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hu

2068浏览    468参与
輪迴転生
I'll be your fi...

I'll be your fire in the cold rain.

I'm never gonna let you go.


happy new year🎉👏


约稿画师:Pada

水印约稿:吉老师(雪山、蝙蝠、鹿角、槲寄生四元素)

I'll be your fire in the cold rain.

I'm never gonna let you go.


happy new year🎉👏


约稿画师:Pada

水印约稿:吉老师(雪山、蝙蝠、鹿角、槲寄生四元素)

輪迴転生

逆巻夫妇·世界旅行🎉✨

时间线为DIABOLIK LOVERS DRAK FATE 前,有点像私奔,到世界各地去旅行,也可能只是单纯想散散心,度蜜月(?)

世界旅行印了4张透卡,作为圣诞礼物要寄给一起分享OC的亲友,等收到透卡挂件实物再Po上来康康👏

约稿画师:鸭鸭
(更新了新约的水印版本)

逆巻夫妇·世界旅行🎉✨

时间线为DIABOLIK LOVERS DRAK FATE 前,有点像私奔,到世界各地去旅行,也可能只是单纯想散散心,度蜜月(?)

世界旅行印了4张透卡,作为圣诞礼物要寄给一起分享OC的亲友,等收到透卡挂件实物再Po上来康康👏

约稿画师:鸭鸭
(更新了新约的水印版本)

偑潍羽洛

【旧文搬运】BAD APPLE(逆卷修)

    坏掉的苹果,混合着甜美和苦涩,让人难以下咽却还眷恋着熟悉的味道。

    对于修来说,童年的记忆就像是缓慢生长的藤蔓,顺着他的脚踝缠绕盘旋,一点点占据他的身体,直至将他缠绕到窒息。
但是他从来没有害怕过,不如说,更是放任这样的情况蔓延,然后等待死亡的降临。
反正他的人生就像逐渐腐烂的苹果,只等到最后一丝清甜的味道消失就好。

    如果没有她的话,他就该是如此活着的,没有目的、没有想法、没有情感的活着。

修再次睡醒的时候,正好是傍晚。
 ...

    坏掉的苹果,混合着甜美和苦涩,让人难以下咽却还眷恋着熟悉的味道。

    对于修来说,童年的记忆就像是缓慢生长的藤蔓,顺着他的脚踝缠绕盘旋,一点点占据他的身体,直至将他缠绕到窒息。
但是他从来没有害怕过,不如说,更是放任这样的情况蔓延,然后等待死亡的降临。
反正他的人生就像逐渐腐烂的苹果,只等到最后一丝清甜的味道消失就好。

    如果没有她的话,他就该是如此活着的,没有目的、没有想法、没有情感的活着。


   修再次睡醒的时候,正好是傍晚。
   昏黄的光线染的天边的云朵光华潋滟,虽然是如此温暖的颜色,但是毕竟已入深秋,空气中特有的寒意已经随着日落西沉而蔓延开来。

    但是,让他醒来的并不是这种寒冷,他作为吸血鬼的身体原本就没有任何的温度,真正让他从睡梦中惊醒的,是那甜腻的气味。
属于她的,鲜血的味道。

“怎么又是你……就像土拨鼠一样,总是突然的出现。”慵懒的看向跪坐在他身边的少女,修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嘲讽。

“因为快上学了,所以我才来找修先生的。”少女略有些紧张的声线从他的头顶上传来,翠绿色的眼眸里印着她的模样,还是有雪白的脖颈。“就算再怕麻烦也不应该睡在树下的草丛里吧?”

