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aber

44.8万浏览    8024参与
Caster

第三章 王厨 (9)

      “有一段时间没上你这来了,修女小姐。”倚着教堂的门边,凛望着座椅上的背影笑道。

      “自开战以来我好像就被遗忘了,可毕竟来一趟得经过敌人控制的新都,我理解你们。”卡莲合上手里的《圣经》,起身来到过道中央,像往常一样迎接来人,“好久不见。”

      “目前的形势,卡莲应该也有所耳闻吧?”免去了寒暄,士郎直说重要的事。...


      “有一段时间没上你这来了,修女小姐。”倚着教堂的门边,凛望着座椅上的背影笑道。

      “自开战以来我好像就被遗忘了,可毕竟来一趟得经过敌人控制的新都,我理解你们。”卡莲合上手里的《圣经》,起身来到过道中央,像往常一样迎接来人,“好久不见。”

      “目前的形势,卡莲应该也有所耳闻吧?”免去了寒暄,士郎直说重要的事。

      “时钟塔的人居然会和间桐家走得近,真可惜。”卡莲故意满脸遗憾地戏谑道,目光同时捕捉到了一旁的生面孔,“对了,你们不介绍下新来的朋友吗?”

      “初次见面……不,不是第一次见了,我偶尔也会来教堂礼拜。”青年先于凛和士郎开口,“我叫八月,是本地人。”

      “哦?我居然对你没印象。”卡莲手撑下巴注视着八月,教会的常客她都牢记于心,“我想你不常来,且只会挑人最多的周日来。”

      “都被您说中了呢,上次来访是四个月前的一个周日。”修女的推断如此准确,八月不由地钦佩。

      “身为普通市民,卷入这种事实属不幸,祈愿我主能保佑你平安。阿门。”修女面朝天窗下的十字架闭眼祷告后,看向青年的眼神多了些宽慰,“幸亏你跟对了人,暂且不会有大碍。”

      “八月的加入,也让我们的胜算更大一些,之后的行动正需要人手。”虽说平时没少训斥八月,但身为普通人能做到几乎不出差错,凛还是相当满意的。

      “什么行动?”八月看不透魔术师们的想法,他见凛不回答便询问士郎,“大概在何时呢,我能做什么吗?”

      “唉,我们是有所顾虑,所以没和你说。”面露难色的士郎坐到长椅上,“这次行动是想主动出击,一举打败新都的敌人,可后方还有间桐家监视着,让人无法放心不是吗?”

      “教会原则上不得直接出面干预,否则会成为众矢之的。”卡莲的语气流露着无奈,随即又话锋一转,“不过既然处在新都,倒是能帮忙搜集下情报。”

      卡莲的话让凛心怀感激的同时,也为许久不来拜访而惭愧,新都的这位盟友怎该被疏远和遗忘呢?

      “谢谢你,卡莲。”凛上前几步,握住了修女的手。

      “瞧你说的,我可是言峰家的后代。”卡莲的脸上挂着微笑,迷离的眼神里泛着过往,“别忘了,从我们父辈开始,言峰和远坂家就世代交好呀。”

      听到“言峰”二字,凛霎时间冷漠地甩手走开。卡莲嘴角的笑意又上扬几分,毒舌这一下很愉悦。

      “我留下拖住间桐家,这样你们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八月明白卫宫在不放心什么,他自告奋勇地提议,“若间桐家有所动作,我会尽量与之周旋,阻止他们增援新都。”

      “你跟着大家最安全,还是我留下吧。”凛可不想再放任八月单独行动,她压低声音严肃地警告,“间桐家不是你能够对抗的,不自量力只会死路一条。”

      “为了打倒敌人,就不能将战力拆散。我在新都也难有作为,只会拖大家的后腿。”八月没有慌乱,反而愈发清醒和坚定。他看向长椅上的士郎,用半开玩笑的语气道,“远坂和卫宫平日相爱着彼此,这种时候可不能分开呀。”

      “啊,说得也是。”八月的决心和温柔扫去了士郎脸上的忧虑,也说服了他,“就这样吧远坂,我信任八月的勇气。”

      “或许是我错看了你,八月。”凛的态度也软了下来,但依旧不放心地叮嘱,“拖不住间桐家就来新都与我们会合,不要勉强自己送死。”

      “间桐家也许会料到我们的到来,提前在新都迎击。”士郎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若真在新都决战,反而对诸位有利,但以那老爷子的行事风格,必然会在后方使绊子。”卡莲深知脏砚的诡计多端,间桐家难对付也正因如此。

      突然响起的开门声打断了众人的交谈,常驻的两名代行者来到卡莲身边,小声报告了几句后,修女的脸色大变,“又死人了?”

