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allyface

30.9万浏览    4224参与
无辜小海
目前还没摸完,脸上的伤有点过于...

目前还没摸完,脸上的伤有点过于参照烧伤疤痕了🤔 ,后期应该会改

目前还没摸完,脸上的伤有点过于参照烧伤疤痕了🤔 ,后期应该会改

九百九十酒
  小熊仙女!!(大叫)

  小熊仙女!!(大叫)

  小熊仙女!!(大叫)

每天都在喜欢向日葵
 啊啊啊第一次画不戴面具的sa...

 啊啊啊第一次画不戴面具的sal😭😭😭 

 啊啊啊第一次画不戴面具的sal😭😭😭 

Ryan-Richard
我真爱死Robert了他看起来...

我真爱死Robert了他看起来好daddy

我真爱死Robert了他看起来好daddy

涵大帅哥
  手里的围巾是准备送Larr...

  手里的围巾是准备送Larry的

  手里的围巾是准备送Larry的

蓝洛老佛爷
发现了好看的调色盘,遂摸。

发现了好看的调色盘,遂摸。

发现了好看的调色盘,遂摸。

涵大帅哥

  第一张衣服画错了我该死

  第一张衣服画错了我该死

墨羽Ookami不是猫
  sally们.圣诞树🎄...

  sally们.圣诞树🎄

  

  

  侵权致歉!!请大大们小窗联系我,秒删.对不起🧎‍♀️

  

  sally们.圣诞树🎄

  

  

  侵权致歉!!请大大们小窗联系我,秒删.对不起🧎‍♀️

  

看我主页!是sal棉花娃娃的宣
摘下双马尾的短发sal也好可...

   摘下双马尾的短发sal也好可爱☺

   摘下双马尾的短发sal也好可爱☺

§雨十叁

 *有些人总是不想承认Larry碰过大/麻的事实。

 *同人向。如果第二季表示Larry确实是瘾君子那与本文无关。

 *可以理解大概有微量的ls元素。本质大概没有cp向

 *Larry独白。

 *根据一些网络渠道了解有关这方面过程,然后有些虚构成分。有真的搞过这事儿的不要跟我科普(?)

 *角色属于独立游戏sallyface,ooc属于我。

     以上。

———————————————————————————

  “Megan?”

  

  失败。

  我傻站在原地,无论是散发着恶臭的肥宅厕所,流浪汉的所在地,床板上浮...

 *有些人总是不想承认Larry碰过大/麻的事实。

 *同人向。如果第二季表示Larry确实是瘾君子那与本文无关。

 *可以理解大概有微量的ls元素。本质大概没有cp向

 *Larry独白。

 *根据一些网络渠道了解有关这方面过程,然后有些虚构成分。有真的搞过这事儿的不要跟我科普(?)

 *角色属于独立游戏sallyface,ooc属于我。

     以上。

———————————————————————————

  “Megan?”

  

  失败。

  我傻站在原地,无论是散发着恶臭的肥宅厕所,流浪汉的所在地,床板上浮现的Megan母亲所在地,以及——这个地方,Megan。在电流的滋滋声下毫无动静。

  我很难不怀疑是Todd改造的super gear boy已经失去了效用,还是我得亲自给它换一个对讲机电池——虽然这么做大概没什么用。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它检测不出任何东西了。很难想象这个因为各种鬼怪故事陪我们度过五年时光的艾迪森公寓这么平静。

  我从那个没有回应的浴室中走出来,比起那关门的响声传进耳朵里,我更感觉到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我的皮肤上面攀爬,手,胳膊,肩膀,脖子,脸。

  

  手,胳膊,肩膀,脖子,脸。

  

  我相信那不是我的错觉,而我离开了那个房间之后那种感觉更明显了:

  像是那种——地下室生活的人会知道的,就算Lisa想要为了防止鼠患而住进地下室,但就算是最敞亮最洁白的房间也逃不过昆虫的袭击——那种你在你的皮肤上发现了一只蜘蛛,而你没有及时杀死它,你必须时时刻刻担心它什么时候出来重新攀登上你的运动鞋,你黑色的裤腿,你的Sanity’s Fall的T恤,你的皮肤,你的脸颊,你的头发,你的手,腿,胳膊或许都难逃一死。

  现在好像又在我的手上爬行了,我慌忙甩了甩手,发现什么都没有。

  ……

  我把super gear boy拿回了树屋。将它随意地放在一旁后开始拿出了一袋绿色颗粒状植物。

  噢,去他妈的,上面还贴心地带着研磨器和说明书。

  这是Todd的爸爸Ray给我的,他总是为了向我炫耀他的“花园”而递给我这个。我还能不知道这是什么?

