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d 灌篮高手

4751浏览    463参与
樺邕🌸

宝贝向前爬!“一分钟爬到终点,100万奖金”,樱木是妈妈,流川是宝宝!以前百度流花的图片

宝贝向前爬!“一分钟爬到终点,100万奖金”,樱木是妈妈,流川是宝宝!以前百度流花的图片

九色_色即是空

【仙流】下个路口见 No.20

*其实并没有多少字,但是我得唤醒自己。

*最近都有点脱轨,也是该回来的时候了,不好好的走正路,就没有下一次脱轨,每次脱轨都觉得激动,但是总脱轨就要焦虑了。我有多久没打tag了?

*写这篇觉得很舒服,自己都觉得治愈,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阻碍,只剩下平稳的结尾。写到这里就觉得之前的啰嗦铺垫都是有意义的,至少我在琐碎当中说服了自己——好了,他们可以相守一辈子了。

*这个仙道不聪明,不高明,甚至很傻很天真,但是有我喜欢的执拗和一条道跑到黑的痴,我可能就是喜欢这样平凡的傻瓜吧。

*这个坑不平我意难平啊!

PS:忘了前文?好……好吧……→来来来

=======================...

*其实并没有多少字,但是我得唤醒自己。

*最近都有点脱轨,也是该回来的时候了,不好好的走正路,就没有下一次脱轨,每次脱轨都觉得激动,但是总脱轨就要焦虑了。我有多久没打tag了?

*写这篇觉得很舒服,自己都觉得治愈,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阻碍,只剩下平稳的结尾。写到这里就觉得之前的啰嗦铺垫都是有意义的,至少我在琐碎当中说服了自己——好了,他们可以相守一辈子了。

*这个仙道不聪明,不高明,甚至很傻很天真,但是有我喜欢的执拗和一条道跑到黑的痴,我可能就是喜欢这样平凡的傻瓜吧。

*这个坑不平我意难平啊!

PS:忘了前文?好……好吧……→来来来

=================================

No.20 Waiting For You Forever(4)


仙道,仍是慵懒的发型,只是没那么“油头粉面”了,他们在东京音乐大学的排练厅,这原本是学校管弦乐团的排练场地,现在暂时给他们用。场面和流川想的不一样,他们进来时艺术指导正在滔滔不绝,仙道听得很认真,甚至没发觉他们已落座。分析讲解之后又开始分部和声,不完善的地方会立刻收到反馈,而后不停的反复磨合,直到效果达到最佳为止。仙道的乐谱上写满了各种标注,他要把这些全部记下来,并且分毫不差的表现出来。

 

流川没见过仙道工作时的样子,表情很严肃,眉毛时而蹙起来。他也会提出意见和建议,毕竟作为演绎者,他也有自己的设想。他偶尔用手指关节揉揉太阳穴,他很疲惫,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流川此时忽然有种“也许我并不了解这个人”的感觉,他平日里总是显得太随意甚至懒散,他一直被人称为“天才”,仿佛他手中的一切都是轻而易举唾手可得并且理所当然的,甚至连流川都觉得他的成功是必然的,似乎那是本就深刻在他基因里的东西。

 

他却并不是那样的。他原本是一个从下生就被斩断了家族基因的人,没有名字,不知父母,从孤儿院长到了十岁。他的一切都来自于偶然,毫无防备。也许他真的有天赋,但是没人知道他的艰难。人们全都被他的表象欺骗了,他,不是什么表里如一的人。

 

在被打断了十几次之后,一首完整的曲子最终被打造了出来。仙道松了口气,笑容也终于浮现在脸上,但他没有停下,因为还要继续下一支曲子……流川和彩子就坐在他的斜对面不远处,他却没有抬头看过来,他的视线一直在琴谱和艺术指导身上,他也在和小乐团的演员们交流,气氛很好,大家也都很放松。

 

“真是的,这家伙一工作起来眼里就什么都没了。”彩子觉得有点对不住完全被忽视了的流川,她只是私心的想让他们见见面,毕竟之后会越来越忙,年内相处的时间都会很少,当然,如果他们的乐队胜选了就另当别论了。

 

“别打扰他了。”流川没有不快乐,反而很享受,他愿意看到更多不同的仙道彰,也愿意看到更多他的生活,尽管他无意融入。

 

但只要是他的,就总还是想知道得再多一点。

 

两个多小时后,他真的累了,不得不站起来拉伸一下身体。

 

“也休息一会吧!”彩子叫他,这才把他的视线引向了他们的方向。

 

“枫?”他脸上的疲惫一下子全都消失了,立刻绕过了有点凌乱的椅子跑过来。

 

“你们探完场地了?”他抱着椅子背儿跨坐着,跟流川脸儿对脸儿。

 

“嗯!”