“哼……明明是吸血鬼的粮食,还挣扎着不肯舍弃最后一丝对人类身份的眷恋吗?”修轻声哼笑着。

“就……就算我现在不再是纯粹的人类,也还是希望可以按照人类的方式活下去啊。”倔强着看着他,唯吐露出心声。

她早就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但就算如此让她彻底的放弃还是做不到。

“欸……明明每次被人抱着的时候都会露出想要被噬咬的表情,你是如此的爱恋那种疼痛而舒服的快感……不是吗?”冰冷的手指顺着她的膝盖向裙内滑去,清凉的触感让唯忍不住想要轻吟出声。

“我……我才没有……嗯……修先生……住手……”反射性的用手隔着裙摆按住对方不断游移的手指,不想反而被抓住了手腕。
“逞强可是不适合你这样的变态抖M的。”

猝不及防的扯动,就在唯感觉到自己失去重心的倒了下去的时候,修伸出手按在了她的胸口,而她也勉强撑住了上身,就在她想要发出抗议的时候修却靠了过来,然后就感觉到双唇所传来了的冰凉的触感,虽然不过是浅尝辄止,但是唇齿间的气息已经暧昧到令人害怕。她惶恐不安的想要喊出话语,却只能淹没在对方的唇内。

“……好重,手腕都要断了……你啊,最近被怜司那家伙喂养的太好了吧”就在唯以为自己快要呻吟出声的时候,修冰凉的双唇离开了她,随后就是不耐烦的嘲讽。

“什……我才没有!”涨红了的双颊,就像新鲜采摘下的苹果,透露出的是让人想要咬下的诱惑。

“但是,你不是很开心的吃着他做的食物吗……”松开一直按着的手,顺势将少女整个人压倒在了混合着枯黄树叶以及凋零的花瓣的草丛上。

“修……先生……” 
   唯小声而胆怯的呼唤着他的名字,因为在她的眼瞳里印着的修,唇角微微翘起露出漫不经心的笑容,漂亮的双瞳如同盛夏的蓝天,却流动着最深沉的暗色,因而下意识急忙地伸手推向他的胸膛。

    修居高临下看着她,看着她清澄明亮又带着几分惶然的眼瞳,雪白的肌肤还浮现着刚才因亲吻未退的绯痕,一切都显得那么惹人怜爱。
未经人事的纯真少女,遇上这样的事情,大抵就是这样的表情吧。
但是,如果让这样的纯真染上情欲,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修看着她这样纯洁的模样,不禁产生了想要毁坏的想法。

    情不自禁的,他修长的手指顺着轮廓缓缓地摩挲过她的眼眉,温柔如风,唯呆呆的望向他精致的湖蓝色的眼眸,仿佛撞入了一滩深不可测的湖水,然后看着他微弯起唇际,露出让人心动的优雅笑容。

“我说……被怜司那样的对待,你很开心吧?”
伴着那样优雅的笑容,慵懒而缓慢的声线,但是语气却如同肌肤一样冰冷。

“……为什么会觉得我很开心……修先生……难道很在意吗?”被那样翠绿的眼眸望到不知所措,唯轻咬着下唇,不自觉的别开了脸,每次都是这样被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就会不自觉的沉溺,然后忘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折服。

    说出任性的话语,也是因为这样的不安和不甘心罢,只有自己不断的动摇和堕落,而他就像织网的蜘蛛,只在一边看着她不停地挣扎,被重重的丝线缠绕捆绑……最后变得不再像是自己。

  害怕?或者是恐惧?
  她想要的,或许只是这个人能够对她产生回应。

“……说出这种让我厌恶的话语,也是怜司的功劳吧?”修垂下头,几乎是温柔地在她的耳边厮磨着吐出情话般甜美的话语,手却毫不温柔的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微微撑起身体,与他的身体曲线起伏相叠。

“没……有……” 唯感到心脏一阵钝痛,就像前几次一样,但是此时此刻她无法清楚的判定,这疼痛是来自心脏的疾病还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所产生的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伤痕。

“你就是这样的YIN乱的女人吧,一方面利用温柔来蛊惑男人,另一方面又盘算着其他的自救的方式,毕竟你不是一般的人类,无须奉献身体,仅靠血就可以达成目的……不是吗?修继续轻声在她耳边说道,然而手里的力道不减反增,一点点地纠缠着加剧,“……现在你盘算着想要从我这里获得什么呢?”


