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igma

7818浏览    11026参与
恆音的零散同人

闇的sigma【十二】

【MO4】【Marikinonline4】

 【sigkin/闇 x bachikin】

闇的sigma【十二】

《私設:與Jareldy大戰後,sigkin宣稱主人格已經死亡,不願與池沼們待在一起。》

恆音的話:poor sigkin (இωஇ )

……………………………………………………………………………

sigkin不知道祈禱過多少次了。

哪怕一點點也好,能夠不要那麼痛苦。

意識放鬆再被碾壓,靈魂混合【闇】所帶來的深層痛苦,光是經歷過一次就能把人打入最深的深淵 ,萬劫不復。

在夢境所感受到的痛楚是現實的兩倍。

「西格瑪·納基。」

火燄,在燃燒...

【MO4】【Marikinonline4】

 【sigkin/闇 x bachikin】

闇的sigma【十二】

《私設:與Jareldy大戰後,sigkin宣稱主人格已經死亡,不願與池沼們待在一起。》

恆音的話:poor sigkin (இωஇ )

……………………………………………………………………………

sigkin不知道祈禱過多少次了。

哪怕一點點也好,能夠不要那麼痛苦。

意識放鬆再被碾壓,靈魂混合【闇】所帶來的深層痛苦,光是經歷過一次就能把人打入最深的深淵 ,萬劫不復。

在夢境所感受到的痛楚是現實的兩倍。

「西格瑪·納基。」

火燄,在燃燒。

在經歷慘無人道的拷打後,sigkin滿身鮮血的被拖進牢房,彷彿隨時會斷氣的呼吸困難,靠著昏死的視野能瞧到一堆人層層包圍住自己。

那些曾被他殺害的人民有著模糊不清的臉孔,一個個拿起各種古老尖銳的武器,直指向他。

sigkin微弱的張嘴,眼神透露全然的死灰跟放棄,他很早以前就不曾叫過。

下一擊左眼、下一次擊心臟、下一擊是……

這些攻擊不會停下,他也不可能反抗。

如此殘酷的體驗不過是他所入眠後所經歷的其中一個環節。

sigkin不斷告訴自己還能撐下去。

就算不能,也要咬牙熬過去。

很痛。

非常痛。

痛到無法思考。

這些夢境的模擬過於真實,甚至會配合他現實所在之處改變,僅憑肉眼完全分不清楚夢跟現實的差距。

這讓sigkin有那麼幾次在現實差點殺了自己。

更嚴重的一次是他甚至忘了自己是誰,忘了是為什麼而受苦。

失憶受困在夢境裡的感覺無助得可怕。

即便如此,鞭撻也從未歇停過。

好在,即便被打擊到臨時喪失記憶,他還若有似無的想起來要活下去。

要贖罪、要醒來、有人還想要自己活下去。

讓一大堆的【因】塞滿眼前地獄的【果】,無論大小、重不重疊。

他只需要有足夠的理由能撐到下一次清醒。

就算醒來只有自己,就算在現實也要感受痛苦跟恐懼。

好痛……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好冷、好殘酷……

什麼都看不到。

…………………………………………………………………………

sigkin在內部醒來時是躺在闇的懷裡。

他抬頭與上方的闇對上眼,就像照鏡子一樣,虛無空洞的眼神與對方無異。

sigkin茫然向對方伸出手,艱澀地向對方懇求說:「闇……拜託了……我、我好想要……」

闇在sigkin吐露最後一個不詳的字眼前,緊抱住他,讓對方的話停下。

「沒事的,sigkin……你很堅強。」

闇盡可能用溫柔的語調開口安慰對方,但他這次難以忽視強烈共感過來的情感。

那是,接近無動於衷的絕望。

「【闇·夜迴夢】」

闇深吸一口氣後強逼鎮定地開口,黑色的螢光在周圍亮起,屬於闇的力量在地面上盤據出美麗的圖騰,往上幻化出能觸碰的植物型態。

植物攀上sigkin的身軀,以簡單的形式纏繞全身,在他身上刻劃出花的線條,無神的雙眼也被染上其他力量的顏色。

使用闇之力從來不會侵蝕他們,那是屬於他們的力量。污染靈魂的【闇】才會侵蝕sigkin。

闇的純粹能量從來不會傷到他們分毫,但也不能說闇之力並未與【闇】有著關聯。

透過施在sigkin身上的語錄力量,能隔絕【闇】給意識跟肉體帶來的痛楚,這才是sigkin真正可以喘息的方式。

然而這不是在救sigkin,這是讓他飲鴆止渴!

