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f

95.3万浏览    8007参与
PUKO糖分过高
摸鱼 高中生福x衫 图层效果真...

摸鱼 高中生福x衫

图层效果真好玩∠( ᐛ 」∠)_

动作有参考

摸鱼 高中生福x衫

图层效果真好玩∠( ᐛ 」∠)_

动作有参考

第九个地衣
“冷”到骨子里☃️ 各位注意保...

“冷”到骨子里☃️

各位注意保暖啊——!!

“冷”到骨子里☃️

各位注意保暖啊——!!

夜思念如刀

[UNDERTALE]仁慈02

高亮:

SF向

私设巨多

——

“我想要回家。”


*你充满了决心。


&


“…想要回家。”


*你充满了决心。


&


“…………要回家。”


*你充满了决心。


&


“……………………”


“……………………回家。”


*你充满了决心。


&

“……………………”

在不知道多少次后,终于有一丝变动出现了。


*Sans睡着了。


Frisk明白现在或许是她唯一逃离这里的机会。


她尽全力的小声移动着,就连血的滴落都害怕着对方会突然醒过来。


就差三步…


就可以越过Sans。...

高亮:

SF向

私设巨多

——

“我想要回家。”


*你充满了决心。


&


“…想要回家。”


*你充满了决心。


&


“…………要回家。”


*你充满了决心。


&


“……………………”


“……………………回家。”


*你充满了决心。


&

“……………………”

在不知道多少次后,终于有一丝变动出现了。


*Sans睡着了。


Frisk明白现在或许是她唯一逃离这里的机会。


她尽全力的小声移动着,就连血的滴落都害怕着对方会突然醒过来。


就差三步…


就可以越过Sans。


还差一点点…


与Sans擦肩而过的时候,Frisk浑身都警惕了起来,但是他已经睡着。


错过身的Frisk,精神放松了下来,她看着近在咫尺的门。


只要穿过,那扇门…


她就可以……


“你还真以为就可以这么轻易的离开吗?”


“?!”


Frisk来不及回头,熟悉的疼痛从胸口处传来:“咳呃…”


她咳出了一口血,身体再次被骨刺刺穿了,Frisk倒在地上。


冰冷的地被温热的血沾暖,Frisk伸出了手,她的视线一片模糊,但依稀能够看见那扇门。


Frisk挣扎着想要爬起,却是徒劳,五指在地上流下血痕。


“我…只是想…回家。”


“回家?”


一双粉色的拖鞋出现在了Frisk的视线里,Sans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血泊里,瘦弱的Frisk。


“只要有我在,你永远都不要想能够回家。”


“你永远都回不了家。”


*因为你毁了怪物的家。


泪水滴落在血滩里,溅出小小的水花。


*你死了。


*你获得了1EXP!你的LOVE增加了!


“嘿,Sans你在这里做什么?!”


一个不可置信的声音响起了,Sans震惊的瞬移到他的身前:“Papyrus?!”


“Sans很高兴你这么热情的拥抱我,但是…你能告诉我你怎么了?”


确实,是他的兄弟。


那个高个的、喜欢意大利面的,想要成为皇家守卫团一员的Papyrus。


Papyrus看向四周,试图找寻让他兄弟不对劲的事物,紧接着他看见了…


倒在血泊里的Frisk。


“人类!”


这下轮到Papyrus热情的搭着Sans的肩膀,“那个人类!!怎么了!!”


“……呃。”


“你伤害了这个人类??!!!”


Sans想,这一定有什么不对劲。


&


Frisk又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Sans懒散的从靠着的墙壁上,走到了中间,那是与人类对立的方向。


说实话,他已经厌倦了。


Frisk已经死在他手里不下数百次了,她很弱,从第一次见到她,Sans就知道她是一个弱小的人类。


但她却…作出了一些过于强大的事情。


不过,记起上一条时间线发生的事情,Sans决定再往后看看。


*Sans放水了。


*但闪避着骨刺的你,已经成为下意识的你,毫无知觉。


*即使对方作出了比之前数次要收敛的攻击,你的身上依然充数着伤痕,身体沉重的感觉使你艰难的睁着一只眼睛。


闪躲与在避开那些骨头的同时尝试着前进。


当Frisk达到了存档点的时候,金色的光芒绽放在手中,她的意识还没有缓过来。


……通过了?


