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cp-073

63189浏览    517参与
芥球

O7相关手书,补档,某机动特遣队的御茶会议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1557507/

O7相关手书,补档,某机动特遣队的御茶会议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1557507/

芥球

老早之前做过圣书T恤,可能有人有印象

老早之前做过圣书T恤,可能有人有印象

芥球

一些破烂scp涂鸦,很古早了,这些画得不好随便看看,有一些性转注意

一些破烂scp涂鸦,很古早了,这些画得不好随便看看,有一些性转注意

芥球

SCP相关旧图补档6,主要是圣书有一个亮亮和亮亮家,还有一个SCP医生组(Mann,049,542),还有一张239

SCP相关旧图补档6,主要是圣书有一个亮亮和亮亮家,还有一个SCP医生组(Mann,049,542),还有一张239

芥球

SCP相关补档5,主要是圣书骨科,有一张谱号

SCP相关补档5,主要是圣书骨科,有一张谱号

芥球

SCP相关补档3,依旧主要是圣书骨科

SCP相关补档3,依旧主要是圣书骨科

芥球

【SCP相关同人补档2】,主要是圣书骨科,还有336和Clef

【SCP相关同人补档2】,主要是圣书骨科,还有336和Clef

芥球

之前lof炸了,【SCP圣书骨科相关图补档1】,放不下的慢慢补

之前lof炸了,【SCP圣书骨科相关图补档1】,放不下的慢慢补

老板来碗杂碎面

7376 恋爱长跑——又三年 7

#不想打注意事项了就告诉你:在文里因为我和一些博士特工是知道真相的所以心疼76,76是团宠。

#Iris是我的啊啊啊啊啊!

#前文有改动,去看!

  入冬的空气干燥而冰冷,莫名是干燥的空气,可该隐却闻到了丝丝水汽,他睁开眼睛,入眼的第一件事物是他亲爱的弟弟。

  亚伯眉头轻皱,顺着眼角一直延续到耳根的痕迹,是泪痕。该隐刚睁开的眼睛带着被灯光刺激的一滴眼泪,就快要滑下,像在哭泣,他抹了抹眼泪,一直盯着亚伯的泪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亚伯睡眠很浅,因为他和该隐一样,不怎么需要太多睡眠时间,而且在OMEGA-7的时候,常常有夜间任务。

  “唔...

#不想打注意事项了就告诉你:在文里因为我和一些博士特工是知道真相的所以心疼76,76是团宠。

#Iris是我的啊啊啊啊啊!

#前文有改动,去看!

  入冬的空气干燥而冰冷,莫名是干燥的空气,可该隐却闻到了丝丝水汽,他睁开眼睛,入眼的第一件事物是他亲爱的弟弟。

  亚伯眉头轻皱,顺着眼角一直延续到耳根的痕迹,是泪痕。该隐刚睁开的眼睛带着被灯光刺激的一滴眼泪,就快要滑下,像在哭泣,他抹了抹眼泪,一直盯着亚伯的泪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亚伯睡眠很浅,因为他和该隐一样,不怎么需要太多睡眠时间,而且在OMEGA-7的时候,常常有夜间任务。

  “唔……”他醒了。

  该隐轻吻了亚伯的额头“早安。”

  亚伯揉了揉眼睛,昨天晚上哭过,他的眼睛有些肿,不太想睁开。

  “早上了?”

  “嗯,7:10,挺早的,我可以再陪你躺个二十分钟。”

  亚伯不屑得“哼”了一声“不要搞得好像是我在强迫你陪我一样。”

  该隐笑了笑,“昨天晚上是哪个哭包在偷偷哭啊?”

  “我怎么知道。”

  他牵着亚伯的手,把手往枕头上被眼泪沾湿的地方领,亚伯的手在那里碰了碰就马上收回了。

  “这是你自己弄的吧混蛋,你眼睛都红了。”

  亚伯笑了,他笑起来特别好看,他的颜值特别高,鼻梁高挺,眼睛很美,灰色的眸子里好像装进了整个星辰大海,嘴唇薄薄的,健康的肉色,脸上的暗红色纹身勾着人的欲望。

  那人不好色那还是人么(发出灵魂质问)

  天生的笑面,可就算是面无表情,也透出一抹神秘而高冷的迷人气质。

  该隐吻上亚伯,在短暂的气息交换后,该隐的闹铃响了,是没有特色的默认铃声。

  “那……我起床喽。”

