱片封面,现场对比验货,惊觉右下的树木也长得太快,才几年功夫就“亭亭如盖矣”。


天是好天,风势却较昨日大很多,清晨山间霜露都被风挟出了凌厉的味道。再算算赶飞机的时间,纵然不情愿,与三輪山作别的时刻终于降临了。下山途中,遇到好两组推坐轮椅上来的老年夫妇,含笑打过招呼后,忽然忆起拜殿前勉力筑起的电梯与狭井神社盘旋而上的残障通道,这或许是三輪山这块清明之地里最无声的人间温情吧。



安德莉凯利

[京都红叶季]  西芳寺 (苔寺)

称西芳寺是京都最难访问的世界遗产,相信不会有太多人表示异议。

谁让人家要往復はがき预约成功后才接受你斥巨款(3000日元)上门参拜。

我对往復はがき预约参观这项发明抱有复杂的感情。

一方面它的确很有仪式感:没上门先一顿书面寒暄,本人于XX年X月X日与友人X人希望能前来拜访,敬候回音,有礼又郑重;主人家随后书面答复,恭迎您的大驾or抱歉您中意的日期都已约满,期待您下次前来。从邮箱里得到回信,很有点重温鱼传尺素旧时雅风的feel.

一方面这么干效率实在太低,且出错的频率太高。朋友就碰到过寄送往復はがき申请待庵(千利休唯一存...

[京都红叶季]  西芳寺 (苔寺)

称西芳寺是京都最难访问的世界遗产,相信不会有太多人表示异议。

谁让人家要往復はがき预约成功后才接受你斥巨款(3000日元)上门参拜。

我对往復はがき预约参观这项发明抱有复杂的感情。

一方面它的确很有仪式感:没上门先一顿书面寒暄,本人于XX年X月X日与友人X人希望能前来拜访,敬候回音,有礼又郑重;主人家随后书面答复,恭迎您的大驾or抱歉您中意的日期都已约满,期待您下次前来。从邮箱里得到回信,很有点重温鱼传尺素旧时雅风的feel.

一方面这么干效率实在太低,且出错的频率太高。朋友就碰到过寄送往復はがき申请待庵(千利休唯一存世的茶屋)见学,结果京都府邮局都没有仔细看盖了个戳又寄回来的吐血事件。

作为外国游客,还得麻烦驻日亲友帮写帮寄,不过幸好,已经有聪明人儿在淘宝开拓了代写代申业务,倒是帮我省下不少人情。

红叶季不是去西芳寺的好季节。

纵是完全预约制,寺内依然人潮汹涌,本来要细细抄写的华严经也就念一遍作数,想象中庄严怡然交织的气氛并不得见,目所能及之处是泯然于京都众多寺庙的普通古刹,论红叶景观,称一句名所都勉强。

回遊式庭園当然还是美的,惜成片绵延的青苔在阳光下隐去了灵性与最动人的姿态。感觉梅雨季节才是到访的最佳日期,湿重的新绿层叠,青苔在水汽中舒展,挟带着春夏交融之际的别样芬芳。游客零落,可这样的寂寥,才能让人将五官六感的灵敏放到最大。

不知道深谙侘寂之美的乔布斯当年访问西芳寺的时候是否作同样想法呢?

HP:http://saihoji-kokedera.com/

安德莉凯利

「京都红叶季」亀岡 鍬山神社


亀岡离京都市区并不远,从岚山出发,无论坐JR嵯峨野线还是トロッコ小火车都只有几站之遥。

可大部分游客到亀岡站后就转头折返,许是不晓得略偏北的亀岡在三尾山红叶尚只有5分的时候已然进入了见倾时节。不过也要感谢这些懵懂的游客,亀岡才得以成为京都市近郊屈指可数的红叶穴场。

仔细想想,有限的交通方式在其中也居功至伟。像鍬山神社这般有コミュニティーバス的还好,神藏寺真的只能自驾或打车。偏偏小城市打车都不是招手那般简单,多半需要自己打电话去出租车公司叫车,只这一关已经将绝大部分外国游客拒之门外。

传说远古时期,亀岡盆地尚是一湖泊,出云大神乘一叶扁舟以鍬开山,劈出了现...

