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erendipity

4460浏览    136参与
津島ゆかり

Serendipity520I右12h/vi/盛开的樱花树下

上一棒@超大份芋圆 


下一棒@阿也 


Notice

*Vox Akuma/Ike Eveland

*魔改了坂口安吾老师的《盛开的樱花树下》,还捏了点莎乐美

*山大王领主Vox和抢来的妻子Ike以及无辜的路人

*ooc雷人文学

*是最后一次写nijisanji en男子相关了,以后有缘再见uu

*感谢您的阅读并敬祝您阅读愉快!


     樱花绽开了。

     漫山遍野皆可见那绚烂的透出粉白色...

上一棒@超大份芋圆 


下一棒@阿也 


Notice

*Vox Akuma/Ike Eveland

*魔改了坂口安吾老师的《盛开的樱花树下》,还捏了点莎乐美

*山大王领主Vox和抢来的妻子Ike以及无辜的路人

*ooc雷人文学

*是最后一次写nijisanji en男子相关了,以后有缘再见uu

*感谢您的阅读并敬祝您阅读愉快!








     樱花绽开了。

     漫山遍野皆可见那绚烂的透出粉白色雾霭,斑驳的春色浪漫在花枝间,虾红色的花朵摇曳在春风之中,澄澈的春光从叶间落入泥土之间。Vox Akuma远眺着那片连绵的樱,蹙眉便疾步离去,那片樱花实在是太过灼目!若是长久注视着那片烂漫着的樱花,便会感到恐怖,那些幻觉借着樱花潜入体内,如同毒素被注入血液之中——实在是令人惊惧!那片樱花实在是令人生厌,Vox暗中腹诽着,站在树下便会感到莫名的风声,注视着凋落的花叶便会惊然察觉自己的生命在随樱花一点一点地消逝于泥土间,化为樱花树的养分,如同死去的虾子的尸体被埋在树根间化作琥珀色的养料,被树根如痴如狂地蚕食着最后一丝鲜活,令人感到心悸。

  绽放于死亡之上的美丽,不寒而栗却又美得那样灿烂。

  Vox Akuma虽对这样的樱花感到畏惧与奇怪却从未选择离开这里,生性冷静的领地主人认为那或许只是出于心理作用,并没有什么可怕之处,他仍然抢劫着经过他领地的旅人们,并毫不留情地用手中那把与村正无异的普通打刀将他们斩杀,以温热赤红的血装点着樱花树。他过着风餐露宿的原始生活并怡然自乐,他并不孤独,他有七位抢来的妻子相伴——虽然那些女子都对凶恶却貌美的山贼感到畏惧而不敢接触。有七位妻子与被草草掩埋于泥土间的骸骨相伴的领主并不孤单,虽然他们都不曾给予他过多的安慰。领主便这样漫无目的地活着,一如往常。

   又是一年的春季,樱花如约般燃烧着半片山脉,目之所及皆是开得热烈的樱花身姿。山的主人像往常一样埋伏在路边丛生的杂草间,手持着那柄刀刃已然出现不少豁口的打刀,准备随时袭击下一个路过这片樱林的旅者。很快,一辆看上去极其普通的牛车沿着崎岖山路缓缓经过樱花树下,车的主人戴着最寻常不过的鞣乌帽,驾驶着看上去颇有年代感的车辆,无疑,他并不是富裕之人。但无妨。自诩为山之领主的盗贼从草丛间一跃而出,他干净利落地打晕了那无辜的车主,粗暴地掀开车帘去掠取车中的宝物。然而车厢中并没有他所期待的钱币食物或是珠宝,但超出他期待的东西正端坐于车厢间,与他四目相对。那是一个身披着华丽的白色婚服的人,大片展开的白无垢上满是华美的纹样,遮掩在华盖之下的栗色发丝末端染着空色,一双平静的青珀色眼眸注视着山贼。Vox Akuma从未见过拥有如此美貌的人,那人的美丽足以令他的所有抢来的收藏黯然失色,令他感到喘不过气的。他感到一丝异样感在骚动着,仿佛与平时有什么相异,但Vox无法说出,或许只是那片樱花带来的错觉而已,最后他只是怔怔地伸出手邀请那个端坐在车厢中的美人下车,那个人先是错愕地盯着他许久,然后才沉默着点点头,搭上山贼伸出的那只手,然后迈动脚步从车厢上起身。

