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f

321.8万浏览    13189参与
宫婷婷

秘密传说

“你要去哪里?”

Frisk捂住正流血的肚子,拽住Sans的衣角,缓缓的起来,Sans握紧刀,其实还有点犹豫,在准备再捅上几刀的时候,Frisk握住了Sans的胳膊,就在一瞬间,那只胳膊瞬间被折断,Frisk死死握住那只胳膊没有放手。

“嘶!”

一种痛感传了上来,Sans瞬间也没了理性。

正当他要使用龙骨炮的时候,Frisk一拳将他打趴下,她的速度惊人,当Sans使用魔法攻击她的时候,都能轻松的躲开,这种伤,感觉对她丝毫没有什么影响。

“抱歉。”

她突然间出现在Sans的面前,完全没有给Sans反应的时间,不过,很快的是,Sans躲开了,但他没有想到的是,Frisk预判了他的动作,...

“你要去哪里?”

Frisk捂住正流血的肚子,拽住Sans的衣角,缓缓的起来,Sans握紧刀,其实还有点犹豫,在准备再捅上几刀的时候,Frisk握住了Sans的胳膊,就在一瞬间,那只胳膊瞬间被折断,Frisk死死握住那只胳膊没有放手。

“嘶!”

一种痛感传了上来,Sans瞬间也没了理性。

正当他要使用龙骨炮的时候,Frisk一拳将他打趴下,她的速度惊人,当Sans使用魔法攻击她的时候,都能轻松的躲开,这种伤,感觉对她丝毫没有什么影响。

“抱歉。”

她突然间出现在Sans的面前,完全没有给Sans反应的时间,不过,很快的是,Sans躲开了,但他没有想到的是,Frisk预判了他的动作,一个转身,她从衣兜里掏出喷雾剂类的东西,喷到了他的脸上,瞬间晕倒了。

“♛☜♚●✘☆”

后来的事情……

“你回来了啊。”

回到梦境,必然会遇见这个家伙,眼前这个像石头一样的孩子——Secret。

“我很快就离开,你这样会让我很疲惫孩子。”

Sans死死盯着Secret。

“是吗?”

她依旧盯着别处,心神不定,但还没有多长时间,她身上的代码越来越多,突然消失了,Sans看到后愣了一会儿,正当他累的不行,坐了下来,想趴在地上一会儿的时候……

“累了吗?”

是Frisk……他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很肯定就是她,对于在梦境里面杀不了人,也很无奈,Sans便叹了口气。

“我现在见到你很不舒服,kid。”

“我也一样,你不打算杀了我吗?”

她坐在Sans旁边,并没有叫醒他。

“梦里面又不是真的。”

他叹了口气。

“抱歉,说了不该说的话。”

她的声音有点颤抖,好像在害怕着他,Sans闭上了眼睛,比起那些,他更想睡上一觉。

“我也是做了一些过分的举动,不用道歉。”

场面再度陷入宁静……Frisk看了看他,Sans可以察觉到,这个孩子不怀好意,便睁开眼睛,看了看她,只见Frisk就盯着他的侧骨,把Sans有点吓到了。

“那,如果我喜欢你,怎么办?”

这句话,完全没有磕巴,很认真,他听的很清楚。

“讲真的?”

他突然听到,惊讶又红着脸,他看着Frisk,但Frisk低下头来,后来又不敢说下去了,不过,在下一秒,她回答到。

“骗你的。”

Frisk露出了笑容,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这不得让Sans想到了那时候遇见Frisk的场景。

“这不好笑。”

“我知道,但我想,如果你听完这句话的时候,就不困了。”

Sans听完很生气,上手去捉弄她,她也赶快起身,就这样,Sans也没有使用魔法,没有攻击的意思,两个人闹了一会儿后……

“哈哈哈哈哈哈。”

Frisk笑的很开心,躺在地面上,Sans站在她旁边。

“我说,你以后叫K好了。”

“名字又不是随便起的,孩子。”

她扭过头,看向这个世界的另一端,心不在焉的说了一句。

“诶,那就这么定了。”

Sans瞬间无话可说,但,这个场景,很像Secret……这时,Frisk伸出手,示意把她拉起来。

“醒醒吧!懒骨头。”

“呵,这轮不到你说我。”

在双手碰到的一瞬间,梦就要醒了……

“×☜♟♞☆”

归零.