  “去。”亚伯傲娇地说。

  洗漱完毕后穿上平日里穿的那套西服,还有一条长长的蓝色丝巾,把领结甩到背后,看起来就像一条飘带。

  亚伯坐在床上,懒懒地伸了个懒腰,该隐把今天他要穿的衣服放在床尾——他衣柜里少有的衬衫和运动裤,都是黑色的。

  “我走啦。”

  “嗯。”亚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该隐出门后没多久,亚伯从床上挣扎着起来了。简单的整理一下衣容就出了收容室。

  衣服还是大了啊……啊不,是自己太瘦了,虽然裤子短了,可裤腿那里空了一大部分。

  亚伯的腿……你md那是人的腿吗?又细又长,而且他自己身材好得一批,如果不是太瘦,肯定和该隐一样,是有腹肌的。

  “去哪呢?”亚伯自言自语着。

  内心突然萌生出一个想法:去找那只蜥蜴好了。

  最近基金会又收容了一个很好玩的收容物,可以把怪物人形化。

  然后蜥蜴大爷就没有逃过博士们的魔爪,问题是防御力up了,普通武器干不过他。

  亚伯虽然可以和他打平手甚至让他丧失攻击能力,but……

  “我凭什么听你们的?我早就不干了。”

  他是这么说的。

  然后就和682交了朋友,然后就不浪费子弹的收容成功了,因为这两货迷上手游了。

  wzry,对,就是大众玩的那个,在特工之间传播开了,scp也受到了影响。

  “cao,老子手机扔哪了?”

  手机……你哪来的手机?你不都是抢来的吗?

  “唉算了。共用一台,一人一局好了。”

  打完游戏回到收容室,晚安吻之后睡下,然后重复这一天的行程。

  一个月半过去,都没什么异常,直到一次scp的交互实验。

天城幻咕

复制品(中)

私设一坨坨,ooc一坨坨,避雷注意!

中西友好交流,串场注意!

乱来的插叙注意!

我能把下篇吞了吗?@苏山栗子


B-01

禹和该隐是在傍晚见面的,嗯,傍晚。

禹对此感到震惊,夜晚才能活动的生物傍晚就能出来了?而且…他谁啊?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该隐,姓氏不重要,反正祂也不给我使用这个姓氏。”该隐从窗户翻进禹的起居室,弹了一下衣服上沾到的灰,把手放到胸前向他鞠了一躬,“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报酬是教你欲肉教的一切!我知道你渴望这个。”

禹迟疑了一下,问他:“…你是什么人?”

“一个将死之人。”该隐如此回答。


A-01

该隐并不喜欢这里,多半是因为自身的...

私设一坨坨,ooc一坨坨,避雷注意!

中西友好交流,串场注意!

乱来的插叙注意!

我能把下篇吞了吗?@苏山栗子



B-01

禹和该隐是在傍晚见面的,嗯,傍晚。

禹对此感到震惊,夜晚才能活动的生物傍晚就能出来了?而且…他谁啊?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该隐,姓氏不重要,反正祂也不给我使用这个姓氏。”该隐从窗户翻进禹的起居室,弹了一下衣服上沾到的灰,把手放到胸前向他鞠了一躬,“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报酬是教你欲肉教的一切!我知道你渴望这个。”

禹迟疑了一下,问他:“…你是什么人?”

“一个将死之人。”该隐如此回答。


A-01

该隐并不喜欢这里,多半是因为自身的原因,Snow Shadow偶尔会给他讲述外面的事情,很少,但也足够了。

今天是去Site-■■的日子。

到达Franks博士的办公室后,Franks博士很快的拿出了该隐需要的资料,该隐把资料拿到手后立刻开始记忆。

SCP-076-02的小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他没有时间磨蹭。

该隐这次记忆得很快,不到五分钟就把手上的资料全部记在脑子里。该隐把资料还给Franks博士,快步走出Franks博士的办公室

不巧的是,他慢了几分钟,他遇上亚伯了。

不得不说这次相遇糟透了。亚伯有极好的视力,能比他手下的士兵看到远一点,他看见了该隐,他怒吼着冲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柄纯黑的利剑。

亚伯将长剑刺入该隐的心脏,在身体华为灰烬之前把该隐的心脏搅碎。

随后赶来的Adrian Andrews看见了亚伯的身体在七倍反伤的作用下,化为灰烬。

“先生!”Adrian Andrews跑过去扶起该隐,“撑住我带你去医疗部!”

