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hrso

753浏览    61参与
春を迎えに行く

占用tag抱歉~

作品正式决定移到到pict去啦,蜜傌统一是honeybunnycookie,这边看不到的文都可以过那边去看~

清水向的还会在这边更,系列完结之后再搬这样(⊙o⊙)

之前置顶的质问箱用不了了,但是可以用老福特自己的质问箱~欢迎来找我聊天~♥


占用tag抱歉~

作品正式决定移到到pict去啦,蜜傌统一是honeybunnycookie,这边看不到的文都可以过那边去看~

清水向的还会在这边更,系列完结之后再搬这样(⊙o⊙)

之前置顶的质问箱用不了了,但是可以用老福特自己的质问箱~欢迎来找我聊天~♥


当下不杂

【ShrSo】有四次他认为他们不是灵魂伴侣有一次他认为他错了05(完)

* 佐藤勝利/松島聡 

*灵魂伴侣梗 私设有

*人物OOC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杰尼斯 

*坑填完了!撒花

*文笔渣,表达能力有限


第五次他们认为他们是灵魂伴侣


「聡美,你事情都做完了吗?再不快点SZ演唱会要来不及了」


「等一下勝子,我关一下电脑就好了」


「等等,聡美,你这条灵魂伴侣二次匹配消息通知还没完成呢」名为勝子的女孩指着聡美的电脑屏幕说道。


「这对之前的灵魂伴侣匹配度只有5%,肯定不是灵魂伴侣,让他们来第二次只是浪费时间,这条信息还是忽略吧...

* 佐藤勝利/松島聡 

*灵魂伴侣梗 私设有

*人物OOC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杰尼斯 

*坑填完了!撒花

*文笔渣,表达能力有限


第五次他们认为他们是灵魂伴侣


 

「聡美,你事情都做完了吗?再不快点SZ演唱会要来不及了」

 

「等一下勝子,我关一下电脑就好了」

 

「等等,聡美,你这条灵魂伴侣二次匹配消息通知还没完成呢」名为勝子的女孩指着聡美的电脑屏幕说道。

 

「这对之前的灵魂伴侣匹配度只有5%,肯定不是灵魂伴侣,让他们来第二次只是浪费时间,这条信息还是忽略吧,shori还在会场等我呢。」

 

「哎哎哎,别点掉。聡美你看看这位佐藤长得像谁?」

 

「勝子,你还别说,他长得有点像我的shori」

 

「那这位松島呢」

 

「长得像你的soちゃん」

 

「那他们是?」

 

「是我们的shoriso!!!」

 

「所以一定要通知他们来进行第二次匹配,聡美!」

 

两人眼里都闪着光,整间办公室都冒着红绿爱心

 

「我这就打电话通知他们,勝子你再等我一下。」

-

 

刚刚的告白太突然,让松島不知所措,慌忙拒绝后,脚就不听使唤的想要逃离现场。

 

勝利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呢?松島喘着气坐在厕所隔间里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心跳迟迟不肯降速。

 

因为年龄相近并且都是同一批进的公司,松島聡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将自己与佐藤勝利进行比较。首先都是入职两年的员工,他只是个摄影专员而勝利确已是高级工程师,还每年都是优秀员工。其次勝利在公司一出现就是全场的焦点,而自己却被同事说存在感很低。再来勝利为人很温柔,每次见到勝利,对方都是一副笑眯眯的小恶魔样子,偶尔会有小恶作剧但绝不会让自己陷入尴尬的局面,反观自己与人相处时偶尔会读不懂周遭的空气,讲话经常冷场。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勝利很善于倾听,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勝利总会问自己发生了什么,倾诉的时候他总是默默听着,然后帮助自己分析情况,提供对自己有用的建议。

 

勝利总是这样帮助别人,却不喜欢麻烦别人,他从来不把烦恼和悲伤写在脸上,只会藏在内心自己独自承受,这样的人一定有个坚不可摧的内核,能抵御任何炮弹入侵,松島聡想,但有时他又会为此而担忧,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只要和勝利比较松島聡就觉得自己的缺点和勝利的优点一样多,看似是与勝利同行,其实自己一直落下勝利好多圈。

 

唯一让松島聡有点自豪的是,他能感受到勝利悲伤与难过的气场,就算他外表看起来还是笑嘻嘻的样子,因为知道勝利不愿倾诉自己的烦恼,松島就会以自己想去玩为借口约勝利出去散散心希望勝利能因此转移注意力忘记烦恼。

 

「和聡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很开心啊」

 

听到勝利这么说的时候,松島眼泪都要喷出来了

 

大概是因为太喜欢勝利,所以能感受到勝利不同寻常的气场,也大概是因为太喜欢勝利,所以选择拒绝勝利的告白。

 

松島上小学的时候家里养过一直马尔济斯犬muku,小狗很听话,会在松島开心和难过时候陪伴他。松島非常喜欢muku,手机壁纸电脑壁纸都是它,独自到东京居住的时候还是会每天和家人视频看看muku。就是因为太喜欢了,所以一听到muku去世的消息时他哭了整整一夜,花了好久时间才接受这个事实。

 

不经意进宠物店,看见各种品种的幼犬也不是没想过重新养一只,但每次一想到终会离别,就只能作罢。

 

不养宠物,就是因为太喜欢宠物,所以害怕面对它的死亡

 

不种玫瑰,就是因为太喜欢玫瑰,所以害怕它凋落

 

为了避免结束,只能避免一切的开始。

 

「嗡嗡嗡…嗡嗡嗡」

 

松島聡的手机突然在这时候震动起来,打断了他的思绪,来电标识上显示的是The one公司,他犹豫片刻接起电话。

 

「对,是我」

「第二次匹配测试?」

「可能不太行啊」

「什么?勝利已经决定要去了?」

「这样啊 我考虑一下」

「下周一下午五点半是吗?」

「好的,我记下了」

「好的,再见」

 

挂完电话后松島长叹一口气,他打开Line,发现置顶的聊天框里有一条未读记录

 

「 聡 周一我在the one等你 」

 

能不能和勝利继续当朋友,就看周一了,松島想。

 

虽然周末用了两天在家里宅着打算为今天的见面做好心理建设,但是透过窗户看见the one 匹配室里坐着的佐藤勝利,松島聡内心预想的三百六十种面对勝利的方案全部破碎。总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我还是回家好了,逃避可耻但有用,就在松島想要将放在门把上的手收回时,两位工作人员满脸微笑出现在他面前

 

「松島桑 你来啦,佐藤桑已经在匹配室里等你咯」

 

「聡美去通知佐藤桑,松島桑已经来了,第二次匹配可以马上开始」

 

「好的,勝子 我马上就去」

 

松島聡看见名为勝子的工作人员正打算动手开起匹配室的门,他连忙上前制止「不用麻烦不用麻烦,我自己进去就可以」松島一边微笑一边打开门「你们辛苦了,去忙其他的事情吧」

 

「房间里装有灵魂匹配器会根据你们谈话以及各种举动计算出你们的匹配度,你一进去匹配测试就算开始喽」勝子一边解释规则一边微笑「请你们加油!」

「加油加油!」工作人员聡美在一旁附和道。

 

「谢谢你们,我明白了!」松島在听完工作人员的介绍以后便微笑着对她们表示感谢然后边挥手边关上门,他觉得这次的工作人员跟上次比起来热情了不止一倍。

 

「聡又迟到了」

佐藤勝利的声音,让松島还没从门把上拿起的手抖了一下。

 

「……晚了三分钟说不上迟到吧」

松島聡走向佐藤勝利,坐在他对面的沙发椅上。

 

匹配室里的装修氛围像是咖啡店,整个房间以白色为主调,木材色为辅,一张小圆桌,两边摆着沙发椅。

 

松島聡对面是一片大落地窗,黄昏时刻的云像是喝了点小酒,红了脸颊。夕阳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松島的眼睛里,他觉得坐在对面的佐藤勝利发着光,那光芒令人睁不开眼。

 

这样的人到底喜欢自己哪里呢?