使用的次數過多,讓他的體質更加難以抵抗【闇】的侵襲,卻又不能不使用這個語錄。

【闇】的侵蝕盡頭是絕望,喪失對生的希望,對事物的感受能力。

侵蝕越過發狂的界限帶來的是死寂,直至死亡劃上句點,sigkin會終其一生深陷【闇】所籌造的囹圄,無法醒來。

我要怎麼做……

應該要怎麼做……

難不成只能看著sigkin因身體衰竭而亡、心靈崩潰還是因【闇】的過度影響永眠嗎?

這是我……失算了的緣故嗎?

是我太晚把bachikin引過來了嗎?

為什麼【闇】的侵蝕會這麼快?

不過是想要sigkin活下去又絕非生不如死地活著,為什麼上天連這點憐憫都不給予?

闇很慶幸他的情緒不會被sigkin共感到,不然他會連悲傷、難過的情感都不敢有,就怕增加對方的負荷。

他也不是沒有感情,只是比較微弱。

「活下去……sigkin……」

闇擦去臉上的淚珠,他要成為sigkin的依靠,一點也不想承認他也被壓得喘不過氣。

他只能把所有手頭能用的手段都使上,殷切期盼事情能有所改變。

他只怕……

sigkin等不到轉機的到來。

-Acidalia-
画了几个西格玛。爽死了,各种意...

画了几个西格玛。
爽死了,
各种意义上。

画了几个西格玛。
爽死了,
各种意义上。

恆音的零散同人

闇的sigma【十一】

【MO4】【Marikinonline4】

 【sigkin/闇 x bachikin】

闇的sigma【十一】

《私設:與Jareldy大戰後,sigkin宣稱主人格已經死亡,不願與池沼們待在一起。》

恆音的話:sigkin是笨蛋(姨母笑)

……………………………………………………………………………………

到底從什麼時候起……連醒來都是場賭博?

沒甚麼實感,看似虛幻的陽光照進了視野,讓人無法放鬆警惕。

…………

不行……我真的分辨不出來……

刀片隨意念成形,反手就想劃在手上,每每用直白的手法確認所見之處是否為現實。

不過在那之前,從喉嚨深處涌上的甘甜先制止了我...

【MO4】【Marikinonline4】

 【sigkin/闇 x bachikin】

闇的sigma【十一】

《私設:與Jareldy大戰後,sigkin宣稱主人格已經死亡,不願與池沼們待在一起。》

恆音的話:sigkin是笨蛋(姨母笑)

……………………………………………………………………………………

到底從什麼時候起……連醒來都是場賭博?