“噗咳!…我没事,医疗部的人没办法应对这种情况…唔噗…!”该隐吐了口血出来,他的脸色十分不好,“Adrian Andrews,把我送回site-17…”他说。

“哦,好。”Adrian Andrews不放心地问了一句,“真的没有问题吗?先生?”

“没…”


事故报告SCP-073-76

于■■■■年■■月■■日,在site-■■内SCP-076-2与SCP-073发生冲突,SCP-076-2因SCP-073的特性当场死亡,SCP-073受到重创。

目前为止仍未知晓SCP-076-2的武器是如何伤到SCP-073的。

SCP-073现被安置于site-17。

值得注意的是,SCP-076-2这次“复活”只用了三天,期间有人目击到SCP-073在用未知的语言吟唱,不排除之间的关联性。

关于SCP-073的不死性,已归档。

关于收集SCP-073残留在site-■■的血液以失败告终。特工Adrian Andrews的报告指出SCP-073残留的血液无法被收集,任何工具都无法提取SCP-073的血液,且SCP-073的血液被无法清理掉,不得已我们只好把血液覆盖的地板,墙壁,以及周围都重新更换掉。


site-17,SCP-073收容室。

该隐躺在床上,领口大开露出位于心脏的狰狞的伤口,他没有办法使用绷带,只能将伤口暴露在空气中。

Sown Shadow靠在门边看着他:“SCP-073…你这样真的还能工作吗?”

“当然,备份工作只需要用到我的眼睛和脑子,这样的伤口不碍事的…咳咳…”该隐看着在靠在门内的Sown Shadow,“我很抱歉吓到你了,而且在女士面前敞开领口不是什么绅士的行为。”

Sown Shadow走进来坐在该隐旁边,把他扶起来,把手上记录着文档的平板递过去:“有时候我真的会担心你过劳死…SCP-073。”

“放心吧,过劳死这个很难跟我扯上关系的。”该隐微笑着接过平板,开始备份上面的文档,“对了,外面有发生什么事吗?Sown Shadow。”

“有我也没办法知道。”Sown Shadow十分不淑女地怂了一下肩,说,“对了,SCP-073,你知道SCP-076-02的特性是吧”

“知道啊,怎么了?”该隐有些疑惑地转头看向她。

“听说这次SCP-076-02复活只用了三天,哦天啊,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虽然基金会是有记录过比三天还早的复活时间啦…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你,他会不会过来站点找你啊,你的特性和SCP-076-02对你的反应,还有你们的名字…啊不是,是代号,嗯代号…”

“嘘。”该隐示意她安静下来,“我有一些话要说。”Sown Shadow也是很知趣地停了下来,该隐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对她说,“我拒绝透露关于我知道的关于SCP-076的一切,包括我和他的关系。而且以你的权限是不可能知道除site-17以外的收容物的信息的,估计是有人告诉你然后让你来问我,之后再用记忆删除的方式让你忘掉关于SCP-076的一切。”他顿了一下,“现在,可以把你口袋里的录音笔关掉了Sown Shadow,我要说的都说完了。”

Sown Shadow明显愣住了,一会才开口问到:“你怎么会知道我口袋里有录音笔?”

“我猜的,你的反应证实了这一切。”他如实回答道。该隐把平板递回去给Sown Shadow,“我已经全部都记在脑子里了,你可以拿回去了。”他把平板递给Sown Shadow,“请不要再试图从我这里打听关于SCP-076的信息了。”

Sown Shadow从他手里接过平板,快速地离开了。

该隐把头偏向一侧,看着不加修饰的墙面有些出神。

亚伯…他所喜爱的事物。

——也是现在最不想见他的人。


B-02

我都做了什么?!我居然真的制造出了一个生命,不通过男女之间直接创造了一个生命!不行,我要忍住,不能表现的太明显,我的合作伙伴明显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生命的存在,谁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

这个记录得记下来,就记在伯益哪里,让他给予最高的保密措施,就这么办!

