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ky 光遇

24.3万浏览    2888参与
Hash#

【Part.8】完结

吴水的朋友圈不算广,因为他是一个不善交际的人。但是无论你去询问哪一个与吴水熟识的人,问他们吴水的脾性,你都会得到相差无几的结论:脾气好,很少生气,待人宽容。

甚至有些过于宽容了。

比如现在。明明当时气得头昏脑胀,聚完餐回到家的吴水对着乔森的微信,半晌没有下去手删除。

反正删也是赌气,以后还是要加回来的,毕竟这点小事也不至于完全断交——吴水这么安慰自己。

一顿饭最后不欢而散,用餐时气氛凝重得堪比吃席。李百万简直是胆战心惊心力憔悴,心里止不住地埋怨乔森。

大骗子没有好下场!


其实到家之后吴水就没有很生气了。但是他很委屈,想让乔森付出代价,知道他也不是好惹的!

自己出钱......

吴水的朋友圈不算广,因为他是一个不善交际的人。但是无论你去询问哪一个与吴水熟识的人,问他们吴水的脾性,你都会得到相差无几的结论:脾气好,很少生气,待人宽容。

甚至有些过于宽容了。

比如现在。明明当时气得头昏脑胀,聚完餐回到家的吴水对着乔森的微信,半晌没有下去手删除。

反正删也是赌气,以后还是要加回来的,毕竟这点小事也不至于完全断交——吴水这么安慰自己。

一顿饭最后不欢而散,用餐时气氛凝重得堪比吃席。李百万简直是胆战心惊心力憔悴,心里止不住地埋怨乔森。

大骗子没有好下场!

 

其实到家之后吴水就没有很生气了。但是他很委屈,想让乔森付出代价,知道他也不是好惹的!

自己出钱给他买药,他竟然还骗人!

吴水本以为乔森到家后会有所表示,但是他捧着手机等到凌晨也没有收到乔森的消息。

吴水气哼哼地关上手机钻进被窝。

他决定,不理乔森了!

 

今天是不理乔森的第一天。

早上乔森给吴水发了微信。

乔森:哥哥,你起了吗,还在生气吗?

乔森:昨晚没给你发消息是怕你还在生气,现在还生气吗。

乔森:我可以解释的。

吴水心想,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要狡辩的!

乔森一番话勾得他心痒痒的,想马上质问他,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憋了半天还是没回话。

他要高贵,要冷艳。

那边乔森还在说:要不我带哥哥跑图吧,这样可以和我说句话吗。

乔森:不然哥哥一个人跑图太无聊了。

吴水瞪起自己的大眼睛,喊:"李百万!"

李百万狗腿地跑过来:"在!"

"过来陪我跑图!"

"啊?"

"啊什么啊!"吴水瞪他,"我可还没忘记,你也帮着他骗我来着!"

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吴水轻松获得了一个不情不愿的充电宝。

 

微信可以不回,游戏却不能阻止乔森传过来。

于是李百万被迫围观了一出"渣男"求原谅的戏码。

吴水在前面飞,乔森在后面追。

吴水对坐在他旁边的李百万说:"我飞得太快他会不会追不上啊?"

李百万:"……何必呢。"

"这样伤害他的自尊心啊。"

"那你赶快回他话啊。"

"我不。"

不回了,但是吴水也不飞了。

于是就变成了,一个大帅菇牵着一个小矮人在前面走,一个裤衩大帅骨在后面追。

小矮人李百万:"……你这样什么时候能跑完图啊。"

吴水:"你不懂。"

李百万:"我确实不懂。"

那边乔森还在茶言茶语:"哥哥,还在生气吗你?"

"都是我的错。"

"如果你想听的话我一会可以给你微信解释。"

钢铁直男李百万打了个哆嗦:"咦,他为什么要叫你哥哥。"

吴水用胳膊肘捅捅李百万:"你跟他说,他连裤子都没有,我不跟他玩。"

李百万咳嗽了两声:"我俩没有好友……"

吴水:"少跟我装,你俩没有好友他怎么遇上我的?"

李百万只好打字照做:吴水说你只穿裤衩子,有伤风化,不跟你玩。

吴水踢了李百万一脚:"你不要随意篡改我的话啊!"

那边乔森安静了一会:"知道了。"

然后建模消失了,应该是下线了。

吴水有点紧张:"我说话是不是有点过了啊?伤他自尊了吧?"

李百万倒是不甚在意:"你也太小瞧他了吧,他肯定是想办法去了。"

 

第二天,吴水没有跑图的心思,坐在云野胡思乱想。

乔森突然传了过来。

是阿努比斯棉裤蝙蝠骨。

吴水惊讶得都忘了自己的装矜持计划:"你什么时候这么,呃,高级了?"

乔森:对不起哥哥。

乔瑟:其实我不是萌新。

吴水叹了口气:早猜到了。

两人都沉默了。

吴水其实早就不生气了,只是觉得尴尬,感觉无话可说,只好撇下身边的乔森去和小黑点火社交。

不一会儿点亮了一只卡卡,互相鞠躬后,卡卡热情地给了吴水一个啵啵。吴水出于礼貌回了一个啵啵,卡卡却突然像被点了穴一样兴奋起来,贴着吴水走来走去,最后直接放了张桌子:"嗨菇菇老婆!"

乔森气得直顶腮帮子,又担心自己这时候宣誓主权会让还在生气的吴水反感,键盘上打出来的字打了又删。

没想到吴水先下手为强:"有cp了抱歉。"

这个卡卡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妹妹,此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啊,对不起呀,是旁边这个龙骨吗?"

吴水:"对。"

卡卡做了个抹汗的动作:"对不起呀,我不知道。你们很配!"

吴水:没关系,谢谢你。"

 

卡卡离开了,乔森还是懵懵的。

吴水叹了口气,打字:"行了,别丧丧的了。不生你气了,跟我跑图去吧,李百万又跟你姐姐跑了。"

乔森:可是我不想和你做cp了。

吴水心里一颤,是不是昨天的话说太过了?

乔森:我想当哥哥男朋友。

乔森:如果追你的话你会答应吗?