算个屁插画

自我感觉像个烂人

hhhhhc不过E三岁是真的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神他妈欢喜冤家

算个屁插画

自我感觉像个烂人

hhhhhc不过E三岁是真的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神他妈欢喜冤家

微信就在原文里好好看看

代购繁花flowerfell原著/ffc/sf漫画

老规矩flowerfell 35r也就是五美元价格随汇率增加或减少  有支付作者的截图 有中英两种 原著+番外


ffc 也就是flowerfrisk collection 此文是经繁花授权的同人 文nsfw向 补足各位想吃肉的遗憾 买收搬运翻译 费15r


sf漫画本


衫福小合集页数很多 三本一起卖 25r 


衫福(underfell)15r 


v linwanyan1221


繁花原著我不赚一...

老规矩flowerfell 35r也就是五美元价格随汇率增加或减少  有支付作者的截图 有中英两种 原著+番外


ffc 也就是flowerfrisk collection 此文是经繁花授权的同人 文nsfw向 补足各位想吃肉的遗憾 买收搬运翻译 费15r


sf漫画本


衫福小合集页数很多 三本一起卖 25r 


衫福(underfell)15r 


v linwanyan1221


繁花原著我不赚一分钱 全部支持作者 帮大家代购也希望大家多看看我自家翻译作品 ffc 目前国内中文版除了我其他人是没有的 月底了也想赚点工具钱


如果没加或者没回 请耐心等待 高三党正在上课 晚上就回了

叁峡san.

*你将自己深埋在梦中,只为了纪念曾经善良的孩子。

p2是体型反转的龙鱼,大概是精英大叔x运动女孩。

(都是自己的underdreamland

*你将自己深埋在梦中,只为了纪念曾经善良的孩子。

p2是体型反转的龙鱼,大概是精英大叔x运动女孩。

(都是自己的underdreamland

缸
虽然,但是这样很好玩

虽然,但是这样很好玩 

虽然,但是这样很好玩 

叁峡san.

新au,不过还是sf向的。

crazy!sans所在的au是一个极度疯狂的au,这个世界是由无数的负面情绪聚集、融合然后诞生的。

这里所有的怪物们都十分的敌视人类,并且他们都知道时间线的存在甚至能保留一部分时间线的记忆碎片。

而crazy!frisk却是一个极度善良的孩子,在她来到地底世界后便不遗余力的拯救他们。

即使要让他们感受到善意十分的困难,每个怪物都至少要杀死她十次以上才会感受到frisk那不掺一丝杂质的善良,至此他们才会摆脱内心深处疯狂的仇恨。

但是*你(player)明显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不是吗?于是*你侵入了这个世界,留下了*你的恶意。

很成功,crazy!frisk...

新au,不过还是sf向的。

crazy!sans所在的au是一个极度疯狂的au,这个世界是由无数的负面情绪聚集、融合然后诞生的。

这里所有的怪物们都十分的敌视人类,并且他们都知道时间线的存在甚至能保留一部分时间线的记忆碎片。

而crazy!frisk却是一个极度善良的孩子,在她来到地底世界后便不遗余力的拯救他们。

即使要让他们感受到善意十分的困难,每个怪物都至少要杀死她十次以上才会感受到frisk那不掺一丝杂质的善良,至此他们才会摆脱内心深处疯狂的仇恨。

但是*你(player)明显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不是吗?于是*你侵入了这个世界,留下了*你的恶意。