 

“怎么样?你乐器也没带来吧?他们提供的乐器还可以么?”仙道看了看彩子,彩子耸耸肩,她没过问这些事,她觉得这两个人之间的事她还是越少介入越好,哪个的脾气都不大好。

 

“没什么,大家都这样也就公平了。”流川虽然这么说可他知道并不都是这样,有很多是带了乐器的。

 

“抽签怎么样?”

 

“明天。”流川看着仙道的神情,他皱了皱眉,像是有点不满。他下巴抵在椅子背儿上,叹了口气。

 

“你还有几支曲子?”他看了看那边的小乐团,艺术指导频频的在往这边看,像是希望继续又不太好意思打断他们,“去吧,我等你!”他的手指轻轻的碰了碰仙道的手背。

 

“明天你……”

 

“别废话,说了等你!”流川板着脸说。

 

仙道真的不说话了,只是盯了流川几秒,便转身回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这一等,竟等到了太阳落山,连红霞都快要被夜色吞没了。

 

忙碌的时候还不明显,在送走了艺术指导和小乐团,身心一下子放松之后,疲惫就伺机席卷而来了。有一双手自后覆上了他的肩膀,他也并不看,只管靠过去,靠进他怀里去。

 

“给你买了吃的,吃点吧!”

 

“还不饿呢!”确切说肚子还有点发胀,仙道捉着流川的手腕,轻轻捻着他的骨骼轮廓,竟然觉得更加放松下来了。

 

“那也吃点!”流川知道这种紧张过后胃肠也跟着紧张不知饥饱的感觉,现在不吃一些,睡前一定会腹内空虚,难过得不能入睡,“我陪你!”他只好附加上可能让仙道动容的条件。

 

果然,还是有用处的。

 

也没什么好吃的,饭团和味噌汤,加了点小泡菜罢了。值得享受的是能够共处的时间,流川如此坚持要等仙道排练完不也是贪图这个么?即使是在两三个月前,如若有这样的时机,恐怕也是耳鬓厮磨的时候居多,仿佛没有身体上的相互碰撞,他们的感情就无处释放无以成形,可是如今竟淡定了,即使无声的陪伴也更让人有安定感。以前仙道总是盼着流川能来东京,时刻都能见着他,现在想来,流川和这样的节奏格格不入,何况他来了东京又能怎么样呢?自己依旧要奔波,恐怕还是聚少离多。

 

仙道吃了两口饭团,当真毫无食欲,合着汤汁才勉强下咽,口中也没什么滋味,连泡菜的辛辣都显得暗淡了。流川也不再强着他吃,好歹进点东西也总比空着肚子强。他们一块收拾好了东西,彩子的车就在外面等着,排练厅的灯灭了,他们的脚步显得有点匆忙。

 

仙道原本没那么累,可不知怎么了,见了流川他就全身没了力气。就只想靠着他,眼都不想睁。

 

“他怎么了?”流川皱着眉问彩子。

 

“他啊!工作节奏太快,这样也正常!”彩子瞟了一眼后视镜,一脸似笑非笑,“平时不这样,你来了,就撒娇了呗!”她这话说出来,倒是搞了流川一个大红脸。

 

“唉……”仙道冷不丁的叹了口气,“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聪明了!”他揉揉脸从流川肩膀上起来,“女人这么聪明嫁不出去啊!”

 

“不劳你费心!”彩子从来不在嘴巴上跟仙道客气,“一会儿我还得送流川回去呢,你不如操心你自己!”