    出乎唯的预料,在她正想出口否认的同时,淬不及防的吻再次吞噬了她的话语,与之前的浅尝截止不同,修的唇舌带着冰凉的力道不顾一切地撬开了她的唇齿,与她的舌头追逐纠缠,迫使着她不能呼吸,虚弱的被他捕获住,而后从唇齿间溢出了异常委屈,而又无比甜美的呻吟。

“嗯嗯……啊……修……”一股热浪瞬间涌遍了全身,熟悉的情潮席卷而来。对于他这样的行为她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身体已经逐渐的习惯,但是如此的激烈,如此的灼热,就像在唇上点燃了星星之火一般,让整个身体好似燃烧起来却还是第一次。

   不能思考,一片混乱,她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修会做这样的事情。
虽然也想过反抗,但是身体早已被修纤长的身体死死压着,从胸口到腰部再到小腿几乎完全贴合,一点缝隙都没有。

    就在她觉得自己要窒息的时候,修缓慢地放开了她的唇,夕阳毫不留情的沉入了黑夜,短暂的黑暗让她看不清他那隐没在黑暗里的湖蓝眼眸,是在生气还是嘲笑。

“修……”她茫然的看着他,脸颊上还有润泽的潮红,喘息不定的呼吸在寂静的树林里起伏着。

“可以哦”,不同于唯喘息不定的还深陷在情欲里无法自拔的唯,修平淡而温柔的声音继续在她的耳边回荡,“想要在我这里得到什么的,我都无所谓,但是记得我说过的话,想要取就要予,你想要得到,就要主动地付出应有的代价。”

说罢,他慢慢俯身,面上勾起一个浅浅的笑意,许是因为那光影的错觉,看起来竟似带了几分邪气一般。

“嗳,唯……你想要什么,说说看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是自由还是……这甜美而舒服的快感呢?”

   为什么会有执着的心态,他不明白,但是当他听到她说的关于怜司的话,那一瞬间仿佛心里有一跟弦断了,原本应该是美妙的音乐却变成了不和谐的声音。


   明明,她的世界里只要有他就可以了,这样,他也会给她一个只有他存在的世界。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呢……还是放不下对神的信仰呢?”他的脸凑到了她的脖颈处,泛着玫瑰色的肌肤因为刚才的情欲而变得发烫,也让那肌肤下的鲜血变得愈发的浓烈,浓烈的让人喉头干渴的发紧。

“我该怎么办呢,修……我……要怎么做……”无法摆脱情欲的诱惑,她感到过去的自己一点一滴的消失,但是既疼痛又骚动的心脏却让她无助的贪恋着他带给她的感觉。

不想离开他,想要永远呆在他身边,是唯一清晰的答案。

“堕落吧,唯,你更适合这样的姿态。”扯开她的衣襟,露出漂亮而脆弱的颈项,舌尖探出,轻扫过少女的肌肤,舔舐着,品尝着,甜腻的香气与灼热的欲望相交织,让他的獠牙突破那层薄薄的肌肤,深深的刺了进去,渗出了一缕绯红。(作者:为什么我想到了奇怪的地方(东西就是你写的好吗?!)

    一瞬间的刺痛让唯的身体反射性的一阵的颤抖,她可以感受到修的牙齿在她的肌肤里的尖锐的疼痛感还有他的吸吮的热力,慢慢的,疼痛渐渐散去,留下的是无止尽的欢愉,血被抽离的快感迅速的蔓延全身,让她再无力去想些什么,只能够依附着身体的本能,紧紧地抱住他的身体。

 “你的血好热好浓…似乎要灼伤我的唇舌了…只是被我亲吻就变成这样了吗…真是YINDANG的女人啊……”轻声哼笑着,修拔出了獠牙,看着从牙洞处涌出的鲜血,如同一抹嫣红的樱花在雪色中绽放,让他忍不住再度贴上,轻而柔的舔舐,浅浅地拂过留下的鲜血。

“修……先生……”
“先生听起来就好麻烦,去掉。”
“……修……先……修,我…我们应该回去上…”
“别动”略带任性的打断她的话语,修拉开她的校服,让更多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而自己则压在这柔白的身体上,感受着从她身体里传来的热度……啊啊,你的身体好温暖,就在这里,温暖我,这样我就会给予你想要的一切。”