  我打开了装着大/麻的密封袋,然后瞬间被呛得咳嗽了两下,看来还是得慢慢接受。

  但在那种环境之中,在那种就算画画都能感觉到污水深处会钻上来的恐惧,让我不禁右胳膊一麻把手中的画笔落下来。就算重新捡起来,也感觉有东西随着画笔的笔触而晃动:在蓝色的大块颜色下晃出红色的影子。我无数遍检查我房间的每个细小的角落,结果无一不是一无所获。在那种环境中,除了烟,我还是想试试别的过过瘾。

  我用研磨机把颗粒撵成粉末,每一颗算是完整的有点像长毛的颗粒被撵成了不可名状的粉末,夹杂着一点黄白色晶体。我不知道那个叫什么,但是它的粘性按照说明书来说大概会给我的包装省不少麻烦。从里面把茎和杆从里面挑出来。这是不必要的东西。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sal。

  我暂时还没有上大学——不过得看ash,如果ash的美术学校上着是可行的话我也打算去。也得带上sal。听说大城市的男孩总会玩点特殊的,离开艾迪森公寓的生活我还真没想象过——虽然也快要和sal住隔壁了。远离地下室能打开窗呼吸空气的感觉还真令人怀念。

  地下室的东西也差不多打包好了吧?这周末看看能不能一次性搬完。

  撕下了像便签一般的卷烟纸做个滤嘴,我还是有点怀念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火烧烟草的味道。老实说我很讨厌大/麻,和最初的艾迪森茶一样,艾迪森茶大人们很喜欢,但是我不觉得味道很好。

  sal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逃避的人呢?

  这种刺鼻的味道对我来说并不好受。而且带着明显成瘾的气息,但是这种麻醉感好像能让人忘记暂时的烦恼……那种被监视的感觉。

  把纸折成m状再卷起来就可以了。Zig—zags的卷烟纸对我来说算是恰到好处。总是听到有人说卷烟是一门艺术,但或许我现在还没掌握——烟草从烟卷里漏出来,就好像我很喜欢在画纸上挥洒好像不要钱的颜料,sal的画作也是这样大胆,就像我们边甩头能边画出来的东西一样。

  像Sanity’s Fall一样。

  我看着一点点烟爬上刚刚粘好的烟卷,想起来sal会不会在这个时候做点什么蠢事?没有完全脱离儿童时期而还未完全迈入成年社会的人总会从中做点傻事。脱离了一些因为未成年的保护壳而感受到更多社会的欺骗,有的时候还真的比自己炸死的那只兔子还惨一些,但sal肯定不会这么做的——他可是sally face啊。

  我所有的大/麻都在树屋里。老实说我不想任何人知道我还在接触这玩意儿的事实 包括sal。他或许会觉得我是个懦夫,我是个瘾君子,我确实在和自己死活过不去的面子较劲。腾起慢慢烟雾的味道让我头皮发麻,阵阵晕眩好像熏出了那个藏在我心底的蜘蛛——还召唤来了更多的同伴布满我的皮肤,我的大脑,我的心脏。紧接着而来的是一种轻飘飘的快乐,好像无论邪教,艾迪森公寓的地下,还是搬家,未来的大学生活都能够得到解决一般席卷而来。

  “他们经历了那么多,最终应该有一个好结局的!”

  确确实实是这样的,对吧?

  但为什么总能听到罗伯森太太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呢?

  麻痹的烟雾在空中消散,伴随着虚假的快乐和真实的落寞。

  ……

  “所有鬼魂都失踪好几个星期了。”

  

  我是带着点疑惑的对着sal说的,但是确实也没什么办法。

  “奇怪,那也未必是坏事吧,也许他们终于升天了。”

  “不知道啊,总有点不祥的预感。”

  

  “像是皮肤下有东西在爬,后脑勺痒痒的,好像暴风雨前夕的宁静什么的,是那种感觉啊。”

  

  我对sal实话实说了,老实说我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感觉,如果是todd大概会去再认真改造什么发明或者以这个为基础继续思考,如果是Lisa就会让我好好收拾我邋遢的房间别让房间里又加了什么新的虫子,但是我莫名觉得sal会有和我一样的同感。

  “哈哼。”

  “什么?”

  “似曾相识啊,我近来也有这种感觉。像是四周有大雾,而在浓雾之后有东西在虎视眈眈。”

  “对对!就是那种!不管是什么,反正是公寓里来的,那你是回来看看还是怎样?”

