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kt

83030浏览    1024参与
筱墨

转五个壳人物章和一个小k武器章的车位

前4p已经收了大货等补邮,p5p6只收了均摊,都是直接改地址,详细的私聊

转五个壳人物章和一个小k武器章的车位

前4p已经收了大货等补邮,p5p6只收了均摊,都是直接改地址,详细的私聊

筱墨

退坑出,可拼,优先打包,也可以一个板子一个板子出,板子分开出需捆小k莫甘娜武器章车位或者40r的壳周边

退坑出,可拼,优先打包,也可以一个板子一个板子出,板子分开出需捆小k莫甘娜武器章车位或者40r的壳周边

勿扰小姐姐
关于我死去的梦中情摊突然攻击我...

关于我死去的梦中情摊突然攻击我😭😭😭


(图源wb:Forever_Faker)

关于我死去的梦中情摊突然攻击我😭😭😭


(图源wb:Forever_Faker)

勿扰小姐姐
鸡哥,你就宠他吧,严重怀疑我们...

鸡哥,你就宠他吧,严重怀疑我们02中单现在这么幼稚是不是裴性雄宠出来的

鸡哥,你就宠他吧,严重怀疑我们02中单现在这么幼稚是不是裴性雄宠出来的

宜修

可公开情报

备:占tag抱歉。补发一下之前漏发的内容,本应该在楔子后面就发了。


注:以下情报均发布于十年前。由联盟总部发布。


【依据艾尔维亚法典,宣布以下人员死亡】

 {lpl}:

Gimgoon、Khan、Fireloli、Smlz、Xiye、   Mystic、Mlxg、Zz1tai

lck}:

Imp、Mata、Ambition、Crown、Marin、Bengi、Wolf、Bang、Duke、Faker


【“”(战役的名字还没想好)死亡名单】

lpl}:

Letme、Uzi、Godv、Fzzf、Caomei、Weixiao、...

备:占tag抱歉。补发一下之前漏发的内容,本应该在楔子后面就发了。


注:以下情报均发布于十年前。由联盟总部发布。


【依据艾尔维亚法典,宣布以下人员死亡】

 {lpl}:

Gimgoon、Khan、Fireloli、Smlz、Xiye、   Mystic、Mlxg、Zz1tai

lck}:

Imp、Mata、Ambition、Crown、Marin、Bengi、Wolf、Bang、Duke、Faker


【“”(战役的名字还没想好)死亡名单】

lpl}:

Letme、Uzi、Godv、Fzzf、Caomei、Weixiao、Misaya

lck}:

Looper、Dandy、Heart、Dade、Acorn、Spirit、Cuvee、Corejj、Easyhoon







晨

Wolf直播提及17SKT

Untara请我们吃烤肉。Sky,我,Untara,Peanut还有Faker,我们五个去吃了韩国烤肉。

Untara花了很多钱,点了很多,帐单超出预期了。

Peanut真的是恶魔,Peanut说:哥,我对猪肉过敏。

他是恶魔,真的。

然后我跟Haneul(Sky),相赫,我们点了五花肉。总共大概花了70w韩币吧?(约3638人民币)

王浩真的是恶魔。

Untara请我们吃烤肉。Sky,我,Untara,Peanut还有Faker,我们五个去吃了韩国烤肉。

Untara花了很多钱,点了很多,帐单超出预期了。

Peanut真的是恶魔,Peanut说:哥,我对猪肉过敏。

他是恶魔,真的。

然后我跟Haneul(Sky),相赫,我们点了五花肉。总共大概花了70w韩币吧?(约3638人民币)

王浩真的是恶魔。

蓝鸡邢于畈间
一个印调,大于3个人要就会印的...

一个印调,大于3个人要就会印的。。打了一堆tag如有冒犯我很抱歉。。

一个印调,大于3个人要就会印的。。打了一堆tag如有冒犯我很抱歉。。

keystone

紧急通知

请各位壳杂立即将ZHRMGHG身份证锁入保险柜。

已被没收者,前来领取皮划艇,公海,公海!

🔊🔊🔊🔔🔔🔔

请各位壳杂立即将ZHRMGHG身份证锁入保险柜。

已被没收者,前来领取皮划艇,公海,公海!

