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hiki

15885浏览    168参与
仿生块茎

[SA] The Light Behind Your Eyes

贵圈好像没啥同人文,于是我脑嗨了一篇...

还没写完,先发一部分...

(高浓度ooc和代餐预警)

(目前登场人物有akira,shiki,rin)


注:

①时间线有改动,地图有改动,有参考一点点某著名历史人物的事迹。(似乎太明显了。算了。就当是代餐文学。)

②情节上大概参考了两个be。shiki初步建立empire之后,继续向周边march on,被西边某岛国的army给打败了。于是shiki和akira等人被软禁在丰岛的一个庭园里。(每天好吃好喝住别墅但是shiki人已经麻了。)

③震惊!rin竟然是阿萨辛。(rin和shiki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参考了一点点土豆...

贵圈好像没啥同人文,于是我脑嗨了一篇...

还没写完,先发一部分...

(高浓度ooc和代餐预警)

(目前登场人物有akira,shiki,rin)


注:

①时间线有改动,地图有改动,有参考一点点某著名历史人物的事迹。(似乎太明显了。算了。就当是代餐文学。)

②情节上大概参考了两个be。shiki初步建立empire之后,继续向周边march on,被西边某岛国的army给打败了。于是shiki和akira等人被软禁在丰岛的一个庭园里。(每天好吃好喝住别墅但是shiki人已经麻了。)

③震惊!rin竟然是阿萨辛。(rin和shiki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参考了一点点土豆厂的设定。)

④关于战况的一点点描写几乎是现场必应搜索加瞎编的产物。

⑤打英语的那几个词没啥别的意思,纯属防屏蔽。

⑥原游戏的设定很多都改了。和WW2毫无关联。没有给shiki洗白的意思。可能这个shiki很ooc。

年龄设定:rin 15→22;shiki 24→32;akira 19→27

⑧开头那几句歌词是翻译的Still




“一切事物皆残酷地分崩离析

我曾拥有的一切皆已消散

你可曾听闻

夜之利刃 渴望划出渗血的伤口”


Akira再次从正面直视那双红色的眼睛。曾经那如火焰般的颜色,现已变成了锈迹斑斑的暗红。这具已经失去了生机活力的躯体,有两个窟窿,Akira清晰地知道它们的位置和形状。左边大腿靠近膝盖附近的洞,被刺刀深深地刺入,留下了一个可以放进手指、甚至幼儿的拳头的伤口。Shiki从来没有告诉过Akira那个伤口是何以留下的,但是Akira已经推知。


十几年前,Rin,Shiki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他们在战场上作为敌对的双方相见。自由社里年纪最小的那个刺客,望见了他的刺杀目标——那个黑发在风中飘动、着一身黑色军装、正在操控一台火炮的年轻男人。他一直都认得,那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他一直都在等待这个时刻,只要利刃刺入那颗冰冷的心脏,他就能战胜他自己了。这个约摸十五岁的少年,将袖剑毫不留情地刺向火炮前的那个人。只见那个人忽地侧身翻滚而过,少年的袖剑刺入了他的左腿,靠近膝盖的位置,给他带来了钻心的疼痛。但作战局势紧张,他强忍疼痛,并没有向他的部下示意。他放走了那个试图刺杀他的少年。他知道,那少年只是为了杀死他一个人,而他迟早会被杀死。他知道他们从某种意义上是殊途同归。十五岁的少年向往自由,为此,他在暗夜中追寻光明,不惜使自己的利刃染上鲜血。二十四岁的青年向往秩序,在他的宏大理想里,他会像恺撒和亚历山大那样建立自己的帝国,编著像万民法那样伟大的法典。


