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lamdunk

9435浏览    98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10 11:24
rel_luu

My New art!

sendoh&rukawa


블라인드 처리 된 그림들도 다시 올리고 싶은데,

어떤 그림 때문에 그런 것인지 모르겠어서 선뜻 올릴 수가 없네요😭.. 센루데이가 얼마남지 않았어요. 그때 다시 올게요 다들 좋은 하루되시기를!

My New art!

sendoh&rukawa


블라인드 처리 된 그림들도 다시 올리고 싶은데,

어떤 그림 때문에 그런 것인지 모르겠어서 선뜻 올릴 수가 없네요😭.. 센루데이가 얼마남지 않았어요. 그때 다시 올게요 다들 좋은 하루되시기를!

九色_色即是空
快要高考拉~~~给高考考生加把...

快要高考拉~~~给高考考生加把劲儿!

虽然我家……俩崽儿……都是学……学渣(扶额)

但也确实是一对儿能称霸全国的呀对吧!!!

(所以WB有位小伙伴说得对,这是来自体育特长生的祝福……23333)

总之!加油吧!!!


快要高考拉~~~给高考考生加把劲儿!

虽然我家……俩崽儿……都是学……学渣(扶额)

但也确实是一对儿能称霸全国的呀对吧!!!

(所以WB有位小伙伴说得对,这是来自体育特长生的祝福……23333)

总之!加油吧!!!


九色_色即是空
肯定会被pb吧……能挂多久看缘...

肯定会被pb吧……能挂多久看缘分吼吼

我觉得我们牧桑是整个SD最累的男人(第二累的是仙道)

作为一个组织后卫,整场球下来得帮着武藤高砂搞樱木,帮着清田防流川,偶尔的还得整一下赤木,本身还要对位宫城。

防守已经这么全面了还得帮着进攻端得分,还得护着阿神投三分,最后还得用四个人来防他

这得亏了坦克一样的身子和超一流的体力吧。

感觉SD里在身体素质上能和樱木扛一下的也就是我们牧桑了。

↑↑↑↑↑↑↑↑↑↑↑↑↑↑↑↑↑↑

以上是我自己的想法,不要过分分析,要不然我就哭了。

高头你怎么把牧桑搞来的?也是用湘南这片海么?——在这么漂亮的海里与海浪搏击,阿牧很喜欢吧?

湘南这片海岸功劳太...

肯定会被pb吧……能挂多久看缘分吼吼

我觉得我们牧桑是整个SD最累的男人(第二累的是仙道)

作为一个组织后卫,整场球下来得帮着武藤高砂搞樱木,帮着清田防流川,偶尔的还得整一下赤木,本身还要对位宫城。

防守已经这么全面了还得帮着进攻端得分,还得护着阿神投三分,最后还得用四个人来防他

这得亏了坦克一样的身子和超一流的体力吧。

感觉SD里在身体素质上能和樱木扛一下的也就是我们牧桑了。

↑↑↑↑↑↑↑↑↑↑↑↑↑↑↑↑↑↑

以上是我自己的想法,不要过分分析,要不然我就哭了。

高头你怎么把牧桑搞来的?也是用湘南这片海么?——在这么漂亮的海里与海浪搏击,阿牧很喜欢吧?

湘南这片海岸功劳太大了

九色_色即是空

【花流】【ABO双A设定】狭路番外 之 触手可及

*就是想写写普通的爱抚。其他的都不知所云

*仍旧是现编现写,没有大纲,不知走向,副cp不定,等定了见说明。


——————————————


最近都混乱无比的不良九 

*就是想写写普通的爱抚。其他的都不知所云

*仍旧是现编现写,没有大纲,不知走向,副cp不定,等定了见说明。


——————————————


最近都混乱无比的不良九 

九色_色即是空

可算是把期末卷子都阅完了,把我都虐笑了我也是服了。上班这几天就恢复恢复手绘吧。先来个三哥打个头阵。三哥旁边那个没画完呢。猜猜是谁捏?(猜不出也没关系……)