🔊🔊🔊🔔🔔🔔

骐葩
恭喜RNG!🥳 3:2战胜T...

恭喜RNG!🥳

3:2战胜T1,获得2022年MSI冠军🏆

恭喜RNG!🥳

3:2战胜T1,获得2022年MSI冠军🏆

gugugu

玩得什么东西

第五局这鬼这阵容突出一个不想赢,moment真有你的嗷

第五局这鬼这阵容突出一个不想赢,moment真有你的嗷

風火盛林

烧烤摊限定李汭燦

那时候好亲救命

烧烤摊限定李汭燦

那时候好亲救命

審判太陽
牽手?🤔 難得看小神王這麼貼...

牽手?🤔

難得看小神王這麼貼哥哥

看膚色那隻手好像Oner?

牽手?🤔

難得看小神王這麼貼哥哥

看膚色那隻手好像Oner?

gugugu
点给还在摊上的各位

点给还在摊上的各位

点给还在摊上的各位

温从
再也没有下一个李相赫了

再也没有下一个李相赫了

再也没有下一个李相赫了

審判太陽

[All壳] 一個慘案引發另一個慘案

內容多為私設,請勿上升現實,感謝。

對戰AZE的賽場語音超可愛,大推。


MSI小組賽T1六連勝完美收官,賽後一群人吃火鍋慶祝,鮮少發文的李相赫維持一貫風格,現實動態加上單字配文,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這人滿足心情。


吃飽喝足,教練們先行回酒店覆盤後續準備,留下小朋友們繼續討論買什麼填飽第二個胃。


無分國界,火鍋冰淇淋標配。


打定主意的五人邊聊天邊往附近Gelato店走去。


柳岷析開心選好喜歡的味道,發上社群跟粉絲說明不是薄巧、是開心果口味,殊不知...


「啊!!!」


「啊!這麼突然?!」再度體會比賽時耳機內傳來的暴擊,旁邊被嚇一大跳的崔祐齊,...

內容多為私設,請勿上升現實,感謝。

對戰AZE的賽場語音超可愛,大推。



MSI小組賽T1六連勝完美收官,賽後一群人吃火鍋慶祝,鮮少發文的李相赫維持一貫風格,現實動態加上單字配文,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這人滿足心情。


吃飽喝足,教練們先行回酒店覆盤後續準備,留下小朋友們繼續討論買什麼填飽第二個胃。



無分國界,火鍋冰淇淋標配。


打定主意的五人邊聊天邊往附近Gelato店走去。


柳岷析開心選好喜歡的味道,發上社群跟粉絲說明不是薄巧、是開心果口味,殊不知...



