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ky

62.9万浏览    17678参与
烂酒废格

是描改(!)

真就两个号稳定发挥💔

没粮了自己产💔

是描改(!)

真就两个号稳定发挥💔

没粮了自己产💔

hiyori

我最低级♪♫ 

肝ff让光崽错失彩虹斗篷(›´ω`‹ )虽然不穿但光崽不能没有(›´ω`‹ )

我最低级♪♫ 

肝ff让光崽错失彩虹斗篷(›´ω`‹ )虽然不穿但光崽不能没有(›´ω`‹ )

日落不会画画(备战高考不定期诈尸)

摸一下,需要的可自取

(可恶画到一半发现画布建小了,焯)

摸一下,需要的可自取

(可恶画到一半发现画布建小了,焯)

纭纭兔

【12月5日】【光遇oc卡斯生贺】

✨🦋Happy Birthday🦋✨

安德鲁斯:祝我家的卡斯小傻瓜生日快乐!!虽然你老是跟我顶嘴还经常欺负别人,吃的还多别人也打不过你,咳咳,总之就是希望你一直都是这么快快乐乐的!我们的小太阳!


—————————————————————

其他两个孩子们对卡斯的祝福:

白:卡斯哥生日快乐!但就是把我的那份蛋糕还给我!我不需要你帮我吃!💢

克莱斯:我没什么要说的,硬要说就是你最好活久一点。(安德鲁斯:要说生日祝福,猪宝)咳咳,生日快乐。

【12月5日】【光遇oc卡斯生贺】

✨🦋Happy Birthday🦋✨

安德鲁斯:祝我家的卡斯小傻瓜生日快乐!!虽然你老是跟我顶嘴还经常欺负别人,吃的还多别人也打不过你,咳咳,总之就是希望你一直都是这么快快乐乐的!我们的小太阳!


—————————————————————

其他两个孩子们对卡斯的祝福:

白:卡斯哥生日快乐!但就是把我的那份蛋糕还给我!我不需要你帮我吃!💢

克莱斯:我没什么要说的,硬要说就是你最好活久一点。(安德鲁斯:要说生日祝福,猪宝)咳咳,生日快乐。

欺

all龙.r

是all龙图片,可以尝试去链接看或者进群

812876562

可以代入任何角色一

😇🙂😉🥲🤓 😎🤨

是all龙图片,可以尝试去链接看或者进群

812876562

可以代入任何角色一

😇🙂😉🥲🤓 😎🤨

南山不会落梅花

“搓搓小手,准备过冬,你不来也没关系,我衣服有兜~”

“搓搓小手,准备过冬,你不来也没关系,我衣服有兜~”

星空下的雨夜

今天晚上玩光遇,时间快到了,打算跑完暮土就去云野玩一会儿。

点亮了几个小黑,发现其中两个是菇菇和卡卡。

他们两个突然用光语吵起来了。过了一会儿后。菇菇生气了,而卡卡一直在安慰他。(磕到了)

ps:当然,我并没有跟他们坐在椅子上聊天。看他们的行为而猜测的。

今天晚上玩光遇,时间快到了,打算跑完暮土就去云野玩一会儿。

点亮了几个小黑,发现其中两个是菇菇和卡卡。

他们两个突然用光语吵起来了。过了一会儿后。菇菇生气了,而卡卡一直在安慰他。(磕到了)

ps:当然,我并没有跟他们坐在椅子上聊天。看他们的行为而猜测的。

相赫小蘑菇

有恃无恐 29

现背&私设

 打起来!打起来!打起来!今天是保护哥哥的李民衡(*≧ω≦)

-------------------------分割线------------

“那个………结束了呢………”

看到水晶爆破的瞬间,训练室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李相赫轻声说道,极力按耐着情绪,语气却还是逃脱出几丝颤抖。

而坐在后面的金教练在看到比赛结束的那一刻,留下一声冷哼便起身离开了训练室。

“哥……”

李民衡摘下耳机朝李相赫望去,而那人只是沉默不语地望着电脑屏幕,右肘随意地搁在蜷起的右腿上,大拇指抵着下嘴唇,指甲硬生生地嵌进了唇缝。李民衡看不太清他哥眼里的情绪,但时不时扑扇的睫毛仿佛沾了...