可算是把期末卷子都阅完了,把我都虐笑了我也是服了。上班这几天就恢复恢复手绘吧。先来个三哥打个头阵。三哥旁边那个没画完呢。猜猜是谁捏?(猜不出也没关系……)

旧时烟涛

篮球部的小事1

也是高三之前就开始构思的旧文,半群像,文笔是没有的,设定有脑补的,CP大概率木有明确指向……

(悄咪咪说一句,可能还是翔阳中心吧,感觉越写伊藤戏份越多了)


一   成绩

秋季学期对学生们的第一个挑战就是联考。考试这东西让人既爱又恨,就算付出120%的努力,也未必能晓得出卷老师在想什么。但这次大大出乎意料的是最先被老师盯上的是高三的学霸们。

发试卷的那天,北原老师仔细检查了好几遍三井寿的卷子,感叹几句,这孩子终于长大了。然后呢,然后就没有了。北原老师的态度让三井有些不舒服,在北原老师的眼里,那个惹事的孩子终于不惹事了,也算浪子回头,但是他也没真的指望三井...

也是高三之前就开始构思的旧文,半群像,文笔是没有的,设定有脑补的,CP大概率木有明确指向……

(悄咪咪说一句,可能还是翔阳中心吧,感觉越写伊藤戏份越多了)


一   成绩

秋季学期对学生们的第一个挑战就是联考。考试这东西让人既爱又恨,就算付出120%的努力,也未必能晓得出卷老师在想什么。但这次大大出乎意料的是最先被老师盯上的是高三的学霸们。

发试卷的那天,北原老师仔细检查了好几遍三井寿的卷子,感叹几句,这孩子终于长大了。然后呢,然后就没有了。北原老师的态度让三井有些不舒服,在北原老师的眼里,那个惹事的孩子终于不惹事了,也算浪子回头,但是他也没真的指望三井寿能考上哪个好大学。

三井不喜欢被人看轻了,但比如说英语,数学,工学,荒废两年就再也赶不回来了。听完北原老师轻飘飘的鼓励,三井拎着篮球就去了球场。篮球与木地板相碰的声音着实让人安心。抬手,压腕,篮球就在空中旋转着,沿着抛物线划入篮网……如果可以,三井寿想打一辈子篮球。

木暮看到成绩倒是长出一口气,还好还好,低分飘过……但想去更好的学校还要继续努力。

赤木被老师留下来了。联考成绩中只有英语变化不大,而数学,工学成绩的排名都有所下滑。办公室安静的可怕。但北原老师没有想象中生气,沉默许久,北原老师才问,“赤木同学,听说深体大有意向特招?”“老师,我没打算去。”这个回答倒是有些出乎北原老师的意料,准备好的“思想教育”落空了。“其实这样也好,”北原老师掩去尴尬,笑着翻出各个大学的招生意向表,“要学工程学这些大学都不错……”

“赤木同学,既然想好了,那就别再分心了。”

“噢,”赤木抬头一看,撞到了人。木暮应该等了好久,“走吧。”“去哪?”“当然是去球馆啊!”木暮道,“别太勉强自己。”

宫城良田成了新的队长。当然,三井寿是“不太服”的。可是赤木,木暮退队,流川枫去了青训,樱木花道还在疗养院。宫城和三井又不对位,平时的训练连个3V3都打不起来。就算两个人吵起来,真的是吵了个寂寞。

更惨的是翔阳那边。呃,其实起因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花形透成绩退步有些厉害。从年级第一跌到年级第十二而已。当然如果年级第一,考东大是稳稳的,但如果是年级十二,那就有些危险了。

吉野老师的怒火从花形头上烧了小半刻钟,终于轮到了藤真健司。现在藤真也不太确定自己是着火的城门还是被殃及的池鱼。

“藤真君,高三学生最重要的事还是升学!”

