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chneider

2076浏览    158参与
tuncoco
相似性 (动作有参考

相似性

(动作有参考

相似性

(动作有参考

烟川

和朋友做了维尔汀和斯奈德的流沙同人周边!本来说好是做流沙麻将,但因为我们这车的团长在和厂子沟通的过程中出了点乌龙,最后成品不是流沙麻将(厚度至少8mm)摆件,而变成了流沙杯垫(厚度5mm)。

因为从流沙麻将变成了流沙杯垫,下调了$价,数量每种35个左右。

虽然做了50套但因为我自己先拿走了7套,主催和画师也拿走了几套,所以只剩这么多,欢迎各位随意×

🔗↓平或者最后一张图

和朋友做了维尔汀和斯奈德的流沙同人周边!本来说好是做流沙麻将,但因为我们这车的团长在和厂子沟通的过程中出了点乌龙,最后成品不是流沙麻将(厚度至少8mm)摆件,而变成了流沙杯垫(厚度5mm)。

因为从流沙麻将变成了流沙杯垫,下调了$价,数量每种35个左右。

虽然做了50套但因为我自己先拿走了7套,主催和画师也拿走了几套,所以只剩这么多,欢迎各位随意×

🔗↓平或者最后一张图

烟川

【情人节斯奈德中心向24h/23:00】《The Last Three Hours》

◎原定的贺文越写越长收不住没写完,打的小段,对不起我丢脸了。

◎或许是维尔汀×斯奈德,左右有意义。

◎下一棒@=Delay= 


那三个多小时里并非什么都没有发生。

三个小时能做什么?准备一桌丰厚大餐、把堆满杂物的大厅布置成油画中宴厅模样、摆上蜡烛、准备香氛、或许还来得及餐前祈祷——前提是那个红羽毛女孩愿意。

维尔汀不是个多话的人,她不否认自己喜欢想很多,那些心思复杂多变,不算多余,但在大多数时候总不值一提:比如无能为力的怜悯,它们对箱中箱外的人类毫无价值,对维尔汀自己呢?些许自我感动?依旧毫无价值。

她方才睡了一觉,效果不佳,挂表上分针才过了半圈,手提箱内...

◎原定的贺文越写越长收不住没写完,打的小段,对不起我丢脸了。

◎或许是维尔汀×斯奈德,左右有意义。

◎下一棒@=Delay= 


那三个多小时里并非什么都没有发生。

三个小时能做什么?准备一桌丰厚大餐、把堆满杂物的大厅布置成油画中宴厅模样、摆上蜡烛、准备香氛、或许还来得及餐前祈祷——前提是那个红羽毛女孩愿意。

维尔汀不是个多话的人,她不否认自己喜欢想很多,那些心思复杂多变,不算多余,但在大多数时候总不值一提:比如无能为力的怜悯,它们对箱中箱外的人类毫无价值,对维尔汀自己呢?些许自我感动?依旧毫无价值。

她方才睡了一觉,效果不佳,挂表上分针才过了半圈,手提箱内景似乎与她清醒时没太大差别。苏芙比把大厅一角改造成了临时炼金台,快马加鞭从宅邸送来的瓶瓶罐罐绿的黄的堆了满桌,包括卡森先生在内,周围凑着三四个大人,忙活手上清扫工作的同时都忍不住多看两眼哇哇嚷叫的大小姐。

不同之处也有,星锑和X加入了苏芙比的炼金小组,APPLe也漂浮在大锅上头指指点点,不时被烟雾呛出两声咳嗽。

不必多想,十四行诗八成在指挥救灾,其他基金会成员会做的事也八九不离十,她这么胡思乱想观察每个人的举动其实也就一个原因。

她没看到斯奈德。

维尔汀下意识摸了摸内衬夹层中的褐发,她也说不清自己怎么鬼使神差把它带上了,要作为斯奈德趁她睡时不经允许擅闯私房的证据吗?她心知自己和斯奈德关系微妙,远远不到能开这种玩笑的友情程度,而如果不是友情,那一切就更怪异得多。

约莫在原地站了有5分钟,意识到这样沉思只是在无端浪费时间的司辰才迈动脚步去了箱子外面,她想斯奈德可能在林中散步,因为橘子园也有很多树?