“就算是……想要修……也可以吗?”
“真是贪婪的女人……但是呢,只要你能做到一直只在我身边,温暖我一个人,那么无论是哪里我都会带你去……即使是……地狱。”缓缓的合上双眼,修感受到了来自她身体的悸动,好想,就这么囚禁她,一辈子,他和她,永远只有他们两个人。
不要想任何人,不要想任何神。看着他,只想着他。
但是,那样寂寞的世界,她能坚持多久呢……

放佛回应,唯温热的手指,轻柔而坚定的抚上他冰冷的肌肤,滑过他琥珀色的卷发,少女仰望着布满繁星的夜空,轻声说道。

“是地狱也没有关系。”

“为了你,我愿意一辈子被困在只有你的世界里。”




    甜美的苹果,离开了苹果树总会枯萎,当最后一丝清甜消失,它就会被人彻底的遗弃。
    所以只需要让苹果继续留在树上就好了,留在那棵永远不会生长出另外一个苹果的苹果树。

輪迴転生
风花雪月🌙 约稿画师:黑川抹...

风花雪月🌙

约稿画师:黑川抹茶奶盖塔

风花雪月🌙

约稿画师:黑川抹茶奶盖塔

輪迴転生
Fly me to the m...

Fly me to the moon✨🌕

约稿画师:鸭鸭(依旧是水印版)

Fly me to the moon✨🌕

约稿画师:鸭鸭(依旧是水印版)

輪迴転生

北极之行 part.1

注意事项❗❗

自设有,梦女向,逆卷修x「我」鬼龙院千夏。

时间线为DIABOLIK LOVERS正剧开始前,两人在北极的故事,本来想着约的稿子画好了再放上来的,现在想想也没差了,这个系列不定时随缘更新。


    鬼龙院千夏知道逆卷修因为在人类社会的学校留级等问题被魔王卡尔海因兹扔去北极,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强大如她,走魔界的捷径最快也要一天时间才能到达北极,更别说要从那么大的北极里找到一名吸血鬼。

    “那个老不死混蛋!!!一般来说会有当父亲的把亲生儿子扔去北极吗?!!”

    千夏变身为巨大的银龙,...

注意事项❗❗

自设有,梦女向,逆卷修x「我」鬼龙院千夏。

时间线为DIABOLIK LOVERS正剧开始前,两人在北极的故事,本来想着约的稿子画好了再放上来的,现在想想也没差了,这个系列不定时随缘更新。


    鬼龙院千夏知道逆卷修因为在人类社会的学校留级等问题被魔王卡尔海因兹扔去北极,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强大如她,走魔界的捷径最快也要一天时间才能到达北极,更别说要从那么大的北极里找到一名吸血鬼。

    “那个老不死混蛋!!!一般来说会有当父亲的把亲生儿子扔去北极吗?!!”

    千夏变身为巨大的银龙,一边暴躁地想着,一边用最快的速度往北极飞着。北极那样恶劣的环境,别说是吸血鬼了,就算是她去了也够呛。

    而修这边也不容乐观——

    “好冷…过了几天了?肚子饿了……动物的血果然难喝……我这是要死在这里了吗……”

    修在雪地中缓慢行走着,他的身体已经被冻僵了,只是靠着本能在行动,想找到一个可以躲避风雪的地方。这三天来,他没有御寒的衣物,体力也消耗殆尽,饿极了只能勉强抓住一只北极熊吸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如果不是吸血鬼的话可能连一天都坚持不下来吧。修精疲力竭地倒在了雪地里,过往回忆开始像走马灯似的在脑中闪现,偏偏在这个时候就会想起那家伙——

    那只有着漂亮的红宝石般双眼的银龙——

    “如果我死在北极……她究竟会伤心到何种程度呢……”

    “啊,可恶!可恶!混蛋老爹!怎么能因为这种无聊的事把命丢在北极这种鬼地方!”