 

流川别过头看着窗外,脸上沁着笑意,这女人的确厉害,有她在仙道身边,很让人安心。

 

仙道的公寓和流川想象的风格是一样的。他甚至觉得自己对整个空间的规划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像他的养父。房间宽敞却没有太多的家具,进门最打眼的,是钢琴。整个屋子的布局都是以钢琴为中心设计的。不管仙道彰愿不愿意承认,他都沾染了太多仙道家的格调,这是应该的,他在那个家族里生活了十几年,怎么可能独善其身。

 

“你终于在这里了!”仙道从身后抱住流川,“我自己一个人无聊的时候就想你在这里走动会是什么样子。”

 

“你是够无聊的!”流川挣开他,“给我杯水喝!渴死了。”

 

仙道想,流川大概更适合阁楼?还是他和阁楼在一起时间长了,就变成了“灰姑娘”,他穿着休闲装,身上自然散发着烟火气,就算一举一动都毫无拖沓懒散,也和这个屋子并不匹配。被王子一见倾心的仙帝瑞拉,是更喜欢华丽的城堡,还是只属于自己满是灰尘破旧的阁楼?那是童话里绝不肯写出来的情节。

 

钢琴的音阶打断了仙道的想入非非,不管流川是否与这空间相合,他与钢琴永远都是匹配的,就如同灰姑娘和她的水晶鞋。

 

“我已经不会了!”流川惋惜的看着自己的手,“手指已经分不开了!”他不知是在和仙道说还是和自己说。

 

“那怕什么!”仙道起身,从屋子里拿出他的小提琴,那提琴还是他大学时候的旧物。

 

曲子,让流川的心有些吃痛,《爱之欢乐》,那是他们一直未能完成的曲目。仙道的小提琴依旧悦耳,但明显无法与藤真相提并论,甚至有些不复当初,流川会意,他坐到钢琴前,合着小提琴的乐音,指尖也悦动起来了。真的不娴熟了,两个人都是,可是乐曲依旧可以配合起来,美妙而动听,心情,是一样的吧,流川想,一瞬间的疼痛过后,是缓缓流出的暖意,一分分的吞没心中的不安,仙道说的对,怕什么呢?钢琴,早已不是那根维系命运的“救命稻草”,他们之间早已没有那么简单,那纠缠在一起的千丝万缕已经牢牢的打了结,拧了扣,除非剪断,否则无从分解,音节错了,没有关系,让音乐继续下去就是了,只要心里觉得快乐,错与对哪里还是那么打紧的事呢?

 

“我想回一趟神奈川。”乐曲声尽了,流川呆呆的看着钢琴说,“等这次选拔结束之后。”

 

仙道抓住了流川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他并不需要多问什么,他很开心他想要回到故地去,也许他内心有想要拔除的刺,可能会有些痛,但也绝不能让它烂在心里。


樺邕🌸

删了中间H两页,刚刚漫画网看到的,没有授权所以不能放全部页码(完结)

删了中间H两页,刚刚漫画网看到的,没有授权所以不能放全部页码(完结)

九色_色即是空

又偶然找到两张这位Donny yu的同人图,真的太美!和之前的赤膊流川是一位画师。

P1 第一高中生霸气了!

P2 画面太美,真的是梦中的情景,仙道和全国大赛,想想竟还是觉得悲情

我找不到这位画师的博客。如果有小伙伴知道麻烦推荐一下,感觉这画师画什么都会很喜欢!泪流……

又偶然找到两张这位Donny yu的同人图,真的太美!和之前的赤膊流川是一位画师。

P1 第一高中生霸气了!

P2 画面太美,真的是梦中的情景,仙道和全国大赛,想想竟还是觉得悲情

我找不到这位画师的博客。如果有小伙伴知道麻烦推荐一下,感觉这画师画什么都会很喜欢!泪流……

九色_色即是空

SD眼镜组~!我其实一直都是鬼畜眼镜爱好者!~~~

试着画了角度……然后觉得有点崩,慢慢练吧……唉……

《色诫》我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写了,因为那个东西开头太高调,很容易写着写着就流俗而后失去热情,所以还是试着画一画比较有趣吧。或者也会切成一个个的all流片段来写,毕竟一辆车接着一辆车连写的人都会晕车的。

木暮的人设是流川的亲哥。也是他的经纪人,但流川是私生子所以不能随父姓如户籍,但是木暮对于照顾弟弟很有执念,并且也是流川比较怕的人,因为从不会做没道理的事,而且很严厉……

花形的人设是模特公司的风险总监,职位比木暮要高但是奈何木暮是社长的儿子,所以他也得顾虑他,花形是流川的初夜,所以...