扰人心烦的声音在维尔汀心中毫不留情地嘲笑起她。

「你一想到她就会困惑成这样,大失方寸,简直像升上高中后第一次见到短裙拉拉队的小屁孩!怎么,突然想起今天是情人节了?」

维尔汀耐下心听了两句,发现它这次纯在说没用的废话也就立刻不在意了。她和斯奈德都并非他人随便两句就会改变想法的人,说她妄想也好,她总之是想凭借直觉去林子里看看。

世界倘若是一部小说,前后总会有些对应关系,可能不那么巧妙,但总归是有的。

这种直觉曾经穿透无数石墙让维尔汀听见斯奈德呼唤姐姐的声音——她也就听过那么一次,斯奈德平常说话老不着调,透着种刻意为之的诱惑与讽意,唯有那次像个再平常不过的妹妹,担忧都渗进尾音里——如今直觉再次引她看到那两个褐毛脑袋凑到一起,她下意识放轻脚步不想惊扰她们,然而不知道是踩到哪根枯枝,斯奈德还是立刻扭头望了过来,满头蓬松褐发跟着这突然的动作蹦跶了两下。

如果把人比作猫犬,那就很有既视感了。

玛丽安作为斯奈德的姐姐,从长相就比妹妹成熟许多。可惜重塑之手和暴雨让她面上的惊恐阴影挥之不去,不然简直就像长大后斯奈德的翻版一样。

斯奈德踱到了维尔汀身边,她只抬头打了个招呼又继续跪住了,双手合十,悲痛的脸越看越不像分明亲生的妹妹。

这里刚才有很多尸体,玛丽安在给他们祈祷。

斯奈德口气轻松,她还有空伸手去拍维尔汀肩膀,打趣老爷终于睡醒了,还在发现那根头发后沉默一秒,夸张地发出声毫不遮掩调笑之意的长音。

这是一种失误。

维尔汀努力忽略脑中同步爆发的小声,她应该早知道斯奈德喜欢动手动脚。不是贬义,可能是性格使然,或者后天培养的?她那些不恰当的话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归根结底,她太不了解她。

至少她注意到斯奈德膝盖沾着泥土了。

“你也一样吗?”

“哇哦,老爷您也喜欢眼神乱瞟吗?”

斯奈德吹了声口哨,这次没奏效,维尔汀直接低身给她拍干净那些焦土,倒让她看着有后退半步的架势。

“太突然了,老爷,嗯哼,暴雨前陪陪家人,有什么问题吗?我以为您是来祝我情人节快乐的?”

或许她们都得了嘴上或行动总得有项不服输的毛病。

以前维尔汀没想过要改,不过今天可以是特例。

“……我可以帮忙。”

“已经迟了一天,情人节的事下次再说。”

嗯——还是算了。

tuncoco
[斯奈德中心向24h/13:0...

[斯奈德中心向24h/13:00]

yeah


上一棒:@一只鸽子玖 

下一棒:@药食 

[斯奈德中心向24h/13:00]

yeah


上一棒:@一只鸽子玖 

下一棒:@药食 

tuncoco
snd 什么叫黑帮老大的魅力啊...

snd 

什么叫黑帮老大的魅力啊。。。。

snd 

什么叫黑帮老大的魅力啊。。。。

烟川

《The day out of date》(维尔汀×斯奈德)