只是,昔日的自由社早已消失在战火纷飞之中。并非是Shiki的炮兵将他们击毁,而是被国外联军和国内的保守势力联合绞杀。Shiki不知道,就在一年前,当他在最后一次战争中被打败之后,自由社将此独裁者倒台事件视为重建共和的良机。在那个炙热而疯狂的月份,中心城市和几大港口城市的街巷建起一座座街垒,向往自由的人群向黑色岩浆般的保守派联军展开背水一战。与其说他们以凑起的手枪、刀剑和炸弹为武器,不如说他们以热烈的而坚定的理想为武器。据说,有一个年仅二十二岁的青年在战斗中颇为勇猛,潜行在联军的阵营中,用袖剑杀死了三十三个敌人后被昔日的处刑人用长刀砍下头颅。在阳台上目睹了这一切的一位老妇人说,当战争结束,她走向前去埋葬那个英勇而可怜的孩子,“他看上去只有十七岁,那么瘦弱,却也那样秀美”。

沐淋咕咕咕
shiki真的这边说完这边忘,...

shiki真的这边说完这边忘,好搞笑。

摸鱼产物。

shiki真的这边说完这边忘,好搞笑。

摸鱼产物。

Renly

【Shiki×Akira】自记录相关桥段整理(一)

02-Fate -接触-

Shiki:

那个男人知道我在寻找他,特意留下了一些痕迹。

在即将得手的时机,他却像幻景一样缓缓地消失。

只有通过那些并非虚幻的证据,才知道被他耍弄,还留下了Rain的原液。

但是,靠那种腐朽的药物而获得的力量,最终不过是假象。

当失去自己借来的的力量以后,张牙舞爪的蠢人们最后移开了视线,愚蠢地祈求饶恕,或者无法忍受恐惧,发出怪物一样的嚎叫死去。

这个城市里只有这两种人,只有窝囊的丧家犬。

——我曾这么以为。

直到我看到那双眼睛。

Akira:我没必要听你的命令。

Shiki...

【Shiki×Akira】自记录相关桥段整理(一)

02-Fate -接触-

Shiki:

那个男人知道我在寻找他,特意留下了一些痕迹。

在即将得手的时机,他却像幻景一样缓缓地消失。

只有通过那些并非虚幻的证据,才知道被他耍弄,还留下了Rain的原液。

但是,靠那种腐朽的药物而获得的力量,最终不过是假象。

当失去自己借来的的力量以后,张牙舞爪的蠢人们最后移开了视线,愚蠢地祈求饶恕,或者无法忍受恐惧,发出怪物一样的嚎叫死去。

这个城市里只有这两种人,只有窝囊的丧家犬。

——我曾这么以为。

直到我看到那双眼睛。

Akira:我没必要听你的命令。

Shiki:

毫无杂质的,如同燃烧般的眼神,迎接并抗拒着我的视线,绝不屈服地怒视着我。

如果没有察觉这些,杀掉他封上他的嘴就可以了。

可是,那眼神……


——

文源自Shiki drama CD翻译

图源自咎狗漫画插画集

——


这段算是第二次相遇,也是真正意义上的SA有交流的对峙。个人很喜欢这次Akira倔强不屈的感觉(毕竟是看到插图被深深震惊并狂喊A姬你好辣谁会不起征服你的心这样子然后重新准备回顾咎狗咳咳


感觉因为Shiki的广播剧是独白处理,很能体现出Shiki因为Akira与众不凡的特质所吸引的感情……这样的两人真的很苏巴拉西(划掉


然后这一段Shiki也是第一次说“愚蠢”吧。说真的每次他说“愚蠢”我都会不禁一边含泪一边姨母笑:被深深迷住了啊你这四喜

然后想起渴水小说里Shiki想要吻上Akira而突然睁大眼睛惊恐迷茫落下一句自己“愚蠢至极”…所以到底是谁愚蠢到认不清自己的感情啊(枫叶 轮椅 电脑前的我爆哭.jpg 你们的爱情还真是不庸常的幸福啊 所以令人深刻难忘啊


往后也会继续整理个人喜欢的桥段——(包括渴水那段啦 因为真的很喜欢SA之间的羁绊:

若是把SA比作两个磁体的话,在被对方的吸引下逐渐靠近的同时,却因为力量的悬殊,在快要靠近的时候建立了占有与被占有这样不平等的桥梁,在这摇摇欲坠而错误的桥上沉沦迷茫。最终因为自己的自尊与自傲而否定自己想要去触碰的本质,两个磁体便形成了无法靠近的互斥力……正因是羁绊,正因是羁绊。

(说的太烂了果咩纳塞 但如果尽力能表达出来一点就好了…如今还在为咎狗哭泣)


秦川
新年快乐 临摹一个总司

新年快乐

临摹一个总司

新年快乐

临摹一个总司

破伤风叶

【AS】被动性刺激疗法

ps:咎狗之血,逆官配慎入。

我就是馋shiki,我下流。

1.是不可能发得全的,wb见。


1.

  那是离开丰岛的第二年年末。

  

  Akira打开浴室的灯,暖黄色的光并不是很明亮,但也足够了,他打开卧室的门,掀开被子,左手自下而上环住膝弯,另一只手揽紧了Shiki的腰肢,抱起男人的动作平稳又熟练,似乎因为长久的重复练习而变成了习惯。

    下意识得掂了掂分量,好像比前几天又轻了一点,Shiki很高,Akira一直知道,再加上多年锻炼的坚韧肌肉,一开始试图抱他的时候确实有些费力,但是在失去了自我意识之后,这具曾经强大得让人绝望的身体也变成...

ps:咎狗之血,逆官配慎入。

我就是馋shiki,我下流。

1.是不可能发得全的,wb见。


1.

  那是离开丰岛的第二年年末。

  

  Akira打开浴室的灯,暖黄色的光并不是很明亮,但也足够了,他打开卧室的门,掀开被子,左手自下而上环住膝弯,另一只手揽紧了Shiki的腰肢,抱起男人的动作平稳又熟练,似乎因为长久的重复练习而变成了习惯。

    下意识得掂了掂分量,好像比前几天又轻了一点,Shiki很高,Akira一直知道,再加上多年锻炼的坚韧肌肉,一开始试图抱他的时候确实有些费力,但是在失去了自我意识之后,这具曾经强大得让人绝望的身体也变成好像可以被随意摆弄的人偶一样,美丽,却易碎。

  倚靠着肩膀的冷艳脸庞显得有些乖巧,再加上那无神空洞的红色瞳孔,很容易就能挑动起男人的施虐心,无论如何玩弄,都不会反抗,Akria深深了解这一点,也痛恨这一点。


2.将花洒对准Shiki的全身,自上而下的冲洗了一遍,很快将那些污秽液体冲刷干净,湿漉漉的短发凌乱的贴在脸上,Akira跪坐在浴缸里面,一丝不苟得开始清理Shiki的身体,先是全部打上泡沫,再温水冲洗干净,细致温柔得动作和之前判若两人,但此刻唯一遭受着两种不同对待的男人并没有因此产生反应。

  

  Akira用大块的白色浴巾将Shiki裹好,自己在旁边的淋浴间迅速洗好了澡,等重新回到房间里,两人一起躺在被窝里,Akira靠在床头用毛巾一点点擦拭着Shiki的头发,温热的肌肤没有阻碍得彼此相贴,他很喜欢这样的平静得近乎于温馨的时刻,怀里的男人似乎是有些困了而闭上了眼,他凝视着那张安静沉睡着的面容,将被角掖好。

  

  清晨,Akira慢慢睁开眼,小心翼翼得将怀里温热的身躯松开,然后起来准备食物,给Shiki的是一份高浓度的葡萄糖注射液和营养补充剂,只够维持身体基础代谢,但是对于已经失去了咀嚼能力的Shiki来说,这反而是最好的选择,到处奔波的生活很难给予他最好的照料,Akira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想要尽快得让Shiki苏醒。

  他始终坚信那个人会醒过来。

  