 

「太阳太刺眼了吗?」

 

勝利看见聡不自觉的眯起眼,便起身将后方的窗帘拉到适当的高度。

 

「这样可以吗?」

 

「嗯!好多了 谢谢勝利」

 

松島聡对佐藤勝利说道。

 

「我很高兴聡只是迟到了,刚刚差点以为你不来了」

 

勝利的声音很轻,松島却听得很清楚

 

「答应勝利会来就一定会来啦」

 

「嘛,聡 你的为人我已经看清楚了,口是心非的家伙」佐藤勝利手指抚摸着桌上装着柠檬水的玻璃杯,眼睛却直勾勾看着聡。

 

「我对勝利一直都是有话直说的,哪里口是心非了」

松島聡反驳道。

 

「那为什么喜欢我的聡会拒绝我的告白」这是佐藤勝利花了两天时间也一直想不出答案的问题「我想听聡亲自说原因」

 

「我喜喜欢……勝利? 勝利从从……从哪里听到的?」听见勝利的回答聡突然间脸红了,难道自己喜欢勝利被他发现了?印象里好像只对勝利说过是朋友的那种喜欢。

 

「是聡亲口说」

 

佐藤勝利将自己手机摆在松島聡眼前,点开一段视频

 

「我喜欢的人是勝利」

 

视频里的聡趁着酒意对勝利表白

 

「诶诶诶!!」松島聡很震惊,他对视频里的片段一点印象都没有「这这……这是上次勝利来我家的时候吗」,大脑现在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勝利。

 

「是啊,因为觉得聡很可爱就拍下来了」

这段视频勝利私下里已经看过无数次,就在刚刚等聡的时候,也拿出来重温了三四次,真的可爱呢。

 

「-////-」

松島的脸更红了。

 

「周末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想,是视频里这位喝醉的、表白时带着哭腔的聡在说谎,还是天台上那个拒绝我表白以后把腿就跑的聡在说谎。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被拒绝呢,因为不喜欢模模糊糊的感觉,所以想借这次机会听聡的回答,如果聡真的不喜欢我那我也认了。」

 

佐藤勝利说完这段话后,拿起玻璃杯喝了口水,等待着松島聡的回答,其实他心里始终坚信聡是爱他的,就像他坚信聡今天一定会来一样。

 

「其实很久之前就喜欢上勝利了,在我眼里勝利一直都是闪闪发光的,听到勝利也喜欢我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但是我会不自觉在想勝利喜欢的是勝利自己想象出来的我吗?如果和勝利交往后勝利认为我很差劲怎么办,如果真实的我和勝利想象中的我不一样怎么办?我的想法很阴暗吧,所以只和勝利当朋友就好了,勝利值得比我更好的人。」

 

松島聡将内心的想法完完全全告诉勝利,虽然这种说辞会有点难理解。

 

「我才不想继续和聡做朋友!」佐藤勝利大声的说,他有点生气聡居然想把自己推给其他人,勝利见聡听了后放在桌上的手紧握着,好像有点被吓到了,他将自己的手覆在聡的手上,轻轻抚摸着,继续说道「我一直认为我和聡是平等的,我喜欢和聡相处的感觉、我喜欢聡笑起来的样子、喜欢聡完全信任我、喜欢聡看出来我的窘迫却毫不在意的陪伴,当然我知道聡也有缺点,自卑、敏感、说话小心翼翼、总是犹豫不决,这就是我所想象出来的聡,我果然很喜欢这样的聡呢」

 

「勝利……」

 

聡的手被勝利紧紧握住,黄昏的天空在松島的泪珠形成的透镜里打转

 

「聡说聡眼里的我是发光的,我想我发光是因为,你用温柔的、发光的目光看我。所以发光的不是我,是聡哦」

 

啪嗒啪嗒,泪水一滴一滴落在桌子上

 

勝利用另外一只空闲的手擦去聡脸上的泪水。

 

「聡呢 聡是怎么看我的?」勝利轻声问道。

 

「一开始会喜欢上勝利,是因为勝利长得实在是太帅了」聡一边哽咽一边说道

 

「肤浅」勝利笑着吐槽

 

「喜欢勝利看我的眼神、喜欢勝利叫我的名字、勝利总是会听我倾诉烦恼给我建议、总是默默关心周围人对谁都很温柔……」

 

「嘛嘛,不用说了,我知道聡很喜欢我了」勝利有点害羞

 

「勝利容易害羞这点我也超喜欢」松島停止了哽咽,用哭红的双眼看着勝利

 

松島聡与佐藤勝利相互对视,他们看着对方忽然感受到了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各种各样的缘将他们牵引至此,佐藤勝利与中島健人和菊池風磨的认识、松島聡远赴东京生活、那两通差点拨出去的电话……一环扣一环会聚成现在这副场景

 

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都不说话却知道彼此的想法

 

灵魂伴侣不是灵魂有多契合,不是有聊不完的共同话题,而是即使在三观不同,意见相左的时候仍能深度交流,能读懂对方的眼神,听懂对方为说出口的话。

 

「对了,有一件事想请聡帮忙,本来前几天就要跟你说了」勝利说

 

「什么事?」松島问

 

「有个朋友要移民国外了,但是不能把宠物狗带过去,他问我能不能养,我有チャイちゃん了,不知道聡能不能帮忙养呢?」勝利一边说着一边把狗狗的照片给聡看「是一只七岁的巴哥犬大叔哦」

 

聡看着照片,那张皱皱的小脸上写满了治愈

 

「我可以养吗?」聡抬头问勝利,声音里带着兴奋

 

「聡的话没问题的」勝利回答

 

「谢谢勝利~」松島聡说

 

「聡要是真的想谢谢我的话就亲我一下吧」勝利朝聡挤了挤眼

 

「诶?在这里?不好吧」

 

「这里没有摄像头,没人会看到」

 

松島聡看了看四周后,起身朝勝利走去,勝利见状也站了起来

 

这是聡第一次以这么近的距离看勝利,他只要轻轻往前就能碰到勝利的嘴

 

勝利看着离自己只有一个拳头远的聡,吞了吞口水,喉结由上往下移动着。

 

「我要吻咯」

 

聡说完便闭上双眼,嘴唇微微嘟起,朝勝利靠近。他的双臂下垂,双手紧握看起来有点紧张。

 

嘴唇触碰的感觉是柔软,聡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不知道该如何继续。

 

就在聡觉得是不是要结束的时候,勝利一把抱住聡加深了这个吻

 

太阳已经退去,黑夜已至,但他们此刻在彼此眼里却格外明亮,亮到足以忽略高挂的那轮明月。

 

他们是彼此的太阳。

 -

 第二天 晴 公司大楼 摄影棚

中島健人坐在摄影棚里的小凳子上正在等待模特换衣服,松島聡背对着中島在镜子前整理刘海

 

中島盯着松島聡背「聡ちゃん 你的脖子后面怎么红红的」

 

「有吗」松島聡对着镜子看来看去什么也看不到

 

「你看不到的啦,是这里」中島起身,走到松島旁边摸着红红的地方对他说「这看起来像是草莓?」

 

松島一听草莓两个字就慌了,脸和脖子都红彤彤的「啊这这这不是草莓,是昨天睡觉蚊子叮的,健人君也知道,我睡相很差的」

 

「有这么大只的蚊子吗」中島觉得不可能是蚊子,正要继续辩解的时候被人打断了。

 

「聡 !」佐藤勝利出现在摄影棚门口,手里还拿着一份便当

 

「勝利 怎么过来了?」松島看见勝利便直径朝他走去

 

「今天早上要去分公司开会,中午不能一起吃便当了,我把你的便当给你拿过来」

 

「诶? 不能和勝利一起吃便当了吗」

 

「刚刚才通知要开会,没办法啦。今晚下班一起去吃烤肉吧」

 

佐藤勝利朝松島聡笑着说道,将手里的便当递给了松島

 

中島健人看着门口两个人如胶似漆的样子,好像知道松島口中的蚊子是谁了。

 

中島健人打开手机正准备给某人发信息,就发现那个人正好也发了信息给他,上面写着

 

「晚上请我吃饭,你打赌输了」

 

后面附加了一张图片

 

是一张报告,第一行写着

 

「佐藤勝利与松島聡灵魂匹配程度99.9%」

 

Fin

 

白色的麒麟

【しょりそう】契约男友(完)

小学生文笔ooc错别字语句不通顺有!

正文完结了近期大概还会放一个番外讲述胜利side

之前的部分我做了修改,原先的的文就删掉了orz


(1)


“松岛同学,可以帮我一个忙,成为我的契约男友吗?”


“啊?可是我们上周才刚刚认识啊佐藤同学……”


松岛认为自己是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了。平凡的出身,平凡的长相,平凡的人生经历,和学校里叱咤风云的那四个人根本不是一路人。

佐藤同学究竟为什么会找上这样平凡的自己呢?


……


松岛是学校宣传组的干部,归功于不赖的美术功底,松岛在大一的时候就肩负起了排版...

小学生文笔ooc错别字语句不通顺有!

正文完结了近期大概还会放一个番外讲述胜利side

之前的部分我做了修改,原先的的文就删掉了orz



(1)

 

“松岛同学,可以帮我一个忙,成为我的契约男友吗?”

 

“啊?可是我们上周才刚刚认识啊佐藤同学……”

 

松岛认为自己是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了。平凡的出身,平凡的长相,平凡的人生经历,和学校里叱咤风云的那四个人根本不是一路人。

佐藤同学究竟为什么会找上这样平凡的自己呢?