◎标题左右有意义

◎完全维尔汀视角注意

◎精神发癫产物,我恨你,问问问哥


“把你的屁股往左边挪一挪,对,就是扶手上沾了褐渍的位置。别担心,那不是什么醉鬼的呕吐物,只是个输得精光的可怜虫流下的虚伪眼泪。他三十分钟前试图从厕所逃跑,而你左手边那位重塑的西装先生很宽容大量地请他喝了一杯。你也想来一口吗?把哈瓦那辣椒籽、曼德拉草茎块和颠茄叶细细磨成粉,混合曼陀罗精炼提取液和一点点酸柠檬汁,冰勺提拉……别不耐烦,宝贝,我全心为你考虑呢,坐在这里没人会来打搅你看心爱的女孩,喏,她来了。”

脑内的声音喋喋不休着,维尔汀只分出一小半的注意力去听它。1928年的瓦尔登湖酒吧看起来与一年后那天别无二般...

◎标题左右有意义

◎完全维尔汀视角注意

◎精神发癫产物,我恨你,问问问哥


“把你的屁股往左边挪一挪,对,就是扶手上沾了褐渍的位置。别担心,那不是什么醉鬼的呕吐物,只是个输得精光的可怜虫流下的虚伪眼泪。他三十分钟前试图从厕所逃跑,而你左手边那位重塑的西装先生很宽容大量地请他喝了一杯。你也想来一口吗?把哈瓦那辣椒籽、曼德拉草茎块和颠茄叶细细磨成粉,混合曼陀罗精炼提取液和一点点酸柠檬汁,冰勺提拉……别不耐烦,宝贝,我全心为你考虑呢,坐在这里没人会来打搅你看心爱的女孩,喏,她来了。”

脑内的声音喋喋不休着,维尔汀只分出一小半的注意力去听它。1928年的瓦尔登湖酒吧看起来与一年后那天别无二般,叠叠绿色钞票从名为人手的枝干上生长出来,喧嚣噪响更胜狂风,吹卷得“绿叶”唰啦啦舞动,不竭余力去张扬自身存在。

如此金纸密林不知数百倍热闹于德鲁伊的应许之地,案板上的价值恐怕也是远远超出许多。维尔汀坐在逐渐升温的新鲜油墨味儿中间,微微拉低帽檐。她没看到槲寄生,或许站在哪个安静角落,或许没来。纵使身为司辰也不尽然了解历史的一切,说到底这也不过是人为冠名的称谓,就像有人称她为救世主,她一方面的确对自身有如此期待,却又自知当下她只把握得了接下来会看见谁的脸。

密林的太阳熄灭了。

救世主从融入黑暗的帽檐阴影下抬起脸。思绪的空白期,她留下三次眨眼、五个呼吸,随后任由人造灯光与其中刺目的一抹红充盈视界。

枪声刺破凝滞的空气,身披红羽的女孩带着微笑出现在舞台中央。她步子迈得轻而缓,翻领小皮鞋踩过绒毯的簌簌碎响更似擦燃一根引线,登时密林化为火场,男人们过量的亢奋与贪欲都变作三四闲话喷射而出。

斯奈德显得满不在乎,她还微昂着头,指尖扣在冒烟的枪口小幅度敲击着,视线一转即逝地扫过看台上每一个人。

维尔汀径直迎上她的视线,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位相隔71年的女孩。

“1928年不知日月的这天,华尔街正一步步登上人间天堂的地位,凡野心者皆东行重做淘金客,不可动摇的股市大厦已在新大陆深深扎根,人类与神秘学的命运从未如此紧密相连,亲如手足。对所有人而言,美好新生的希望仿佛就在明天——”

从面庞到下颌再到腰腹,斯奈德裸露的肌肤都笼着白光,这让她看起来更像一只苍白的鸽子了,胸襟前的羽毛也是染血的模样。

“这是一场蛉虫的求生表演。”