  “你将成为我的妻子。”

   像是被无形之物所蛊惑般,Vox魔怔般牵过那人的手,以低哑生涩的声带跳出如此一句,不是祈使句也不是其它,只是一句简单的陈述句。但那人再次颔首以示同意,他竟这样轻易地同意了。山贼将那位新娘打扮的人接了下来,然后他像是才恍然回想起什么一般,他指了指昏厥在草地间的男人,低声询问那个人:

  “那个人是谁?”

  “他是我的丈夫。”

   与想象中截然不同的,明显是男性的清亮声音从眼前那个身着华服之人的口中跃出。那个人,或是说那个漂亮的男人伸出掩在宽大振袖底下的手,他冷静地注视着被山贼打倒在地的男人,告诉Vox他们间的关系,不知为何,Vox从男子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丝如同看待蛀虫般的不屑,或许,那只是错觉。

   “好。”

   Vox原本不准备杀死那个被自己夺去妻子的可怜男人,但那个样貌美丽的男子此刻却抿唇蹙眉,低声向将他的丈夫打倒在地的Vox Akuma请求道:

   “请您杀了他——现在的我已经是您的妻子了,我实在是不希望知晓我过去的男人还活着。”

  “好。”

  Vox欣然允诺,对他来说杀人并不是什么难事,他的双手总是沾满了那些或死有余辜或单纯不幸的血——他毫不犹豫当着男子的面斩下了男子原本丈夫的头颅,鲜血散发着甘美的腐臭腥味,堪堪融入泥土间。男子只是陌然地端详着那具仍旧鲜活的尸体,他毫不在意自己身上被溅到的血花,一阵轻快的低笑自他的胸腔中爆发而出,山贼有些不可思议地注视着笑起来的男子,于他来说死亡是再平凡不过的事,而对被他掠夺而来的男子来说,那似乎是一件可笑而好玩之事。样貌美得可怖的男子只是眯着眼睛笑着捧起那颗滚落在地的头颅,极随意地把玩着,仿佛那不是一颗头颅,而是别的什么有趣玩物。不知为何,单是看着这一幕,便使得Vox感到一种令人拼命呼吸却也无法喘息的压迫美感,那是破坏与美丽。

   “你叫什么名字?”

  山贼低声向男子询问他的名字,男子怀抱着那颗头颅,鲜血在洁白的婚服上晕染开来,好似雪地间盛开的梅。

  “我的名字是Ike,Ike Eveland。”

  男子明艳地笑了笑,咯咯的笑声如同春间的琴铃,和风此刻卷落无数叶花瓣,淡色的花片掠过Ike的身际,却没有一叶落在他的身上。Vox惊讶地看着Ike,在他眼中那位美得令人心颤的丽人俨然与这片樱花所契合,他有些分不清樱花与Ike之间的界限,又或许,那片迷乱是由樱的幻觉所致。缭乱般的樱花构筑着这片幻觉,而山贼却无心去理睬这缥缈的幻觉——他将死去男人身上所携带的细软卷空,便俯下身背起伫立于失去头颅的男人身体之身侧的名唤Ike Eveland的男子。

  “请杀掉那个女人吧。”

   Ike随意地指向Vox七位妻子中的一位,那位女子是那七位夫人中最美艳的女子,但在Ike的美丽面前却黯淡无光,Ike的美丽是世间罕见的——或许对于山贼来说,Ike的美丽是那样梦幻的——模糊却性别的美丽。

