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hoto

102.3万浏览    9952参与
米米米洛芙卡Mi·LofC

狐狸狗吧唧摸完!然后p2是正在摸得shoto拍立得(请忽略现在这个秃头shou)

狐狸狗吧唧摸完!然后p2是正在摸得shoto拍立得(请忽略现在这个秃头shou)

廿四桥明月

【Voxto】一步之遥

-恶魔vox×恶魔猎人shoto

-有ooc有ooc有ooc!

-废物文学慎看

-英文全为机翻可能有误


手中的高脚杯随意的轻摇,深红色的酒液浸过杯壁,透过它看到的是极致奢华的世界。


这里纸醉金迷,爵士乐抑扬顿挫地响起,优雅的贵族戴上假面翩翩起舞,口中吐露着恶魔参真混假的话语。


Vox淡漠地看着人群,似乎剥离于这场闹剧般的舞会——但他才是这场舞会的主人公。


没有哪个恶魔贵族的小姐或是女公爵不想攀附上他,但往往会被他友好却极致疏远的态度所阻挡——从来没有人拥有和他第二次共舞的机会。


“Would you like to ...

-恶魔vox×恶魔猎人shoto

-有ooc有ooc有ooc!

-废物文学慎看

-英文全为机翻可能有误


手中的高脚杯随意的轻摇,深红色的酒液浸过杯壁,透过它看到的是极致奢华的世界。


这里纸醉金迷,爵士乐抑扬顿挫地响起,优雅的贵族戴上假面翩翩起舞,口中吐露着恶魔参真混假的话语。


Vox淡漠地看着人群,似乎剥离于这场闹剧般的舞会——但他才是这场舞会的主人公。


没有哪个恶魔贵族的小姐或是女公爵不想攀附上他,但往往会被他友好却极致疏远的态度所阻挡——从来没有人拥有和他第二次共舞的机会。


“Would you like to dance with me, beautiful lady?”


少年踩着舞会音乐的节拍,迎着人流走到一位年轻的女公爵面前,他微微欠身,那紫色假面勾勒出好看的双眼,他乖巧地笑着,却让人捉摸不透。


女公爵答应了少年的邀请,随着舞曲起舞。他们在所有贵族中并不突出,但从开始就了无兴趣的Vox此刻却注意到了他们——或是说他、那个少年。


也许是少年敏锐的注意力,他很快就注意到了离他不远的Vox,对上他的目光。正巧此刻舞曲动作定格,给予了少年足够的时间回应。


像是温室里的玫瑰,美丽乖巧,却又暗含毒刺,让每一个被他吸引的人无法轻易拥有。


Vox有些意外少年笑的回望,捉摸不透的气质让他产生了兴趣,只一眼就被勾住。Vox假面后的笑意不动声色地加深,双眼微微眯起,指尖有意无意的摩挲唇下。


有意思,看样子是一个闯进恶魔领地的小狗。


舞曲的尾音渐渐拉缓,少年礼貌地向女公爵谢礼转而离开。他的步伐缓慢但却极具目的性——那是Vox的方向。


是谁这么嚣张?那可是Vox,想要爬///上///他///床的、攀附示好他的人不在少数,他可真是太自信了。周围的恶魔贵族窃窃私语着,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望着他。


“先生,也许你刚刚应该隐藏好你的目光。”


少年温和乖巧地笑着,那双无辜的眼睛含水般通透。他的声音很好听,个人说话的习惯让他的尾音有些黏糊糊的。


“也许是我唐突了。但我还是想说,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小先生?”


Vox绅士的伸出手,仅是这一个动作便让周围的恶魔炸开了锅。也许谁都不会想到有一天Vox会主动邀人跳舞。


少年轻笑一声,很自然地搭上男人的手、扶上肩,男人宽大的手掌轻拢在腰间。舞曲开始——


开始的曲调很轻很缓,动作配合着曲调,也像是在试探。


两人的头贴的很近,几乎是Vox说话时的吐息对方都能在耳廓感受到的距离。Vox开口:“也许我应该自我介绍一下。Vox,Vox Akuma.”


“Shoto.”他的声音如清风拂过耳畔,“Vox——这里的恶魔没有人不知道你的名字。”


Vox踩着节拍引导着舞步,“不错,是一个连恶魔猎人都会知晓的名字。”


Shoto一怔,很快掩下多余的神情,不经意的向四周一瞥,但还是被Vox捕捉到了小动作。他托着Shoto的腰慢慢下压,让他的视角仰视,笑着提醒:“专心点,小先生。他们都在看着我们呢。”


他是发现什么了吗。Shoto暗想。但在局面还未爆发时他想他应该先保持冷静。


他直起腰身踩着节拍扯开话题,“听说,很多人都想爬///上///你的///床?”


“哦?如果我说是的话——”Vox右手推出Shoto,Shoto也顺势后仰拉开一段距离,手臂后伸,衣服勾勒出他精瘦的身材。


“——那你呢?”厚重的琴键按下,顺应着琴音Vox又将他拉回搂在胸前,似乎比先前的距离还要更近几分。


扑通、扑通、扑通——


连乐曲都无法遮掩的心跳声,Shoto已经无法分辨出到底是来自谁的心脏。他感觉到氛围变得混沌起来,他有些想就着这股滋生的疯狂戏弄恶魔,笑道:“I think I will want your love.——I want to see how the heart of the most powerful demon will beat in my hand.(我想我会想要你的爱——我想看看最厉害的恶魔的心脏会在我手中如何跳动。)”


恶魔低沉的笑声在耳畔响起,他开口:“Good boy.That sounds really good.”Vox看着他,那双紫色眼睛真是漂亮极了,快乐、得意、警惕甚至是情///欲都会出现在其中。


调///情手段Vox一向熟练掌握,他可以用暧昧或是命令的口吻让猎物深陷于情调当中。


两个人的头越靠越近,Shoto翘起的紫色发尾扫过Box面颊,鼻尖有意无意的贴近脖颈。乐曲的旋律慢慢加快,迎合着重重按下的琴音Vox抬起与Shoto相握的左手转圈,松开搂在腰间的手双双后仰,转瞬间Shoto感觉Vox的眉目都变得凌厉。Vox手中用力,Shoto也借力靠近,两人的脸庞凑近,呼吸都变得缠绵,是个很适合接///吻的极近距离。


Vox垂眸注视着Shoto,他的睫毛很长,在眼下扫出一片阴影,微张的小嘴轻微///喘着气——他并没有着急吻下去。


“我想,在没有说爱前,随意的亲///吻也许是非常失礼的。”Vox保持着这种距离,似乎嘴上的幅度再大些就会亲上。


“是的先生。这可是大忌,你应该先说爱——否则你只是一个耍///流///氓的骗子。”


“I can give you my love.”Vox用额头贴上他的发顶,不着痕迹的亲///吻发间,“Will you love me?”


