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amuel

4961浏览    177参与
HEYAN
2019了我还在嗑山雷sam叔...

2019了我还在嗑山雷
sam叔叔是我叔控启蒙了我好爱他😭😭😭这张搞了好多天我好菜

2019了我还在嗑山雷
sam叔叔是我叔控启蒙了我好爱他😭😭😭这张搞了好多天我好菜

Anlin
还要多久才能再见到

还要多久才能再见到

还要多久才能再见到

Anlin

看到你安好就是我最大的心安❤️❤️

看到你安好就是我最大的心安❤️❤️

Anlin

Hoping you can be stronger,I will stay with you.

Hoping you can be stronger,I will stay with you.

Anlin

我也没有办法(>﹏<)真的真的太太太太可爱了,samuel!

我也没有办法(>﹏<)真的真的太太太太可爱了,samuel!

Blue Caterpillar

【RL多cp预警】NEW YEAR SERIES

※多cp预警!各种冷热cp杂烩,不喜勿进,谢谢配合
※或许有各种语法错误,请各位小天使捉虫
※逻辑私设求不打
※文中斜线表示无意义
※好的祝大家新年快乐。

↓↓↓↓↓↓↓↓↓↓↓↓↓↓↓

【炼金骨科】※Childhood※

那其实是他们小时候的事情
七八岁大的年纪,除了纯粹的喜欢什么都不在意
基于长辈们都执著于对炼金术的研究,年幼的William和Aldous只能想些可供自己玩的游戏来打发十九世纪初的枯燥生活,而作为哥哥,出主意的权利自然掌握在William的手里,
“Aldous,我们来玩家家酒吧,你做花嫁,我做新郎”
“我才不要玩这种小姑娘家的游戏!”Aldous从那个时候就觉得自己的哥哥的情商真是...

※多cp预警!各种冷热cp杂烩,不喜勿进,谢谢配合
※或许有各种语法错误,请各位小天使捉虫
※逻辑私设求不打
※文中斜线表示无意义
※好的祝大家新年快乐。

↓↓↓↓↓↓↓↓↓↓↓↓↓↓↓

【炼金骨科】※Childhood※

那其实是他们小时候的事情
七八岁大的年纪,除了纯粹的喜欢什么都不在意
基于长辈们都执著于对炼金术的研究,年幼的William和Aldous只能想些可供自己玩的游戏来打发十九世纪初的枯燥生活,而作为哥哥,出主意的权利自然掌握在William的手里,
“Aldous,我们来玩家家酒吧,你做花嫁,我做新郎”
“我才不要玩这种小姑娘家的游戏!”Aldous从那个时候就觉得自己的哥哥的情商真是幼稚到可笑,有时他真的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亲兄弟,但就算不是,又有谁在乎呢?这世上还会有第二种比他们兄弟二人之间更深的感情吗?就当时而言根本不可能。
“为什么每次都要我当花嫁?”被强制参与游戏的小Aldous不悦地抱怨着,而小William正在为他的发髻上别一朵月桂花。
“因为Aldous要比我漂亮多了呀,花嫁都是最漂亮的呢!”
这句话让小Aldous不禁红了脸颊,
“才不是啊,大家都很喜欢William,可他们都不喜欢我,”
“但我喜欢你呀,”William折完最后一朵花,把桂树花冠戴在Aldous头上
“全世界我最喜欢的就是Aldous啦,就算是长大了,也绝对不变!”
“你说的是真的吗?”Aldous抬起头,微带泪光的眼眸里映出整片海的蔚蓝
“当然啊,当哥哥说话的一定要算数呢,我们一起喝掉这杯酒,就永远在一起吧。”
“那你先喝吧。”
“好啊。”
William端起手中的柳橙汁一饮而尽,“你看,一点都不剩!”于是年幼的Aldous也端起了杯子,与William手中的空杯碰杯。清脆的响声荡漾在整个战争临近的苍白的天幕之下,那时的记忆,纯粹,美好,令人疼痛到悲伤。
回忆终止在地下的炼金室里,
“Brother,you first.”
William看着他情感同灵魂一同腐朽的弟弟,没有一丝犹豫地喝下了elixir.
“You will be alive soon.”Aldous拿走了箱子,永远地走出了Vanderboom府宅的阴影。