SD眼镜组~!我其实一直都是鬼畜眼镜爱好者!~~~

试着画了角度……然后觉得有点崩,慢慢练吧……唉……

《色诫》我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写了,因为那个东西开头太高调,很容易写着写着就流俗而后失去热情,所以还是试着画一画比较有趣吧。或者也会切成一个个的all流片段来写,毕竟一辆车接着一辆车连写的人都会晕车的。

木暮的人设是流川的亲哥。也是他的经纪人,但流川是私生子所以不能随父姓如户籍,但是木暮对于照顾弟弟很有执念,并且也是流川比较怕的人,因为从不会做没道理的事,而且很严厉……

花形的人设是模特公司的风险总监,职位比木暮要高但是奈何木暮是社长的儿子,所以他也得顾虑他,花形是流川的初夜,所以虽然从不给两人的关系定位但还是愿意惯着他,也是比较严格的家伙但是比木暮更能让流川放松警惕,充满安全感。

好吧,这就是一篇把放肆任性的流川枫宠上天的文。

九色_色即是空

不知道能不能活?

这个《色诫》是个all流大坑,思路来源已不可考,但是一定包含了我想看我们小枫跳钢管舞的执念,现在想来我也超想画他跳钢管舞的亚子……

黑肤小枫也是我一直想搞的,原文他的肤色是涂色,可以洗掉,应该还要更红一些,但是我没画过深肤色所以一直都不敢上色太深。衣服有点变化,因为之前貌似画过一个,现在忘记了。

这个玩疯了的小模特儿还没遇到他的真命天子呢……(衣冠禽兽?哈哈)

不知道能不能活?

这个《色诫》是个all流大坑,思路来源已不可考,但是一定包含了我想看我们小枫跳钢管舞的执念,现在想来我也超想画他跳钢管舞的亚子……

黑肤小枫也是我一直想搞的,原文他的肤色是涂色,可以洗掉,应该还要更红一些,但是我没画过深肤色所以一直都不敢上色太深。衣服有点变化,因为之前貌似画过一个,现在忘记了。

这个玩疯了的小模特儿还没遇到他的真命天子呢……(衣冠禽兽?哈哈)

九色_色即是空
画三哥也太坎坷了…… 起草——...

画三哥也太坎坷了……

起草——哎呀,还挺有感觉呢!

第一遍描图——我怕不是画的南烈吧……

改了之后——为什么觉得像阿神?

最后描了一遍——行吧,反正他们仨都是投三分的……就这样吧!

= =|||||||||||| 简直糟糕,完全没感觉

想来,三哥也算是SD里偏瘦的了,和流川差了三厘米,体重却少了五公斤(倒是比身高差一厘米体重差8公斤的还强点吧……)

而且三哥虽然不良了两年,可是身上完全没有负能量和坏习气,每当看到阳光的三哥都想感谢铁男君——谢谢你这两年把他照顾的这么好!

画三哥也太坎坷了……

起草——哎呀,还挺有感觉呢!

第一遍描图——我怕不是画的南烈吧……

改了之后——为什么觉得像阿神?

最后描了一遍——行吧,反正他们仨都是投三分的……就这样吧!

= =|||||||||||| 简直糟糕,完全没感觉

想来,三哥也算是SD里偏瘦的了,和流川差了三厘米,体重却少了五公斤(倒是比身高差一厘米体重差8公斤的还强点吧……)

而且三哥虽然不良了两年,可是身上完全没有负能量和坏习气,每当看到阳光的三哥都想感谢铁男君——谢谢你这两年把他照顾的这么好!

九色_色即是空
啊啊真的忍不住推一下这位p站的...

啊啊真的忍不住推一下这位p站的太太!画的真的太可了!!!!!太太主画宫彩,太带感了!小宫的男友力简直max啊啊啊!其他角色也画的都超级传神!我真想搬运然而我不会沟通啊。

啊啊真的忍不住推一下这位p站的太太!画的真的太可了!!!!!太太主画宫彩,太带感了!小宫的男友力简直max啊啊啊!其他角色也画的都超级传神!我真想搬运然而我不会沟通啊。

九色_色即是空

细思恐极的711……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有没有人玩过……

今天一天都烦躁无比,整个人都不好了。还好明天放假,我不用盯着网课了

tag怎么打?哈哈

细思恐极的711……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有没有人玩过……

今天一天都烦躁无比,整个人都不好了。还好明天放假,我不用盯着网课了

tag怎么打?哈哈

九色_色即是空

终于把今天流川姑娘的脑洞陶腾干净了,可以去睡了,又要瞎了……

说好的不上网课呢?怎么又上了?不过也好……虽然打了不知道多少个电话,眼也要瞎了,可也画了不少画……值了、

叙事能力还是……有点尬,但是大家都明白这个意思也就好了……我……我就慢吞吞的进步吧……

晴子小姐终于升级成了闺蜜~!good job!!!