Box安静等待着回答,而回答他的只是一声利器刺穿肉体的闷响。他感觉胸口变得湿润。只见shoto用紫色的匕首刺穿了他的左胸膛,血液顺着衣料和刀刃滴落,一滴一滴在脚下盛开。


“This is my reply, my dearest demon.”Shoto抽出染血的匕首,侧边脸也被溅到血迹但他并不在意,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就这么满含笑意的看着眼前的恶魔,无害得似乎刺穿心脏的人不是他。


周围隐藏在恶魔中的恶魔猎人也都纷纷包围猎杀。一刀一落,干净利索,很多恶魔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解决,顿时整个大厅变得混乱,有人尖叫,有人奋起反抗,有人四处逃窜。


“我想我可以挖出你的心脏来看看他会不会为我而跳动,以此证明你的爱是否成立。”Shoto看着面前的Vox身体一点一点的下滑最后倒在地上,身后逐渐蔓延血泊,了无生息。“Mr.Akuma.”


——草率的爱不值得被说出口。


“报告会长,大厅里的恶魔已确认全部死亡。”同伴已经确认好了情况前来汇报。


不知道为什么,Shoto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在烦躁——明明自己已经亲手杀了他。他环顾四周,深吸一口气将自己平静下来,握紧手中匕首向外走去,“我再去庄园里确认一下。”


盈盈皓月高挂夜空,被柔和似絮的浮云簇拥。庄园很大,Shoto顺着小路走到了一个露天小花园,月色撒在丛中温柔安静,中心的小喷泉在清辉下闪着淡蓝的光。


也许是自己多虑。Shoto自我安慰着。突然周围响过窸窣声响,Shoto一下拉紧神经,“谁在那!”


来人被察觉了反而显露出高兴,Shoto听到了一声低笑。身影似乎从面前冲出,过快的速度让Shoto还未完全反应过来,只觉握着匕首的手腕一痛,整个人就被按到了花园旁的石柱上,脊骨硌得生疼。


“我想我们应该继续刚刚的话题,突然打断可不是个好习惯。”


熟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Shoto虽然被撞得头晕眼花但还是很快就认清了来人。


月光从他们头顶泻下,照在恶魔的脸上竟也变得温柔。可是——Vox明明就在十几分钟前被自己亲手杀死在了大厅,而且是刺穿心脏。


“在想刺穿心脏还没死很惊讶,对吗?”Vox看着Shoto的脸上未被掩饰住的惊恐,鬓边发丝被血迹粘在脸颊,抬起一只手为他捋到耳后。


“你……”Shoto下意识看向了他的左胸膛。那里的衣服确实已经破烂并被血迹染红。


“嘘,我们需要安静,小先生。”Vox牵起Shoto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右胸膛,他拉进两人之间的距离,凑到恶魔猎人的耳边,吐息刺激着他的耳廓。


“感受到了吗?这才是我对你的爱,my love.如果你想,你完全有权利将它紧握在手——它是属于你的。”


那颗来自恶魔右胸膛的心脏在不断的跳动,是如此的鲜活,Shoto甚至能够感受血液的流动与温热。扑通——扑通——他只觉得那声音越来越响,像是要把他的耳膜震碎。


“我……”


“会长——”


不远处传来了同伴寻找自己的声音,Shoto意识到已经没有时间再让他做出什么回应了。


Vox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再一次牵起那只手,微微欠身在恶魔猎人的手背上落下一吻。Shoto一时间也愣了神,正当他准备收回手时,他感受到无名指上的一阵刺痛。


“Vox!”


“嘘,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属于恶魔和恶魔猎人的。”Vox放开了他的手,面带笑容,对着恶魔猎人行绅士礼后转瞬就消失不见了。


Shoto看着他消失的地方看得出神,直到同伴轻拍他的肩膀才回神。


“会长,你没事吧?”


“我……没事。”Shoto捋了把脸想要让自己清醒,眼尖的同伴似乎看到了他手上的痕迹,有些担心的询问:“会长,你手上……”


Shoto下意识看向自己的手,就在刚刚感受到疼痛的无名指上,他看到了Vox像是恶趣味一样留下来的半圈齿痕,并不特别显眼但又不容忽视,就像——戒指一样,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Shoto抿了抿唇,最后思索再三解释道:


“没事,只是被一只狗咬了一口罢了。”

奇山一只翔
浅改了一下,嘿嘿!我们修头好可...

浅改了一下,嘿嘿!我们修头好可爱!

浅改了一下,嘿嘿!我们修头好可爱!

沉潜

提问(占tag致歉)

有个问题是有没有免费的加速器可以加速twitter我每次点开都特别卡……

因为是新人不定时断网学生党喜欢shoto不蹲直播总想看看消息……

有个问题是有没有免费的加速器可以加速twitter我每次点开都特别卡……

因为是新人不定时断网学生党喜欢shoto不蹲直播总想看看消息……

shu麦外敷

唯一

#voxto 少量#shuca #ikemysta

应之前文章的小读者宝贝们的要求来写个甜饼小剧场!!!ooc致歉 弥补一些线下联动的遗憾


         今天是shoto的休息日,他打算宅在家里放松一下,打开电脑,旁边放着宅家标配的薯片可乐,吹着空调,刷着twitter。突然,他看到了vox他们要集体联动的推文,嘴里正嚼着的薯片好像突然失去了味道,他放下手中的薯片袋,久久不能平...

#voxto 少量#shuca #ikemysta

应之前文章的小读者宝贝们的要求来写个甜饼小剧场!!!ooc致歉 弥补一些线下联动的遗憾

       


         今天是shoto的休息日,他打算宅在家里放松一下,打开电脑,旁边放着宅家标配的薯片可乐,吹着空调,刷着twitter。突然,他看到了vox他们要集体联动的推文,嘴里正嚼着的薯片好像突然失去了味道,他放下手中的薯片袋,久久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

           这是什么心情呢?

           难过,嫉妒,还是羡慕?