 

……

 

松岛是学校宣传组的干部,归功于不赖的美术功底,松岛在大一的时候就肩负起了排版的重任。松岛怕生,不太擅长与人交谈,一般被分配到任务就一个人埋头苦干。这导致他在宣传部待了将近一年半,却一个像样的朋友也没结交到。

好像他的存在,可有可无。

这样的松岛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因为去给田径部送了一次资料,和大名鼎鼎的田径部部长佐藤胜利扯上了关系。

 

SZ大学通常会在9月底举办校内运动会,宣传部的成员在开学前就要进行准备工作了。可当下大量部员都还未返校,只能让提前回来的松岛兼任一下跑腿的活。

 

“您好,请问佐藤同学在吗?我是宣传部的松岛,有资料要交给佐藤同学。”

“佐藤部长在里面。”部长一早有交代宣传部人会来,松岛很快就被放行了。

 

田径部门禁很严,这也不能怪佐藤胜利太大牌,只是无论校内校外,仰慕他的人实在太多了。甚至还有好多人自称胜利的女友,虽然胜利本人否认就是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学校里那出名的四人小团体

 

笑容甜美的钢琴王子中岛健人

重金属摇滚乐队主唱的菊池风磨

颜面人间国宝田径部部长佐藤胜利

混血天使天才少年马里乌斯叶

 

四个人在各自的领域持续发光发热,又因为俊美的容貌,不止在SZ大学,乃至整个J市四人都小有名气。

松岛对他们的存在或多或少知道一些,那种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人生轨迹,松岛有更多的还是羡慕。

 

部长室的门没关,松岛站在外边就可以瞧见胜利的背影。

胜利个头不高,身手却异常矫健,是许多男孩们的崇拜对象。松岛也曾在看台上,远远望着胜利飞奔的身影,并感叹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

运动员的五感似乎是比普通人灵敏许多,胜利很快感觉到有人靠近,在对方还没敲门之前,先转了过来。

 

“佐藤同学您好……”

松岛的‘好’字还没说完,只见胜利露出惊喜的表情,走上前紧紧抱住了他。

 

“聪!你是聪……对吧?”

 

松岛被胜利大力的拥抱喘不过气,微微挣扎了一下。胜利感受到了怀中人的动静连忙放开松岛,目光对上了松岛疑惑的眼神。

 

“佐藤同学认识我吗?”

 

“我是胜利啊!”

 

我当然知道你是胜利,松岛腹诽,全校应该没人不认识你吧……

 

“你不记得我了吗……”

胜利的表情瞬间凝固了,他缓缓垂下手,而后又快速抬起,想要抓住眼前的人,却被松岛一个闪身躲开。

松岛像躲避袭击的小动物一样,面对着快要失控的胜利,开启了防御的本能,又向后挪动了一步。

 

“对不起,是我有点唐突了。”

胜利很快让自己冷静下来,又变回成那个闪闪发光的田径王子。他指了指旁边的矮桌“资料放在那里就可以了,辛苦你了松岛同学。”

 

任务完成,松岛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放下资料颔首示意一下后就离开了部长室,顺便随手带上了门,把自己与光隔开。

自己是不会和这样闪闪发光的人有交集的,松岛坚信着。对于方才胜利的举动,松岛也只当作他把自己错认成了哪个人。

 

直到一周后,宣传部部长说有人来找他。当他从工作室出来,惊讶的发现那个人竟然是佐藤胜利。

 

“松岛同学,可以帮我一个忙,成为我的契约男友吗?”

 

“啊?可是我们上周才刚刚认识呀佐藤同学……”

 


当下不杂

【ShrSo】有四次他认为他们不是灵魂伴侣有一次他认为他错了04

* 佐藤勝利/松島聡

*灵魂伴侣梗 私设有

*人物OOC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杰尼斯

*不知道在写什么( ꒪Д꒪)ノ


04

第四次佐藤勝利认为他们不是灵魂伴侣


三月,蔚蓝的天空上浮着几朵白云,从这头慢悠悠地飘到了那头。白云下的樱花树开得很灿烂,一阵风吹来,几朵花瓣被风带起,飘过正在与中学校牌进行毕业合影的学生,最后旋舞着降落到了大楼附近的绿化带上,绿化带里面有两只野猫正在欢快的交配着。


这就是春天吧,狂跳的心搅乱水中的浮云。


在一个距离上次聚餐过了三个月的平淡无奇的中午,佐藤、中島、松島正在公司大楼里的餐厅吃午饭。...



* 佐藤勝利/松島聡

*灵魂伴侣梗 私设有

*人物OOC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杰尼斯

*不知道在写什么( ꒪Д꒪)ノ


04

第四次佐藤勝利认为他们不是灵魂伴侣


三月,蔚蓝的天空上浮着几朵白云,从这头慢悠悠地飘到了那头。白云下的樱花树开得很灿烂,一阵风吹来,几朵花瓣被风带起,飘过正在与中学校牌进行毕业合影的学生,最后旋舞着降落到了大楼附近的绿化带上,绿化带里面有两只野猫正在欢快的交配着。


这就是春天吧,狂跳的心搅乱水中的浮云。


在一个距离上次聚餐过了三个月的平淡无奇的中午,佐藤、中島、松島正在公司大楼里的餐厅吃午饭。


「听我说啊 健人君,聡他上星期说想听披头士的歌,我辛辛苦苦按照他的喜好为他精心排序整理了一份歌单,今天早上LINE他问他感想,他居然没听!」


三人刚坐下还没多久,佐藤勝利就开始朝中島健人大吐松島聡的苦水


「因为我突然发现自己没那么喜欢披头士」

松島聡理直气壮的说道


中島健人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二人,他没想到这俩人经过一个聚餐的时间感情突然升温得这么快。


「上个月和勝利说好等《僕街diary》上映一起去看的,结果他昨天晚上说已经和别人约好一起去看了。」


放人鸽子的人最讨厌,松島聡有点生气。

「所以你是因为这个在生气吗?」


佐藤勝利总觉得松島聡从昨天晚上聊天的时候就不太对劲,一般给他发消息都是秒回,这次居然已读不回。


「我没有生气」松島聡回答道。


「因为聡一直没来找我说这件事,就想着你是不是不想去了,后面我不是也问了你要不要一起去看吗?」


「这样我不就成为那个顺便的人了吗。算了你们去吧,我和健人君一起去看」


中島健人听到自己的名字,心里一惊,突然被嘴里的饭呛到了,连忙喝了口水。


「所以你们在交往吗?」中島健人还是决定把心中的疑问问出口


「没有!」两人异口同声回答

 

自从那次聚会在出租车上两人相互加了line以后,佐藤勝利和松島聡的关系就开始熟络起来,一开始只是在line上交流,后面慢慢地一起约去看电影,偶尔下班一起回家,一起喝酒,一起逛街。


从一开始的尬聊到现在什么都能聊。


是亲友吗?


佐藤勝利对着刚刚写完的代码,敲下回车键,开始测试程序,随后双手支撑在办公桌上托着下巴思考他与松島聡的关系。


好像不算,亲友应该是相处时候很轻松自在、随心所欲的存在,他总觉得与松島聡相处的时候,对方对待自己有点小心翼翼的感觉。


吃饭是吃我想吃的,电影是看我想看的,聊天也是努力找我感兴趣的话题。


总觉得松島聡在讨好自己,却又有点害怕自己。


自己对松島又是什么感觉?


和聡相处的时候是快乐的,一方面是他总能让自己不禁嘴角上扬,有的时候是因为一些天然发言和举动,但更多时候是是因为他本身,只要他出现自己就不自觉想笑。另一方面是和他相处的时候不需要顾虑太多,想吐槽的时候就吐槽,不想说话的时候就安静听他说。其实是有点喜欢聡来找自己相谈的,烦恼也好,无聊的话题也好。


自己很喜欢这种被需要的感觉,佐藤勝利想。


聡到底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呢?会不会,他喜欢的人其实是自己?佐藤勝利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一点,但是每次聚餐时風磨君或者健人君问出来的时候,对方只会说「我超喜欢勝利的,只是朋友那种喜欢啦」


啊啊啊,这家伙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佐藤勝利有些烦躁。

「勝利,你的代码报错咯」路过的同事看勝利一直盯着电脑发呆便好心提醒。


「あっ 谢谢提醒」


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让松島聡自己说出他喜欢的人是谁!