沒甚麼實感,看似虛幻的陽光照進了視野,讓人無法放鬆警惕。

…………

不行……我真的分辨不出來……

刀片隨意念成形,反手就想劃在手上,每每用直白的手法確認所見之處是否為現實。

不過在那之前,從喉嚨深處涌上的甘甜先制止了我的行動

「咳……啊……」隨意抹抹嘴角,手背上熟悉的紅並沒有驚到自己。

不知道這樣下去,我會不會……

「sigma起來了嗎?我做了午餐喔 bachi.」

「…………」

想起來了,那傢伙在這裡。

奇怪的是,確定是現實後反而更想回去睡了。

「怎麼了嗎?bachi. sigma還想再睡一下嗎?bachi.」bachikin笑著走來我面前,身上裹著一圈圍裙的她坐在床鋪上,抬手輕摸我。

bachikin坐在床邊的距離很剛好,迷迷糊糊間我竟依靠而去。

她的手很溫暖,好似長期以來嚐到的痛苦都被撫平……

我維持糜爛的狀態又躺了一下子,這才想起來一件事……

「bachikin……妳的病…好了嗎?」

在我緩緩開口後,bachikin像觸電了一樣,立即躺平在床蓋好被子。

她將手捂在嘴上,語調含糊地重咳著說:「咳咳咳……其實還是病得非常重喔 bachi.」

…………

還真沒看過動作那麼快的病人……

在內心吐槽一輪後,我拿起枕頭就隨意往bachikin身上拍去。

「別演了,起來。不是做了早餐嗎?食物要放涼了。」

bachikin擋下了枕頭,一臉正經的說:「不是早餐是午餐喔~bachi. 昨天戰鬥太累了吧?sigma一路睡到中午了呢 bachi.」

「隨便啦,反正一天三餐也就……」我撓撓頭爬起來,瞧到餐桌上的食物時,瞬間噤聲外加傻掉。

濃湯、烤麵包、雞肉蔬菜捲、總匯燉飯、焗烤馬鈴薯、烤玉米……

嗚哇……其實是挺正常的,大概是我好久沒看過這麼豐盛的一餐了

我坐到餐桌邊,一手刀子一手叉子,選擇太多,反而真不曉得該從哪個吃起。

仔細想想,不知何時起開始把吃東西這件事當成維持生命所需,沒有在品嚐的感覺,也很沒興致,如果不是在闇的嘮叨下勉強去吃幾口就是換位讓他去吃。

想著這些事,我稍微打起精神來吃了一口

「好美味……」

等回過神來,感言已然脫口。

「真的美味嗎!?」

「太好了!bachi. 當時想著sigma覺得很好吃也許就會回來……刻苦的去學了一手呢! bachi.」bachikin話說得得意,用手抹去兩三滴感動的淚水。

料理是真的很好吃。印象中bachikin僅有著與自己相差不了多少的廚藝水平,現正看來已經遠超了,有一定的專業水準。

「好吃的話先別說話,趕快多吃點吧~ bachi.」

我點點頭,趁著食慾大開,聽話的趕緊吃了起來。

………………………………………………………………………………

「不過sigma真的瘦了好多呢……真的有好好吃飯嗎?」

「有,大致上。」我含糊回應道,把乾淨的碗盤放到烘碗機裡。

飽餐一頓後的收拾被我搶去做後,bachikin乍看無事可做,索性在我附近兜著轉,看看屋裡的擺設。

「哇,這個木雕手工品是自己做的嗎?bachi. sigma手好巧喔~bachi.」

不知為何,雖然bachikin一直在微笑,但我能感覺她看我的眼神跟昨天不一樣,異常的小心翼翼。

我看起來有像是快碎掉的樣子嗎?

話說回來,我現在跟她這樣……到底是在幹些什麼?

明知習慣後再分開會有多麼痛苦……

將碗洗好,脫下手套後,我盡量平和的對她提起:「是說,bachikin妳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那個!」bachikin臨時打斷了我的話,跑來緊緊抱住了我。

「突然發現!好像不這樣抱好…sigma就會消失也說不定 ……bachi.」bachikin的聲音很僵,而且有些抖……不,應該說她整個身子都在顫抖。

【不要趕我走】、【不要離開】,從bachikin的舉動感受到她彷彿在說著諸如此類的話。

……我很不想對她兇。

真的不想。

我必需……對我們都殘忍,一如既往。

【sigkin……就讓bachikin留下來何嘗不好呢?】

闇的聲音自腦海中響起。

【闇,你知道我一定會再傷到她……】我無力的向他回覆道。

【唉……就算你比照之前的做法逃走,她一定會再追上來。而且bachikin這次能順利找到我們算是運氣好了,運氣差一點可就……】

闇的言下之意我也清楚。

再讓bachikin繼續追逐我,她會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身陷險境。

闇說服我說:【反正有人東西南北極的跑,想來照顧你……讓她留下來很好。】

【……我能照顧好自己。】說出來後,總覺得這說辭有那麼點牽強……

【連吃個飯都要我像個老媽子一直喊的人說這種話可真有說服力?】

……你很嗆喔。

【補充一句,我說的都是事實。】

【…………】的確無從反駁。

【稍微報備一下,昨晚消滅一隻雜魚時我有跟她談了幾句。】

【瞭解。嗯?……你都跟bachikin談了些什麼?】如果闇是以sigma的身份說話,什麼都不會暴露。

【我就說,我其實是另一個人格。sigkin身心狀況非常糟糕、會自殘、長期服用大量藥物。】

【等等,你說的幾乎是我的全部了吧!?】我震驚得無法自己,想隱瞞到死的老底一個晚上全被掀開來了嗎?!

闇,你是哪門子的豬隊友???