           他快速却仔细的翻看着他们每个要去线下联动的人的推文。ike、luca、mysta、nina…..他们的字里行间,都含着浓浓的的喜悦。

           当然也包括vox。

           shoto的眼眸沉了沉,随即关上了电脑,将手机也扔到了一边。他扑到了床上,将脸埋进被子里。

          凭什么你们那么轻易就可以相见。

         shoto沉默了一会,随即翻过身,看着天花板又不禁自嘲了一句:“shoto你现在好像个小孩。”

         但是如果像个小孩一样能见到他的话….那他其实是愿意做个小孩的。

        其实他更介意的,是那个混蛋恶魔与那个小说家的相见。

        vox见到那个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小说家,会不会突然就忘了他这个一直看着他背影的小狗男孩了呢?

        “算了。”shoto窝进被子里。休息日什么的,果然还是更适合睡觉。

          


           【另一边的机场】

            “vox,你可不可以不要紧张的像个情窦初开的大猩猩。”mysta看着来回踱步的vox一脸嫌弃说道:“你想邀请shoto,你就直接和他说啊。”mysta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着,像是在机场的人群里寻找着什么:“而且你都犹豫这么多天了,shoto应该早就看见咱们的推文知道咱们要线下联动了,况且,今天咱们来着不是为了接ike,luca和nina吗?你给我专心一点啊!”

           “你懂什么,你个臭狐狸。”vox抱着肩膀,手尖三心二意的点着胳膊,说道:“我怕他不想来….”

           mysta突然眼前一亮,冲进人群,也不管vox在原地嘟囔了些什么,直接扑了过去:“ike!”

          面前走来了一个穿着白色衬衫不失英气的男人一把接住了扑过去的mysta,伸手揉了揉他的头。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性感美丽的女人——nina和一个干净阳光的男人——luca。

           nina看着mysta摇了摇头说:“你倒是帮忙拿个行李啊,别见面就知道粘着你的ike。话说,vox那家伙呢?”

         mysta不由得切了一声:“啧,那家伙啊….”他往后指了指:“喏,努力用他的猩猩脑思考呢。”

         luca看见不远处的vox,立刻用力挥手,隔着人群大喊:“voooooox———pooooog—————”

          本来还在发愣的vox被吓了一跳,突然抬起头看见大家都在了,也不免感觉有些惊讶和喜悦:“wow,helloguys

          mysta用着嫌弃的目光,在机场和他们快速的说完了vox的烦恼。

          “喜欢就邀请呗。”nina耸耸肩:“我以为是什么大事,没想到vox你居然会因为这种事犹豫不决。”

           vox一边帮忙搬行李一边叹气:“也不是不敢说吧….总是怕他看见我会觉得别扭或者怎么样,万一他不想来呢?”

          ike在旁边突然翻了个白眼。

         “ike你为什么翻白眼啊?”luca这个傻孩子在旁边看见后,耿直的问道。

         mysta在ike身边听到这句话,也眨眨眼抬头看着ike。ike看着旁边的mysta,笑了笑,随即又叹了口气,说:“我只是觉得vox太怂。”

         随即引来了mysta的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怂哈哈哈哈哈哈!!”

         vox抽了抽嘴角,看着大家的笑容随即点开了自己和shoto的私信。 

         “发就发!”vox看着私信上还停留在几天前最后一句的晚安,不禁咬紧牙。“我又不是怕shoto,走着瞧!”

         【早安babe】

         【你想来和我们一起参加线下联动吗】

         【这次让你亲手吃到我做的汉堡】

         


         shoto在床上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几点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唔…..”shoto感到了一阵寒意。“好冷….”

          可是都已经入夏了,不应该感觉冷啊。

         shoto翻开被子,起身的瞬间却感觉到有些天旋地转。“额唔…”他不禁扶了扶头。他感受着屋子内的冷风,猛然想起,因为昨天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所以他忘记关了空调。

        shoto立刻拿起一旁的遥控器,将空调关上,才觉得好了些。但是很明显,他感冒了。

         shoto拿起手机开了机,看了看twitter上的信息提示,甩了甩头,并没有点开,因为他不知道是谁发的信息,怕自己现在脑子混沌,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他打开通讯录,指尖划过bao的联系方式,犹豫了一下。bao为他操心的事情已经太多了,而且生病了叫一个女孩子来照顾他算什么嘛。shoto划过bao,小声的嘟囔了句:“这次就先不告诉你了傻鲸鱼,你可不要揍我。”

         随即他拨通了shu的电话。他和shu因为住的很近,所以线下早就见过,一起打瓦联动,也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嘟…嘟….”

         “shoto?”shu接起了电话,感觉有些疑惑,shoto一般不会给他打电话的,有事一般都在私信里说了。他听着shoto那边闷闷的声音又问了一遍:“shoto? what’s happening?”

          “嘿shu….我昨晚睡觉忘关了空调,有点感冒了,你能带点感冒药来一下吗….please….”shoto感觉现在自己晕晕的,又躺回了床上,因为shoto很少生病,所以他在家根本没有备药的习惯。

         “what?yeah. I will be right there.”shu果断的答应了,随即换上了衣服往shoto家走。

        

          “shoto?shoto”

          shoto迷迷糊糊的,好像听谁在喊他,他睁开眼睛,看见shu站在自己身边,端着水杯拿着药。

         “what?wait….how….”shoto一边接过水和药,一边惊讶道:“thanks…”

         “你门根本没关。”shu一边看着shoto,一边为shoto的防范意识感到担心。

         “啊,应该是忘记了…”shoto吃下药,拿起一旁的手机开机,点开了twitter。“话说,你怎么没去和他们线下联动?”

         “额。”shu突然被这么问,有些心虚。

         “嗯?”shoto看着平常对什么事情都应答如流的shu突然噎住,不禁感觉有点好笑。“你怕luca不喜欢你?”

         “什——?”shu语调不禁都抬高了几分,随即发现了自己语气过于激动,看着床上的shoto戏虐的笑耳根不禁红了起来。“你怎么现在跟vox这么像,都这么爱捉弄人。”

         shoto听到这句话不禁愣住了,这时,他也看到了vox给他的私信。

       【这次让你吃到我亲手做的汉堡】

         爱上一个人,的确会逐渐变成他的模样。

        shoto心里清楚,他其实不可置否的爱上vox了。

        “shu”shoto突然敛起了嬉皮笑脸的笑容,脸上有着因为生病发烧带上的红晕说:“shu,我们一起去找他们吧。”

        “啊?”shu看着眼前的shoto一愣。“你怎么突然…?”