终于把今天流川姑娘的脑洞陶腾干净了,可以去睡了,又要瞎了……

说好的不上网课呢?怎么又上了?不过也好……虽然打了不知道多少个电话,眼也要瞎了,可也画了不少画……值了、

叙事能力还是……有点尬,但是大家都明白这个意思也就好了……我……我就慢吞吞的进步吧……

晴子小姐终于升级成了闺蜜~!good job!!!

九色_色即是空
有想念流川姑娘的小伙伴没? 陵...

有想念流川姑娘的小伙伴没?

陵南篮球队队长的贤内助……

流:起床训练……

仙:小姑奶奶你比闹钟还准时……

流:你让我叫你的!

仙:那我叫你睡觉的时候怎么不这么听话了?

流:大白痴!快起!我还要睡!

结果依旧还是迟到了…………

——这图在wb居然挂了,难道是因为有床?——

有想念流川姑娘的小伙伴没?

陵南篮球队队长的贤内助……

流:起床训练……

仙:小姑奶奶你比闹钟还准时……

流:你让我叫你的!

仙:那我叫你睡觉的时候怎么不这么听话了?

流:大白痴!快起!我还要睡!

结果依旧还是迟到了…………

——这图在wb居然挂了,难道是因为有床?——

九色_色即是空

【花流】深夜食堂2020-6-21

[图片]

夏至快乐宝贝儿们!夏天真的到咯!然而我们还得宅在家里!

只有一张,这礼拜三次元实在很累。虽然画图也很解压,但是精力拼尽…了……

下礼拜想要搞牧桑……也许下礼拜会练习画一画牧吧……画的实在少,人都画不好怎么搞车……但也有可能下礼拜六就会发个牢骚说:啊!我画不出来!还是算了吧…………

我已经被pb了三次了,文字不带图,带图拆分切块以及带个脑袋的图都发不出来……总之就是带不带图都不行了哈哈哈!

所以大家就只能自己去爱发电看了……

[图片]

微博

[图片]

======================

评论被秒删……嗯……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呢!



夏至快乐宝贝儿们!夏天真的到咯!然而我们还得宅在家里!

只有一张,这礼拜三次元实在很累。虽然画图也很解压,但是精力拼尽…了……

下礼拜想要搞牧桑……也许下礼拜会练习画一画牧吧……画的实在少,人都画不好怎么搞车……但也有可能下礼拜六就会发个牢骚说:啊!我画不出来!还是算了吧…………

我已经被pb了三次了,文字不带图,带图拆分切块以及带个脑袋的图都发不出来……总之就是带不带图都不行了哈哈哈!

所以大家就只能自己去爱发电看了……


微博


======================

评论被秒删……嗯……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呢!

九色_色即是空

你试过“十字路口的占卜”么?

你遇到过十字路口那个身材修长,拥有着狭长双眼的英俊少年么?

他是怎么回答你的?

他说:你的恋情,绝不会实现……

传送门→    芒果慕斯  《十字路口的美少年》

实在太喜欢伊藤润二了,感觉这篇真的太适合花流,或者说我没有看过这样类型的花流……我脑海中一瞬间就是这样的画面,我实在笨拙,只是尽力的表达自己的想法罢了。

你试过“十字路口的占卜”么?

你遇到过十字路口那个身材修长,拥有着狭长双眼的英俊少年么?

他是怎么回答你的?

他说:你的恋情,绝不会实现……

传送门→    芒果慕斯  《十字路口的美少年》

实在太喜欢伊藤润二了,感觉这篇真的太适合花流,或者说我没有看过这样类型的花流……我脑海中一瞬间就是这样的画面,我实在笨拙,只是尽力的表达自己的想法罢了。

九色_色即是空
今天我把小伙伴都搞碎了……赶紧...