  战乱渐渐平息之后,他也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拿到了很多精神科方面的书籍,关于意识封闭导致的心理问题也看了很多案例,类似Shiki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但那大部分是由于遭受了残酷的虐待和屈辱,因为无法接受这样的痛苦而选择将自我封闭。

  而Shiki,他并不是会被痛苦打倒的存在。

  

  Akira最后联系到了一位战后心理治疗方面的专家,他详细和对方描述了Shiki的病情。

  “这其实可以算是战后心理综合征,是创伤性应激障碍的一种。”

  

  Akira有些吃惊:“他并没有受到过伤害。”

  那位医生神情严肃得摇了摇头:“并不是只有身体上的物理伤害才会导致应激障碍,按照你所说的,在他目睹同伴全部牺牲,自己也即将面临死亡的那一刻,是非常符合战时创伤的重大事件,也是所有行为症状产生的诱因。”

  

  “正常来说,这样的应激障碍普遍会导致患者上出现易激惹,被害妄想,反复闪回等症状,但因此失去自我意识,成为植物人的案例非常罕见,请问是不是还发生了其他事件?”

  

  Akira沉默得点头。

  他绞尽脑汁得将实情叙述得合理一些,至少不能让眼前这位专家生出逃跑或者报警的冲动。

幽蓝冥

咎狗演员幕后paro?大概是这么回事。

总之是狂草随笔合集

咎狗演员幕后paro?大概是这么回事。

总之是狂草随笔合集

脆香米嘎嘣脆
Rin 哥哥,akira更喜欢...

Rin

哥哥,akira更喜欢我这样的小可爱

Shiki 

哼,自信满满的样子,这家伙的主人是我

Akira 

放开我(は☆な☆せ)


Rin

哥哥,akira更喜欢我这样的小可爱

Shiki 

哼,自信满满的样子,这家伙的主人是我

Akira 

放开我(は☆な☆せ)



阿冰ABing
很久之前画的SHIKI

很久之前画的SHIKI

很久之前画的SHIKI

利比亚柳林

【SA】野火

野火


*2017.05.09作,补档


※Shiki×Akira,END2衍生。

※BGM:陈珊妮-《野火》


丰岛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地糟糕。


Akira整个人陷在柔软的床垫里,百无聊赖地用脚趾去骚扰坐在一边看着文书的“王”。


“王”却对他撩拨意味十足的举措毫无反应。


“Shiki……”拖沓了语调的声音显得更加绵软,对于他引诱他人的能力,城中所有的男人都无法抵抗,只有面前的人,他的Shiki,才会对他如此残忍。Akira忍不住扁了扁嘴唇,露出一个不怎么欢快的表情。


Shiki几乎在一瞬间就察觉到了Akira情绪...

野火


*2017.05.09作,补档


※Shiki×Akira,END2衍生。

※BGM:陈珊妮-《野火》

 

 

丰岛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地糟糕。


Akira整个人陷在柔软的床垫里,百无聊赖地用脚趾去骚扰坐在一边看着文书的“王”。


“王”却对他撩拨意味十足的举措毫无反应。


“Shiki……”拖沓了语调的声音显得更加绵软,对于他引诱他人的能力,城中所有的男人都无法抵抗,只有面前的人,他的Shiki,才会对他如此残忍。Akira忍不住扁了扁嘴唇,露出一个不怎么欢快的表情。



Shiki几乎在一瞬间就察觉到了Akira情绪的变化,他放下手里的文书,亲吻了Akira的嘴唇,本该只是安抚性的亲吻,却被对方讨巧地钻了空子,Akira的舌尖悄然无声地意图勾住Shiki的。


“别闹,”Shiki说,“你的惩罚还没有结束吧。”


“……”


Akira把脑袋用被子包住,不再理会Shiki。


他在“王”出征时肆意勾引城中的侍卫,Shiki对那些被Akira煽动了的男人进行了残忍的处刑,但对始作俑者的Akira却只是简单的惩罚他三个整天禁止任何形式的欲望发泄而已。