……

…………

………………

手提箱内的气候变化总是无常,有时清晨万里无云,傍晚便下起雪来,过会儿又都放了晴。

芝加哥二月份的冷风灌不进神秘学家小窝,但来自西西里岛的柑橘花香无孔不入,它们融于空气如白糖融于水,初时尝起来极淡,踌躇半晌,就再难以感知除此之外的味道。

维尔汀意识到自己浸泡在柑橘花香中有段时间了,她还坐在静室靠椅上,习惯性翘搭着右腿,半张脸侧埋入软垫,纤维细绒挠得她稍觉发痒,却暂时没有起身的意思。

和羽毛搔动手心的感觉差不多。

司辰的眼睛再次眯起来,不大习惯地抓过桌上礼帽,让帽檐重新投下一片安宁。

清醒时她记得她是戴着帽子的,不过既然斯奈德来过了,她也就没必要纠结这一点。

脑海里的声音已经完全听不到了。维尔汀说不准它让自己看到过去的斯奈德是何居心,上次她在迷蒙中亲眼目睹幼小西西里人信仰的崩塌——实际上她一直很怀疑斯奈德是否真的相信过神明。她的家人显然虔诚务实,当玛丽安祈祷时,她那与斯奈德有八分相像的面容都浸染上可怜忧愁的苍白,恍然看去与圣母像都仿若无二。

……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想。

圣母像并不会感觉到痛苦,而她、他们是要真实地死了。祈祷的话语维尔汀没有听进去两句,斯奈德就半蹲在玛丽安身边,双手虚扶住家人颤抖的肩。在侧背后的角度维尔汀看不清她的表情,大概、只是大概,就像永恒高地轰然垮塌的那会儿一样,毫无由来地,维尔汀“看”到她面无表情的脸。

某种愤懑仇恨的火焰并没有从她眼中消失,它们被另一种鲜红的光挤占去了深处。红光热烈地跃动着,哪怕是维尔汀见过最艳丽的玫瑰都不足以用来形容它,它没有那么柔和、它更类似滚烫的血、它应该出现在新闻登载的超新星爆发绘图上,她回过头来一言不发,为什么?

“……你又让我看见过去了?”

“不、亲爱的,别如此多疑。你对她魂牵梦萦、你对她满腔疑问,难道不是你太想见她了吗?”

维尔汀不再应答。她捻起领口一缕褐发放在桌上,站起身来扶正帽檐。小憇前她已换好衣装,拍平几道褶皱就能出席接下来的宴会。

她的确该见见斯奈德。维尔汀想。她们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谈清楚,关于瓦砾、关于枪伤、关于家人、关于西西里的橘子园、关于过去,还有未来。

宴会不是个适合谈话的场合,特别是今天,那就等到暴雨过后吧。

烟川

《A Mirage》(维尔汀×斯奈德)

◎标题左右有意义。


“我看见些幻景(mirage)……”

“什么?”

维尔汀正拍去手上的蛋糕屑,斯奈德伤势太重,尽管她很努力地咽下了食物,但还是让太多零碎留在了维尔汀手上。

年轻的司辰看得出她的勉强,但她对这位新结交的……说不清是哪种关系的女孩尤为担忧,所以便只能沉默守候,如今才从帽檐下抬起头。

“你说……圣迹(miracle)?”

斯奈德的声音因虚弱而轻不可闻,像是在自言自语,让她再重复一遍并不合适。维尔汀突然忆起自己察言观色来的细节,斯奈德似乎是个天主教徒……她不确定,她看起来丝毫不像。基金会的教育包括为人处事的道理,不以貌取人是很重要的一点,于是维尔汀放缓声音猜测着,斯奈...

◎标题左右有意义。


“我看见些幻景(mirage)……”

“什么?”

维尔汀正拍去手上的蛋糕屑,斯奈德伤势太重,尽管她很努力地咽下了食物,但还是让太多零碎留在了维尔汀手上。

年轻的司辰看得出她的勉强,但她对这位新结交的……说不清是哪种关系的女孩尤为担忧,所以便只能沉默守候,如今才从帽檐下抬起头。

“你说……圣迹(miracle)?”