很成功,crazy!frisk被你的恶意侵染,她拿起小刀屠杀了这个au的怪物。最后你的恶意离开她,她清醒以后也真的疯掉了。

愧疚、悲伤、绝望……成为了组成她灵魂的东西。

crazytale的怪物们与其他au的怪物们不同,他们不会随着重置而复活,在crazy!frisk感化他们之后,他们已经不能在接受无尽的绝望与疯狂。他们会反抗复活,无论重置多少次只会有一堆又一堆的灰烬。

crazy!sans他爱着这个善良无比的小女孩,在她被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杀死却依旧伸出沾满血液的双手,拥抱自己时,crazy!sans明白自己永远都无法离开这个内心充满光明的孩子了。

但总是事与愿违,她看着她手起刀落,自己的亲人、朋友一个个化为灰烬。

“杀了我,sans求你了,杀了我……”她流着泪握着他的手这样祈求着。

“我、我不能,我做不到……”他这样回答着。

世界充满意外,在sans小心翼翼的反击下frisk还是会有意外死亡的时候,但他清楚他们会落得如此下场的原因……是*你,卑劣的外来者。

crazy!frisk一次次读档,一次次与crazy!sans战斗,她的力量已经超乎*你的想象。

*你明白不能继续下去了,因为继续下去的话终有一天他们都会顺着你留下的恶意,来杀死你。于是你让那恶意离开了,然后留下了这个支离破碎的世界。

这个悲惨的au只留下了ct!sans和ct!frisk,他们只为对方而活,他们的灵魂中只剩下无尽的黑暗和扭曲又疯狂的爱意。

*ct!sans和ct!frisk是负面情绪的化身,他无法被消灭,他可以依仗任何一点微小的负面情绪复活。

*ct!sans和ct!frisk以自身为圆心,5米的范围内有能激发负面情绪的立场。(所以请离他们远一点!!

雨曦
糊图图。滤镜教我画画。

糊图图。滤镜教我画画。

糊图图。滤镜教我画画。

百无一用螺同学

最近速写的意识流sal和sf小合集

最近速写的意识流sal和sf小合集

万事屋☆秋桑

【骨兄弟亲情向】don't forget【5】

骨兄弟主场注意

cp为sf,鱼龙,羊猹等……

sansy失忆注意

如果可以就请接着往下看吧,enjoy

——————————————————————————————————


蓝白色的条纹衬衫象征着疾病和不幸,但在骷髅身上却如同柔水流云。


春天到了,窗外的积雪早已随着朝阳的升起而融化,落下的雪水融入土壤之中,成为滋润花朵的养料。


他就这么用手拖着下颚骨看着,不知在想些什么,但脸上的笑容是温柔的,不是咧的过头而显得虚伪的职业假笑,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隔着一扇门,papyrus承认虽然很高兴看到自家兄弟平安无事,但简直就像是…一场奇异的梦一样,而他的兄弟是这场异谈的...

骨兄弟主场注意

cp为sf,鱼龙,羊猹等……

sansy失忆注意

如果可以就请接着往下看吧,enjoy

——————————————————————————————————


蓝白色的条纹衬衫象征着疾病和不幸,但在骷髅身上却如同柔水流云。


春天到了,窗外的积雪早已随着朝阳的升起而融化,落下的雪水融入土壤之中,成为滋润花朵的养料。


他就这么用手拖着下颚骨看着,不知在想些什么,但脸上的笑容是温柔的,不是咧的过头而显得虚伪的职业假笑,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隔着一扇门,papyrus承认虽然很高兴看到自家兄弟平安无事,但简直就像是…一场奇异的梦一样,而他的兄弟是这场异谈的主角。


sans以前好像讲过这种故事?他不记得了,那时的sans还没有现在那么懒惰,还会牵着自己的手带他去 snowtown 那位好心的兔小姐那里买东西,晚上也会做好吃的蛋排和其他的什么点心。


