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kysolo

69087浏览    45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08 18:53
白金

最近一些涂鸦...!


p1~3恶搞月球的小人和沙雕表情包(阿鸡怎么这么适合魔性咕哒子表情包😂😂😂


p4一个卢


p5skysolo


p6~8女体化(有skysolo要素)注意避雷😂😂

我觉得我的画可以烤火.jpg



大部分是些草稿,在作业和稿子的间隙摸的,真的超级潦草(x

最近一些涂鸦...!


p1~3恶搞月球的小人和沙雕表情包(阿鸡怎么这么适合魔性咕哒子表情包😂😂😂


p4一个卢


p5skysolo


p6~8女体化(有skysolo要素)注意避雷😂😂

我觉得我的画可以烤火.jpg




大部分是些草稿,在作业和稿子的间隙摸的,真的超级潦草(x

楼老师
达斯维达,一个痛心疾首的老父亲...

达斯维达,一个痛心疾首的老父亲[。]

达斯维达,一个痛心疾首的老父亲[。]

🐶_029
最近才补了电影,被这对甜到喏!...

最近才补了电影,被这对甜到喏!:-D

最近才补了电影,被这对甜到喏!:-D

极寒之境
给我香香哥 @Worldlan...

给我香香哥 @Worldland skysolo本的G。

你可得早日关窗。


我也算是画过儿子的人了!!


给我香香哥 @Worldland skysolo本的G。

你可得早日关窗。


我也算是画过儿子的人了!!



楼老师
对欧比旺来说没了胡子就和在大庭...

对欧比旺来说没了胡子就和在大庭广众之下没穿裤子一样羞耻到爆

对欧比旺来说没了胡子就和在大庭广众之下没穿裤子一样羞耻到爆

79x
两年前的skysolo本了现在...

两年前的skysolo本了现在解禁吧()

你老福特不让我发,大家去wb看吧(x)

https://www.weibo.com/2419872561/ImAFQ8Nti?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type=comment#_rnd1579098850370

两年前的skysolo本了现在解禁吧()

你老福特不让我发,大家去wb看吧(x)

https://www.weibo.com/2419872561/ImAFQ8Nti?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type=comment#_rnd1579098850370

悠博感觉不妙(!

一大堆sw摸鱼
什么cp都有!(注意!

p1 可爱啵啵!
p2 p3 走天twins (luke太可爱了呜呜呜呜
p4 skysolo
p5 因为吵架被迫牵手一小时的kylux

(hux画的一点也不像我认输

p6 AO 逆师徒

p7 我想干小王啊!
p8 QO 还是逆师徒(或者是单亲妈妈王师傅
p9 p10 QO(有参考!

打字好累...

一大堆sw摸鱼
什么cp都有!(注意!

p1 可爱啵啵!
p2 p3 走天twins (luke太可爱了呜呜呜呜
p4 skysolo
p5 因为吵架被迫牵手一小时的kylux

(hux画的一点也不像我认输

p6 AO 逆师徒

p7 我想干小王啊!
p8 QO 还是逆师徒(或者是单亲妈妈王师傅
p9 p10 QO(有参考!

打字好累...

白金
星战补完...!大家都好可爱啊...

星战补完...!
大家都好可爱啊卢克好适合女装啊(bu
激情涂鸦打牌输了被迫女装的小卢和喝醉了并趁机揩油的老韩

星战补完...!
大家都好可爱啊卢克好适合女装啊(bu
激情涂鸦打牌输了被迫女装的小卢和喝醉了并趁机揩油的老韩

暮光的221楼梯间

【星球大战】Quora体:和拥有原力的人处对象是什么体验?

知乎体小短文,纪念宇宙中最帅的走私贩船长。这西皮真是冷到爆QAQ


Han Solo x Luke Skywalker, 微Anakin Skywalker x Obi-wan Kenobi


和拥有原力的人处对象是什么体验?


答主:韩.索罗,原千年隼船长,走私这行已经好久不干了


查阅 2,333K 次


这个问题本人还是比较有资格回答的,毕竟家里除我以外,人人都有原力。


你问这是什么感觉?显而易见的是我处于鄙视生物链的底层,早上吃饭时只有我一个人需要自己去拿盘子,其余的你就看到一...

知乎体小短文,纪念宇宙中最帅的走私贩船长。这西皮真是冷到爆QAQ


Han Solo x Luke Skywalker, 微Anakin Skywalker x Obi-wan Kenobi


和拥有原力的人处对象是什么体验?

 

答主:韩.索罗,原千年隼船长,走私这行已经好久不干了

 

查阅 2,333K 次

 

 

这个问题本人还是比较有资格回答的,毕竟家里除我以外,人人都有原力。

 

你问这是什么感觉?显而易见的是我处于鄙视生物链的底层,早上吃饭时只有我一个人需要自己去拿盘子,其余的你就看到一堆盘子在噼里啪啦飞来飞去。他们连精神控制都不屑对我用,因为太没成就感。可是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会开飞船啊,他们要去隔壁星球逛个街吃个饭什么的不还得靠我这个司机吗?而且我也不是没有可以鄙视的对象,譬如说比起恰巴卡来,我口齿还算清楚的。

 

现在我已经死了,好处是恢复到二十来岁时健康活泼的体魄,坏处是暂时见不到我对象了。只有同样二十来岁,不带丑到爆忍者头盔不穿黑披风的,年轻美貌的岳父时常凶神恶煞地拿着光剑追杀我。唉,岳父大人活着的时候对他亲儿子也没什么感情,但据他本人说在他和那个银河帝国老不死同归于尽的一刹那——就豁然开朗大彻大悟了,并且发誓以后要对儿子成倍的好。你人都死了才想到这一点,到底有什么用?

