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ehun

34954浏览    12198参与
是飞飞飞仔啊

      早上,你和吴世勋走在家的院子里

   

 “宝宝快来太阳好温暖。”

 (你笑了) 


    中午,你和吴世勋在餐厅里吃饭)

   

 “宝宝,饭的温度也很合适唉。”

 (你笑着看他)

  

  晚上,你们窝在沙发上,到睡觉的时间了,吴世勋突然站起来看着你,眼里似乎有什么在闪烁着

  

 “宝宝,晚上抱着你的温度,才是我最喜欢的...”

 (你脸红了)

  

      早上,你和吴世勋走在家的院子里

   

 “宝宝快来太阳好温暖。”

 (你笑了) 


    中午,你和吴世勋在餐厅里吃饭)

   

 “宝宝,饭的温度也很合适唉。”

 (你笑着看他)

  

  晚上,你们窝在沙发上,到睡觉的时间了,吴世勋突然站起来看着你,眼里似乎有什么在闪烁着

  

 “宝宝,晚上抱着你的温度,才是我最喜欢的...”

 (你脸红了)

  

陈独XIUMIN(熬夜做饭版)

世最可男子高中生

- 灵感来源@李雄鹰搬运的论坛网图;

- 人设:kms-大厂新职员酒醉男,osh-首艺高臭屁男高生;

- 世界观默认kms可男可钕的,[ ]内是心理活动和消息。

  

【一】

  

金珉锡和一个高中生谈恋爱了。男子高中生。

他躺在床上无聊的时候经常会掰着指头数一数自己毕业以来的成就。

  

优秀毕业生、入职大厂、月薪可观、自己购置了单身公寓…等等,还有一个什么来着?

  

啊啊,他和一个帅气的男子高中生热恋中!

  

金珉锡想着想着就在床上打起了滚,害羞地一直拿手背贴脸尝试不存在的物理降温,脸颊肉被挤得一弹一弹。

  

怎么...

- 灵感来源@李雄鹰搬运的论坛网图;

- 人设:kms-大厂新职员酒醉男,osh-首艺高臭屁男高生;

- 世界观默认kms可男可钕的,[ ]内是心理活动和消息。

  

【一】

  

金珉锡和一个高中生谈恋爱了。男子高中生。

他躺在床上无聊的时候经常会掰着指头数一数自己毕业以来的成就。

  

优秀毕业生、入职大厂、月薪可观、自己购置了单身公寓…等等,还有一个什么来着?

  

啊啊,他和一个帅气的男子高中生热恋中!

  

金珉锡想着想着就在床上打起了滚,害羞地一直拿手背贴脸尝试不存在的物理降温,脸颊肉被挤得一弹一弹。

  

怎么样?很可爱吧?

  

这个看起来可爱年轻得像大一生的男人也有不成熟的一面。

  

他虽然酒量很好却很烦酒局场面,那些年纪有点大的男同事老爱用那种眼光打量他。今天他已经推了一个酒会了。

  

[明天敢还推吗?要不带上世勋一起,替我挡下色迷迷的酒鬼?]

  

就这样想着,金珉锡拿好了主意,给年下的恋人发去晚安消息后就入睡了。

  

【二】

  

吴世勋今早起床的时候如临大敌。

  

今天学校有留堂表演小测,老师还会一对一进行点评。珉锡哥说的那个聚餐时间他怕是赶不到。

  

还有,一向臭屁的他哪里来得及去美容所打理造型啊?他小锡哥哥的公司坐地铁得足足一小时呢。

  

[啊呀,不管了!小锡哥哥最重要!]

  

吴世勋低头看着小锡哥哥发来的猫咪亲嘴表情,笑得眼睛都眯成了弯月牙,已经在心里盘算从几点开始逃课了。

  

[虽然小锡哥说没空也没关系,穿普通一点就好,但是我已经17岁了!当然得像个大人了!]

  

[等下还得去店里吹个发型,绝对不能给小锡哥哥丢面儿!]