這樣bachikin不是什麼都知道了嗎?!還是說你告知她的狀況跟現在說的一樣含糊?

【最後兩者是bachikin靠自己發現的,你做那些事的痕跡過於明顯……全盤脫出也是不得已的事。】

嘖,早晚會被發現嗎……

【sigkin……你逃夠久了。你不能瞞著所有事一輩子,我知道你想保護bachikin。但你急著驅趕對方的決定也會重重傷到她,原本好的關係也會越發惡劣。】

我的頭頓時痛了起來。

【但我真的沒什麼信心能……】

【沒事,有我在。我能保護你們,也能阻止你。】

【…………】

【相信我(自己)。】

唉……做人怎麼那麼難…………

我在內心長嘆,各方面敗給他們了。

「bachikin……妳…留下來也沒關係。」說出來時,我竟有鬆一口氣的感受。

其實,我也是很希望bachikin能留下嗎?

「是真的嗎!?bachi.」bachikin喜出望外的抬頭,一臉不可置信。

「真的。」我點點頭,將一直故作冷冰的表情淡去,對她篤定的微笑道。

「不過……」

我指著她,轉口一說:「家事要分擔、沒武器的時候不要離住處或我太遠、三餐要自己動手,然後這個家只有一張床,妳來睡。」

約法三章還是要有,我臨時也只能想到上述的普通規矩。

bachikin立即不滿的說:「欸,最後一點拒絕,不想讓sigma睡地板!bachi.」

聽到最後一點被駁回,我納悶的說:「蛤?總本山完工之前不就一直是睡地板的嗎?」

而且我對床沒什麼執著,睡舖也很隨便就能弄出一個現成的出來。

「不要睡地板,跟昨晚一樣就好了!bachi.」bachikin握住我的手,迫切的要求道。

看她那麼堅持,我汗顏的妥協說:「是可以啦……妳不嫌擠的話。」

「太好了!bachi.」bachikin高舉雙手,比出萬歲的姿勢,到處蹦了幾下。

為什麼bachikin可以為他不睡地板這點小事感到那麼開心啊?

話說這麼久以來,她真的沒什麼變呢……

容易為了一點小事開心,也容易為了一點事而低落,心情全都寫在臉上。

而我這邊卻是變得太多了。

情勢所逼,改變到我快不記得以前的自己是怎麼樣了。

變得越發懦弱怕事的模樣,真不想被太多認識的人看到,尤其是bachikin。

而我只能祈禱自己往後不要在她面前表現得那麼難看……

要守護好她。

…………………………………………………………………………

「sigkin果然睡眠不足很嚴重啊 bachi.」

她接住sigkin時,對方看上去也不知道自己會突然睡著,閉上眼直接往前倒,真如闇所說的感覺遲鈍。

「我也要誇獎bachikin煮的料理非常好吃。」闇揉揉睏倦的眼袋,淡淡向bachikin笑道。

「謝謝讚美……在Madion Lunuch學了不少料理喔~ bachi.」

「我是有管道知道妳特意在那邊打工有一段長時間,看來妳除了料理以外還在那邊學到了些什麼。」闇任由bachikin抱起他,一邊言道。

「嘛,員工守則裡有一條:奧客逃走不付錢,等對方下次光顧時在料理裡下點什麼,睡著後再摸走對方錢包,拿走比原消費金額多一點的隱規定。 bachi.」

bachikin曾經聽說marikin在這條上做很勤過,甚至有次月薪因此多得了一個半月的薪水,雖然他也馬上去課金敗光就是了。

闇感到一陣好笑,繼續問說:「噢,所以sigkin是吃到安眠藥或什麼嗎?」

bachikin曬爽的揚起笑容回覆:「不,我沒放那些東西,給sigkin吃的是具有助眠、調理身體作用的料理喔。bachi. 用香料跟食材稍微取代雜七雜八會帶來副作用傷害的藥物,這樣做比較好吧?bachi.」

「嗯,bachikin做得非常好。」闇一臉理解的摸摸對方的頭,向她比了個讚。

bachikin享受對方的摸頭,也十分清楚sigkin之所以會選擇讓自己留下,是在闇的助攻下才有的結果。

雖然這是悲傷的事實,但她深知自己的立場無法讓sigkin作出改變的決定,哪怕她多努力也一樣。

不過沒關係,她已經好好站在離他在最近的地方了,一切都能有改變改善的餘地。

是說,她不久前感慨sigkin瘦了,現在抱起來發現體重真的有夠輕,抱著真的好心疼啊啊啊---

更別提sigkin居然開口要把床鋪讓給她睡,自己則是躺地板?病患自覺也多少要有啊,sigkin!!!