斯奈德的声音因虚弱而轻不可闻,像是在自言自语,让她再重复一遍并不合适。维尔汀突然忆起自己察言观色来的细节,斯奈德似乎是个天主教徒……她不确定,她看起来丝毫不像。基金会的教育包括为人处事的道理,不以貌取人是很重要的一点,于是维尔汀放缓声音猜测着,斯奈德随即微微颔首看她,从鼻腔中发出声含糊鼻音。

“老爷,为什么你不试着猜猜,我看到了哪种圣迹?”

“……西西里的家庭大餐,我猜。”

“这可算不上大餐。”

斯奈德“哼哼”笑起来,她缓慢抬起一只上臂,僵硬地指了指嘴边的蛋糕屑。光是这个小动作就牵扯得她笑声中断,维尔汀忙把她的手摆正到原位,略作犹豫,擦去那些碎屑又站起来。

“我猜不出,每个神秘学家都有自己的独特性,并以此感知世界。等我们活着出去,也许你愿意多分享给我。已经过去了五分钟,我得走了。”

“……你真会叫人的心都融化了,老爷。”

斯奈德仰起头,眼中映出维尔汀领口紫宝石的微光。

“如果我能活下去,你才真是我的圣迹呢。”

飞鸿留影
玩大画幅的乐趣就是各种动作 L...

玩大画幅的乐趣就是各种动作

Linhof Technikardan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80/4.5 | Pancro Bergger400 | HC110 1+31 |

玩大画幅的乐趣就是各种动作

Linhof Technikardan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80/4.5 | Pancro Bergger400 | HC110 1+31 |

飞鸿留影
寄畅园 Linhof Tech...

寄畅园

Linhof Technikardan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80/4.5 | Fujifilm Pro160C

寄畅园

Linhof Technikardan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80/4.5 | Fujifilm Pro160C

飞鸿留影
竹 Linhof Techni...

Linhof Technikardan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HM 150/5.6 | Shanghai GP3  Rodinal 1+50

Linhof Technikardan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HM 150/5.6 | Shanghai GP3  Rodinal 1+50

飞鸿留影
雾 Linhof Techni...

Linhof Technikardan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80/4.5 | Shanghai GP3  Rodinal 1+50

Linhof Technikardan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80/4.5 | Shanghai GP3  Rodinal 1+50

飞鸿留影
那天 Linhof Techn...

那天

Linhof Technikardan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HM 150/5.6 | Shanghai GP3 | Rodinal 1+50

那天

Linhof Technikardan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HM 150/5.6 | Shanghai GP3 | Rodinal 1+50

飞鸿留影
那天 Linhof Techn...

那天

Linhof Technikardan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80/4.5 | Shanghai GP3 | Rodinal 1+50

那天

Linhof Technikardan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80/4.5 | Shanghai GP3 | Rodinal 1+50

飞鸿留影
给点阳光就灿烂 Linhof...

给点阳光就灿烂

Linhof Master Technika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APO Symmar 210/5.6 | Shanghai GP3 | Rodinal 1+50 |

给点阳光就灿烂

Linhof Master Technika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APO Symmar 210/5.6 | Shanghai GP3 | Rodinal 1+50 |

飞鸿留影
惠山 Linhof Maste...

惠山

Linhof Master Technika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110/5.6 | GP3 | Rodinal 1+50

惠山

Linhof Master Technika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110/5.6 | GP3 | Rodinal 1+50

飞鸿留影
湖边 Linhof Maste...

湖边

Linhof Master Technika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110/5.6 | Fomapan100 | Rodinal 1+50

湖边

Linhof Master Technika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110/5.6 | Fomapan100 | Rodinal 1+50

飞鸿留影
湖 Linhof Master...

Linhof Master Technika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110/5.6 | Fomapan100 | Rodinal 1+50

Linhof Master Technika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110/5.6 | Fomapan100 | Rodinal 1+50

飞鸿留影
台风天 Linhof Mast...

台风天

Linhof Master Technika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110/5.6 | Kodak 320TXP | DDX 1+4 |

台风天

Linhof Master Technika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110/5.6 | Kodak 320TXP | DDX 1+4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