  

鹦鹉头男生边想边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深色大衣披在校服外,精心给自己系了一个看起来不那么滑稽的蝴蝶结(当然在路人看来依然七歪八扭)单肩背着书包屁颠屁颠出门了。

  

【三】

  

傍晚7点的海鲜店里很是热闹,坐了七八桌客人,基本上都是大学生和刚下班的职员,桌子上摆着许多透绿色酒瓶。

  

在一张张普通的单眼皮方下巴的大众脸里,靠玻璃窗的一排长桌里出现了一个扎眼的鹦鹉头。

  

惹眼的不仅是发色,出挑的不只是身高。

  

鹦鹉头下的脸也很是英俊帅气,平直细眉、山根高挺、标准甲字脸。

  

这桌的男男女女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帅气的生面孔。

  

生面孔旁边坐着的是那个小小只的新同事,吃饭很像小仓鼠的那个。

  

同事们趁他们低头吃三文鱼时使了个眼色,这俩看起来都是好打趣的,她们忍不住要逗一逗他们。

  

“姐姐,三文鱼怎么样?”

  

金珉锡听到同事的声音后赶紧擦了擦嘴,嘴里塞得鼓鼓的接话。

  

“真的好吃耶。需要我给你们夹一块吗?”

  

对面一排的女孩子们闻言后笑得花枝乱颤打作一团,其中一个胆子大的看金珉锡还一头雾水的样子,又开口逗了几句。

  

“熟吗?我们觉得看起来好生好新鲜呢~哈哈哈…”

  

金珉锡听到生熟两字一直马上涨红了脸,嘴里叼着的三文鱼也放下了,往世勋的方向不停地偷偷靠近,希望别人不要再注意他俩。

  

隔壁的那位帅气弟弟却不得要领地火上浇油,慢悠悠开口介绍自己。

  

“大家好,我是珉锡哥的男朋友,现在就读首尔艺术高中。”

  

对面瞬间传来了许多“哇哇”的唏嘘声,女同事和男同事们都又是惊讶又是艳羡。

  

“没想到珉锡你说的男朋友还真是确有其人啊,那我们今天真的不敢灌你酒了。”

  

右上角那个腆着啤酒肚的男主管粗声大气地开口。

  

吴世勋知道他就是小锡哥平时经常吐槽的那个男上司,老是借机揩油什么的。

  

他不动声色地放下筷子,很冷静地边笑边看向珉锡,附身在金珉锡红通通的耳边,用不大不小刚好那位男上司可以听到的音量说着“悄悄话”。

  

“姐姐,我好吃吗?”

  

[莫?这是聚会上可以说的吗?!]

  

金珉锡吓得不小心把手里的烧酒喝了个精光,要知道,他们那时候还只是亲亲的关系呢!

  

[呀!你这臭小子,回去我收拾你!]

  

【三】

  

事实上还没到金珉锡去收拾吴世勋,吴世勋就已经在“收拾”醉醺醺的金珉锡了。

  

今天吴世勋因为去美容所大花特花了一笔钱,所以零花钱告急,临时顶了同桌在便利店打工的班。

  

长臂搂着小小个的金珉锡走进便利店后,他把珍贵的哥哥放在柜台旁的凳子上就开始工作了。

  

谁知在吴世勋忙着结账的时候,金珉锡悄没声地醒了,在店里漫无目的地逛。

  

窸窣一声,这个像小松鼠一样的成熟男人伸出小手,踮着脚在货架顶层拿了一罐维他命和盒装牛奶,晃晃悠悠地走去柜台结账。

  

“喏,帮我算一虾。”

  

吴世勋饶有兴趣地看着醉得舌头都模糊打绕的金珉锡,煞有介事地拿扫码枪滴了两下。

  

“客人,一共是6000韩元。”

  

“莫呀?”对面好像没听清,瞪大了眼睛又嘟哝了一遍。

  

“一共是!6000韩元!客人!”

  

吴世勋喊完以后偷笑了几下,谁知笑容还未褪下,金珉锡就干了一件令他更震惊的事情。

  

对面掏出钱包以后,拿着银行卡在他色彩缤纷的鹦鹉头上使劲搓,为了够到他的头顶还不停踮着脚。

  

“客人,我的头不是读卡机。“

  

“啊,怎么卡刷了没反应啊…抱歉啊你等我换张大韩银行的卡…”

  

吴世勋一边在心里偷笑,一边低下头方便醉酒的恋人“刷卡”。

  

酒鬼就这样在店里肆意地胡闹着,后面的客人着急也没办法。吴世勋宠他嘛。

  

【四】

  

早晨起床在那个熟悉网站的逛论坛时,金珉锡刷到了一个河马头像发布的搞笑贴。

  