吴水被吓出了一手冷汗,带着点气:"不会,今天的大方已经用完了。"

乔森:哦,好吧。

乔森:那我明天再来表白。

 

【完】

终于写完了……心累

uu

很抱歉打扰到大家,请大家帮帮我们!好心人可以帮忙转发一下点一个赞,你的每一次分享都是对我莫大的帮助!

  我是一个高一生,我的爷爷奶奶目前都在医院,奶奶5月21号早上被送去医院抢救,到医院的时候心跳都停止了,后来被抢救回来了,但是目前仍在ICU昏迷,没有脱离生命威胁,医生告诉我们一但呼吸机拔掉,人就走了,现在的情况只能说是把老人从鬼门关拉回来了,但仍在生死边缘,随时都可能不行。爷爷因为受到刺激也被送到医院,目前情况有所好转,但吃饭还是需要导管辅助。

  我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我也知道如今家里的开销有多大,根本不是我们可以承担的起的,如今奶奶更是不......

很抱歉打扰到大家,请大家帮帮我们!好心人可以帮忙转发一下点一个赞,你的每一次分享都是对我莫大的帮助!

  我是一个高一生,我的爷爷奶奶目前都在医院,奶奶5月21号早上被送去医院抢救,到医院的时候心跳都停止了,后来被抢救回来了,但是目前仍在ICU昏迷,没有脱离生命威胁,医生告诉我们一但呼吸机拔掉,人就走了,现在的情况只能说是把老人从鬼门关拉回来了,但仍在生死边缘,随时都可能不行。爷爷因为受到刺激也被送到医院,目前情况有所好转,但吃饭还是需要导管辅助。

  我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我也知道如今家里的开销有多大,根本不是我们可以承担的起的,如今奶奶更是不能离开医院。我爸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粗人,平时看起来也挺严肃的,我妈跟我说昨天周一探视的时候,爸爸看到奶奶哭的撕心裂肺…

  我爸平时最看重的就是他的面子,如今也低下头到处借钱,我看着也十分的难受,父母让我不去管这些事,专心学习,但我也是这个家的一员,我也有我的梦想,我如今的一切也都是父母提供给我的,如果家里垮了,那就是每一个人的事,我想在我力所能及的方面去帮助父母。

  大家可以凭转发水滴筹的截图,或捐赠的记录找我。你有任何想让我画的我都可以去,我或许目前还不会,但我可以学;我或许学艺不精,但我会努力。我一般周内八点半才能到家,所以能画的时间不多,但我会尽力的。

   下面是一些水滴筹截图和我的v和q以及我的一些画,感谢你看到这里!祝你永远幸福健康!

Hash#

【Part.7】回忆

看文艺作品的时候,我们经常会惊异于某个角色做出的"不符合人设"的事情:他怎么会这么说、这么做?他的人设应该如何如何,他应该这样做那样做……

但当吴水真正站在包厢门口,看见那张自己熟悉的脸,听见自己熟悉的声音,他才明白,人在面对某些情况时,可能会爆发出自己也想象不到的情绪。

"我去趟洗手间。"吴水转身就走,脚步急促,几乎算得上是在小跑;乔木,或者或者应该叫乔森了,也霍然起身,紧追而去,挥挥衣袖留下一片回音"我也去",只留下站在门口的李百万和已经落座的乔林面面相觑。

"这,怎么办?"李百万愁眉苦脸,"吴...

看文艺作品的时候,我们经常会惊异于某个角色做出的"不符合人设"的事情:他怎么会这么说、这么做?他的人设应该如何如何,他应该这样做那样做……

但当吴水真正站在包厢门口,看见那张自己熟悉的脸,听见自己熟悉的声音,他才明白,人在面对某些情况时,可能会爆发出自己也想象不到的情绪。

"我去趟洗手间。"吴水转身就走,脚步急促,几乎算得上是在小跑;乔木,或者或者应该叫乔森了,也霍然起身,紧追而去,挥挥衣袖留下一片回音"我也去",只留下站在门口的李百万和已经落座的乔林面面相觑。

"这,怎么办?"李百万愁眉苦脸,"吴水好像生气了,我从来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火。"

"能怎么办?"乔林相当淡定,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椅,把菜牌向李百万的方向推了推,"坐下,点菜。"

 

怒气像一把火,吴水现在被架在这把火上烤,理智都被烧成了焦炭。他冲进洗手间,拧开水龙头掬一捧凉水浇在脸上,水珠顺着他的鼻梁、眉骨四散流淌。他抬起脸看饭店洗手间里那片映着暖黄色灯光的镜墙,正好看见乔森紧跟着他进了洗手间。

看起来很淡定,还知道顺手带上门。

吴水更生气了。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吴水:"你是不是以为我很好骗?"

乔森:"你还记得我吗?"

二人一愣。吴水通过镜子看到乔森终于露出了犯错误的人该有的揣揣无措。

两人又同时开口。

吴水:"你说呢。"

乔森:"没有。"

 

吴水很早之前就见过乔森了。但也只是见过,算不上认识,甚至连名字都没有互通。

那时吴水的大学舍友出差,把自己家的大金毛交给吴水养几天。宅男吴水每天被迫牵着金毛出门遛弯儿,有时经过街区的篮球场,看见一帮大男孩儿在球场上挥洒汗水,也会忍不住驻足一会儿。

吴水偶尔也会羡慕这些精力充沛的青年,这是他没有天赋接触到的另一世界。

连续几天,路过篮球场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停下来看一会儿。

吴水不知道,当他注视着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回望他。

乔森留意到了每天晚上都来看球的男生。穿着宽松到不辨身形的衣裤,带着大大的黑框眼镜,头发软软地垂在耳边,看起来乖乖小小的一只,牵着一只肥硕的金毛。

打球不专心是要出问题的,连着几天走神,终于,在某一天晚上,乔森跳起来落地没有站稳,摔在了地上,脚也崴了。

周围一起打球的球友都围了过来,焦急地查看他的情况,他的目光却始终盯着场外的男生。

男生看起来被他吓到了,小小的身影闪烁了一下,消失在高大的灌木后。

乔森有些失落地低下了头。

过了会儿,球场的铁门突然被打开了。男生一手拽着大金毛,一手拎着一袋子药,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药……让他别动!"