「京都红叶季」亀岡 鍬山神社


亀岡离京都市区并不远,从岚山出发,无论坐JR嵯峨野线还是トロッコ小火车都只有几站之遥。

可大部分游客到亀岡站后就转头折返,许是不晓得略偏北的亀岡在三尾山红叶尚只有5分的时候已然进入了见倾时节。不过也要感谢这些懵懂的游客,亀岡才得以成为京都市近郊屈指可数的红叶穴场。

仔细想想,有限的交通方式在其中也居功至伟。像鍬山神社这般有コミュニティーバス的还好,神藏寺真的只能自驾或打车。偏偏小城市打车都不是招手那般简单,多半需要自己打电话去出租车公司叫车,只这一关已经将绝大部分外国游客拒之门外。

传说远古时期,亀岡盆地尚是一湖泊,出云大神乘一叶扁舟以鍬开山,劈出了现在的保津峡,将湖水引往山城国(现京都府南部)从而创造了适合山城国国民生活耕种的肥沃平原。而劈山之鍬则留在了亀岡,最终化成鍬山。

按道理神社的主殿只有一座,可鍬山神社偏偏有平起平坐的两处:

鍬山宮,供奉大己貴命(大国主命),神纹为兔;

八幡宫,供奉誉田別尊(応神天皇),神纹为鳩。

据说两者的信众几百年来还没少互掐,兔鳩之争堪称凡人为神仙打架的表率。

下午三点,鍬山神社已经门可罗雀,稀稀落落几个游客都在悠然拍照,全不见京都市内的局促与急迫。几株红的早的,枝头空了近一半,成全了地面的丰饶。最爱这种递进的色彩,从地上渐变到半空,饶是色感不强的普通人也禁不住心生触动。


HP:http://kuwayama-jinjya.jp/index.html



安德莉凯利

「食 repo」奈良 大和酒彩 しゅん坊 

奈良一人食委实不易,从酒店一路往近铁站的方向走,任是市内最繁华的地区,居酒屋的数量与密度也不好与大阪京都相比。想去酒藏,店员客气道歉说今日客满,起码要再等一个小时。郁闷之下,随便选了一家评分过得去的小店解决晚餐问题。

入店后,一人食的忐忑在看见另外两位独自安静喝酒用餐的女客时,于瞬间烟消云散。 选了counter席另一头的位置,厨房近在眼前,仅凭一块玻璃隔绝烟火气。

店门口挂了一块“大和肉鸡”的牌子,大和肉鸡也是地鸡的一种,关于地鸡的问题,请复习丹波地鶏 うの屋。大和肉鸡并不是日本自古就有的鸡种...

「食 repo」奈良 大和酒彩 しゅん坊 

奈良一人食委实不易,从酒店一路往近铁站的方向走,任是市内最繁华的地区,居酒屋的数量与密度也不好与大阪京都相比。想去酒藏,店员客气道歉说今日客满,起码要再等一个小时。郁闷之下,随便选了一家评分过得去的小店解决晚餐问题。

入店后,一人食的忐忑在看见另外两位独自安静喝酒用餐的女客时,于瞬间烟消云散。 选了counter席另一头的位置,厨房近在眼前,仅凭一块玻璃隔绝烟火气。

店门口挂了一块“大和肉鸡”的牌子,大和肉鸡也是地鸡的一种,关于地鸡的问题,请复习丹波地鶏 うの屋。大和肉鸡并不是日本自古就有的鸡种,而是为了复兴古鸡种“大和かしわ”而无心插柳的成果。

大和かしわ就是大和鸡,日本人用肉类隐语(かしわ=鸡肉 もみじ=鹿肉  ぼたん=猪肉  さくら=马肉)可追溯到300多年前的江户时代。德川幕府第五代将军徳川綱吉颁布了一个脑残的『生類憐みの令』,告诉百姓,我们要热爱小动物,热爱生灵,所以大噶都不要吃肉了,一起吃草吧!

百姓们内心缓缓打出一个?后立刻投身于肉类黑市的浪潮中去。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肉不能吃,我吃花花草草总行吧!结果这套为了应付脑残法令的隐语就一直流传到现在,反倒成了风雅的料理用词。

话题转回来,先代的大和かしわ是用名古屋鸡种与美国鸡种交配培育而成,养殖规模曾一度超过一年169万只,战后因为饲料配给制、以及平价的快速成鸡的推广,大和かしわ养殖产业逐渐衰退消亡。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各种培育试验后,由大型军鸡、名古屋种与新罕布什尔州鸡三种鸡交配培育而成的新鸡种被命名为大和肉鸡,成为大和かしわ的继任鸡种。

相比于普通地鸡,大和肉鸡的品质更高(饲养时间要求更长、鸡舍环境、饲料品质的要求更精细)且富含维他命A/B,不含皮部分热量偏低,非常受女性欢迎。追溯性管理更严格(种鸡由奈良県畜産技術中心提供,雏鸡则全部来自于奈良県内唯一的民間孵化場——竹内孵卵場),当然,成本较一般地鸡也要高出不少。

13年就爆出过「奈良 万葉若草の宿 三笠」用普通巴西鸡与京都鸡冒充大和肉鸡制作炸鸡块的丑闻(不要问我是怎么被发现的,我也很想知道Orzzzz)