现背&私设

 打起来!打起来!打起来!今天是保护哥哥的李民衡(*≧ω≦)

-------------------------分割线------------

“那个………结束了呢………”

看到水晶爆破的瞬间,训练室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李相赫轻声说道,极力按耐着情绪,语气却还是逃脱出几丝颤抖。

而坐在后面的金教练在看到比赛结束的那一刻,留下一声冷哼便起身离开了训练室。

“哥……”

李民衡摘下耳机朝李相赫望去,而那人只是沉默不语地望着电脑屏幕,右肘随意地搁在蜷起的右腿上,大拇指抵着下嘴唇,指甲硬生生地嵌进了唇缝。李民衡看不太清他哥眼里的情绪,但时不时扑扇的睫毛仿佛沾了些水汽,显得有些沉重,没有被大拇指扼住的上嘴唇有几丝微不可察的抽搐,狭长的眼睛如今无神地盯着前方,不似笑起来时灵动可爱,眼角泛起了些许微红,这些都印证了李相赫的内心并不似表现那般平静,怎么可能不难过呢,虽然早有预料,但只要一丝曙光,谁都想抱着侥幸心理殊死一搏。

“哥……”李民衡坐着电竞椅滑到李相赫旁边,抓着他哥椅子的扶手轻轻转了转,倾身靠近,强硬的气场拉回了李相赫的神思。李相赫迷茫地微微抬眸,彷徨失措的目光被迫与李民衡的平行。

“哥,游戏结束了,去吃晚饭吧……”李民衡温柔地说道,他虽然无法自信地说出自己对LOL的热爱比李相赫更胜一筹,但是只要是比赛,谁不想打好打赢呢,所以输了比赛,难过与不甘是在所难免的,他说不出“哥,你别难过”这种话,他只能提醒他哥记得吃晚饭,虽然输掉了比赛,输掉了去世界赛的门票,但是时间还在一如既往地走针,生活还要勇往直前地继续。

李民衡自然了解李相赫有着不屈的意志,可是当看到他哥这一刻转瞬即逝的脆弱时,还是心疼地忍不住去安慰,比赛的胜利和李相赫的健康,他都想要,如今他暂时失去了胜利,他现在只希望他哥健健康康的,能够好好的,直到明年的春天。

“哥,走吧。”李民衡起身,向李相赫伸出手。可是李相赫还没做出回应,便被李民衡牵起了身,“等,等一下啊,民衡,我,拖鞋。”李民衡俯视着他哥手忙脚乱的模样,忍俊不禁,明明可以一把甩开他的,当下却着急得话不成句,外人都看到大魔王的冷傲孤高,如今这副可爱又温柔的模样让人见了,怕是会更喜欢得紧了。李民衡耐心地等着李相赫穿好拖鞋,然后揽着人的肩膀朝训练室外走去。

没走几步,李民衡便感觉到揽着的人停下来脚步,于是微微扭头看向李相赫,“哥有什么东西忘——”话还没说完便听到李相赫疑惑了问了声“彰东?”听到这个名字,李民衡神色瞬间沉了几分,下意识地紧了紧揽着李相赫的手臂,扭头望向身后的不速之客,眼神扫过金彰东圈着李相赫右腕的手,微不可闻地“啧”了一声,然后将带着极不耐烦与愠色的目光巡回到的金彰东的面容,仿佛在给这位煞风景的朋友暗暗警告。

“哥……”

金彰东低沉而富有磁性的一声呼唤,狡黠地透着些委屈和撒娇。放在前几星期,李相赫一定会回身给予金彰东安慰,李民衡很早就极度困惑于他哥对金彰东的重视和欣赏,但说到底,天赋这种东西并不是他金彰东独有的,而比他金彰东努力的人更是数不胜数,金彰东从一个籍籍无名之人迅速声名鹊起,李民衡能很肯定的说,一半的功劳来自他哥在采访中对这个人的多次提及与不吝夸赞。

小孩子争宠的理由总是那么坦率直接,但李民衡并没有那么小气,他只是看不惯这个人始终带着目的,虽然这几周的反常不知原因,所幸他哥最近胶着于赛事无暇顾及,不过李民衡看得清清楚楚,金彰东对李相赫渐渐有了似有若无的疏离。

所以,本该去找文友赞的金彰东,为什么现在拉着他哥的手在这里卖惨?