吴水低头帮乔森处理着脚腕上的伤。乔森看着男生白皙的脸,比他见过的男生都要小一号,上面还覆着一层细密的薄汗。

进行了简单的伤口处理后,男生们七手八脚地把乔森扶上了车。乔森隐约听见身边的男生和吴水道谢。直到快到医院时,坐在乔森身边的男生突然一拍大腿:"卧槽,忘把药钱给那个兄弟了!"

"他每天都来遛狗,明天见到了加个联系方式,我把钱转他。"乔森说。

没成想第二天牵着狗的就不再是吴水,而是换成了一个更高的短寸男生。

男生也牵着狗在篮球场旁边看了会儿,乔森和他打招呼:"兄弟,昨天来遛狗的那个男生呢?"

李百万:"啊?他有工作,今天暂时托我来遛。"

乔森想,那就明天再要联系方式。

没想到,从那天起,乔森就再也没见过吴水。直至半年后他姐姐带李百万回家拿东西,他才重新想办法和吴水搭上关系。

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这么执着要再见那个男生一面。但是看他的第一眼就不一样。无论如何要见,要联系,想和他一起吃饭,一起聊天,想再看一次他为自己紧张的样子,想和他成为朋友。

无论如何都要如此。



百万哥,工具人➕媒婆➕水水爹粉🚬

下章乔森就得游戏哄媳妇了,龙菇就能上线了(虽然料到了龙菇含量会低但是我也没想到会这么低……)

刀嗷刀刀

存存我的oc大儿子——堰

鸢和堰只有亲情

第三四五张都是我老婆@中二蚊 给我画的yanyan

我老婆好厉害呜呜呜呜画的好帅气呜呜呜呜她就是最棒的!!


存存我的oc大儿子——堰

鸢和堰只有亲情

第三四五张都是我老婆@中二蚊 给我画的yanyan

我老婆好厉害呜呜呜呜画的好帅气呜呜呜呜她就是最棒的!!


Hash#

【Part.6】见面

吴水觉得李百万越来越不对劲了。这种不对劲从他遇见乔木开始就略有苗头,但是近期却有愈演愈烈的势头。

起因是李百万发现他挂语音的时间越来越长。

"不知道的以为你俩在谈恋爱呢。"李百万吐槽。

吴水说:"现在是游戏cp啦……"

说了一句又立刻住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李百万——还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炫耀口吻,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李百万不高兴了。他大踏步走过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占了大半片地方,害得吴水只好束手束脚地缩在角落里。

李百万看起来火冒三丈:"你疯了吗?你不是前两天还和我说谁网恋谁是傻子吗?"

吴水很委屈:"...

吴水觉得李百万越来越不对劲了。这种不对劲从他遇见乔木开始就略有苗头,但是近期却有愈演愈烈的势头。

起因是李百万发现他挂语音的时间越来越长。

"不知道的以为你俩在谈恋爱呢。"李百万吐槽。

吴水说:"现在是游戏cp啦……"

说了一句又立刻住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李百万——还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炫耀口吻,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李百万不高兴了。他大踏步走过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占了大半片地方,害得吴水只好束手束脚地缩在角落里。

李百万看起来火冒三丈:"你疯了吗?你不是前两天还和我说谁网恋谁是傻子吗?"

吴水很委屈:"所以我前两天和你坦白了啊,我是傻子。"

李百万想起自己房间里前两天背着吴水给他请来的佛牌,嘴上一噎,更生气了:"他是个男的,你想好了吗?你什么都没想,你就和一个男的谈恋爱,你气死我算了……"

"我没有和他谈恋爱。"吴水给自己叫屈,"只是游戏cp,连网恋都算不上。"

李百万气得要跳脚:"你还委屈上了?你还真想和他谈恋爱?"

吴水更冤枉了:"我没有!明明是你冤枉我,我们俩很纯洁的好不好!"

李百万冷哼:"你觉得纯洁,他可不一定,他心眼多着呢……"

"什么心眼多着呢?你凭什么这么说人家,你俩又不认识。"

"谁说我俩……"李百万说到一半,突然脸色大变,转身就要离开,"啊我突然想起洗衣机里的衣服还没有晒……"

吴水皱眉。

肯定有事!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吴水都在努力套话。

和李百万吃饭时,他问:"为什么我和乔木一起玩之后你就不蹭我的图了?"

"哪有啊,只是我和忙着和乔林打王者玩得少了吧。"

"明明就有。"吴水一生气就忍不住撅嘴,"上次还是乔木叫你来你才来的。"

"那是……我没有啊,我俩又不认识,他怎么叫我啊。"

套话失败。

 

晚上和乔木打游戏的时候,吴水又故技重施,撅着嘴和乔木撒娇:"最近李百万都不怎么和我玩了。"

乔木:"啊,上次不是一起跑过图吗?"

"可是之后都不和我跑了。"吴水暗示,"好像上次也是和你说了之后他才来找我,你能不能让他再来找我一次啊?"

难得聪明一回的小傻子吴水忍不住称赞自己,套话成功了他马上能占据道德制高点,套话失败了他就说自己在开玩笑。他怎么这么聪明!

那边乔木笑出了声:"好,我今天就扎个小人写上他的名字,他不和你跑图我就扎他。"

终究还是乔木技高一筹。

 

套话失败,吴水几乎已经放弃了,没想到放弃之际反倒无意之中收获了重要情报。

他平日里不起夜,但是当天熬夜肝图猛灌咖啡,凌晨把自己憋醒了。他蹑手蹑脚地穿过客厅,突然发现李百万房间的门开着条小缝,里面透出微微亮光。

李百万正在打电话,大概是怕吵醒吴水,他声音压得很低,却还饱含怒意。

"你当时跟我说你只是想交个朋友!"

"……他傻,他不懂事!你也跟着他不懂事?"