   Ike来到Vox所居住的山洞之中,面对那七位相貌同样都足以被誉为美人的女子,他只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以无邪的语气道出可怖的请求。即使那七位美人再美得令人惊叹,而在Ike Eveland的足前,她们仅仅只是不起眼的赛璐珞矿石——无需质疑什么,Ike Eveland的美丽是如樱花般绚烂而夺目之美,他如熠熠生辉的东洋钻石般美得令人竟平白生出敬畏之心,他的美丽仿佛并非后天造物,而是与生俱来的美丽。七位夫人皆因为他的美貌而大惊,她们黯然失色却在听闻Ike向山贼的请求后更加恐怖。

  “好。”

   熏熏然仿佛歌唱般的甜美声音如同蛊惑人心的咒语一般,Vox再一次同意了Ike所提出的要求,他毫不犹豫地用那把锋利的,甚至还沾染着鲜血的刀刃砍下了那来不及逃出的女子的头颅。

  “啊啊……还有这个,这个。”

   Ike微笑着,提出那些柔软且血腥的请求,仿佛那些头颅只是他随处拾来的玩物一般。Vox只是顺应着Ike的要求,赤色染满了他的眼前,熟稔的腥气在山洞间浑浊地被孕育而出。若Vox此时能够清醒的话,或许会发现请求背后的可怖,但可惜的是,他仿若被蛊惑般,只是抬起自己的手,挥动手中的刀刃。

   那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杀戮,而这一切的起因街纯属于Ike的一时兴起,他眉眼带笑,伸出臂环过Vox的颈部,奖励性地亲近着Vox。荒诞而可笑的甜蜜,氤氲于几近被扭曲的甜蜜之间。Ike所身着的雪白华服被染上触目惊心的赤色,但他毫不在意。

   于是他们便这样相安无事的生活着,直到Ike厌倦了山野间的生活。

   我想去京都,他说。Ike那时换回了男子的装束,即使现在Vox也无从得知为何Ike会换上女子的婚服,但这一切都不重要。

   “好。”

   Vox一如往常般答应了Ike的请求,那时他还未曾想到这次的应允会为他带来什么。他爱Ike吗?Vox并不明析这种感情,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亲吻Ike的唇,他只是单纯被那份美丽所吸引,他热爱一切美好,或许这也是为何他从不离开那片樱花树的原因。但是显然地,他必须满足Ike的要求,他必须短暂地离开那片樱花树。

   “再见”

    他亲吻了樱花树的树干,少有的离开了那片他赖以为生的山野。抵达了京都城内,Ike再一次提出了要求,他愉快地笑着,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将那恶毒的话语诉诸于口齿间。

    “请为我带回白拍子的头吧。”

      Vox默然点了点头,他想拒绝,但奇怪的是,面对Ike那仿佛有着魔力的笑容他怎样都不忍心提出拒绝。


被pb了,浅找个中转站

墨鱼萝卜小短腿

Serendipity520I右12h

Vox akuma x Ike eveland

8:00

上一棒@昏 

下一棒@超大份芋圆 

是长图小短篇日常,已经在一起前提

“本以为我不会再有爱情,直到我又见到了你”


(能力有限,画的很怎么样呜呜呜)

Serendipity520I右12h

Vox akuma x Ike eveland

8:00

上一棒@昏 

下一棒@超大份芋圆 

是长图小短篇日常,已经在一起前提

“本以为我不会再有爱情,直到我又见到了你”




(能力有限,画的很怎么样呜呜呜)

无厘头_佐依
〔属于serendipity的浪漫〕
〔属于serendipity的浪漫〕
🍥

庆功宴的那个晚上

原创角色

还原向 除官配外暂无cp 

日常向场景片段


————————————————————————

——————


这是Madrigal家重建成功后的第一个晚上。让大部分人意外的是,Dolores和Mariano一起出现在了庆祝会上。人人都为这份双重惊喜表示祝贺,人人都为他们欢呼。但Madrigal家的长男在咀嚼完满满一嘴饼时意识到,自己的肩上另多了一项任务。


*


 "So……That's all."

Camilo咳嗽一声,把手背在身后,眼睛对着屋外树丛打了个转。接着静静等...