    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手脚已经没有了知觉,在严寒中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千夏到达北极时已是傍晚,冷冽的空气一度让千夏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被冻成冰块了。气温越来越低,甚至还刮起了暴风雪,她在北极的上空盘旋徘徊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快要失去耐心了,只希望能在暴风雪变大之前找到修。

    突然,她的呼吸猛地一滞,尽管在如此大的风雪里,她依旧一眼认出了倒在远处冰山下的那个熟悉身影。她俯冲下去,还未落地就急切地变为人身,翅膀都来不及收,在雪地上跌了个趔趄,急忙向前跑去。修大半个身体都被埋在了雪里,又靠着冰山,千夏没办法直接用魔力把这一片融化,只能先用魔力在周围做了个坚固的雪屋以避风雪,接着艰难地把修从雪地里刨出来,他的身体都冻僵了,而且失去了意识,情况很不好。

    巨大地恐惧瞬间笼罩了她,千夏鼻头一酸,泪水在眼中不停地打转,哽咽地吼道: 「修!修——!你要是敢丢下我死去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逆卷修被她抱在怀里,他努力想睁开眼睛看清楚来人是谁,可是全身都使不上力气,只是觉得这个怀抱十分令人安心。意识模糊之中,他感觉到一股甜美温热的液体源源不断地流入口中,他贪婪而粗暴地吞咽吮吸着,这久违地味道让他的身心都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喂完血后,感受到修被冻僵的身体渐渐开始恢复,千夏终于松了口气,她用魔力做了个特殊的火堆,重新变身为龙,小心翼翼地把修圈在了怀里,让他靠着自己最柔软又暖和的腹部,尾巴则轻轻缠绕在他的腿上,两人就这样互相依偎着在北极的暴风雪中坠入了黑甜的梦乡。

    希望一觉醒来,暴风雪能停就好了。


    TBC——

   


輪迴転生

你是我战场上最后的支撑。
我是一片荒芜的大地,而你是我最后一朵蔷薇。

永生请多指教,シュウ。

自设有,梦女向,逆卷修x「我」鬼龙院千夏,不喜慎点。

是月夜下的结婚照,放了水印版。文字图在P2,有视频参考(是国外一个妹子药效未过,迷迷糊糊拉着男护士的手告白的视频)。

约稿画师:鸭鸭

你是我战场上最后的支撑。
我是一片荒芜的大地,而你是我最后一朵蔷薇。

永生请多指教,シュウ。

自设有,梦女向,逆卷修x「我」鬼龙院千夏,不喜慎点。

是月夜下的结婚照,放了水印版。文字图在P2,有视频参考(是国外一个妹子药效未过,迷迷糊糊拉着男护士的手告白的视频)。

约稿画师:鸭鸭

輪迴転生
自设有,流血表现有,梦女向,逆...

自设有,流血表现有,梦女向,逆卷修x「我」鬼龙院千夏,不喜慎入‼

战损,时间线大概也是DARK FATE。
约稿画师:pada

自设有,流血表现有,梦女向,逆卷修x「我」鬼龙院千夏,不喜慎入‼

战损,时间线大概也是DARK FATE。
约稿画师:pada

我有六个太阳

No.85

世间是非曲直,恩多怨多,熟黑熟白,谁又能道得清黑白对错,只不过一切从头就走错了而已……
记得亮屏,看细节
👍️❤️

No.85

世间是非曲直,恩多怨多,熟黑熟白,谁又能道得清黑白对错,只不过一切从头就走错了而已……
记得亮屏,看细节
👍️❤️

SUHOCANO

【TASHU】一棵圣诞树(短小脑洞一则)

作者:SUHOCANO


FLETA×SHU


*

还是七月的时候SHU就表达了希望在冬季得到一棵圣诞树的愿望。

对此FLETA一笑带过,并没有给予回应。但SHU并不为此感到沮丧,他也只是说说——就只是随口说说。


社团早在十二月初就开始策划圣诞节预热活动了,一等奖是百货商场的代金券,二等奖是一把新键盘,三等奖是——SHU在七月就许下愿望的一棵圣诞树。

圣诞树不太大,半人高,当然是塑料制品,还是经费不足的社长从家中阁楼搬来的,上面落了厚厚的灰。

但SHU还是很喜欢,破烂的泡沫球连金粉都掉的差不多了,还有被老鼠啃到只剩一个弯的拐杖糖——SHU蹲在圣...