  我没说错吧。虽然说我们是因为父母再婚而认的兄弟,但是我觉得和普通家庭那种同一个妈生的兄弟差别不大。

  sal答应了我回公寓看看。

  老实说我其实有点后悔的,最近那种监视的感觉越来越浓烈了,像是越来越多的视线对着我,紧盯着我,无论何时何地。那种压迫着我的感觉不亚于你在考场作弊而老师就在前面。有更多时候呼吸停滞了一下,而下一秒又恢复。

  我不知道那个东西的成瘾度如何,以及这个周末之后这种感觉能不能消失。虽然说不是经常抽的人不会有戒断反应的,但是那种飘渺的快乐有种让人陷进去的快乐,尤其是在这种布满画具的房间,捉鬼的行动。我不想放下sal让他冒险,多少得带上我一个。我只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像他说的,浓雾之后没有人知道是什么。

  “喂喂!Larry,那么快又来跟我要货吗?”

  “不,我不用了,Ray,谢谢。”

  我从思考中恍惚过来,我看着sal的脸——准确地说是义肢。我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总之我很慌张。他知道我抽这个了?他会觉得我是瘾君子吗?不安感从他蓝色的头发里透出,蔓延到我的脑海里。

  他下一句话会说什么?问我为什么会找他要货?问我为什么会接触这个?——我倒是希望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说到底如果他问我这是什么,我也没法撒谎。

  几分钟前他还质问我说不能乱动艾迪森先生的东西,现在真要我回答这个“花园”我还真答不上来。

  但是实际上他没有任何表情,我没看出来。他的面具总是能遮盖很多东西。欢笑,愤怒,以及泪水。

  “嘿,莫里森先生。”

  他没有说中我想象中任何一句话,他先和Ray打了招呼。

  就算这样,我还是看到了他打招呼的手下面,隐藏在黑色长袖下有一条浅浅的已经快要消疤的划痕。

  我看着他的手腕没有说话,也没有问他。就好像面具,或许我们只是需要一个时机来面对,或许是今晚,或许是之后。

  等这个该死的捉鬼事件哪天结束,或者这个周末我搬到他隔壁住。

  ……

  艾迪森公寓一切如常,没有鬼魂也没有邪教。

  这句话好像欺骗谁的笑话。

  sal说他约了ash,她是一个很酷的女孩,从任何方面。比起压抑着调查这件事情,我相信ash会对这个僵持不定的局面打开更多进展。

  我于是回到了树屋,准备着晚上和sal,Lisa和Henry他们的团聚。夜晚的树屋总是有种奇怪的阴森感,我不知道父亲留下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这里是我们共存的,仅存的回忆,但为什么又成为了调查邪教和鬼魂的重要根据?我想不明白,也不想知道。

  头痛与恶心缓缓袭来,我撕了一条卷烟纸在手上把玩。血液在身体里流淌,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埋在皮肤底下慢慢爬着,爬上我的肌肤,我的身体,我的肉,我的骨骼,我的骨髓。那种不适感越来越强烈,直到我的恍惚之中听到了那个熟悉而无比陌生的声音——

  “你想要帮你朋友吗,我是指sal?”

  

  罗伯森太太。

  我不知道她怎么知道这里的,但是她现在就是在这里。消失了不知道多久之后重新出现在我面前。

  “你想……”

  “今天晚上他们会行动。如果你现在能去灵界,或许一切还能够有转机。”

  

  灵界?

  “如果你没有做好死的决心也无所谓。”

  “但是,只有这个树屋,能够帮到预言中的那个小子。我只能做到试试看。”

  

  果然……

  “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能那么快乐?为什么我们不能和他们一样?”

  “为什么……那什么狗屁预言就预言中了我们?”

  罗伯森太太没有说话。她最后留下了一句“他们今晚就会行动”之后就离开了,像未曾有人来过,只有LarryJohnson在自言自语,在自己琢磨怎么和sal说,和其他人——Henry,Lisa,Todd,ash怎么说才合适。

  最终他还是决定只写给sal——他的遗言。

  ……

  他把手上把玩的卷烟纸用钉子当便签钉在了树屋爬梯的中间位置,他相信sal能看见的地方。

  然后他拿出了纸笔,拿出了一切他需要的东西,拿出了手机。

  ……

  “我知道你很难理解,对不起。”

  

  他工工整整地写下第一行字。火焰燃烧烟草的味道还没有那么明显。从黑夜中的树屋里可以看到淡淡的烟色,火焰燃烧烟草的香气是那么迷人,那么令人沉醉。像是要把一个人包裹在蜜罐里永远出不去。但是现在他还没有这种感受。

  阵阵头晕的感觉袭来,是刚开始接触的人会有的状况。他有点想吐,但是他还是忍住没有去玷污这一份仅存的回忆。

  

  “请不要怪自己,也不要讨厌我。”

  

        【什么对不起?你在说什么?】

  他的思绪已经开始被打乱了。他想要写下的是请不要讨厌我,也不要怪自己的。虽然他知道sal会理解他的意思。

  这是第二根烟。绿色的粉末撒了一地,似乎在等待一场大火将它们燃烧殆尽。但是Larry不会这样做。树屋的可燃程度自然可以把这里一切都烧没,包括他自己。

  但是他好像本来就在做这件事。

  他又想起下午看到的sal手上的疤痕了。           “有你在我的生命中出现是我走运,我不会

  