        “vox说想给我做汉堡吃!”shoto咧嘴一笑。

        shoto决定了。

        他不要再当胆小鬼。

        shu不禁扶额,他就知道能让shoto冲动的也就只有vox了。“可是你还在感冒发烧…”

       “所以让shu和我一起去啊!”

       ……

        这个坏心眼的小狗…

       

    

        【英国机场】

          “shoto…你没事吧?”shu在卫生间隔间外面轻轻敲着门,听着里面吐的稀里哗啦的人。

         做了那么久的飞机,加上身体原本的不适,shoto在下飞机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去卫生间吐了起来。

          shu答应要帮shoto保密,这是他们的秘密行动,他点开twitter,犹豫了一会,点开了ike的私信。

          【ike,我和shoto现在在xx机场里了。】

         【what?wait..are you kidding me?】

         【没有,shoto想保密给vox个惊喜来着,但是他感冒了,还在发烧,现在在卫生间吐。】

          【他们俩真是…vox最近还因为shoto不回他私信颓废的不行】

          【what?ike,你先把地址告诉我吧,我先带shoto过去。】

          【okay,by the way,luca因为你没来最近也很难过。】

          【……ike你….】

          【all right,shu,不用客气】

  


            shu无奈的叹了口气。“shoto,你怎么样了?”他又敲了敲卫生间的门。

           shoto推开门,看着眼前的shu都觉得有些模糊。shu看着面前的shoto苍白的脸几乎没有一点血色,轻轻拍拍他的肩说:“坚持一下,我已经知道地址了,马上就到。”

          shoto被shu拍了两下肩,虽然shu的动作很轻,但是他却感觉有些站不稳,扶着行李箱往前边走边问:“vox不知道吧?”

         “…..不知道。”shu叹了口气,看着硬挺着的shoto。英国的天气果然名副其实,刚出机场天空就开始下雨,shu和shoto两人站在大雨里,快速挥挥手打了辆车。

         shoto因为本来病的就很严重,加上出来又淋了会雨,很快就在车里发起了高烧。他看着眼前的景象一点点模糊了起来,随即失去了意识。

         shu看着眯着眼睛但是脸颊已经开始白里泛红的shoto,立刻拨通了ike的电话。

       “不是秘密吗?你怎么还打电话!”ike在那边捂着嘴小声说。

        “ike?是谁啊?”电话那头响起了mysta的声音。

        “额….”ike犹豫了一下,随即电话里传来了shu有些焦急的声音:“我们应该马上到,你快收拾一下出来,帮我们拿行李。我一个人应该应付不来了。”

        “shu??is that shu?”mysta突然大喊起来,将一旁的大家都引了过来。

        “shu要到了!!?”mysta看着ike问道。

        “poooooooog—————shu—————”接连几天都精神不振的luca突然来了精神。

         ike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身边混乱的人吵闹的声音完全将他的声音没了过去。随即他挂断了电话,抓起伞直接开始往外走。

        一众人都跟了出去,vox站在最后面,显得更加失落,但也跟着他们出去了。

       为什么连shu都来了,你却连我的信息都不回呢..?

   

   

          shu在车上看见了不远处的ike、mysta、luca、nina和vox。

         “在这里就可以了。”shu一边扶着东倒西歪的shoto,一边递上车费说道:“谢谢您。”

          “shu————”看见shu半个身子从车上探下来的时候,luca便冲了上去。

          冲近一看,才发现车里还有一个人。

         “poooooooog——————vox——————”luca对着后面的vox大喊。

          ike、mysta、nina都赶了过来,看见车里已经烧的不省人事的shoto。

         “vox!is shoto!”mysta大喊。

          “oh my goodness,he is so hot!”nina接过shu手里的shoto后不禁大喊。

          站在后面的vox听见shoto的名字时,几乎被喜悦冲昏了头,他几步上前,却看见nina拉着的那个瘦弱的亚裔男孩已经烧的失去了意识。

         苍白的嘴唇和烧的通红的脸颊冲击着vox的视野。他一句话不说,脱下身上披着的大衣将shoto裹了起来,随即将人抱到自己怀里,快速冲回了房子里。

        “我都没见过vox那么着急过。”mysta不禁拉着ike吐槽。

        “谁能想到之前胡话连篇的恶魔也会有真的爱上某个人的一天呢?”nina怂了耸肩。“他都不和ike犯浑了。”

        “那当然不行了。”mysta立刻接过话去。“因为…”

        “因为什么?”ike不禁淡淡一笑。

        “当然是因为ike喜欢我。”mysta红着脸,用蚊子大小的声音嘟囔了一句。

        “大家——”身后的shu抓着行李,怀里还任着大金毛luca的狂蹭,半个身子都淋在雨里,不禁感叹:“大家要不要先回屋——”

        “好。”ike接过shu手里的行李,随即向屋里走去。路过mysta的时候,他小声说:“当然我也喜欢你。”

        mysta一颤。

        神啊,他好会。

       

        【屋内】

         vox看着怀里的喘着粗气的男孩眼睛不由得湿润了起来。

        他从未感觉过如此心痛。

        他拧了拧手里的湿毛巾,将shoto身上湿透了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shoto和他想的一样,瘦瘦小小的,他将shoto擦干净,换上了干爽的衣服,贴心的将屋子的空调开了暖风,将人放回到床上。

         vox也去冲了个澡,擦干了自己,然后去楼下拿了他们行李中的药。准备回去喂给shoto。

        “wait wait wait”mysta叫住了准备上楼的vox说:“你不会今天晚上准备和他睡一起吧。”

       “yeah.”vox回过头笑了。他虽然很担心shoto,但是能自己亲手照顾自己心里的人,他的喜悦早就掩盖不住了。

       “他还在生病——”mysta惊叫。“你——”

       “就是生病才需要人照顾啊。”vox耸耸肩笑着说。“我又不会做什么奇怪的事。”随即他就走回了楼上的房间。

       “我第一次觉得有人把想搂着喜欢的人睡觉说的这么义正严辞”mysta小声嘟囔着。“主要是我还没办法反驳。”

       “哎呀——”nina在一旁笑着说:“他们之间的事情,交给他们就好了。”



         第二天一早,shoto感觉自己身上暖洋洋的,也没有之前那么不舒服了,他慢慢睁开眼,看到了一旁早就醒了却一直盯着自己看的vox。

        “…….”一阵尴尬的沉默,随即是shoto用黏糊糊的声音大喊了一句:“what…wait,what..!?”

         vox看着眼前不是因为发烧而是因为害羞而脸红透了的shoto,不禁发出了低笑。shoto一把扯过被子将自己整张脸都埋进去。vox见状,不禁想逗逗他。

       “babe”vox用磁性的声音引诱着shoto:“你昨晚发烧了,我给你换的衣服,你不应该感谢我一下吗?”