但突然有一天,自己的兄弟魂不守舍的,他想上前搭话,但…他被吓到了,他从来没见过sans那个表情……


眼眶黑着,眼边还有泪痕,夸张的好像电影里的那些会抓走孩子们的可怖小丑一样。衣服还是那身白大褂但上面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和上面沾着的红色液体,他现在才知道那些是“血”,当那样的sans缓缓的好像多年没有上过油的机器一样被发条驱动着,不带一丝感情的看向了自己。


他害怕了,就这么立在原地,那些早就想好的安慰的话此刻突然卡在喉咙里,只好瞪着不存在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兄弟几乎是将自己拖进房间里的狼狈样子,什么也没做……就只是看着……


“啪嚓——”突然被楼上传来的声音吓到,楼上不断传出东西撞击地面所发出的破碎声音,papyrus这才想起自家哥哥刚刚落魄的模样。


将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出头骨,一路小跑到sans房前。


“KNOCK  KNOCK”

“…who's there?”

“骨气”

“谁是骨气?”

“伟大的帕派瑞斯来帮你充满‘骨气’”


“噗呲——”对面传来了微弱的笑声,门把手转动,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sorry,bro.刚刚我有点‘骨’痛。很抱歉用那种眼神看你。”熟悉的冷笑话,这总算让帕派瑞斯放下心来。


“发生什么了?也许我可以帮帮你?”年幼的骷髅将头高高抬起直视着兄长的眼睛,渴望从里面发现着什么。“ehhhhh……nothing,只是一些小——事情。这不会有什么影响的。”用骨手比了一个很小的圆,将‘小’字拉了一个长音,以此表现其是如此微不足道,小骷髅信以为真,絮絮叨叨的表达自己刚刚的不满。


但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sans突然变黑的眼眶,sans小心翼翼的将门带上:里面到处都是玻璃的碎片和一些被撕烂的纸屑只能依稀辨认上面的字写着【时间线考察报告】【决心提取实验】


“Papyrus?”带着疑问将手在高个子骷髅面前晃了晃,对方好像是被吓到了,眨了眨不存在的眼皮。“哦…我没事,刚刚只是想起一些不重要的事了。所以我兄弟的情况怎么样了?”“没事的,Alphys说只要不再刺激他,他的灵魂就会自我愈合,记忆迟早会找回来的…我保证…”


“没关系!这点问题还难不倒伟大的帕派瑞斯!这将是一个新挑战!拯救我这不争气的懒哥哥!捏嘿嘿嘿嘿!”


将房门推开,这次显然sans已经习惯了他的突然袭击。


“hey…bro?”花了很长时间才让sans相信他有一个比自己高了两个头骨的弟弟,尽管他们除了都是骷髅怪物以外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很滑稽,对吧?【我竟然有个需要自己仰视才能对视的 弟弟  ?】这太奇怪了,除了鼻骨他们那里都不像兄弟,就算是,他也应该是弟弟。


*sans正在怀疑自己正在做梦,而且是一场恶梦。


“怎么了?”  “你确定你没找错骨?可能只是我长得和你哥哥很像还重了名?”“不可能!SANS你就算变成灰我都能认出来你这个懒骨头!”


“omg……”用手捂住不存在的耳朵,老天这孩子是吃了个扩音器吗?


“SANS……”“what……!”刚缓过神一转头就对上了不知什么时候突然贴近的papyrus。奇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永远没法直视他的眼睛,深沉的黑暗好像要将自己吸入其中。


“SORRY,SANS…都是我没保护好你,如果,如果当时我在场的话也许就不会这样了……”不想看见,不想看见眼前的骷髅露出这种深情,他应该是永远充满活力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低落,这根本不关他的事,是我。但…我为什么会记得这些?


“hey……这不是你的错,bro。下次我会小心的,至少不会‘狡猾’的对待事情。”下意识的轻轻把骷髅搂进怀中拍拍他的头,双关不自觉的从口中溜出。


“SANS!”本来情绪缓和下来的骷髅听到以后直接一跃而起,瞪着那双圆溜溜的金鱼眼冲他咆哮着。很熟悉,尽管不记得了,但有些东西就是刻在“骨”子里的,那是什么也没法抹除的东西。“come,bro. 你明明笑了。”将左眼闭起,两手一摊装作自己很无辜的样子,而且他也没有说错。


帕派瑞斯虽然在生气但嘴角明显的在上扬“我是做了,但我讨厌它!”