「啊!!!」


「啊!這麼突然?!」再度體會比賽時耳機內傳來的暴擊,旁邊被嚇一大跳的崔祐齊,鼻子代替嘴巴吃了第一口冰淇淋。「嚇死人了。」


看往傳來哀嚎的方向,躺在地上的兩球冰淇淋率先進到視線範圍,再往上是柳岷析悲痛的臉,文炫竣忍不住笑出來。


還黏得緊緊地呢。



柳岷析握著空蕩蕩的甜筒,喬好角度哀悼他的冰淇淋,按下傳送鍵。


社群裡躺地板冰淇淋紀念照緊接著某個人一張同樣冰淇淋近照、甚至破天荒打了很多個字。「怎麼那麼大?」


柳岷析哀怨瞥向一旁,「哥…」果不其然那個人朝他笑得燦爛,搖搖手上食物怕柳岷析看不見似地。



李相赫毫不掩飾他在欺負柳岷析。


只是柳岷析望著他越發委屈的眼神,望著望著,李相赫摸摸鼻子,想想剛這位弟弟陪自己衝泉水,乖乖靠過去。


「巧克力味,吃嗎?」冰淇淋遞至柳岷析嘴邊,眼睛眨巴。


明明惡作劇的是李相赫,現在一臉期待的還是李相赫。


上秒求安慰的柳岷析,現下笑瞇了眼,就著跟冰淇淋顏色相反的手,與李相赫分享同一支冰淇淋,邊聽李相赫指使李珉炯再去幫他買一支和原本一樣口味。


輸或贏,不到最後誰知道呢?T1當家輔助享受和中單互相投餵的幸福,對身邊眼紅的小夥伴挑眉。



「相赫哥我也要!」文炫竣擠上前,仗著體型優勢,將李相赫尚未送進柳岷析口中的冰淇淋一口攔截。


「啊!文炫竣!」「炫竣哥好卑鄙!」左右兩人不樂意了,邊互相推著邊展開李相赫冰淇淋爭奪戰。


「停!你們等等!珉析、炫竣、祐齊別…」事情走歪的速度出乎李相赫意料,他就一隻手拿冰淇淋,那麼多人圍上來,等會肯定…


「啊!!!!!」


李相赫叫聲比柳岷析一開始還悲慘—手上空空如也,低頭,不只地板,連鞋子也沾上了。



「…」


「…」


「…」


闖禍三人組不自覺後退一步。


「相赫哥…你…你冷靜…」


「哥,我…我…我再去買!」


跑腿回來的李珉炯,手中冰淇淋咻地被抽走,又被塞了錢過來。「這次巧克力味的!」大力推著他滿頭霧水往回走。



酒店大門擔心孩子們出事的Moment緊張地東張西望,瞧見熟悉身影吐出一大口氣快步上前。


「怎麼去那麼久?我們急死了…你們怎麼看起來那麼累?」


四小只朝教練擺擺手。


哄哥哥這種事,一支冰淇淋絕對不夠。

温从

一些个执着的👍✌️🤘

不经意间的小动作疯狂攻击我

我的96line

我的老SKT双C😢😢😢

一些个执着的👍✌️🤘

不经意间的小动作疯狂攻击我

我的96line

我的老SKT双C😢😢😢

Gojeonpa
“女人,我的比心,你收好🪷”...

“女人,我的比心,你收好🪷”


“女人,我的比心,你收好🪷”


審判太陽

[All壳]光陰交錯

內容多為私設,請勿上升現實,感謝。


一隻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可以導致一個月後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


李相赫怕冷。


然而此刻,李相赫第一次體會被熱醒的感受。


印象中睡前把空調調到了習慣溫度才躺上床,難道壞掉了?


尚未清醒的李相赫腦袋處在迷迷糊糊階段,探出單手摸索著尋找擺放床邊櫃子的眼鏡,伸手的緣故被子稍微掀開了些,僅僅這一絲縫隙,足以讓李相赫動作僵在半空。


饒是比賽面對敵方四人包夾仍然游刃有餘閃躲技能、靈活走位絲血逃脫的李相赫此時也無法保持淡定。


李相赫胸前躺著一個人。


興許因為接觸到冷空氣,旁邊的人微皺起眉似乎嘟囔著什麼,本能地索取...

內容多為私設,請勿上升現實,感謝。



一隻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可以導致一個月後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



李相赫怕冷。


然而此刻,李相赫第一次體會被熱醒的感受。


印象中睡前把空調調到了習慣溫度才躺上床,難道壞掉了?