 

唉,这一个爹一个儿子性格怎么差这么远呢?不过再想想我那不成器的儿子……简直万剑穿心,为什么岳父的儿子这么可爱,而我的儿子却这么蠢?算了不说了,否则岳父看到又要揍我。

 

我岳父的后一个师父也是我对象的前一个师父,这关系的确有点乱不太好解释,反正他们绝地武士圈就是这么乱。师父也是个大美人,每次我被岳父追得满地乱跑(其实估计真被砍中也不会怎么样,反正人都死了)时,最后总是靠他温温柔柔地一句:“安纳金,回去吃饭了。”来收场。

 

然后岳父就收起光剑丢下我,径直走掉了。

 

这简直是虐狗啊!!

 

每到这时我都好想卢克,好想卢克,重复十次。

 

哦,忘了介绍我和我对象,也就是上句中的卢克这孩子是怎么认识的了。

 

这点可供想找个有原力的对象的人参考。

 

很简单,当时他想从A星去B星(具体地点就打马赛克了,毕竟现在还算绝密资料),于是找到了我,就这么上了我的贼船——字面意义上的,当时我走私生意做得可好了。

 

总之,你必须得有一技傍身,而且必须是那种闪亮得能让绝地武士看上的技能。

 

当然我长得特别帅也是一个原因,虽然不像我对象,有一双漂亮得能让人陷在里头的蓝眼睛。

 

等打完大boss后,我还以为可以幸福快乐地过日子了,事实证明我实在太天真。

 

我韩.索罗这辈子,虽然一点原力都没有,但还真的还跟原力扛上了。

 

经过这么多年血泪教训,我的总结是,对待我儿子以及我岳父这种熊孩子绝地学徒一定要使劲地虐。如果你的原力对象精神不太稳定的话,我的建议是可以打断腿吊起来抽,什么都行,反正绝,对,不,要,心慈手软!

 

只是这个道理我懂,不代表这些绝地武士也懂,尤其是我对象这种心地特别善良,不管谁的错都往自己身上背的。我总觉得这一点也是被他的美人师父带坏了……

 

熊孩子闯祸,搞砸了我对象好不容易组建起来的绝地武士团后,人死的死,跑的跑。

 

谁说过是你错了,要是也是孩子他外公的错吧?隔代遗传真他妈要命!卢克你别走,别走啊!

 

结果这一找,就找了我十几年,到死了也没找着。

 

总结陈词,跟有原力的对象谈恋爱有风险,你要随时准备好被砍,被洗脑,被这个社会大清洗,被自己亲生儿子一剑穿心等等等等……

 

如果这样也不能令你有所退缩的话,那么就愿原力与你们同在!

 

 

回复

 

……


Rey(我真的只是个普通捡破烂的):大叔,我找到你要找的人了,顺说虐熊孩子的事也交给我吧!

 

AnakinSkywalker:小子,今晚八点你家门口单挑。

 

R2D2:@#¥%%……*……¥#%¥……%@#¥%%

 


深い森

电脑坏了,只能发发旧图。是帝国双子前提下的大三角。

P1-4是起因:在塔图因捡到一个流浪小狗

P5-6是经过:小狗总是逃跑怎么办?打断腿就行了

P7是结果:狗不可以上/床

电脑坏了,只能发发旧图。是帝国双子前提下的大三角。

P1-4是起因:在塔图因捡到一个流浪小狗

P5-6是经过:小狗总是逃跑怎么办?打断腿就行了

P7是结果:狗不可以上/床

Rasen
这个寒假都没怎么画过妹子啊…

这个寒假都没怎么画过妹子啊…

这个寒假都没怎么画过妹子啊…

Tropic

韩·索罗偷走了重要的情报

分级:PG

人物:Han Solo,Dark Side!Leia,Imperial!Luke

简介:韩·索罗偷走了重要的情报,拯救帝国的重任落在莱亚肩上(口胡)crackfic,玩梗用,implied Skysolo

韩·索罗不善于自我检讨,在他看来只有想不开人才会在自己身上挑毛病。他的逻辑很简单:如果没有人在找你麻烦,那显然你什么都没做错,而如果麻烦都到眼前了,那再反省也无济于事,不如溜之大吉。可是此时此刻,他还是忍不住好奇他到底是做了什么才导致他被十几个暴风兵追杀。几分钟前他还在吧台若无其事地喝酒,现在他却在莫斯埃斯帕的街头乱窜躲避爆能枪的袭击,虽然远算不...

分级:PG

人物:Han Solo,Dark Side!Leia,Imperial!Luke

简介:韩·索罗偷走了重要的情报,拯救帝国的重任落在莱亚肩上(口胡)crackfic,玩梗用,implied Skysolo

韩·索罗不善于自我检讨,在他看来只有想不开人才会在自己身上挑毛病。他的逻辑很简单:如果没有人在找你麻烦,那显然你什么都没做错,而如果麻烦都到眼前了,那再反省也无济于事,不如溜之大吉。可是此时此刻,他还是忍不住好奇他到底是做了什么才导致他被十几个暴风兵追杀。几分钟前他还在吧台若无其事地喝酒,现在他却在莫斯埃斯帕的街头乱窜躲避爆能枪的袭击,虽然远算不上最他最惊险的逃亡——毕竟白兵的命中率也就那样,但还是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不必要的刺激。

韩绞尽脑汁却想不起来是什么事,他最近得罪的人里好像也没有谁和帝国军有联系…当然也不排除是以前闯的祸终于赶上来了…难道他上次越的那批货实际上是帝国军的东西?他当时就觉得事情有点蹊跷...永远不能低估赫特人的野心,反正这种事被查出来也算不到那混蛋头上…估计就是这样了,没有更合理的解释。贾巴他们是暂时动不了,军团也只能处决个走私犯做做样子。