一个人食量有限,点三道菜浅尝一下:

1. ミックス炙り焼き (混烤鸡肉) 650円

不同的部位,同样的鲜嫩。主要调料的火候掌握得不错,既入味了,又没有厚重到喧宾夺主。

2. 肝刺身 790円

超赞,真正入口即化。沾一点点酱油即可,内脏的鲜甜值得用全部味蕾去拥抱。

3. ホタテバター醤油焼き  680円

70分,还是带了海鲜的腥味,不如京都八条口那家铁板烧做的好吃。


食べログ:https://tabelog.com/nara/A2901/A290101/29010390/




安德莉凯利

「京都红叶季」琉璃光院 夜間限定参拝


究竟是美的胜利还是消费心理学的胜利?


琉璃光院15年秋天去过一次(按这里),节奏踩得好,恰逢见倾时节且游客也没有多到令人心生恐惧(东福寺就人多到不想再来第二遍了)。18年秋本没有再访洛北的打算,可偶然点开夜间参拜的页面,依然摒不住好奇,报了JR東海ツアーズ组织的tour,想一览深秋月夜light up中的琉璃光院。

回头细想,最初吸引我跳坑的,绝对是“限定”二字。

你看,平日夜间不开放,现在不但开放了一天还只有150个名额。分分钟让你产生自己姓赵的错觉。


整个tour包含四部分费用:

叡山電車 往復乗車...

「京都红叶季」琉璃光院 夜間限定参拝


究竟是美的胜利还是消费心理学的胜利?


琉璃光院15年秋天去过一次(按这里),节奏踩得好,恰逢见倾时节且游客也没有多到令人心生恐惧(东福寺就人多到不想再来第二遍了)。18年秋本没有再访洛北的打算,可偶然点开夜间参拜的页面,依然摒不住好奇,报了JR東海ツアーズ组织的tour,想一览深秋月夜light up中的琉璃光院。

回头细想,最初吸引我跳坑的,绝对是“限定”二字。

你看,平日夜间不开放,现在不但开放了一天还只有150个名额。分分钟让你产生自己姓赵的错觉。


整个tour包含四部分费用:

叡山電車 往復乗車券(出町柳~八瀬比叡山口)

八瀬もみじの小径ライトアップ観賞

叡山ケーブル往復乗車券(ケーブル八瀬~ケーブル比叡)

瑠璃光院 夜の特別拝観


比较理想的玩法,下午坐叡山電車到八瀬比叡山口,步行十分钟参拜蓮華寺(按这里)。magic time时坐叡山ケーブル观景台俯瞰京都市町。然后在指定时间回到琉璃光院进行夜间参拜,八瀬红叶小径散步则放在最后。回程的叡山電車或许还能赶上红叶季light up,过把观光列车的瘾。

若时间点掐得准,这是一条不错的洛北红叶观光路线,但总体来说其价值匹配不上tour的价格。

7000日元/人啊同志们,刨去交通票券费用与琉璃光院平时的票价,夜间参拜的真正成本差不多要4000日元,算得上京都红叶季抢钱计划中的翘楚了。

肯定有朋友问,那到底美吗?

真是直击灵魂深处的问题......


叡山電車和八濑红叶小径的light up,大噶就不要太当真了。诚恳建议不如去岚山核心地段转一转,或者高台寺清水寺凑个热闹。虽然这些地方人多,但的确氛围满点。洛北静僻之地,纵有150人齐聚,感觉只要再多几声狼叫,分分钟演一幕《荒城之月》

至于夜间的叡山ケーブル观景台,适合吹冷风让人清醒一下。


重头戏 琉璃光院light up看得人心情十分复杂(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戏多),鉴于曾经有过的15年秋之旅,感觉颇似一位绝色美人为了迎合花街气氛被迫上了一个夜店大浓妆。二楼远观的话还好,粱柱房檐带来的色块切割保留了相当部分的阴翳之美,整体画面还是克制中带几份惊艳。一楼走近后效果就有几分一言难尽,感觉不如去看team lab。


贡献两个tips:

1. 不要等到全红了再去看,那时候很大概率是吃了要中毒的番茄炒鸡蛋配色。五分有青叶的时候最好;

2. 可以在官方允许的范围内尽量在二楼多停留,最后十分钟,你会有包场的快感,拍片也不容易手抖;

3. 写经的环节依然有,自发自愿,就是笔尖太细导致效果捉急,建议笔具自备。

4. 带个正经相机吧,手机拍的放大后基本惨不忍睹。


今年7000日元豪华套餐的预约已然开始,双休日基本约满了,工作日名额充足,有兴趣的同学请点击如下地址:

瑠璃光院夜間特別参拝



安德莉凯利

奈良 三輪

坐JR奈良线从奈良市一路往南,过了天理后第四站便是三輪。奈良县樱井地区,除了长谷寺、大野寺、安倍文殊院之外,三輪的大神神社是必访之处(各位24老师的fan应该很懂了~)

谁能想到,在三輪的guesthouse办完入住手续后我身上只剩910日元,而此时距离归国的航班尚有18个小时。虽然钱没带够,但是卡还是带了不少的,我安慰自己。卡包里,银联/VISA/MASTER/JCB排得整整齐齐,阳光下一照,张张闪闪发光。

逛完大神神社,险之又险的在森正吃了碗最便宜的三輪素面(森正不声不响涨了个价,估计是消费税的锅),钱包里孤零零躺着最后三枚10円硬币。回到住处,问老板附近有没有...

奈良 三輪

坐JR奈良线从奈良市一路往南,过了天理后第四站便是三輪。奈良县樱井地区,除了长谷寺、大野寺、安倍文殊院之外,三輪的大神神社是必访之处(各位24老师的fan应该很懂了~)

谁能想到,在三輪的guesthouse办完入住手续后我身上只剩910日元,而此时距离归国的航班尚有18个小时。虽然钱没带够,但是卡还是带了不少的,我安慰自己。卡包里,银联/VISA/MASTER/JCB排得整整齐齐,阳光下一照,张张闪闪发光。

逛完大神神社,险之又险的在森正吃了碗最便宜的三輪素面(森正不声不响涨了个价,估计是消费税的锅),钱包里孤零零躺着最后三枚10円硬币。回到住处,问老板附近有没有可以刷卡的居酒屋,毕竟日行两万步,素面顶多打个底,离能裹腹还相距甚远。老板面露尴尬笑容,诚恳建议我去四百米开外的便利店解决口腹之欲。

依旧不死心,点开食べログ将方圆五百米之内的店一家家check,结果居然都カード不可。行吧,月黑风高夜,我愉快地跑了个四百米。虽然岛国乡下治安上佳,但是一人走在无声街町之中,还是瘆得慌。

三輪委实太凋敝了,连JR站前都没有便利店,平日最热闹的日子大约就是周五早晨大神神社门口的市集,可晃了一圈,我依然是最年轻的那个。岛国的老龄少子化,在大城市或不觉得,一到乡下、尤其观光业不怎么发达的乡下,分分钟让人产生“此地或将废弃”的错觉。

如今三輪街町中尚在营业的店铺,以素面店为多。不是我说,三輪素面与中国台州温州一带的素面口感味道惊人的一致,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确有某种渊源。商店街内偶有一家铺面规模可观的和果子店开门,在门口张望了下,居然还望见一座不错的小庭院,可偌大的店铺空空荡荡,想进去未免情怯。返程时又忍不住绕弯过去,看到两位老太太坐在我中意的桌边,沐着夕阳余晖悠闲用茶,莫名的,连自己都生出幸福感来。

三卷_pic

免费+丰富的内容,御窑博物馆现在俨然成了网红打卡圣地了。整个博物馆布局非常用心,对金砖相关的工艺和历史做了详尽介绍的同时,还对陆慕地区的民风民俗历史做了展示。

  金砖做工细腻,质感上佳,可惜价格昂贵,不知道哪位富豪愿意用此砖海漫个院子,想必光彩非常。

免费+丰富的内容,御窑博物馆现在俨然成了网红打卡圣地了。整个博物馆布局非常用心,对金砖相关的工艺和历史做了详尽介绍的同时,还对陆慕地区的民风民俗历史做了展示。

  金砖做工细腻,质感上佳,可惜价格昂贵,不知道哪位富豪愿意用此砖海漫个院子,想必光彩非常。

三卷_pic

十一假期第一次去了常州,环球港算是个集吃住玩一体的遛娃好去处了。最关键是距离不远,不至于车马劳顿。

十一假期第一次去了常州,环球港算是个集吃住玩一体的遛娃好去处了。最关键是距离不远,不至于车马劳顿。

三卷_pic

十一假期并没有出远门凑热闹,但是不能免俗的在最后几天去了一趟宜兴。虽然距离不远,但是山清水秀、吃喝顺口,实在是短途富氧游的好去处。

十一假期并没有出远门凑热闹,但是不能免俗的在最后几天去了一趟宜兴。虽然距离不远,但是山清水秀、吃喝顺口,实在是短途富氧游的好去处。

安德莉凯利

米兰  Cenacolo Vinciano - 最后的晚餐


作为从来没有来过米兰的普通游客,除了DUOMO之外,最后的晚餐真迹是必须要打卡的地方。在各类教科书、通识读本、纪录片的包围式轰炸之下,纵然你对西方美术史依然云里雾里,可这幅画肯定无法忘怀。

但是,要能一睹真容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所有门票必须网上预约,且你需要和全球游客以及票贩子黄牛拼手速,任何一个环节掉链子(譬如外网限速、譬如不大给力的信用卡),都有可能刷不到票。然而我还没有进入肉搏阶段,就出局了,因为......我彻底忘了抢票这件事Orzzzzzz

感谢万能的马爸爸,感谢飞猪平台,还可以花钱找人帮...