       “what!!?you fucking demon!!you

..you…”shoto掀开被子,看着面前一脸坏笑的vox,声音却越来越小。

       “oh~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呢babe?”vox浅笑着问。

       “我迟早有一天会杀了你!”shoto用一双漂亮的、眼里却盈满爱意的眼睛看着vox,用凶巴巴的语气说道。

       “okay,okay.but”vox顿了顿,将身前的shoto搂进了自己怀里。“你知道你爱我。”

        shoto因近距离接触vox,心里早就已经乱了阵脚,他用手想用力推开vox,他用一种生气的语气说道:“谁知道你是不是也对ike他们这么说啊!你这个四处留情的臭恶魔!”

         “不。”vox突然将shoto挪到与自己一样高的位置,看着shoto的眼睛。“我的确混沌,但我可以只对你混沌。”他笑了笑,眯起了那双真的可以和恶魔媲美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映着shoto的模样,也映着爱意,勾人心魄。

         vox曾一度害怕,shoto是不是不愿意见到他。

        shoto也曾一度害怕,vox心里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当他们见到彼此的那一刻,一切都在不言而喻中化解。

        “你的意思是想让做你唯一的男孩吗?”shoto看着vox的眼睛问。

        “不,你一直都是。”vox贴上了面前的人的嘴唇。

        希望每天早上得到的不只是你黏糊糊声音的早安,而是一个早安吻。

        希望每天可以两个人相拥。

        两个人迎着晚风。

        两个人相吻。

        你站在那里就是我的唯一,组成了我世界唯一的色彩。


          

VC不是兔兔咕咕
🐶→🐱,发发,水手服,光。

🐶→🐱,发发,水手服,光。

🐶→🐱,发发,水手服,光。

Chelsea-琳

【voxto】拉莫斯金菲士配冰割

*调酒师alpha(vox)

  吉他手omega(shoto)

*ooc

*私设多(ABO设定等)

*会有其他成员出没


————————


        club的夜景诡谲得让人眼神迷离,昏暗的霓虹灯,闪烁迷离的音乐,五光十色的酒杯点缀着这栋涂抹着浓浓奶白色的哥特式建筑。


        俊美的调酒师尽情卖弄着自己炫酷的调酒技术,周身弥漫着浓浓的alpha...

*调酒师alpha(vox)

  吉他手omega(shoto)

*ooc

*私设多(ABO设定等)

*会有其他成员出没



————————




        club的夜景诡谲得让人眼神迷离,昏暗的霓虹灯,闪烁迷离的音乐,五光十色的酒杯点缀着这栋涂抹着浓浓奶白色的哥特式建筑。

  

        俊美的调酒师尽情卖弄着自己炫酷的调酒技术,周身弥漫着浓浓的alpha气息。


        他镶嵌在深邃眼眶中的那双金眸,深深地看着坐在台上的吉他手。


        弦乐顺着那双白皙修长的手悠悠扬扬地倾泻出来,配上那青涩迷人的嗓音,衬得那男孩分外诱惑,在这喧嚣的club中像一股清流。


        一曲完毕。


        那人摆了摆手,拒绝听众的惋惜挽留,轻飘飘的向卡座走去,仿佛上台演唱只是他的一个小小游戏惩罚而已。


       不过事实也正如此。


       vox很快对他起了兴趣,不过vox可没有轻举妄动。因为很快那个男孩便在卡座那边在起哄身下扭捏的向他走来。


       他暗暗的笑了一声,把旁边的女孩听得神魂颠倒。


        vox撇了一眼 ,顺手调了杯vampire kiss of dracula(德古拉之吻)放在那女孩的面前。


        “送给你,小姐。”对上vox蛊惑的眼神,那女孩已经要疯了,更别说这一杯炫酷的酒了。


        过vox的目的可不在这里,他转过头对着看呆了的shoto轻轻地说


        “想要吗?”随即走到shoto的面前

       

         “…shoto?”


        旁边起哄的bao惊讶的看向shoto“他认识你啊?”

        

        shoto看似漫不经心的说“在Bar驻唱的时候遇见过。”但是红透了的耳朵出卖了他。

       

         “owwwww~”众人起哄,bao用肩膀顶了一下shoto,跟他咬耳朵。


       “既然都有一面之缘,那快去啊~”


        昏暗暧昧的灯光下,花红酒绿的酒映衬着shoto薄红的脸颊。


        “oh hi 来杯冰割威士忌和一杯拉莫斯金菲士,Thank you”


        vox的笑脸瞬间僵硬住啊…有点狠啊…冰割威士忌…拉莫斯金菲士…他这辈子最不想调的俩杯酒全点了…


        像是看出了vox脸上的为难之色,shoto连忙改口。


        “Oh I'm sorry,Aromatic  Martini(浓香马天尼)应该也不错”


         “Dear,龙舌兰Shot和Pink Fuji Mountain(粉红富士山)会比较适合你”

vox立马绅士的建议道。


        起哄的众人一听,顿时不乐意了,不过bao倒出了个主意。


        “可以啊shoto,不过我没记错的话,这两杯的base(基酒)是龙舌兰吧,那么你和这位bar tender…”


        她语调一转,笑眯眯的继续说“试试龙舌兰kiss叭!”