作者:SUHOCANO


FLETA×SHU



*

还是七月的时候SHU就表达了希望在冬季得到一棵圣诞树的愿望。

对此FLETA一笑带过,并没有给予回应。但SHU并不为此感到沮丧,他也只是说说——就只是随口说说。

 

社团早在十二月初就开始策划圣诞节预热活动了,一等奖是百货商场的代金券,二等奖是一把新键盘,三等奖是——SHU在七月就许下愿望的一棵圣诞树。

圣诞树不太大,半人高,当然是塑料制品,还是经费不足的社长从家中阁楼搬来的,上面落了厚厚的灰。

但SHU还是很喜欢,破烂的泡沫球连金粉都掉的差不多了,还有被老鼠啃到只剩一个弯的拐杖糖——SHU蹲在圣诞树面前笑出声,居然是真的糖,以及绕了一圈又一圈电线早就被啃坏了的小彩灯。

 

一棵普通的圣诞树。

 

电竞社团的活动太单一了,又因为临近圣诞节非单身社员大多请了假,单身的社员也找各种说辞也请了假,最后加上社长只有三个人到了活动室。

剩下两个不外乎就是想要得到圣诞树的SHU以及被SHU拖来的FLETA。

社长是最菜的——大家都知道。社长乐得把那棵丢人的圣诞树抱回家,所以黑百合1v1输掉也不那么丢人了,更何况另外两个可是全社最好的自由人FLETA和最棒的辅助SHU。

但他没想到第一局就轻松的赢了SHU,社长疑惑的把SHU放到观战位和FLETA开始对狙——他再一次赢了。

手感也太好了吧。

他这样想。

最后一局决定谁能把那棵圣诞树抱回家,噢不——那太傻了,社长想象不出谁愿意抱着那棵又脏又破的圣诞树回家,他决定不管是谁最后输了,他都会把到手的代金券和对方的圣诞树做交换。

显然他没想到这一局1v1僵持了这么久——甚至有很多次都是FLETA冲到SHU面前送死才结束这一回合。

最后当然是总是去送死的FLETA输了,他摘下耳机起身抱起那棵圣诞树,然后冲SHU招了招手,和社长说了再见一起离开活动室。

 

这场诡异的活动一周后就是圣诞节,SHU依然没能得到一棵圣诞树。

那天FLETA将他送到家门之后,他直勾勾的盯着圣诞树希望FLETA能看懂他的暗示,但那块木头完全无视了他的所有小动作,说了再见抱着圣诞树消失在夜色中。

圣诞节这天他正趴在床上玩游戏,他一个人住,索性也没开灯,只有手机一处光源的房间和外面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八点多的时候门铃响了,大概是他叫的炸酱面送来了。

但他没想到摆在门口的是一棵圣诞树。

那棵半人高,但被清洗过,重新喷上墨绿漆,挂上了新的泡沫球和拐杖糖,丝丝棉花做成雪花装饰在上面的,树顶还有一颗发着光的星星的圣诞树。

然后他看到了靠在墙边的FLETA。

 

"这是送我的圣诞树?"

FLETA摇摇头,从手中的口袋里拿出圣诞树模样的帽子戴上,然后向SHU伸长他的右手,手心朝上。

"我才是你的圣诞树。"

 

*

 


Smokey Taboo
Shu Carpe Diem...

Shu Carpe Diem Dafran Profit和Birdring

之前微博的点图

Shu Carpe Diem Dafran Profit和Birdring

之前微博的点图

V+图集
初音ミク 画师:Shu [23...

初音ミク  

画师:Shu [23004204]

来源:Pixiv [70248415]

标签:Shu  初音ミク  特写  唱歌    

2018-08-17 | 700x1000 | 702K

搬运,侵删


初音ミク  

画师:Shu [23004204]

来源:Pixiv [70248415]

标签:Shu  初音ミク  特写  唱歌    

2018-08-17 | 700x1000 | 702K

搬运,侵删


孤寡老喵

漫长的八天结束了,感觉过了一个世纪一样…到现在都有点恍惚,我英终于成为了国服最贵的24亿男人,蜜汁感动,这么多天的辛苦总算没白费(T▽T)我要好好补觉了…附图我123推活动前排都打过了,也算无憾了~

漫长的八天结束了,感觉过了一个世纪一样…到现在都有点恍惚,我英终于成为了国服最贵的24亿男人,蜜汁感动,这么多天的辛苦总算没白费(T▽T)我要好好补觉了…附图我123推活动前排都打过了,也算无憾了~

yukilus
更一下图。“今晚,我们要个宝宝...