“彰东?”李相赫的目光太过坦诚,让金彰东心虚地瞥向了别处,最后又下定决心似的看向李相赫,轻声说道:“哥,你别难过。 

李相赫轻轻“嗯”了一声,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手腕从金彰东的束缚中抽离,然后抬手拍拍金彰东因为沮丧而微微低垂的脑袋,温柔地安慰道:“这一年,辛苦了,彰东。”听到这里,金彰东微微睁大了眼睛,惊讶地抬眸看向李相赫,只见那人莞尔一笑,月牙般的笑眼灿若星辰,俏皮的虎牙若隐若现,分明时至深秋,却让金彰东仿佛置身初春,微凉中带着暖意,让他无处可逃。

“啊哥,你偏心,我明明也很努力诶。”李民衡突然抱怨道,故意一边嘟着嘴一边抓着李相赫的手臂晃了晃,实打实的撒娇模样,让李相赫不得已扭头将注意转向李民衡,窘迫地“哦——”了一声,倏尔抿了抿薄唇,压住了上扬的嘴角。

忽然,李相赫感受到口袋里的震动,于是拿出手机,来电显示是李在宛。

“呀李相赫啊,半小时前就开始给你消息,一条都不回呢,还以为你悲痛欲绝到把手机砸了呢!”电话一接通,李在宛的一连串吐槽声就迫不及待地窜了出来。

“诶相赫怎么会舍得摔自己的手机呢,很贵的诶。”李相赫听到了朴义真的声音,以最老实的态度作出最薄弱的反驳,以及金河那天真的笑声。

“哦。所以有何贵干,李在宛。”李相赫冷淡地回复道,眼里却是难以遮掩的笑意。

“诶以西,赶紧下来吧李相赫,吃饭去了,为了等你打完比赛,快饿死我了诶。”李在宛骂骂咧咧地说道。李相赫压着上扬的嘴角,刚想说些什么,便听到熟悉又温柔的声音对他说:“哥,慢慢来,我们在楼下等你,不着急的。”金河那的这句满含包容与宠溺的话,让李相赫不得已将已到嘴边的回怼李在宛的挑衅话强行咽回去,最后弱弱地吐了个“嗷”字,而朴义真也在电话那头迫不及待地呼唤着:“快来吧相赫,快来吧~”

李相赫挂了电话,刚想开口,李民衡便温柔地推推李相赫过于单薄的背脊,“去吧哥,如果你给我带夜宵我就原谅你。”说完还臭美地朝他哥做了个wink,看到他哥被他逗得瘪着嘴强忍笑意,于是又一副大爷模样地挥挥手,催促着李相赫快走。

“那民衡,彰东,再见。”

待李相赫走进电梯,消失在走廊,李民衡的脸色倏尔阴冷下来,“彰东哥,进来说吧。”李民衡推开训练室旁的临时会议室的玻璃门,径直地走到落地窗前,然后回身漫不经心地靠在窗上,环抱着双臂,直勾勾地盯着跟到落地窗前的金彰东,沉声说道:“彰东哥,你很幸运,我哥教了你很多,我挺羡慕你的,” 

在李民衡开口前,金彰东一直安静地注视着大厅门口伫立的那三个人,一个身型圆润,一个则相较匀称,两人指手画脚地在说些什么,而还有一个,他在李相赫的寝室撞见过,高瘦帅气,正天真烂漫地笑着,就像萨摩耶一般惹人喜爱。听到李民衡说话,才收回目光,转头便对上了李民衡目光灼灼的桃花眼,明明笑意盈盈,却带着耐人寻味的攻击性。

“彰东哥现在功成名就了,夏季赛的solo king,T1的黎明,可喜可贺,你现在没有让我哥失望。”