「天啊……是笨蛋,sigkin是笨蛋啊。bachi.」bachikin雙目全死的喃唸道。

闇也跟著對方的話,無比認同的點著頭。

「不過,既然你們共用一個身體,闇也還是跟著先睡一會吧 bachi.」bachikin把對方抱至床鋪上時,迅速拉好了棉被。

「嗯,雖然還沒到晚上時段,我也先睡為好。」

「姑且問一下,在sigkin醒來前的時間空檔,bachikin有沒有要做什麼?」

在他們任何一人醒來前,bachikin跑太遠都太危險了。

儘管,她的行李跟武器大概不久後也會送來。

對此,bachikin靦腆地笑說:「打算……試著來調製一些藥劑吧。bachi.」

七尾南

 喵喵虫


Nikon Z6/D300s + 28 1.8G + Sigma 50 1.4 EX

 喵喵虫


Nikon Z6/D300s + 28 1.8G + Sigma 50 1.4 EX

🧩

最近的一些摸鱼,ball ball大家来尝一口月球老头吧

最近的一些摸鱼,ball ball大家来尝一口月球老头吧

恆音的零散同人

闇的sigma【十】

【MO4】【Marikinonline4】

 【sigkin/闇 x bachikin】

闇的sigma【十】

《私設:與Jareldy大戰後,sigkin宣稱主人格已經死亡,不願與池沼們待在一起。》

恆音的話:名場面wwwwwwww

……………………………………………………………………………………

身體……好沉重……好痛……

早先的時候sigkin使用了一些闇之力,平時又大多處於緊繃而疲憊的狀態。

儘管不是一兩天的事,不過換我接手就能感覺出健康狀態確實是每況愈下。

sigkin對身體的異狀太遲鈍了。

也許是平時壓在他心靈跟意識上的痛苦是遠大於這點程度幾十倍,習慣...

【MO4】【Marikinonline4】

 【sigkin/闇 x bachikin】

闇的sigma【十】

《私設:與Jareldy大戰後,sigkin宣稱主人格已經死亡,不願與池沼們待在一起。》

恆音的話:名場面wwwwwwww

……………………………………………………………………………………

身體……好沉重……好痛……

早先的時候sigkin使用了一些闇之力,平時又大多處於緊繃而疲憊的狀態。

儘管不是一兩天的事,不過換我接手就能感覺出健康狀態確實是每況愈下。

sigkin對身體的異狀太遲鈍了。

也許是平時壓在他心靈跟意識上的痛苦是遠大於這點程度幾十倍,習慣前者帶來的壓力後,一切行動才會暢行無阻。

這段時間讓他所有手頭上的工程減緩,多少先調理好身體再說。

完全任由他揮霍生命的行動就太糟糕了。

短時間的換位對他影響不大,在他沉睡的時候把該做的做好,盡量減少他的負擔。

在那之前……

「不用那樣撐著,想哭就哭出來。」我嘆口氣,拉著bachikin的手把她轉過來。

起先,bachikin看著我,大概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眨眨眼想弄掉眼淚,緊接著她注意到了什麼的倒吸一口氣,小心翼翼地按住我的手腕,大把的眼淚落下來,泣不成聲:「這…又是怎麼回事……?bachi.」

唉……被注意到就沒轍了……

所以說,不要總是讓她掉眼淚給我看啊,sigkin……

我有些不情願的向bachikin露出上手臂的背面。上頭針孔痕跡密麻一片,儘管每個傷口都還算小,然而僅是注視就讓人無法冷靜。

「安眠藥、情緒穩定劑、精神鎮定劑、嗎啡……儲備量都還挺多的……現在也已經消耗不少份,預計會再進貨做一點補充。」我盡量平靜的闡述道,儘管這段敘事也會對bachikin造成不小的衝擊。