佐藤勝利选中报错的那一行错误代码,按下了删除键。


-


「为什么勝利家会停电?」


「附近的交通项目正在施工,因为供电不足所以需要调用住宅这边的电力,情况也是很突然,今天晚上就只能拜托聡了。」


佐藤勝利面不改色地说着早已想好的谎言。


「いいよ 今天会好好招待佐藤桑的」


「好好招待什么的,今天做饭的人不是我吗?」


「嘿嘿,料理之外的其他事情我会努力的。」


现在他们正在聡住所附近的超市里选购今晚做饭要准备的食材,今天下班早,超市里的蔬菜都还算新鲜。佐藤在后推着手推车,松島在前面扶着车栏牵引着,两人一前一后到处左看看右看看。


等会做一道青椒酿肉好了,勝利站在蔬菜区看了看,拿起一颗饱满的青椒闻了闻,还没闻到青椒的味道,倒是一阵肉香钻进了鼻子里,聡用牙签刺了一块煎牛肉递到勝利嘴边,勝利想都没想就张嘴吃掉了。


好吃,牛肉香在嘴里四散开来,勝利对上松島聡发光的眼神,就知道对方也是同样的想法。


「那我就去拿啦,佐藤大厨」


勝利望着松島聡站在对面鲜肉区的背影,看试吃员笑嘻嘻的样子,他就知道聡现在的表情一定也是满脸笑意。


总感觉这副画面在梦里出现过,佐藤勝利突然有一种错觉,感觉他和聡已经认识好久好久了,在很久之前他们就曾一起逛过超市,在很久之前他就已经尝过那口牛肉的味道。


在他们都还没出生之前,在宇宙还没大爆炸之前。


『 We lived beneath the waves

     in our yellow submarine    』


勝利脑中开始响起这首Beatles的yellow submarine,不是专辑里的那个版本,而是当年十九岁独自一人去英国旅行,在利物浦某个小镇的超市里播放的版本。


当时听到这个版本时,他正好遇到一对满头白发的利物浦夫妇挽着手推着购物车从自己身边有说有笑走过,他们步伐很慢,走路摇摇晃晃,却相互支撑。


想必这种平凡之日他们已经一起度过无数次。


『   As we live a life of ease 

Everyone of us has all we need 』


我们住在黄色潜水艇里,过着安逸的生活。

现在想来那两位一定是灵魂伴侣吧,佐藤勝利想,自己能拥有这样的爱情吗?

 


「勝利在发什么呆」


东西都买得差不多了,松島把自己想买的最后一件东西放进购物车里,才发觉勝利不见了。


左寻右找,终于在啤酒区看到了对方的身影,勝利拿着一打啤酒站着一动不动。


「我在想聡没听我整理的Beatles歌单真是不可原谅!」


佐藤勝利回过神来把手里的啤酒放进聡带来的购物车里,又从货架上拿了一打放进去。


「诶,在这种时候?话说勝利啤酒会不会拿太多了」


「哎呀 我忘记聡酒量不怎么好了,我放回去哈」


佐藤勝利知道松島聡最吃激将法


「别放!谁跟你说我酒量不好了,上次是我没吃东西,空腹喝酒容易醉」


「那上上次也是?上上上次也是?还有上上上上次」


聡一脸窘迫的样子,真可爱啊~


「别说了勝利!快走去结账吧,我肚子饿啦」


松島聡不知道怎么反驳勝利,只能强行转移话题


勝利笑着看聡,没说什么,推着装满食材和两打啤酒的购物车去结账。

 

一切都在佐藤的安排当中。

 

佐藤勝利并不是第一次来松島聡的家里,因为家离得近偶尔也会来串串门。他总觉得聡有轻微洁癖,每次来聡家里都很干净,一尘不染。


「打扫房间让我觉得很解压,半夜打扫效果最佳」


佐藤勝利记得之前聊天的时候聡曾这么说过,那次之后勝利自己也尝试过凌晨两点清扫浴缸,本来不是很擅长清理的勝利,用了聡推荐的洗洁剂,浴缸果然焕然如新,虽然感觉变得干净很高兴,可是解压却算不上,很累是真的,清理完毕自己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为了勝利今天来我家干杯!」


「为了庆祝勝利家停电干杯!」


「感谢勝利做了好吃的料理干杯!」


不出勝利所料,三罐啤酒下肚后聡就开始胡言乱语,拿着啤酒手舞足蹈


「聡果然就是爱逞强,不能喝酒还是不要喝太多的好」


虽然都是我在劝酒,抱歉呐聡,勝利一把夺过聡手里的啤酒,放在自己的脚边,看他现在这副满脸通红的样子绝对是上头了,就现在吧!勝利挺直了背,清了清嗓子


「我想跟聡一起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松島聡双手乖乖的放在还未收拾的餐桌上,如果忽略脸上的红晕就像极了一个认真听课的好学生。


「这个游戏叫做快问快答,我问聡问题,然后聡不要思考马上回答我」


「いいよ 勝利问吧~」松島咧嘴微笑看着勝利


「那我开始了」


一切都在佐藤的安排中

 


「聡最喜欢的食物是?」


是牛舌吧,勝利想


「牛舌」


「聡最喜欢的电影是?」


《无人知晓》


「《无人知晓》」


「聡最喜欢的动物是?」


  水豚


「水豚」


「聡最喜欢的人是?」


  ……


「勝利」

 

聡喜欢的人是我,勝利看着眼前的松島聡,对方也在注视着他,现在自己的脸肯定和聡一样红。


「勝利」


咚!


「勝利」


咚!


「喜欢的人是勝利」


松島聡站起来用手支撑着桌面,前倾身体向佐藤勝利靠近,话语中带着哭腔。


聡的声音糯糯的,很温柔,这份温柔给予了勝利的心脏养分,让含苞待放的花蕾敢于放肆绽放。

泪水不断地从聡的眼里流出,勝利感觉自己的眼睛也产生了雾气。


所有的疑问都一扫而空,所有的顾虑都化为乌有。


手腕上的那串数字代表的是眼前人


因为聡,他心上生出了一枝玫瑰。


因为聡,他好像明白了什么是爱情。


勝利还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爱意,聡就继续哭着说道


「可是勝利不喜欢我!」


「明明早就约好一起去看电影了,就因为我没主动和勝利提起,就放我鸽子打算跟别人一起去看」


「为什么勝利不主动来和我说呢?一直都是我在主动,讲话也好,出去玩也好,我受够了!」


「勝利什么都不说总让人猜不透,真让人来气啊」

松島一下子坐在地板上,泪水在脸上流淌,他双腿蜷起双手抱住膝盖,低下了头。


佐藤勝利本来就不善于表达,每次回答都会经过深思熟虑,但这次他知道,如果不好好把自己想法说出来,他可能会失去聡。


他走到聡面前,蹲了下来


「我不想聡误会我,我没有不喜欢聡,相反的,我对聡的感情和聡对我的感情是一样的」


勝利眼泪不自觉往下流


「我喜欢聡」


勝利捧起聡的脸想与他对视,抬起来的一瞬间才发现聡睡着了。


在这个时候?听见聡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勝利无奈的笑了笑,第二天醒来聡大概就会忘记刚刚说的话了吧,说不定什么都不记得了。


勝利拉起聡,让他倚靠在自己身上,扶着他进了房间。


在安顿好聡,收拾好餐桌之后,勝利就回去了。


夜晚的风吹着勝利头有些发胀,但是他是快乐的,没有什么比相互喜欢更幸福的事了。


既然聡说都是他在主动,那么这次换我主动好了。

勝利这么想着,走上了回家的路。

 


第二天松島聡果然什么都不记得,还追问勝利为什么没有住他家,勝利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约了他下班在公司楼顶见面。


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公司的人都说今天的勝利异常帅气,平常都是脚踩人字拖,顶个鸡窝头来上班,这次却换成了皮鞋,头发也很有造型。今天的佐藤勝利有点不一样。


虽然是知道结果的告白,但是还是令人紧张,佐藤一下班就到公司楼顶等候,三月的风很温柔,勝利一点都不觉得冷,甚至觉得有点热。


「勝利,约在这里见面要干嘛?」


第二主角出现了,松島聡很奇怪为什么要约在这个没人来的地方见面。


「咳咳,约聡来这里,是有话想对聡说」


勝利感觉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勝利想说什么?」


松島一脸疑惑的看着勝利


「认识聡的这几个月,我对聡一直怀有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时而温暖我,时而折磨我,每天看见聡我微笑就会很高兴,但是看到聡对别人微笑就会很伤心。就在昨天和聡相处的时候,我知道了这种感觉的由来,因为我喜欢聡。」


勝利说完这段话,深吸了一口气,他看见被告白的人现在脸色和昨天晚上一样红,当然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感觉自己随时都能哭出来。


「我喜欢聡,希望能和聡交往!」


勝利低头弯腰,一气呵成。这是他第一次告白,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告白

……

……


「对不起!」


什么?勝利怀疑自己听错了


「虽然很喜欢勝利,但我从没想过要和勝利交往」


这跟预想的不太一样


「对不起!勝利!」


勝利抬头想说话,却发现聡已经跑走了,想追却已没了力气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勝利不解,喜欢当然就要在一起啊



不是吗?


tbc



当下不杂

【しょりそう】(☆u∂) (。^∪^)

(。^∪^):しょーり这位作者好像遇到了点麻烦

(☆u∂):wwww好像内容被小黑屋了

(。^∪^):那就请大家

(☆u∂):移步留言区

(。^∪^):希望能成功!

(☆u∂):聡くん遛狗时间到了,走吧 

(。^∪^):byebye大家,等等我しょーり



(。^∪^):しょーり这位作者好像遇到了点麻烦

(☆u∂):wwww好像内容被小黑屋了

(。^∪^):那就请大家

(☆u∂):移步留言区

(。^∪^):希望能成功!