一个被调教成了倚靠性才能存活下去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


Akira没工夫去思考这种无聊的问题。


他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勾住了Shiki的指尖,细细把玩着。Shiki对他总是纵容的,自从丰岛彻底被Shiki一人控制在手之后,他作为“王”的所有物住进了城堡之中。


可是Shiki却无法将所有时间都给予Akira,Akira只好去诱惑别的男人来打发时间。


明知和自己上床会引来杀身之祸,却还是没有办法拒绝自己的诱惑的男人。


看着他们在他身上获得了欢愉之后又开始恐惧于即将迎接自己的死亡的表情,实在是很有趣的事情。


Akira可不在意他们的性命。


他只要有Shiki就够了。


“……Shiki。”埋在被子里的声音闷闷的,带着一点像是猫挠似的意味。


“这么忍不住?”Shiki终于还是被Akira打败了,他彻底把文书扔到了一边,把Akira从被子里捞了出来,抱进自己的怀里。床边放着米白色的软毛毯,Shiki将毯子抖开来,盖在Akira毫无遮蔽的身体上。


Akira被男人的气息包裹着,在他怀里蹭了好几下,他抱怨着:“是Shiki的惩罚太重了。”


“你应该惩罚我和你做的……”


“那不是遂了你的愿吗?还叫什么惩罚。”Shiki轻笑了一声,吻了吻Akira雪白的颈侧。


Akira撒娇似的说:“你真的很残忍哦……”


“你早该习惯了。”Shiki不以为然。


Akira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他的确习惯了,况且现在的Shiki在他面前展露出来的温柔,远比以前要盛。不满足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他想要拥有的远不止如此。


他就像个饕餮一样,贪婪地从Shiki那里索取他想要的爱恋。


“那……只是Kiss呢?”Akira明明说的是疑问句,却已经圈着Shiki吻上去了,他丝毫没有收敛自己对于情欲的渴求,大胆地煽动着Shiki。


Shiki的唇角弯弯,他托住Akira的腰,加深了这个亲吻。


Akira很满意。Shiki果然还是宠溺他的。


就算这种情感已经扭曲不堪,但至少在他们两人的身上,到死之前都会延续下去。


至死不渝?


或许是这么形容吧。


Akira在成功引诱Shiki将他压在床上之前,这么想着。




END




紧急梦回2005。这个END其实是SA三个END里我最喜欢的一个,虽然非常扭曲,感觉也很BE,但感觉就是,两个人的相处方式虽然很病态但很安定的感觉?军装高岭之花END也超棒棒,轮椅END我一想到就疯狂流泪吧。呜呜呜呜呜。

Moki.Nora
《Calm life 》 Fo...

《Calm life 》

For Shiki


《Calm life 》

For Shiki


Loner.AM
Lapis 忽闻SHIK先生逝...

Lapis

忽闻SHIK先生逝世之讯,甚悲,遂作。


画的非常草率,瑕疵很多,请见谅。

另外,由于手机被收走了,电脑上模拟器里的Snapseed又无法正常导出文件,最后只能截了张图,所以很糊。明天有机会会换成清晰的源的。

擅自打了arcaea的tag。


二改:换了清晰的源。谢天谢地,导出功能恢复正常了。

补了个bof曲拟的tag。话说这能算吗?如有不妥请在评论区吐槽,会改的。

Lapis

忽闻SHIK先生逝世之讯,甚悲,遂作。


画的非常草率,瑕疵很多,请见谅。

另外,由于手机被收走了,电脑上模拟器里的Snapseed又无法正常导出文件,最后只能截了张图,所以很糊。明天有机会会换成清晰的源的。

擅自打了arcaea的tag。


二改:换了清晰的源。谢天谢地,导出功能恢复正常了。

补了个bof曲拟的tag。话说这能算吗?如有不妥请在评论区吐槽,会改的。

湖未鸢/呜呜bot

……很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SHIKI先生是我入坑后很早就开始关注的曲师,我子博的第二个ID也是他BOF2008的参赛队名。