> 「便利店有个男的跟打正生耍酒疯」

> 这个人拿了维他命和牛奶这类的东西

> 到结算台结账的时候 突然把卡拿出来插打工生头发

> 打工生说 客人我的头不是读卡机 结果他像鹦鹉一样学人家说话 C8

> 打工生个子挺高的 还低下头让他插卡插得方便点


金珉锡昨天被吴世勋送回公寓以后就喝了醒酒汤,这会儿记忆正模模糊糊地爬上心头。

  

他心下一惊,又下滑看了几条评论以确定是不是自己闹出的大笑话。

  

**【新用户】23:02 哇 蹲个后续哈哈哈

**【楼主回复】23:03 后来才知道两个人好像在交往…陪他玩了一阵子才突然板起脸,问酒鬼到底认不认得出他。

  

新消息弹了出来,是“熏儿”在kkt发来的消息。

[昨晚刷卡刷得开心吗?]

  

[哥什么时候也让我刷刷卡吗?可以吗哥我马上就成年了]

  

无力地放下手机,金珉锡在沙发上握拳大喊了一声。

  

“这个臭弟弟!”

  

今天,这位窝在沙发上的“大厂潜力股成功年轻人士”金珉锡,依然是被世最可男高生搞得头疼脑热的一天!

无情的存图机器

EXO德国写真——6 吴世勋


你是多少人的青春呢?

你的照片又是多少小说/游戏的素材呢?


想当年我看12人的照片(狼美时期的应该是),看到你的时候跟朋友说,“这个长得很嫩,五官很好看,再过几年一定很帅”,朋友满意地跟我说,她最喜欢你……

这么多年了身边的一些同学的头像还是吴世勋。


幼稚小孩现在已经是成熟的大人了,请随心所欲地幸福下去吧。(我这个发言又有一种看孩子长大的感觉…)


EXO德国写真——6 吴世勋


你是多少人的青春呢?

你的照片又是多少小说/游戏的素材呢?


想当年我看12人的照片(狼美时期的应该是),看到你的时候跟朋友说,“这个长得很嫩,五官很好看,再过几年一定很帅”,朋友满意地跟我说,她最喜欢你……

这么多年了身边的一些同学的头像还是吴世勋。


幼稚小孩现在已经是成熟的大人了,请随心所欲地幸福下去吧。(我这个发言又有一种看孩子长大的感觉…)





Sweet Lies
一起跑 跑向我们的未来

一起跑

跑向我们的未来

一起跑

跑向我们的未来

Sweet Lies
230124 IG更新世勋相...

 230124 IG更新世勋相关【omarkamali_】

 230124 IG更新世勋相关【omarkamali_】

Sweet Lies

小卷毛好可爱

好像rau

小卷毛好可爱

好像rau

Sweet Lies
vi总 230122 IG S...

vi总

 230122 IG Story更新vivi相关【lang.ss】【配文翻译:非常温顺!】


vi总

 230122 IG Story更新vivi相关【lang.ss】【配文翻译:非常温顺!】


Hollow .
  重温男朋友的少年时代

  重温男朋友的少年时代

  重温男朋友的少年时代

Hollow .
  男朋友真帅

  男朋友真帅

  男朋友真帅

Hollow .
  过年了,发个喜庆的发色💕

  过年了,发个喜庆的发色💕

  过年了,发个喜庆的发色💕

Hollow .
  除夕快乐(三个帅哥)

  除夕快乐(三个帅哥)

  除夕快乐(三个帅哥)

taose QAQ

  男友风誰懂啊!女友粉疯狂上分😍

  男友风誰懂啊!女友粉疯狂上分😍

不会笑的阮喻

寄给你的风(吴世勋篇)

  吴世勋曾经说过一句话。

  “喻喻,我会比你先走很多路,倘若有一天你说我们私奔,我知道车该往哪开。”

  我和吴世勋是从小认识的,在一个胡同长大,他总是像个小鸡仔一样跟在我身后。

  我经常喊他“小鸡”,他也不恼,“小鱼,妈妈说希望我娶你回家。”

  我盯着他看,“你知道我们的年龄差距吗?小屁孩,想追姐?”

  “嗯嗯。姐姐跟我回家。”吴世勋要来牵我的手。

  我眼疾手快地迅速抽出来“想的美!”

  我和吴世勋差了6岁,虽然他真的很可爱,但是他应该是骗我的,家里人根本不希望他和我拉近距离,总是说那些话只是一些我们是邻居的客套话。我倒是真希望和他在一起,他长得可不赖。虽然眉眼间...