(☆u∂):聡くん遛狗时间到了,走吧 

(。^∪^):byebye大家,等等我しょーり










当下不杂

【ShrSo】有四次他认为他们不是灵魂伴侣有一次他认为他错了01

* 佐藤勝利/松島聡

*灵魂伴侣梗 私设有

*人物OOC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杰尼斯


01

第一次他们认为他们不是灵魂伴侣


「请说出各自的姓名。」

「佐藤勝利」

「松島聡」

「请说出各自的出生日期。」

「10月30日」

「11月27日」

「请说出各自的出生地。」

「东京都」

「静冈县」

「请说出各自的血型」

「A」

「A」

「请说出各自的工作」

「程序员」

「摄影师」

「请说出各自的爱好」

「喜欢研究汽车、空闲时会看看电影听音乐、去旅游」

「我喜欢画画、无聊时会去动物园、电影也喜欢」

「请说...

* 佐藤勝利/松島聡

*灵魂伴侣梗 私设有

*人物OOC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杰尼斯

 

01

第一次他们认为他们不是灵魂伴侣

 

「请说出各自的姓名。」

「佐藤勝利」

「松島聡」

「请说出各自的出生日期。」

「10月30日」

「11月27日」

「请说出各自的出生地。」

「东京都」

「静冈县」

「请说出各自的血型」

「A」

「A」

「请说出各自的工作」

「程序员」

「摄影师」

「请说出各自的爱好」

「喜欢研究汽车、空闲时会看看电影听音乐、去旅游」

「我喜欢画画、无聊时会去动物园、电影也喜欢」

「请说出各自喜欢的食物」

「亲子饭、寿司、咖啡」

「牛舌、梅干、茶」

「感谢两位的配合,下面是两位单独的自由谈话时间,为了能更准确的测出二位的灵魂伴侣匹配度希望二位能进行多方面的话题讨论。」

「啊 好的」佐藤和松島目送着工作人员走出门,当门被带上后两个人面面相觑。

 

松島聡觉得现在场面异常尴尬,早知道就不该听信健人くん的建议来这家名为the one,专门为找不到灵魂伴侣的单身人士寻找属于自己的灵魂伴侣的公司。

 

他只是不经意间和同是摄影师的前辈健人くん说了一句,看见恩爱的情侣一起手挽着手在街上走会感觉很幸福,健人くん就立马认定自己想恋爱了,火速抓起自己的手臂查看那个已经出现在手腕二十二年的四位数字,1030。是自己灵魂伴侣的出生日期。

 

每个人出生时候手腕上都会有一串四位数字,那是自己灵魂伴侣的出生日期,如果双方对彼此都有好感,并且手腕刚好是对方的出生日期那么他们就是彼此的灵魂伴侣,会一生相爱相去,当然并不是说不是灵魂伴侣相爱就会不幸福,毕竟爱是无法形容无法衡量的。松島的爷爷奶奶就不是灵魂伴侣,却也彼此相伴了一生。只是灵魂伴侣会多一种天注定的命运感,谁不希望自己是某人生命中独一无二的,无可替代的唯一呢?

 

但是只靠出生日期就认定对方是自己的灵魂伴侣也不太可能,毕竟光是一天世界上就有几百万婴儿出生在同一天,再加上年份是个未知数,这无疑让寻找灵魂伴侣的难度上升百倍。

 

正所谓哪里有抱怨,哪里就有机会,在这个互联网发达的年代,各种灵魂伴侣找寻公司纷纷冒出了头,这种公司通过客户在自己的平台登记的信息进行出生日期匹配,匹配上的便会约到公司进行进一步的测试,最后会输出一份报告,来确定二人是否是灵魂伴侣,当然要不要在一起还是看二人的意愿。

 

就在健人くん帮自己注册并登记the one的个人信息不到两天,the one就打电话过来说有一位和自己登记的灵魂伴侣信息相一致的客户,问自己是否要到公司进行测试。

 

松島答应了,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两人相继无言的局面,尽管他看似顺利的回答了工作人员提出的问题,但当他进到the one发现匹配的对象是佐藤勝利后便开始后悔了。

 

佐藤勝利,是他同公司的程序员两人算是同期,但是并不熟,毕竟工作性质原因他们根本不会对接到,他和他唯一一次交谈是在员工入职培训上,两人只是交换了姓名寒暄了几句便没在说话,现在的话大概是做同一部电梯也不会打招呼的关系。

 

我是佐藤勝利的灵魂伴侣,这种想法松島聡从来没有想过,即便一开始认识佐藤勝利就知道他生日是10月30日。怎么说呢,大概是佐藤勝利长得太好看了吧,让人有种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距离感。松島经常听同部门的女同事讨论佐藤勝利,讨论他的颜,讨论在哪里遇到了他,讨论他编程多么多么厉害,讨论谁和他表白被拒绝,讨论哪个部门的部花故意让自己的电脑坏掉只为让佐藤勝利来修理借此搭讪他,然而佐藤勝利只是在公司办公软件上对她说,已告知技术部xxxx

 

反观自己只是公司里默默无闻的小透明,出了自己部门就没什么人认识的那种。

 

「没想到勝利くん也会来这里匹配灵魂伴侣」松島率先打开话匣子,毕竟来都来了。

 

「啊 认识的朋友是这里的销售,说是这个月的拉客数量没达到,这不是快月底了吗,就让我注册登记帮忙冲一下kpi」佐藤勝利尴尬的笑了笑

 

「这样啊 」松島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话说回来你怎么会来这找灵魂伴侣」佐藤勝利反问

 

「是同部门的健…同事帮我注册的,大概是看我单身太久了吧」松島突然想起来建人くん和勝利的关系好像还不错,据说是大学前后辈,绝对不能让建人くん知道今天的匹配对象是佐藤勝利!松島聡想。

 

「这样啊」佐藤勝利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松島聡抬头看墙上的时钟,才过去5分钟,离工作人员说的至少半个小时还差25分钟。

 

「勝利くん刚刚说喜欢听音乐,喜欢听什么类型的音乐呢?我喜欢听jpop哦,news勝利くん知道吗?我个人很喜欢这个团体的歌」松島继续努力想打开话匣子

 

「啊 听我姐说过这个团体,但是我没听过他们的歌。我平常比较喜欢听国外的摇滚乐队,像是coldplay 披头士 绿洲乐队 涅槃这些」佐藤勝利说

 

「这些乐队我都不知道呢」本想靠着音乐让谈话顺利进行下去,没想到二人音乐品味相差那么大「那么勝利くん你喜欢看什么剧呢?」松島聡马上转移话题「最近大热的韩剧爱的迫降你有看吗?超级好看!」

 

「没有诶 我看欧美剧犯罪心理、疑犯追踪这种类型的剧比较多」佐藤勝利说

 

「这样啊」好了,这天聊死了,松島决定玩手机度过剩下的时间。

 

对面的佐藤好像也是同样的想法,也玩起了手机。

 

「对了,企划部的神宫寺勇太生日也是10月30日,松島你也可以找他匹配一下哦」佐藤勝利突然想起神宫寺勇太和他生日一样,从手机中抬起头对松島聡说。

 

「他已经有对象了哦,我现在也没急着找啦」松島坚信佐藤勝利也认为他们两个肯定不会是灵魂伴侣,不知为何松島有点不是滋味。

 

「对了 勝利くん,财务部的阿布亮平くん生日和我一样是11月27日,勝利くん也可以找他匹配一下」松島说

 

「我也没急着找,不过还是谢谢你」佐藤勝利说

 

这段对话说完,两人又继续玩手机,直到半小时过去,这是松島自认为有生以来最漫长的半个小时。

 

松島已经忘记是怎么和佐藤勝利说再见的了,他太累了,一回家就直接爬在床上,不想在回想起今天的点点滴滴。

 

他床边放着临走前工作人员给他的报告

上面第一行写着

 

「松島聡与佐藤勝利灵魂伴侣匹配程度5%」

twilight

2019-2010 カレンダー


今でも自分ばっかしょーりに頼ってると思ってるのかな。


ほら、しょーりは既にそぉくんに頼ってくるよ。


自分が他人にとっての大切さに自信を持ちなさい。


2019-2010 カレンダー


今でも自分ばっかしょーりに頼ってると思ってるのかな。


ほら、しょーりは既にそぉくんに頼ってくるよ。


自分が他人にとっての大切さに自信を持ちなさい。

twilight

たくさんの約束をできてよかったね。

歌の約束も、パフォーマンスの約束も、いつか実現できたらいいな。

そんな日を来るまで、ずっと待ってますよ。


たくさんの約束をできてよかったね。

歌の約束も、パフォーマンスの約束も、いつか実現できたらいいな。

そんな日を来るまで、ずっと待ってますよ。

紅色王子的綠色精靈

(しょりそう)君へのメッセージ

非現實,只是把一些訪談或是節目上的東西自己再加以腦補,串出一個互相扶持的故事。

============================================================


聡くんへ


「有煩惱的時候,找個你可以信任的人相談吧。記得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


「我們總是常常膩在一起,一週吃三次飯、總是到你家叨擾,我們之間也常常聊著各種話題,別忘了之前你自己提出的要一起跑步的約定。」


「雖然我每次約你總是約不出來,但我的行程總是隨時為你做調整啊,想找人陪的時候,我一直都在喔。」


「冠番模仿企劃的外景,讓你看到了許多かっこ悪い的一面,謝謝你沒...