      “我们再去深山町一趟,说不定还有其他受害者。”代行者将一个小玩意交给卡莲后,便匆匆离去了。修女低头看向手心,视线里意料之中地出现王的手办,她沉默了。

      “死人?该不会是……”凛正要继续追问,手办已告诉了她答案,“又是王厨。”

      “王厨?!王厨会遇害?!”八月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几乎按捺不住地惊叫出来,但随即想到这会暴露自己于危险中,又赶紧把嘴边的种种疑问咽回去,故作镇定地打起圆场,“呃我是说……王厨到底是什么……和受害者有关?”

      “尚无定论。初步推断为偶然知晓了圣杯战争秘密,并崇拜英灵阿尔托莉雅的世俗群体。”卡莲并不惊讶八月的反应,普通人遇到这么可怕的事,会激动不安倒也正常。修女用平稳的语气回答,借此安抚青年的情绪。

      “明白了……”修女的描述不就是在说自己么,看起来面色平静的八月,额头已然渗出了汗珠,“那为何……这样一个群体会遇害呢?”

      “是触犯了禁忌,知晓神秘的禁忌,有些事知道的越多,越容易招来危险。”逐渐西斜的太阳收起照进天窗的光亮,卡莲伫立的身影暗了下来,“教会视泄露神秘的人为异端,王厨们正在被灭口。”

      “您也……参与此事吗?”八月的震惊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难以觉察的愤怒。

      “怎么会?我只想守好这教堂,给当地人带来些慰藉罢了。”卡莲仰头,望着教堂黑暗而深不见底的尖顶,“我当然不参与,可远在欧洲的教会高层左右着一切。”

      “远在欧洲的高层……”卡莲透露的信息化如滔天巨浪般袭来,让八月感到一阵窒息和晕眩,他扶着最近的长椅靠了下去。

      “想必魔术协会也在做相同的事,对吧士郎?”修女的反问仿佛在讽刺士郎的无作为,“哪怕这是有违正义的,势单力薄的个体也难以阻止。”

      士郎没有回应,他当然替那些死去的无辜者不平,但处理这件事还为时尚早。先战胜眼前的敌人吧,解体冬木的大圣杯同样是正义之举,他这么告诉自己。

      “友信和茸,你们最近别再和他人谈论王,也别在网上发表任何相关作品了!”回到远坂宅后,顾不上和二世他们共进晚餐,八月急忙回房警告朋友们。

      “欸?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很快,上野茸不解的询问出现在屏幕上。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总之因为圣杯战争的缘故,王厨现在有危险了。”门外隐约传来格蕾招呼吃饭的声音,八月飞快地敲击键盘,“你们要藏好自己!要相信我的话!只有这样才能平安!”

      偌大的烤盘被端上桌,士郎的拿手好菜——蘑菇黄油烤鲑鱼,无疑是今日晚餐的主角。在令人食欲大开的香味里,享受美食的欢笑回荡在卫宫邸。

      “每顿晚餐都这么丰盛,真是有劳御主了呢。”玛丽将一大块沾满汤汁的鱼肉叉到碗里,又切下一小块送入口中,眉眼瞬间弯成了月牙,“唔!真美味。”

      “虽说从者不用进食也能生存,但恐怕在二位御主眼里,我们已被当成战友了吧。”热腾腾的味增汤下肚,桑松不仅觉得身子暖了,心里也是暖洋洋的。

      “那当然,并肩作战的日子值得珍惜啊。”凛夹了块三文鱼寿司,拿着酱油瓶的手却停住了,“只可惜,这次的圣杯无法帮你们实现愿望,真是抱歉。”

      “请别这么说,既然圣杯已经扭曲,既然它给这片大地带来了苦难,那便是应被斩除的罪。”桑松的既没有留恋,也没有怜悯。作为大革命时期的刽子手,对罪施以刑罚是他最重要的使命。

      “法兰西的人民摆脱了王权,迎来属于他们的新时代。哎呀,这笋片好脆!”玛丽边回忆生前的往事,边对新尝到奶汁烤笋爱不释手,她又叉了好几片笋慢慢品味,“魔术控制和影响这里长达数百年,这个旧时代也该结束了。”

      “您不怨恨……处决您的民众吗?”身为当事者,玛丽的态度令士郎惊讶,他鼓起勇气追问王后。

      “当然啦,”王后仍优雅地享用着美食,轻描淡写的回应仿佛自己不曾经历过,“那的确是场悲剧,可人民若不跨越那悲剧,又怎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成就如今的幸福生活呢?”