该死的,那几个白头盔出现在酒吧入口时他就应该溜走,可他非得留下来看他们想干什么。暴风兵一般不来这个地区,这里一半人是行走的武器库,而另一半与赫特人的犯罪家族有瓜葛,白兵虽然不是以高超的智商闻名,但他们也知道不能在贼窝里试运气。外环星域至今都没被彻底征服,而塔图因更是出名的野蛮,陆军部队明智地选择对当地猖狂的犯罪活动置之不理,只是驻扎在城市外围和沙漠里寻找零星的反抗组织成员。

进来的那两个应该是沙兵,他们似乎与韩在其他星球见过的兵种没什么区别,据说他们的头盔里有降温装置,但估计效果不怎么样,因为韩看到的每一个都像是被晒中暑后努力不昏过去。他好奇为什么没有人汇报他们的上级白色不是个好选择,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就像黑夜里的电灯泡,简直是长脚的靶子,而且他们身上有一点脏东西就看得一清二楚,比如眼前这对儿就像刚从土坑里刨出来的。他们能跑到这里来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不知道这次他们要拖走哪个可怜的王八蛋…

“韩·索罗?”

Fuck.

虽然音乐和喧嚣还在继续,但韩能感觉到几十对各种颜色和大小的眼球都微微转向他,酒吧斗殴是每天都有的事儿,而且往往很快就被酒保一枪解决,但是袭击帝国冲锋部队就不一样了。这几年不乏有被揪出来的反抗者与士兵搏斗,而插手的人在长远的角度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人们都在等待他的反应,再决定留下还是撤离。

“韩·索罗!举起你的手来,放在我能看见的地方!”

这下酒吧里彻底安静了,人们都挺起身来,紧张地撑着桌椅准备随时逃跑。

“我说,举起你的手!”暴风兵穿过人群朝他走来。

“没问题。”他放下手中的酒杯,愉快地说。

然后他拔枪击中了暴风兵的头部。

在接踵而至的混乱中暴风兵的搭档朝韩开枪,但不怎么意外地只打中了一个可怜的乐师,然后他就被一群惊慌的阿夸利什人撞倒了。韩顺利地跟着人群冲出侧门,扎进了狭窄的巷子里,莫斯埃斯帕的街道就像盘缠的蛇,没有规律又充满了意想不到的岔口,他只要能撑到空港就可以立即逃离塔图因。

他身后传来了混乱的脚步声,暴风兵追上来了,而且是很多人。有人开枪打中了路两边的墙,一个货摊,一个逃跑的行人和一个水桶。他们都在向低处射击,看来他们只是想让他丧失行动能力,而不是杀了他。这一下就排除了头部和躯干,他们也不剩什么容易瞄准的地方,况且他还在快速移动,他简直有点可怜这帮人。“真是太好了,”他嘲讽地想,“有人想活捉我,看来我成了什么重要人物。”

砰地一声,爆能枪击中了韩身后的柱子,他开始怀疑他们戴着那破头盔是不是什么都看不见。他转身打断了一个支架,一个棚子掉在了跑在队伍前面的暴风兵身上,他又轻而易举地干掉了紧跟着的两个。不一会儿他就甩掉了剩下的人,事实证明十来个穿着盔甲的眼拙的士兵不适合同时挤在曲折的小巷里。

空港应该离这里不远,他很快就能带着亲爱的千年隼离开,幸亏楚巴卡在船上休息,省了他找人的时间。他一点都不感到沮丧,这毕竟不是他第一次被迫在短时间内从一个星球上彻底消失。尽管这里到处都是可恶的沙子,塔图因总归还是个不错的地方,他在这儿总比在帝国中心安全。他决定先找个月球躲一阵,等军团忘了他再回到莫斯埃斯利或莫斯多巴…他来到了一个黑暗的角落,这时已经完全听不到追兵的声音,他停了下来想喘口气。他突然回想起棚子里挣扎的白兵,他不禁笑了:“一群白痴…”

“可不是。”一个低沉的,不像是人类的声音说。

韩愣住了。

嗡…红色的剑刃瞬间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这时才注意到黑暗中的人影。

“你好,韩·索罗。”戴黑色头盔的人说道。

-

醒来时韩头痛欲裂,他只记得一个戴头盔的矮子伸手在他眼前一挥,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他怀疑那小矮子是不是趁他昏迷时往他脑袋上踹了几脚,他感到脑壳都快炸了…哦不,好像不止是一晃…对,他似乎是打了一拳…因为那一晃好像不灵…

韩看了看四周,他在一间狭窄的牢房里,只有一扇紧闭的电动门,他头顶上是金属的网格盖板,缝隙中洒下昏红的光。他意识到他戴着手铐和脚链,而他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在一艘离塔图因远去的帝国战舰上,他开始担心他该如何回到莫斯埃斯帕找回千年隼,又怎么向楚巴卡解释他的失踪…该死,楚巴卡现在肯定急疯了。

他听到了走廊里的脚步声,有人来了。意外的是他相当平静,剑刃架在他脖子上的那一刻他以为他必死无疑,而如今恢复意识后他仿佛突破了恐惧的屏障,到达了近似超脱的境界——他还活着,他们需要他。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利用好他自己的利用价值,并希望能和他的绑架者达成某种共识。

这时候金属门打开了,那个戴头盔的矮子走了进来,他没有穿着帝国空军或陆军的制服,而是披着一件宽松的黑色斗篷。他胸前没有军衔,腰间除了挂着把剑柄没有佩戴别的武器。“真的好矮,”这是韩的第一个想法,“如果我站起来他都不一定到我肩膀…还是加上靴底的厚度。”他很好奇这个人的来历,他没有编制和验证条码,显然不是帝国的军官,那丑陋的头盔和暴风兵倒有些相似,也许是特殊兵种…但怎么会有这么矮的克隆人。