原创角色

还原向 除官配外暂无cp 

日常向场景片段




————————————————————————

——————


这是Madrigal家重建成功后的第一个晚上。让大部分人意外的是,Dolores和Mariano一起出现在了庆祝会上。人人都为这份双重惊喜表示祝贺,人人都为他们欢呼。但Madrigal家的长男在咀嚼完满满一嘴饼时意识到,自己的肩上另多了一项任务。




*




 "So……That's all."

Camilo咳嗽一声,把手背在身后,眼睛对着屋外树丛打了个转。接着静静等待着,尽管脸上笑意快要绷不住。

 

"……"

夜不很深但是人静。偶尔有几声蛙叫和风穿过树叶的声音。树丛晃两下,没人搭理他。

 

好嘛。”

 

Camilo挠挠头抹一把脸,忍住笑出来的冲动,"Hey———如果你一直呆在那里什么也不说,我可是要———"他转过身,眼睛瞟着树丛方向,作势要走回门里。

 

“……”

 

3。

 

他在心里开始倒数。树丛毫无动静。

 

2。

 

Camilo把步子踏得更重,好像穿了踢踏鞋。

 

1。

 

树丛发出簌簌的响声,一颗头从里面钻出来。

 

"Well..."

 

他还是没忍住笑出声来。头的主人恶狠狠的盯着前方。

 

“MA—RI—AN—NO!?”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树丛里头蹦了出来!浑身上下都沾了点叶子,尤其是头发上,几乎要被树叶包裹了,中间似乎还差点被枝叶绊倒发出一声惨叫。但当事人似乎并不知情,呲牙咧嘴并手舞足蹈的在空中比划着,没有一点平日的“风采”,倒是活像个喜剧演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amilo咧开嘴,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你要庆幸Dolores已经睡了,看看你的脸!”他抹去眼角因大笑而来的生理盐水,抬起头又看到“叶子人”忿忿地坐下,粗暴地扯下头发上的叶子又忿忿地直视前方,好像要用眼睛喷火一样。“要是gang的家伙们看到他们的头儿这幅样子———”

 

Camilo噗嗤一声,变成满身叶子的女孩模样,挂着微笑坐到她边上。

 

“Mariano不是你的…”他托起下巴作思考状,“表哥?”

 

“……Bingo……”沉默几秒,旁边传来有气无力的声音。

 

“?”Camilo用手肘顶一把地上坐着的家伙,在叶子下落时努力憋住笑出声,“What's up?”他用女孩子的脸挤出一个鬼脸,得到相同的手肘回击。这个镇子的女性力气怎么都这么大!他被顶到一边,呲牙咧嘴地揉着胳膊变回原样。

 

 

 

“任何人都可以…为什么是Mariano…”她把哭丧着的脸埋到膝盖里,“Eh…”

 

突然抬起头又耷拉下来。

“为什么是那个傻瓜笨蛋蠢货!那个千年一遇的无脑花瓶!”

 

Woah,Camilo打了个激灵,托腮笑看她手脚并用地继续说。

 

 

“要是这样的话,我还不如自己出手呢!!”

 

话锋一转。闷闷的声音不算大,不过足够低落。Camilo挠挠头,那你为什么不呢,他打心眼里疑惑,但他对自己的情商引以为傲,于是什么也没说,在眼前人的指使下帮她抖落掉身上的叶子。然后他环顾一下四周,刷刷一下又变成红色发带丸子头长姐的样子,对着女孩眨眨眼睛。

 

 

“Jackie?”

 

“Um……”Jacqueline的头依旧埋在膝盖里,对平日里绝佳的妙招也爱答不理,像只鸵鸟缩在原地。Camilo只好像一个鸟妈妈一样拍拍萎缩的鸵鸟的背,“All right…”

 

 

“I just don't know why Mariano……”

 

 

“他哪里好!?”

 

 

女孩呜呜的声音戛然而止,Camilo莫名感觉不对,只不过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下一秒就被猛抬头的鸵鸟袭击,精准地撞到了他的下巴上。

 

 

WOMEN!!!!!!!!