  吴世勋曾经说过一句话。

  “喻喻,我会比你先走很多路,倘若有一天你说我们私奔,我知道车该往哪开。”

  我和吴世勋是从小认识的,在一个胡同长大,他总是像个小鸡仔一样跟在我身后。

  我经常喊他“小鸡”,他也不恼,“小鱼,妈妈说希望我娶你回家。”

  我盯着他看,“你知道我们的年龄差距吗?小屁孩,想追姐?”

  “嗯嗯。姐姐跟我回家。”吴世勋要来牵我的手。

  我眼疾手快地迅速抽出来“想的美!”

  我和吴世勋差了6岁,虽然他真的很可爱,但是他应该是骗我的,家里人根本不希望他和我拉近距离,总是说那些话只是一些我们是邻居的客套话。我倒是真希望和他在一起,他长得可不赖。虽然眉眼间清冷锋利,却在这张脸上有些痴傻。是个宠老婆的,我是个颜控,就喜欢好看的弟弟。可是我知道他的家里有多抗拒我和他之间。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就要到后来的后来了。

  我上初中后,吴世勋才上小学,我们那时还在走读,他的爸爸妈妈总是那么忙,所以只能拜托我临走时接着小学部的吴世勋回家,并且在我家蹭饭。他的十几年里一直在我的家里。这臭小子的个子噌噌的往上长,比我高了一个头了,弄的大家都以为我这么小就谈男朋友了,我也不矮,他却总是比我高一个头。我的自尊也需要被维护的啊,我只是提了一嘴,却不是需要每次放学回家故意的弯腰。

  直到那天,我真的气急了“吴世勋,你给我把腰直起来,你要是把腰再弯下去,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吴世勋“突”的站直,“喻喻姐姐我错了。”他低着头,双手掐着双肩的书包,小脚内八委屈急了。

  我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不许再弯腰了哦。”

  吴世勋撅起嘴,不服气的说道“我只对喻喻姐姐弯腰。”

  “那不行,万一腰间盘突出,你就得了像老人一样的病,哟呼,那时候我可不会照顾你。“我闭着眼讲起了小大人的道理。再多年后,我换了联系方式,他也找不到我了,病了,就真的没告诉我,让我照顾他。他也一边看着我,一边听我讲,从那以后被我恐吓的再也没有弯下腰。成为了国标舞的铁杆身材。

  再很多年后,我要高考了,吴世勋懂点事儿了,问我“喻喻姐想考哪所大学?”

  “我想要自由。”那时候的我只想谈个恋爱,朋克的恋爱,摇滚的恋爱,疯狂的恋爱。

  “离家很远吗?我觉得我们学校旁边的大学就很不错。”吴世勋低下头,刘海遮挡住了他的眼睛,彷佛像那太阳被月食一样。

  “世勋啊,姐姐要谈恋爱啊。”我习惯性的摸了摸他的头。

  吴世勋却躲开了,“你要离开我吗?”他抬起头,我看到他眼里的难过。

  我一愣。

  “没有谁能永远在谁的身边的,你也要学会长大啊,世勋。”我转头不再看他,看着楼道的窗口射进来的阳光,憧憬着我向往的美好大学生活。

  “可我没有选择离开你啊!”他在旁边喃喃自语。

  却没意识到吴世勋暗淡的眼神。自从那天下午后,我再没看见过他,他搬家了。原来那天的选择,是他的家人要去别的城市了,他本想留在这,但是我,却说了那样一句话。也好,他会幸福的,反正我们会一直联系。我没有想很多。我也不会知道一年后,他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我也换了另一个城市的号码。

  我的确在大学期间叫了一个男朋友,叫“朴灿烈”,是我的学长,我们谈了两年的恋爱。我很幸运,第一次的恋爱就要到谈婚论嫁了。他也是个很独立的人,我很喜欢他。他也会不让家人帮忙,和我一起整顿了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我还是没有谈一场疯狂的恋爱,但是我依旧喜欢这场稳定的恋爱。我打算把他带回去见爸爸妈妈了。可惜世勋这小子了,这满满的三年半也没有任何的音信。