         vox作为一位合格的bar tender,当然听说过这种喝法,他对楞住的shoto微微一笑。


        这正合他意。


        在这灯红酒绿下,vox拿起调酒杯,轻轻摆动着身体,那酒瓶在左手与右手之间乖顺地有冻着,上下弹跳,温顺而矫情。


        vox极致优雅的调配了两杯Pink Fuji Mountain。他递了一杯给shoto,随后从吧台走出。


         大手挑开shoto的衣领,一擦他白皙突出的锁骨,留下了一抹盐。


        shoto感受着盐在锁骨上粗糙的摩擦,瞬间想到了龙舌兰的普通喝法,脸颊瞬间发烫。


        vox高大身躯投下的阴影把shoto笼罩在其中。


        随后vox一揽shoto纤细曼妙的腰肢,不给shoto反应的时间 


        把头埋在他的锁骨间,将他刚涂上去的盐用温热的舌头含住,一舔而过。


       shoto甚至都能感受得到vox的温度传递到他大脑的感觉。霎时间,暧昧的气味笼罩住了他们俩…


        他任由vox埋在他的脖颈间,是因为他闻到了一股浓郁的信息素味


        像是一杯还没有醒酒的红酒,有一点涩,却又明亮香醇。勾得他不免有些心跳加速。有一种想要沉溺于此的冲动。


        “发什么呆呢?喝酒吧”vox沙哑低沉的声音在shoto耳边响起。


        随即shoto便在vox的引导下喝了交杯酒,一饮而尽的Pink Fuji Mountain顺着酒液火球般灼烧着。


       残留的Pink Fuji Mountain在酒杯中泛起一丝最后的涟漪。

        

         vox立刻摸出来一瓣柠檬,咬在嘴间。摁住shoto的小脑袋吻下去。


         刹那间


         酸涩的柠檬,火烈的龙舌兰,淡淡的咸味在shoto的口腔中交融。咸、酸、辣像火球一样,顺着喉咙一路燃烧。


        shoto的脑子嗡的一声,头上瞬间泛起了一朵大大的蘑菇云。


       绚烂昏黄的灯光映照着相拥互吻的两人,觥筹交错间暧昧的色调侵蚀着麻醉了他们的心。


       vox的吻让shoto眼神迷离,是那种细细的,浅浅的滴落在趁着五光十色液体的酒杯中,慢慢的沉下去的感觉…


        一吻完毕,vox的眼眸染上了几抹粉色,金粉的眼眸让他看起来十分蛊惑。


      vox修长的手摩挲着shoto的嘴唇,靠近与他鼻尖相抵,缓缓的问


       “我调的酒…好喝吗?”


      


         “再来一杯…”


     

           …





————————

这篇写的我好激动


就是说,真的很带劲


貌似abo元素好像并不是很多的样子…

啊啊啊不管啊…好嗑就行嘿嘿


冰割威士忌做法:

在杯子中加入威士忌和冰,搅拌十分钟以上,直到杯壁出现冰雾甚至冰碴子

这样出来的威士忌像蜂蜜一样粘稠,冰爽更加甜美


拉莫斯金菲士做法:

把金酒,柠檬汁,淡奶油,鸡蛋清加入摇壶,加冰充分摇合,至壶壁起霜

(使用摇和发泡手法)

把瑶和好的液体混合,苏打水倒入杯中,八分满左右

(留1/4在摇壶中)

轻轻震动杯子,使泡沫更加细腻,剩下的液体继续倒入,拉高泡沫


二编

哦突然忘记了

就是温馨提醒一下大家

文中的club其实就是夜店,一些管辖不好的地方就真的很乱(就会出现揩油等现象)女孩子最好不要去哦,要去的话也尽量别一个人啦。

北京开始好起来了,会请有名的rapper来演出其他地方我就不知道了。

bar或是pub这些清吧就比较适合女孩子,服务好音乐也都是安静的爵士乐。

姐妹,club不会突现帅气逼人品格好的调酒师,也没有软糯可爱单纯的吉他手






舟-九

你还是———高领———毛衣———!!!

【热到失去理智】 ​​​

你还是———高领———毛衣———!!!

【热到失去理智】 ​​​

遛达猪
🤏呜呜呜全图🐦😭

🤏呜呜呜全图🐦😭

🤏呜呜呜全图🐦😭

年(躺之
【补档】pillow prin...

【补档】pillow princess

【补档】pillow princess

失踪山脉

⚠️有微量voxto 

shu只画了一点就不打tag了

⚠️有微量voxto 

shu只画了一点就不打tag了

余白不是鱼摆

扩扩列

你留我加 微信QQ都可以(微信用的多一点)

想扩一些同担

玩原神 王者 恋与制作人

喜欢看动漫 喜欢纸片人 

前段时间才入坑luxiem 另外还喜欢shoto

大众雷点

不追星

原神方面:

主要是钟离厨心海厨 还喜欢绫人胡桃和万叶

恋与制作人方面:

周棋洛单推人 不拒同担 可能有一点梦的成分⚠️

vtuber 方面:

前段时间才入坑 最喜欢的是shoto 

彩虹社都了解一些


你留我加 微信QQ都可以(微信用的多一点)

想扩一些同担

玩原神 王者 恋与制作人

喜欢看动漫 喜欢纸片人 

前段时间才入坑luxiem 另外还喜欢shoto

大众雷点

不追星

原神方面:

主要是钟离厨心海厨 还喜欢绫人胡桃和万叶

恋与制作人方面:

周棋洛单推人 不拒同担 可能有一点梦的成分⚠️

vtuber 方面:

前段时间才入坑 最喜欢的是shoto 

彩虹社都了解一些



辞笙

[Shuto]紫罗兰花茶

[Shuto]紫罗兰花茶

dk短打

双箭头暗恋

OOC归我

全文2.6K+

我就喜欢狗血花吐症

以上没问题我们就GOOOO!


Shoto病了,病的很严重,可以说是不治之症,至少在自己看来是,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尤其是那个人。

“花吐症”,太可笑了,shoto一直以为这种病只会在书上出现,而且他从来不认同在爱情和生命比较时,爱情会比生命更重要,至少在他看来,为了活下去,他好歹也会去强吻对方的。

但是,站在第三方的角度看还是太理智的,真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发现,他连见shu一面的勇气都没有,他甚至不想去学校。

“......

[Shuto]紫罗兰花茶

dk短打

双箭头暗恋

OOC归我

全文2.6K+

我就喜欢狗血花吐症

以上没问题我们就GOOOO!