非現實,只是把一些訪談或是節目上的東西自己再加以腦補,串出一個互相扶持的故事。

============================================================


聡くんへ


「有煩惱的時候,找個你可以信任的人相談吧。記得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


「我們總是常常膩在一起,一週吃三次飯、總是到你家叨擾,我們之間也常常聊著各種話題,別忘了之前你自己提出的要一起跑步的約定。」


「雖然我每次約你總是約不出來,但我的行程總是隨時為你做調整啊,想找人陪的時候,我一直都在喔。」


「冠番模仿企劃的外景,讓你看到了許多かっこ悪い的一面,謝謝你沒有因此對我失望,反而一直在身邊陪我,那幾天如果沒有你,我真的能成功嗎?」


「24時間出這麼多外景辛苦你了,雖然沒辦法跟你一起去,但我在攝影棚都在看著你的,一大早看到你在漁船上很有元氣的說おはよう!覺得也變得有精神起來了呢。」


「當你回到攝影棚時,我總是迫不及待地跟你說聲辛苦了、恭喜。而在節目的最後卻是你拍著我的背安慰我。原本以為是我在支持著你,其實反而是你一直在支持著我。」


「你記得去年在廣播上你要我彈Taylor Swift的歌嗎?我一直都記得這件事喔。今年我們一起去看他在東京巨蛋的演唱會,你開心嗎?」


「希望能多陪陪你,一回神就已經送你到家了,捨不得分開就跟著你進家門。你也貼心地幫我放了洗澡水,順勢換了雙人床。看起來是我陪你,但實際上是你陪著我呢。」


「臨時決定去德島一趟,可惜你身體不舒服無法一起去。沒關係,我會拍很多照片給你的,讓你也有一起出來玩的感覺,你收到照片的時候應該很高興吧?」


「別忘了我們要一起做首歌的約定。」


「我不會跟你說加油,因為我知道你一直有多麼努力反而加油過頭了。我要跟你說的是,請好好休息吧。」


by勝利


twilight
果然是一周吃三次饭,去他家住还...

果然是一周吃三次饭,去他家住还把他送回家......😭😭😭

果然是一周吃三次饭,去他家住还把他送回家......😭😭😭

紅色王子的綠色精靈

(しょりそう)誕生日の祝い

一篇慶生的小短文,

希望大家鞭小力一點(?)

=============================

在一天的工作結束後,兩人一起回家,快到家時,

「聡、你先回去吧,我去拿個東西。」

「嗯?我陪你一起去沒關係啊。」

「沒關係,我自己去就好了。」

「你是要去拿蛋糕吧?」

「欸?」

「我再怎麼笨也知道今天是甚麼日子啊,今天一整天我們都在工作一直到現在才有空,你這時要說去拿東西,我當然也猜想的到是甚麼啊。」

「但是你一起去的話,就知道蛋糕是甚麼樣子,這樣就沒有驚喜啦,你就先回去,好嗎?」

拗不過勝利的聰,只好聽他的話先回家等著。


「ただいま」

「しょーり、おかえり」...

一篇慶生的小短文,

希望大家鞭小力一點(?)

=============================

在一天的工作結束後,兩人一起回家,快到家時,

「聡、你先回去吧,我去拿個東西。」

「嗯?我陪你一起去沒關係啊。」

「沒關係,我自己去就好了。」

「你是要去拿蛋糕吧?」

「欸?」

「我再怎麼笨也知道今天是甚麼日子啊,今天一整天我們都在工作一直到現在才有空,你這時要說去拿東西,我當然也猜想的到是甚麼啊。」

「但是你一起去的話,就知道蛋糕是甚麼樣子,這樣就沒有驚喜啦,你就先回去,好嗎?」

拗不過勝利的聰,只好聽他的話先回家等著。


「ただいま」

「しょーり、おかえり」

聽到勝利回來了,聰馬上跑去玄關迎接。

聰接過勝利手上的蛋糕說「しょーり、辛苦你了,你要先泡個澡嗎?我幫你放洗澡水?」

「沒關係,今天你生日嘛,你好好休息吧,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今天我生日,壽星最大對吧?我就想幫你放洗澡水嘛!いい?」

看到聰那撒嬌的眼神,勝利也只好答應他了。


洗完澡後,兩人準備甜甜蜜蜜地吃蛋糕,

打開蛋糕一看,是可愛的水豚造型。

「うわー可愛い!」

「聡、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ありがとう、しょーり❤」

吹了蠟燭,切完蛋糕,

兩人邊吃邊聊天邊打打鬧鬧。

「?????」

「聡、怎麼了?」

吃蛋糕吃到一半好像咬到甚麼東西似的,

聰把嘴裡的東西拿出來,

「欸!?」看到手上的東西竟然是戒指的聰,嚇了一跳。

勝利看到聰的反應,露出小狐狸似的微笑說著:

「還好是被你吃到,我一直擔心如果是被我吃到怎麼辦?」

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的聰,一臉茫然的看著勝利。

「聡、結婚しよう。」

「?????欸?」

「一直就想對你說這句了,但卻不知道到底該在甚麼時機怎麼樣說出來,剛好趁著你生日的這個時候,就想到了這個方法。....我再說一次,聡、結婚しよう。」

邊聽勝利說著這些話的聰,早就一直哭不停了。

「雖然現在可能還沒辦法給你甚麼保障,但請相信我的承諾,陪著我一起走下去好嗎?」

「しょーり、」聰直接抱住勝利說「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ね」

聽到聰的回答,勝利終於鬆了一口氣,「聡、ありがとう。」把聰抱得更緊了。



twilight

怎么一直想到不健康的事(够了😂


搞不好是终于一起去跑步了而已🏃


一个字也没提但就让人不由自主想到しょーり的自担好样的(?


毕竟泡澡水都接了,泡一个人和泡两个人都是泡嘛(


正经点,感觉他最近一直都挺忙的,期待工作公开那天♡


20181104 SGD

怎么一直想到不健康的事(够了😂


搞不好是终于一起去跑步了而已🏃


一个字也没提但就让人不由自主想到しょーり的自担好样的(?


毕竟泡澡水都接了,泡一个人和泡两个人都是泡嘛(




正经点,感觉他最近一直都挺忙的,期待工作公开那天♡



20181104 SGD

紅色王子的綠色精靈

(しょりそう)我的小情人太愛吃醋了怎麼辦-2

「ただいま」

「しょーり、おかえり!剛收工累了吧?要幫你放洗澡水嗎?」

最近勝利都直接在聰家留宿了,於是聰也很習慣的當勝利回家後就幫他放洗澡水。

「麻煩你了。啊!最近天氣這麼冷,聡くん你要不要一起泡個澡啊?泡個澡身體會溫暖一點呢。」

「可是泡澡的這段時間是しょーり獨享的個人私人空間吧?」

「沒關係啦,偶爾一氣泡個澡也可以增進感情啊。聡くん你之前不是還有一些入浴劑還沒用完嗎?我們來選一下等等要用哪一個吧。」


『就因為如此,這陣子似乎泡澡的頻率也變多了呢。』by聡


============================================

一個難得兩人都放假的...

「ただいま」

「しょーり、おかえり!剛收工累了吧?要幫你放洗澡水嗎?」

最近勝利都直接在聰家留宿了,於是聰也很習慣的當勝利回家後就幫他放洗澡水。

「麻煩你了。啊!最近天氣這麼冷,聡くん你要不要一起泡個澡啊?泡個澡身體會溫暖一點呢。」

「可是泡澡的這段時間是しょーり獨享的個人私人空間吧?」

「沒關係啦,偶爾一氣泡個澡也可以增進感情啊。聡くん你之前不是還有一些入浴劑還沒用完嗎?我們來選一下等等要用哪一個吧。」


『就因為如此,這陣子似乎泡澡的頻率也變多了呢。』by聡


============================================

一個難得兩人都放假的周末。

兩人一起坐在沙發上,勝利在看電視,坐在他身邊的聰則是在看手機。

「しょーり、你看,マリウス新的代言かっこいいじゃない?」

「嗯...」勝利看了一下聰遞過來的手機畫面,敷衍地回應了一下。

「ね!しょーり、你看這篇報導,マリウス的表現真的長大了耶。」

「啊,還有這個這個,這張照片完全就是王子様。」

「這張也很有架式耶,しょーり!你看一下嘛!」

正在看電視的勝利聽到聰一直在那邊稱讚瑪莉,一吃醋就氣到關了電視。

「欸?しょーり、你電視不看了嗎?」

勝利看到坐在他旁邊的聰用無辜的眼神看著他,直接對他說:

「你一直在旁邊マリウス、マリウス的,我要怎麼看電視啊?」

勝利說完站了起來繼續說「時間不早了,該睡覺了。」

然後就把聰拉起來往房裡走。


============================================

第二天。

『今天一整天腰酸背痛,都沒辦法動了呢。只能整天躺在床上。等等泡個澡或許可以消除一下疲勞吧。』(送信)

「聡、そろそろ風呂だよ!」

「はい。」

剛更新完日記的聰,聽到勝利在叫他,起了身往浴室走去。


PS:雖然泡了澡可能只會更累(ry

*****************************************************

雖然文章沒有很長,

但看了新的日記後腦洞倒是停不了啊w

紅色王子的綠色精靈

(しょりそう)しょーり、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聡、等等工作結束後可以過去找你嗎?』

『ごめんね。我還有事可能不會馬上回家,所以不太方便。』

『這樣啊?好吧,我知道了。』

勝利看著跟聰傳LINE的訊息對話,心裡想著,為什麼最近聰好像很忙的樣子,都一直沒有辦法跟他見個面呢?