尚未清醒的李相赫腦袋處在迷迷糊糊階段,探出單手摸索著尋找擺放床邊櫃子的眼鏡,伸手的緣故被子稍微掀開了些,僅僅這一絲縫隙,足以讓李相赫動作僵在半空。



饒是比賽面對敵方四人包夾仍然游刃有餘閃躲技能、靈活走位絲血逃脫的李相赫此時也無法保持淡定。


李相赫胸前躺著一個人。


興許因為接觸到冷空氣,旁邊的人微皺起眉似乎嘟囔著什麼,本能地索取熱源,最終手環上李相赫腰際。


早上十點多,光亮穿透過窗孔灑了下來,然而即便不借助光線、即便未戴上眼鏡,懷中人的睡姿李相赫相當熟悉。


熟悉到理性思考、科學主義、偶爾被粉絲笑稱機器人的李相赫,懷疑自己產生了幻覺。



不管深呼吸、閉眼睜眼多少次,眼前景象依舊相同,起伏的胸膛說明不是被誰惡作劇拿來的人偶,而是貨真價實活生生存在的人。


李相赫很快地接受現實,賽場九年未被淘汰,技術折服之外,也因擁有過人適應力。


明白吵醒這人的結果,李相赫小心翼翼收回手,抿抿貓型唇,思考接下來應該怎麼做,可近距離面對那張臉,甚至能夠感受對方呼吸。


李相赫有些恍惚。



身為T1教練,Moment有著良好作息。


自律更甚於自己的室友平常這個時間早已準備洗漱,今天怎麼還一團躺在那裡?Moment揉著眼睛,下床往隔壁走去。


「相赫?」


應聲回頭卻再無其他動作,Moment以為李相赫身體不舒服,擔心地掀開他的棉被想要確認。


「相赫醒了怎麼不…兩…兩個相赫?!啊!!」



李相赫飄遠的思緒在身後發出聲響時候就已經拉了回來。


來不及阻止Moment動作,李相赫眼睜睜看他的教練被白色物體砸個滿臉。


因為有心理準備,避免了腦袋和床板親密接觸,李相赫看看身邊維持丟枕頭姿勢、臉色黑得彷彿要把吵醒他的人千刀萬剮;再看看半坐地板、一手指著他、尖叫聲中混雜驚嚇痛呼的Moment,委婉開口。


「我以前有起床氣。」



T1哥哥房間從未那麼熱鬧。


今天放假,原先打著睡到自然醒算盤的T1弟弟們,聽到自家教練大叫全嚇得睜開眼跳起來,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不管亂七八糟的頭髮和睡衣,急急忙忙往哥哥房間衝去。


半掩的門扉抵擋不住混亂現場,四個孩子呆傻原地。


還真發生不得了的大事。



李相赫頭有點痛。


當事人一緊抿雙唇不發一語,渾身散發冷冽,警戒地打量陌生環境。


當事人二仍舊毫無形象坐在地上,對上外表熟悉、眼神卻滿溢凜冽敵意的少年,渾身打了個哆嗦。


門外猶如四座雕像定在那裡的隊友。


李相赫扶額,「去客廳吧。」



17歲李相赫坐在沙發上晃著腿,有一口沒一口吸著瓶裝果汁。


後天要出發美國,沉浸在單排中虐殺對手的李相赫完全不理會背後對他喊著別玩了去收行李不然早點睡的蔡光針,和旁邊架住ADC不讓他爆衝、對上單怒吼的輔助:「冷靜,他是小孩,你冷靜;鄭彥永別在那笑!快去找正均哥或性雄來啊!」


接到求救訊號而來的金正均,半哄半勸著才讓李相赫關掉電腦,跟在他身後回房。



「你看看要帶什麼私人物品,其他東西性雄會幫你準備,快睡吧。」


房門關上之前,隱約傳來對話。


「這小孩性格真不可愛。」


「不可愛一部份還不是你寵的。」



不情不願被趕上床的李相赫抱著被子想像他的第一次世界大賽,會遇到什麼樣的對手、會出現什麼樣的對局、會玩到什麼樣的英雄,帶著隱隱期待和興奮緩緩睡去。


然而卻有人吵他睡覺,起床氣特重的李相赫想也沒想、隨手抓起枕頭丟過去,帶著殺氣睜開眼睛。


成了現在局面。



果汁已經喝完,17歲李相赫看著那頭進行討論的人們,視線一個轉過一個,最終定睛。


那是未來的他嗎?


跟自己長的一模一樣、卻很有領導氣息—耐心聽別人發言再給予回應,其他人看起來也很聽從他的話。



那是未來的自己嗎?


自己未來…成為這樣的人了嗎?


17歲李相赫突然有點茫然,他不知道為什麼。


瞧見他們似乎結束對話、正往這邊走來,連忙收起不安,進入戒備狀態。



六個人圍著一個人,唯一坐著的人倔強與他們對視,縱使看上去處於弱勢,眼神毫無懼怕。


17歲的李相赫無所畏懼。


站著的李相赫斟酌著開口。「我是26歲的李相赫,這裡是T1、也就是SKT宿舍。我們不知道你為什麼出現,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回去,甚至能不能回去,所以這段時間要先請你待在這裡,可以嗎?」