“吉野老师,不会耽误的。”

“高二那年……”

“那只是个意外!”藤真根本不想在这种时候这件事被提起来。

“因为那个意外住院三天,脑袋上缝了三针。如果再有一个意外,招考联考体检面试你打算怎么办?”吉野老师这话也确实没办法反驳。

“对不起,吉野老师。”藤真知道吉野老师为什么生气,但这个问题却没那么容易解决,所以只能用上道歉加鞠躬这套。

“行了,现在保证的好,上了球场什么都忘了。”说着吉野老师就去翻抽屉,“我是说不动你们。”学院开放日的特别邀请函,吉野老师的意思很明显了。

“长谷川君,”吉野老师忽然的“关照”倒是吓了长谷川一跳,“老师,我成绩没退步!”“把棒球部的那几个叫进来。”

看来这是可以走了。棒球部的人捏了一把冷汗,见花形出来问道,“老师叫你们是评优的事吗?”“嗯,你进去就知道了。”说完,三个人没有表情的去了球场。

“要不把邀请函藏起来?”伊藤卓也感觉到了部里弥漫的低气压,但这样的建议一出口,便收到了藤真的一记眼刀,伊藤一个手抖投了个三不沾。

藤真也有些无奈,自己带伊藤好歹也带了两年了,怎么尽出馊主意?

“如果前辈的父亲……”

“伊藤顶上,从周四开始,部里的事情你负责。”藤真刚语气平静的宣布晚决定,伊藤又投了一个三不沾。

“前辈,这太突然了……”

“没什么突然的,其他学校的高二学生也在负责这一块。”

二   校园开放日

伊藤卓不得不佩服藤真和花形在校园开放日还能这么淡定,尤其是在前两天吉野老师发那么大的火的情况下。

伊藤有些忐忑,如果藤真是认真的,那么今天就是他管篮球部的最后一天了。

慢跑热身,变速跑,折返跑,高抬腿,平板支撑……一个小时的耐力训练让整个球队满头大汗。

“藤真前辈,那个……”伊藤小心翼翼地问,却发现无路可退。藤真很平静的回答,“以后我和花形有补习,训练你负责。”伊藤还想说什么,藤真又补了一句,“周六有和海南的练习赛,你带队过去,我们来不及。”

“藤真前辈,开…开什么玩笑?”伊藤被这消息砸到晕头转向。花形拍拍伊藤肩膀,“这就像超纲的物理题,不会也得做。”

“牧退队了,你放心好了。”藤真说这话时伊藤总觉得他不甘心,可是自己去面对高头教练也很可怕。

“那就现在打练习赛,我和花形一组,剩下的人你挑。”大概是伊藤怵得太明显,藤真干脆来了这么一招。伊藤盯着压力要走了剩下的前辈和一个替班中锋,藤真则随便选了几个人。

那天下午对伊藤而言着实难熬,伊藤是藤真一手带出来的,伊藤什么时候传球,什么时候投球这样的细节藤真都很熟悉。直接结果就是伊藤几乎没有出手的几会,不是被抢断就是失误;而在防守端,藤真一个变相就能把伊藤甩开……

藤真和花形今年带着几个后辈跟打正式比赛一样,没有一句废话,只有凌厉的进攻。在伊藤看到藤真身形左偏时下意识地跟上,只见藤真又一个后撤步跳投,三分。两队的差距已经拉到了二十分。练习赛还有十分钟结束。

长谷川发球伊藤接球后远远地看见藤真站在半场线上。如果过不了藤真,估计又是被打一波反攻。伊藤慢慢运球过去,长谷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拍拍伊藤肩膀,继续向前场跑。一个长传,球又被断下来,紧接着就是一个快攻,球被轻轻抛进了。

吉野老师不知什么时候到的,还带着藤真和花形的父亲。藤真把球收回箱子,看了伊藤一眼就走了,花形也沉默地收拾完东西离开。

伊藤无力分辨藤真眼里的是生气,失望还是难过,抑或是都有。伊藤只是坐在场边沉默地大口灌水。长谷川做到伊藤旁边,“人和人之间是有差距的,这种差距可以想办法弥补,却不能完全消解。”