雖然覺得或許他真的在忙,但又不經意的在想,會不會是故意躲著他呢?

===========================================

「しょーり、等等收工後有事嗎?」

今天是五個人一起攝影的日子,在準備攝影之前,勝利突然聽到聰叫他,也嚇了一跳。

「等等結束後要去跟經紀人試裝,之後應該就沒甚麼事了。」

「這樣啊?那你事情結束後可以來我...

『聡、等等工作結束後可以過去找你嗎?』

『ごめんね。我還有事可能不會馬上回家,所以不太方便。』

『這樣啊?好吧,我知道了。』

勝利看著跟聰傳LINE的訊息對話,心裡想著,為什麼最近聰好像很忙的樣子,都一直沒有辦法跟他見個面呢?

雖然覺得或許他真的在忙,但又不經意的在想,會不會是故意躲著他呢?

===========================================

「しょーり、等等收工後有事嗎?」

今天是五個人一起攝影的日子,在準備攝影之前,勝利突然聽到聰叫他,也嚇了一跳。

「等等結束後要去跟經紀人試裝,之後應該就沒甚麼事了。」

「這樣啊?那你事情結束後可以來我家一下嗎?」

「是可以......有甚麼事嗎?」

「反正你來就知道了,等你喔。」

聰一講完就走出樂屋為等等的攝影做準備了。

對於這陣子一直躲著他的聰突然的邀約,

勝利雖然感到高興,但也擔心是甚麼不方便在電話裡或是在公共場合說的事嗎?

應該不是要談分手吧?即使感到不安,還是答應了聰。

==========================================

「お邪魔します」

結束工作後的勝利拿著備份鑰匙來到了聰的家。

「しょーり、你來啦,你先在客廳坐著吧。」

聽到勝利來了,聰整個蹦蹦蹦的來到玄關直接把勝利推到客廳坐好。

「你先在這裡坐著,等我一下就好,不准動喔!」

即使佐藤勝利一臉狐疑,但還是坐在沙發等著。


突然電燈熄了下來,

『停電了嗎?』勝利心裡這樣想著。

一轉頭看到聰拿著點了蠟燭的蛋糕坐在他旁邊,

「欸?」

「しょーり、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欸?」

「????しょーり、你該不會忘記今天是你生日了吧?」

「不是啊....你今天找我來是要幫我慶生嗎?」

「しょーり、你好奇怪喔。」

「因為你這陣子都不理我嘛!我以為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勝利越講聲音越小聲。

「是這件事啊!?你看看這個蛋糕,是我親手做的喔,因為最近都在練習做蛋糕,又不能事前被你發現,所以才一直不讓你來我家,反而卻讓你誤會了,ごめんね。」

明白聰的心思後,笑開了的勝利,拍拍聰的頭說「沒事,我知道你的心意就好了。」

勝利看著蛋糕說「這是你自己做的嗎?」

「嗯,為了しょーり、一直看著食譜學的,雖然メンバー都一起合送禮物了,但我想自己送個獨一無二的禮物給你。我嘗試過好幾次,味道沒問題的,你可以放心喔。」

聽完聰這麼說的勝利,溺愛地看著聰說「你可以不用這麼費心思的,只要有你陪在我身邊,每一天對我來說都是獨特的一天,這樣就夠了,真的。」

「しょーり......」

「好啦,別用這種小狗眼神看我,不然我等一下吃的可就不是蛋糕啦。」

「しょーり!」聽到勝利這麼說的聰,整個臉紅了起來。

勝利看著臉紅的聰,露出狐狸般的笑容,繼續說著「你費盡心思做的蛋糕,就別浪費了,我們一起吃吧。」

「嗯!」

說著,坐在勝利身邊的聰,抱住了勝利,撒嬌的說著「しょーり、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

算ギリギリ勉強趕完的慶生文,

22歳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twilight
一个爆哭😭😭😭😭

一个爆哭😭😭😭😭


一个爆哭😭😭😭😭



twilight
角度双子してる

角度双子してる

角度双子してる

twilight

ふまそう らじらー 20181027


一个原地爆炸...


为什么聪聪一瞬间会想要说谎说没住过...“在家里住下来的时候一直都会叫我放泡澡水”这句话他自己说的啊而且就是今年的杂志...哪有忘记这么快的...

(201811的wink up他有说除了kenty家他都去过,所以不是利利来他家而是他去利利家住的时候被这么说的吗(不可能,你醒醒👋


而且九月的shrso的qrzone厕所那期利利还有拿他家便座开过玩笑...


还有就不知道为什么他被磨问有没有住下来那边整个人都听上去好坐立不安(


以及吃饭这个事...利利不是撒谎的人啊,而且shrso也不是官推也不是利利推...

ふまそう らじらー 20181027



一个原地爆炸...


为什么聪聪一瞬间会想要说谎说没住过...“在家里住下来的时候一直都会叫我放泡澡水”这句话他自己说的啊而且就是今年的杂志...哪有忘记这么快的...

(201811的wink up他有说除了kenty家他都去过,所以不是利利来他家而是他去利利家住的时候被这么说的吗(不可能,你醒醒👋


而且九月的shrso的qrzone厕所那期利利还有拿他家便座开过玩笑...


还有就不知道为什么他被磨问有没有住下来那边整个人都听上去好坐立不安(


以及吃饭这个事...利利不是撒谎的人啊,而且shrso也不是官推也不是利利推,他没必要在一周吃几次饭上做文章啊...不知道聪聪为什么对这事好敏感的,还要在前面加上限定词“多的时候”...


嘛理解也是可以理解的,以前680年轻的时候关系太好了,老被别人拿来说三道四笑他俩是不是成一对儿了,结果上田一怒之下说以后他和中丸的事再也不会讲出来了这种先例也是有...



利利从来不在jweb上提聪聪相关,最近的个人广播也不像刚开始每期必念好几次,聪聪也开始控制提到利利了...


作为一个cp厨也不知道这是应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但是私底下关系好这件事怎样都是令人开心的w


不过在磨面前说“胜利就像哥哥一样”的聪聪也是很厉害了w要磨的定位怎么办嘛w

(“年龄很接近,像哥哥一样”这句话怎么都很前后矛盾ww

(磨:哦你是想让他推你一把(变成这种关系吗


shrso厨的磨超推しww想要去和ふまちゃん讨要他的心得(没有w


把聪聪问到最后动摇到结尾差点要说我是松岛佐藤的也是很厉害了

(by らじらー官推...らじらー官推不更这条的话大概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说さとし......


ふまちゃん:勝利くんはね よかったよね


⬆️


今日最有感触名言





😭😭😭😭これからも無事に仲良くしてね💚❤️

twilight
会报no.25 有当着对方的面...

会报no.25






有当着对方的面说“(你让人)想温柔对待”的吗......



so→shrは「大好き」かもしれないけど

shr→soは「大切」かな



いつもそう思うよね…親友はまぁ、親友のように仲良くなれたけど、親友とまた違うよね。「友達」感覚ではないね時々…





(;ω;)しんどい

会报no.25








有当着对方的面说“(你让人)想温柔对待”的吗......



so→shrは「大好き」かもしれないけど

shr→soは「大切」かな




いつもそう思うよね…親友はまぁ、親友のように仲良くなれたけど、親友とまた違うよね。「友達」感覚ではないね時々…






(;ω;)しんどい

紅色王子的綠色精靈

(しょりそう)寵物情人

跟日劇的寵物情人無關,只是突然想到這標題而已w

===================================

「しょーり、我洗澡洗好了,你要洗了嗎?要的話我幫你放洗澡水。」

「我說你啊,跟你說過好幾次了,頭髮要吹乾啊,你這樣會感冒的。」

說完,勝利就拿起吹風機幫聰把頭髮吹乾。


**********************************************

「聡!起床了。等等經紀人要來接我們了。」

「再讓我睡十分鐘嘛。」

「真拿你沒辦法,誰叫你昨晚看DVD看這麼晚?我十分鐘後叫你起床喔。」

十分鐘後....

「聡、起床了。」

「再給我5分鐘嘛。」...