“我很感谢相赫哥对我的照顾。”金彰东避开李民衡带着探索性质的目光,垂眸望向楼下。

“嗯,我也很感谢彰东哥,但如果彰东哥对我哥能更纯粹一些,我会更感谢你,”李民衡说着,微微偏头注视着楼下的情景,看到那个高瘦的身影突然抬起双臂兴奋地朝大厅挥了挥,笑靥如花,嘴里应该喊着“相赫哥”吧,身型匀称的人也抬手挥了挥,笑得憨然,而那个身型圆润人本背着大厅正在通话,听到动静后便也转身看向大厅,最终,从大厅走出一个清瘦且过度熟悉的身影,是李相赫啊。那个高瘦的身影迫不及待地粘到李相赫身边,李相赫咧嘴笑着,抬手使坏地薅了薅,而被欺负地人微微低头,乖巧又配合。身型圆润的人用大拇指比了比,好像说了写什么,于是四个人有说有笑地走向了临时停在花坛边的奔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在交集之内相安无事,在交集之外各自安好。”李民衡收回目光,好整以暇地看向金彰东,侃侃说道:“彰东哥,那个女主播姐姐,不会是你之前在直播时提到的那个女人吧?”

确实,前一段时间,金彰东在直播时给粉丝们讲过自己在下班的路上偶遇一个扭伤脚腕的女人并施以举手之劳,后再次相遇女人辨认出自己并留下联系方式想给予馈赠的纪实小故事。

见金彰东猛地转头瞪着他,李民衡当下就应证了自己的猜想,于是轻笑了一声道:“Relax~彰东哥,俱乐部又没有明文规定不能谈恋爱,但是吧,”李民衡直起身,神色由散漫倏然变为严肃,“作为后辈想提醒一下彰东哥,不要因此耽误了事业,毕竟你的竞技状态会耽误的可不只你自己一个人,希望彰东哥以后,也不会让我哥失望。”

李民衡说完,重重地拍了拍金彰东的左肩,便离开了临时会议室,只留下金彰东一人惘然地站在窗边,依旧望着那个只有陌生的工作人员进进出出的大厅入口。 

所以,移情别恋的人,即使是被迫,也还是会如此痛苦吗?

金彰东抬起右拳猛地挥向玻璃,却还是在触碰的那一刻停顿撤离,他不敢打破这层隔阂,只是缓缓张开手掌,轻轻附在了玻璃窗上,即使透过隔阂依旧清晰可见,但终究无法触及了……

TBC

我尊重事实金彰东有女朋友的事实(*☻-☻*)

我尊重guma小太阳对壳壳直呼其名式的支持“李相赫!李相赫!”

E

12.04

打卡景点

[图片]

蝴蝶仙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图片]

[图片]

和好友抢南瓜(她没抢过我哈哈哈哈)

[图片]

cos果粒橙

[图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2.04

打卡景点

蝴蝶仙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和好友抢南瓜(她没抢过我哈哈哈哈)

cos果粒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乖乖老小孩

穿越到光遇以后的咸鱼生活16

    引蝶人沉默良久,在回忆着什么似的感叹道:“我的继光者光熙,也说过这样的话。”


    在空中王国里,每个先祖都掌握着自身独有的技艺,而习得先祖本领的光之子,并被喜爱的他们,会得到先祖任意赠送的一件先祖身上的物品,可以是斗篷、面具、衣服、饰品、发型、工具、乐器。而只有继光者,才能得到一个先祖的全套物品。


    继光者,是继承先祖所有本领的继承人,甚至在未来的某一天会继承先祖的称呼、名字、职责,成为代替先祖的存在。一般来说,一位先祖只会选择一名继光者,一个光...

    引蝶人沉默良久,在回忆着什么似的感叹道:“我的继光者光熙,也说过这样的话。”


    在空中王国里,每个先祖都掌握着自身独有的技艺,而习得先祖本领的光之子,并被喜爱的他们,会得到先祖任意赠送的一件先祖身上的物品,可以是斗篷、面具、衣服、饰品、发型、工具、乐器。而只有继光者,才能得到一个先祖的全套物品。


    继光者,是继承先祖所有本领的继承人,甚至在未来的某一天会继承先祖的称呼、名字、职责,成为代替先祖的存在。一般来说,一位先祖只会选择一名继光者,一个光之子也只能选择成为一个先祖的继光者。