【James&Mary】※Rose and blood

“There is a lady who pass my street…… ”James坐在院子里对着树苗思考着古怪的十四行诗,Vanderboom家的文笔可不应该是这样邋遢的作风,他苦恼地抓抓头发,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悄然来到他身旁的的女郎。“Can I sit here?”女郎的声音如同日光一样温暖。“Oh,dear Mary,for sure,if you like.”他脸涨得通红,就像秋日里树木的叶子。突然而来的幸福让他有些惊讶,片刻尴尬的沉寂后他迅速摘下院子里最漂亮的那朵玫瑰送给她,沾染着玫瑰赤红的颜色,他毫不犹豫地写下那句深藏已久的话,“Will you merry me?”她幸福地微笑,依在他的肩上。没有人看到过血迹的流淌,死亡早已成为炼金术师的玩笑。

【Doorbat&Harvey】#elevator

Harvey觉得厌烦,
夜晚本来应该是用来看星星的
他依旧怀念着那些古老的岁月与自由的时光
那时他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故事,例如Emma对儿子的思念,例如Jacob对母亲的感怀
至少他不用像现在这样拿着匕首还要保持微笑。
这是件刺激而又无聊的工作,他无奈地抱怨。
“今天也和往常一样?”那个门童照例询问他
“是啊,一样无趣。”他干脆点了根烟。
起初他真的不知道Doorbat还会聊天,毕竟蝙蝠先生在白天总是一副没睡醒的愠怒状态
他也不怎么乐意和有起床气的人攀谈
直到他接手了这种工作
嗯,生物学家是对的,蝙蝠是夜行动物。
“今天外面的风很大,你最好去关个窗户,”
“Well,bat,谁还会去关心窗户?”他晃晃手里的刀子,一脸好笑地看着门童
“但你应该去。”Doorbat眼睛里闪着奇异的萤火,让他有点瘆得慌
“Fine,Fine,我去就是了。”Harvey悠悠地转回大厅,窗帘被晚风吹起波浪,他压好玻璃上的转轴,眼前对上夜空里的流星。“Oh my god.”他突然有一种想流泪的感受,“那景色简直美极了。”他忘记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停下来欣赏夜晚,欣赏星空。世界像颗盛满光点的玻璃珠,他从内心深处赞颂。
然而美好易逝,那道光束在眨眼间已经消失了,乌云遮住了月亮,一切只剩下一片黑暗,无尽的黑暗,
Harvey站在那里,默默咀嚼着回忆,衣兜里有沉重的东西硌着他得手,他只剩下了叹息。
当他回到电梯口时,DoorBat已经点亮了蜡烛,“Good luck。”他把迷迭香放在服务生的上衣兜里,接近心脏的地方。那是属于鸟类的温度,可他早已放弃了吸血的古老追求。
“I will wait for you.”
“Thanks.”
拥有简单的话语就已经足够。


【兔鱼邪教】※sugar
“Hey,bro!”Jacob十分郁闷为什么会在母亲的祭堂前看见David,他对这个小自己十岁的浪荡弟弟没有一点有用的回忆,更没有一丝好感。Eilander家族一向视规矩如警条,谁知道在这种压抑的生活里还能培养出David这种活宝。“What are you doing there?”“Eating breakfast,as you see~”在母亲的灵像面前吃早餐开玩笑?如果不是因为十几年不见而生疏了的原因Jacob真想狠狠地打这个混账弟弟一拳,母亲在他们眼里到底算什么?他恨恨地握拳却又放下。“哦,我亲爱的哥哥,”“你想要什么?”“我感觉我的血糖有些低,给我些糖什么的吧。”“真拿你没办法。”Jacob绷着脸给他采了浆果与蜂蜜,“Dear brother,”倒满最后一杯糖浆后他无奈地问:“你还有什么事吗?”“Have you eaten breakfast?”“No?”“哦~”,他看到那个小混蛋不怀好意地笑了。唇上突然燃烧起的温度让他猝不及防,紧接着一颗浸渍枫糖的树莓从唇齿间推进了他的嘴里。“Have a nice day~bro~”恶作剧的家伙留下一个恶作剧一样的吻,只剩下Jacob一个人仍在错愕中慌张,“It's too sweet.”他的大脑里只剩了这一句话。