*熟悉的对话  门外的frisk这么想着。当年自己还是个孩子也曾这么躲在台灯后偷听着两兄弟的对话。


还是一样的对话,但此刻围在sans头上的那条绷带却仿佛被施了什么夺人心窍的魔法,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显眼,无法忽略。


肩头被人轻轻拍了拍,转头,是可爱的护士小姐。“您好呀。”对方微微屈身示意“您好,这里是sans先生的报告单,请您查阅一下。”意料之外,是个对怪物们没有任何偏见的人呢。


没有下意识的用“怪物”称呼他,语气坦诚,不是刻意的作词,这种人上次见到是什么时候了呢?


很久了


自从怪物们被解放那天开始争论就无休止的爆发着,少数过激派甚至直接来到了怪物们的新居“怪物居住地”闹事。恶意揣测也没有一刻停下来过,以至于frisk干什么都要特别备注一下,表示自己绝无恶意。


很累,自己明明也才刚刚快成年,却经历了在这个年龄正常孩子不该接受的:意外掉落进那座山中,结识了各种怪物,拯救了世界,同时也亲手毁了这一切…就因为无聊的理由。


心里暗暗想着,但手上的动作一点也没停下来。查阅以后,确认无误便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将它交给这位护士小姐。“噗……”但对方却掩嘴偷笑,眼角的笑意丝毫藏不住。


“怎么了嘛?”害怕是自己做了什么可笑的错误,下意识问到。“没什么,就是觉得您的字好…童真可爱?怪物大使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吧?”她将页翻到了自己签名的那一页,小孩子特有的雏嫩字迹,还在底下画了一个-_-


“……!”脸一下子红了起来,那个表情是自己下意识画上去的。小时候的习惯,在地下的时候总喜欢到处留下自己的足迹,想破头皮想到的标记“决心脸”和她自己一样的表情。


没想到这个毛病现在没改掉呢。和其道别,目光转回房间里。


不到五分钟两位骷髅就回到了和以前一样的相处方式,怎么说呢……真是“骨”浓如水?轻轻敲门示意,推门而入。


“抱歉打扰两位,一个好消息,sans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oh,这可真是‘骨’舞人心~” “SANS!”


*……保持你的决心

























朝暮-失踪人口
ooc速摸狂草小剧场 《关于c...

ooc速摸狂草小剧场

《关于cross睡觉都穿着他的制服这件事》

ooc速摸狂草小剧场

《关于cross睡觉都穿着他的制服这件事》

白辉
画了莓福的meme!发在了B站...

画了莓福的meme!发在了B站~

其实是大半年前就画好了,但是后半部分一直没画完,干脆就没画下去了


指路如下↓↓↓↓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nY411h7Sq?spm_id_from=333.999.0.0

画了莓福的meme!发在了B站~

其实是大半年前就画好了,但是后半部分一直没画完,干脆就没画下去了


指路如下↓↓↓↓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nY411h7Sq?spm_id_from=333.999.0.0

爱韩范的机灵鬼
SF9 - '여름 향기가 날 춤추게 해 (Summer Breeze)' M
SF9 - '여름 향기가 날 춤추게 해 (Summer Breeze)' M
溪溪溪森蓝

第十四章

sf向注意。

undyne寻声跑了出来,看见sans抱着他的外套略有些惊讶和困惑。

“做什么sans?”

“有个婴儿被丢在垃圾堆里,现在先登记下我们这就去医院。”frisk大声喊着,特别着急的样子,并且同时也感觉到了一丝窒息的感觉。“sans来不及了快去医院待会登记!!”