無論何時,李相赫都是勇往直前、直接面對任何事情,不逃避,不畏縮。


李相赫相信自己。



17歲李相赫緊盯著在場唯獨認識的「自己」,無聲點了點頭。


26歲李相赫微笑。「這是我的隊友和教練。」指指身後的人,後者略顯僵硬向他打了招呼。


接著雙方又陷入沉默。



「相赫…」一高一低目光同時望過來,Moment頓了一下,「大的…」


李珉炯噗哧笑出。


Moment不理他,「我們今天要去拍廣告吧?」被指名的李相赫點點頭,他沒忘記。



「差不多要出發了,」李相赫離開現場後,Moment轉向其他四人。


「你們好好陪這位相赫,」對17歲李相赫笑笑,又回過來壓低聲音接續,「我會打電話請他先回來,你們撐到那時候吧!」


拍拍李珉炯的肩膀,對著石化的四人做了個「加油」嘴型。



待他們出門,客廳五人你看我我看你,空氣中瀰漫尷尬氣息。


17歲的李相赫不擅長與人交際,只要一台電腦足以滿足他的世界,隊上哥哥大都嘴巴唸唸、實際包容他寵著他,由李相赫開口主導的情況可說未曾有過。


然而對面那四位正襟危坐、好似等待上司發號司令的部屬,又讓他覺得不開口不行。


剛剛明明面對未來的自己不是這個樣子,17歲李相赫撇撇嘴。



「你們…」李相赫語氣遲疑,他真的非常不擅長做這種事。「叫什麼名字?」


幸好這些人不用連回答都要他催。


「文炫竣、Oner,打野。」


「Gumayushi、李珉炯,ADC。」瞧見年輕的相赫哥似乎嫌他名字難唸地皺了皺鼻,李珉炯樂了。


「Keria、柳岷析,輔助。」


「崔祐齊、Zeus,上單。」被加問年紀,崔祐齊有些驚訝地回答剛滿18。



李相赫微微詫異,18歲的小孩跟自己在同隊?雖然自己進聯盟時也才17,可隊上最大哥哥僅跟他相差5歲,而現在的他竟然跟小自己8年的孩子當隊友?


李相赫忽然有了一種自己真的打了很久很久的實感。


同時伴隨些許失落,雖然清楚職業賽場可能性不大、事實也明擺眼前,然而李相赫心裡仍有一點點希冀—


有人能陪著自己到現在。


不知道發現自己不見的哥哥們會是什麼反應。


李相赫搖頭,彷彿想從腦袋甩掉這脆弱情感。



又回到最初的安靜。


李相赫留下一句「我去房間。」不等他們回應起身離去。


以至於李相赫錯過四道擔憂目光。



比及相較現在更為清瘦單薄的身影消失於視線範圍,李珉炯等人從肺部深處吐出一口氣。


「17歲的相赫哥壓迫感那麼大的嗎…」崔祐齊癱在沙發,明明才說兩句話,汗已沾濕衣領。


整件事情太過離奇,由於不清楚是否會對過去未來造成什麼影響,剛剛討論時T1成員達成共識,盡可能不對17歲李相赫透露太多現在的事—


他們不能讓「李相赫」遭遇任何一絲絲風險。


好在17歲的李相赫不是什麼好奇小孩。



相反,相赫哥以前,那麼…倔的嗎?


文炫竣心中升起一股莫名情緒。


「剛開始,感覺會很難接近。」


春季介紹片中文炫竣提到對於李相赫的印象,然而這僅指作為「第一眼」的評語。


不過相處短短時間,文炫竣清楚感受到隊內大哥照顧、關心他們的程度,並不一定每次噓寒問暖,也許記下每個人愛吃的食物,也許遊戲上提出不一樣見解,也許比賽前幫助他們放鬆心情。