    先祖与继光者的关系无比亲密,不亚于伴侣和监护关系。而且这种关系要更为少见,在空中王国里,大部分先祖其实并不热衷于培养自己的继光者。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光熙是个聪明勇敢的孩子,很多都说他热烈的像光一样美好。”引蝶人静默的思考了一下,沉浸在回忆里。抚摸着我的头,指尖挽过额头的发丝。“但对我来说,光熙只是个调皮又胆怯的孩子罢了。”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引蝶人又喃喃自语的说道:“对无忧来说也一样吧。”


    “无忧?”我不由的轻声问道。


    “啊,我说出来了吗?光熙和无忧以前是很好的朋友,他们甚至…”引蝶人反应过来自己之前叫了无忧的名字,说着说着却突然沉默了。


    “…”我也沉默着,静静等引蝶人继续说下去。


    “但是后来发生了意外,光熙没能够回来,无忧他…为了带光熙回来,他很努力,但我觉得他有点过头了,光熙不会想看到无忧这样的。”引蝶絮絮叨叨的述说自己的担忧,然后悲伤的说道。


    “光熙不在,我得帮他看着点无忧。”


    我和小伙伴们一起来到了云中仙乡最右端的金塔,金塔背后的小火山里,是云野八人图的入口。


    我们进到里面,用在引蝶人那学到的引蝶技巧召唤来了蝴蝶打开大门。门后,是等待许久,微笑看着我们的无忧。


    我想起了引蝶人的话。


    “我之前走的急没问清楚,无忧有和你们说过他要去哪吗?”那时我们已经把带来的罐子都装满了蝴蝶,准备运到仓库去。


    “无忧说需要我们的帮助,在仙乡最右边的大门等我们。”小花抱着罐子回答道。


    “原来是那!我说我怎么找不到,我还以为那家伙不会去八人图浪费时间的,没想到他会找你们帮忙。”引蝶人撇了撇嘴,遗憾恼怒的想道。他没想到无忧还会想去八人图,无忧一个人根本进不了八人图,而无忧如果叫这么多人来云野帮忙开门的话他不可能察觉不到这件事。


    只有这些圣岛的小萌新,是合理出现不会被引蝶人联想到八人图的足够人数。


    “我们…是不是不该去?”我犹豫的问向引蝶人。


    “你们既然答应了就去吧,我和无忧的事与你们无关,是那个光崽子的问题。”引蝶人向前挥了挥手做驱赶动作,无奈的说道。“今天就放过他了,不过既然你们都要去了,帮我给无忧带个话。”


    “就告诉他,升降平台前的那个小房间里,有光熙以前种下的花。”说完,引蝶人就抱着一堆罐子坐上船。


    “那是一朵见人就开的花。”


    我们走到无忧面前告诉他这件事,告诉他说小房间里有光熙以前留下来的花。无忧的笑容松动,很快又弯起唇角,说知道了。


    一进到小房间,我就用目光巡视一圈,这个房间四四方方的很小,可以说是一目了然。所以我们很快略过那些小水母群,草地上的各种颜色的小花,瞩目着那朵与众不同的花。


    它绿色的茎要长出草地一大截,尖头圆身的叶子,仅此一朵低垂闭合着的花蕊。说实话,这种样子花在空中王国难得一见,光遇大部分花都只是贴在草地上五颜六色的小野花。


    “啊!是这一朵吗?”花花惊奇问道,慢慢向花朵走进。而花也随着他的走近猛地的盛开,热烈的展现自己的美。


    “哇!真漂亮。”


    无忧走向那朵花,可不知为何当无忧走到花面前时,花却突然闭上了。花花在花朵和无忧间左右望来望去,尴尬的笑道,“是不是人太多了?我们走远点。”说完就推着小伙伴往一边赶去。


    花还是没有盛开,低垂着花蕊。


    “无忧…”我有些担忧的说道。


    “怎么不开花了呢?不开花就不好看了啊。快开花呀!”花花着急的小声说道。


    “不,即便不盛开,我也觉得很美。”无忧轻轻摇头,单膝跪地,右手温柔的抚过花蕊,双眼虔诚的凝视着。


    花蕊微微颤动,像是在无忧手心蹭了蹭,缓缓抬起,缓缓的,微小的,努力的张开了花瓣,像含蓄害羞的恋人,半遮半掩地展露着自己的美好。


    “欸!怎么就开一点,加油啊小花苞!”花花在一旁看得着急。


    “这样就可以了。”无忧温柔缠绵地对着花蕊说道,突然他僵住了,双眼不自觉的睁大,看着花蕊愣愣的轻声重复道:“这样就可以了。”