 

 

 

Shoto病了,病的很严重,可以说是不治之症,至少在自己看来是,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尤其是那个人。

“花吐症”,太可笑了,shoto一直以为这种病只会在书上出现,而且他从来不认同在爱情和生命比较时,爱情会比生命更重要,至少在他看来,为了活下去,他好歹也会去强吻对方的。

但是,站在第三方的角度看还是太理智的,真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发现,他连见shu一面的勇气都没有,他甚至不想去学校。

“咳咳”,shoto嗓子发痒,用手指扒拉出一片紫色的花瓣,紫罗兰,shoto认识这种花,shu的妈妈种了很多,shu的卧室里也就有一盆。

Shoto用手指捻着这片花瓣,看着它在手中蜷缩,弯折,流出紫色的花液。瞧瞧,连花都是他的颜色,这昭然若是的心啊。

传说紫罗兰是维纳斯的眼泪,晶莹,神秘,美丽但稍纵即逝,就像我在梦中和你相恋,梦醒时分,便翩然离去,我只能在梦境中爱上你。

无论shoto再怎么不愿意,他还是得去上学,去见shu。Shoto带上口罩,以感冒和支气管炎来掩盖真正的病情。

“HI,shoto。你感冒了吗?”作为同桌的shu早早就到了教室,一如往常地和shoto打招呼。

“啊,shu,嗯,是,昨晚没盖好被子,有一点小感冒,有些咳嗽,过两天就好啦,咳咳咳。”在见到心心念念的人,shoto喉中的痒意便再也忍不住,一发不可收拾地蔓延开来。

“oh,看来你病的有点重啊,记得多注意休息,我给你泡点花茶吧,家里有许多紫罗兰,拿来泡茶刚好,再加点蜂蜜,可以润喉止咳,改善支气管炎,我每次感冒的时候我妈妈总会这么做,很有效果。”shu担忧的向shoto提议,想帮他分担一点痛苦。

‘嗯,紫罗兰,也许对我来说没用,不然我现在满嘴的紫罗兰怎么还会咳嗽。’shoto一想到紫罗兰就想咳嗽,但还是感谢shu的关心,并且欣喜地答应了shu的提议,“好啊,shu,谢谢你啦。”

该说不说,shu的办事效率还是一如既往的高效。‘不愧是靠谱的shu啊,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他’shoto手中拿着一个透明的水杯,里面是粉红色的液体,还可以看见一两朵花在其中浮浮沉沉,在阳光下折射出奇妙的投影。

“嗯?怎么了,shoto。是不好喝吗?我往里面加了点柠檬汁和葡萄汁调味,我尝了一下,我觉得应该是你会喜欢的味道啊。还是这个杯子?抱歉啊,家里就只有这个杯子了,我就用过一两次,你应该不介意吧?”shu想到了什么,微红着脸像是有一点尴尬,但还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埋在长发下的红彤彤的耳朵则完全出卖了主人的心情。

“嗷嗷,好的,shu,我这就喝。”听了shu的解释,shoto表示自己并不介意这种事,或许是完全相反?

“咳咳”凉凉的花茶滑入嗓中,却难以止住自己咳嗽的欲望,一不小心咳出的花瓣落入杯中,和杯里原有的花混合在一起,漂浮纠缠,不分你我。

看到这一幕的shoto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紧张地看向shu,看见对方正在做作业,没有注意到这里,才松了口气。

再低头看去,他已经难以辨别,哪一瓣花瓣才是自己刚吐出来的,他面色复杂,‘自己总不能嫌弃自己吧’抱着这样的心态,一脸古怪的将剩下花茶喝完。

Shu最近几日雷打不动地给shoto带一杯花茶,被姐姐笑道家里的花都要进他的“小男朋友”的肚子了。Shu被姐姐的调笑的无言,但自己却从未反驳过姐姐。

但是shu还是有些担心,shoto在喝了这么多花茶后,病情没有一丝好转,甚至还有加重的情况,shu觉得这或许并不是简单的感冒。毕竟自己的花茶也不是普通的花茶,作为咒术师一家,总是会有些独特的配方和咒术来治疗疾病,自己虽然没有医师资格证,但或许会有巫医资格证?

Shu本着尊重shoto的想法,如果他不愿意自己,他可以再等待几日,可是,如果shoto的病情还是在加重,他可能会考虑用些不一样的方法探究真相。

一杯杯,一天天,shoto不知道自己喝了几杯花茶了,但是自己嘴里吐出来的已经从花瓣到花朵完成了质的飞跃。

Shoto今早从嘴中咳出两朵熟悉的花朵时,他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或许,他应该做出选择了,他面色苍白,双颊消瘦,不知道是病痛导致还是那些不可言说的心思的折磨,又或是两者都有。

Shoto今天没来上课。

Shu难得面色不好,双眉紧皱,心中划过一些担忧,手中还是熟悉的花茶。

Shoto在房间里咳得惊天动地,他感觉自己像个豌豆射手,哦,不对,是花瓣射手。越到后期,咳嗽就越难以止住,自己想喝水,可是他连续不断的咳嗽让手中的水难以插入。

Shoto想喝shu给他泡的花茶了。咳嗽和喜欢一样,藏都藏不住。他真的好喜欢shu啊,喜欢他给自己带的花茶,喜欢他无微不至的关心,喜欢他对自己的照顾,喜欢他时不时会逗自己笑,喜欢,喜欢他在光下上挑的嘴角,深邃的眼眸,和温柔叫他‘shou’时眼里只有他。

“叮咚”门铃声的响起打断shoto的回忆,他疑惑这会儿怎么会有人,但还是爬起来去开门,简短的一段路,shoto总觉得自己走的无比漫长,‘咳咳咳咳’,接连不断的咳嗽声和不断坠落的花朵铺出了一条路。

Shu在门开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shoto走过长长的花路,一路艰难的到他身边,毫无血色的脸上满是震惊和慌乱。

Shoto完全没有想到来人会是shu,自己应该打扫一下的,但是在见到对方后便咳嗽得更猛烈了,撕心裂肺地咳嗽,和不断涌出的带有血丝的花朵让自己连掩盖的机会都没有。

Shu看到shoto不断咳出的花朵,他终于明白了,哪有什么感冒,不过是花吐症,他虽然有些不可置信这种病症竟然真的存在,但现在也不是深究的时候。

Shu横抱起shoto将他带回了卧室,试图用咒术对他进行治疗,但是他没有办法,咒术丝毫不生效,他焦急的询问shoto“是谁,shou你喜欢谁?我没办法用别的方式治疗,我只能去找他,你告诉我是谁,我去带他过来。”

Shoto刚还震惊于shu的手会发光,又被shu的询问冲了一脸,他一脸复杂,他紧紧盯着shu,眼中的爱意如泄洪般一发不可收拾地倾倒而出,他想用自己炽热的爱意为自己的旅程画上句号。

Shu没有等到shoto的回答,但他又好像知道了他的答案,那浓烈的感情快将他淹没,但是他甘之如饴。

Shu低头就吻上失去血色的唇,轻轻相贴,却又不敢深入,慢慢研磨下,用舌尖绘制对方的唇形,却又只停在这一步,浅尝辄止。

他担心自己的抑制力不够,也担心shoto现在的病情。

Shoto被吻住时是不可置信的,他知道对方不会是随意对待感情的人,但shu也不是漠视生命的人,他害怕shu是为了救他而吻他,他害怕自己沉沦其中难以逃出最后的结果是连朋友都做不了。