血液沾染了她的大半部分衣衫与露出来的皮肤上,Frisk忍不住将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处,心脏正激烈的跳动着。


她已经无暇再去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Frisk走出的步伐因为疼痛而有些歪斜,但是…只要想到…


很快,很快自己就可以回家、离开这个充满着伤害与疼痛的怪物地底…


*你充满着决心。


和Toriel说的不一样…


国王,怪物的国王并没有对她的杀意,他看起来很颓废,他的身边有碎裂的数个装着什么东西的玻璃罐。


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Frisk虽然疑惑,但是现在她心中已经被‘终于可以离开这里’的话语占据了全部,她告诉了Asgore她想要回家。


Asgore看着眼前这个伤痕累累的人类,要是…要是那些灵魂没有被夺走,那么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死眼前的这个人类,打破结界。


可是…


就在人类来到之前…


数年来的收集与心血全部毁于一旦,再想集齐七个人类的灵魂不知道要再过多少时间,Asgore忽然就累了…


“很抱歉人类,你无法回家。”


“………?”


Frisk心跳漏了一拍,她的耳朵有些耳鸣,她连简单的‘为什么’都无法问出口。


索性Asgore做出了解释:“穿过这个结界除了一个人类的灵魂…还必须有一个怪物的灵魂。”


“除非你找到一个愿意把灵魂交给你的怪物,当然…你也可以杀死一个怪物来获得他脆弱的灵魂,呃…”


“当然了,如果你要那么做的话,我会阻止你。”


“…怪物的……灵魂?”Frisk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她紧握着双臂的手有了细微的颤抖,她的眼眸有些空洞显然是陷在了什么回忆当中。


“不…”


她不可能说服一个怪物把灵魂交给她,也更无法杀死他们…


所以说…自己……努力到现在……


每走一步小心翼翼的不去引起那些怪物们的发现,每次残酷的战斗都在祈求对方放过她,每次死亡她都在鼓励自己下次一定会成功…


……


无法回家…?


离不开这里……?


永远的呆在这个恐怖的地方……?


Frisk浑身冰凉犹如即将濒临死亡那般残喘着呼吸。


*你无法在保持你的决心。



☔☁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花瓣用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
花瓣用的素材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
花瓣用的素材

白辉
【fell为frisk套上狗...

  【fell为frisk套上狗链的前一天】

  【fell为frisk套上狗链的前一天】

夏樊景今天也在努力不秃头.
记得是几月前写给朋友的。

记得是几月前写给朋友的。

记得是几月前写给朋友的。

碘化氢
突然想画画wwSF真好。虽然我...

突然想画画ww
SF真好。虽然我现在还很菜,但是也想为了喜欢的cp们好好提升画技。

突然想画画ww
SF真好。虽然我现在还很菜,但是也想为了喜欢的cp们好好提升画技。

闲云孤某

最近在为Faye和Spike流泪。

我为什么又跳了北极圈?为什么又是烟鬼夫妇??。。。

最近在为Faye和Spike流泪。

我为什么又跳了北极圈?为什么又是烟鬼夫妇??。。。

独一不二

【原创白不二】嗯——Ecstasy !

https://shimo.im/docs/wgr9Tk9XRqcRqw9P/ 《【白不二】嗯——Ecstasy!(14-16)》,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好多亲亲问,走链接,你们懂的

https://shimo.im/docs/wgr9Tk9XRqcRqw9P/ 《【白不二】嗯——Ecstasy!(14-16)》,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好多亲亲问,走链接,你们懂的

夜思念如刀

[UNDERTALE]仁慈01

高亮:

SF向

私设巨多

——

金色的长廊。


纤尘不染,窗外的光芒倾洒在Frisk的身上,冰冷刺骨。


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认知到这一点的你,充满了决心。


Frisk的手臂与腿部都缠有白色的绷带,有红色的液体渗出,索性它们已经停止了扩大。


*你迫不及待的往前走去。


忽然,Frisk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影。


“…Sans?”Frisk声音有些颤抖,她轻声的说出那个身影的名字:“…你也…?”


“你好呀。”


Sans站在Frisk的对立面,“你最近很忙啊,对吧?”


“呃恩…?”


Sans还是Frisk记忆中的那样,懒散着。...

高亮:

SF向

私设巨多

——

金色的长廊。


纤尘不染,窗外的光芒倾洒在Frisk的身上,冰冷刺骨。


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认知到这一点的你,充满了决心。


Frisk的手臂与腿部都缠有白色的绷带,有红色的液体渗出,索性它们已经停止了扩大。


*你迫不及待的往前走去。


忽然,Frisk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影。


“…Sans?”Frisk声音有些颤抖,她轻声的说出那个身影的名字:“…你也…?”


“你好呀。”


Sans站在Frisk的对立面,“你最近很忙啊,对吧?”


“呃恩…?”


Sans还是Frisk记忆中的那样,懒散着。


她右手握住了自己的左手臂,她有些害怕,“…不…”


Sans的这个模样…


Frisk的脸上有着惊惧与恳求:“请你…”


和他们是一样的…


“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Sans根本不理会Frisk的作为,他的语调平缓,似乎在压抑着什么:“你是不是觉得即使最坏的人也能改变?”