绑架者来到韩面前:“韩·索罗,我们又见面了。”

韩不得不承认那低沉沙哑的声音有种可怕的威慑力,只可惜听起来就像犯了哮喘。他没忍住说:“嘿,也很高兴见到你…一个小小的建议:你该调一下头盔的传声器,因为我几乎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确定你需要那个东西?我们可是在一个安全的恒温封闭空间里…还有,我比较确定我不认识你,除非你是指你把我打昏的时候?要是那个的话,说‘又一次’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韩立刻明白他说错话了,因为即便隔着头盔,他都能感觉到绑架者的恼怒,他看到戴手套的手握紧了拳头。“别在意我,”韩赶紧说,“我刚才没睡醒在说胡话,你说你的要求吧…”没想到那人却回答:“那好,如果你希望平等对峙…”

哦不,他要干什么…

韩才意识到那头盔不一定只是起保护作用,或许那可怕的声音并不是头盔所导致…他发现他并不想知道那金属面具后面是什么东西。“喂,你真的不用,你的头盔很棒...我不是那意思…别!”

但绑架者已经把手伸向头盔。

哦不…

头盔被摘了下来。一个棕色眼睛的女孩不愉快地瞪着他,她褐色的长发被静电弄得乱蓬蓬的。她看起来最多十七八岁。

“哦。”韩说。

“现在我们可以以平等的身份交流。”女孩用正常的声音说。

“对,平等…我最喜欢平等了…”韩嘟囔道。但他无法集中注意力,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我被一个天煞的小孩子抓住了。帝国军队这是想干什么?创建一个秘密小鬼军团?他冷静下来重新打量了番眼前的人:没了头盔,她像个被惯坏的小孩,凶狠的神色下是一副自鸣得意的样子。原来她觉得自己很厉害…这下好办了,他最会对付自负的人,只要满足他们的自尊心,事情就算成了一半。

“你手里有帝国所需的重要情报,如果你老实交代你所知道的一切,我也许会考虑让你死得痛快。如果你拒绝合作,我也有办法让你说话。”

死得痛快?这小鬼明显是没跟人做过交易。面对受过严酷训练的军人或被洗脑的间谍,她这样是什么信息也套不出来的,而这样对待罪犯和佣兵,就算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也失去了有利用价值的棋子与和他们所属的组织结盟的机会。看女孩的神情,她似乎是认真的,韩祈祷他能尽快让她改变主意…

“我相信你当然有办法,”韩理智地说,“但我很乐意合作。我想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因为我一直尊重帝国的主权。我很欣赏你们的做事方法和效率,而能为帝国效劳更是我梦寐以求的荣幸。如果我侵犯了帝国的利益,一定是无意之间被人欺骗或诬陷。我想我并不是你的终极目标?如果你免我一死,我不但能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还能领你抓到你想要的人。”

“Bravo,索罗先生。反抗组织里有你这么高悟性的人真是少见…”

“那个我不是反抗组织…”

“…可是你究竟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要靠提供的信息的质量。我了解你的性格,你要是敢耍任何小聪明,我保证你会非常后悔。”女孩冷冷地说。

“明白。”韩点头。

牢房陷入沉默。

一分钟后,“所以呢?我等着呢。”

“所以什么?”韩不思议地说,“你什么都没问我,我怎么知道你想知道什么?”

“偷走的重要的情报!”怒火又回到了女孩眼中,“不要再装糊涂了,坦白或受死,你自己选!”

“我做的亏心事多着去了,你想知道哪件?我都说了我要是惹了你们肯定是不小心的,你不说清楚是什么,你让我怎么回答?”

“混账…”女孩抽出剑柄,红色的剑锋霎时直指韩的眉间,嗡鸣声回荡在他耳边。

“好好好,我说!”韩绝望地喊道,“难道真是上个月赫特人贾巴抢的货物?我发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服从他的指使…东西都在他那里,我现在就能带你到他的根据地…”

“我要贾巴做什么?不要挑衅我!”女孩吼道,剑尖又离韩近了一点。

“啊啊啊我为什么要挑衅你!你是有病吧!你到底要什么!这六个月我送了三次货,都是贾巴的东西!我在酒馆里杀了一人因为他不让我好好喝酒,我确定他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死亡税我都上缴了!我遇到了几个好像是反抗组织的家伙但我根本没理会他们!再往前我就记不住了!如果你是在意我杀了暴风兵我只能说是他们先开枪逼我的!这样行了吧?行了吧?”

女孩收回了剑刃。

韩松了口气:“这下你相信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吧…你能放我走了吗?

女孩没有回答,她收起了剑柄,将手中的头盔放在一旁。待她抬起头,韩看到她脸那上冷酷到近似残忍的笑容。“我给了你机会,但是你证明了你不值得我的耐心。”女孩平和地说,但这种冷静却比她的愤怒更加可怕。

“你疯了…你根本会没在听我说话!你用脑子想想我有什么理由向你隐瞒…”

她伸出手。

-

二十分钟后。

“韩·索罗,我不得不承认,我低估了你。你是我见过意志最坚定的人,从来没有人像你一样如此有效地反抗我…”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反抗你了?”韩咬牙切齿地说,“你是进来时脑袋被门夹了吧…”

“我在你脑海中摸索了这么久,却没有找到一丁点有用的信息。”

“你找到的东西都够敲诈我三辈子了…”

“我是搞不懂了,”女孩一脸疑惑地走到一旁,她这次是真的平静了,“你不是原力敏感者,也不像是在刻意防备我…那要不是你用什么我不理解的方法把信息藏了起来…就是你脑袋里真的全是垃圾。”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们那样有统治星际的野心。”韩讽刺地说。这时他隐约听见外面有人朝他的方向跑来,这回又是谁…真是没完没了了…

“太不可思议了,我简直不相信一个人可以满脑子只想着钱和一艘垃圾船…”

“嘿,它不是垃圾!”