小婴儿大口喘着气,似乎已经哭不动了,一时之间sans被催的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拉上undyne一起跑出警察局(实际上是undyne扛着sans冲进的医院,虽然她还没搞清楚状况。而且医院就在警察局隔壁。)

医生们把小婴儿包上保暖垫推着车进了抢救室。而frisk在外面走来走去还不停摸摸脖子。

frisk你怎么了,明明已...

sf向注意。

undyne寻声跑了出来,看见sans抱着他的外套略有些惊讶和困惑。

“做什么sans?”

“有个婴儿被丢在垃圾堆里,现在先登记下我们这就去医院。”frisk大声喊着,特别着急的样子,并且同时也感觉到了一丝窒息的感觉。“sans来不及了快去医院待会登记!!”

小婴儿大口喘着气,似乎已经哭不动了,一时之间sans被催的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拉上undyne一起跑出警察局(实际上是undyne扛着sans冲进的医院,虽然她还没搞清楚状况。而且医院就在警察局隔壁。)

医生们把小婴儿包上保暖垫推着车进了抢救室。而frisk在外面走来走去还不停摸摸脖子。

frisk你怎么了,明明已经是灵魂了还会噎住吗?sans看着她焦躁不安的样子很疑惑问她。

我也不知道。但是莫名有什么噎住的感觉,而且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越来越慢,这让我没法控制自己的心情和感觉。(此处是灵魂和灵魂的对话。)

frisk更加焦躁的走来走去,不时向不透明的玻璃窗看去。

一个全副武装的医生走了出来。“我们没有救活他,请节哀。进来看他最后一面吧。”

undyne跟着sans进了抢救室,三人都不太相信一个小小的生命就这么走了。

刺耳的滴滴声从心电图机上传来。

“嘿,sans,我还有最后一个办法。”frisk突然神色凝重的伸出手,在只有sans看得见的情况下将自己的决心缓缓传给她。

奇迹发生了。

心电图机突然有了波动,很快一点点有规律的抖动起来,每一个波峰和波谷都显出了决心的力量和生命的顽强。frisk仿佛憋了许久的气,终于大口呼吸起来。

医生看见这一幕立马拿起呼吸机和保温箱,护士将他们赶了出去,却脸带微笑的解释到这是假死,她生命很顽强完全活着。undyne松了口气,“这医院怎么不好好检查,吓死我了。”

sans脸黑了。

骷髅把undyne拉到一边。

“刚刚,那个婴儿确实死了。你知道吗?frisk居然把自己的力量传给了那个孩子!真是不要命了(눈_눈)”(某骨垮起批脸)

“WHAT!!!!”undyne是这个表情。☄ฺ(◣д◢)☄ฺ

“你怎么敢的frisk!!!那可是你的生命啊!!!就算他确实要死了她和我们非亲非故我们救她不是仁至义尽???”

“但是他不是活了嘛...我就给了一点点,你看我不是没长多少岁数嘛...”frisk委屈屈,撅着嘴辩解道。Ծ‸Ծ

sans皱着眉头复述了一下她的话。undyne一时不知道该反驳什么,想了半天才回道“那你怎么知道一定会救活呢?”( ー̀дー́ )

“因为我可以感觉到...她的感觉...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_@,大概是因为我是个灵魂吧,可以感觉其他濒死的灵魂。”

sans又复述了一下,依旧是黑着脸。

“下次不许了。灵魂不灵魂的能不能先管好你自己?我花了多长时间让你回来你却把灵魂给了这个臭小鬼,heh。得,你不想要活直说,我这就去死。”

“好好好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QAQ

frisk只好哄着他,一边不时看向抢救室亮着的灯。

「镜莲」

【授权转载/汉化】


「爱人」


Phosia太太推特(Twitter)ID: Phosia (@undelta-trash

Tumblr ID:@undelta-trash


应该是什么外网meme

【授权转载/汉化】


「爱人」


Phosia太太推特(Twitter)ID: Phosia (@undelta-trash

Tumblr ID:@undelta-trash



应该是什么外网mem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