【Samuel&Albert】※violin
“音乐是最美好的,我的孩子。”Samuel抬起头望着母亲,悉心听着母亲的教导
“一切事物在音乐的感化下都将变得美好,无论是黑暗或亦是别的什么,光明最终会照进每一个人的心房。”那么对他也是一样吗?Samuel的思绪飘向远方,飘向他的弟弟Albert。自从那次蜜蜂事故后Albert几乎整日在房间里不出来,除了Mary天天为他送饭外他谁也不见,而Samuel从母亲的愁容里明显看出了Albert的情况。面孔撕裂的疼痛混合心脏破碎的哀号,Albert已经失去了哭泣的权利,他的嗓子早哑了,只剩下了阴冷与孤独。Samuel和Emma曾试过向他道歉,可无数次的祈求最终换来的只有沉默,死一样的沉默。有时他真的害怕,万一有一天他的弟弟真的死亡在自己的压抑里那该怎么办,他将永远不能原谅自己的过错。“妈妈,如果一个人真的放弃了一切该怎么办?”“Samuel,没有人会真正放下这个世界,他们心底有着不曾挖掘的情感,只是你不曾尝试。”Mary的眼神飘忽到那扇紧闭的门,口中的话语欲言又止,“Samuel,用你的琴声去唤醒感动吧,一切憎恨,厌恶,误解,都会在乐曲的涤荡里涣然冰释……”母亲的话在他脑中久久地旋转,他无数次刻苦的练习,琴弦在他的指上割下无数道伤痕,这一切他都不在乎,他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练好那首曲子,他要拯救他的弟弟, “Samuel,妈妈在找你,” “可是……” “Samuel,你是家里的长子,是Vanderboom最后的希望…”“但是妈妈……”“你必须去要承担起整个家族的责任,小提琴已经占用你太多时光了……”“不!妈妈,Albert他……”“孩子,你无权选择。”他在母亲的眼里看到了无尽的哀伤,“……Ok,I will……”命运无情地剥夺了他的练习时间,即使他最后终于把那首曲子拉得娴熟,
“It's too late.”他在死亡前最后看了一眼世界,看到Ida,看到妈妈,看到恶魔离去后破碎淋漓的血液与足迹,“DAD!”他听到Leonard嘶哑的哭嚎,
“That tune sounds beautiful.”


【Harvey&Laura】※season
“Wall is white,shadow is black.”
“What color am I?”
金发女郎倚在窗前,微笑着逗弄着笼里的鹦鹉
这小东西很有灵性,不时地会叼起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的浆果或是闪光的小金属片送给她。
“You are so cute.”她快乐地笑了,像个获得糖果的孩子
“Harvey,You always know how to make me happy.”她打开笼子,让鹦鹉待在肩上。
Harvey则用喙梳理着她那近乎孱弱的金发,
磁带的音频带在录音机里悠悠地转,记忆里的曲子像流水一般浮现
“Please keep her company.”红发的通灵者无声地在Vanderboom的谢幕里叹息
“I will.”他如是说
“I will be with You,Laura.”他伏在她肩上拍了拍翅膀,然而她却再也没有回答,窗上的投影变成了恐怖的黑色,他却只能眨眨眼。
“I will be with you.”
“Even though you have killed me.”