  “妈,我回来了。”我和他在小区门口,一眼就见到了妈妈。

  “哎!”我妈妈赶忙和小区的阿姨们说她漂游在外的大学生回来了。赶紧向我这里跑来。

  “妈,别急啊。”我看着妈妈的白色头发,心疼的看着她,三年没见了,妈妈原来已经不再年轻了啊。

  “喻喻,这是?“妈妈看向我旁边的朴灿烈。

  “是我的男朋友。”我紧挽他的胳膊,脑袋贴在他的肩膀上。

  “阿姨好。”朴灿烈手里提了很多东西,但他也是微微一鞠躬。像样极了。

  “好好,快快,快回家。”妈妈开心的合不拢嘴,路过那些阿姨的时候,阿姨都在打量这个很帅很高的男孩子,那是我的男朋友。我紧挽着他的胳膊,吃醋的看着阿姨们。朴灿烈感觉到了我越来越紧的挽着他的胳膊,低头看着我那小战斗鸡一样的姿势,弯嘴一笑。妈妈赶忙说是喻喻的男朋友,可不要盯着人家啦。阿姨们尴尬的打哈哈,我看着朴灿烈用眼神说“看吧,你真受欢迎,她们也想给自己女儿找女婿呢。”朴灿烈故意看不懂的神情,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我转过头,推了他一把,“快走!”我气呼呼的走在前面。

  “喻喻,好沉啊,我胳膊好疼。”妈妈走在前面去开门了,朴灿烈看着妈妈走远,就朝我用苦肉计。

  “好啦,那我给你拎一点吧。”我过去装作很仁慈“大人不记小人过”的伸出手。

  “怎么会让我的喻喻拎这种东西呢。“朴灿烈把一只手腾了出来,牵住了我的手。

  “哼。”我傲娇的抬起头,转头捂着嘴偷偷笑。

  ---时间分割---

  “到家啦!“我蹦到门口。朴灿烈和爸爸寒暄了几句后,就去厨房帮妈妈做下手了。

  我看到茶几上面有几封信,上面写着阮喻亲启。

  “妈,这是谁写给我的啊。”朴灿烈在给妈妈做饭打下手,也过不来。好奇心一向重的他后来也问过我,我没说。那是我和世勋的秘密。我叼着个草莓在客厅问妈妈。

  “哦,我也不知道。我没开啊。”妈妈一向很注重以及尊重我的隐私。

  “好吧,一共四封哎。”我看着上面的日期,是我走后这三年的,每年一封。

  我怀着期待的开了第一封信。

  “阮喻,请允许我这么喊你,从小到大喊你姐姐我已经习惯了,突然写信,写的还是你的名字,还是有点不习惯,你的名字我写的好看吧,那是因为我上小学看到了你本子上的名字,偷偷画了下来。好吧,你没看错,是画了下来,我手笨,也不认字只能画了下来。每天写好几遍,后来学书法后,你的名字还是别的字体。你总是那么特殊,我走后这一年,你应该没想我吧。或者,你在想我。反正,我想你了。我承认我很赌气,我听到你告诉我要离开你,要我自己去长大,我就下定决定真的走了,甚至把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换了。可是等我要联系你的时候,你却把所有的联系方式换掉了。阮喻,我喜欢你。你今年会回家吧,这封信不知道还晚不晚,你能等我几年吗?我是说在没打扰你的恋爱的情况下。---吴世勋。”

  我中间的两封都拆开了,他说他的国外生活,只能做研究,他考了科研,他也交了女朋友。信封里面有她的照片。如果不是因为背景在国外,我真的以为那是我本人。太像了。他还跟我说,他一开始写了多的信,不知道写什么,就让妈妈看到了,把他大骂了一顿。他把所有的繁琐的小事都像日记一样写在了信里。我知道,他的妈妈肯定会骂他的。他为什么去了科研,也只想远离他的妈妈。从小就缺少陪伴的他,很容易因为一个外貌和我一样的,再次给予他温暖的人在一起。可是我觉得他只是把年小的时候我对他的好,对他的陪伴的亲情,当成了爱情。后来,妈妈看到了这些信对我说,可能是我把他对我的爱情看成了亲情。

  最后一封,让我难掩难过,是从市区里来的信,一张复印的A4纸。是从吴世勋的妈妈的家来的信。是吴世勋的死亡通知书。是在今年的7月份,也就是6个月前。现在应该早就结束了。