 

 

“OUCH!”

 

他痛得直哼哼,连人都变了好几回样。始作俑者Jacqueline顿在原位,缓缓仰起头,过了一会才惊觉,反应过来安慰他受伤的下巴。

 

“Oops,sorry.”

 

哼哼的Camilo叹了一口气。“Fine…习惯了。还是我妈妈之前给的那一下更重。”身为家里的长男就是要承受这些,唉。“你和Mariano关系这么差?之前他要娶Isabella,你咋什么也没说。”

 

 

这会儿轮到女生的那位哼哼了。虽然做鸵鸟的时候一直在哼哼,不过现在是红耳朵版:“因为虽然我喜欢Isa,但是不是对Dolores的那种嘛……对于你们全家人我都很喜欢,只是。”她正正神色,一万分严肃地伸出食指,“那总归是、不一样的。”最后的一个词像叹气一样被她从胸腔里挤出来。语毕,微微仰头45度角,让月光均匀又完美的倾洒在自己脸上。只不过一秒半后什么也没有发生,又只好悻悻转过头,看看Camilo在干什么。

 

仍旧摸着下巴的朋友映入眼帘,Jacqueline干咳一声,搓搓手,也把手放在他下巴上。“Sorry…我的手是冰的,凑合一下吧,可怜的男孩。”

 

Camilo摸着下巴,估摸着五官稍微移回了原位。他砸砸嘴,对上Jacqueline的吊梢眼,咽口口水把她的手移开。“So......怎么说?”他好容易开了口。

 

“这次我可没法帮你Jackie,Dolores真的很喜欢Mariano。”他有点儿惋惜地讲。“但是你和Dolores一样藏得也太好了......至少之前我都没意识到呢。”

 

Jacqueline有模有样地呜咽一声,蹲坐在地上。Camilo往回归的鸵鸟头上拍拍,默不做声地给她披上袍子的一角。

 

“主要是...我觉得没有可能的...Dolores有喜欢的人,我能看出来,而且她那么好,人美心善、会唱歌.....”心里刚泛起暖意的Camilo,很快被承载赞美姐姐的花言巧语子弹的收音机打得遍体凌伤。家里的长男就是要承受这些......他一瞬间有点懂了Jacqueline刚才装模作样的表情动作,不过还能怎么样呢,虽然他不懂,但是爱情真是个恐怖的东西,能把这个家伙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Camilo忧郁地抬起头,仰视着天上的月亮,“So…?”哔哩啪啦的收音机戛然而止,Jacqueline总能在适宜的时候展现少女模样,开始红着脸支支吾吾。

 

Ok,fine. Camilo顺势坐到她身旁,麻利地躺在草地上。

 

空气里散发着好闻的草木味道,蛙叫又此起彼伏地响起来,只不过没有什么风声了。他把双手放在脑后,盯着月亮,深吸一口气。

 

 

这个夜晚还很长呢。谁叫我人太好啦。

Camilo笑起来,在Jacquelin躺下、哀嚎、并发出“砰”的一声———的时候想。

 

 

 

 

TBC.

 

 

 

 

 

 

 

 

 

嘿哈!

公司的这片大草地 爱了爱了!

公司的这片大草地 爱了爱了!

嘿哈!
落日玫瑰! “晚霞与玫瑰共绘浪...

落日玫瑰!

“晚霞与玫瑰共绘浪漫 你是我藏在心底的爱意泛滥”


落日玫瑰!

“晚霞与玫瑰共绘浪漫 你是我藏在心底的爱意泛滥”



爱学英语的小欧同学
英文中最美的英文单词:Serendipity偶然遇见的小确幸
英文中最美的英文单词:Serendipity偶然遇见的小确幸
嘿哈!
下沙大学城学林街瞬间定格! 你...

下沙大学城学林街瞬间定格!

你在看风景车上的人也在看你!

下沙大学城学林街瞬间定格!

你在看风景车上的人也在看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