"我不知道,你别问我!但他从来没跟我说过他喜欢男的……"

"你别说没用的了,要么见面你自己坦白,要么我把真相告诉他,你别想让我继续帮你瞒着。"

"我把他叫出来,你自己说。"

吴水暗暗握紧拳头。好你个李百万,竟然在外面说我傻,回头就给你暗杀掉。

 

吴水也没想到知道真相的条件竟然如此严苛。他苦哈哈地压了压帽檐,心想,早知道要出门,我还不如装傻。

李百万说带他出来和乔林吃饭,顺便认识认识乔林的弟弟。

乔木,乔林,乔森。他早应该发现的。

吴水跟着李百万摸到饭店的包厢,一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乔林那张漂亮的脸。

"姐姐好。"吴水乖巧地打了个招呼,待他看清乔森的脸,他又愣住了。

上次在球场,天色太暗,乔森太高,他坐着,乔森站着,吴水根本没看清他的脸。

这回看清了,他才发现:

好像不止是李百万认识乔森,他也认识。

"你好,哥哥。"乔森用吴水熟悉的声音开口。

这里有两位哥哥,他却只看向了吴水。

Hash#

占tag致歉 我发个疯

看到新季节本龙菇嗑药鸡真的要撒疯了……暗阵营骨x明阵营菇,表面阴暗疯批内心纯良x表面高洁圣父内心淡漠,这不是给龙菇量身定做的季节吗😭等新季节路透再多一些我要狠狠开写😭

看到新季节本龙菇嗑药鸡真的要撒疯了……暗阵营骨x明阵营菇,表面阴暗疯批内心纯良x表面高洁圣父内心淡漠,这不是给龙菇量身定做的季节吗😭等新季节路透再多一些我要狠狠开写😭

奶菇可不能吃
谁能拒绝一只睡懒觉的卡卡啊

谁能拒绝一只睡懒觉的卡卡啊

谁能拒绝一只睡懒觉的卡卡啊

Hash#

【Part.5】“我是傻子”

特别声明此章没有拉踩任何cp和发型,纯纯是本人亲身经历改编!


回到家中,社恐宅男吴水终于又找回了自己社交的勇气。他先是给乔木发消息:我今天遇见了一对叫乔林乔森的姐弟哎,好巧。而后又打开光遇在云野狠狠吸了几个萌新感受重新找回勇气的喜悦。直到乔木回复他"是吗,那真的很巧"之后,他才后知后觉想起来,自己前两天刚下定决心要疏远乔木来着。

疏远是一门艺术,太过心急便明显,小火慢炖又温吞。吴水纠结了半晌,最终拍板:今天先算了,明天再开始疏远乔木好了。

于是便又喜滋滋地捧着手机和乔木聊天去了。

乔木毕业暮土以后,一直是龙骨发型、黑斗篷、初始短裤的准备。吴水打趣他,把他的备注换...

特别声明此章没有拉踩任何cp和发型,纯纯是本人亲身经历改编!


回到家中,社恐宅男吴水终于又找回了自己社交的勇气。他先是给乔木发消息:我今天遇见了一对叫乔林乔森的姐弟哎,好巧。而后又打开光遇在云野狠狠吸了几个萌新感受重新找回勇气的喜悦。直到乔木回复他"是吗,那真的很巧"之后,他才后知后觉想起来,自己前两天刚下定决心要疏远乔木来着。

疏远是一门艺术,太过心急便明显,小火慢炖又温吞。吴水纠结了半晌,最终拍板:今天先算了,明天再开始疏远乔木好了。

于是便又喜滋滋地捧着手机和乔木聊天去了。

乔木毕业暮土以后,一直是龙骨发型、黑斗篷、初始短裤的准备。吴水打趣他,把他的备注换成了裤衩龙骨。

乔木也不知是真的不在意还是不甘心:夏天来了,不穿短裤穿什么,穿棉裤吗?

吴水看着自己穿着棉裤的建模,感觉自己膝盖中了一箭:"棉裤怎么了?棉裤多帅。"

乔木:你小心给自己捂出痱子。

吴水在屏幕那边捂着嘴笑。刚认识乔木的时候,乔木简直是一根不近人情的木头,和他聊天只能堪堪保证有来有回;现在他不但话多了,竟然还和他开起玩笑来了。

吴水的心里有一种老父亲般的欣慰。

李百万穿过客厅去整理台倒水,看见吴水捧着手机笑得一脸荡漾,忍不住问:"谈恋爱了啊?"

吴水投来疑惑的目光:?

李百万:"你笑得看起来很不值钱。"顿了下又补充了一句,"我只有和乔林聊天会这么笑。"

吴水气得随手拿起沙发上的抱枕丢他:"你才笑得不值钱!"


吴水这几天一直在被愧疚感折磨。这种愧疚是双向的:一方面是对自己的愧疚,因为每天和乔木腻歪在一起,吴水日日摆烂,好几张图都是卡着deadline交上的;一方面是对乔木的愧疚。乔木没有做错什么,即使大学生活让他焦头烂额,他却还是能抽出时间来和吴水打游戏打语音,反观吴水却因为自控力不足要疏远人家,实在是罪过罪过。

李百万知道惹得吴水笑得那么"不值钱"的人是乔木之后大呼失望:"什么吗,我还以为乖宝宝终于叛逆了一回,去感受网恋的美好了呢。"

吴水笑骂:"去你的,网恋的都是傻子,谁知道网线对面是美女还是照骗猥琐男。"


吴水画图的时候喜欢挂着机养老。乔木对他的这个习惯一直很不满意,据他自己说,他是"不想吴水因为一个游戏在工作上分心",但吴水暗戳戳觉得他就是小心眼儿害怕自己偷偷带别的萌新,毕竟现役大学生还是要比"社会闲散人员"吴水忙碌一些,没法时时刻刻盯着吴水。

吴水倒也不在意,也没觉得乔木这种无厘头的占有欲有什么不妥,反正乔木在他这里一直都是意外。

但最近乔木结束了他的期末考试,终于有时间盯着他心心念念的哥哥了。于是两人的日常变成了,吴水挂机画图,乔木挂机看小说,两人打语音。

吴水腹诽,怎么腻腻歪歪的。

腻歪,但不改。

吴水常年混迹光遇养老圣地里,光遇里形形色色的人,或温暖,或奇葩,该见的他都见过了。但是乔木显然"见识短浅",还有一点,用吴水的玩笑话说,"年轻人的冲劲"在身上。

那天吴水同乔木在暮土挂机,点亮了一个红斗篷的小马尾,背着小钢琴,看起来也是刚玩不久的样子。小马尾贴着吴水坐下来给他弹钢琴。乔木不大高兴,嘟囔了两句,又不想显得自己太过小心眼,只好由着小马尾去了。

两人聊着天,屏幕里的建模面对面地坐着,吴水怀里还有个可爱妹妹给他弹琴。吴水用笔在数位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勾勒着,一时之间竟从这番"岁月静好"的图景中品出一丝闲适来。

"你画什么呢?"乔木问。

"肌肉男。"吴水半开玩笑半认真,"八块腹肌大胸肌,九头身大长腿。"

乔木:"穿衣服了吗?"