“该隐”,一样的名字,不同的人,如果只是继承他的一切的话不应该赋予它独立思考的能力。果然不能揣测黑夜生物的想法,脑回路根本就不一样。


A-02

“■■■■年■■月■■日

亚伯这次太冲动了,虽然我知道他很暴躁但他绝对不是几个小时前那样。

像是见到仇人一般。

那位先生真实太倒霉了!居然碰上了这样的亚伯!反正报告我交上去了,以上层的性情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好好研究SCP-072-02的,或许我真的要死在这个小队才能通过别的方式‘出去’。

对了,我问过Franks博士了,那位先生的名字。

他叫该隐……………………”

Adrian Andrews写日记的手停了下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十分难看。

“不会吧…”

“我在瞎想什么,他们两个只是书里的人物而已。就算是真的也不可能活那么久,他们又不是神!”

最终Adrian Andrews没有把他想到的东西写下去,他觉得那是无端联想,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最好不要把这个猜想写进日记里。

我可不想让别人看到这玩意,队长不会看又不代表他听不到别人的八卦。他想。

洗漱完毕后Adrian Andrews瘫倒在床上,他还要为明天的魔鬼训练做准备,连手机上的信息都没理直接进入梦乡。

咸水虾蛄
不知道还能不能飞起来(日常乱画...

不知道还能不能飞起来(日常乱画)

不知道还能不能飞起来(日常乱画)

白者乌

scp学院的傻吊日常 3

因为前期忙学业后面忙寒假作业,所以一只都是画画什么的,没更新请大家见谅。


——————

大家好,依然是我D-7376,今天我还是要来吐槽一下我的老师们,就是我最喜欢的该隐老师和glass校医。

该隐老师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但是……他貌似真的不会照顾植物,一般他养的植物,都活不过一个星期。真的一次都没有,仙人掌都撑不过。

他有个弟弟,叫亚伯,是我们体育老师,贼凶,还190多一个人,这两个兄弟反差太大了,不是有点。

不过听小道消息(035)说,该隐老师以前是个不良,还有一次打了他弟成重伤,所以亚伯才每次都是凶巴巴的盯着该隐的。还说亚伯老师以前可是一个三好学生的…………

然后那个时...

因为前期忙学业后面忙寒假作业,所以一只都是画画什么的,没更新请大家见谅。


——————

大家好,依然是我D-7376,今天我还是要来吐槽一下我的老师们,就是我最喜欢的该隐老师和glass校医。

该隐老师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但是……他貌似真的不会照顾植物,一般他养的植物,都活不过一个星期。真的一次都没有,仙人掌都撑不过。

他有个弟弟,叫亚伯,是我们体育老师,贼凶,还190多一个人,这两个兄弟反差太大了,不是有点。

不过听小道消息(035)说,该隐老师以前是个不良,还有一次打了他弟成重伤,所以亚伯才每次都是凶巴巴的盯着该隐的。还说亚伯老师以前可是一个三好学生的…………

然后那个时候我们班上真的是,全部都是那种,老师您继续编的那种感觉,完全不信。后来才发现,该隐老师可能真的是那种不良……有一次迟到,他居然罚我们去跑操场直到下课,那天之后就没人迟到了……太可怕了。

还有一次就是,摄影老师iris送了该隐老师一瓶柑橘果酱,该隐老师放忘记了在抽屉里遗忘了半年,就,那个果酱一点没坏,真的!一点都没有,然后iris老师就在也没买那个牌子了。


下面来姥姥咱校医,glass,他真的是为了学校操碎了心,真的,我觉得他操心真的没病,这学校老师就没一个正常的。(特别是那个姓Jack的化学老师)

glass……怎么说呢,性格真的好,温柔体贴,有一颗老妈子一样的心,仿佛整个学校就他一个正常的。金发碧眼美人一个。

要说glass老师的宿命,就不得不说一下亮亮老师,心理评估那个时候,还去撩glass,摸手说骚话,当时glass老师的表情啊……脸都黑了(大草)



————

下次出我的同学,

有什么可以推荐的Scp梗吗?



芥球
献给罪人的陶瓷花冠

献给罪人的陶瓷花冠

献给罪人的陶瓷花冠

blank_bird白鸟_波尔德

我上完色儿了x是之前的该哥x

p1p2找不同x(其实差不多。)


(我觉得我在细节上这么纠结迟早会被自己害死x)

我上完色儿了x是之前的该哥x

p1p2找不同x(其实差不多。)



(我觉得我在细节上这么纠结迟早会被自己害死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