李相赫用自己的方式,讓弟弟們知道隨時可以放心依賴他。



可眼前這位17歲李相赫,如同小刺蝟,清楚劃清自己的界限,誰靠過來針就豎起,隨時準備攻擊。


初生之犢不畏虎,更何況本身就是虎。


李相赫眼中只有勝利,唯有贏是他的信條。


李相赫不必依賴別人,親用雙手開創道路。



26歲李相赫同樣對拿下勝利有著執著,同樣對自己表現追求完美。


文炫竣知道17歲是李相赫傳奇的開始。


而17歲的相赫哥,倔的讓文炫竣心疼、傲的讓文炫竣揪心。



「相赫哥今天廣告拍到什麼時候?」


「可能下午或晚上了。」


「教練說會請他早點回來吧。」


「但是再早也得過中午…」


02後們面面相覷。


「我記得教練那邊有幾個小號,問問看相赫哥玩不玩?」



房內是與外面相似又異同的糾結。


李相赫覺得自己有點兒不像自己。


少年進入職業賽場的理由很簡單。


韓服第一,戰隊邀請,挑戰更強。


一切順理成章,出道戰即成歷史的塔下單殺,凌厲絢麗地宣告世人李相赫到來。


李相赫享受贏的感覺,同時某種方面認為這是他回報的方式。



是的,回報。


現實中他不擅長與人互動,可李相赫也是有血有肉之人,隊伍哥哥們對他寵愛關照,李相赫深能感受。


言語無法的話,那就用成績吧。


小孩固執並且堅定實踐著,李相赫不允許自己展現軟弱,哪怕只有一丁點,哪怕只有17歲。



可一覺醒來身處大家都認識他、他卻一個也不認識的環境。


理應熟悉的地方,李相赫卻成最陌生的人。


尤其看到「九年後的自己」,17歲李相赫心中充滿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李相赫隱約明白那幾個小孩—或許以他現在不能稱對方小孩—除了不太知道怎麼跟自己相處外,似乎也不想跟他說太多關於他們的事。


與其說是排斥,倒像出於保護?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李相赫拍拍臉頰。


他從不認為他回不去,李相赫的旅途才正準備開始,他怎麼可能不回去?


初露鋒芒的少年很快調整好心態,環顧起所在房間。



雙人房,跟他的時空一樣。


李相赫想起一開始被他攻擊的人,竟然是教練嗎?那麼容易受到驚嚇,他的未來是不是有點危險?


少年完全忽略,兩個一樣的人出現一個地方,豈非一件可以一語帶過的小事。


轉向屬於自己的空間,一張床舖、一套桌椅,一個吸引少年目光的書櫃。


慢慢踱步櫃子前,人類學、社會學、心理學…



17歲李相赫不由自主拿起一本,彷彿有隻比他更顯白皙修長的手交疊手背、帶領他翻閱。


為什麼,未來的自己要看這類型的書?