米兰  Cenacolo Vinciano - 最后的晚餐


作为从来没有来过米兰的普通游客,除了DUOMO之外,最后的晚餐真迹是必须要打卡的地方。在各类教科书、通识读本、纪录片的包围式轰炸之下,纵然你对西方美术史依然云里雾里,可这幅画肯定无法忘怀。

但是,要能一睹真容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所有门票必须网上预约,且你需要和全球游客以及票贩子黄牛拼手速,任何一个环节掉链子(譬如外网限速、譬如不大给力的信用卡),都有可能刷不到票。然而我还没有进入肉搏阶段,就出局了,因为......我彻底忘了抢票这件事Orzzzzzz

感谢万能的马爸爸,感谢飞猪平台,还可以花钱找人帮你捡漏,毕竟临期总有cancell票,然后我们还很幸运地捡漏成功了,代价也就是一人几十块手续费,比届时在恩宠圣母大教堂门口迎风洒泪不知道要强到哪里去。


远离DUOMO之后,米兰的街道在工作日空旷且寂寥,全没有旅游城市人头攒动的焦灼。我们在雨里缓行,时不时偶遇遛狗群众。意大利来过两次,男士的质量的确还可以,但绝无网上水贴吹嘘中的遍地绝色品种,看多了不过如此。可是意大利的狗,每一条都让人陡生冲上去摸头亲热的冲动。

去指定的office凭预约纪录换好票,离进场时间还有十分钟,大教堂却已经进入祈祷时间,不对教民之外的游客开放。没多时,聚在入口处的人群开始松动,我们跟着安检、在一位意大利中年女士的带领之下缓缓走入神圣领域。

关于拍照的问题似乎规则时有变化,我去的那天只要不用闪光灯就随便拍,可一周后有朋友再去,却是手机相机都不准使用。其实我还挺赞成一刀切不准拍的,因为总有几位对自己数码产品一无所知的参观者不晓得该如何关掉闪光灯,无辜又可恶,我们则被staff的怒吼声搅乱了兴致。

《最后的晚餐》近在眼前时,十分熟悉又全然陌生,它有不可言说的张力,密密织成一张网向你扑过来。一瞬间会想起关于它的许多传说,想起那些煞有其是的、冗长的剖析,可那些影子挥挥手就消散了,耶稣与他忠诚or不忠诚的门徒们就在你眼前开宴,所有人都自动浸入了这个场景,莫名战栗着。


安德莉凯利

金沢 武家屋敷跡野村家


这是一个典型的“墙内开花墙外香”日本景点。

米其林给了他二星(是的,轮胎家不但评餐馆,还评酒店和景点)。美国有个专门介绍日本造园、建筑艺术的杂志《The Journal of Japanese Gardening》,这本杂志从03开始,每年都会请全世界30名左右的庭院专家、大学教授给日本庭院投票,并制作出排行榜。足立美术馆与桂离宫常年霸占第一第二的位置,十六年间,3-5名竞争相对激烈,武家屋敷跡野村家曾经两次入围TOP5,也算实力不俗了(毕竟连龙安寺、醍醐寺三宝院都不曾拥有姓名~)。

武家屋敷,即武士的住宅。野村伝兵衛信貞 正是1583年跟...

金沢 武家屋敷跡野村家


这是一个典型的“墙内开花墙外香”日本景点。

米其林给了他二星(是的,轮胎家不但评餐馆,还评酒店和景点)。美国有个专门介绍日本造园、建筑艺术的杂志《The Journal of Japanese Gardening》,这本杂志从03开始,每年都会请全世界30名左右的庭院专家、大学教授给日本庭院投票,并制作出排行榜。足立美术馆与桂离宫常年霸占第一第二的位置,十六年间,3-5名竞争相对激烈,武家屋敷跡野村家曾经两次入围TOP5,也算实力不俗了(毕竟连龙安寺、醍醐寺三宝院都不曾拥有姓名~)。

武家屋敷,即武士的住宅。野村伝兵衛信貞 正是1583年跟着前田利家进入加贺藩的家臣之一,年俸1200石。1200石,加贺藩典型的中等武士的收入,相对于年俸超万石的加贺八老,委实不算高薪。

为什么武家屋敷跡野村家如此受到外国人的欢迎呢?下面的原因兼而有之:

1.强烈的不对称感

与西式讲究对称美的庭院不同,野村家庭院没有任何中轴线,且高的树木、石灯笼在远处、矮的在近处,疏密有致。这很东方,很日本,对外国人来说非常有吸引力。

2.零距离感

如果说第一点是众多日本庭院的共性,那零距离感可以称之为野村家的个性。濡れ縁(和室外部走廊)直接与水接邻。将建筑与庭院分隔为完全不同功能区域的西方园林没有这样的设计,日本也并不多(一般还是会留一点缓冲区域)。可能设计时考虑到土地有限,野村家才采用了濡れ縁之下引过曲水的方案。

3.舒适的庶民审美

日本的众多枯山水庭院总是绕不开宗教哲学话题,一般人想要单纯从视觉美来观赏,不容易。而野村家庭院是世俗庭院、代表着当时日本“中产阶级”的高级审美意趣,观赏性与可解读性相较于枯山水庭院要高得多。


除了面对庭院临水傻坐之外,也极力推荐去二楼茶室不莫庵转一转,除了中间一段别出心裁得室内准露地,不莫庵的天花板用的是从四国搞来的神代杉做成的一枚板,据说极其珍贵。倘若雪天茶室恰巧营业,饮茶时品雪吊り,绝对能体验到与平日不同的风情。


官网:http://www.nomurake.com/

旱獭

《旱獭影像日记之松陵公园》

在吴江面试的回程,散漫的开车游荡,误入了松陵镇区,看见公交站牌——“松陵公园”。我是个如果路过公园不逛的话,会觉得损失了几个亿的。


《旱獭影像日记之松陵公园》

在吴江面试的回程,散漫的开车游荡,误入了松陵镇区,看见公交站牌——“松陵公园”。我是个如果路过公园不逛的话,会觉得损失了几个亿的。


安德莉凯利

初冬的金泽很让我难以忘怀。那是一个夹在红叶与雪季之中的时间间隙,一切因本色而平淡,却最适宜漫无目的地散步。从百万石轻而易举地就能逛到武家屋敷跡,偶遇几组游客,都是关东赶来的银发族,围着薦掛け轻声赞叹。也有穿着校服的少年快步走过,忽然一个折转,刷得消失在某件民居的垂帘之后,令人顿时惊觉这还是一个活着的街町。

初冬的金泽很让我难以忘怀。那是一个夹在红叶与雪季之中的时间间隙,一切因本色而平淡,却最适宜漫无目的地散步。从百万石轻而易举地就能逛到武家屋敷跡,偶遇几组游客,都是关东赶来的银发族,围着薦掛け轻声赞叹。也有穿着校服的少年快步走过,忽然一个折转,刷得消失在某件民居的垂帘之后,令人顿时惊觉这还是一个活着的街町。

安德莉凯利

「食Repo」长野 藤屋御本陳

万万没想到,是这种形式的买一送一

从飯山到长野,也就几十分钟的铁路。我们从新干线下来,一头扎进这个曾经举办过奥运会的甲信越重镇。旅行每到达一个新的地方,人就会下意识地想停一停,尤其是游离在外的社畜,迫切需要check下邮箱与微信,确保没有在失联的几千秒内被“天降大任于斯人”。

趁着小伙伴在观光center临时办公的间隙,我老不客气地从一堆免费观光手册里精准挑出一份善光寺地区地图用来挽救一把事先没做功课的心虚之情。

寺庙布局还没有正经看进去,目光已经被餐厅推荐栏所吸引,为了不踩坑,还速度打开食べログ对照着check了下,当即锁定了藤屋御...

「食Repo」长野 藤屋御本陳

万万没想到,是这种形式的买一送一

从飯山到长野,也就几十分钟的铁路。我们从新干线下来,一头扎进这个曾经举办过奥运会的甲信越重镇。旅行每到达一个新的地方,人就会下意识地想停一停,尤其是游离在外的社畜,迫切需要check下邮箱与微信,确保没有在失联的几千秒内被“天降大任于斯人”。

趁着小伙伴在观光center临时办公的间隙,我老不客气地从一堆免费观光手册里精准挑出一份善光寺地区地图用来挽救一把事先没做功课的心虚之情。

寺庙布局还没有正经看进去,目光已经被餐厅推荐栏所吸引,为了不踩坑,还速度打开食べログ对照着check了下,当即锁定了藤屋御本陳。除了食べログ3.6的评分极大得降低了踩雷可能性之外,餐厅本身是国有文化财这点更像是包赚不赔的门票——吃食一般般的话就当是建筑巡礼好了。