“…果然父亲说得对,塔图因人的脑袋都进了沙子。”

“随你便…现在,现在你可以放我走了吗?”他被折腾得半死,而且原本想好的对策一个都没用上。这个不知名的小孩了推翻了他对帝国军所有的认识…如果他能活下来,他决定要离一切与帝国有关的人越远越好,天知道他们手里还有多少像她一样不讲理的疯子。

“不行,”女孩说着拔出剑,“你浪费了我的时间,让我大老远从科洛桑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等我先剁了你喂沙拉克,再去找天行者那个混蛋算账。”

“又不是我让你来的,关我什么事!天行者又是什么鬼?你别激动…”韩挣扎着向角落里挪动,女孩一步步逼近。

“再见了,rebel scum…”

“求求你…”

“给我住手!”

门开启了,一群暴风兵举枪冲了进来将他们围住,女孩的手停在半空中,她收起剑刃,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你可知道我现在就能把这群废物都砸了?别以为我害怕你,我只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

没等韩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一个身穿军装的金发少年走了进来,他打量了下眼前的女孩,又瞥了眼地上的韩,他摇摇头说道:“我知道,奥加纳,我也会看在达斯·维达的面子上不把你扔到太空里的。”

“你想的美,天行者。”女孩恶狠狠地说。

少年这时注意到了地上的头盔,“你还在戴那个东西?我不明白你是怎么把你那些头发都塞进去的。你知道那玩意对你一点用也没有,而且让你的脑袋看起来像个鸟窝。”

“作为一个不抹十斤头油头发都平不了的人你没资格说我。”

“…言归正传,你知道你违反了多少条规定吗?你跟踪我到塔图因,擅自做主袭击了我的犯人,又暗地里登上了我的船…”

“你的犯人?”奥加纳讽刺地说,“明明是你从我这里抢走的,你手下十几个蠢货都抓不到他…还有什么叫暗地里?我有通行证,是你的手下主动放我进来的。”

“原力不叫万能通行证。”

“那你抢了我的人。”

“谁叫你拖不动他,连用原力都不行。”天行者指出,“我听说你用原力放倒犯人失败后,你把他打昏了。”

“我是个实际的人,”奥加纳冷静地说,“当一个方案行不通,我就立即实行另一个,不像你那样执着于书本规矩,从不探索新的途径,最后什么也解决不了。”

“所以说你只是个半吊子武士,而我是个少将。”

“得了吧,要不是父亲找到你,你现在还在塔图因上玩沙子。”

“如果父亲不从奥德兰上把你带走,你现在还是个小公主…”少年说到一半愣住了,似乎意识到这并不是个很有效的侮辱,他想了想,接着说:“你被宠坏了,这里是外环星域,不是你家后花园。如果你再像个公主那样为所欲为,回去我会让上级把你软禁起来。”

“总比你个农民强。”

“够了,你个小公主!”

“吃沙子吧,混蛋!”

暴风兵们条件反射般退后了一步,仿佛在给这两人让出打架的地方,他们像是习惯了这种事情…韩一直躲在角落里又恐惧又好奇地看着这场闹剧,“这两个小孩是做什么的…他们真的是帝国军吗?他们要吵多久才能想起我在这里…”细看那个金发蓝眼的男孩竟然有点熟悉,他似乎在哪里见过,但又感觉不太对…

“没有维达大人你什么都不是!”

“哦是吗?”女孩笑道,“你都不敢称他为父亲,因为你知道你没有资格。我才是他选中的孩子,我是他的继承人,你就继续玩你的战舰和你的暴风兵吧,假装自己是个真正的军官。”

“如果他这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还需要抢我的犯人讨好他?”

“我是为帝国效益,因为单凭你这个废物抓两年都抓不到他!”

“你也继续欺骗自己吧,戴着你那奇怪的头盔装样子,但你知道你永远都比不上达斯·维达…”

“天行者!你想死吗?”

暴风兵退后了两步,他们看起来像时刻就会落荒而逃,但金发少年却露出了懒散的微笑,显然这次他赢了:“收起你的玩具,别伤着自己。你看看你的样子,你觉得你会得到维达大人的认可吗?我觉得你该回去好好反省一下了,我可没时间陪你玩了,我还有正事要做。”

“你就等着瞧…”奥加纳嘟囔道。

“他们这是…看谁先爆发吗…”韩感到很震惊,“这都是些什么神经病。”

少年转身面对韩,他看起来就像是奥加纳的对立:他身穿整齐的军服,金发向后梳着,他没有佩戴任何武器。他脸上挂着政治家常有毫无意义的笑容,但他蓝色的眼睛里却毫无笑意,唯有方才的对峙让韩意识到:这家伙也就表面上看似比那个女孩更理智。他看起来是那么地熟悉,到底是在哪里…

“索罗先生,我为你刚才受到的待遇表示歉意,这位人士不代表帝国的立场。我们是真心寻求你的帮助,希望你能与我们合作。”

“哦,好…”韩点头,但他的目光却停在女孩和嗡鸣的剑上,她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此刻她正狠狠地瞪着韩。少年注意到了这点,他瞥了女孩一眼,说道:“在奥加纳…公主离开后,我们便可以开始真正的协商。”

“没有用的,”奥加纳说,“他什么都不知道,满脑子都是垃圾。我以后再也不监听你的通话了,因为你得到的消息都是假的。”

“很高兴你能做出这样的保证,”天行者说,“可惜这次不是我的消息不准,是你的水平不够。”

“我不信他偷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我没有看到任何值得一提的事…”

“哦。”韩不小心说。

“什么?”两人同时转头看着他。

“我想起来了,”韩突然笑了,“你是卢克不是吗?”