為什麼,身為職業選手的自己要…


倏然,有人敲破他的思緒。



李珉炯成為邀請李相赫的人,被迫地。


咬牙不去看小夥伴們祝你好運的神情,李珉炯拍拍李相赫房門。「相赫哥,你在嗎?」


沒多久身體在門後、只肯露出半張臉的李相赫警惕看著他。


縱使李珉炯社牛buff在身,面對如此判若兩人的李相赫,李珉炯說話變得小心翼翼。


「相赫哥要打一局嗎?」



釣魚用魚餌,釣李相赫只需一句來一局嗎。


李珉炯口中來一局對手並非四人之一,而是給李相赫一個宗師帳號,讓他體驗九年後韓服。


腦中千頭萬緒的李相赫正好需要抒發,他沒有問他們玩不玩,自顧自落座,稍稍研究一下現在的介面及技能等等,開始匹配、選取英雄、點擊天賦。


遊戲開始,他即為王,



李珉炯等人也不介意,各自拉來椅子坐到少年身後,能夠親眼觀看17歲李相赫玩遊戲,此刻是上天賜予他們唯一機會。


越看越心驚。


純粹的強大。


對比26歲李相赫擁有絕佳團隊意識,透過邊線支援、與隊友間默契十足團戰搭配贏得一場場勝利。


17歲李相赫單刀直入。



凌厲的攻擊、刁鑽的角度,不給對手任何機會,李相赫靠一己之力,迅速打穿中路滾起雪球,縱使對面選擇後期陣容,僅憑李相赫技術碾壓,根本看不到半點希望,早早投降。


一個小時三把,把把如此。


李珉炯甚至聽到李相赫小聲碎念這遊戲怎麼會越做越弱。



虐殺三局的李相赫心情恢復許多,半轉過身想看看哥哥們在幹嘛,四張崇拜、驚嘆、興奮、呆愣集合而成的不熟悉面龐映入眼簾。


瞬間意識到這裡沒有自己要找的人。


剛剛獲勝的喜悅頓時消滅,李相赫嘴巴抿成了一條線。


「你們很怕我?」



憶起26歲李相赫介紹隊友面帶笑容,再聯想到房內擺滿書櫃的書籍。


雖說時間有可能改變很多東西,可李相赫了解自己,遇到問題去學習、去思考、去解決。


李相赫一貫作風。


心理學書籍數量最多,未來的自己遇到心理上的問題了嗎?但看他和這群隊友的相處似乎又與自己想法有出入。


李相赫疑惑了,問句不自覺脫口而出。



「怎麼會呢?」文炫竣苦笑。


17歲的李相赫是什麼人?對於T1小將們而言,「傳聞中的人」。


17歲的李相赫是他們離鄉背井、賭上人生的理由。


17歲的李相赫是他們忍受枯燥訓練、爭取榮耀的動力。


17歲的李相赫耀眼得彷彿會灼傷眼,可誰人能不仰望他呢?