吴水笑:"只穿了裤衩子。"

这边正聊着,游戏里突然换了个房间,还好没把吴水乔木和小萌新串开。旁边凑来点火的小黑,恰好吴水画累了停笔喝咖啡,顺手就和小黑点了火。

是一个背着篝火的白鸟。

"真帅。"吴水感慨了一句。

乔木沉默了下才回:"哥哥喜欢白鸟?"

"不喜欢啊。"吴水继续拿起笔画图,"很帅,但不是我的菜。龙骨那样的古惑仔在我心里更帅啊。"

"哦。"乔木停下了买白鸟号的手。

那个白鸟和周围人点了一圈的火,而后冷艳地站在一边不动了。倒是一直贴在吴水怀里的小马尾收了琴向白鸟走了过去。

"哎,"吴水故作伤感,"难道我们菇美女没有帅哥吸引人吗?"

小马尾点完火又凑回吴水身边,做了一个指着白鸟方向的动作。

吴水:"?她是让我过去吗。"

乔木悄悄在屏幕那端嘟起嘴:"不知道,应该是吧。"

吴水站起身,试探性地向白鸟的方向走了一步。小马尾立刻做了点头的动作,然后又指向白鸟。

吴水刚想再走一步,白鸟突然放下了背上的篝火。

吴水和乔木立刻坐了上去。

吴水友好地打招呼:"你好呀。"

白鸟:不磕白菇。

吴水:?

单纯迟钝的吴水反应了好一下,才意识到白鸟误会了。他刚想解释,旁边的小马尾发话了:可是白鸟都是应该喜欢菇菇的呀。

白鸟:不磕白菇。

吴水又尴尬又有点生气,在语音通话里和乔木吐槽:"我也不磕白菇啊,搞得好像我有什么想法一样。"

嘴里吐槽着,手上却狠怂怂地在道歉:抱歉啊,这个小朋友可能是刚玩游戏被误导了,我也不磕白菇的。

白鸟:你最好是。

吴水气得火冒三丈:"什么啊!什么叫我最好是!又不是人人都喜欢白鸟……"

乔木突然在游戏里发话:他当然不磕白菇,因为这是我cp。

乔木:走老婆,咱们打卡景点去。

语音里絮絮叨叨吐槽的吴水突然停了下来,然后突然挂断了语音电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


吴水突然挂语音退游戏之后乔木也没再发消息过来。吴水一边庆幸,一边偷偷嘟囔:怎么还不来找我?他该不会只是口嗨吧?

等到凌晨,吴水困的不行,刚准备睡觉,乔木发了信息过来。

乔木:哥,睡了吗?

乔木:你觉得,光遇里的cp应该是什么关系呢,算是情侣吗?

吴水立刻打起精神回复:应该不算吧……只是比其他关系更亲密一点,甚至算不上网恋。

因为乔木的问题,吴水第一次开始思索,游戏cp应该是什么关系。思来想去,他发现,cp大概只是一些人搞暧昧的借口罢了。

乔木:那我可以当哥的cp吗?这样以后再碰到这样的讨厌鬼,我就可以帮哥解决了。

乔木:反正也不是特别要紧的关系,哥觉得呢?

吴水抹了把脸,心想,这样的傻逼好像也没有很多。

他一个男生竟然用讨厌鬼这种词骂人,真可爱。


李百万凌晨起夜,穿过客厅,发现吴水竟然还没睡,端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傻笑。

李百万被他笑得有点害怕:"你撞邪了?"

吴水抬头看他:?

李百万:"你笑什么?"

吴水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在笑。他呲着牙对李百万说:"别管,我是傻子。"

李百万的睡意被吴水吓得飞了一半。他一边去厕所解手,一边心想,下次再去寺庙一定要给吴水请个佛牌什么的,半夜不睡觉在客厅傻笑还骂自己,多半是撞邪了。


这章好粗长,感觉断在哪里都不舒服就一起发出来了

Hash#

【Part.4】巧合

还有乔木,他的行为简直就是疑点重重。但之前吴水的疑问都被他或是借口或是转移话题搪塞过去了,直到新的疑问产生,吴水才将曾经的问题重新正视起来。

一天,吴水上线时突然发现乔木换上了龙骨发型。

吴水截图给乔木:?

乔木:?

吴水:你献祭怎么没叫我啊。

乔木:升华蜡烛不够用了吗?我可以带你再去一次。

吴水: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乔木:那是?

吴水的拇指摩梭着屏幕上乔木发来的问号。

什么意思,他也说不清楚。只是自从他和乔木认识以来,他们二人向来都是形影不离的。蓦一次乔木偷偷自己去献了祭,吴水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短短一分钟的沉默,好像也让乔木摸清了吴水的困惑。

乔木:只是想给你一...

还有乔木,他的行为简直就是疑点重重。但之前吴水的疑问都被他或是借口或是转移话题搪塞过去了,直到新的疑问产生,吴水才将曾经的问题重新正视起来。

一天,吴水上线时突然发现乔木换上了龙骨发型。

吴水截图给乔木:?

乔木:?

吴水:你献祭怎么没叫我啊。

乔木:升华蜡烛不够用了吗?我可以带你再去一次。

吴水: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乔木:那是?

吴水的拇指摩梭着屏幕上乔木发来的问号。

什么意思,他也说不清楚。只是自从他和乔木认识以来,他们二人向来都是形影不离的。蓦一次乔木偷偷自己去献了祭,吴水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短短一分钟的沉默,好像也让乔木摸清了吴水的困惑。

乔木: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才自己去的。

乔木:你不开心了吗?