今天我把小伙伴都搞碎了……赶紧来个Q版回回甜~穿西装也要和篮球在一起的流小枫

他们才是sd的官配cp😂

这个是 @崇光呛 要得Q版西装小枫,然而我画了西装却还是想画篮球

还有一个白西装玫瑰小枫明天上色,今天我也得躺躺尸了~

另外也得为711做做准备了。

今天我把小伙伴都搞碎了……赶紧来个Q版回回甜~穿西装也要和篮球在一起的流小枫

他们才是sd的官配cp😂

这个是 @崇光呛 要得Q版西装小枫,然而我画了西装却还是想画篮球

还有一个白西装玫瑰小枫明天上色,今天我也得躺躺尸了~

另外也得为711做做准备了。

九色_色即是空
这个是微博的 凯落KELO 大...

这个是微博的  凯落KELO 大大分享的图(见水印),真的没见过这张图,是井上大神什么时候画的??还是哪位同人创作者画的??求科普,我的妈呀!!!!!我一晚上都在舔图片,持续失血完全止不住啊啊啊

这个是微博的  凯落KELO 大大分享的图(见水印),真的没见过这张图,是井上大神什么时候画的??还是哪位同人创作者画的??求科普,我的妈呀!!!!!我一晚上都在舔图片,持续失血完全止不住啊啊啊

放文

泽北荣治的灌篮刷分之旅 梦想与现实

我栽了个大跟头。


次日,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收购来的托马斯辛德勒股票跌至退市,变成了废纸。因为杠杆,我的欠债,已经成了一个不想去看的数字。并且在还清之前,除非偷渡,我无法离开美国。欠债导致所有在美资产信用卡被冻结,我住不了宾馆,车子被拖走,普通人现在就该上天台跳楼了。


樱木得知我投资失败,第一个安慰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有足够的资产帮忙抵债。“你千万别做蠢事。对了,也不用去找流川枫那家伙。”樱木龇牙一笑,“他没我有钱。


我感激这个赤诚之心从未变过的红头发大男孩,“谢谢,樱木。我不能再花你们的钱,放心吧,不会再连累你们。”


樱木慷慨地拉我回他家重新住下。晴子也生怕我想不开似...

我栽了个大跟头。


次日,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收购来的托马斯辛德勒股票跌至退市,变成了废纸。因为杠杆,我的欠债,已经成了一个不想去看的数字。并且在还清之前,除非偷渡,我无法离开美国。欠债导致所有在美资产信用卡被冻结,我住不了宾馆,车子被拖走,普通人现在就该上天台跳楼了。


樱木得知我投资失败,第一个安慰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有足够的资产帮忙抵债。“你千万别做蠢事。对了,也不用去找流川枫那家伙。”樱木龇牙一笑,“他没我有钱。


我感激这个赤诚之心从未变过的红头发大男孩,“谢谢,樱木。我不能再花你们的钱,放心吧,不会再连累你们。”


樱木慷慨地拉我回他家重新住下。晴子也生怕我想不开似的,隔一会儿就要找个理由上来和我说话,他们真的关心我,但也小觑我了。


区区欠钱这事难得倒我吗?不!根本不是不可挽回……我能去博物馆如无人之境,只要偷十副达芬奇或者梵高的画作,再卖给黑市收藏家,不就差不多了吗?哈----都不用离境,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里不就有几幅镇馆之宝吗?难得到我?也就是,人设从警察变成怪盗。


大不了我还能一不做二不休重启几天内的时间线,让杠杆没发生。或者,干脆运用高维世界优势,给自己弄个余额一大串零的账户……



我想着各种法子,每一个都能解决问题。可是,每一个都不是现在的科技手段能做到,我是开外挂修改,自持为神,有意义吗?


作为和三井平等的人,我真的,输了。无计可施。


三井对我的蓄意报复甚至怨恨,不是没有理由。就像……就像窗户下面的一大丛紫阳花。它开出什么色泽的花和浇灌了什么酸碱度的水直接挂钩。我给与三井的痛苦,胜过带给他的快乐。他的人生能重来吗?我要以脱离维度的能力远超世界架构的手段,去挽回自己在他手中的这场失败?那么我自己对他的爱就是个大笑话,爱即平等。我怎么能又一次用不公平的手段去对他。


活该呀……当年自诩为神,一定要离开灌篮世界,现在的结果,受着吧。充其量他也就是想……把梦想变成现实。


自嘲干笑的我想摸根烟来抽,却又意识到,我已经戒烟一段时间了----三井不喜欢烟味,我为了和他相处决定戒掉——爱情还真是一种会降低智商的感情。


怎么就毫无知觉地踏进圈套?三井,这回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也算彻底明白了虚拟现实实验对他来说算什么,是演练啊!