    “我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阳光,其实我很懒喜欢把工作推给别人,还喜欢捉弄别人。我害怕比你想象中要多得多的事,总会躲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是一个胆小鬼。这样你也要喜欢我吗?”他的爱人其实没有其他人想象的那么自信,在无忧面前,光熙要小心翼翼的多。


    “我不会说话也很笨,工作沉闷又无趣,禁阁里的大家都不喜欢来我的工作区域。我经常让你不开心,总是做不到让你满意的反应。但是我喜欢你,喜欢你的一切,即便你不经常对我笑,总是喜欢捉弄我把工作推给我。


    我希望在你害怕时能拥抱你,我会努力成为你可以依赖的人,努力去适应你的所有恶作剧,我会找到你或者陪你一起躲起来。我想要喜欢你的一切包括你的不完美。你愿意接受这样的我吗?”可即便无忧这样喜欢着光熙,愿意接受光熙的全部,也同样自卑的担忧着对方不喜欢他。


    “这样就可以了。”不过光熙是最好的恋人,他从不过多犹豫,所以他坚定的确认道,驱逐了无忧所有的不确定。


     于是两人紧紧相拥。


     “说起来工作呢?”光熙突然抬起埋在无忧怀里的头问道。


     “工作的话我还是比较喜欢两个人一起,我想看到你。”无忧低着头看着光熙撒娇道。


     “哇!狡猾!”光熙大惊失色,挣开无忧双手画叉。


     “学你的。”无忧一个偷袭,又把人放回怀里,紧贴心口。


    即便我不盛开你也爱我吗?


    是的,即便你不盛开我也觉得你很美。


    即便我只能对你盛开一点点也爱我吗?


    是的,我知道你在努力,这样就可以了。


    无忧好像看到光熙坐在他面前,身前是半开的花蕊。他眯着眼睛对无忧笑道:看!惊喜。


     我又看到你了,虽然还是幻觉。



—————————————————————

啊哈!想不到吧我更新了。

感情小白如我写的感情可能暂时只有一见钟情了。如果不是一见钟情就不会写开头那种(*゚∀゚*)

无忧发型是禁阁单辫,光熙发型有什么想法吗?什么发型都行,虽然我用他但光之子都是无性生物。

给点评论嘛,好寂寞的撒。

雪子松

一点卡哇一和抱着印有龙骨婚纱照片的屑卡。

一点卡哇一和抱着印有龙骨婚纱照片的屑卡。

欺

卡龙.朋友(四)R

ooc私设预警

观看预警再决定要不要看哦

爱发电:陆霜

ooc私设预警

观看预警再决定要不要看哦

爱发电:陆霜

幺儿

自家光遇oc的一点小文(?)

我叫July ,也叫盛夏。是天空之国的一员。自从我进入的少年体(6-8翼)后就五十可做了,于是我就进入了“向导”的工作。不出意外,“向导”与我而言格外的好进。毕竟我是一个孤儿。

在幼年体的乐园里(0-5翼),我没有家人,于是我理所应当的被分配了一位启蒙老师。

她叫“Leamon ”,不过我一般叫她“L”或是“柠檬”。当我幼年体快结束是时候,Leamon不见了。后来Leamon的妹妹告诉我,Leamon参加了一场大战,没有回来。并且Leamon给我重新申请了一位老师,在她走之前。

没过多久,我的第二位老师到了。那天我刚好一个人出去了一趟。

因为我性格孤僻并不合群,没有...