更一下图。
“今晚,我们要个宝宝吧?♡”

更一下图。
“今晚,我们要个宝宝吧?♡”

V+图集
搬运,侵删 0 8 3 1 画...

搬运,侵删

0 8 3 1

画师:shu

Konachan

Pixiv

Pixiv图片id:64711461

Pixiv画师id:17275432

标签:shu  初音ミク  雪ミク  乐器  贺图


搬运,侵删

0 8 3 1

画师:shu

Konachan

Pixiv

Pixiv图片id:64711461

Pixiv画师id:17275432

标签:shu  初音ミク  雪ミク  乐器  贺图


雨子

怜修甜点ww

大概是怜司x修尼的小甜点ww

(雷姬叫多了我差点忘了二哥原来叫怜司啊……哈哈哈

有小伙伴反应逆卷家终日阴沉沉的....所以x这篇文就不要管辣么多啦QAQ安心吃糖就好啦ww


[冬天的清晨]←冬天哦!

    “唰啦——”窗帘拉开的声音。

    光明争先恐后地挤进了阴暗的房间。黑夜抵不过阳光的灼烧终被驱逐,剩下的是眩目的白昼。

    “嗯……好亮……”床上的人儿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将被子没过头顶,翻了个身,试图躲避阳光,继续美梦。...


大概是怜司x修尼的小甜点ww

(雷姬叫多了我差点忘了二哥原来叫怜司啊……哈哈哈

有小伙伴反应逆卷家终日阴沉沉的....所以x这篇文就不要管辣么多啦QAQ安心吃糖就好啦ww


[冬天的清晨]←冬天哦!

    “唰啦——”窗帘拉开的声音。

    光明争先恐后地挤进了阴暗的房间。黑夜抵不过阳光的灼烧终被驱逐,剩下的是眩目的白昼。

    “嗯……好亮……”床上的人儿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将被子没过头顶,翻了个身,试图躲避阳光,继续美梦。

    “唉——虽然是休息的日子,但是在床上颓废真是废柴的作风呢。”怜司无可奈何,“修,该起来了。”

    “哈——随你怎么说……不要打扰我的……梦……呼”修又往被子里缩了缩,不仅因为眷恋被窝的温暖,更是为了逃避怜司的说教。

    “唉——”怜司望着床上那团不明物体叹了口气。然后默默地向床(划掉)那团不明物体走去。

    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修起床呢?普通的方法是不行的啊,会被选择性回避。难道要让小森唯来喊他起来吗?毕竟修对她还是挺感兴趣的。怜司这么想着,又抬头望了望窗外。嗯……现在还是挺早的,让女士多睡会吧。

    谁能知道在床边的呆伫的怜司此时的内心活动如此丰富呢(整句划掉哈哈哈x)

    又盯着这团暖乎乎的东西许久,仍然毫无头绪。

    太阳照射出的影子又偏移了几分。怜司像是想到了什么好方法一样,带着笑容又向床靠近了一些。

    “呼……呼……呼……”可怜的修还沉浸在甜美的梦境中呢。

    “快——起——床——!”那床被子应声而起,落到了怜司的怀中。于是,空荡荡的床上只留下了蜷缩着的修和他的枕头。

    “唔!突然好冷啊……怎么回事……”修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

    突然冷的一瞥,看到了站在床边一脸笑意的怜司,和他手中的被子。似乎明白了“罪魁祸首”是谁呢。

    “唔……怜司你干什么!把我的被子还给我……嘶……好冷……”修伸了个懒腰之后质问怜司,随后被冷得打哆嗦,只好抱住枕头期望能有些许温暖。

    “觉得冷的话就起床穿衣服。”怜司这么说。这下他总该起来了吧,怜司得意的想着。

    “唔……”修发出一声小小的抗议之后便没有出声。

    “你这是干什么!”怜司有些慌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是做什么啊?”不——不是慌乱,应该是不好意思吧。“而且还是这么奇怪的姿势。”随后补充了一句。