吉野老师把藤真和花形的父亲,还有他们一起带去教室,谈得无非是成绩和志愿。

花形已经有定好的志愿,而藤真的想法和父亲是有差异的。选这个专业的理由被磨叨到耳朵生茧,理由无非是就业,轻松,专业影响力等等,喜欢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是无足轻重的,任性是不被允许的。

被父亲和吉野老师约谈了好久,藤真的沉默倒是引起尴尬。“藤真君如果不喜欢这个专业……”吉野老师还未说完,藤真便利落地在志愿意向表上签了字。他父亲的嘴角松了,而吉野老师眉头却皱得更紧,勉强笑道,“好吧,时间不早了,也到了吃饭时间了。”

三    翔海练习赛

令人瞠目的是随后两天藤真真的没有再管篮球部,完成基础的体能训练就去吃饭,参加晚上的补习。第一天接手时伊藤晕晕乎乎的,甚至不知道从哪开始,“emm……要不先练运球变相?俩人一组,从底线开始吧,到三分线为止……”而三年级几个学长长谷川,高野,永野的目光不由得让伊藤心虚。

第二天也是一样,藤真和花形完成基础训练就走了,长谷川也有补习,伊藤又庆幸又惴惴不安地组织训练。

周六早晨,伊藤早早到了学校。这个时候藤真和花形应该还有补习。“长谷川前辈,藤真前辈真的不来吗?”伊藤又焦急地向外面望。长谷川忍不住道,“走吧。其实那天藤真是希望你学到东西的。”

伊藤闷闷地带队上了电车。藤真是希望伊藤成为领袖,下一年向他一样带领翔阳……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像他们一样,不是每个人都真的能成为领袖。

来迎接翔阳的是清田信长。“请问牧前辈……”伊藤边走边问道,清田大笑,“牧前辈已经处于半隐退状态了!”

不过,牧还是来了,只是作为旁观者看着,穿上卫衣看着还年轻一点。藤真还没来,正好让阿神和清田练练手。看得出来,阿神和清田毕竟是主场,神情放松;伊藤有些紧张,长谷川倒还好,帮忙安抚后辈们的情绪。

平心而论,伊藤的基本功还不错,虽然没办法和阿牧藤真仙道这样的王牌相比,但比起县内其他学校的控卫还是很不错的;另外是那个花形的替补,身体素质应该还不错,但手感脚步差多了,也和伊藤默契不佳……今日当真是稀奇,伊藤应该是藤真重点培养的“接班人”,倒看起来畏手畏脚的;而长谷川一边盯着阿神,一边进攻端中投连住进来好几个,倒还能撑住翔阳的面子。

“藤真?”阿牧的声音下了藤真一跳。藤真到底还是不放心,补习后拉着花形一路急急赶过来,看看没有自己伊藤到底能走到哪一步,还带了帽子免得太引人注目。可是一个接近两米的高个,身边站着低了两头的人,还在这种季节带这种帽子,手上还提着礼品……怎么看都更引人注目了。

既然阿牧已经发现了,藤真也不在遮掩,擦掉额头上的汗珠,目光如炬,“你退队了?”

“半隐退状态吧,毕竟以后日子是后辈们的。”阿牧的态度倒是平淡,不过看今天这样,藤真估计也是没办法完全放心把球队交出去。到明年夏季时,藤真已经走了,翔阳再想有一争之力怕也难了……“你应该会留到冬选赛。”不是疑问句,阿牧和藤真算不上多熟稔,但到底还是了解的。

三人又随意聊了几句,无法是关于大学,关于志愿。相较于翔阳这边藤真花形学业球队两头跑的忙碌,阿牧这边已经基本定下来,国体之后,大概会抽时间实地看看院校。纵容路再难走,也是藤真自己选的,此刻也只能以一句平平淡淡的“挺好”做结尾。