金发少年瞪大了眼睛,奥加纳也皱起眉头。“我在干什么?”韩心想,“我是疯了吗?”但他再也忍不住了,这一切都太荒唐,他被折腾得生不如死就是为了这点破事儿…如果他不笑出声他就会失去理智。

“我第一眼都没认出来…真是太不一样了…”

“这是怎么回事?”女孩问道。

“闭嘴!”卢克说。

“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可是你喝醉了…”

“不要再说了!”

“你为什么不能像个正常人那样…该死的,你知道我差点被这个混蛋杀了?”

然后他眼前一黑。

-

“你这是干什么!”卢克喊道。

“他叫我混蛋,”莱亚说,“而且我忍他很久了。”

“如果他死了怎么办?”

“我只是踹了他一脚。”

“我命令你现在就离开我的船,等我回到科洛桑你就完了。”谢天谢地,卢克心想。多亏了莱亚的脾气,不然韩再多说一句,他就自身难保。

“不,应该是等我回去你才完了。”

“你什么意思?”

“你动用了一个战舰和一个军团的人帮你找一个一年前你没要到联系方式的酒吧里的白痴。”

“你…”

“看来他脑袋里也不全是垃圾不是么?我看的时候还没把联想到你,谢谢他提醒我,这结果真是出乎意料…”

“我尊敬的妹妹,我们商量一下这事好吗…”

“再见,哥哥。”莱亚捡起头盔,走出牢房,她的嘲笑声回荡在长廊里:“嘿,你觉得你这样能得到维达大人的认可吗?你该回去好好反省一下了,我可没时间陪你玩了…”

楼老师
为王老师的身材正名,他只是毛长...

为王老师的身材正名,他只是毛长!并!不!胖!!!!!

[这是一个很科学的猫变人设定,所以所有猫咪变身以后都是光屁股的。

为王老师的身材正名,他只是毛长!并!不!胖!!!!!

[这是一个很科学的猫变人设定,所以所有猫咪变身以后都是光屁股的。

Tea or Tea

終於畫完啦,無事條漫上甚麼色,簡直自作自受YAY還要上色時不小心刪了部份線稿,真是比白兵的準繩度還要灰,然後快完成時ps又不知發啥神經狂死.....天啊我想產個糧而已
***傻白甜only,偷工減料有,英文大概沒有錯吧(((。

終於畫完啦,無事條漫上甚麼色,簡直自作自受YAY還要上色時不小心刪了部份線稿,真是比白兵的準繩度還要灰,然後快完成時ps又不知發啥神經狂死.....天啊我想產個糧而已
***傻白甜only,偷工減料有,英文大概沒有錯吧(((。

调和级水

[star wars][han/luke]oceans and waters

梗概:“为了你的眼睛。”

+++++
卢克一直都感受得到原力的存在。

开始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在他小到拳头还没有一个把手大的时候,他就知道它存在着。一段哀伤的,温柔的心跳,紧紧地环绕着他,振动像风吹过沙子一样变得微弱,两拍之间是深不见底的寂静。在他从婴儿到幼童的这段时间里它一直陪伴着他,所以他永远也不会想要哭泣。

那应该是一段女性的心跳,卢克就是知道,成年之后他就再也听不见了。再后来他到了达戈巴,一个千疮百孔的布满黏液的星球,当尤达在湿气和沼泽中训练他的时候,他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

这次伴着它的远不止寂静,他听到恒星爆炸,某颗星球上夹着冰棱的雨,海洋里动物的鸣叫声,它们合在一起,带着他颤巍...

梗概:“为了你的眼睛。”

+++++
卢克一直都感受得到原力的存在。

开始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在他小到拳头还没有一个把手大的时候,他就知道它存在着。一段哀伤的,温柔的心跳,紧紧地环绕着他,振动像风吹过沙子一样变得微弱,两拍之间是深不见底的寂静。在他从婴儿到幼童的这段时间里它一直陪伴着他,所以他永远也不会想要哭泣。

那应该是一段女性的心跳,卢克就是知道,成年之后他就再也听不见了。再后来他到了达戈巴,一个千疮百孔的布满黏液的星球,当尤达在湿气和沼泽中训练他的时候,他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

这次伴着它的远不止寂静,他听到恒星爆炸,某颗星球上夹着冰棱的雨,海洋里动物的鸣叫声,它们合在一起,带着他颤巍巍地震动着,像整个宇宙一般,不死者用这样的方式发出吐息。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宽厚的原力把他捧到半空中,而这些声音像星星的亮晶晶的碎屑一样,在黑夜里缓慢地朝他坠落。

那个声音始终在那里,在他耳边,在他碰不到的远处。在无数声音,无数颗心和星球的洪流中,它轻飘飘地来到他身边,也只想来到他身边。更久之前在霍斯的雪地里,这个声音也曾像雪一样落下,于是他再也感受不到寒冷,疼痛和风,雪只是安静地飘落下来,他只是躺在雪地里而已。

尤达告诉他,死人确实会留下痕迹。再后来他知道了,那是他母亲的心跳。

卢克小心翼翼地携带着它,像保存一个身体之外的胎记。听到它他会想要流泪,但他并不会感到哀伤,那只是一个又小又无害的魔法,将他母亲的一部分完整地拓印了下来。他不会感到哀伤,但它的存在永远会给他以惊奇和安慰。


后来他问莱娅能不能听到。

“不”,莱娅说,“但是我能看到星星。”