我现在的状况,正是虚拟现实的起点,欠下巨债,走投无路。我以为是强行设置,现在回想,太轻慢太自负了。三井那家伙,对我的反应和心态揣测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十几年前篮球决赛到现在,一点儿都没变,他预知我的行为模式,精准运用心理战……我露出一个半苦涩半欣赏的笑,他确实,出类拔萃。


兜里的手机传来震动。我摸出来一看号码,是三井。


……他就这么迫不及待?


我一口气憋在喉咙里,接了电话,“三井。”


“小泽。”他的声音有点焦急,“我知道了你的麻烦,你别乱来,我有办法解决。放心吧。”


……这不都是你搞出来的吗?我就像条鱼,一下咬住饵,现在都在你的锅子里了,你想开吃就痛快吃,别这么无辜啊。


上述话只在我心里嚷嚷,实际握着手机含混嗯了几声。


三井问明了我还在樱木家后,说,他带着律师马上来找我,语调变得温和而自信。


我呵呵。


挂了电话,我托腮想了想他在虚拟世界里的迫不及待——对于自己有吸引力这点我还是有信心的,他不就是想睡就睡牢牢握住我吗?PTSD的后遗症之一,我配合治疗。于是,我懒洋洋地按照他最兴奋的模式换了件警务衬衣,制服腰间系好皮带,洗把脸,恭候那个“我这人全都归他所有”的大合同。


半个多小时候,我听见引擎声,那辆凤凰车标的丰田世纪又稳稳驶入山庄豪宅。我也懒得去门口迎接了----听得到三井站在楼下和樱木夫妻说话,他告诉他们,全解决了。


樱木哈哈笑着赞扬三井真是个豪爽的男人,关键时刻果然靠得住。


我苦笑,揉了揉脸,静静打开了客房的门。


三井几步迈上楼,一见到我,立即说,“你不用为了负债担心。”


他站在门口,示意跟着的律师。对方从随身的黑色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鞠躬,递给给我,后退出门,知趣地合上。


我扣子都解开了一颗呢,还给我看什么?


低头一翻,愣住。这不是我想象中的身无分文归属权合同,而是一份,三井电子原始股权分红协议书?


飞速看完,我动了动嘴唇,看向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的三井,他撑着手,十指叠搁,郑重其事,目光熠熠。


“这是你该得的。小泽,记得你得到全国冠军而我住院的那年夏天吗?我带你回了老家别墅见到了我父母。当时你们侃侃而谈,你说希望未来的通讯手机不仅仅是通讯工具,可以具备拍摄并实时传播等功能,小泽,我知道你是想让我看到比赛实况而起的灵感,我承诺你,设想都会变成现实。”


“三井电子科技通讯业务的第一颗种子与你有关,你提供了初始创意,算合伙人。我为此把这么多年的股权收益,均分你一半,合情合理。”


数额之大,足够解决我的麻烦。可是……就这么给我?我觉得烫手之极。


三井又笑笑,低声说,“你是个热爱自由的人,也不必为了还债,去做你不想做的事。为了今后的人生,也应该收下。”


他这幅温和无害的样子,谁看了都会感动。他的手指修长而干净,我甚至无法跳起来指责他导演的这场心理陷阱,不都是你坑的我吗?


还真不是。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判断和选择啊。就连那份并购计划书,都是我偷看到的!社长否认一份计划书,难道不正常吗?他只是判断准确我会怎么做----


我静静站着,越发清楚这又是一份三井慷慨手段下的厚爱,是比想睡就睡卖身合同高明一万倍的条约。我承了这样重的情,今后还能跑得掉吗?


“其实你……不用这样。”我无力艰难道,“我本来是要找你谈一谈的……辛德勒公司……本来是想送你。”


“我们现在就可以谈,首先,小泽,你所有的馈赠,也许都暗中标好了代价----我牢牢记得我渡过最美好的两年后,付出了什么代价。所以,你不管用什么法子弄来辛德勒公司装在盘子里想赠与我,都是你的一厢情愿,我知道你在背后,我还敢要重礼吗?你应该重新了解我一下。”


我噎住。


“还要继续谈吗?”


我点头。


“很好。不过我想确认一点,我们以什么身份谈?我说过,做朋友对我不公平,小泽。”


我咬牙,说出了实在不适合现在说的实话:“以一个傻瓜,想重新追回他辜负过的爱人身份!你这个家伙,我本来就打算重新追求你!”