bachikin吞吞口水,努力擠出一句話問:「……很疼嗎?bachi.」

「不會……不是一口氣注射大量的話死不了,雖然給身體造成的負擔已經不小就是了。」

「…………」

「哈啊……哈啊……你,都在做些什麼啊……bachi.」

bachikin不斷地深呼吸,盡量讓自己鎮定下來,握緊成拳的手打在我的胸膛上,力道極輕。

看她似乎無法好好說話的樣子,我去拿了條毛巾,倒了杯水給她,在她自主抹掉滿臉的淚水後,正色說:「使用這些的不是我,是sigkin。」

「那……這也是sigkin嗎?為什麼不阻止他?」bachikin顫抖地觸碰我的手臂,瞬間我就明白她指的是什麼。

提到手臂的傷痕,我的臉黑了下來,沉聲說:「這個的話……我,不忍阻止他。」

「對生物無差別的憎恨跟厭惡……闇的衝動就是那樣的情緒。」

只要是生物,不管對象是誰,sigkin幾乎一看到就有想抹殺的想法在。

「自從妳感到不對勁,去追蹤他的行跡後……sigkin用【sigma】的身份,說服自己是闇,是本性糟糕的一面來試圖隔閡妳,認為這樣就能保全妳。」

「完全不用那樣!一起回來,大家可以幫你們想想辦法啊!bachi.」bachikin搖著我,激動不已地喊道。

「不……瞞著妳,我們已經跟一些池沼嘗試求援過了。真相是,使用靈魂結晶的真正影響是改變原始的靈魂本質。靈魂被【闇】污染是不可逆的變化,所以我們一定得承受【闇】的侵蝕。」

知道真相時的絕望,我跟sikin已經充份體驗過了,唸在口裡的事實剩下無限的惆悵。

「拒絕侵蝕,身體跟意識要承受巨大的痛苦。輕易接受,會陷入暴戾跟瘋狂,粉碎所見。在我從sigkin的自我裡分離出來,能幫忙分擔影響前,sigkin早就在鬼門前走上無數遭了。」

我沒能說出口的是,現在……sigkin之所以能維持完整的人格,是靠大量的自我暗示拼湊上去。

「那你……你們這樣下去怎麼辦啊?bachi.」bachikin喃喃言道,很努力地在幫著想方法。

「妳已經見識過了。我們已經強大到沒人能輕易對我們造成傷害,相反的,我們是威脅全世界的深層隱患。」

不能回歸以往的日常,我們都無法保證什麼時候會發難,輕易對摯愛的親友痛下殺手。

「所以,sigkin才拒絕回去嗎……bachi.」

我點點頭,不知道算不算安慰,低聲地開口:「沒關係……倘若到無法挽回的地步,我或sigkin會率先自殺。反正不是先自殺,就是毀滅完世界後再自殺。」

「不要說沒關係這種話!闇跟sigkin都不能死……bachi.」bachikin很是生氣,咬緊牙根的對我喝斥道。

「你們都太不看重自己的生命了!bachi.」

「…………」

儘管事情誠如所說的那般嚴重,但bachikin說得也沒錯。

「我……當然也不想死……」我神色複雜的坦言道,儘管確保sigkin健康活著才是我的存在意義。

「那妳接下來打算怎麼辦?我可以說服sigkin暫時不要把妳勸走或逃跑。」

提到此事,bachikin氣勢磅礡的說:「早就決定好了!bachi. 我打算留在sigkin的身邊 bachi.」

雖然不是很意外,我還是刻意的去反問她:「喔?難道妳就不害怕嗎?隨時可能被【闇】所侵蝕的sigkin?」

我面無表情的闡述:「蹂躪、虐待、囚禁、凌辱、侵犯,被【闇】侵蝕後,這些事他都有可能做得出來,甚至可能會殺了妳。」

「已經稍微體驗過了吧,即時這樣還要留下來嗎?」就算知道bachikin堅毅的恆心,我還是想再三確認。

「嗯,我一定會留在他的身邊!bachi.」bachikin信誓旦旦地肯定道。

「雖然這跟最初目的不一樣了,但我還是……」bachikin沒有把話說完,但我完全能她從純真的笑顏裡感知心意。

聽到這,我揚起了一抹極淺的微笑。

bachikin注視我,臨時想到了什麼,拳頭敲在另一隻手上,一臉慌張的說:「是說闇的話,不是也…!」

我打斷bachikin的話,果斷開口:「我的方面沒有擔憂必要。我是【闇】,是作為這方面的容器而生,不可能遭受侵蝕。遺憾的是我的能力有限,所以sigkin才會持續受到傷害。」