“I love you, shoto.”一吻毕,shu将藏在心头很久的话倾吐出,他回应着shoto浓烈的爱意,也许它没有烈如狂风,但是他的爱是像山间的清风,从不间断,永不停歇,温柔而坚定,始终如一。

Shoto被shu的微风抚平,胸中的凶涛骇浪也渐渐平息,只留下潺潺清泉与清风相伴。

花吐症像是诅咒又像是祝福,它或许是月老的红线,可是却又危险的多。但经过它考验的爱人总是能相伴一生。


年(躺之

【shoza】先入为主

感觉shoza很适合ABO+(伪)小妈文学。

纯虚构,O装A,又雷又烂俗不成文口嗨,1k5,谨慎下划。


-------

和他的alpha爹离婚之后,shoto那一生要强的omega爸说要出国散心,随后迅速失去了音信。Shoto没在乎,反正他们的家庭关系一直挺怪,谁也不关心谁的动向——猎魔人嘛,和家里关系差点,不寒碜。


他就这样在偌大的宅子里一个人住了两个月,该吃吃该喝喝,有时候半夜出门组织一点社区冒险家协会的奇葩活动。然而某天他回家的时候却发现本该黑灯瞎火的屋子灯火通明——他爸在国外鬼混回来了。


其实shoto不想和他爸打照面的,但是他......

感觉shoza很适合ABO+(伪)小妈文学。

纯虚构,O装A,又雷又烂俗不成文口嗨,1k5,谨慎下划。

 

-------

和他的alpha爹离婚之后,shoto那一生要强的omega爸说要出国散心,随后迅速失去了音信。Shoto没在乎,反正他们的家庭关系一直挺怪,谁也不关心谁的动向——猎魔人嘛,和家里关系差点,不寒碜。

 

他就这样在偌大的宅子里一个人住了两个月,该吃吃该喝喝,有时候半夜出门组织一点社区冒险家协会的奇葩活动。然而某天他回家的时候却发现本该黑灯瞎火的屋子灯火通明——他爸在国外鬼混回来了。

 

其实shoto不想和他爸打照面的,但是他刚从密林回来,家里钥匙不知道被哪根树枝勾走还是在跑动中掉出了口袋,总之就是丢了。他木着脸敲门,心想要看到老男人那张被异国阳光滋润的脸了。

 

门里有人模模糊糊应了一声,接着是拖鞋踢踢踏踏跑过来的动静。猎魔人的鼻子能闻出灵魂的味道,shoto当下就感觉来人不是他爸,还没等他细想门就应声而开,一个陌生人站在他面前。对方长了张和他不太一样的东方面孔,精致漂亮,打扮倒像热辣的美国甜心,浅色头发挑染了两撮绿色,还戴了一堆乱七八糟高饱和粉色的发卡,衣服没好好穿,脸上的妆也不薄。

 

妖艳贱货款的亚逼。Shoto盯着对方内搭的紧身黑色背心裹出的漂亮锁骨,心里毫不留情地给对方贴上标签。

 

Shoto家的遗传基因其实很强大。自打他出生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人说过他和他爸长地像——虽然shoto不理解他一个alpha长着一张omega的脸有什么好高兴的——这位来开门的陌生人显然也看出了shoto的身份,朝他勾起嘴角好像要打招呼。

 

——随后,他当门口的人是空气,微微一侧身进门,不声不响地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Alpha之间的气场天生对冲,更别说这屋里铺天盖地的都是对方信息素的味道。Shoto被屋里陌生而充满存在感的味道弄得有些暴躁,觉得自己回来的真不是时候,好像打搅了这位陌生alpha和自己的omega爹天雷勾动地火。他一边按着自己太阳穴上突突直跳的神经一边想,自己爸什么时候换了口味,明明一直喜欢的是肌肉猛男,怎么突然就转性喜欢漂亮脸蛋了。

 

哦。他回想起方才十分冒犯的惊鸿一瞥里看到的对方的裸露的上臂,也算的上是肌肉猛男了。

 

但是房子里的信息素浓度实在浓郁到让人恼火,以至于shoto人在二楼依然可以隐约嗅到陌生alpha的气息。陌生亚逼的信息素气味和本人适配度奇高,甚至有种隐隐约约的不真实和人工合成感,让shoto想起对方像猫一样半遮着眼睛的眼皮。

 

过了一会儿有人来敲门,是他那一生要强却色令智昏的omega爹。

 

来和你叔叔打声招呼。他说。你平时不是那么不礼貌的人。

 

外面的信息素味道好像散去一些,shoto的神情依然有些恹恹的,但是最后还是拖着腿下楼来到了客厅。

 

亚逼男这时候衣服稍微穿好了一点,好歹把挂在手肘上的外套拉上去了,端端正正坐在shoto家沙发上,看着挺乖。他爸去厨房拿煮的速食夜宵,shoto就坐在陌生男人的对面,正大光明盯着人看;刚刚在玄关的那一照面没能让shoto看清,原来他眼睛的虹膜是不同色的,一红一绿,大抵是美瞳的效果。


亚逼的爱好果然与众不同。

 

他爸这时正好过来打断了两人隔空却如有实质的敌对,站在中间介绍道:“这是我的儿子,shoto。”他转向另外一边心不在焉的年轻人,“shoto,这是我的朋友aza。”

 

Shoto父解释说aza是他在国外认识的朋友,刚好因为工作要来美国出个长差,临时找不到合适的租房,干脆来他家接住。

 

Shoto听着心想,朋友?一般朋友哪里会一到别人家里就把信息素浓的满屋子都是,像是在标记领地。自己亲爸晚节不保,怕是引狼入室给自己搞了个新爹。

 

新爹还那么年轻,看上去大不了自己几岁。Shoto又瞥一眼aza漂亮的脸蛋,和与脸有些不适配的身体素质,腹诽,要是喊妈的话他还挺愿意的。

 

另一厢,aza磕磕巴巴的试图和shoto打招呼。他说英文的时候有一些奇怪的口音,但是声音好听,和他的穿着打扮以及信息素的味道几乎有些违和,是清亮却沉稳的青年音。Shoto依然沉浸在喊对方妈的混沌想法里,没留神就真把话溜出了口。

 

“嗯哼,mum。”

 

随着一声玻璃器具破碎的脆响,在场三个人都愣住了。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