吴水:没有。

倒也不至于不开心,但确实心口有点闷。又想起乔木诡异的身高,跑图的流利度,总觉得他瞒了自己点什么。

但是几乎每一个疑点乔木都给出了合理的解释。于是吴水又开始觉得是不是自己太敏感多疑了。

这样可不好,他们只是网友。

只是网友四个字一在心里浮现,吴水的心情便更沉重了。

虽然他们每天都耗在一起,但只要有一方退游,联系方式一删,他们就再无瓜葛了。

吴水觉得自己最近的状态太不对劲了。他把自己太多的情感都倾注在一个以屏幕为媒介的"朋友"身上,甚至为了陪乔木,他已经积压了很多稿件没有画了。这样不好。

吴水暗下决心,接下来他要慢慢调整自己,把生活的重心转移到现实生活中来。

 

吴水嫌弃地把李百万的衣服叠了叠,放在自己的腿上抱好。

李百万真是有毛病,吴水悄悄嘀咕。

吴水知道李百万一直有和公园认识的大学生约野球的习惯,但是非要拉着自己来看球倒是头一遭。

"你是小学生吗?用不用我和你手拉手去上厕所?"社恐宅男吴水痛苦地被拽出了门。

李百万扭捏道:"今天我女神要来看我打球,我不好意思嘛,你就陪我一次,我请你吃饭。"

吴水扁了扁嘴:"那好吧。"

李百万是一个略有姿色的男性——平日里他是格子衫大裤衩运动鞋的普通直男,收拾收拾换上球衣也算得上是个小帅哥。

小帅哥李百万领着宅男吴水来到球场时,大学生们已经到场了。吴水听李百万说,这群大学生是校队的,最近暑假场地装修,才来街头练练手。

吴水一脸畏惧地看着眼前一群"庞大"的大学生弟弟们。

好高……

这都是巨人吧!!

一米七三的吴水面无表情地推了推眼镜。

他果然还是更喜欢网络世界!

他要回家,他要回光遇里当大猛一!

李百万猜测吴水是没看过球的,于是在上场前细心嘱咐了一番:"不要随便动,不要来回走,要是觉得不舒服可以不和别人说话,总之你别乱动我打一个小时就走了。"

吴水把脑袋从卫衣帽子底下探出来:"那我可以玩游戏吗?"

李百万挠挠头:"你真的不打算看我打球吗?"

吴水有些丧气:"那好吧。"

他们聊了太久,身边男生都开始起哄:"小情侣告别呐?准备再聊多久?"

吴水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他一把抓住卫衣帽子往下扯了扯盖住自己的脸,假装自己是一只与世无争的小乌龟。

男生之间开这种玩笑并不算罕见,但此时李百万的女神正坐在不远处笑盈盈地看着他,他赶紧笑骂着解释:"别胡说!这我哥们儿。"

一帮大男孩儿互相打趣着去打球了。

吴水蜷着腿看他们打球。身边突然飘过一阵香风——是李百万的女神坐在了他旁边。

"吴水?"听见漂亮大姐姐准确地叫出自己的名字,吴水红着脸搓了搓手,又觉得自己的动作傻得够呛,连忙把手收回来塞到大腿下面,讪讪地笑,"你好。"

"你就是李百万的朋友吧,"大姐姐笑着搭讪,"真可爱,他平时会欺负你吗?"

"不不不不不会。"吴水吓得直结巴,"你就是李百万最近经常提到的那个,呃,姐姐吗?"

"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乔林。"乔林左右张望了下,突然上手掐了一下吴水的脸,而后感慨,"啊,真软。"

吴水愣了一下,思索了半天,谨慎地回答道:"谢谢。"

乔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掐你,你和我道什么谢啊。"

一个球突然从场里飞来,砸在了看台上,打断了二人的对话。吴水看到一个高高壮壮的男孩儿走过来捡起了球,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别动手动脚的。"他警告似的说了一句,"没看人家都吓着了吗。"

说完,男生就捡起球回到了篮球场里。吴水有点紧张,这该不会是乔姐姐的男朋友吧?完了,刚才两人的互动一定被他看见了,这男生这么高壮,他肯定打不过人家,这可怎么办qaq

"姐姐,"吴水的脸上挂上了两条宽面条泪,"那是你男朋友吗。"

乔林:"嗯?不是啊,那是我的弟弟,乔森。"

吴水马上松了一口气,转而有了新的关注点:"是三木森吗?那姐姐的林是双木林?"

乔林笑:"是的啊。"

吴水来了兴致:"我有个朋友叫乔木,他该不会是你俩的哥哥吧哈哈哈。"

"我是家里最大的,"乔林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但是这个名字,的确很巧呢。"


完了,发平了〒▽〒

🌸

400出个vivo渠道的光遇号(走闲鱼)

礼包:TGC,蜘蛛斗,福娃,秋千,小橘子

圣岛,晨岛雨林,霞谷,暮土毕业(云野和禁阁就差心的没还完,进度都百分之80左右)

表演季季卡已买(可小刀)

400出个vivo渠道的光遇号(走闲鱼)

礼包:TGC,蜘蛛斗,福娃,秋千,小橘子

圣岛,晨岛雨林,霞谷,暮土毕业(云野和禁阁就差心的没还完,进度都百分之80左右)

表演季季卡已买(可小刀)

皖g
"这个表情怎么样" (咔 嗨嗨...

"这个表情怎么样"

(咔

嗨嗨烂图来咯😥


"这个表情怎么样"

(咔

嗨嗨烂图来咯😥


Hash#

【Part.3】捡到一个极品低音炮萌新怎么办?

熬夜画完图,吴水揉了揉酸痛的颈椎,把图给单主发了过去。单主给他发来一连串的彩虹屁,吴水却连客套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回了一句"谢谢",就迫不及待地钻进了被窝。

刚摘掉眼镜准备入睡,屏幕却随着手机的震动亮了一下。吴水揉揉眼睛,干脆连眼镜都不戴了,眯着眼点开消息推送。

是乔木的微信消息。

乔木:今天什么时候跑图?