他垂下的眼帘抬起,冰冷的视线刺在Frisk的身上:“觉得只要经过努力,每个人都能成为好人?”


“……Sans,我……”Frisk下意识往前走出一步,想要解释什么,但是Sans强硬的话语打断了她。


“这样吧。”


他说道:“我有一个更好的问题。”


“你是不是想尝点苦头?”


“等等…Sans…!”Frisk感觉她现在必须要说什么,但她比往常要更加害怕于现在的他,“我…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骷髅的嘴角似乎天生就是翘着的,至少Frisk没有看见过Sans没有笑着的模样。


他根本不听Frisk的辩解,因为那毫无用处,眼前这个人类的LV是做不了假的。


“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


“Sans…?”


Frisk声音里带着询问与害怕:“到底…怎么了?”


“小鸟在歌唱,鲜花在绽放…”


她身上的伤口在泛着疼痛,昭示着存在感,Frisk从Sans的身上感觉到了危险。


“在这样的一天里,想你这样的孩子…”


不、不止是危险,还有……


“应当在地狱里焚烧!”


浓烈的杀意。


一瞬间数不清的骨刺从地下蹿出,Frisk根本来不及闪避,她甚至无法看清它们的攻击。


习惯于躲避的身体,快于她的视线先动了起来,刚踏入一块安全的地方,下一秒又快速的出现了骨刺。


“!”


腿被穿透了,疼痛布满了她的大脑,可是Frisk来不及去呼痛,因为她知道只要再慢一步。


她就会被骨刺无情的刺穿。


骨刺们消失了,Frisk身上早已遍布伤口,“San…”


她还是尝试着与他交谈,她…只是想回家。


Frisk对上了Sans眼睛,她的话语折断了,卡在喉咙里无法说出。


Sans看她的眼神,是在看一个罪无可赦的罪人,冰冷、冷漠,夹杂着杀意与怒火。


倏然,似羊似龙的骨头出现了,Frisk被它们的白光吞噬了。


*你死了。


*你获得了1EXP!


&


“!”


Frisk倒吸了一口气,她重新站在了长廊的入口处,忍不住颤抖的抱着自己的双臂。


“太强了…”


她的身体在细微的颤抖。


这要比Undyne…还要…


Frisk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想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没什么的…”


“没什么的…”Frisk低声安慰自己:“只要…多试几次…Sans总会…”


她的自语断了下来,Frisk想起了Sans看着她的眼神,有些不确定他是否会放过她。


Frisk沉默了一下,然后往前走去。


“你的这个表情不错,看样子我干的不错?”


Sans依旧站在那个地方,他的表情充满戏谑。


“…Sans听我解释。”Frisk攥紧着手,“我…我只是想回家…”


“回家?”Sans看着眼前这个瘦弱的人类,“你的回家之路可都踏着我同伴的‘鲜血’。”


“你的良知不会受到谴责吗?”


“…?”


Frisk愣住了…


“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良知】。”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没有…呃咳…!”伤害过它们。


尖锐的骨刺穿透了Frisk的身体,人类的鲜血染红了洁白的骨头,滑落在金色的长廊之上。


Frisk还没有死去,身体的疼痛以及生命快速的流逝,让她的视线模糊。


“我…”她试图说话,可只有鲜血不停的涌出,“我…没有…”


“呵,没有…?”


Frisk下巴被捏起,发丝凌乱。


Sans模糊的面容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听到他说:“你的每一点EXP,都是杀害他们而得到的。”


洁白的骨指染上了人类的鲜血,渗入了骨缝里,大力的似乎要将Frisk的下巴捏碎。


“EXP获得的越多,你的LV就会增加。”


“那是你伤害别人的能力。”


Sans另一只手轻轻抚开Frisk额前的发,看着她脏污的脸,“现在,你还有什么辩解,little cheat?”


可是…Frisk并没有伤害任何怪物。


*你死了。


*你获得了1EXP!


&


“恩…你看样子很不满意啊。”


Sans闭上一只眼睛说道。


“我没有伤害怪物。”Frisk看着Sans说道,她的声音有些急,还有些颤抖:“我也从未杀过他们…”


“你怎么能把谎言运用的如此熟练?”


迎接Frisk的是无情的骨刺。


*你死了。


*你获得了1EXP!


&


“请听我解释…!”


“我没有伤害他们!”


“我不知道…LV与……!”


*你死了。


*你获得了1EXP!


&


“我真的没有…”


“我不知道LV与EXP…为什么会增长!”


“……!”