我不會有事,sigkin卻痛苦不堪。沒少想過,要是能幫sigkin一肩扛起所有傷害就好了。

「現在sigkin很危險,心力交瘁卻不自知,比看上去的脆弱太多了。可以的話,盡可能對他溫柔點。」

bachikin表示瞭解的點點頭,滿臉無法言語的擔心。

「sigkin的事我們再從長計議。為了幫他承擔影響,我平日必須待在裏面,待他沈睡後我們再來商談。」

「好的……bachi.」

見情況嚴峻,bachikin妥協了下來,不過有了合作對象,都讓我們彼此安心不少。

「現在,時間也已經很晚了。這就收取服務的報酬。」我向bachikin微微一笑,一字一句清楚的說。

「欸,什…!?唔……」

我低下頭去親吻bachikin。

唐突的舉動讓她猛然僵硬,bachikin的唇比想像中來得很溫熱,很柔軟。

我慢慢地吻她,bachikin意識到後並沒有反抗,身子漸漸地舒緩下來,不過多少能感覺出她還是緊張著。

我環住她的肩膀加深這個吻,將她壓倒在床上,得寸進尺的去攪拌她的舌,盡可能對她施以溫柔。

舌頭交纏產生的淡淡暈陶感很讓人放鬆。

持續了好一會兒,我鬆開bachikin,她的臉頰明顯泛紅,兩人份的喘息聲迴盪整個房間。

等呼吸平緩後,我錯開她的視線,自言說:「會……排斥嗎?儘管跟sigkin共享相同的感情與記憶,我也不過是從他身上分離出來,一部份的人格。」

「妳很好,很可愛。我喜歡。」

我不覺得自己的定位比得上主人格的sigkin。

輔人格的我是基於sigkin擁有的情感延續,也許不會被認同也說不定。

儘管,我是確切以自己的意志去喜歡她。

「嗯,我是很喜歡sigkin沒錯。bachi.」

「待我組織一下語言喔……bachi.」bachikin閉上眼,雙手環抱的仔細去思索。

讓人欣慰的,bachikin對我的心意是很認真的去看待。

「闇是sigkin的一部份,你們是不同卻也是相同的人。bachi. 我會把闇當成獨立的個體,同等份去喜歡~ bachi.」

bachikin此番話對於我而言是莫大的救贖。

我沒什麼情感能力,就算清楚sigkin對池沼們的想法如何,但就像隔了一層霧般不真實。

這層模糊讓我感到困惑,唯獨bachikin的存在之於我看來特別鮮明,同時也很吸引人。

或許是作為曾經被女神附身過的力量容器,能從她身上感受相似之處也說不定。

「謝謝……妳能靠我多近,對sigkin同樣能做到。」

說實話,這麼快的情感表白也是為了sigkin,並不是徹底的純粹。

如果是為了sigkin跟bachikin,【闇】的個人情感跟存在,全部都可以當成籌碼來使用。

而這份覺悟背後充斥他們不知道的黑暗。

「會讓sigkin好起來的,我保證!bachi.」bachikin很有朝氣的承諾道。

看著bachikin,我很輕的笑了。

「嗯,一起守護那個傻傻的sigkin。」

七尾南
桂林两江四湖 偶然翻到的老片子...

桂林两江四湖


偶然翻到的老片子,觉得是我目前最好的行摄片……

桂林两江四湖


偶然翻到的老片子,觉得是我目前最好的行摄片……

七尾南

当我回望过去,我看到的不是孤独或是悲伤,而是满天繁星。


出镜:前星


2019.11.10

当我回望过去,我看到的不是孤独或是悲伤,而是满天繁星。


出镜:前星


2019.11.10

mayeotaku

SONY A7R3

SIGMA 40 1.4ART

-----------------------------------------

SONY A7R3

SIGMA 40 1.4ART

-----------------------------------------

mayeotaku
SONY A7R3 SIGMA...

SONY A7R3

SIGMA 40 1.4ART


SONY A7R3

SIGMA 40 1.4ART


🧩

爬上来填充相册,还是月球老头相关

爬上来填充相册,还是月球老头相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