【主宠】※Faithful
“是什么让你如此忠诚?Harvey?”Mr.Owl在一次灵魂出逃意外后裹着纱布询问裹着更多纱布的他。
“Laura.”他毫不犹豫地说出那个名字
“Only for her?”
他沉默了,在Mr.Owl面前隐瞒完全是自欺欺人。如果仅仅是为了Laura,那曾经的那一个世纪又算什么。“I don't know.”他实话实说。
对于复杂的情感,他的鹦鹉脑子实在难以理解
“HAHAHAHAHA…”眼前的人笑了,形如猫头鹰的黑影在烛光闪烁间若隐若现。
他觉得脑袋更疼了,迷迷糊糊地,他想起了那个十二岁的少年,那个曾让他惊喜欢快的拥有棕红色头发的少年。记忆里的金雀花香朦胧了他的的双眼,“His name is Jacob.”Caroline破碎的声音在他耳边回旋。
The past is never dead,It's not even past.
“Fine,Jacob.”疼痛让他烦躁,他干脆直呼其名。
“Because of love.”


【Frank&Albert】※Butterfly
他长得确实好看。
这是Frank平等地与Albert坐在同一张桌子旁时的一个诡异的感想
Frank自己都被这个感想吓了一跳,他怎么能觉得魔鬼好看,还是一个几乎杀了全家人的恶棍。
但他不可以拒绝事实。除了被命运折磨到苍白的发髻与更为瘦削的脸颊,他实在看不出自己的舅舅与罪恶的十九岁那年有什么区别。包括那颗黑暗隐晦的内心,真是一点也没有变。
“Al,”他轻轻地唤他,就像小时候那样,母亲的教导让他从小彬彬有礼,他笑着去帮Mary祖母浇花,帮Samuel舅舅安装表盘。但对于Albert,他却用了比他人更为亲昵的称谓,他总是叫他Al舅舅,即使后者从始至终都不曾对他露出可以称作“微笑”的面容。但他知道Albert也喜欢着他,那些曾未被别人见过的蝴蝶标本,只有他可以去和他一起观察,思考。不言其他,光基于这一点,他非常喜欢去找Albert。即使这让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十分的不解。“Frank!过来!”Emma急促的声音把他硬生生地拉了出来,“我有没有说过不许你去找那个疯子?你为什么又不听劝?”“但是妈妈,Al舅舅不是坏人……”“Shut up!Vanderboom家从来没有像他那样的恶毒之人!”这些话往往说得很大声,像是故意要让某个隐藏在面具背后的家伙听到似的。年幼的Frank在门廊的拐角处回了回头,他那如卡申夫夫人一样的舅舅站在门后的阴影里,一动也不动。
再后来的事他也不愿回忆了,总之他已经在井下呆了近20年,感谢那个作为生日礼物的泰迪熊,起码它在冬天还能给他一丝的温度,就像Albert从手掌处传来的体温。滑稽的是人们都说Albert是个冷血动物。
“What do you want to say?dear sweetie?”Albert从生锈的喉咙里划出一句讽刺的甜蜜,
桌上的棋盘已经走到最后一步,他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Why we must do that?”Frank突然放下了手里的国王,带着奇异的微笑望着他
“Don't play with your prey.”Albert皱了皱眉,突然改变的气氛让他有些不适,他紧惕地看着眼前的外甥,犹如一条即将亮出毒牙的蛇。
“Al舅舅,他们还需要一个祭品,”
“我知道。”
“如果直接用匕首停止蝴蝶的翕动难道不是太可惜了吗?”Frank解开了衬衫的第一颗扣子
“你要干什么?”他突然间开始慌乱。
“我更希望拥有一只只为我一人扇动的蝴蝶呢。”
“所以Albert,在你死亡前的最后一刻,为我跳起卡申夫的舞蹈吧。”

●PS.卡申夫是一种皇蛾阴阳蝶的品种(感觉就是翅膀不一样的蝴蝶……)

【Arles's room】※burial
他又回到了这里,带着被子弹刺穿的躯壳
这里是阿尔勒的房间,像个骗局一样只有二维的错影涣散
他不知道自己曾做过什么,却发现鲜血弄脏了地毯,
很好,等他那个吝啬小气的混蛋朋友回来又免不了一场吵架了
他从桌上拿起苦艾酒往嘴里倒了一口,却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味觉。
然而他感觉不到疼痛,他已经麻木。
他坐在那个角落,用空洞的双眸看着一切物件
从床边挂着的《Eugène Boch》与《Milliet》,到柜子上正热烈开放的向日葵
多么具有艺术性的一生啊,他突然难过得想哭,
他挣扎着要起来,他扑向镜子,他要看看这世界最后那个悲惨到艺术极致的模样。
“多么荒谬啊Vincent!“他惨惨地笑了,那镜子里什么都没有,连影子都没有。
他试图去挽回过错,然而麦田里被枪声吓跑的乌鸦再也没有回来过。