吴水在被窝里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着打字 :小朋友怎么还不睡。

吴水盯着对话框上方的"正在输入中"忽闪忽闪。看了半晌,已经开始犯困时,乔木终于回了消息。

乔木:不是小朋友。

乔木:我已经大学了。

吴水带了点逗弄的心思:"...

熬夜画完图,吴水揉了揉酸痛的颈椎,把图给单主发了过去。单主给他发来一连串的彩虹屁,吴水却连客套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回了一句"谢谢",就迫不及待地钻进了被窝。

刚摘掉眼镜准备入睡,屏幕却随着手机的震动亮了一下。吴水揉揉眼睛,干脆连眼镜都不戴了,眯着眼点开消息推送。

是乔木的微信消息。

乔木:今天什么时候跑图?

吴水在被窝里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着打字 :小朋友怎么还不睡。

吴水盯着对话框上方的"正在输入中"忽闪忽闪。看了半晌,已经开始犯困时,乔木终于回了消息。

乔木:不是小朋友。

乔木:我已经大学了。

吴水带了点逗弄的心思:"大学就不是小朋友了?我大学已经毕业了哦。"

那边的乔木看起来又陷入了纠结。吴水又盯着对话框上方的正在输入中闪烁了两分钟,乔木才发了新的消息过来。

乔木:那哥哥你早点睡。

乔木:熬夜对身体不好,会秃头。

吴水困得老眼昏花,想也没想发了个语音条过去:"好啊,你嫌弃我老是吧。"

这回没有"对方正在输入中"了,变成了对方正在讲话。

片刻后,乔木回了条两秒的语音。

吴水点开。

"没有。晚安哥哥。"

吴水打了个寒颤。

乔木一条语音将他的疲惫一扫而空。他现在只想去匿名区发帖:

《捡到一个极品低音炮萌新怎么办?》

 

吴水觉得自己有病。

在他把自己和乔木的语音分别播放了二十遍之后。

乔木倒是坦然得狠,跑图的时候还给吴水拨语音通话。

吴水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乔木:哥哥不方便吗?

啊啊啊啊!吴水看着乔木发来的"哥哥"二字,从头红到了脚。

乔木那极品低音炮的嗓子发来的"哥哥"语音又开始在吴水耳边循环播放。

吴水打字:嗯,我在外面。

 

乔木撇撇嘴,屈指朝屏幕上吴水的头像弹了个脑瓜崩。

骗子哥哥,明明就在家。


不知不觉间,光遇就已经变成了乔木和吴水的二人世界。就连吴水星盘里的萌新们,经过几次试图蹭图被拒后,也都识了相,不再来找吴水了。

而吴水也在乔木有意无意的提及下答应了他打语音跑图的要求。现在他已经养成了跑图前自觉给乔木打语音的习惯,但还是没有办法适应乔木用他那性感的声音说一些有点暧昧的话……明明打字的时候觉得还好的话,说出来就不一样了,连回复的难度指数都要比以前翻一倍。

比如现在。

"哥哥有比较喜欢的毕业发型吗?"乔木问,"我决定从现在开始准备毕业常驻图了。"

"现在就开始吗?"吴水有些惊讶,"还是攒蜡烛换复刻比较好。"

乔木却很坚持:"没关系,换得过来。"

"那毕业霞谷?" 吴水建议,"价格中等,还能一次性得到两个帅哥。"

乔木:"哥哥喜欢双子吗?"

吴水:"对卡卡一般,不是很符合我的审美。但是很喜欢菇菇,你看我一直戴着呢。"

乔木:"那龙骨呢?哥哥觉得他帅吗?"

吴水:"帅啊,带着一股非主流的帅气。不是贬义哈,帅得很特别。"

乔木:"那我毕业暮土好了,正好前两天刚换完黑斗。"

 

吴水其实是一个对身边人的情绪很敏感的人,只是偶尔也会被新鲜感和好奇冲昏头脑。但等时间慢慢过去,疑虑便开始浮出水面。

身边的人处处透露着不对劲。

首先就是李百万。从刚认识乔木的那一天起,平日里一直蹭着吴水图的李百万就再也没缠着吴水跑图过。

搞得吴水都不好意思蹭李百万的外卖吃了。

吴水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他跑去问李百万:"你最近在忙什么?都不来蹭图了。"

李百万甚至没有抬头看吴水一眼,忙着低头在手机上厮杀:"带我女神冲钻石。"

吴水:……好吧。

就他没有女神,只能带着大老爷们儿跑图。

当晚跑图时吴水就把自己这份烦恼和"大老爷们儿"说了。

今天乔木说自己不方便语音,于是吴水又见到了久违的小点点。

乔木:吴水比较希望我是女孩子吗?

乔木:那我可以帮你找一个女孩子,我没关系的。

吴水看着乔木发来的"我没关系的",横看竖看,只看出了委屈。

吴水:"我没有呀,我又不想谈恋爱。只是他一直不和我玩,我会怀疑自己做错了什么。"

乔木:应该只是在忙吧,你今天找他问了一次,说不定他明天就来找你跑图了呢?

当时吴水只是当乔木在安慰自己,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谁知道第二天李百万竟然真的来找他蹭图了。

吴水问他:"今天怎么不和女神打王者了?"

李百万殷勤地给吴水奉上外卖:"女神今天有事,玩不了,这不就来找吴爷爷了吗。"

吴水转头就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了乔木:"你真是预言家啊。'

乔木:算他识相。

吴水:?