我叫July ,也叫盛夏。是天空之国的一员。自从我进入的少年体(6-8翼)后就五十可做了,于是我就进入了“向导”的工作。不出意外,“向导”与我而言格外的好进。毕竟我是一个孤儿。

在幼年体的乐园里(0-5翼),我没有家人,于是我理所应当的被分配了一位启蒙老师。

她叫“Leamon ”,不过我一般叫她“L”或是“柠檬”。当我幼年体快结束是时候,Leamon不见了。后来Leamon的妹妹告诉我,Leamon参加了一场大战,没有回来。并且Leamon给我重新申请了一位老师,在她走之前。

没过多久,我的第二位老师到了。那天我刚好一个人出去了一趟。

因为我性格孤僻并不合群,没有人愿意和我玩,因此我出去的事也没有人知道。

我的老师找了我好久,直到我回来。

他告诉我,他叫Mini,也叫铭。

我的新老师也不过刚过成年期(9-11)的样子,很多事情都不熟悉,甚至都是我帮他完成的。

因此Mini总是感叹我不像幼年期,反而比他更像成年期。

是吗?也许吧。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

我现在是一名10翼向导。

本来按我当初一片空白的履历来说,总部应当会把我派遣到晨岛或是云野当向导。但也许是见我能力还算不错就把我扔到雨林暮土轮班。

在天空之国,各个地方都有不同的意义。

晨岛是生命的伊始。

云野是新生命过渡到2翼的地方,那里充满了鲜花与希望。

雨林是光之王国给新生命的挑战,一不小心心火就会熄灭。

霞谷是幼年体的乐园,是小孩长大的地方。当小孩成功成长到少年期就可以选择到底是继续留在霞谷长大或是去当向导、士兵,亦或是去寻找记忆中的家人。

暮土是充满了纷乱和战火的地方,那里的人们每天除了清理暗黑植物就是清扫冥龙。

禁阁...那是充满了死亡的地方,在伊甸死去的光之子会在禁阁留下墓碑。

伊甸啊..那是光之子最终宿命所归之处。充满了乱石、暗礁。

而我们“向导”该做的,就是在晨岛云野雨林指引着新生命去往霞谷。

至于之后的路,那就与我们无关了。

到了霞谷以后,就会有“老师”来照顾他们直到长大。

我抱臂立在雨林的第一扇大门前,回望着过去。

这是我在空余时间为数不多的爱好。

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影从远处急速撞到了我的身上,我一时不察居然被他撞倒在地。

“对不起!”小孩急忙从我的身上爬了起来了惴惴不安的站在旁边,活像一个犯了错被罚站反省的小朋友。

“没事,你走吧。”我站起来随意拍了拍身上的灰,又靠回了大门上。

“我真的非常抱歉!”小孩向我深深鞠了个躬,就往雨林里冲了。

说实话我并不是非常在意这个小插曲,因为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多次,反而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新生的光之子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吧,那个小孩又折了回来。全身上下都湿透了,俨然快变成了一个小黑。

他可怜兮兮的对我说:“向导姐姐,你可以帮帮我吗?”

我的本职工作就是平安的护送需要帮助的光之子到达下一个地方的交界处。

于是我就“嗯”了一声,先是帮助小孩把他的斗篷烘干,再撑开了伞将我们两人罩在伞下。

为了照顾新生光之子的行动速度,我没有直接带着他飞到终点,而是拉着他的手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途中,小孩的嘴总是停不下来。叽叽喳喳的吵的有些闹人。

一会和我说“向导姐姐我和你说,晨岛的老爷爷可好啦,还给了我一颗糖!”

一会又说“我好舍不得云野的那个大大的鱼...在它身上蹦啊蹦啊可好玩了!”

与之相关的说了很多,在我到达水母图停雨的亭子里的时候,他问我“向导姐姐你叫什么呀!”

“July.”我回答完,就燃烧了光之柱。

淅淅沥沥的雨声终于慢慢小了下来,这样就不会被雨水所侵蚀了。

但耳边那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突然住了嘴。

我有些许疑惑的看向他,正好对上了小孩看向我的眼睛。

“July姐姐,你是第一个愿意听我说这么多的人,也不会随意附和我什么。”小孩略站在我的前侧,发光生物在他身后渐渐浮起,阴暗的雨林里唯有这一小段路是充满了光的。此时的小孩向我灿烂一笑,他的身上好像散着光。

“以后我可以来找你玩吗?July姐姐。”小孩眼神熠熠的看着我。

我看着他,心底的一片旧的记忆仿佛被触动了。我想起了曾经的自己,那时的我也是用这种眼神看着乐园里的同伴,可是...