●PS.《Eugène Boch》《Milliet》即Arles房间里的两幅人物画作
         em……关于这篇大家可以先搜一下梵高的简介再理解更好

【鹰/鸦】※Happy New Year
“礼花声真的很吵啊,”乌鸦先生笑着摇了摇头,
人类还是依旧的有趣,从十九世纪到现在仍然未变。
“你不喜欢节日?”Mr.Owl优雅地吐了个烟圈,满带微笑地望着他
“我仅仅是不喜欢吵闹。”Mr.Crow端起手里的咖啡,自然地咽下一口醇香后他不悦地开口:
“你是故意的吧?”
他从猫头鹰略显失落的眼神里看出了他的小阴谋。
很久很久以前Mr.Owl问过他同样的事情。那时候他们还都是少年的模样,也有着少年的热情与天真。他记得自己当时态度极其坚定地说了“YES.”结果最后玩的最疯的却是他自己。这件事在那段岁月里给他留下了一个极大的笑柄。现在的他可不会重蹈覆辙。他为自己的睿智而满意快乐。
“为什么不愿意帮我补全这个笑话呢?Dear friend?”
“如果有人想把你戮杀全家并把他们做成菜吃掉的事情当成笑话讲你会是什么感受?”
“我敢打赌我是第一个笑出来的。”Mr.Owl对他眨了眨眼睛,得意地吹着口哨。
“你可真有艺术细胞。”Mr.Crow从内心里深深地表达出对老友恶趣味的恭维。后者却真心地摆出了一副颇受嘉奖的态度
“我还真说不过你。”他翻了个白眼。
“WOW!”楼下的惊呼声鼓掌声突然响起,窗外映出的天幕流光溢彩
Mr.Crow颇为惊讶地看着Mr.Owl,
“你还安排了焰火表演?”
“是Harvey极力要求的,作为上司,适度满足一下员工的愿望是应该的。”
“平日可不见你这样善良。”
“那是自然。”
焰火的声音遮住了两位老友的调侃,
极度绚烂的天幕点染时光的色彩。

Though we know,
The past is never dead,It's not even past
but,the New Things will be there,waiting for our encounter.
This is a new year,just show our best wishes to ourselves and others
And now,
Let's just sing a song for the best love for them together.

HAPPY NEW YEAR FOR EVERYONE!

【FIN】

祝锈湖各位新年快乐!
可不可以请求大家在评论区留祝福呢(´▽`ʃ[【你这人…】
祝各位万事大吉!

摇曳鳗

也是半夜聊天产物

正常生活世界+性转

大胸时尚icon和长腿芭蕾舞演员

ooc预警

也是半夜聊天产物

正常生活世界+性转

大胸时尚icon和长腿芭蕾舞演员

ooc预警

_feieryaaa

被三木弟弟圈粉,从去年到今年真的长大了好多

被三木弟弟圈粉,从去年到今年真的长大了好多

摇曳鳗
又是这个人 @作死买床 点的2...

又是这个人 @作死买床 点的2333

跳跳虎Sam和瑞比兔小黄鸡

一不小心画的有点年轻了

背后文字机翻警告

又是这个人 @作死买床 点的2333

跳跳虎Sam和瑞比兔小黄鸡

一不小心画的有点年轻了

背后文字机翻警告

摇曳鳗
是拖了一年的Sam,各种事情。...

是拖了一年的Sam,各种事情。。。

因为设定是半龙,所以没有很大的鳞片,是火土双系!

持续 @作死买床 

看他写的龙电电呀!

有木有约稿的,救救吃土女孩

是拖了一年的Sam,各种事情。。。

因为设定是半龙,所以没有很大的鳞片,是火土双系!

持续 @作死买床 

看他写的龙电电呀!

有木有约稿的,救救吃土女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