他笑了,扬眉点头,“值了。不过,我要考虑考虑是否接受你的追求。”


……我愣住。怎么不是迫不及待?他这是欲擒故纵吗?


三井轻笑一声,“毕竟我不敢相信你会不会又离开,我是吃过教训的人----而你,似乎也不长记性。”站起要走?


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含有意味——


我这才意识到我是准备像虚拟世界那样和他睡,按照他最爱的套路穿着警视厅的制服长裤,衬衫——糟了!我怎么又犯蠢?


“虽然你很热情。”


三井冲我笑,露出整齐一口白牙。我张口结舌,无法狡辩——他知道在虚拟现实他想睡就睡的是我本尊了!


我干瞪眼。


“但是不要混淆了现实和想象呀,小泽。现实里我不会那样对你。哪怕我确实,有那么一丁点儿恨你。”他把签好名字的文件塞我手里,“让你当我的所有物之类,只是在游戏里无下限地想一想。虽然你好像……即使那样也乐在其中。在游戏里我本来就想小心试探你的底线……结果太有趣了。你任我怎么摆布而没反对过。”


我窘迫勉强问,“那你……干嘛突然载出?”


“刚刚说的,小泽,你依旧不长记性。我不接受你背着我去做卧底。游戏虚拟环境也不行。另外你要知道,直升飞机也是我设置的禁忌。这个词居然从你嘴里说出来的那一刻,我就确定你不是人工智能。原来是真正的小泽进来陪我,这可不胜荣幸!你能接受我的幻想……但我发现,你还是和从前一样,一转身又因为卧底任务把我撇下。那一刻,我恨不得把你永远束缚住。这是危险行为,所以我强行理智地关闭世界,放了你。”


我咽下一口唾沫,无话可说。


“好了,小泽,正事要紧。只要你再签个字,赠予合同就完成了。”


律师在外面与他开门。


走到门口的人没有回头,手搁在门把上:“我要尽早赶回日本。你想一直留在美国吗?小泽?现实世界,如果你的追求不能打动我说服我,我们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么拿腔拿调却兼备自制力的男人,把渴望被追求说得这么傲娇高冷。











九色_色即是空

跟风玩梗

自从告诉了流川关于北泽的事之后,

晚上的画风就变得有点诡异了……

跟风玩梗

自从告诉了流川关于北泽的事之后,

晚上的画风就变得有点诡异了……

九色_色即是空
又想念这俩了~┗|`O′|┛...

又想念这俩了~┗|`O′|┛ 嗷~~~想上色可是没耐心于是就这样吧

就是想看他俩亲亲亲亲亲亲~~~~~

又想念这俩了~┗|`O′|┛ 嗷~~~想上色可是没耐心于是就这样吧

就是想看他俩亲亲亲亲亲亲~~~~~

九色_色即是空

两个人的位置关系不对……但是我就是想这么画……

今天一天都在想画这个,连车都忘了……

我得睡一会……回回血晚上再说……

我脑中确定只剩下了最后一个片段,周一如果没有意外《浮生》应该会完结了。

但是周一永远都是个有可能出现意外的日子,比如我在那一天不知道有多少个会等着要开………随时可能临时加出什么奇怪的会来……

两个人的位置关系不对……但是我就是想这么画……

今天一天都在想画这个,连车都忘了……

我得睡一会……回回血晚上再说……

我脑中确定只剩下了最后一个片段,周一如果没有意外《浮生》应该会完结了。

但是周一永远都是个有可能出现意外的日子,比如我在那一天不知道有多少个会等着要开………随时可能临时加出什么奇怪的会来……

九色_色即是空

给《浮生》的插图。

本来是自惭形秽的脑洞,可是却仿佛无意中触动了什么。

我起初并没有思考很多,但是却被我的伙伴们带动着,情绪也起伏不定。

我想这不过是两个人接到的一个烂剧本而已……

他们,在他们的世界里,无论选择什么,都一定会幸福。

我这么相信着。

*还会有仙道角度。

给《浮生》的插图。

本来是自惭形秽的脑洞,可是却仿佛无意中触动了什么。

我起初并没有思考很多,但是却被我的伙伴们带动着,情绪也起伏不定。

我想这不过是两个人接到的一个烂剧本而已……

他们,在他们的世界里,无论选择什么,都一定会幸福。

我这么相信着。

*还会有仙道角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