*你死了。


*你获得了1EXP!



&


“求你…”


“听一下我的解释好吗?”


“Sans…”


*你死了。


*你获得了1EXP!


&


“拜托…请听我…!”


*你死了。


*你获得了1EXP!


&


“……”


*你死了。


*你获得了1EXP!


&


*你被Sans杀死了。


*次数无法计算。


*你终于明白了,对方根本不在乎你的请求与挣扎,他只是想泄愤。


*你清楚的意识到,你无法战胜Sans。


*你尽你最大的努力在闪躲着Sans的攻击,但它们从不会停歇也不会留情,在你的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伤痕。


Frisk额上的鲜血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染红了她的视线。


“求你…”


因为疼痛她痛苦的弯着腰,捂着肩膀上的伤口,Frisk的神志开始飘远,她知道自己又快死了。


但是嘴里无意识的在念着,几乎已经成了她唯一会说的几句话。


“我没有伤害他们…咳呃!”


身前被骨刺穿过,Frisk的身体被顶起又被重重的甩落在地上,血…


溅了一地。


Frisk趴在冰冷的地上,温热的液体沾染在她的脸颊上,“别…杀我……”


*你死了。


*你获得了1EXP!


&


*你不再尝试去求情与恳求或是解释。


*因为那毫无用处。


Frisk在记。


她在背。


Sans的攻击。


她想要回家。


那么,即使死亡上百次、上千次,她依旧会站在这里,Frisk充满了决心。


*经过无数次的读档,Sans终于…愿意回复你的话语。


*攻击停下了。


“话说,你就真的不觉的累吗?”


“你似乎很喜欢玩‘躲避’游戏,恩?”


Frisk看到了希翼,她没有听懂Sans话语里的反讽,“我…咳…”


她开口说话,却是血要比声音更快一步。


“行啦,伙计。”


Sans闭上了一只眼睛,他摊了摊手:“现在,我有点累了。”


“……!”


Frisk轻声的问道有着希望,似乎身上的疼痛都感受不到了:“你…愿意、愿意让我过去吗?”


他还是那副模样,“你说呢?”


*Sans在饶恕你。


“可以…回家了?”


Frisk的声音里有着不可置信,无数次的死亡,让她有些混乱。


Sans笑了笑,没有说话。


Frisk步伐有些蹒跚,她的小腿与手臂上都被骨刺击穿了,每走一步都会滴下红色的液体,染红了她的脚步。


但她的脸上带着笑容,柔和与高兴。


果然…怪物们虽然很可怕,但是…她多尝试几次,总可以的。


Sans看到那个人类走到了他的身前,她几乎半个身体都沾染了血,身体在细微的颤抖,那是疼痛所造成的。


人类的脸上有着笑容,还有着感谢。


那个人类在对他道谢,对着杀死了她无数次的怪物道谢,谢谢他放过她愿意让她回家。


“谢谢你…San…s?”


Frisk勾起的嘴角顿住了,她视线往下。


从背后。


*数根骨刺穿透了你的胸口。


“如果你真的感谢我,你就别回来了。”


*你死了。


*你获得了1EXP!


三岁酱

sans:“看看你干的好事,肮脏的兄弟杀手,骗子”
frisk:“sans,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sans:“看看你干的好事,肮脏的兄弟杀手,骗子”
frisk:“sans,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琳·dawn

BR衫福
!看看我翻到了什么!(?)

BR衫福
!看看我翻到了什么!(?)

☔☁

意识流sf,想表达的大概是觉得frisk的手很小很软很可爱忍不住咬了一口(……??
后面四张都是frisk

意识流sf,想表达的大概是觉得frisk的手很小很软很可爱忍不住咬了一口(……??
后面四张都是frisk

祈祷歌姬
@Eiido 点的fellS...

 @Eiido 点的fellSF

大概是暗恋双箭头的状态

但是没画出傲娇的感觉_(:з」∠)_

 @Eiido 点的fellSF

大概是暗恋双箭头的状态

但是没画出傲娇的感觉_(:з」∠)_

玻璃糖霜🥞
lonely life 还是瞎...

lonely life


还是瞎糊!!!随便涂颜色就很爽【

我说它是sf它就是!!!虽然骨头架子本骨没出现 只出现了骨头但它还是sf!!!【理直气壮

lonely life



还是瞎糊!!!随便涂颜色就很爽【

我说它是sf它就是!!!虽然骨头架子本骨没出现 只出现了骨头但它还是sf!!!【理直气壮

JJ绿王子
准备印无料拿去CP遛,他俩太绝...

准备印无料拿去CP遛,他俩太绝了我香个不停T口T

准备印无料拿去CP遛,他俩太绝了我香个不停T口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