    原来,修在听到怜司的催促之后,抱住枕头又躺了下去,而且依然保持着被叫醒前的姿势——蜷缩着。唯一不同的,就是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怜司,无言。

    “嗯……这么盯着我又不起来,是想继续睡么”怜司问道。

    “哈——既然知道的话就把我的被子还给我,好冷。”修这么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拿回去呢。”怜司疑惑。

    “好麻烦”

    “……”早该想到的,怜司在心底默默的吐槽,这样可以倒头就睡的人,怎么能指望他自己起来呢。更何况是走几步去拿东西。

    “所以……你是想把我的被子据为己有……吗……啊……哈……哈嚏”修说,“就算我同意……哈嚏……我的身体也不会同意的。”

    “真是拿你没办法。”怜司无奈。只好又把被子放回了床上。

    “阿嚏……帮我盖好……你觉得我现在这样还会想……想……哈嚏……动吗。”修说道。

    “行行行,帮你盖上行了吧。”怜司明明清楚这只是修找的借口,还是帮修盖好了被子。正准备出门,又被修叫住了。

    “把窗帘拉上……太亮了睡不着……”

    “……”于是怜司还是把窗帘拉好了。

    “关门的时候轻点,太用力会打扰我睡觉的。”

    “……”于是怜司出门的时候轻轻地把门关上了。

    “哈——终于能好好睡一觉了。好暖好舒服——呼……呼……”修蹭了蹭枕头,愉悦地说道,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我这辈子怎么遇上了这么麻烦的人,不,是吸血鬼。而且还是自己的长兄,偏偏自己又拿他没办法。

    今天的早餐,修那份就给奏人好了?←这个问号其实是音符的图案...不知道为什么显示不出来。

    不过想起来,那个蜷缩在床上的慵懒的人,看起来毫无防备的样子(喵喵喵?),莫名有点……可爱呢。

    怜司的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呢。(笑)


    今天的早晨也很和平呢☆

[END]


哇哇哇终于写完啦ww

明明准备写小甜点的,不小心写了这么长QAQ

说下我自己的想法吧。不太会揣摩人物的心理和性格...所以...

修我总觉得,是外表比较慵懒色气(bu)但是内心很孩子气的那种(也是这篇甜点诞生的一个……因素吧233)所谓的心理年龄小吧x(你们不要问我那大哥那么抖s是为什么哦……鬼知道我不知道)

然后怜司的话,总觉得是,稍微有点毒舌,但是内心有些温柔的人。(对辣!就是表里不一的人妻←喵喵喵???)

按照自己感觉写的

没有玩过游戏啥的……动漫也没看多少……←我也不知道我哪里来的信心就写了这篇文。OOC辣眼睛真是抱歉QAQ

祝食用愉快!←不是……看到这应该已经看完了啊233

我再强调一次!是 怜修哦!怜修! 人妻攻x慵懒受不要太萌好吗x(萌点清奇)

↑站修怜是可以的啦...就是不要在我面前说哦QAQ


+ 原罪刑架 +

DIABOLIK LOVERS  ✙  MORE BLOOD


Yui Komori @THE Museum 

Ruki Mukami / Shu Sakamaki @ KuroTsuki

Azusa Mukami / Kanato Sakamaki  @アマチ♂殿 


Photo @ Kaze

Staff @ 菜菜 單冰 堂本樂


DIABOLIK LOVERS  ✙  MORE BLOOD


Yui Komori @THE Museum 

Ruki Mukami / Shu Sakamaki @ KuroTsuki

Azusa Mukami / Kanato Sakamaki  @アマチ♂殿 


Photo @ Kaze

Staff @ 菜菜 單冰 堂本樂



等风来
以后都想带本书上路

以后都想带本书上路

以后都想带本书上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