乔木:每天能和哥哥在一起打游戏,这样好的机会竟然不知道珍惜。

乔木:如果我是他的话我一定天天缠着哥哥带我跑图。

吴水:啊哈哈哈哈。你现在不就天天缠着我跑图吗。

吴水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耳垂。

这小子最近说这种话的频率怎么越来越高了啊……



完了完了我的存稿马上就要被我挥霍完了【吓得爬来爬去】

周末赖床

属于我自己刀自己,在我心中每一个崽崽都是我的宝贝,他们不是一串数据,不是商品,不管什么我从来没有卖过号,我流崽崽认为所有人都是无性,称呼统一是妈咪,在521的日子里我想对我所有游戏里的崽们说,妈咪永远爱你们!希望哪天你真的有意识后来看看我……

属于我自己刀自己,在我心中每一个崽崽都是我的宝贝,他们不是一串数据,不是商品,不管什么我从来没有卖过号,我流崽崽认为所有人都是无性,称呼统一是妈咪,在521的日子里我想对我所有游戏里的崽们说,妈咪永远爱你们!希望哪天你真的有意识后来看看我……

Hash#

【Part.2】奇怪的一群人

吴水觉得李百万最近有点奇怪。

李百万是一个懒到极致的社交达人,他对这个游戏的热情仅限于每天交友和手机衣服,而不是像吴水一样,以放空大脑凭借肌肉记忆跑图和帮助他人为乐。因此,李百万经常拖家带口来找吴水蹭图。

吴水倒是不介意,反正他和李百万是舍友,李百万经常请他吃饭。

可是李百万这两天好久没来蹭图了。

今天吴水把手里积压的图都画完了,心情愉悦,难得热心一把,端着手机来敲李百万的房门:"百万,跑不跑图?"

李百万隔着房门喊:"不跑!我要带妹打王者!"

吴水撇撇嘴,回到自己房间钻进了被窝。他玩不明白竞技类游戏,只能在光遇里养老了。

李百万不和他跑,...

吴水觉得李百万最近有点奇怪。

李百万是一个懒到极致的社交达人,他对这个游戏的热情仅限于每天交友和手机衣服,而不是像吴水一样,以放空大脑凭借肌肉记忆跑图和帮助他人为乐。因此,李百万经常拖家带口来找吴水蹭图。

吴水倒是不介意,反正他和李百万是舍友,李百万经常请他吃饭。

可是李百万这两天好久没来蹭图了。

今天吴水把手里积压的图都画完了,心情愉悦,难得热心一把,端着手机来敲李百万的房门:"百万,跑不跑图?"

李百万隔着房门喊:"不跑!我要带妹打王者!"

吴水撇撇嘴,回到自己房间钻进了被窝。他玩不明白竞技类游戏,只能在光遇里养老了。

李百万不和他跑,他也是不缺充电宝的,还有一星盘的萌新等着他带呢。上线的时候星盘暂时无人在线,吴水逛到云野大厅,看看能不能随机抓一个萌新给他当充电宝。

刚加了一个小矮子,突然,吴水感觉自己脊背一凉。

他扒拉了一下屏幕,转过视角。

大厅中央蹲着一个一身初始装扮的乔木。众所周知,建模是没有表情的,但吴水竟然从乔木那张初始面具上看出了几分委屈和愤怒。

吴水:!!!

他蓦然感到心虚和无措,好像被捉奸在床的渣男。他没空纠结这丝心虚来自何处,乔木已经消失了,想必是回了遇境。吴水害怕乔木已经下线,他们没有互换联系方式,下次再蹲到乔木上线就不一定是什么时候了。

吴水甚至没有问问自己为什么如此焦急。他带过那么多萌新,若是有哪一个表现出如此之大的占有欲,做出这样在他眼里堪称"无理取闹"的行为,他向来都是不予理睬的。

可能是因为乔木不一样吧,吴水想。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清。

 

还好,乔木没有下线,也没有跑到风暴眼里。吴水传他的时候,那个傻大个萌新建模正在晨岛里泡水。

吴水带着一股讨好之意凑过去:"乔木,你怎么了。"

乔木:你去带别的萌新了。

吴水叫冤:"我没有,我就是看你不在线准备找个临时的充电宝。"

乔木:那你以后也不会带别的萌新吗。

吴水顿了一下。理智告诉他,一个认识几天的网友问出这样的问题是十分危险且毫无道理可言的,但他竟然对乔木提不起一丝脾气。

好像对于他来说,乔木从一开始就是特别的。

吴水叹了一口气,打字:"不会。除非你不玩了。"

乔木很认真:我会一直一直玩下去的。

吴水感觉他认真许诺的样子有点好笑:"我之前带的萌新都是这么说的,但是他们都退游了。"

乔木:我不一样。

乔木:我说话算话。

吴水笑了:"行行行,现在不闹脾气了?能和我一起跑图了吗?"

乔木:没有闹脾气。

乔木:好。

吴水又想起自己刚才的慌张,补了一句:"方便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吗?"

 

李百万发现今天吃饭的时候吴水一直在看手机。

"你看什么呢?"李百万给吴水夹了一筷子土豆丝,"吃饭专心点,别看手机,对胃不好。"

吴水白了他一眼:"你真的很像我妈。"

吴水继续低头看手机。李百万看着吴水盘腿坐在凳子上,一手扒拉着手机,一手夹着一筷子应该已经凉掉的土豆丝,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我艹。"李百万一脸见鬼的表情,"你看什么呢,笑成这样?你该不会谈恋爱了吧?"

吴水把土豆丝塞进嘴里,没嚼两下就咽了下去:"没有。你还记得乔木吗?我跟你提过,我要到他微信了。"

李百万:"要到一个男人的微信你干嘛笑得这么灿烂?"

吴水又往嘴里扒了两口饭,把手机递给李百万:"你看他朋友圈。"

乔木设置了朋友圈三天可见。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吴水知道自己是一个心中有恶念的人,偶尔也会被自己心中一闪而过的恶毒念头吓一跳。比如,平时看见有人设置朋友圈三天可见,他会偷偷在心里给他人下定义——奇怪的人。

但看见乔木朋友圈里那条三天可见的线条时,他只是有些懊丧,也以此认识到自己是真的对乔木有莫大的好奇心。

乔木可见的朋友圈有三条,正好一天一条。

第一条:遇到了一个好人。

第二条:早八去死。

第三条:今天他不好了一下,但是还是个好人。

吴水明明刚刚已经笑过了,此时还是忍不住捂着嘴哧哧笑了出来:"之前看他说话老气横秋的,我还以为是一个大叔呢。竟然是个大学生。"

李百万:。。。

李百万神色复杂。看着吴水笑得一脸荡漾,他几乎于心不忍,差点把真相和盘托出。但是他忍住了。

"哎——"李百万长叹一口气,拍了拍吴水的肩膀,转身回屋了。

奶菇可不能吃

【光遇】平菇恋爱 卡卡受罪

【光遇】平菇恋爱 卡卡受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