  

  

  比你再好

  

  的兄弟了”

  

  【你可别做蠢事。】

  他写字开始断断续续,这是第五根烟。他不知道这封信能什么时候结束,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完。万一他写到一半之后就已经离开这里了呢?透过烟一般的浓雾他看不到未来,看不到自己。现在的心情已经逐渐变得开朗开阔起来,他能看到这个时候的Henry和Lisa在准备晚餐,他能看到sal在几条街外的路上准备收拾收拾和晚上的他们团聚。他看到todd已经上完课回来,拾掇拾掇已经改装好的吉他准备递给sal。一切都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着。

  除了他迷失在快乐的烟雾里。而在这份本来快乐的烟雾里却好像泪水已经蔓延了整个大脑,挤开了多巴胺的快了因素分泌,让他的泪水流下来。

  晕开了部分字体,他继续歪七扭八地写着英文,像最开始那个在地下室的邋遢懒汉。

  

  “我知道你会

  

  大有作为的。

  

  你会生存下去,继续和黑

  

  暗对抗。

  

  【别闹了Larry,不好笑。】

  他会害怕说sal觉得他是个懦夫的。真可笑。明明当时安慰sal说,谁不喜欢你啊你可是sallyface的人是他,喜欢sal不知名画作华丽色彩的人也是他。但是最开始崩塌的角落也是他。他已经从快乐中脱离开来,已经从烟雾中望到了未来,也望到了过去。麻醉地不知道撒开了多少的烟草,烟雾扩散蔓延出树屋,远看像没有火色的火灾。他看到Henry和Lisa结婚的时候sal的丸子头,当时自己穿着绿色的衬衫多么英俊。他们见证了各自父母的婚礼。那一刻无比幸福。而此刻像是指引着他迈向深渊。

  

  “它很接近了。

  

  我听到他在

  

  我的脑中低语。

  

  而且愈来愈大声,我要他消失,我

  

  受不

  

  了了。我没你坚强。”

  

  【喂。】

  【Larry?】

  这是唯一一句他对现在状况的评价了。他撕碎了所有能用的卷烟纸,包起了所有能磨碎的绿色植物颗粒。但是那种感觉还是没有消失。那种从烟雾的深处凝视着他,他的所有动作,他的手,胳膊,肩膀,脖子,脸。从他的双脚到他的裤腿,到达他的sf上衣再穿过阻碍到达他的口腔,肺部,流入血液循环到达心脏,重创他的神经。他再一次感受到了恶心呕吐。他太过了。过得不记得回家的路了。在这条道路上一直走着,他的所有恶心与凝视监视感被化作自己想要自尽的欲望。有谁能够救救他吗?没有。他还记得自己地下室还没有完成的画作,那幅画上面的天蓝色那样耀眼,而他现在眼前也只剩下天蓝色。

  如果这个时候眼睛里倒映的是天蓝而不是血红,那大概也算是安乐死了吧。

  他没有想通任何东西,他重新看到了他和sal相遇的瞬间,那个时候他给sal介绍了sanity’s fall,他们一起很愉快地甩头,可是那些都不复存在了。他想要死亡,他渴求死亡。在无尽的白色与红色之间,天蓝色慢慢从他的手中溜走。他总是害怕一切会被失去,他极尽全力想要顺畅地写英文,于是写下了一句话。——

“我爱你,SallyFace,一直都是,那边见。”

  

  【嘟……嘟……嘟……嘟……】

  他很聪明,在不好好读书之外,他在这方面尽然会是出乎意料的聪明。他知道毒吸多了肯定会死的,而且是一次性的。从某种意义上为了拒绝Ray,他甚至只是每次去拜访的时候好心接收了他给的货。全部囤在树屋里没有使用。今天他都用上了。

  

  “Larry”

  他最后的落款。

  

  从某个角度来说,一个幼年因为杀死兔子而进入少管所的人,甚至因为这件事失去了父亲,他可以选择完全的自暴自弃,继续做那个在地下室生活,有自己热爱的邋遢汉。那样的生活一点也不差。

  但是他在面临自己的伙伴和未来的时候选择了作为他所恐惧的东西——曾经Megan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被吓了一跳,如今他已经不会被自己的状态吓到。他能够为了伙伴,为了兄弟舍弃自私,他的勇敢并不单一,但是这并不阻挡他去爱,去以勇气面对前方的磨难。

  少年的灵魂迷失在白雾中,消失在那个树屋里。

  然后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END

  

     

  

  

  

  

  

  

  

  

  

鸟几birdji

最烦养猫的小情侣了∠( ᐛ 」∠)_

最烦养猫的小情侣了∠( ᐛ 」∠)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