“好。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我叫Miki。不过,我没有另一个名字。”Miki看着我道。

我揉了揉他的脑袋,蹲在他的面前尽量让自己和他持平。

我说:“另一个名字都是由你的亲近的人给你取的,当然如果你想,也可以自己给自己取。”

Miki灿烂一笑抓着我的手语气真挚道:“那我要July姐姐帮我取!”

“那就叫你林星怎么样?”我看着Miki的眼睛,里面好像藏着星辰大海,“雨林的林,星光的星。”

Miki听了我的话,喃喃念了两声,笑着问我:“那July姐姐叫什么名字?”

“盛夏。”

……

我把Miki送到神庙去见了雨林(雨妈)。

雨林刚想从雨林的手中取过心火施加祝福的时候,Miki突然跑向了我。

“姐姐,你可不可以和我一起走。”Miki现在还小,连我都半个人都没有。于是他只能抱住了我的腿,眼巴巴的看着我。

雨林在远处默默的捏紧了她的锤子。

现在的小孩真欠揍听话。

雨林幽幽道“July——”

我看向雨林,又低头对着Miki道:“林星,你得先在‘乐园”长大一点,就可以来找我了。”

“好吧......”林星撅了噘嘴。

虽然答应了我,但却任然站在原地没动。

我叹了口气,无奈的将Miki抱在怀里,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抚。然后提步走向雨林。

我将Miki放在雨林面前,鞠躬道:“非常抱歉,Teth ,给您添麻烦了。”

Teth倒是大度的摆了摆手:“没事。”然后接过Miki手里的心火施加了祝福后换给了Miki。

她牵起Miki的手,正要走进交界处,又转头对我吩咐到“July你等我一下。”

我点了点头,站在原地等着Teth回来。






—————————————————————

我的世界观架构可能会掺杂很多私设。没有专门看过Sky官方的世界观。然后那些英语名字就将就着看(?)因为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英语贼垃。虽然但是这个能不能填完也另说。有一说一温柔长发yyds。如果真的有人催更的话我先事先说明,我是一个大鸽子,非常鸽,非常非常非常非常×N鸽。别想指望我定期更新。


在这里解释一下我世界观里的“翼”代表的年龄之类的。分为幼年期,少年期和成年期。成年期再往后就是死亡。只有先祖能够在伊甸反复重生。其他的光之崽种光之子是不能重生的。


光之子出生就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是关于亲人等到少年期的时候就可以自动回想起自己的父母和兄弟了。也可以凭着血脉找到自己的家人,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文中说“寻找记忆中的家人。”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亲人,比如我的身份就是一个孤儿。


暂时没想到补充的点。如果有人问我会回的。前提是有人看什你还想有人看想的太美了吧你。


噢耶终于码完了。累了。

这是我光遇oc。基本上不会改动了。只不过这张带斗篷的画的不太好。我专门画过一个结果发现没带啊啊啊啊啊。不过有一说一我真的好爱这种斗篷吸溜。





光遇代代可乐攻略(dai看合集)

 12.4日常任务

图1为今日季节蜡烛(云野)

图2为今日任务详解

图3为今日额外大蜡烛(云野雨林暮土)


今日任务:每日任务在遇境神坛石像领取

「向朋友招手」面向好友做招手动作

「收集青色光芒」进入云野后180°转身回晨岛,青光会从远处飞来

「收集30点烛光」

「重温先祖回忆」云野图一左边半球形小山包

日常吹波云云@网易云游戏,云云太厉害了呜呜,开网页就能玩游戏!各种渠道服任选!


 12.4日常任务

图1为今日季节蜡烛(云野)

图2为今日任务详解

图3为今日额外大蜡烛(云野雨林暮土)


今日任务:每日任务在遇境神坛石像领取

「向朋友招手」面向好友做招手动作

「收集青色光芒」进入云野后180°转身回晨岛,青光会从远处飞来

「收集30点烛光」

「重温先祖回忆」云野图一左边半球形小山包

日常吹波云云@网易云游戏,云云太厉害了呜呜,开网页就能玩游戏!各种渠道服任选!


Jooby

星不曾灭 灭的是阑珊灯火

星不曾灭 灭的是阑珊灯火

只是普通打杂怪罢了

17.宵禁之后...


17.宵禁之后

                                                                                

作者:我就很想画他们将要到浏览器之外

(不太清楚 goal to oob该怎么翻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