  我在客厅痛哭。妈妈和朴灿烈过来,看到了桌子上的死亡通知书。妈妈抱着我。

  “他,他还那么小。“如果我今年大学毕业,他也就才大一。

  那天晚上,我哭的晕死过去,吴世勋说我是他的童年陪伴,他何尝不是我的。他都想好了,如果我的感情出现了问题,家庭不同意我们。他会带我走,带我私奔。我问他“这不好吧?”他说“你不是想要一段疯狂的恋爱吗?”对啊,这是从我高中开始就告诉他的。可是我和他都没想到,我现在很幸福,他却走了。走去了我永远找不到的地方。

  后来,我上门问了世勋妈妈世勋的骨灰在哪里,世勋的妈妈看到了我后抱着我,嘴里一直在说“是我对不起世勋,是我没陪伴他,还对他苛刻要求他。”嘴里一直在忏悔,却也换不回他的儿子了。“喻喻,我不该阻挡的,他根本没有女朋友,那只是p上了你的脸。他告诉我,去世后要用一张他在等谁的一张照片做他的遗照,我翻箱倒柜没有找到。却在他的床头柜上看见崭新的那张照片。去看看吧。喻喻,我对不起你们。”她紧握着我的手。

  我到了纪念堂后,送上了白玫瑰,朴灿烈想和我一起来的,我知道他可能不想看到除了我以外的人,我便拒绝了,我站在他的骨灰面前,看着那上面的照片,那还是他在电线杆旁边等我的时候,那天的风都宠爱他,让我拍下了那张我最喜欢的照片。就夸过一次的那张照片,居然被他记了这么久,甚至用来当他自己的...

  突然来了一阵风,我挽起小时候他夸我“姐姐,就用这个头型嫁给我吧”的丸子头。我向着风吹向的山看了很久。

  世勋啊,你我并非小说,小说幸福美满,我们却阴阳相隔,而我会拿着你的那一份永远平稳的幸福。


不会笑的阮喻

eight.知晓

  

  

  仔细一想我回家后居然一次也没有跟边伯贤联系。

  

  

  我不找他,他也不找我。

  

  

  正想着“i search the universe...”我的手机铃声响起了。

  

  

  “其实不是你是吗?”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我沉默,我知道是谁说的。

  

  

  妈妈可能觉得她隐藏的很好,这样也好,妈妈说过,交男朋友是不明确的决定。

  

  

  “说话啊!”边伯贤那边却先生气了。

  

  

  “不是。”我一咬牙说出了真相。

  

  

  “...

  

  

  仔细一想我回家后居然一次也没有跟边伯贤联系。

  

  

  我不找他,他也不找我。

  

  

  正想着“i search the universe...”我的手机铃声响起了。

  

  

  “其实不是你是吗?”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我沉默,我知道是谁说的。

  

  

  妈妈可能觉得她隐藏的很好,这样也好,妈妈说过,交男朋友是不明确的决定。

  

  

  “说话啊!”边伯贤那边却先生气了。

  

  

  “不是。”我一咬牙说出了真相。

  

  

  “呵...”那边轻笑一声。

  

  

  “你知道是谁是吗?”边伯贤又不甘心地问。

  

  

  “我知道。”我耐着性子回答他。

  

  

  “告诉我。”边伯贤声音急转而下。

  

  

  “这是笔交易。”我平淡的说出口。

  

  

  “阮喻,你,你真是不错!噔噔噔...”边伯贤好像下一秒就要来打我一样,无奈又生气,挂掉了电话。

  

  

  “怎么样?这是我最后帮你的一次。”妈妈从门后走过来。

  

  

  “妈妈,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我无奈的过去抱住了她。

  

  

  “好。快下去吃饭吧。”妈妈拍着我的后背,轻声细语。

  

  

  “嗯。”我沉闷一声。

  

  

  ---时间分割---

  

  

  “你们连个人都查不到吗?”边伯贤双手交叉垫在下巴上阴狠的看着办公室站着的人。

  

  

  “对不起,是属下没做好。”七个人齐齐低着头。

  

  

  “没关系。不就是笔交易吗。送她了。”边伯贤站起来转身朝着楼下那些高楼看去。

  

  

  他没想到自己查了将近一个月的事情,才查出一个自己表白的却不是自己心爱的人的结果。

  

  

  阮喻。等着瞧。

  

  

  ---时间分割---

  

  

  “钟仁,你是不是对阮喻有想法?”吴世勋在他的一旁仔细的看着他。

  

  

  “是。”金钟仁简短地一个字概括。

  

  