每位立志成為電競選手的韓國少年,內心深處都有一個「17歲的李相赫」。



「未來的我是什麼樣的人?」


「強大的人。」


李相赫白他們一眼,顯然覺得是個無趣答案。


看到年輕的相赫哥終於有點人性感覺的弟弟們倒顯得很開心。



不僅一戰成名天下知,更把國家舞台升級成了世界矚目賽區。


唯獨李相赫能做到如此。


他們是虔誠追光者,走在李相赫開闢的道路,一點一滴增添自己羽翼力量,嚮往更接近那顆璀璨之星。



待李珉炯等人站上同座舞台,李相赫已矗立過巔峰、墜落過谷底。


2016金正均曾言「我們SKT T1就算有低潮,也不會有沒落。」


不知道是這句話成了李相赫寫照,亦或李相赫詮釋了這句話。


李相赫對峙過絕望,卻仍敢堵命運的槍。



「相赫哥說,努力的人永遠贏不了享受比賽的人。」柳岷析開口。


享受嗎?李相赫點點頭,頗能認同說出這話的自己。


享受來自熱愛,熱愛讓自己打了九年職業。


正當李相赫準備繼續享受虐菜樂趣,大門傳來鑰匙轉動的聲響吸引全部人注意。



裴性雄今天跟著Polt參加會議,一通電話改變原先行程。


透過電話都可以清楚感受Moment幾乎哭出來的聲音。「你先回去吧,現在只有你有辦法了,拜託啊。」


結束通話的裴性雄滿頭霧水,如實轉告Polt,後者爽快地讓他先回宿舍。


「岷析?炫竣?你們在...」話語未完,裴性雄怔愣當場。


自家小孩們平安聚在一塊,然而讓他無法說出字句的,是中間那位穿越遙遠記憶重疊的人。



李相赫一瞬瞳孔緊縮。


以為出現第二個來自同樣時空的夥伴,可對方準確叫出本應不認識的名字、自己身旁這些人喊他「Bengi教練」,李相赫如墜冰窖,強忍住全身顫抖,咬緊牙關。


又是一個熟悉的陌生人,17歲李相赫宛如受傷小獸,硬逼自己直視裴性雄走來。



裴性雄雙眼離不開李相赫。


明顯稚氣未脫的少年,裴性雄卻毫無半點疑問或懷疑眼前真實。


李相赫身上總會發生奇蹟。



相處多年李相赫每個表情裴性雄皆瞭若指掌,這小孩又在偽裝。


朝孩子們使使眼色、後者會意陸續離開,一下少了大半人的空間,比之前更加清冷。


餘下兩人分明千言萬語,一個不知開口、一個不願開口。



史上唯一三冠打野,裴性雄離了李相赫,兜兜轉轉,又回到李相赫身邊。


同和李相赫處一支隊伍,隊友跟教練意義截然兩者。


夜深人靜,房內唯一光源來自電腦覆盤影片,閃閃爍爍映照裴性雄臉龐。



裴性雄目不轉睛,遊戲內T1 Faker完美運營戰術、適時幫助隊友,合力收穫戰果。


因勝利開心的李相赫與以往並無不同,可偶爾、很偶爾,裴性雄不自禁想從成熟的李相赫身上,找尋當年那個衝鋒陷陣、單人殺通中路直抵對方溫泉的身影。


曾經最鋒利的矛,如今磨成最堅實的盾。


為了勝利。



「吃點東西嗎?」裴性雄聲音劃開寂靜,寵著李相赫早已成改不掉的習慣。


「你在做教練?」


「是的。」


李相赫想問Kkoma教練呢?彥永哥、光針哥、政賢哥呢?


「Kkoma教練他們都很好。」深諳李相赫不過裴性雄。


只是不在我們身邊。



想了想接續道,「你也很好。」


一支隊伍九個年頭,裴性雄堅信不會再有第二個李相赫。


只要李相赫身披紅黑隊衣,儘管寒冬再嚴長,黑玫瑰終將綻放。


世界那麼大還是遇見你。


最好的李相赫。



裴性雄終究帶小孩回了房間,懂得如何讓李相赫放鬆做自己,沒過多久,從來到這裡第一次放下戒心的17歲李相赫會在對話回他一兩句,再不多時,17歲李相赫在裴性雄沉穩嗓音之中緩緩閉上眼睛。


待李相赫再醒來,房內已然換了人。


「起了?」李相赫抬頭,未來的自己正坐一旁看書。


「吃點東西吧。」26歲李相赫闔上書本,拿過簡單食物,讓過去的自己靠在身上,垂眸望著小口吃著麵包的人。



以前自己的性格不太討喜啊,Kkoma教練他們當時吃盡苦頭了吧。


26歲李相赫不由得想笑,回想剛回來時弟弟們看到他彷若見到救星、朝他飛奔過來的模樣,笑容加深。


過去的自己有那麼可怕?



「你成功了嗎?」


嘴角黏著些許麵包屑,17歲李相赫總算相符該歲數應有的稚嫩。


興許懷有同樣憂慮,裴性雄並沒有告訴李相赫比賽或隊伍相關訊息,更多的是跟他分享生活大小事、住的城市發生什麼變化。



未來的李相赫沉靜、穩重、可靠、安心,這些不用透過他人描述,過去的李相赫也能夠清晰感受。


這樣的你、這樣的我。


成功了嗎?


成功贏取勝利、成功獲得信任、成功融合隊伍了嗎?



「成功失敗無非結果論,」17歲李相赫聽到未來的自己淡淡回答。


LOL三冠王、英雄聯盟代名詞、S賽正賽出場次數最多、LCK十座獎盃擁有者、首位千殺兩千殺紀錄...李相赫頭銜多不勝數。


以結果而言,李相赫無疑是成功的,甚至遙不可及的成功。



「勝利最重要,但還有其他東西可以珍惜。」


為他清除殘屑,26歲李相赫靜望著17歲李相赫逐漸透明消失的身影,波瀾不驚。


「享受吧,屬於你的遊戲。」



李相赫彷彿做了很長很長的夢。


慢慢睜開眼,思緒還很遠。


門外悉悉窣窣。



「做好準備了嗎?」


「上上次被砸,上次被咬,你猜猜他這次會做什麼?」


「好了,上吧!」


結果開門見已經坐起身的他,哥哥們大驚失色直嚷。


「天啊竟然自己起來了?!快點叫正均哥來看相赫是不是不舒服啊!?」



李相赫原本照樣不想理會,然而腦海閃過一個聲音,好像有人對他說過珍惜...其他東西...


李相赫下意識地看向亂做一團的眾人,伸了個懶腰。


瞥到牆壁日曆紅筆圈起的數字,露出勢在必得小虎牙。


明天,李相赫就要啟程,享受挑戰世界冠軍的樂趣。



2013年,一位17歲少年在韓國最頂級電競舞台按下他的第一個鍵,一個賽季後,全世界掀起一陣名為Faker的旋風。


席捲至今。

hide on light
今年的faker day !!...

今年的faker day !!!

今年的faker day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