藤屋御本陳的前身是善光寺前大门町的御本陳藤屋旅館(ごほんじんふじやりょかん)。本陳=本陣 ,而本陣一词最早明确的说法来源于宽永11年,德川家光入主京都,途中宿于多个宅邸,而这些宅邸的主人被封为「本陣役・本陣職」,至次年家光确立了各大名“参勤交代(さんきんこうたい)”的制度,即各藩的藩主都要轮流赴江户根据将军的安排协助处理政务,任期满之后才能回领地继续执政。从藩地到江户这段为“参勤”,从江户返回藩地则为“交代”。往返两途,各大名往往有固定的住宿地,即为“本陣”。而藤屋就是加贺藩前田家的“本陣”。

参勤交代制度直至1867年才随着大政奉还、幕府的消亡而废止,其副产物“本陣”倒是为后人保留了众多的珍贵文化财产,至今仍有二十多处本陣遗存了下来,藤屋就是其中之一。

待明治维新大幕的开启,欧洲文明对当时日本社会的影响与日俱增,藤屋也顺应时势将主楼改建为有欧风元素的木造三层建筑,并命名为“對旭館”,到1925年,随着善光寺门前参道中央通的拓宽以及电器广泛使用后防火的新要求,藤屋将主楼重建为art deco风的洋式建筑,并请当时负责善光寺仁王门再建工程的宮大工・師田庄左衛門来负责整个项目。

如今的藤屋,外立面是实打实的钢筋混凝土,但内里却隐藏着一座传统的木造寄数屋,不晓得这算不算“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却依然是霓虹魂”Orzzzzz  

与门口的服务生对过电话预约信息后,便被引导至大厅稍候,被官网用“大正罗曼”来赞美的lobby,以今人的眼光看,其实稳重保守到有些无趣,大概是三流电影导演排大正片指导布景时的赶脚:此处应有壁炉、此处深色大花地毯来一块、此处需配黑色真皮沙发...... 不过真正进入餐厅,还是小小惊艳了一把。

说是做本格意大利菜,装饰风格并未因此而限制:墙纸用了传统的金地紫藤图,三秒钟内就能让人想起円山応挙那副安永时代的名作;顶灯亦是和纸和纹方灯,雅致大方。

我们选了最有人气的chef menu:

Assorted Appetizers

本日の前菜 5種盛り合わせ

Chilled Corn Soup

とうもろこしの冷製スープ

Spaghettini with Pork Ragout and Tomato Sauce  

スパゲッティー二 信州米豚のラグー トマトソース

Fish or Meat

どちらかお好きなものをセレクト

       Charcoal Grilled Fresh Fish

       鮮魚の炭火焼き

       Sauteed Chicken with Caper Sauce in Mantua Style

       国産鶏もも肉のソテー マントヴァソース

Dessert (Please select from the menu)

メニューの中からお好きなものをセレクト

Focaccia and Coffee or Tea

フォカッチャとコーヒー又は紅茶

前菜、汤、主食、Main dish、甜品、饮料一应俱全,盛惠2600日元(税费另计)。

许是被如此低平的价格所感动,小伙伴们毅然加点一杯红酒,以全意餐的气氛,我则选了信州产葡萄汁,好歹从颜色上与大部队保持一致。

这顿改良版意餐的具体滋味,因为时隔久远已经在记忆中淡去了,只记得谈不上惊艳、也绝无雷点。服务全程在线,上菜换碟的节奏十分专业,侍者殷勤却不越界,是让人吃得十分舒服的一顿饭。

将main dish光盘后本以为高潮已经过去,只等应付完甜品咖啡便能付账走人,结果服务员来了,她带着神秘的微笑来了:诸位,我们的甜品与餐后咖啡/茶是在另一处享用的,请移步。

我们浑噩中带着一丝忐忑离开了意餐厅,几个转弯后被带入了和洋折衷式lounge重新落座。

藤屋或许觉得,她卖的不是普通午餐,而是lunch与午茶的豪华大礼包。甜品与饮品,如同前面几道郑重端上来的西餐一样,需要相宜的环境和气氛。于是她将她的内核与精神献出——包裹在钢筋混凝土之中的木造寄数屋庭院。

而我们瞬间往前穿越了起码一百年。

三个外国人,被这样的惊喜冲击到有些蒙圈,直到事先order的甜品被小心摆上桌面,才有些回魂的实感。

甜品的水准很可以,每一道都堪称卖相与味道双双在线。

我的三拼冰淇淋,与其说是icecream,不如说是gelato,奶油的痕迹很轻、甜度适宜,果香在极细冰粒于口中翻搅的过程中无声四溢。

甜品吃了七七八八,身边那桌眼角眉梢都是故事的熟年男女已相携而去,屋子里终于只剩我们。服务生极有眼色的没有来打扰,她或许想给这些看起来莫名有些激动的外国人一些冷静的时间与空间,孰不知这厢已经静悄悄地开始了民国女星造型摄影大赛(基友画外音:这段羞耻的文字快给我删掉!),我们甚至还从后门溜出去借着上厕所之机进行眼睛大冒险(后来才知道那条迷人长廊的尽头或是藤屋旅馆曾经的VIP room,伊藤博文与福泽谕吉造访过的「本陳の間」)