在BOF界,SHIKI先生绝对是奠基人一般的存在。他的BMS最早可追溯至2002年,早在BOF还没有举办的时候,他的Air就已经一举成名。提到日系Trance制作人,绝对不会没有SHIKI的名字。

然后是BOF2004,那一年SHIKI的队友是AKITO,就是那位初代BOF冠军得主。然后到2007年战国后夜祭,一曲Jade Star拿下了这个余兴节目的冠军。也许在那时就已经有人猜到了,于是2008年出现了“友達なんが要りません”这个队名特别欠揍的...

……很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SHIKI先生是我入坑后很早就开始关注的曲师,我子博的第二个ID也是他BOF2008的参赛队名。

在BOF界,SHIKI先生绝对是奠基人一般的存在。他的BMS最早可追溯至2002年,早在BOF还没有举办的时候,他的Air就已经一举成名。提到日系Trance制作人,绝对不会没有SHIKI的名字。

然后是BOF2004,那一年SHIKI的队友是AKITO,就是那位初代BOF冠军得主。然后到2007年战国后夜祭,一曲Jade Star拿下了这个余兴节目的冠军。也许在那时就已经有人猜到了,于是2008年出现了“友達なんが要りません”这个队名特别欠揍的队伍,然后这个队里的Lapis拿下了那年的冠军,这个队里的Pure Ruby拿下了那年的第五,这个队里的CHASER则当了那年的第十三名。而这三个作品,作者全都是SHIKI。

“不需要朋友”却又稳居团队第一,何等拉风,何等傲气。

其实都知道蔷薇少女系列早在2006年就已经发布了,而且当时最具盛名的其实是Mercury Lamp,水银灯。据SHIKI本人说,“有一半的弹幕都是水银灯殿下的,果然还是党员力量大啊”。但也许是出于人气或音游谱面契合度的考虑,SHIKI最终没有把Mercury Lamp做成BMS,这也是我个人在蔷薇少女系列曲目中最大的遗憾了。

Mercury Lamp真的很精彩,虽然没有音游收录她,但我希望大家都去听一听,好吗?

然后是一系列的音游供曲和个人ep的发布,在BOF也是一直稳定地发挥着。然后就是万众瞩目的G2R2018,Go Back 2 Your Root,回归本心。这一年SHIKI的作品并不出名,叫Orfevre,虽然名次不高但属实惊艳:SHIKI上一次用Trance参赛还是2008年的Lapis,再投Trance的BMS就是这首Orfevre了,时隔十年的初心回归,十年前的冠军得主、Trance巨匠,为这场争议不断的BOF大会献上了最完美的答案。

当然,SHIKI本人对这场比赛也心存不满,因为Orfevre其实是很早以前就放出来的曲目……于是有人在评论区提出来了,应该也关系评分了。然而SHIKI之前的曲子也是啊,Lapis也是两年前的作品啊,而且BOF也没有规定不许用已发布的曲子啊……这些牢骚都可以在他的个站看到,叫Link to you?

传递给你了吗。

SHIKI真的很喜欢把零零碎碎的事都写在blog上给大家看,这好像也是那一代BMS人的习惯。就比如,他去玩了黄油,玩不好,于是得出结论:自己不适合玩游戏。就这种破事,他能写一篇。

还有,他个站的风格基本就是21世纪初的那个样子,很有年代感……或许他也是活在那个年代的人吧,他也只想按照自己的步伐,做自己的Trance,不管它是不是过气。

因为他,SHIKI,是永远的Trance巨匠。

野草的森林
睡前急速打卡,这件衣服好帅,我...

睡前急速打卡,这件衣服好帅,我拿这场景的截图当头像,这个回头好有氛围,于是画了牵着黑桐的手的版本

睡前急速打卡,这件衣服好帅,我拿这场景的截图当头像,这个回头好有氛围,于是画了牵着黑桐的手的版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