她接着说,那不一定是星星,因为它看上去又和你离得很近,它没有距离。它可以在你手心里跳动,也可以在太阳边上,这时它的光芒就看不太清了……有一颗星星一直陪着她,她尝试过握住它但是被穿过去了。所以某种意义上它不是真实的,但又必须存在……

那是你的母亲,他说。是啊,莱娅说,眼睛里倒映着他望不见的团团光芒,那是我的母亲。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母亲的心脏依然哀伤,温柔地跳动着。

那都是很久前的故事了,故乡,光速飞行,大大小小危险星球,宇宙另一头有恶人,击落飞船像点燃烟花。他可以去任何地方,塔图因有两个太阳而非一个,它们红彤彤地升起,尽管他很少再回去,他没有理由再回去。星际地图大部分是空白的,像年轻人的心,等着什么人轻轻地踩上去。

韩.索罗是这段时间里一个小小的意外。

如果说他和莱娅都或多或少都能从原力里感知到他人的话,韩.索罗实在是隐藏得非常好。他喝酒,脚上的皮靴锃亮,欠着钱依旧在酒馆里赌博,卢克起初实在是信不过他,可是后来呢?

韩不像莱娅,他不属于他经历过的熟悉的那个世界。莱娅会跟他讲那些星星,但只有韩会用那样的眼神看他——毫不在意的,有时又认真得可怕。比起前一种卢克更害怕后一种,因为韩的眼神把他拖进怀疑和期待里——他和他想的是一样的吗?答案总是在变化,让他对自己的劝告也变个不停。他像是永远被困在了海滩上,甜蜜的饱和了糖的海水就在他脚边,但他只能止步不前。

他确实糊里糊涂地喜欢着莱娅,他知道莱娅对他的感觉也一样。可是韩,韩在某种意义上依然是个陌生人,而卢克为这种亲密关系感到惊奇——在别人的眼睑和手指上发现像自己又不是自己的影子。

他母亲的心跳总会静悄悄地在他胸口上浮出来,但是在这样的时刻,卢克一点声音都没法听到,他只能任由自己的心被轻轻提起来。过去十几年他都和他的收养人在一起,连未使用过的机器人都很少见到。卢克不知道自己是否擅长爱上别人。

在迁去霍斯之前他们得到了一个侦查任务,探明地图上的空白星域——为了躲开无处不在的探测器,义军只能在未被标记的地方找出一条新的路。卢克意识到,只有他们两个,没有别人——伍基人突然就被细菌缠上了,而莱娅有太多的事情等着她。“当心点,”莱娅说,右手捧着他的脸,在他们身后韩正在做最后的检查,“永远记着该怎么回来。”

我会的,他说。“还有,”莱娅往他们背后看了一眼,“别和他吵架。”

我不会和他吵架的,卢克想,当距离被压缩了,他就更得小心翼翼。他安静地检查线路和涡轮,每前进一些就在地图上做好标识,时刻跟基地保持通信,尽职尽责地做韩的副驾,听他讲他去过的所有地方——卢克压制着冲动,让对话不要因为自己刻意的努力而变得更愉快。

他表现得过于正常了,卢克想。韩开始用探究的眼神看他。

在路上已经两天多,冒险故事总有讲完的时候。千年隼的降噪装置不知道是哪一代的了,力不从心地把声音维持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他们没有使用超空间引擎,噪音时而变得非常尖锐,飞船像孤岛一般在没有边际的漆黑中前行,小心翼翼地不被某个星球锁定住。

“我很喜欢塔图因。”韩突然说。

卢克顿了一下,他没有料到故乡的名字会从韩嘴里说出来,以一种珍重的语气。

“第一次我从很远之外看到它,那时候我还算不上是个走私犯,去过的地方也很少,我看着它,觉得它真是美极了,金色柔和得像蜂蜡一样,我以为它自己会发光。”

“发光?”

“看起来是,后来别人告诉我那是因为沙子里有太多钠。”

“后来你也见过那些沙子了。”在一个被遗忘的,比无趣还要不幸得多的星球上。

“是啊,我经常去太空港,世界上最脏的地方,虫子也很多,酒馆里的沙子到了中午就能没过脚。但是只要看到那些沙漠,我就能想起第一次见到它的样子,有点透明地闪着暖洋洋的光,像不是这个宇宙里的东西一样。”

韩一直看着他。

卢克让自己保持沉默,于是韩的目光在他身上停了更久。

驾驶舱里依然很吵,像有刀子划过。卢克感到焦躁,他什么也听不见,除了无规律的外太空噪音。他母亲的心跳像一个支点,现在它被打散了,卢克怎么也找不到它,只能手无寸铁地浮在半空中,让那些吵闹的声音钻进他脑袋里。他嘶嘶地喘着气,向后靠在座椅上,感到疼痛在他血管里面流窜。

韩没有时间去看他到底怎么了。电子屏上的坐标放大了,表示霍斯就在不远,紧接着亮起了红点,滴滴地警告他们在此方向即将进入贸易航道。他们只能调转方向,朝着咫尺之外的霍斯绕行。

这是个错误的决定。当卢克刚好能看到那个冰雪星球的时候——现在它几乎是全黑的,除了顶部一弧阳光,面朝他们的这半星球还没有从黑夜里苏醒——他们就撞上了小行星带,韩手忙脚乱地关闭离子引擎,降低速度躲开一个个朝他们砸过来的岩块,与此同时小而细碎的石头持续不断地敲击船体——像下雨,卢克想。他没有见过下雨,但那应该也和这种声音一样。