一顿预计用时60分的午餐我们最终耗时两个半小时,无比充实且满足。

感谢长野、感谢疏阔的淡季平日、感谢自己的心血来潮,更要感谢藤屋“不易流行”的理念:坚守该坚守的、改变需要改变的。新与旧,变与不变的哲学真是无处不在的人生命题,或许我该再去次藤屋,点份他盛名在外的华夫饼,独自向庭院而坐,说不定届时还会有新的领悟呢?

安德莉凯利

京都红叶季 もみじの家 別館「川の庵」

吃饭不是重要的事,看红叶才是

京都三尾めぐり是我的京都红叶tour最末的攻坚战,走完这条线,除了零散几个点,京都市的红叶大地图便已牢牢嵌入我生命,成为与美相关最珍贵的记忆拼图之一。

三尾(さんび),指的是京都北部高雄地区三座有名的寺庙:「高雄山 神護寺(じんごじ)」、「槇尾山 西明寺(さいみょうじ)」、「栂尾山 高山寺(こうんざんじ)」,高雄山旧称高尾山,三山则合称为三尾。其中的神護寺、高山寺已经登录世界文化遗产。

造访三尾地区的最佳季节毋庸置疑是红叶季。由于它地处洛北,平均气温低于市区...

京都红叶季 もみじの家 別館「川の庵」

吃饭不是重要的事,看红叶才是

京都三尾めぐり是我的京都红叶tour最末的攻坚战,走完这条线,除了零散几个点,京都市的红叶大地图便已牢牢嵌入我生命,成为与美相关最珍贵的记忆拼图之一。

三尾(さんび),指的是京都北部高雄地区三座有名的寺庙:「高雄山 神護寺(じんごじ)」、「槇尾山 西明寺(さいみょうじ)」、「栂尾山 高山寺(こうんざんじ)」,高雄山旧称高尾山,三山则合称为三尾。其中的神護寺、高山寺已经登录世界文化遗产。

造访三尾地区的最佳季节毋庸置疑是红叶季。由于它地处洛北,平均气温低于市区,京都的红叶前线多从此地而始。十一月中,东山区的红叶尚影影绰绰,三尾的红叶已如怒涛般席卷而来。

倘若住在市区,想半天之内去三尾打个来回,竞走的速度估计还差点意思,用投胎的速度差不多。朋友们,放过自己吧,旅行不是急行军,也不是短期减肥集中营,坦一点,松弛一点。

个人建议的一条线路:市内 - 西明寺 - 神護寺- もみじの家(午餐)- 高山寺 - 市内

高雄もみじの家本是专为三尾参拜者修建的住宿设施,不少参拜者参拜完三尾三山后还会继续一路向北往岩戶落葉神社甚至周山地区的常照皇寺,毕竟从京都市区想一日往返周山,除非自驾,靠公交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岛国人民做まとめ时有一个常见的主题:眺めのいい店,即 眺望风景上佳的店铺(Leaf甚至出过专门的mook),倘若给红叶季的京都餐厅做总结,もみじの家必有一席之地。

もみじの家的別館「川の庵」就在神護寺脚下,山门右手沿着河一直走,遇到吊桥即至。红叶季的是什么场景,想必金秋造访过京都的同学都心中有数。不过即便老司机如我,走到门前也忍不住在心中喊了一句卧槽——这顿饭好不好吃,从这一刻开始,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许多没有做过功课的游人晃到这里,想过桥一探究竟时便会被彬彬有礼的服务生拦住:请问您有没有预约啊?什么,没有?不好意思,那您不能再往里面走了。有预约护身的基友与我,在一众围观群众艳羡的目光中,40米的木制吊桥路走出了G20红毯的风采。

午餐的场地是在「川の庵」建于川床之上的木结构建筑中。京都深秋,吃三面透风的川床料理,时间一久,实在有些......艰苦。幸好我们约了湯豆腐定食,豆腐锅一煮,喝两碗热汤就能回魂了。跪坐式的和式餐厅还有一个妙处:速度逼着你规矩温婉起来,看我基友特别贤良淑德的倒茶姿势,谁能想象她本质是个满分逗哏。

灌了一肚子豆腐汤,终于有闲情逸致来品下周边环境。一抬眼,这个红叶、这个倒影、这个相映成趣的绝景view,4000JPY诚不欺我。

今年红叶季的预约已经开放,大家速度行动起来:https://www.momijiya.jp/plan/details_12.html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