既然被发现了,藤真也不好继续作壁上观,也赶紧过去。不过武藤正,高砂一马和阿牧都已经处于半隐退状态,阿神和清田带的几位应该就是海南的新中锋大前和控卫了。

高头教练看藤真花形都是一脑袋汗,也猜到他们应该是跑着过来的,客套几句。藤真和花形也只是下场“友好交流”一下。牧叫了阿神过去,低声道,“他身上有你可以学的东西。”

毕竟只是个练习赛,双方都保留实力,打了一个不错的比分也就结束了。藤真换了衣服就提着礼品袋和高头教练办公室谈些什么。

伊藤凑到花形身边,“……那个,前辈,今天……”花形也猜到伊藤要问什么,换了眼镜,“前半场不怎么样,后半场还行。”伊藤松了半口气,“那藤真前辈没生气吧?”“我不知道,”花形说完就赶走了伊藤,开始整队。

也不知道藤真和高头教练谈些什么,二十分钟还没谈完,无聊的后辈们只好边闲聊边连投球。

“怎么样?”阿牧到了阿神旁边,帮他传球。阿神眨着大眼睛,笑着柔和地将球投出,力度正好,空心入网。阿神道,“长谷川前辈的防守强度很大;安部君的技术与花形前辈相比差得很远;伊藤君是个好控卫;藤真前辈和其他人不太一样,藤真前辈更喜欢‘让别人出彩’……”阿牧所认识的藤真一年前还不是这样,只是……“阿神,以后还是要进行对抗性练习。”

藤真和高头终于谈完了,阿牧跟着阿神一起送送翔阳的人。高头摇摇头,真是可惜了……

比起翔阳后辈们第一次来海南的新奇,藤真倒是很沉默。牧斟酌了半刻,还是道,“其实伊藤今天压力很大。”藤真笑了一声,当年离冬选赛还有一个月却没有教练,翔阳面临退赛而藤真选择硬着头皮上时谁问过自己能不能扛住?可这些话藤真也不屑于说出口,于是挑眉笑道,“牧前辈,阿神同学压力也很大啊!”

阿牧不知道该反驳藤真嘴上这点斤斤计较还是……有些话已经不太合适说了,如果藤真只是个球员,那么关于训练便是可以共同吐槽的话题;一但担负上“监督”的职责,那么立场已然不同。牧忽然有些遗憾,可又没什么好遗憾的,毕竟他们世界的交集只有篮球。

折腾一早晨,翔阳的球员们已是饥肠辘辘,伊藤一边吃着拉面一边心里打鼓,藤真竟然这么久还没评价自己的表现,真不知道是太忙了还是太生气了……总之,这么一想,伊藤忽然觉得拉面也没味道了。

“海南下一年的阵容应该以神宗一郎和清田信长为核心,他们进攻时8号秋山在做什么?”

问题来得太急,伊藤觉得自己被口水噎住了。

“那么海南的新中锋9号给阿神打完掩护跑位去了哪?”

完蛋了,伊藤不由得冒冷汗。

“如果总是在发现漏人后再去想怎么补防就迟了。伊藤,场上十个人是一体的,看不到也要分两份心思想到!再要么问问队友!”

还好还好,伊藤想着,这还不是最严厉的评判。

“这两天训练有没有训练计划?”

这是什么?伊藤又开始冒汗。

“新晋队员筛选呢?”

这事……之前一直是藤真和岸谷老师负责,岸谷老师一走……

“战术和跑位呢?”

“就…就按照藤真前辈之前说得那个……”翔阳已经有了一个十分靠得住的藤真,伊藤也确实没有认真想过如何担起这副担子。

“伊藤!”藤真大概是真的有点生气,但又压着火气,“从今天开始好好想想怎么带领一个团队!”

花形取出书包中的资料,“古贺老师的教案和篮球部的资料,你先试着写吧。”



树杈子!耶!🌹
就76快乐呗,正好放假回家赶上...

就76快乐呗,正好放假回家赶上辽

(但来不及让越野出镜了hhh)

祝陵南小夫夫快乐!

就76快乐呗,正好放假回家赶上辽

(但来不及让越野出镜了hhh)

祝陵南小夫夫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