      “玛丽王后……”桑松看向玛丽的笑颜,那不是释然的笑,因为她从未在意过。

      “我不会向圣杯许愿消除那些往事,即使没有圣杯,我的愿望也不会改变。”玛丽放下刀叉,试着拿起还没用熟练的筷子,夹了几个丸子到碗里。王后不由地抬起头,视线仿佛能看到天花板之上,那夜空的星辰,“我愿天空闪耀,大地富饶,民众幸福。”

      “多么无瑕的慈爱啊,”敬爱王后却参与对其行刑的桑松,当面对这份纯粹的情感时,复杂的心结也就此解开,“或许我们都没有错,只是时代的车轮会不断向前。”

      “就让法兰西的我们,与冬木的御主们一起,继续推动时代的车轮吧!”很久没这么畅所欲言了,玛丽的兴致愈发高昂来。

      从者的诚挚也深深打动了魔术师,二人的眼角不知何时已然湿润。稍稍平复些情绪后,士郎起身将菜肴往从者那里都推了推。

      “多吃点哦,我们的战友。”

      艾米莉扶着天台的围栏远眺,从数百米的高度观赏五光十色的新都,就连心情也随着开阔的视野变得舒畅起来。更重要的是,少女在这儿能一览城市的全貌,从而更好地掌控今日布下的杰作。

      阵阵寒风撩起艾米莉的金发,也让她看清了那杰作。那是根随风微微振动的“丝线”,假使循着它延伸的轨迹深入大街小巷,会发现“丝线”的踪迹已渗透至城市各处。时钟塔的御主们与间桐家联合部署的成果,此刻尽收眼底。

      “如此一来便搞定了。”在城市某处巡视的斯图亚特来电,轻松的语气仿佛宣告胜利一般,“间桐家这次动用了近半的虫子,出手怪阔绰的。”

      “这一整天,您都在费尽心思地制作丝线,辛苦了。”艾米莉不仅惊叹于麦肯齐家族的魔术,也佩服斯图亚特的勤勉,“这些丝线不仅普通人无法觉察,就连魔术师也很难分辨是魔力的产物。”

      “哈哈哈,我不过是把魔力物质化而已,固定丝线还得靠间桐家的虫子。”向来严肃的斯图亚特难得笑了笑,也难得对他人表露称赞,“艾米莉也做了很多啊,若不是你仔细地勘察城市环境,术式也无法顺利地完成。”

      “嗯,等您回来哦,再见。”挂断电话,艾米莉这才发现王来到了身边,碧色的眸子同样映着那些丝线。御主从大衣的口袋里摸出两小罐拿铁,其中一罐被递到从者手中。

      “谢谢,”阿尔托莉雅喝了口,绵柔的醇香让她心绪放松,“今天的忙碌,是在为下次出击做准备吗?”

      “不,”和从者碰了下杯,艾米莉的手指轻轻划过丝线,“是在等对手落网。”


夜空下的十字架
昨天边看终章边摸完了旧图()战...

昨天边看终章边摸完了旧图()战损老婆好香🤤

昨天边看终章边摸完了旧图()战损老婆好香🤤

郁凉凉凉

王的出逃

“阿尔,我故乡的百合花开了”

王的出逃

“阿尔,我故乡的百合花开了”

蛇的禁果

官游Fate/Grand Order 的活动 所以贤王闪你的xp除了saber Lily外还有枪呆对吧  不仅要做对方的家教 还要浪漫爱情故事 还是传统王道展开

官游Fate/Grand Order 的活动 所以贤王闪你的xp除了saber Lily外还有枪呆对吧  不仅要做对方的家教 还要浪漫爱情故事 还是传统王道展开

Dle泠

今天补完了06版,速摸了呆毛王

本来想画彩铅,然后抹了把水(算半个水彩?)


(没画开呆毛王的呆毛以及糟糕的画技没能表现呆毛王的美貌我罪该万死)

今天补完了06版,速摸了呆毛王

本来想画彩铅,然后抹了把水(算半个水彩?)




(没画开呆毛王的呆毛以及糟糕的画技没能表现呆毛王的美貌我罪该万死)

Amos
哎问一下今年是几几年呀?

哎问一下今年是几几年呀?

哎问一下今年是几几年呀?

沈龙首家的奇乐
17年萌新(最喜欢红a) 没想...

17年萌新(最喜欢红a) 没想到21年居然粉上了saber…  (哈哈哈)咳  画不好就是手机的错  大家快去骂它  

17年萌新(最喜欢红a) 没想到21年居然粉上了saber…  (哈哈哈)咳  画不好就是手机的错  大家快去骂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