  “......”吴世勋比谁都明白,金钟仁才是他们五个人中话最少的,多也只在阮喻面前而已。

  

  

  “酒局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吴世勋实在搞不懂一个话少惜字如金的人,怎么变成了现在的纨绔子弟。

  

  

  “你知道吗,一个人想改变你的时候仅仅就只需要一句话。“金钟仁躺在草坪上看着天上的星星。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是阮喻的出现,才导致你变成了这样。”吴世勋也不再看金钟仁。

  

  

  “那天,我心情不好,困扰我将近十年的事情,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喝酒喝到上头,都问我发生了什么,他们知道的我不会说。他们对我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希望我天天开心。只有那天,听到阮喻悄悄趴在我耳边说:“你不快乐也没有关系。” ​​​至少,除了你和那两个哥哥,还有人是真心关心着我啊,不是吗?”金钟仁坐起身来,慢慢揽过吴世勋的肩膀。

  

  

  “抱歉。“吴世勋一直搞不懂金钟仁,可是如果是他,在千万句这样的话中,听到了一句与众不同的关心,何尝不是一种不同。

  

  

  “从那件事后,我当然知道这个世界并没有谁有义务要照顾我的情绪。所以很多时候,不经意地被人温柔、认真地对待,那一刻我真的会记很久。 ​​​”金钟仁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不经意间的温柔溢于言表。

  

  

  “抱歉。”吴世勋又一次抱歉,他不想戳到自己最好朋友的秘密。

  

  

  他也知道的秘密。光听就很心疼的秘密。

  

  

  

  “没关系。你一直在道歉,为什么不试着去接受阮喻呢。你们还是别人从小夸到大的青梅竹马呢。”金钟仁其实心里知道,吴世勋只做不说的帮助了阮喻很多次。

  

  

  “阮喻以为这样,推开我们,去做大做强。但是,这些年以为我们就是吃素的吗。”金钟仁不屑一笑。

  

  

  其实你看,阮喻才是很可怜的,所有的人都是白切黑,纵使知根知底的身边人。

  

  

  ---时间切割---

  

  

  “你确定要去你金叔叔的公司吗?去做那个没有出息的经纪人吗?”一个严厉的中年声音时刻响起。

  

  

  “经纪人有什么不好?”都暻秀慢慢的收拾着自己的行李。

  

  

  “你不准给我收拾了!你要离开妈妈吗?嘟嘟求你别走!你走你走,你走我就杀了你!”一个中年妇女跑了出来,凌乱的头发,却遮不住她娇美的容颜。

  

  

  “别发疯了!”那个中年男人抱着挣扎的妇女回到了他们的卧室。

  

  

  过了很久,都暻秀收拾好了行李。卧室中的哭喊也没了声音,中年男人悄声无息的关好了门。

  

  

  “唉,我也管不了你。你知道你妈妈的情况,还有我对你的期望。”都暻秀的爸爸看着面前这个满脸冷漠的都暻秀,心泛怜爱。“是我这几年忽视了你,我也知道你这小子的想法...”

  

  

  “爸爸,没什么事我先走了。”都暻秀制止道,正欲要走。

  

  

  “也好。”都暻秀爸爸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你想要的学历,我会好好考,虽然不在校,但是只要你相信我。“都暻秀越说声音越小,爸爸从来没给他过什么肯定。

  

  

  “我相信你,去做吧。”都暻秀爸爸看着他的儿子,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都暻秀站了很久,左眼留下了一滴泪水。

  

  

  转身走出了那个家。

  

  

  都暻秀知道,自从那次事故爸爸对妈妈更加珍惜,甚至也不再上班的照顾妈妈,家里的人都知道,却也不说,经济问题都爸爸当时干的警署,每个月都会给补贴,加上存款,够他们奢侈的后半辈子了。爸爸的背景也不会只是警署这么小,可是在都暻秀眼里,自己的家人都是平凡人,如果无法和伤害妈妈的人与之抗衡,那不知道他做他们的孩子还有什么意义。爸爸这么希望都暻秀好好学习,就是有朝一日能替他们家人捉到那个“贼”。爸爸虽然嘴上不说,但都暻秀看得出来,爸爸比谁都想抓住那个人却也无能为力。

  

  

  所有人都有秘密,唯独所有人最爱的人被伤害都与那个“人”有关。

  

  

  真相往往来自平凡人寻找的过程。

  

  

  其实主角却不止阮喻一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