千年隼侧着身子挤过两个相撞的碎片,离安全的大气层已经不远了,在这时有飞船两个大的红棕岩块出现在他们头顶,轻快地朝他们奔去。韩试图调转方向,但是已经太晚了。

先是金属外壳被挤压的声音,接着引擎发出痛苦的呜咽——它被逼迫着重启了,千年隼号没有被打垮。但是电线从储藏室一路噼啪作响着到了驾驶舱,空气交换阀冒出烟雾,接着它掉了下来,朝卢克飞去。

韩叫着他的名字,卢克闭上了眼睛。


现在正在下雨。他模糊的认知固守这一点,只能是下雨,因为有滴答滴答的声音,那不是原力,因为它就在他耳边,他正躺在雨水里。卢克什么也感觉不到,除了一点点微不可闻的声响,但是他快要笑起来了——他躺在黑夜里,而雨水落到他脸上。

他等着自己其他的感官复苏,沙漠男孩觉得这种体验是很奢侈的。可是等到他找回了自己的手和脚,尝试着动一动它们的时候,他也没有感受到雨水。相反的地面很烫,而空气又很冷。卢克知道这是夜晚了,并且是和塔图因一样的夜晚。

他失望地睁开了眼睛。

韩就在他上方,他望着远处,四周一片漆黑,卢克看到他的下巴和脖颈,他能看到的唯一一点温暖的东西消失在男人的领口。过了一会他才意识到他正躺在韩的腿上。

他挣扎着动了动,“我很抱歉,”他说,一边缓慢地抬起身,感觉像把他的脊椎骨一节节地重新掰开,“我真的很抱歉……”

韩示意他嘘声。

“看你周围。”他说。

周围只有岩层,有弯弯曲曲的缝隙和气泡痕迹,像被熔化过又重新凝固了一般。

“这是个完全死掉了的星球,”韩说,“从最里面到外头都只有结实的火山岩——”

他没能说完,脚下的层层缝隙亮了起来,他视线所及的地面上,都流淌着丝丝金光,在黑夜中看起来繁复美丽,像他没见过的贵重织物。卢克有些惊慌,好像死了的星球又要从死灰里重燃一般。

韩握住了他的手。

那些金光逐渐上升了,漫过地面,继续往上,分散成璀璨夺目的一个个,安静且乖顺地飞过他们头顶,然后停顿,扑闪着翅膀——它们有翅膀,浑身像燃着金色的火一样,照亮一小方冰冷的夜。这样的它们有无数个,于是空气像弥漫着金粉,灵巧且明亮的一个个静止不动,虔诚得像显灵仪式。而他所在的是种植星星的田野,在黑夜里它们浮起来,回到本该在的天上去。

金色的光仿佛是透明的,四周什么声音也没有,如同在漆黑深海。卢克想起了韩说过的话:“像不是这个宇宙里的东西一样。”

他看着韩,心里是惊诧和无法言说的喜悦。韩也看着他,好像他们被冰块冻住,只能这样看着对方直到毁灭。有一簇光降到他们靠得很近的鼻梁之间,韩把它赶开了,低头在他唇上印下一吻。

卢克闭上了眼睛。他听见翅膀拍打温暖气流,韩打在他脸颊上的呼吸,他把手在韩身后收紧了,轻微地睁开了眼,星星们往天的另一边飞去了,它们那么亮,飞过像拖着长长尾巴。迁徙的星星追赶着在雾一般的黑夜里留下弧线,最终消失在地平线上。

韩放开了他。“努瓜拉蝴蝶,白天在洞穴里栖息,到了晚上就点亮自己,寻着太阳的方向前往下一个白昼。”

卢克张着嘴,试图找回语言能力,却只能发出几个意义不明的气声,韩深深地望着他的眼睛。他支吾了很久。最后他说:“霍斯。”

韩指着远处。“那里就是霍斯,”他说,“而我们在它的卫星上。”

他抬起头,顺着韩手指的方向看去。那的确是霍斯,悬在凝重的夜空里,现在正对他的那面已经亮了大半,阳光在冰峰和雪谷间流动,使它们显出白和瓦蓝之间的任何颜色,固着的雪和冰川仿佛在流动一般。用不了多久,当这一半完全被太阳照射的时候,它看起来将像一球被冰封的翻腾海洋。

然而现在,月牙状的黑夜依然栖在它之上,将霍斯切割成星空里的,明亮的一只眼睛。

不只有他这么想,因为韩靠在他身边,自言自语一样地说:“为了你的眼睛,小子(kid)。”

他们一同坐在这漆黑的,死亡了的星球上,一同看着自宇宙诞生以来最美丽的冰雪,贴在一起以抵抗静谧的深深的凉夜。卢克再也不会感到不完整,因为韩的心跳自虚空中浮现,神奇得像地图最终被填满。它惊诧着试探着贴到卢克胸膛上,带着他一起回声隆隆地震动。

END

省略号-专业脑洞流产
呃,这张图片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呃,这张图片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反正是新希望特典里面的……

这位社会青年你一脸爱意地看着脖子上缠了触手的傻嗨青少年很容易惹人误会的好嘛。

碳化吧(不)

就是来贡献个tag(。)

呃,这张图片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反正是新希望特典里面的……

这位社会青年你一脸爱意地看着脖子上缠了触手的傻嗨青少年很容易惹人误会的好嘛。

碳化吧(不)

就是来贡献个tag(。)

綿羊草

收到Lego的信才驚覺已經五月四!趕忙搜了搜去年幾張辣雞存檔湊合一下。p2是看完solo腦的 p4是有人向我點圖想看王子盧調戲老韓()


MAY THE 4TH be with you my friends!!!

收到Lego的信才驚覺已經五月四!趕忙搜了搜去年幾張辣雞存檔湊合一下。p2是看完solo腦的 p4是有人向我點圖想看王子盧調戲老韓()


MAY THE 4TH be with you my friend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