跟日劇的寵物情人無關,只是突然想到這標題而已w

===================================

「しょーり、我洗澡洗好了,你要洗了嗎?要的話我幫你放洗澡水。」

「我說你啊,跟你說過好幾次了,頭髮要吹乾啊,你這樣會感冒的。」

說完,勝利就拿起吹風機幫聰把頭髮吹乾。


**********************************************

「聡!起床了。等等經紀人要來接我們了。」

「再讓我睡十分鐘嘛。」

「真拿你沒辦法,誰叫你昨晚看DVD看這麼晚?我十分鐘後叫你起床喔。」

十分鐘後....

「聡、起床了。」

「再給我5分鐘嘛。」

「不行!你快點起床!」

「那....キスして、キスなら、すぐに起きる。」

勝利沒辦法,只好往聰的唇上輕吻了一下。

「へへへ、しょーり、おはよー」

「好啦,快點起床,經紀人快來了。」

「嗯....」


**********************************************

晚餐時間。

「聡、你怎麼都不吃飯?」

「我不餓啊。」

「你就是都不好好吃飯才長不高啊。」

「しょーり你在取笑我嗎?」

「沒有沒有,聡現在這樣很可愛啊,可是你不好好吃飯這樣對身體不好。」

「可是我現在就不想吃嘛。」

「你乖乖吃飯好嗎?」

「那...你餵我吃飯,你不餵我我就不吃了。」

「...わかった、....あん~~」

在勝利餵他吃飯的情況下,聰總算是乖乖吃完晚餐了。

「しょーり、ありがとうね!おいしかった。」

勝利看著聰那無辜的表情,心裡想著『算了,你肯乖乖吃飯就好了。』


**********************************************

今天難得兩人一起都沒工作,

晚上剛好附近有祭典,兩人就一起出門去參加。

邊走邊玩邊吃。

走到了撈金魚的攤位,

「しょーり、我們一起撈金魚好不好?」

「好啊,我也很久沒有撈金魚了呢。」

兩人付了錢,找到兩個相鄰的空位,就一起撈金魚。

「.............」

「聡、怎麼了。」勝利察覺身旁的聰似乎有點異樣。

「網子破掉了。」聰用可憐的小狗眼神看著勝利。

「沒關係啦,我的網子給你就好了。」

「欸?可以嗎?」

「沒關係的,你看我剛也撈到兩條呢,這網子給你吧。」

「しょーり、ありがとう。」

看到聰又露出了笑容,他也跟著笑了。

接著兩人又去玩了射飛鏢。

聰只拿到了一個安慰獎,

而勝利倒是抱了一個娃娃走。

「しょーり、すごいね!」接著聰看到勝利抱著的是水豚玩偶,「かわいい!真不愧是しょーり、好厲害!」

才一說完,勝利就把玩偶遞給聰,「給你。」

「欸?」聰嚇了一跳說「可是這是しょーり贏來的。」

「我本來就是打算要送你的,收下吧。」

「ありがとうね!しょーり。うれしい!」

勝利看著聰的燦爛笑容,心裡想著『只要能看到你笑,甚麼都不重要了。』

兩人手牽著手準備要回家時,

「聡、你要不要吃糖葫蘆?我買給你吃。」

「不用了。」

「怎麼了?你不是很喜歡吃嗎?」

「可是....我一手抱著玩偶,如果另一手拿著糖葫蘆的話,我就不能牽しょーり的手了。」

聽到聰這麼說的勝利笑了出來,「沒關係的,我買給你吃喔。」

勝利買好糖葫蘆後,一手依舊牽著聰的手,另一隻手就拿著糖葫蘆,餵著松島聰。

兩人就這樣一路邊餵食(?)邊牽著手回家了。


**********************************************

這天,松島聰又是剛洗完澡,頭髮濕濕地就這樣走到正在客廳看電視的勝利旁邊,

直接將吹風機遞到他手上,接著就直接坐在勝利面前。

「聡、你擋到我看電視了。」

...............(無視)...............

勝利這時只能嘆了一口氣,默默地幫他把頭髮吹乾。

邊幫聰吹頭髮,心裡邊想著『我現在是養了一隻叫松島聰的寵物嗎?』


紅色王子的綠色精靈

(しょりそう)我的小情人太愛吃醋了怎麼辦(1-2)

前一篇的續篇。

前情提要→我的小情人太愛吃醋了怎麼辦(1-1)

因為覺得這兩人互相吃醋可能可以寫出很多故事,

所以重新編一下號,但搞不好後面寫不出來也不一定w

總之就先編個號w

究竟聡ちゃん原諒勝利了沒,不嫌棄的話就請繼續往下看。

============================

第二天,聰起床後打開房門,

看到睡在客廳沙發上的勝利的瞬間雖然心疼了一下,

但一想到昨天晚上廣播的內容,還是覺得很生氣,決定不理他,往洗手間去梳洗了。

聽到聰起床的聲音而醒來的勝利,

看到聰梳洗完直接往廚房走去,完全不看他一眼,心裡難免些小失落。

勝利跟著起床梳洗完後,走到飯桌看到聰準...

前一篇的續篇。

前情提要→我的小情人太愛吃醋了怎麼辦(1-1)

因為覺得這兩人互相吃醋可能可以寫出很多故事,

所以重新編一下號,但搞不好後面寫不出來也不一定w

總之就先編個號w

究竟聡ちゃん原諒勝利了沒,不嫌棄的話就請繼續往下看。

============================

第二天,聰起床後打開房門,

看到睡在客廳沙發上的勝利的瞬間雖然心疼了一下,

但一想到昨天晚上廣播的內容,還是覺得很生氣,決定不理他,往洗手間去梳洗了。

聽到聰起床的聲音而醒來的勝利,

看到聰梳洗完直接往廚房走去,完全不看他一眼,心裡難免些小失落。

勝利跟著起床梳洗完後,走到飯桌看到聰準備了兩份早餐,

整個眼睛一亮很開心的說「聡、你也幫我準備了早餐啊?ありがとうね!」

聰冷冷地看了勝利一眼說「你等等不是還有工作嗎?我怕在經紀人還沒來接你之前,你就先餓死在我家,這樣我會很困擾的。」

說完繼續吃他的早飯,完全不理勝利。

勝利看到聰還在生氣,也只能默默地吃著他的早餐。

聰吃完他的早餐又繼續回房裡關上房門,

勝利只好一個人在客廳等經紀人來接他。


到了晚間,隨著颱風的接近,氣溫也慢慢下降。

「好冷啊....來泡個茶好了。」

聰邊講邊拿出爸爸寄來的靜岡茶來泡。

「...................」聰想著『不小心泡了太多了....』

「ただいま」這時勝利也結束工作回到家,

「寒い!!!」邊進家門邊喊冷的勝利看到聰泡好了熱茶,很順手正準備要拿起來倒時,

聰馬上把它端起來「這些是我要喝的,你想喝茶就自己泡。」

「可是你不是泡了兩人份嗎....」勝利委屈的說著。

「天氣冷我想多喝一點熱茶暖暖身子不行嗎?」說完就端著茶往客廳走去。

勝利接著也端著自己泡好的熱茶走向客廳,

自然地往坐在沙發上邊喝茶邊看電視的聰走去,

正準備要坐在他旁邊時,聰突然往他瞪了一眼,

於是勝利又默默地往旁邊移一點,坐在離聰隔一點距離的地方。

「聡、你不要生氣了好嗎?我知道錯了嘛。原諒我吧。你也知道我怕冷,不要再讓我睡客廳了好嗎?」

「うるさい、你沒看到我正在看電視嗎?」

聽到聰這麼說的勝利,只好默默地繼續喝著他的茶。

看完電視的聰,準備起身回房間時,看到正在用乞求的眼神看著他的勝利,雖然一瞬間有心軟了一下,但畢竟氣還沒有全消。

「我還沒有原諒你呢」,說完就回房間把房門關上。


深夜時分,颱風使得外面風雨交加,

被風雨吵醒的聰,起身走到窗戶旁,看著窗外的風雨,心裡想著『風雨比想像中的強啊...』

接著聰打開房門走向客廳,看到正睡沙發上的勝利。

「しょーり?しょーり?」

隱約聽到聰似乎在叫他的勝利,半夢半醒之間張開雙眼,看到聰站在他旁邊。

「しょーり,外面風雨這麼大,你還是進來房裡吧。」

聽到聰這麼說的勝利,馬上起身開心的說「聡、我可以回房間了嗎?」

但聰馬上又板起臉說「我是因為外面風雨這麼大天氣這麼冷,接下來要發單曲了會有很多工作,如果你感冒了這樣會給大家帶來困擾,才讓你進房的。並不代表我原諒你了,就算讓你進房間,你還是不能碰我知道嗎?」

「わ...わかりました...」

「知道就好,おやすみ。」

聰講完後就逕自先回房間了。

看到聰轉身回房,

勝利趕緊抓著毯子跟枕頭跟在後面,就怕他突然後悔又把自己鎖在外面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